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客观报道:古远清VS余秋雨  

2009-12-04 07:24:00|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客观报道:古远清VS余秋雨

   客观报道:古远清VS余秋雨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客观报道:古远清VS余秋雨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古远清VS余秋雨

 

 近年来,围绕古远清和余秋雨的笔墨官司,网络文章铺天盖地,平面媒体也连篇累牍。为活跃校园学术气氛,增进学术交流,现特邀古远清教授来文学院讲学。

                      主讲人:古远清 教授

                     题目:余秋雨现象批判

                     时间:20091016日下午330

                              地点:教学主楼B301

1古远清教授简介

广东梅县人。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历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师、讲师、副教授、教授,台港澳暨海外华文学研究所所长。武汉市文联第六、七、八届委员,湖北省作家协会理事、中国新文学学会副会长、国际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主席,曾获湖北省第二届文艺明星奖。1957年开始发表作品。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著有《中国大陆当代文学理论批评史》、《台湾当代文学理论批评史》、《香港当代文学批评史》、《台港澳文坛风景线》、《诗歌修辞学》、《诗歌分类学》、《海峡两岸诗论新潮》、《诗词的魅力》、《与青少年谈诗》、《恨君不似江楼月》、《看你名字的繁卉——蓉子诗赏析》、《隔海说书》、《诗的写作与欣赏》、《海峡两岸朦胧诗品赏》、《台港朦胧诗赏析》、《台港现代诗赏析》、《中国当代诗论五十家》、《文艺新学科手册》、《中国当代名诗一百首赏析》、《〈呐喊〉〈彷徨〉探微》等。

2古远清:我和余秋雨的笔战尚未结束(网络资料)

11月底,记者出席湖北省文艺理论家座谈会时,几位与会代表和古远清先生谈起了不久前的古余之争,本以为这一桩文坛公案已经了结,不料古远清教授说,我和余秋雨的笔战还没有结束。近日,古远清教授就此事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余秋雨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

    谈到余秋雨的新著《借我一生》,古教授说:余秋雨太急于为自己说话了,以至于连常识性的错误都犯。他拿出一本《借我一生》,翻到第566页,让记者看这样一段文字:他(指古远清)长期在一所非文科学校里研究台港文学,但当代优秀的台港作家几乎都是我的朋友,因此我很清楚他的研究水平。像他这样的人,会做什么样的事,我很清楚。他褒我贬我,都无关爱憎,只是一种追赶,一种试探。

    古远清笑着说,这里且不说在非文科学校工作是否就低人一等,单说我供职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就是一所堂堂正正由教育部主管的人文社会科学大学。

    余秋雨在歪曲事实

    《借我一生》中余秋雨写道:一个作家,如果在一场民族大灾难中合情合理地做了几件值得深切忏悔的事,那该引发多少刻骨铭心的精彩文章啊,实在是求之不得,但由于父亲的原因我连做那样的事的机会都没有,至今只有时时扼腕。(《借我一生》第556页)

    余秋雨在歪曲事实,古远清一边让记者看《借我一生》中余秋雨自我辩护的文字,一边反驳,余秋雨在文革中写过一系列大批判文章,谁也不能否认。

    证明余秋雨参加文革写作组

   当记者在翻看《借我一生》时,古远清又从内房里捧出一叠厚厚的材料,这些都是余秋雨在文革中为极路线摇旗呐喊的证据。他抽出一份发黄的材料给我看,封皮上有这样的字样:《清查报告》(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1978826日材料里面,凡是出现余秋雨”3个字的地方,都被加上了彩色标识。在所有证明余秋雨参加文革写作组的材料中,其中1978612日写的一份检查交代是最为关键的,古远清说,当年在法庭上,余秋雨极力否认这份材料的真实性,其实越说就越没有风度,他在自传中影射我们这些批评他的人是历史的盗墓贼。要说诽谤,这才是真正对批评他的人的诽谤。

    年那场官司,因为种种原因,最终以庭外和解结束。余秋雨却认为他赢了这场官司,并在书中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摆出一副教训我、可怜我、宽恕我的架势,这完全是颠倒是非。说到这里,古远清有点激动。

  灵魂之争

    《南方周末》曾经以两个整版的篇幅,刊登《余秋雨文革片断》长文,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余秋雨的文革经历。《新周报》也以三个整版的篇幅,刊登《帮余秋雨回忆“文革专栏,其中就有对古远清等知名学者和有关知情人的专访。一时间,余秋雨和古远清再度成为焦点人物。从某种意义上讲,当年的古余之争,已经升格为中国知识分子如何正确对待文革问题的灵魂之争。

    《新周报》的反驳文章发表后,余秋雨有什么回应吗?记者追问。古远清回答说,他如果反驳,只会让知情者提出更多的材料,这会对他更不利。

    古远清说:他在和我打官司时,痛切地感到舆论对他十分不利,劝人们不该受被告的误导在庭外审判余秋雨,由此可见他掩饰自己的文革过错是多么不得人心。古远清还进一步表示,现在港台也有一些著名作家批评余秋雨不正视历史,比如董桥。余秋雨的问题与其说是文革中所犯的错误,不如说是面对文革那段历史的不诚实的人格和心态。

    采访过程中,古远清一再表示,我和余秋雨论争,不是为了私人恩怨,更不是想否定他的文学成就。他说,我自己也在文革中写过大批判文章,但我能够承认这一点。很多知识分子都在文革中有过错,他们都在反思,可余秋雨为什么要掩饰呢?

    在余秋雨文革经历被披露之前,很多人称赞他的才华。古远清谈到,自从余秋雨千方百计否认他在文革中为四人帮写过大批判文章后,支持他的人就越来越少,包括许多曾经赞美过他的人。这说明公道自在人心,余秋雨应该认真从自身找原因。

请继续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