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外国人怎样请客吃饭  

2007-01-04 22:53:19|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饭时的喧闹、大声说话、强迫似的敬酒、劝酒、拼酒、斗酒甚至发酒疯,实在令人脸红。加拿大人真正做到助人为乐。公寓有两道玻璃大门,每次进去,只要里面有人,他们就会主动为我开门。大学生在餐厅打工、端盘子、洗餐具等,并不觉得没面子、失身份。服务员和顾客相互尊重、相互平等、礼貌待人。住了半年多,未见有吵嘴和打架的事情发生。(以上根据几位中国访问学者提供的资料)对于中国人的饮食招待难以理解到过我国的许多外国朋友普遍表示:对于中国人招待饮食过度的习惯难以理解。有位外宾在北京日报上发表了他的感想——当中国朋友邀请我们吃饭时,女主人指着一桌快要放不下了的丰盛菜肴对我说:“今天没什么好吃的,大家随便吃点吧!”“天哪!”我当时想,“这么多美味佳肴还说‘没什么好吃的’,那么‘好吃的’又该是什么呢?”原来,这类谦辞是开始吃饭的提示,当然也是源于中国“谦虚是一种美德”这样一种优良传统吧。

 

外国人怎样请客吃饭

(中外饮食习惯比较)

说是受了美国人的开朗性格的感染,决心要改变英国人的矜持作风。法国人请客到法国,交谈几乎都是在饭桌上进行的。法国的食文化与中国齐名,文化人对于美食的爱好,也跟中国有共通之处。巴黎每一条街都餐馆林立,门面多半不大,但装潢各有特色。那些教授几乎每人在附近都有自己经常光顾的餐馆,不同档次、不同规模,菜几乎没有重样的,都精致而可口。而且每人都是点菜行家,知道各家餐馆的拿手特色,所谓“少吃滋味多”也。有时谈得投机,意犹未尽,接着再到另一家咖啡馆喝咖啡,又是一番情调。然而说话声都很轻微,餐厅不见大声喧哗者,更从不暴饮暴食。中国人在德国餐厅我国一代表团访问德国,我驻德机构为欢迎国内客人,在饭店设晚宴招待。按照中国人的习惯,点的菜比较多些。代表团用餐时,邻桌有四位德国老太太也在用餐。每上一道菜,服务员即为她们分成四份,吃完了再上一道;所上的菜都这样分吃完。同时,她们也注视着我国代表团的餐桌。我国代表团吃完饭将离开,四位老太太走了过来说话了。由于我方不懂德语,无法交流。后来一位老太太讲了英语,才有人听懂了她们的意思:说还有那么多菜未吃完,剩下得吃光才能离开。我方成员向她们解释:饭菜已付钱,而且也吃饱了。她们还是不依不饶,而且有点恼意了。其中一位老太太打了电话。不一会,来了四位穿制服的人,对于我方开了50马克的罚单,理由是:浪费资源,违反了本市法律,按章处罚。(见《现代女报》所载)上述这些事实说明:现代发达社会是节约型社会,欧美公民的节约意识都很高;欧美公民都自觉遵守法律,并且互相监督和帮助。中国人在加拿大访友在加拿大,人们在各种公共场所交谈都是轻声细语。几百人在自助餐厅用餐,没有人大声喧哗,饮酒时不劝酒、不斗酒,尊重各人的意愿。比起目前中国人请客媒体报道:中国出访者在世界各地旅游,其吃喝排场之铺张、浪费之巨大、席间之喧哗嘈杂,令外人咋舌。由此比较我们的出访人员在国外“吃请”的情况,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各国民俗、民情。可供我们今后在饮食方面提高国民素质的参考。

美国人请客

吃饭时的喧闹、大声说话、强迫似的敬酒、劝酒、拼酒、斗酒甚至发酒疯,实在令人脸红。加拿大人真正做到助人为乐。公寓有两道玻璃大门,每次进去,只要里面有人,他们就会主动为我开门。大学生在餐厅打工、端盘子、洗餐具等,并不觉得没面子、失身份。服务员和顾客相互尊重、相互平等、礼貌待人。住了半年多,未见有吵嘴和打架的事情发生。(以上根据几位中国访问学者提供的资料)对于中国人的饮食招待难以理解到过我国的许多外国朋友普遍表示:对于中国人招待饮食过度的习惯难以理解。有位外宾在北京日报上发表了他的感想——当中国朋友邀请我们吃饭时,女主人指着一桌快要放不下了的丰盛菜肴对我说:“今天没什么好吃的,大家随便吃点吧!”“天哪!”我当时想,“这么多美味佳肴还说‘没什么好吃的’,那么‘好吃的’又该是什么呢?”原来,这类谦辞是开始吃饭的提示,当然也是源于中国“谦虚是一种美德”这样一种优良传统吧。有一次美国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请中国访问学者吃饭。当时,电话说参议员要约一个方便的时间,请她共进午餐,并约定派专车来接。约会前夕,秘书来电话,说是为了订明天参议员的午餐,希望知道她选择哪种三明治(他报了几种名字;无非是火腿、火鸡、奶酪、牛肉……),语气十分慎重而客气。次日,参议员的司机如约来接客人。那司机满头白发,态度和蔼,礼貌周全。到达后,秘书已在门口迎接,这位中国访问学者是惟一的客人,荣幸地受到了贵宾待遇。不过吃的内容,真的就是一盘事先预订的三明治和少数几样供选择的饮料。原来生活简单朴素、饮食节制,是那位参议员一贯坚持的原则。

说是受了美国人的开朗性格的感染,决心要改变英国人的矜持作风。法国人请客到法国,交谈几乎都是在饭桌上进行的。法国的食文化与中国齐名,文化人对于美食的爱好,也跟中国有共通之处。巴黎每一条街都餐馆林立,门面多半不大,但装潢各有特色。那些教授几乎每人在附近都有自己经常光顾的餐馆,不同档次、不同规模,菜几乎没有重样的,都精致而可口。而且每人都是点菜行家,知道各家餐馆的拿手特色,所谓“少吃滋味多”也。有时谈得投机,意犹未尽,接着再到另一家咖啡馆喝咖啡,又是一番情调。然而说话声都很轻微,餐厅不见大声喧哗者,更从不暴饮暴食。中国人在德国餐厅我国一代表团访问德国,我驻德机构为欢迎国内客人,在饭店设晚宴招待。按照中国人的习惯,点的菜比较多些。代表团用餐时,邻桌有四位德国老太太也在用餐。每上一道菜,服务员即为她们分成四份,吃完了再上一道;所上的菜都这样分吃完。同时,她们也注视着我国代表团的餐桌。我国代表团吃完饭将离开,四位老太太走了过来说话了。由于我方不懂德语,无法交流。后来一位老太太讲了英语,才有人听懂了她们的意思:说还有那么多菜未吃完,剩下得吃光才能离开。我方成员向她们解释:饭菜已付钱,而且也吃饱了。她们还是不依不饶,而且有点恼意了。其中一位老太太打了电话。不一会,来了四位穿制服的人,对于我方开了50马克的罚单,理由是:浪费资源,违反了本市法律,按章处罚。(见《现代女报》所载)上述这些事实说明:现代发达社会是节约型社会,欧美公民的节约意识都很高;欧美公民都自觉遵守法律,并且互相监督和帮助。中国人在加拿大访友在加拿大,人们在各种公共场所交谈都是轻声细语。几百人在自助餐厅用餐,没有人大声喧哗,饮酒时不劝酒、不斗酒,尊重各人的意愿。比起目前中国人请客    一般说来,美国人对请客吃饭比较随便。约会交谈经常约在午餐时,因为这样比较节省时间。地点大多在本部门餐厅,丰俭不一,大体适中。

英国人请客

一次,中国学者去访问剑桥大学的一位教授,时间约在下午4时。但是到剑桥后,那位教授说,他要主持一场报告会,而报告会临时提前了,因此在会前谈话时间太短,如愿意,可以参加报告会,以后再同他讨论。会后,那位剑桥教授又说,他按计划要请两位报告人吃饭。饮食非常简单。

吃饭时的喧闹、大声说话、强迫似的敬酒、劝酒、拼酒、斗酒甚至发酒疯,实在令人脸红。加拿大人真正做到助人为乐。公寓有两道玻璃大门,每次进去,只要里面有人,他们就会主动为我开门。大学生在餐厅打工、端盘子、洗餐具等,并不觉得没面子、失身份。服务员和顾客相互尊重、相互平等、礼貌待人。住了半年多,未见有吵嘴和打架的事情发生。(以上根据几位中国访问学者提供的资料)对于中国人的饮食招待难以理解到过我国的许多外国朋友普遍表示:对于中国人招待饮食过度的习惯难以理解。有位外宾在北京日报上发表了他的感想——当中国朋友邀请我们吃饭时,女主人指着一桌快要放不下了的丰盛菜肴对我说:“今天没什么好吃的,大家随便吃点吧!”“天哪!”我当时想,“这么多美味佳肴还说‘没什么好吃的’,那么‘好吃的’又该是什么呢?”原来,这类谦辞是开始吃饭的提示,当然也是源于中国“谦虚是一种美德”这样一种优良传统吧。在伦敦一位“中国通”请吃饭,他是伦敦大学东方学院的资深教授。他常去一家中国餐馆,凡有中国朋友来访大多请到那里。他一进去就用广东话点菜,菜肴相当地道,但是“少而精”,七分饱而已。

外国人怎样请客吃饭(中外饮食习惯比较)媒体报道:中国出访者在世界各地旅游,其吃喝排场之铺张、浪费之巨大、席间之喧哗嘈杂,令外人咋舌。由此比较我们的出访人员在国外“吃请”的情况,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各国民俗、民情。可供我们今后在饮食方面提高国民素质的参考。美国人请客有一次美国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请中国访问学者吃饭。当时,电话说参议员要约一个方便的时间,请她共进午餐,并约定派专车来接。约会前夕,秘书来电话,说是为了订明天参议员的午餐,希望知道她选择哪种三明治(他报了几种名字;无非是火腿、火鸡、奶酪、牛肉……),语气十分慎重而客气。次日,参议员的司机如约来接客人。那司机满头白发,态度和蔼,礼貌周全。到达后,秘书已在门口迎接,这位中国访问学者是惟一的客人,荣幸地受到了贵宾待遇。不过吃的内容,真的就是一盘事先预订的三明治和少数几样供选择的饮料。原来生活简单朴素、饮食节制,是那位参议员一贯坚持的原则。一般说来,美国人对请客吃饭比较随便。约会交谈经常约在午餐时,因为这样比较节省时间。地点大多在本部门餐厅,丰俭不一,大体适中。英国人请客一次,中国学者去访问剑桥大学的一位教授,时间约在下午4时。但是到剑桥后,那位教授说,他要主持一场报告会,而报告会临时提前了,因此在会前谈话时间太短,如愿意,可以参加报告会,以后再同他讨论。会后,那位剑桥教授又说,他按计划要请两位报告人吃饭。饮食非常简单。在伦敦一位“中国通”请吃饭,他是伦敦大学东方学院的资深教授。他常去一家中国餐馆,凡有中国朋友来访大多请到那里。他一进去就用广东话点菜,菜肴相当地道,但是“少而精”,七分饱而已。到了苏格兰和威尔士,访问对象也是大学教授,不但被请吃饭,而且颇为丰盛。那位教授曾在美国留学,    到了苏格兰和威尔士,访问对象也是大学教授,不但被请吃饭,而且颇为丰盛。那位教授曾在美国留学,说是受了美国人的开朗性格的感染,决心要改变英国人的矜持作风。

法国人请客

到法国,交谈几乎都是在饭桌上进行的。法国的食文化与中国齐名,文化人对于美食的爱好,也跟中国有共通之处。巴黎每一条街都餐馆林立,门面多半不大,但装潢各有特色。那些教授几乎每人在附近都有自己经常光顾的餐馆,不同档次、不同规模,菜几乎没有重样的,都精致而可口。而且每人都是点菜行家,知道各家餐馆的拿手特色,所谓“少吃滋味多”也。有时谈得投机,意犹未尽,接着再到另一家咖啡馆喝咖啡,又是一番情调。然而说话声都很轻微,餐厅不见大声喧哗者,更从不暴饮暴食。

中国人在德国餐厅

说是受了美国人的开朗性格的感染,决心要改变英国人的矜持作风。法国人请客到法国,交谈几乎都是在饭桌上进行的。法国的食文化与中国齐名,文化人对于美食的爱好,也跟中国有共通之处。巴黎每一条街都餐馆林立,门面多半不大,但装潢各有特色。那些教授几乎每人在附近都有自己经常光顾的餐馆,不同档次、不同规模,菜几乎没有重样的,都精致而可口。而且每人都是点菜行家,知道各家餐馆的拿手特色,所谓“少吃滋味多”也。有时谈得投机,意犹未尽,接着再到另一家咖啡馆喝咖啡,又是一番情调。然而说话声都很轻微,餐厅不见大声喧哗者,更从不暴饮暴食。中国人在德国餐厅我国一代表团访问德国,我驻德机构为欢迎国内客人,在饭店设晚宴招待。按照中国人的习惯,点的菜比较多些。代表团用餐时,邻桌有四位德国老太太也在用餐。每上一道菜,服务员即为她们分成四份,吃完了再上一道;所上的菜都这样分吃完。同时,她们也注视着我国代表团的餐桌。我国代表团吃完饭将离开,四位老太太走了过来说话了。由于我方不懂德语,无法交流。后来一位老太太讲了英语,才有人听懂了她们的意思:说还有那么多菜未吃完,剩下得吃光才能离开。我方成员向她们解释:饭菜已付钱,而且也吃饱了。她们还是不依不饶,而且有点恼意了。其中一位老太太打了电话。不一会,来了四位穿制服的人,对于我方开了50马克的罚单,理由是:浪费资源,违反了本市法律,按章处罚。(见《现代女报》所载)上述这些事实说明:现代发达社会是节约型社会,欧美公民的节约意识都很高;欧美公民都自觉遵守法律,并且互相监督和帮助。中国人在加拿大访友在加拿大,人们在各种公共场所交谈都是轻声细语。几百人在自助餐厅用餐,没有人大声喧哗,饮酒时不劝酒、不斗酒,尊重各人的意愿。比起目前中国人请客

我国一代表团访问德国,我驻德机构为欢迎国内客人,在饭店设晚宴招待。按照中国人的习惯,点的菜比较多些。

说是受了美国人的开朗性格的感染,决心要改变英国人的矜持作风。法国人请客到法国,交谈几乎都是在饭桌上进行的。法国的食文化与中国齐名,文化人对于美食的爱好,也跟中国有共通之处。巴黎每一条街都餐馆林立,门面多半不大,但装潢各有特色。那些教授几乎每人在附近都有自己经常光顾的餐馆,不同档次、不同规模,菜几乎没有重样的,都精致而可口。而且每人都是点菜行家,知道各家餐馆的拿手特色,所谓“少吃滋味多”也。有时谈得投机,意犹未尽,接着再到另一家咖啡馆喝咖啡,又是一番情调。然而说话声都很轻微,餐厅不见大声喧哗者,更从不暴饮暴食。中国人在德国餐厅我国一代表团访问德国,我驻德机构为欢迎国内客人,在饭店设晚宴招待。按照中国人的习惯,点的菜比较多些。代表团用餐时,邻桌有四位德国老太太也在用餐。每上一道菜,服务员即为她们分成四份,吃完了再上一道;所上的菜都这样分吃完。同时,她们也注视着我国代表团的餐桌。我国代表团吃完饭将离开,四位老太太走了过来说话了。由于我方不懂德语,无法交流。后来一位老太太讲了英语,才有人听懂了她们的意思:说还有那么多菜未吃完,剩下得吃光才能离开。我方成员向她们解释:饭菜已付钱,而且也吃饱了。她们还是不依不饶,而且有点恼意了。其中一位老太太打了电话。不一会,来了四位穿制服的人,对于我方开了50马克的罚单,理由是:浪费资源,违反了本市法律,按章处罚。(见《现代女报》所载)上述这些事实说明:现代发达社会是节约型社会,欧美公民的节约意识都很高;欧美公民都自觉遵守法律,并且互相监督和帮助。中国人在加拿大访友在加拿大,人们在各种公共场所交谈都是轻声细语。几百人在自助餐厅用餐,没有人大声喧哗,饮酒时不劝酒、不斗酒,尊重各人的意愿。比起目前中国人请客

代表团用餐时,邻桌有四位德国老太太也在用餐。每上一道菜,服务员即为她们分成四份,吃完了再上一道;所上的菜都这样分吃完。同时,她们也注视着我国代表团的餐桌。

外国人怎样请客吃饭(中外饮食习惯比较)媒体报道:中国出访者在世界各地旅游,其吃喝排场之铺张、浪费之巨大、席间之喧哗嘈杂,令外人咋舌。由此比较我们的出访人员在国外“吃请”的情况,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各国民俗、民情。可供我们今后在饮食方面提高国民素质的参考。美国人请客有一次美国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请中国访问学者吃饭。当时,电话说参议员要约一个方便的时间,请她共进午餐,并约定派专车来接。约会前夕,秘书来电话,说是为了订明天参议员的午餐,希望知道她选择哪种三明治(他报了几种名字;无非是火腿、火鸡、奶酪、牛肉……),语气十分慎重而客气。次日,参议员的司机如约来接客人。那司机满头白发,态度和蔼,礼貌周全。到达后,秘书已在门口迎接,这位中国访问学者是惟一的客人,荣幸地受到了贵宾待遇。不过吃的内容,真的就是一盘事先预订的三明治和少数几样供选择的饮料。原来生活简单朴素、饮食节制,是那位参议员一贯坚持的原则。一般说来,美国人对请客吃饭比较随便。约会交谈经常约在午餐时,因为这样比较节省时间。地点大多在本部门餐厅,丰俭不一,大体适中。英国人请客一次,中国学者去访问剑桥大学的一位教授,时间约在下午4时。但是到剑桥后,那位教授说,他要主持一场报告会,而报告会临时提前了,因此在会前谈话时间太短,如愿意,可以参加报告会,以后再同他讨论。会后,那位剑桥教授又说,他按计划要请两位报告人吃饭。饮食非常简单。在伦敦一位“中国通”请吃饭,他是伦敦大学东方学院的资深教授。他常去一家中国餐馆,凡有中国朋友来访大多请到那里。他一进去就用广东话点菜,菜肴相当地道,但是“少而精”,七分饱而已。到了苏格兰和威尔士,访问对象也是大学教授,不但被请吃饭,而且颇为丰盛。那位教授曾在美国留学,

我国代表团吃完饭将离开,四位老太太走了过来说话了。由于我方不懂德语,无法交流。后来一位老太太讲了英语,才有人听懂了她们的意思:说还有那么多菜未吃完,剩下得吃光才能离开。我方成员向她们解释:饭菜已付钱,而且也吃饱了。

吃饭时的喧闹、大声说话、强迫似的敬酒、劝酒、拼酒、斗酒甚至发酒疯,实在令人脸红。加拿大人真正做到助人为乐。公寓有两道玻璃大门,每次进去,只要里面有人,他们就会主动为我开门。大学生在餐厅打工、端盘子、洗餐具等,并不觉得没面子、失身份。服务员和顾客相互尊重、相互平等、礼貌待人。住了半年多,未见有吵嘴和打架的事情发生。(以上根据几位中国访问学者提供的资料)对于中国人的饮食招待难以理解到过我国的许多外国朋友普遍表示:对于中国人招待饮食过度的习惯难以理解。有位外宾在北京日报上发表了他的感想——当中国朋友邀请我们吃饭时,女主人指着一桌快要放不下了的丰盛菜肴对我说:“今天没什么好吃的,大家随便吃点吧!”“天哪!”我当时想,“这么多美味佳肴还说‘没什么好吃的’,那么‘好吃的’又该是什么呢?”原来,这类谦辞是开始吃饭的提示,当然也是源于中国“谦虚是一种美德”这样一种优良传统吧。

她们还是不依不饶,而且有点恼意了。其中一位老太太打了电话。不一会,来了四位穿制服的人,对于我方开了吃饭时的喧闹、大声说话、强迫似的敬酒、劝酒、拼酒、斗酒甚至发酒疯,实在令人脸红。加拿大人真正做到助人为乐。公寓有两道玻璃大门,每次进去,只要里面有人,他们就会主动为我开门。大学生在餐厅打工、端盘子、洗餐具等,并不觉得没面子、失身份。服务员和顾客相互尊重、相互平等、礼貌待人。住了半年多,未见有吵嘴和打架的事情发生。(以上根据几位中国访问学者提供的资料)对于中国人的饮食招待难以理解到过我国的许多外国朋友普遍表示:对于中国人招待饮食过度的习惯难以理解。有位外宾在北京日报上发表了他的感想——当中国朋友邀请我们吃饭时,女主人指着一桌快要放不下了的丰盛菜肴对我说:“今天没什么好吃的,大家随便吃点吧!”“天哪!”我当时想,“这么多美味佳肴还说‘没什么好吃的’,那么‘好吃的’又该是什么呢?”原来,这类谦辞是开始吃饭的提示,当然也是源于中国“谦虚是一种美德”这样一种优良传统吧。50马克的罚单,理由是:浪费资源,违反了本市法律,按章处罚。(见《现代女报》所载)

吃饭时的喧闹、大声说话、强迫似的敬酒、劝酒、拼酒、斗酒甚至发酒疯,实在令人脸红。加拿大人真正做到助人为乐。公寓有两道玻璃大门,每次进去,只要里面有人,他们就会主动为我开门。大学生在餐厅打工、端盘子、洗餐具等,并不觉得没面子、失身份。服务员和顾客相互尊重、相互平等、礼貌待人。住了半年多,未见有吵嘴和打架的事情发生。(以上根据几位中国访问学者提供的资料)对于中国人的饮食招待难以理解到过我国的许多外国朋友普遍表示:对于中国人招待饮食过度的习惯难以理解。有位外宾在北京日报上发表了他的感想——当中国朋友邀请我们吃饭时,女主人指着一桌快要放不下了的丰盛菜肴对我说:“今天没什么好吃的,大家随便吃点吧!”“天哪!”我当时想,“这么多美味佳肴还说‘没什么好吃的’,那么‘好吃的’又该是什么呢?”原来,这类谦辞是开始吃饭的提示,当然也是源于中国“谦虚是一种美德”这样一种优良传统吧。上述这些事实说明:现代发达社会是节约型社会,欧美公民的节约意识都很高;欧美公民都自觉遵守法律,并且互相监督和帮助。

中国人在加拿大访友

外国人怎样请客吃饭(中外饮食习惯比较)媒体报道:中国出访者在世界各地旅游,其吃喝排场之铺张、浪费之巨大、席间之喧哗嘈杂,令外人咋舌。由此比较我们的出访人员在国外“吃请”的情况,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各国民俗、民情。可供我们今后在饮食方面提高国民素质的参考。美国人请客有一次美国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请中国访问学者吃饭。当时,电话说参议员要约一个方便的时间,请她共进午餐,并约定派专车来接。约会前夕,秘书来电话,说是为了订明天参议员的午餐,希望知道她选择哪种三明治(他报了几种名字;无非是火腿、火鸡、奶酪、牛肉……),语气十分慎重而客气。次日,参议员的司机如约来接客人。那司机满头白发,态度和蔼,礼貌周全。到达后,秘书已在门口迎接,这位中国访问学者是惟一的客人,荣幸地受到了贵宾待遇。不过吃的内容,真的就是一盘事先预订的三明治和少数几样供选择的饮料。原来生活简单朴素、饮食节制,是那位参议员一贯坚持的原则。一般说来,美国人对请客吃饭比较随便。约会交谈经常约在午餐时,因为这样比较节省时间。地点大多在本部门餐厅,丰俭不一,大体适中。英国人请客一次,中国学者去访问剑桥大学的一位教授,时间约在下午4时。但是到剑桥后,那位教授说,他要主持一场报告会,而报告会临时提前了,因此在会前谈话时间太短,如愿意,可以参加报告会,以后再同他讨论。会后,那位剑桥教授又说,他按计划要请两位报告人吃饭。饮食非常简单。在伦敦一位“中国通”请吃饭,他是伦敦大学东方学院的资深教授。他常去一家中国餐馆,凡有中国朋友来访大多请到那里。他一进去就用广东话点菜,菜肴相当地道,但是“少而精”,七分饱而已。到了苏格兰和威尔士,访问对象也是大学教授,不但被请吃饭,而且颇为丰盛。那位教授曾在美国留学,

在加拿大,人们在各种公共场所交谈都是轻声细语。几百人在自助餐厅用餐,没有人大声喧哗,饮酒时不劝酒、不斗酒,尊重各人的意愿。比起目前中国人请客吃饭时的喧闹、大声说话、强迫似的敬酒、劝酒、拼酒、斗酒甚至发酒疯,实在令人脸红。

外国人怎样请客吃饭(中外饮食习惯比较)媒体报道:中国出访者在世界各地旅游,其吃喝排场之铺张、浪费之巨大、席间之喧哗嘈杂,令外人咋舌。由此比较我们的出访人员在国外“吃请”的情况,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各国民俗、民情。可供我们今后在饮食方面提高国民素质的参考。美国人请客有一次美国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请中国访问学者吃饭。当时,电话说参议员要约一个方便的时间,请她共进午餐,并约定派专车来接。约会前夕,秘书来电话,说是为了订明天参议员的午餐,希望知道她选择哪种三明治(他报了几种名字;无非是火腿、火鸡、奶酪、牛肉……),语气十分慎重而客气。次日,参议员的司机如约来接客人。那司机满头白发,态度和蔼,礼貌周全。到达后,秘书已在门口迎接,这位中国访问学者是惟一的客人,荣幸地受到了贵宾待遇。不过吃的内容,真的就是一盘事先预订的三明治和少数几样供选择的饮料。原来生活简单朴素、饮食节制,是那位参议员一贯坚持的原则。一般说来,美国人对请客吃饭比较随便。约会交谈经常约在午餐时,因为这样比较节省时间。地点大多在本部门餐厅,丰俭不一,大体适中。英国人请客一次,中国学者去访问剑桥大学的一位教授,时间约在下午4时。但是到剑桥后,那位教授说,他要主持一场报告会,而报告会临时提前了,因此在会前谈话时间太短,如愿意,可以参加报告会,以后再同他讨论。会后,那位剑桥教授又说,他按计划要请两位报告人吃饭。饮食非常简单。在伦敦一位“中国通”请吃饭,他是伦敦大学东方学院的资深教授。他常去一家中国餐馆,凡有中国朋友来访大多请到那里。他一进去就用广东话点菜,菜肴相当地道,但是“少而精”,七分饱而已。到了苏格兰和威尔士,访问对象也是大学教授,不但被请吃饭,而且颇为丰盛。那位教授曾在美国留学,

加拿大人真正做到助人为乐。公寓有两道玻璃大门,每次进去,只要里面有人,他们就会主动为我开门。大学生在餐厅打工、端盘子、洗餐具等,并不觉得没面子、失身份。服务员和顾客相互尊重、相互平等、礼貌待人。住了半年多,未见有吵嘴和打架的事情发生。

外国人怎样请客吃饭(中外饮食习惯比较)媒体报道:中国出访者在世界各地旅游,其吃喝排场之铺张、浪费之巨大、席间之喧哗嘈杂,令外人咋舌。由此比较我们的出访人员在国外“吃请”的情况,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各国民俗、民情。可供我们今后在饮食方面提高国民素质的参考。美国人请客有一次美国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请中国访问学者吃饭。当时,电话说参议员要约一个方便的时间,请她共进午餐,并约定派专车来接。约会前夕,秘书来电话,说是为了订明天参议员的午餐,希望知道她选择哪种三明治(他报了几种名字;无非是火腿、火鸡、奶酪、牛肉……),语气十分慎重而客气。次日,参议员的司机如约来接客人。那司机满头白发,态度和蔼,礼貌周全。到达后,秘书已在门口迎接,这位中国访问学者是惟一的客人,荣幸地受到了贵宾待遇。不过吃的内容,真的就是一盘事先预订的三明治和少数几样供选择的饮料。原来生活简单朴素、饮食节制,是那位参议员一贯坚持的原则。一般说来,美国人对请客吃饭比较随便。约会交谈经常约在午餐时,因为这样比较节省时间。地点大多在本部门餐厅,丰俭不一,大体适中。英国人请客一次,中国学者去访问剑桥大学的一位教授,时间约在下午4时。但是到剑桥后,那位教授说,他要主持一场报告会,而报告会临时提前了,因此在会前谈话时间太短,如愿意,可以参加报告会,以后再同他讨论。会后,那位剑桥教授又说,他按计划要请两位报告人吃饭。饮食非常简单。在伦敦一位“中国通”请吃饭,他是伦敦大学东方学院的资深教授。他常去一家中国餐馆,凡有中国朋友来访大多请到那里。他一进去就用广东话点菜,菜肴相当地道,但是“少而精”,七分饱而已。到了苏格兰和威尔士,访问对象也是大学教授,不但被请吃饭,而且颇为丰盛。那位教授曾在美国留学,

(以上根据几位中国访问学者提供的资料)

对于中国人的饮食招待难以理解

到过我国的许多外国朋友普遍表示:对于中国人招待饮食过度的习惯难以理解。有位外宾在北京日报上发表了他的感想——

当中国朋友邀请我们吃饭时,女主人指着一桌快要放不下了的丰盛菜肴对我说:“今天没什么好吃的,大家随便吃点吧!”“天哪!”我当时想,“这么多美味佳肴还说‘没什么好吃的’,那么‘好吃的’又该是什么呢?”原来,这类谦辞是开始吃饭的提示,当然也是源于中国“谦虚是一种美德”这样一种优良传统吧。

 

  评论这张
 
阅读(5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