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  

2006-12-30 21:46:36|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  “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

绞架、断头台、火刑堆,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
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
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
会永远被世人传颂!

无论映照着萤火虫、
皓月、冰雪、启明星,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
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
那是我永生的梦
——唯一的梦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

陈明远新诗选之一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女神头像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
碎片纷纷溅落尘土。
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
红雨沿着裂口喷注。 

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

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
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
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
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将使多少目光模糊……

1967年春

烛光摇曳难瞑目,愧我幸存独未眠。【其二】和韵 无言歌未完成曲忆华年,凤栖枯桐雀噤言。耿耿痴心埋旷野,濛濛毒雾蔽苍天。青锋拔剑招魂舞,黯夜投书卜梦圆。执手凝眸非幻境,长歌为伴莫愁眠。【其三】和韵 石敢当红帆入港待何年?望石台前顽石言:四海奔涛连易水,万夫干戚继刑天。足音空谷知音在,波影无涯月影圆。共许铁肩担道义,床前对语枕书眠。请诗友继续点击阅读: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珠贝需要自己的壳——圣诞夜有感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陈明远诗歌选:大旱、沉默、刽子手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大鹏之歌

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
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
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
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

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
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
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
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

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
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
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
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

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
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烛光摇曳难瞑目,愧我幸存独未眠。【其二】和韵 无言歌未完成曲忆华年,凤栖枯桐雀噤言。耿耿痴心埋旷野,濛濛毒雾蔽苍天。青锋拔剑招魂舞,黯夜投书卜梦圆。执手凝眸非幻境,长歌为伴莫愁眠。【其三】和韵 石敢当红帆入港待何年?望石台前顽石言:四海奔涛连易水,万夫干戚继刑天。足音空谷知音在,波影无涯月影圆。共许铁肩担道义,床前对语枕书眠。请诗友继续点击阅读: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珠贝需要自己的壳——圣诞夜有感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陈明远诗歌选:大旱、沉默、刽子手
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
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1968年10月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别了
(陈明远 )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别了!

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 

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寻找泪斑; 

别了!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

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 

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烛光摇曳难瞑目,愧我幸存独未眠。【其二】和韵 无言歌未完成曲忆华年,凤栖枯桐雀噤言。耿耿痴心埋旷野,濛濛毒雾蔽苍天。青锋拔剑招魂舞,黯夜投书卜梦圆。执手凝眸非幻境,长歌为伴莫愁眠。【其三】和韵 石敢当红帆入港待何年?望石台前顽石言:四海奔涛连易水,万夫干戚继刑天。足音空谷知音在,波影无涯月影圆。共许铁肩担道义,床前对语枕书眠。请诗友继续点击阅读: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珠贝需要自己的壳——圣诞夜有感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陈明远诗歌选:大旱、沉默、刽子手烛光摇曳难瞑目,愧我幸存独未眠。【其二】和韵 无言歌未完成曲忆华年,凤栖枯桐雀噤言。耿耿痴心埋旷野,濛濛毒雾蔽苍天。青锋拔剑招魂舞,黯夜投书卜梦圆。执手凝眸非幻境,长歌为伴莫愁眠。【其三】和韵 石敢当红帆入港待何年?望石台前顽石言:四海奔涛连易水,万夫干戚继刑天。足音空谷知音在,波影无涯月影圆。共许铁肩担道义,床前对语枕书眠。请诗友继续点击阅读: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珠贝需要自己的壳——圣诞夜有感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陈明远诗歌选:大旱、沉默、刽子手烛光摇曳难瞑目,愧我幸存独未眠。【其二】和韵 无言歌未完成曲忆华年,凤栖枯桐雀噤言。耿耿痴心埋旷野,濛濛毒雾蔽苍天。青锋拔剑招魂舞,黯夜投书卜梦圆。执手凝眸非幻境,长歌为伴莫愁眠。【其三】和韵 石敢当红帆入港待何年?望石台前顽石言:四海奔涛连易水,万夫干戚继刑天。足音空谷知音在,波影无涯月影圆。共许铁肩担道义,床前对语枕书眠。请诗友继续点击阅读: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珠贝需要自己的壳——圣诞夜有感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陈明远诗歌选:大旱、沉默、刽子手附录水调歌头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步清明韵

 

 

青春祭(旧作)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烛光摇曳难瞑目,愧我幸存独未眠。【其二】和韵 无言歌未完成曲忆华年,凤栖枯桐雀噤言。耿耿痴心埋旷野,濛濛毒雾蔽苍天。青锋拔剑招魂舞,黯夜投书卜梦圆。执手凝眸非幻境,长歌为伴莫愁眠。【其三】和韵 石敢当红帆入港待何年?望石台前顽石言:四海奔涛连易水,万夫干戚继刑天。足音空谷知音在,波影无涯月影圆。共许铁肩担道义,床前对语枕书眠。请诗友继续点击阅读: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珠贝需要自己的壳——圣诞夜有感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陈明远诗歌选:大旱、沉默、刽子手

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

 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

   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

碾玉碎芳枝。

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

   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万籁齐谙时。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

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

烛光摇曳难瞑目,愧我幸存独未眠。【其二】和韵 无言歌未完成曲忆华年,凤栖枯桐雀噤言。耿耿痴心埋旷野,濛濛毒雾蔽苍天。青锋拔剑招魂舞,黯夜投书卜梦圆。执手凝眸非幻境,长歌为伴莫愁眠。【其三】和韵 石敢当红帆入港待何年?望石台前顽石言:四海奔涛连易水,万夫干戚继刑天。足音空谷知音在,波影无涯月影圆。共许铁肩担道义,床前对语枕书眠。请诗友继续点击阅读: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珠贝需要自己的壳——圣诞夜有感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陈明远诗歌选:大旱、沉默、刽子手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

 【七律】悼亡

烛光摇曳难瞑目,愧我幸存独未眠。【其二】和韵 无言歌未完成曲忆华年,凤栖枯桐雀噤言。耿耿痴心埋旷野,濛濛毒雾蔽苍天。青锋拔剑招魂舞,黯夜投书卜梦圆。执手凝眸非幻境,长歌为伴莫愁眠。【其三】和韵 石敢当红帆入港待何年?望石台前顽石言:四海奔涛连易水,万夫干戚继刑天。足音空谷知音在,波影无涯月影圆。共许铁肩担道义,床前对语枕书眠。请诗友继续点击阅读: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珠贝需要自己的壳——圣诞夜有感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陈明远诗歌选:大旱、沉默、刽子手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

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烛光摇曳难瞑目,愧我幸存独未眠。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其二】和韵  无言歌

烛光摇曳难瞑目,愧我幸存独未眠。【其二】和韵 无言歌未完成曲忆华年,凤栖枯桐雀噤言。耿耿痴心埋旷野,濛濛毒雾蔽苍天。青锋拔剑招魂舞,黯夜投书卜梦圆。执手凝眸非幻境,长歌为伴莫愁眠。【其三】和韵 石敢当红帆入港待何年?望石台前顽石言:四海奔涛连易水,万夫干戚继刑天。足音空谷知音在,波影无涯月影圆。共许铁肩担道义,床前对语枕书眠。请诗友继续点击阅读: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珠贝需要自己的壳——圣诞夜有感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陈明远诗歌选:大旱、沉默、刽子手

未完成曲忆华年,凤栖枯桐雀噤言。

耿耿痴心埋旷野,濛濛毒雾蔽苍天。

青锋拔剑招魂舞,黯夜投书卜梦圆。

执手凝眸非幻境,长歌为伴莫愁眠。

 

【其三】和韵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  石敢当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红帆入港待何年?望石台前顽石言: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四海奔涛连易水,万夫干戚继刑天。

烛光摇曳难瞑目,愧我幸存独未眠。【其二】和韵 无言歌未完成曲忆华年,凤栖枯桐雀噤言。耿耿痴心埋旷野,濛濛毒雾蔽苍天。青锋拔剑招魂舞,黯夜投书卜梦圆。执手凝眸非幻境,长歌为伴莫愁眠。【其三】和韵 石敢当红帆入港待何年?望石台前顽石言:四海奔涛连易水,万夫干戚继刑天。足音空谷知音在,波影无涯月影圆。共许铁肩担道义,床前对语枕书眠。请诗友继续点击阅读: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珠贝需要自己的壳——圣诞夜有感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陈明远诗歌选:大旱、沉默、刽子手足音空谷知音在,波影无涯月影圆。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共许铁肩担道义,床前对语枕书眠。

 

请诗友继续点击阅读: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1968年10月别了(陈明远)别了!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了!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附录】水调歌头 步清明韵青春祭(旧作)离乱别君后,久矣不填词。红唇皓齿吟唱,斑竹鬓如丝。碧落琴箫檀板,怎奈雷车霹雳,碾玉碎芳枝。六月飞霜雪,赤血染清池。音沉海,日沉影,梦沉思。谓天有眼,泪枯忍见母心慈?!永记劫灰遗恨,仰看丰碑无字,万籁齐谙时。哀乐撼青史,一卷断魂诗。【七律】悼亡泣别无辜整十年,年年此日惨无言。方歌华彩合欢夜,岂料落红离恨天。自古喜闻花烂漫,从今苦见月团圆。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青花瓷瓶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珠贝需要自己的壳 ——圣诞夜有感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生命从今夜开始 烛光摇曳难瞑目,愧我幸存独未眠。【其二】和韵 无言歌未完成曲忆华年,凤栖枯桐雀噤言。耿耿痴心埋旷野,濛濛毒雾蔽苍天。青锋拔剑招魂舞,黯夜投书卜梦圆。执手凝眸非幻境,长歌为伴莫愁眠。【其三】和韵 石敢当红帆入港待何年?望石台前顽石言:四海奔涛连易水,万夫干戚继刑天。足音空谷知音在,波影无涯月影圆。共许铁肩担道义,床前对语枕书眠。请诗友继续点击阅读: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珠贝需要自己的壳——圣诞夜有感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陈明远诗歌选:大旱、沉默、刽子手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

(转)文革期间抄传陈明远的诗(一)[文清导读]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文革”中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诗的结尾一节是这样的: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注):摘自陈明远:《劫后诗存》,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第176页。陈明远新诗选之一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

烛光摇曳难瞑目,愧我幸存独未眠。【其二】和韵 无言歌未完成曲忆华年,凤栖枯桐雀噤言。耿耿痴心埋旷野,濛濛毒雾蔽苍天。青锋拔剑招魂舞,黯夜投书卜梦圆。执手凝眸非幻境,长歌为伴莫愁眠。【其三】和韵 石敢当红帆入港待何年?望石台前顽石言:四海奔涛连易水,万夫干戚继刑天。足音空谷知音在,波影无涯月影圆。共许铁肩担道义,床前对语枕书眠。请诗友继续点击阅读: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珠贝需要自己的壳——圣诞夜有感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文革期间抄传:女神头像、大鹏之歌、别陈明远诗歌选:大旱、沉默、刽子手陈明远诗歌选:大旱、沉默、刽子手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