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诗人经商悲欢录——徐志摩创设著名的时装公司…  

2007-11-14 17:51:00|  分类: 文化人的性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徐志摩创设著名的时装公司

         诗人经商悲欢录——徐志摩创设著名的时装公司…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陆小曼

 

 

诗人徐志摩与陆小曼的婚恋,已经成为文化人耳熟能详的经典故事。要继续讨论徐陆传奇,不怕被奚落为“炒冷饭”或“拾人牙慧”吗?但是笔者发现了一些罕为人知的史料,愿意在博客上面陆续公布开来,以飨广大读者;并可反思领悟其中的深刻哲理。

主题就是:浪漫诗人与时装业。

 

号称“东方巴黎”的上海,1927诞生了轰动一时的“云裳时装公司”,地址在繁华的南京西路(静安寺路)。创办者都是风云人物,他们“登高一呼,闺秀震动”(据曹聚仁《上海春秋》)云裳时装公司专门制作旗袍,并引领时尚新潮流。当时全国各地的摩登女郎、交际名媛、影剧明星们纷纷在旗袍式样上大做文章,而旗袍式样的大本营就在上海云裳公司。

恐怕谁也不会意料到:驰名中外的“云裳服装公司”创办者(投资、管理者)中间,重要的一员居然是浪漫派诗人徐志摩!

当时徐志摩与陆小曼结婚,闹得满城风雨。徐家老父亲跟他们决裂,不再供应这“不肖子弟”的生活补贴。而名媛陆小曼又过惯了豪华生活,徐志摩在上海光华大学担任英语系教授的薪金,每月几百银圆,远不够高档家庭开支和浩大的社交费用。于是造成了入不敷出的窘迫局面。

徐志摩实在没有办法,只好“下海”经商——努力多挣钱!

他在文化市场投资创办了两个实体。一为新月书店(有胡适等文友支持),这是众所周知的。还有一个鲜为人知,乃是女子时装公司,专营新款旗袍!

从来“不食人间烟火”的浪漫诗人,居然置身女子旗袍业。多少年来,徐志摩的亲朋好友“为贤者隐讳”,却闭口不提这件事,担心世人耻笑。可能认为对于一个大诗人说来,不够光彩吧?

徐志摩寓居十里洋场,置身繁华闹市,心态非常矛盾。1927年8月3日给周作人的信中说:“我新办两家店铺;新月书店想老兄有得听到,还有一爿云裳服装公司,专为小姐、娘们出主意的,老兄不笑话吗?”

可见诗人自己也害怕被文化界朋友们当作笑料。

 

诗人经商悲欢录——徐志摩创设著名的时装公司…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徐志摩给陆小曼的信

 

“云裳服装公司”开设在上海市高级商业区、黄金地段静安寺路同孚路口,由徐志摩出面以陆小曼名义集资,又请唐瑛等交际名媛赞助,资金不够,徐志摩甚至请求前妻张幼仪(这时创办了中国女子银行)帮助,投入大笔股份。

一个大诗人,被迫请求离婚了的前妻投资帮助,近乎乞讨了!(徐志摩有一篇文章的标题就叫做《一个行乞的诗人》,值得注意!)

 

诗人经商悲欢录——徐志摩创设著名的时装公司…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徐志摩手迹:一个行乞的诗人

 

此举在清高的诗人心目之中,实在比当叫花子要饭还要屈辱啊!

哪堪忍受呢?但又不得不低头违心地忍受。

1927年10月27日《志摩日记》载:“我想在冬至节独自到一个偏僻的教堂去听几折圣诞的和歌,但我却穿上了臃肿的袍服上舞台去串演不自然的‘腐’戏。我想在霜浓月澹的冬夜独自写几行从性灵暧处来的诗句,但我却跟着人们到涂腊的跳舞厅去艳羡仕友们发金光的鞋袜。”

其中所指就是为了经营销售女子服饰,拓宽时装市场,不得不在庸俗的交际圈里面周旋!当时为“募捐赈济”而演出义务戏,也是为旗袍业做宣传,在上海唱京剧《玉堂春》,徐志摩为陆小曼当配角。又为了促销高跟鞋,而进出于“百乐门”等舞场歌厅。

诗人内心的痛苦,实在难以想象!

徐志摩陆小曼的婚恋,堪称“爱、自由和美”的罗曼丝;但当“有情人终成眷属”以后,幻梦的美丽肥皂泡,在无情的现实面前撞得粉碎,最后趋于破灭,演变成一场令人扼腕长叹的悲剧。

1927年徐志摩在《翡冷翠的一夜》序文中说:“这几年都市的生活早就把它(笔者按:指诗意、灵感)压死,这一年间我只淘成了一首诗,前途更是渺茫。”

 诗人经商悲欢录——徐志摩创设著名的时装公司…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徐志摩之墓

 

 

由此引出一个由来已久的老话题:文化人是否应该经商?

根据我所研究的百年来文化人的历史,和目前文化市场的现状,我的看法是:文化人可以经商,但是决不能沉溺于经商。“文化商人”实质上的身份主要是“商人”、靠经营文化产品而敛财的商人,而并不是文化人。

文化是精神文明的花果,而不是粪土,虽然离不开粪土——金钱(肥料)的滋养培育,但粪土(金钱)本身决不是花果;相反,过多的粪土施肥,甚至必然导致烧死花朵、扼杀果实。

当然,文化人经商并不是可耻、可笑的事情。商务自然也是正当的行业、甚至光荣的事业,今天,许多人提倡文化人经商。那种瞧不起商业、不齿为商人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不过,商人的商务,跟文化人的文化,终竟是不可两全的!

文化人一旦沉溺于经商,也许他的金钱收入可以增加,物质享受可以提高,然而他的文明成果就会遭殃了。一个脑袋里面塞满了股金报表、营销广告、盈亏帐目、票房收入……整天陷于商务的文化人,他的诗文也必然沾染了商业的烙印(所谓“铜臭味”的熏陶);正如在官场里面混久了的文化人,他们一下笔必然沾染了官场的烙印(所谓“官样文章”的风格)一样。

笔者愿意重申我前些年提出的观点——金钱不一定能转化为灵感和智慧,因为这世界上有些珍贵的东西是大富豪无法买到的;诗文作品也不一定都能创造价值和幸福,因为这世界上有些奥妙的玄机是书呆子无法理解的。

徐志摩的苦恼和幻灭,不正也说明了这个真理吗?

 

[附言]   感谢惠铭生先生的商榷文章!请多加指教!  陈明远

 

“云裳时装公司”创办者不是徐志摩

——兼与陈明远先生商榷

惠铭生

11月20日,《济南时报》发表了陈明远先生撰写的《徐志摩曾创办时装公司》一文。文中说,1927年上海市诞生的曾轰动一时的“云裳时装公司”,是由徐志摩出面以陆小曼的名义集资、又请唐瑛等交际名媛赞助的,浪漫派诗人徐志摩是重要的一名创办者。陈先生认为徐志摩因贫穷而经商,因怕世人耻笑而“为贤者隐讳”等。据此,他抒发了一番关于“诗人经商之痛”的感慨。

无独有偶,今年11月2日-5日,笔者作为“中国南湖.新闻评论征文”获奖者,应邀参加了在浙江嘉兴市举办的新世纪第三届新闻评论高层论坛。期间,在会议主办方——嘉兴日报安排下,我与《南方周末》的鄢烈山、《中国青年报》评论部主任冯雪梅、《北京青年报》评论部主任张天蔚等一行,到离嘉兴市不远的海宁市参观了徐志摩故居,对云裳时装公司略知一二。我认为,陈明远先生的著文所涉及的史实及观点值得商榷。

曾风靡上海滩、驰名中外的“云裳时装公司”到底是谁创办的?台湾早在1965年就展开过一场大争辩。当时,《传记文学》第十卷第一期刊登容天圻撰写的《陆小曼与云裳时装公司》,说公司是徐志摩之妻陆小曼与唐瑛合资创办的。20世纪中,我国最为著名的交际花就是她俩,有“南唐北陆”之称:“南唐”,就是上海的名媛唐瑛;“北陆”,就是北平(北京)的陆小曼,虽然当时陆小曼已嫁给徐志摩定居上海。而梁实秋在《谈徐志摩》一文中说:“云裳时装公司根本与陆小曼无关,那是志摩的前夫人张幼仪女士创办的。”梁实秋与徐志摩是好友,早在清华念书时就互相认识。1926年,他还参加了徐志摩与陆小曼的订婚典礼。1927年,梁实秋夫妇从南京避难到上海,与徐志摩等人一起创办新月书店,主编过《新月》杂志,前后共事3年之久,徐志摩是梁实秋家的常客。当时,恰是云裳时装公司“鼎盛时期”,在上海与徐志摩、陆小曼和张幼仪朝夕相处的梁实秋,他的回忆应有很强的权威性和可信度。

容文《陆小曼与云裳时装公司》刊发后,与徐志摩同为新月派成员的刘英士撰写的《谈云裳时装公司及其人士背景》,也详细谈了云裳公司创办的过程——1926年初春,张幼仪与七弟景秋(留法)、八弟禹九(留美)一起回国,住张公馆。因为刚归国,需要置办一些衣裳,其母请来一位叫阿梅的裁缝,此人手艺极好。不久,母亲过世,全家需穿素服,阿梅再次显示了他在裁缝方面的技艺,最终促使张幼仪下了决心,在上海市静安寺路开了个不大的时装公司——云裳时装公司,当时公司有两层楼高,至少有三开间的门面。公司开张不久,张幼仪接受四哥的提议,出任上海女子储蓄银行副总裁,云裳时装公司具体事务由八弟禹九负责,但她仍然是公司总经理。

1996年9月,张幼仪女士的侄孙女张邦梅小姐(张禹九的孙女)在其英文著作《小脚与西服》中写到:惨遭徐志摩抛弃、不幸丧子的张幼仪,没有因此而一蹶不振,相反很快从悲痛中振作起来,回国后创办了中国第一个新式时装公司——云裳公司。

另外,《上海名镇志》有一节内容记载:“民国15年夏,张幼仪回到上海,在东吴大学教德语。后出任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与此同时,张幼仪还担任了云裳时装公司的总经理。此为上海第一家时装公司。张幼仪把欧美的新式样引入‘云裳’,并且裁剪缝制考究,成为一流时装店。顾客多为大家闺秀、海上名媛,在社交场中,无不以穿着‘云裳’所制服装为荣,因而生意兴隆。”

从上述历史资料看,云裳时装公司的创办者应该是张幼仪,而非张小曼和徐志摩。一是,1926年初,从德国回国的张幼仪,面对的是离婚与丧子,曲折让她身心疲惫,痛不如生。这时开公司“找事干”,可以借以分散自己的痛苦与精力。二是张幼仪娘家兄弟很有地位,有能力帮助张幼仪开办公司。张幼仪的二兄张君劢,是宪法学者,《中华民国宪法》的主要起草者,曾任燕京大学和中山大学教授、中国民主社会党主席。四兄张公权,著名的金融家,曾任中国银行总经理,还曾任铁道部长,后任交通部长、公路运输总局局长,以及东北行辕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兼中国长春铁路理事长;民国36年任中央银行总裁,兼中央信托局理事长。徐志摩迎娶张幼仪,虽然嘲弄她是“乡下土包子”,认为“小脚与西服不相配”,事实上是徐家攀上了张家的“高枝”。

陈明远先生之所以认定徐志摩是时装公司创办者,其依据是1927年8月3日徐志摩写给周作人的一封信:“我新办两家店铺;新月书店想老兄有得听到,还有一家云裳时装公司,专为小姐、娘们儿出主意的,老兄不笑话吗?”

我认为,仅凭这封信不能臆测徐志摩就是云裳时装公司。据各种资料显示,张幼仪离婚后,没有离开徐家,而是徐家二老将她收为干女儿,并将家产分成三份,儿子和陆小曼一份,孙子(徐积锴)和张幼仪一份,老两口一份。而且,婚后的徐志摩与张幼仪通信不断,感情反而比结婚时好,并且不时接济徐志摩。不久,徐父几乎将产业全部交给张幼仪打理,张幼仪即便给徐志摩钱,也只能说是做徐父和徐志摩之间的经手人罢了。从这个角度看,徐志摩的思维逻辑可能是:云裳时装公司既然是张幼仪开的,那等同于徐家开的,自然也就等同于徐志摩本人开的了,因为,徐志摩与张幼仪虽然离婚,实际还是一家人。所以,徐志摩自称“我新办两家店铺”也就不难理解了。

另外,陈明远先生认为徐志摩以经商“为耻”,害怕被文化界朋友们当作笑料。我认为这个论调更是荒诞,经不起推敲。从徐志摩的成长过程看,他不可能滋生以经商“为耻”的心理。一是他多年来曾经留学美、英,游历过德国、意大利、法国等国,在西方价值观念的熏陶下,他即使有轻商、贱商思想,恐怕早被崇商的“西洋文化”所涤荡;二是他出身于商人家庭。父亲徐申如是江南富商,曾开办有电灯厂、蚕丝厂、布厂、徐裕丰酱园、裕通钱庄等,先后任过硖石商会副会长、会长、主席。当年得沪杭铁路能经过硖石,就是徐申如联络海宁绅商,克服重重困难而努力的结果。父亲成功的经商经历,恐怕早已浸染透了徐志摩。三是徐志摩、胡适、潘光旦、闻一多等人创办新月书店,以印书、代售书籍为营生,说白了,本身也是经商行为。因此,假如说云裳时装公司是徐志摩创办的,他认为经商不光彩而怕世人耻笑,这样的观点很难站不住脚,不符合逻辑与情理。

至于1928年徐志摩致信周作人,称“我新办两家店铺”,我认为不是徐齿于言商,而恰恰是透露了知识分子的一贯矫情——既想炫耀,又想做谦虚状,字里行间充斥的是自信和炫耀!岂不知,时装公司是他前妻张幼仪的,与徐志摩无关;而书店也是众多人合伙集资筹办的,徐志摩只是一个小股东、业务骨干而已。今天,假如我们仅是从古纸堆里翻弄出只言片语,就断章取义,臆断某件历史事件,那不仅会误读历史,而且还会以讹传讹,歪曲事实,影响社会视听。

 

推荐:请继续点击,参看以下好博文 —— 

20世纪第一对双双Doctor的新式结婚

文化名人的个性

从人格心理学看郁达夫的神经质  

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 

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 

念念不忘——划时代的杰作《情人》

影剧四大名旦的永恒魅力

我帮钱三强跟痞子流氓打架

谁在中国首先提倡“节制生育”?

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