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郭沫若是否剽窃了北大邹衡教授?——《中国史稿》丑闻  

2007-01-16 21:37:41|  分类: 胡适鲁迅郭沫若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正在这时,‘三家村’事件出来了,翦伯赞也受到批判。结果,在‘文革’中历史系有四十多人被打成‘反革命’。我也受到了冲击,当时给我罗列的罪名是‘给翦伯赞提供材料’。我当时就想,这回活不了啦,恐怕要被枪毙。那时我只有三十多岁,刚检查出来有心脏病。在文革中,又被他们说成‘个人主义’:你为什么要对翦伯赞说你的讲义被抄?无非还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嘛,抄了就抄了,有什么了不起?你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太厉害了。就这样,一直批了我10年。”文革初期,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邹衡教授饱经磨难,总算幸存下来。去年我读到这个报导以后,大为震惊!我花费了一些工夫做了些调查。首先,邹衡教授说的对,证据确凿,《中国史稿》确实抄袭了邹衡的学术成果。然而,更重要的在于——《郭沫若文集》和《郭沫若全集》里面,都没有把《中国史稿》编入郭沫若的著作之列。也就是说,郭沫若只是挂名的“主编”,他本人并不是剽窃者。邹衡教授自己心里也明白:挂名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内容并不是郭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当时“翦伯赞……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剽窃事件负责人“肯定不是郭沫若。”翦伯赞先生多年以来就是郭沫若的挚友,他了解内情。但是碍着“面子”,没有公开把这件剽窃丑闻大案揭开老底……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以后,没有人重提此事。过了四十多年,邹衡教授忍无可忍,才又揭露这桩丑闻!那么真正的剽窃责任者究竟是谁呢?真相俱在——真正的剽窃负责人是郭沫若“身边工作人员”,所谓“史学专家”王XX(兼任郭沫若办公室秘书)。文革开始,王X成为中科院炙手可热的“造反派”……参与了一系列整人的勾当(也包括把我打成“反革命分子”、揭发我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反动”思想、企图置我于死地)但是后来公开出版的《中郭沫若是否剽窃了北大邹衡教授?

 

郭沫若是否剽窃了北大邹衡教授?——《中国史稿》丑闻去年,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邹衡教授在接受采访时,义愤地指出:1961-1962年间,郭沫若(挂名主编)的长篇学术著作《中国史稿》里面,竟然剽窃了邹衡在北大的讲义共达一二十万字!邹衡教授原话是这样说的——“1956年年底,北京大学把我(邹衡)调回了历史系考古专业,我在这里一直待到现在。回来以后,北大很重视我,因为当时搞考古的人特别少。可惜好景不长,运动开始了,我带学生去考古,工作刚做完,学生就说,我们要批判,就开始批我这个白专典型。文革期间,我还被打为‘漏网右派’。“1961、1962年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大概在那两年,郭沫若出过一本书,名叫《中国史稿》。这本书的内容不是他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我当时在给学生上课,就给他们开了一些参考书,其中就有《中国史稿》。结果有两个学生就对我说:‘邹先生,别的书可以参考,但《中国史稿》就不必了。’我当时大吃一惊,因为我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学者的著作肯定没有问题,就问他们原因。学生就说——这本书我们看了,有很多与你发的讲义基本相同,那不如就看讲义。我完全不相信学生的话,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大学者绝不会抄我的讲义,就把这本书与我的讲义对照一看,我越看越吃惊,有一二十万字与我的讲义完全一样。  “我当即向总支书记汇报,他又向副校长兼系主任翦伯赞汇报。翦伯赞当时十分生气,拍着桌子说,‘这还了得,抄到北大来了,连一个注解都没有!’过了一会儿,他对我们说,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作者肯定不是郭沫若……他还嘱咐我们不要将此事闹大,然后向校长陆平汇报。三天以后,中宣部部长陆定一以及中国科学院十多个人开车来到翦伯赞家,向他表示道歉,并保证再版时该书一定会全部重国史稿》,还公然堂而皇之地作为“主要作者”列出王XX的署名。当时在中国科学院的知情者曾透露这剽窃事件的内幕。想不到四十年来郭沫若替他的“身边工作人员”王xx秘书背了黑锅。真冤,真滑稽透顶。不仅这一件事实。今后还会进一步挑明真相……[注]邹衡,北京大学教授,著名考古学家。1927年1月出生于湖南省澧县。1947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49年转入史学系,1952年大学毕业后考入考古专业攻读副博士研究生。1955年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大学,1956年调回北大历史系,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1986年起为博士生导师。现担任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殷商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等。邹衡主要从事商周考古、新石器时代考古研究,对商周考古工作有开拓之功,他最早提出并论证了河南二里头遗址1至4期均为夏文化,首次对殷墟进行了文化分期,发现了西周燕国与晋国的都城遗址,指导和参与过西周晋侯墓地等重要遗址的考古发掘。主要著作有《商周考古》、《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等。——《中国史稿》丑闻

 

去年,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邹衡教授在接受采访时,义愤地指出:

 

1961-1962年间,郭沫若是否剽窃了北大邹衡教授?——《中国史稿》丑闻去年,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邹衡教授在接受采访时,义愤地指出:1961-1962年间,郭沫若(挂名主编)的长篇学术著作《中国史稿》里面,竟然剽窃了邹衡在北大的讲义共达一二十万字!邹衡教授原话是这样说的——“1956年年底,北京大学把我(邹衡)调回了历史系考古专业,我在这里一直待到现在。回来以后,北大很重视我,因为当时搞考古的人特别少。可惜好景不长,运动开始了,我带学生去考古,工作刚做完,学生就说,我们要批判,就开始批我这个白专典型。文革期间,我还被打为‘漏网右派’。“1961、1962年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大概在那两年,郭沫若出过一本书,名叫《中国史稿》。这本书的内容不是他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我当时在给学生上课,就给他们开了一些参考书,其中就有《中国史稿》。结果有两个学生就对我说:‘邹先生,别的书可以参考,但《中国史稿》就不必了。’我当时大吃一惊,因为我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学者的著作肯定没有问题,就问他们原因。学生就说——这本书我们看了,有很多与你发的讲义基本相同,那不如就看讲义。我完全不相信学生的话,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大学者绝不会抄我的讲义,就把这本书与我的讲义对照一看,我越看越吃惊,有一二十万字与我的讲义完全一样。  “我当即向总支书记汇报,他又向副校长兼系主任翦伯赞汇报。翦伯赞当时十分生气,拍着桌子说,‘这还了得,抄到北大来了,连一个注解都没有!’过了一会儿,他对我们说,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作者肯定不是郭沫若……他还嘱咐我们不要将此事闹大,然后向校长陆平汇报。三天以后,中宣部部长陆定一以及中国科学院十多个人开车来到翦伯赞家,向他表示道歉,并保证再版时该书一定会全部重郭沫若(挂名主编)的长篇学术著作《中国史稿》里面,竟然剽窃了邹衡在北大的讲义共达一二十万字

国史稿》,还公然堂而皇之地作为“主要作者”列出王XX的署名。当时在中国科学院的知情者曾透露这剽窃事件的内幕。想不到四十年来郭沫若替他的“身边工作人员”王xx秘书背了黑锅。真冤,真滑稽透顶。不仅这一件事实。今后还会进一步挑明真相……[注]邹衡,北京大学教授,著名考古学家。1927年1月出生于湖南省澧县。1947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49年转入史学系,1952年大学毕业后考入考古专业攻读副博士研究生。1955年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大学,1956年调回北大历史系,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1986年起为博士生导师。现担任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殷商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等。邹衡主要从事商周考古、新石器时代考古研究,对商周考古工作有开拓之功,他最早提出并论证了河南二里头遗址1至4期均为夏文化,首次对殷墟进行了文化分期,发现了西周燕国与晋国的都城遗址,指导和参与过西周晋侯墓地等重要遗址的考古发掘。主要著作有《商周考古》、《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等。

 

郭沫若是否剽窃了北大邹衡教授?——《中国史稿》丑闻去年,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邹衡教授在接受采访时,义愤地指出:1961-1962年间,郭沫若(挂名主编)的长篇学术著作《中国史稿》里面,竟然剽窃了邹衡在北大的讲义共达一二十万字!邹衡教授原话是这样说的——“1956年年底,北京大学把我(邹衡)调回了历史系考古专业,我在这里一直待到现在。回来以后,北大很重视我,因为当时搞考古的人特别少。可惜好景不长,运动开始了,我带学生去考古,工作刚做完,学生就说,我们要批判,就开始批我这个白专典型。文革期间,我还被打为‘漏网右派’。“1961、1962年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大概在那两年,郭沫若出过一本书,名叫《中国史稿》。这本书的内容不是他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我当时在给学生上课,就给他们开了一些参考书,其中就有《中国史稿》。结果有两个学生就对我说:‘邹先生,别的书可以参考,但《中国史稿》就不必了。’我当时大吃一惊,因为我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学者的著作肯定没有问题,就问他们原因。学生就说——这本书我们看了,有很多与你发的讲义基本相同,那不如就看讲义。我完全不相信学生的话,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大学者绝不会抄我的讲义,就把这本书与我的讲义对照一看,我越看越吃惊,有一二十万字与我的讲义完全一样。  “我当即向总支书记汇报,他又向副校长兼系主任翦伯赞汇报。翦伯赞当时十分生气,拍着桌子说,‘这还了得,抄到北大来了,连一个注解都没有!’过了一会儿,他对我们说,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作者肯定不是郭沫若……他还嘱咐我们不要将此事闹大,然后向校长陆平汇报。三天以后,中宣部部长陆定一以及中国科学院十多个人开车来到翦伯赞家,向他表示道歉,并保证再版时该书一定会全部重邹衡教授原话是这样说的——

 

1956年年底,北京大学把我(邹衡)调回了历史系考古专业,我在这里一直待到现在。回来以后,北大很重视我,因为当时搞考古的人特别少。可惜好景不长,运动开始了,我带学生去考古,工作刚做完,学生就说,我们要批判,就开始批我这个白专典型。文革期间,我还被打为‘漏网右派’。

 

写。“正在这时,‘三家村’事件出来了,翦伯赞也受到批判。结果,在‘文革’中历史系有四十多人被打成‘反革命’。我也受到了冲击,当时给我罗列的罪名是‘给翦伯赞提供材料’。我当时就想,这回活不了啦,恐怕要被枪毙。那时我只有三十多岁,刚检查出来有心脏病。在文革中,又被他们说成‘个人主义’:你为什么要对翦伯赞说你的讲义被抄?无非还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嘛,抄了就抄了,有什么了不起?你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太厉害了。就这样,一直批了我10年。”文革初期,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邹衡教授饱经磨难,总算幸存下来。去年我读到这个报导以后,大为震惊!我花费了一些工夫做了些调查。首先,邹衡教授说的对,证据确凿,《中国史稿》确实抄袭了邹衡的学术成果。然而,更重要的在于——《郭沫若文集》和《郭沫若全集》里面,都没有把《中国史稿》编入郭沫若的著作之列。也就是说,郭沫若只是挂名的“主编”,他本人并不是剽窃者。邹衡教授自己心里也明白:挂名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内容并不是郭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当时“翦伯赞……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剽窃事件负责人“肯定不是郭沫若。”翦伯赞先生多年以来就是郭沫若的挚友,他了解内情。但是碍着“面子”,没有公开把这件剽窃丑闻大案揭开老底……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以后,没有人重提此事。过了四十多年,邹衡教授忍无可忍,才又揭露这桩丑闻!那么真正的剽窃责任者究竟是谁呢?真相俱在——真正的剽窃负责人是郭沫若“身边工作人员”,所谓“史学专家”王XX(兼任郭沫若办公室秘书)。文革开始,王X成为中科院炙手可热的“造反派”……参与了一系列整人的勾当(也包括把我打成“反革命分子”、揭发我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反动”思想、企图置我于死地)但是后来公开出版的《中1961、1962年的时候,郭沫若是否剽窃了北大邹衡教授?——《中国史稿》丑闻去年,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邹衡教授在接受采访时,义愤地指出:1961-1962年间,郭沫若(挂名主编)的长篇学术著作《中国史稿》里面,竟然剽窃了邹衡在北大的讲义共达一二十万字!邹衡教授原话是这样说的——“1956年年底,北京大学把我(邹衡)调回了历史系考古专业,我在这里一直待到现在。回来以后,北大很重视我,因为当时搞考古的人特别少。可惜好景不长,运动开始了,我带学生去考古,工作刚做完,学生就说,我们要批判,就开始批我这个白专典型。文革期间,我还被打为‘漏网右派’。“1961、1962年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大概在那两年,郭沫若出过一本书,名叫《中国史稿》。这本书的内容不是他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我当时在给学生上课,就给他们开了一些参考书,其中就有《中国史稿》。结果有两个学生就对我说:‘邹先生,别的书可以参考,但《中国史稿》就不必了。’我当时大吃一惊,因为我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学者的著作肯定没有问题,就问他们原因。学生就说——这本书我们看了,有很多与你发的讲义基本相同,那不如就看讲义。我完全不相信学生的话,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大学者绝不会抄我的讲义,就把这本书与我的讲义对照一看,我越看越吃惊,有一二十万字与我的讲义完全一样。  “我当即向总支书记汇报,他又向副校长兼系主任翦伯赞汇报。翦伯赞当时十分生气,拍着桌子说,‘这还了得,抄到北大来了,连一个注解都没有!’过了一会儿,他对我们说,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作者肯定不是郭沫若……他还嘱咐我们不要将此事闹大,然后向校长陆平汇报。三天以后,中宣部部长陆定一以及中国科学院十多个人开车来到翦伯赞家,向他表示道歉,并保证再版时该书一定会全部重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大概在那两年,郭沫若出过一本书,名叫《中国史稿》。这本书的内容不是他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

 

国史稿》,还公然堂而皇之地作为“主要作者”列出王XX的署名。当时在中国科学院的知情者曾透露这剽窃事件的内幕。想不到四十年来郭沫若替他的“身边工作人员”王xx秘书背了黑锅。真冤,真滑稽透顶。不仅这一件事实。今后还会进一步挑明真相……[注]邹衡,北京大学教授,著名考古学家。1927年1月出生于湖南省澧县。1947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49年转入史学系,1952年大学毕业后考入考古专业攻读副博士研究生。1955年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大学,1956年调回北大历史系,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1986年起为博士生导师。现担任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殷商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等。邹衡主要从事商周考古、新石器时代考古研究,对商周考古工作有开拓之功,他最早提出并论证了河南二里头遗址1至4期均为夏文化,首次对殷墟进行了文化分期,发现了西周燕国与晋国的都城遗址,指导和参与过西周晋侯墓地等重要遗址的考古发掘。主要著作有《商周考古》、《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等。

“我当时在给学生上课,就给他们开了一些参考书,其中就有写。“正在这时,‘三家村’事件出来了,翦伯赞也受到批判。结果,在‘文革’中历史系有四十多人被打成‘反革命’。我也受到了冲击,当时给我罗列的罪名是‘给翦伯赞提供材料’。我当时就想,这回活不了啦,恐怕要被枪毙。那时我只有三十多岁,刚检查出来有心脏病。在文革中,又被他们说成‘个人主义’:你为什么要对翦伯赞说你的讲义被抄?无非还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嘛,抄了就抄了,有什么了不起?你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太厉害了。就这样,一直批了我10年。”文革初期,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邹衡教授饱经磨难,总算幸存下来。去年我读到这个报导以后,大为震惊!我花费了一些工夫做了些调查。首先,邹衡教授说的对,证据确凿,《中国史稿》确实抄袭了邹衡的学术成果。然而,更重要的在于——《郭沫若文集》和《郭沫若全集》里面,都没有把《中国史稿》编入郭沫若的著作之列。也就是说,郭沫若只是挂名的“主编”,他本人并不是剽窃者。邹衡教授自己心里也明白:挂名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内容并不是郭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当时“翦伯赞……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剽窃事件负责人“肯定不是郭沫若。”翦伯赞先生多年以来就是郭沫若的挚友,他了解内情。但是碍着“面子”,没有公开把这件剽窃丑闻大案揭开老底……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以后,没有人重提此事。过了四十多年,邹衡教授忍无可忍,才又揭露这桩丑闻!那么真正的剽窃责任者究竟是谁呢?真相俱在——真正的剽窃负责人是郭沫若“身边工作人员”,所谓“史学专家”王XX(兼任郭沫若办公室秘书)。文革开始,王X成为中科院炙手可热的“造反派”……参与了一系列整人的勾当(也包括把我打成“反革命分子”、揭发我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反动”思想、企图置我于死地)但是后来公开出版的《中《中国史稿》。结果有两个学生就对我说:‘邹先生,别的书可以参考,但《中国史稿》就不必了。’我当时大吃一惊,因为我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学者的著作肯定没有问题,就问他们原因。 学生就说——这本书我们看了,有很多与你发的讲义基本相同,那不如就看讲义。我完全不相信学生的话,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大学者绝不会抄我的讲义,就把这本书与我的讲义对照一看,我越看越吃惊,有一二十万字与我的讲义完全一样

国史稿》,还公然堂而皇之地作为“主要作者”列出王XX的署名。当时在中国科学院的知情者曾透露这剽窃事件的内幕。想不到四十年来郭沫若替他的“身边工作人员”王xx秘书背了黑锅。真冤,真滑稽透顶。不仅这一件事实。今后还会进一步挑明真相……[注]邹衡,北京大学教授,著名考古学家。1927年1月出生于湖南省澧县。1947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49年转入史学系,1952年大学毕业后考入考古专业攻读副博士研究生。1955年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大学,1956年调回北大历史系,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1986年起为博士生导师。现担任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殷商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等。邹衡主要从事商周考古、新石器时代考古研究,对商周考古工作有开拓之功,他最早提出并论证了河南二里头遗址1至4期均为夏文化,首次对殷墟进行了文化分期,发现了西周燕国与晋国的都城遗址,指导和参与过西周晋侯墓地等重要遗址的考古发掘。主要著作有《商周考古》、《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等。  

郭沫若是否剽窃了北大邹衡教授?——《中国史稿》丑闻去年,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邹衡教授在接受采访时,义愤地指出:1961-1962年间,郭沫若(挂名主编)的长篇学术著作《中国史稿》里面,竟然剽窃了邹衡在北大的讲义共达一二十万字!邹衡教授原话是这样说的——“1956年年底,北京大学把我(邹衡)调回了历史系考古专业,我在这里一直待到现在。回来以后,北大很重视我,因为当时搞考古的人特别少。可惜好景不长,运动开始了,我带学生去考古,工作刚做完,学生就说,我们要批判,就开始批我这个白专典型。文革期间,我还被打为‘漏网右派’。“1961、1962年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大概在那两年,郭沫若出过一本书,名叫《中国史稿》。这本书的内容不是他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我当时在给学生上课,就给他们开了一些参考书,其中就有《中国史稿》。结果有两个学生就对我说:‘邹先生,别的书可以参考,但《中国史稿》就不必了。’我当时大吃一惊,因为我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学者的著作肯定没有问题,就问他们原因。学生就说——这本书我们看了,有很多与你发的讲义基本相同,那不如就看讲义。我完全不相信学生的话,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大学者绝不会抄我的讲义,就把这本书与我的讲义对照一看,我越看越吃惊,有一二十万字与我的讲义完全一样。  “我当即向总支书记汇报,他又向副校长兼系主任翦伯赞汇报。翦伯赞当时十分生气,拍着桌子说,‘这还了得,抄到北大来了,连一个注解都没有!’过了一会儿,他对我们说,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作者肯定不是郭沫若……他还嘱咐我们不要将此事闹大,然后向校长陆平汇报。三天以后,中宣部部长陆定一以及中国科学院十多个人开车来到翦伯赞家,向他表示道歉,并保证再版时该书一定会全部重  “我当即向总支书记汇报,他又向副校长兼系主任翦伯赞汇报。翦伯赞当时十分生气,拍着桌子说,‘这还了得,抄到北大来了,连一个注解都没有!’过了一会儿,他对我们说,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作者肯定不是郭沫若……写。“正在这时,‘三家村’事件出来了,翦伯赞也受到批判。结果,在‘文革’中历史系有四十多人被打成‘反革命’。我也受到了冲击,当时给我罗列的罪名是‘给翦伯赞提供材料’。我当时就想,这回活不了啦,恐怕要被枪毙。那时我只有三十多岁,刚检查出来有心脏病。在文革中,又被他们说成‘个人主义’:你为什么要对翦伯赞说你的讲义被抄?无非还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嘛,抄了就抄了,有什么了不起?你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太厉害了。就这样,一直批了我10年。”文革初期,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邹衡教授饱经磨难,总算幸存下来。去年我读到这个报导以后,大为震惊!我花费了一些工夫做了些调查。首先,邹衡教授说的对,证据确凿,《中国史稿》确实抄袭了邹衡的学术成果。然而,更重要的在于——《郭沫若文集》和《郭沫若全集》里面,都没有把《中国史稿》编入郭沫若的著作之列。也就是说,郭沫若只是挂名的“主编”,他本人并不是剽窃者。邹衡教授自己心里也明白:挂名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内容并不是郭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当时“翦伯赞……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剽窃事件负责人“肯定不是郭沫若。”翦伯赞先生多年以来就是郭沫若的挚友,他了解内情。但是碍着“面子”,没有公开把这件剽窃丑闻大案揭开老底……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以后,没有人重提此事。过了四十多年,邹衡教授忍无可忍,才又揭露这桩丑闻!那么真正的剽窃责任者究竟是谁呢?真相俱在——真正的剽窃负责人是郭沫若“身边工作人员”,所谓“史学专家”王XX(兼任郭沫若办公室秘书)。文革开始,王X成为中科院炙手可热的“造反派”……参与了一系列整人的勾当(也包括把我打成“反革命分子”、揭发我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反动”思想、企图置我于死地)但是后来公开出版的《中他还嘱咐我们不要将此事闹大,然后向校长陆平汇报。三天以后,中宣部部长陆定一以及中国科学院十多个人开车来到翦伯赞家,向他表示道歉,并保证再版时该书一定会全部重写。

国史稿》,还公然堂而皇之地作为“主要作者”列出王XX的署名。当时在中国科学院的知情者曾透露这剽窃事件的内幕。想不到四十年来郭沫若替他的“身边工作人员”王xx秘书背了黑锅。真冤,真滑稽透顶。不仅这一件事实。今后还会进一步挑明真相……[注]邹衡,北京大学教授,著名考古学家。1927年1月出生于湖南省澧县。1947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49年转入史学系,1952年大学毕业后考入考古专业攻读副博士研究生。1955年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大学,1956年调回北大历史系,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1986年起为博士生导师。现担任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殷商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等。邹衡主要从事商周考古、新石器时代考古研究,对商周考古工作有开拓之功,他最早提出并论证了河南二里头遗址1至4期均为夏文化,首次对殷墟进行了文化分期,发现了西周燕国与晋国的都城遗址,指导和参与过西周晋侯墓地等重要遗址的考古发掘。主要著作有《商周考古》、《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等。   “正在这时,‘三家村’事件出来了,翦伯赞也受到批判。结果,在‘文革’中历史系有四十多人被打成‘反革命’。我也受到了冲击,当时给我罗列的罪名是‘给翦伯赞提供材料’。我当时就想,这回活不了啦,恐怕要被枪毙。那时我只有三十多岁,刚检查出来有心脏病。在文革中,又被他们说成‘个人主义’:你为什么要对翦伯赞说你的讲义被抄?无非还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嘛,抄了就抄了,有什么了不起?你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太厉害了。就这样,一直批了我10年。”

写。“正在这时,‘三家村’事件出来了,翦伯赞也受到批判。结果,在‘文革’中历史系有四十多人被打成‘反革命’。我也受到了冲击,当时给我罗列的罪名是‘给翦伯赞提供材料’。我当时就想,这回活不了啦,恐怕要被枪毙。那时我只有三十多岁,刚检查出来有心脏病。在文革中,又被他们说成‘个人主义’:你为什么要对翦伯赞说你的讲义被抄?无非还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嘛,抄了就抄了,有什么了不起?你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太厉害了。就这样,一直批了我10年。”文革初期,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邹衡教授饱经磨难,总算幸存下来。去年我读到这个报导以后,大为震惊!我花费了一些工夫做了些调查。首先,邹衡教授说的对,证据确凿,《中国史稿》确实抄袭了邹衡的学术成果。然而,更重要的在于——《郭沫若文集》和《郭沫若全集》里面,都没有把《中国史稿》编入郭沫若的著作之列。也就是说,郭沫若只是挂名的“主编”,他本人并不是剽窃者。邹衡教授自己心里也明白:挂名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内容并不是郭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当时“翦伯赞……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剽窃事件负责人“肯定不是郭沫若。”翦伯赞先生多年以来就是郭沫若的挚友,他了解内情。但是碍着“面子”,没有公开把这件剽窃丑闻大案揭开老底……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以后,没有人重提此事。过了四十多年,邹衡教授忍无可忍,才又揭露这桩丑闻!那么真正的剽窃责任者究竟是谁呢?真相俱在——真正的剽窃负责人是郭沫若“身边工作人员”,所谓“史学专家”王XX(兼任郭沫若办公室秘书)。文革开始,王X成为中科院炙手可热的“造反派”……参与了一系列整人的勾当(也包括把我打成“反革命分子”、揭发我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反动”思想、企图置我于死地)但是后来公开出版的《中 文革初期,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邹衡教授饱经磨难,总算幸存下来。

 

郭沫若是否剽窃了北大邹衡教授?——《中国史稿》丑闻去年,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邹衡教授在接受采访时,义愤地指出:1961-1962年间,郭沫若(挂名主编)的长篇学术著作《中国史稿》里面,竟然剽窃了邹衡在北大的讲义共达一二十万字!邹衡教授原话是这样说的——“1956年年底,北京大学把我(邹衡)调回了历史系考古专业,我在这里一直待到现在。回来以后,北大很重视我,因为当时搞考古的人特别少。可惜好景不长,运动开始了,我带学生去考古,工作刚做完,学生就说,我们要批判,就开始批我这个白专典型。文革期间,我还被打为‘漏网右派’。“1961、1962年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大概在那两年,郭沫若出过一本书,名叫《中国史稿》。这本书的内容不是他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我当时在给学生上课,就给他们开了一些参考书,其中就有《中国史稿》。结果有两个学生就对我说:‘邹先生,别的书可以参考,但《中国史稿》就不必了。’我当时大吃一惊,因为我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学者的著作肯定没有问题,就问他们原因。学生就说——这本书我们看了,有很多与你发的讲义基本相同,那不如就看讲义。我完全不相信学生的话,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大学者绝不会抄我的讲义,就把这本书与我的讲义对照一看,我越看越吃惊,有一二十万字与我的讲义完全一样。  “我当即向总支书记汇报,他又向副校长兼系主任翦伯赞汇报。翦伯赞当时十分生气,拍着桌子说,‘这还了得,抄到北大来了,连一个注解都没有!’过了一会儿,他对我们说,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作者肯定不是郭沫若……他还嘱咐我们不要将此事闹大,然后向校长陆平汇报。三天以后,中宣部部长陆定一以及中国科学院十多个人开车来到翦伯赞家,向他表示道歉,并保证再版时该书一定会全部重去年我读到这个报导以后,大为震惊!我花费了一些工夫做了些调查。

首先,郭沫若是否剽窃了北大邹衡教授?——《中国史稿》丑闻去年,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邹衡教授在接受采访时,义愤地指出:1961-1962年间,郭沫若(挂名主编)的长篇学术著作《中国史稿》里面,竟然剽窃了邹衡在北大的讲义共达一二十万字!邹衡教授原话是这样说的——“1956年年底,北京大学把我(邹衡)调回了历史系考古专业,我在这里一直待到现在。回来以后,北大很重视我,因为当时搞考古的人特别少。可惜好景不长,运动开始了,我带学生去考古,工作刚做完,学生就说,我们要批判,就开始批我这个白专典型。文革期间,我还被打为‘漏网右派’。“1961、1962年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大概在那两年,郭沫若出过一本书,名叫《中国史稿》。这本书的内容不是他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我当时在给学生上课,就给他们开了一些参考书,其中就有《中国史稿》。结果有两个学生就对我说:‘邹先生,别的书可以参考,但《中国史稿》就不必了。’我当时大吃一惊,因为我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学者的著作肯定没有问题,就问他们原因。学生就说——这本书我们看了,有很多与你发的讲义基本相同,那不如就看讲义。我完全不相信学生的话,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大学者绝不会抄我的讲义,就把这本书与我的讲义对照一看,我越看越吃惊,有一二十万字与我的讲义完全一样。  “我当即向总支书记汇报,他又向副校长兼系主任翦伯赞汇报。翦伯赞当时十分生气,拍着桌子说,‘这还了得,抄到北大来了,连一个注解都没有!’过了一会儿,他对我们说,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作者肯定不是郭沫若……他还嘱咐我们不要将此事闹大,然后向校长陆平汇报。三天以后,中宣部部长陆定一以及中国科学院十多个人开车来到翦伯赞家,向他表示道歉,并保证再版时该书一定会全部重邹衡教授说的对,证据确凿,《中国史稿》确实抄袭了邹衡的学术成果。

   然而,更重要的在于——《郭沫若文集》和《郭沫若全集》里面,都没有把《中国史稿》编入郭沫若的著作之列。也就是说,郭沫若只是挂名的“主编”,他本人并不是剽窃者。

郭沫若是否剽窃了北大邹衡教授?——《中国史稿》丑闻去年,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邹衡教授在接受采访时,义愤地指出:1961-1962年间,郭沫若(挂名主编)的长篇学术著作《中国史稿》里面,竟然剽窃了邹衡在北大的讲义共达一二十万字!邹衡教授原话是这样说的——“1956年年底,北京大学把我(邹衡)调回了历史系考古专业,我在这里一直待到现在。回来以后,北大很重视我,因为当时搞考古的人特别少。可惜好景不长,运动开始了,我带学生去考古,工作刚做完,学生就说,我们要批判,就开始批我这个白专典型。文革期间,我还被打为‘漏网右派’。“1961、1962年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大概在那两年,郭沫若出过一本书,名叫《中国史稿》。这本书的内容不是他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我当时在给学生上课,就给他们开了一些参考书,其中就有《中国史稿》。结果有两个学生就对我说:‘邹先生,别的书可以参考,但《中国史稿》就不必了。’我当时大吃一惊,因为我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学者的著作肯定没有问题,就问他们原因。学生就说——这本书我们看了,有很多与你发的讲义基本相同,那不如就看讲义。我完全不相信学生的话,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大学者绝不会抄我的讲义,就把这本书与我的讲义对照一看,我越看越吃惊,有一二十万字与我的讲义完全一样。  “我当即向总支书记汇报,他又向副校长兼系主任翦伯赞汇报。翦伯赞当时十分生气,拍着桌子说,‘这还了得,抄到北大来了,连一个注解都没有!’过了一会儿,他对我们说,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作者肯定不是郭沫若……他还嘱咐我们不要将此事闹大,然后向校长陆平汇报。三天以后,中宣部部长陆定一以及中国科学院十多个人开车来到翦伯赞家,向他表示道歉,并保证再版时该书一定会全部重

 

郭沫若是否剽窃了北大邹衡教授?——《中国史稿》丑闻去年,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邹衡教授在接受采访时,义愤地指出:1961-1962年间,郭沫若(挂名主编)的长篇学术著作《中国史稿》里面,竟然剽窃了邹衡在北大的讲义共达一二十万字!邹衡教授原话是这样说的——“1956年年底,北京大学把我(邹衡)调回了历史系考古专业,我在这里一直待到现在。回来以后,北大很重视我,因为当时搞考古的人特别少。可惜好景不长,运动开始了,我带学生去考古,工作刚做完,学生就说,我们要批判,就开始批我这个白专典型。文革期间,我还被打为‘漏网右派’。“1961、1962年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大概在那两年,郭沫若出过一本书,名叫《中国史稿》。这本书的内容不是他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我当时在给学生上课,就给他们开了一些参考书,其中就有《中国史稿》。结果有两个学生就对我说:‘邹先生,别的书可以参考,但《中国史稿》就不必了。’我当时大吃一惊,因为我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学者的著作肯定没有问题,就问他们原因。学生就说——这本书我们看了,有很多与你发的讲义基本相同,那不如就看讲义。我完全不相信学生的话,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大学者绝不会抄我的讲义,就把这本书与我的讲义对照一看,我越看越吃惊,有一二十万字与我的讲义完全一样。  “我当即向总支书记汇报,他又向副校长兼系主任翦伯赞汇报。翦伯赞当时十分生气,拍着桌子说,‘这还了得,抄到北大来了,连一个注解都没有!’过了一会儿,他对我们说,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作者肯定不是郭沫若……他还嘱咐我们不要将此事闹大,然后向校长陆平汇报。三天以后,中宣部部长陆定一以及中国科学院十多个人开车来到翦伯赞家,向他表示道歉,并保证再版时该书一定会全部重邹衡教授自己心里也明白:挂名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内容并不是郭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当时“翦伯赞……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剽窃事件负责人“肯定不是郭沫若。”写。“正在这时,‘三家村’事件出来了,翦伯赞也受到批判。结果,在‘文革’中历史系有四十多人被打成‘反革命’。我也受到了冲击,当时给我罗列的罪名是‘给翦伯赞提供材料’。我当时就想,这回活不了啦,恐怕要被枪毙。那时我只有三十多岁,刚检查出来有心脏病。在文革中,又被他们说成‘个人主义’:你为什么要对翦伯赞说你的讲义被抄?无非还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嘛,抄了就抄了,有什么了不起?你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太厉害了。就这样,一直批了我10年。”文革初期,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邹衡教授饱经磨难,总算幸存下来。去年我读到这个报导以后,大为震惊!我花费了一些工夫做了些调查。首先,邹衡教授说的对,证据确凿,《中国史稿》确实抄袭了邹衡的学术成果。然而,更重要的在于——《郭沫若文集》和《郭沫若全集》里面,都没有把《中国史稿》编入郭沫若的著作之列。也就是说,郭沫若只是挂名的“主编”,他本人并不是剽窃者。邹衡教授自己心里也明白:挂名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内容并不是郭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当时“翦伯赞……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剽窃事件负责人“肯定不是郭沫若。”翦伯赞先生多年以来就是郭沫若的挚友,他了解内情。但是碍着“面子”,没有公开把这件剽窃丑闻大案揭开老底……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以后,没有人重提此事。过了四十多年,邹衡教授忍无可忍,才又揭露这桩丑闻!那么真正的剽窃责任者究竟是谁呢?真相俱在——真正的剽窃负责人是郭沫若“身边工作人员”,所谓“史学专家”王XX(兼任郭沫若办公室秘书)。文革开始,王X成为中科院炙手可热的“造反派”……参与了一系列整人的勾当(也包括把我打成“反革命分子”、揭发我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反动”思想、企图置我于死地)但是后来公开出版的《中翦伯赞先生多年以来就是郭沫若的挚友,他了解内情。但是碍着“面子”,没有公开把这件剽窃丑闻大案揭开老底……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以后,没有人重提此事。过了四十多年,邹衡教授忍无可忍,才又揭露这桩丑闻!

那么真正的剽窃责任者究竟是谁呢国史稿》,还公然堂而皇之地作为“主要作者”列出王XX的署名。当时在中国科学院的知情者曾透露这剽窃事件的内幕。想不到四十年来郭沫若替他的“身边工作人员”王xx秘书背了黑锅。真冤,真滑稽透顶。不仅这一件事实。今后还会进一步挑明真相……[注]邹衡,北京大学教授,著名考古学家。1927年1月出生于湖南省澧县。1947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49年转入史学系,1952年大学毕业后考入考古专业攻读副博士研究生。1955年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大学,1956年调回北大历史系,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1986年起为博士生导师。现担任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殷商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等。邹衡主要从事商周考古、新石器时代考古研究,对商周考古工作有开拓之功,他最早提出并论证了河南二里头遗址1至4期均为夏文化,首次对殷墟进行了文化分期,发现了西周燕国与晋国的都城遗址,指导和参与过西周晋侯墓地等重要遗址的考古发掘。主要著作有《商周考古》、《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等。

 

郭沫若是否剽窃了北大邹衡教授?——《中国史稿》丑闻去年,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邹衡教授在接受采访时,义愤地指出:1961-1962年间,郭沫若(挂名主编)的长篇学术著作《中国史稿》里面,竟然剽窃了邹衡在北大的讲义共达一二十万字!邹衡教授原话是这样说的——“1956年年底,北京大学把我(邹衡)调回了历史系考古专业,我在这里一直待到现在。回来以后,北大很重视我,因为当时搞考古的人特别少。可惜好景不长,运动开始了,我带学生去考古,工作刚做完,学生就说,我们要批判,就开始批我这个白专典型。文革期间,我还被打为‘漏网右派’。“1961、1962年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大概在那两年,郭沫若出过一本书,名叫《中国史稿》。这本书的内容不是他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我当时在给学生上课,就给他们开了一些参考书,其中就有《中国史稿》。结果有两个学生就对我说:‘邹先生,别的书可以参考,但《中国史稿》就不必了。’我当时大吃一惊,因为我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学者的著作肯定没有问题,就问他们原因。学生就说——这本书我们看了,有很多与你发的讲义基本相同,那不如就看讲义。我完全不相信学生的话,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大学者绝不会抄我的讲义,就把这本书与我的讲义对照一看,我越看越吃惊,有一二十万字与我的讲义完全一样。  “我当即向总支书记汇报,他又向副校长兼系主任翦伯赞汇报。翦伯赞当时十分生气,拍着桌子说,‘这还了得,抄到北大来了,连一个注解都没有!’过了一会儿,他对我们说,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作者肯定不是郭沫若……他还嘱咐我们不要将此事闹大,然后向校长陆平汇报。三天以后,中宣部部长陆定一以及中国科学院十多个人开车来到翦伯赞家,向他表示道歉,并保证再版时该书一定会全部重真相俱在——写。“正在这时,‘三家村’事件出来了,翦伯赞也受到批判。结果,在‘文革’中历史系有四十多人被打成‘反革命’。我也受到了冲击,当时给我罗列的罪名是‘给翦伯赞提供材料’。我当时就想,这回活不了啦,恐怕要被枪毙。那时我只有三十多岁,刚检查出来有心脏病。在文革中,又被他们说成‘个人主义’:你为什么要对翦伯赞说你的讲义被抄?无非还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嘛,抄了就抄了,有什么了不起?你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太厉害了。就这样,一直批了我10年。”文革初期,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邹衡教授饱经磨难,总算幸存下来。去年我读到这个报导以后,大为震惊!我花费了一些工夫做了些调查。首先,邹衡教授说的对,证据确凿,《中国史稿》确实抄袭了邹衡的学术成果。然而,更重要的在于——《郭沫若文集》和《郭沫若全集》里面,都没有把《中国史稿》编入郭沫若的著作之列。也就是说,郭沫若只是挂名的“主编”,他本人并不是剽窃者。邹衡教授自己心里也明白:挂名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内容并不是郭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当时“翦伯赞……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剽窃事件负责人“肯定不是郭沫若。”翦伯赞先生多年以来就是郭沫若的挚友,他了解内情。但是碍着“面子”,没有公开把这件剽窃丑闻大案揭开老底……翦伯赞教授被迫害致死以后,没有人重提此事。过了四十多年,邹衡教授忍无可忍,才又揭露这桩丑闻!那么真正的剽窃责任者究竟是谁呢?真相俱在——真正的剽窃负责人是郭沫若“身边工作人员”,所谓“史学专家”王XX(兼任郭沫若办公室秘书)。文革开始,王X成为中科院炙手可热的“造反派”……参与了一系列整人的勾当(也包括把我打成“反革命分子”、揭发我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反动”思想、企图置我于死地)但是后来公开出版的《中真正的剽窃负责人是郭沫若“身边工作人员”,所谓“史学专家”王XX(兼任郭沫若办公室秘书)。

郭沫若是否剽窃了北大邹衡教授?——《中国史稿》丑闻去年,著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邹衡教授在接受采访时,义愤地指出:1961-1962年间,郭沫若(挂名主编)的长篇学术著作《中国史稿》里面,竟然剽窃了邹衡在北大的讲义共达一二十万字!邹衡教授原话是这样说的——“1956年年底,北京大学把我(邹衡)调回了历史系考古专业,我在这里一直待到现在。回来以后,北大很重视我,因为当时搞考古的人特别少。可惜好景不长,运动开始了,我带学生去考古,工作刚做完,学生就说,我们要批判,就开始批我这个白专典型。文革期间,我还被打为‘漏网右派’。“1961、1962年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大概在那两年,郭沫若出过一本书,名叫《中国史稿》。这本书的内容不是他亲自写的,而是中国科学院集合了十几个人写的。“我当时在给学生上课,就给他们开了一些参考书,其中就有《中国史稿》。结果有两个学生就对我说:‘邹先生,别的书可以参考,但《中国史稿》就不必了。’我当时大吃一惊,因为我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学者的著作肯定没有问题,就问他们原因。学生就说——这本书我们看了,有很多与你发的讲义基本相同,那不如就看讲义。我完全不相信学生的话,认为郭沫若这样的大学者绝不会抄我的讲义,就把这本书与我的讲义对照一看,我越看越吃惊,有一二十万字与我的讲义完全一样。  “我当即向总支书记汇报,他又向副校长兼系主任翦伯赞汇报。翦伯赞当时十分生气,拍着桌子说,‘这还了得,抄到北大来了,连一个注解都没有!’过了一会儿,他对我们说,凭自己对郭沫若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真正的作者肯定不是郭沫若……他还嘱咐我们不要将此事闹大,然后向校长陆平汇报。三天以后,中宣部部长陆定一以及中国科学院十多个人开车来到翦伯赞家,向他表示道歉,并保证再版时该书一定会全部重文革开始,王X成为中科院炙手可热的“造反派”……参与了一系列整人的勾当(也包括把我打成“反革命分子”、揭发我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反动”思想、企图置我于死地)

但是后来公开出版的《中国史稿》,还公然堂而皇之地作为“主要作者”列出王XX的署名。

当时在中国科学院的知情者曾透露这剽窃事件的内幕。

国史稿》,还公然堂而皇之地作为“主要作者”列出王XX的署名。当时在中国科学院的知情者曾透露这剽窃事件的内幕。想不到四十年来郭沫若替他的“身边工作人员”王xx秘书背了黑锅。真冤,真滑稽透顶。不仅这一件事实。今后还会进一步挑明真相……[注]邹衡,北京大学教授,著名考古学家。1927年1月出生于湖南省澧县。1947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49年转入史学系,1952年大学毕业后考入考古专业攻读副博士研究生。1955年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大学,1956年调回北大历史系,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1986年起为博士生导师。现担任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殷商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等。邹衡主要从事商周考古、新石器时代考古研究,对商周考古工作有开拓之功,他最早提出并论证了河南二里头遗址1至4期均为夏文化,首次对殷墟进行了文化分期,发现了西周燕国与晋国的都城遗址,指导和参与过西周晋侯墓地等重要遗址的考古发掘。主要著作有《商周考古》、《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等。想不到四十年来郭沫若替他的“身边工作人员”王xx秘书背了黑锅。真冤,真滑稽透顶。

国史稿》,还公然堂而皇之地作为“主要作者”列出王XX的署名。当时在中国科学院的知情者曾透露这剽窃事件的内幕。想不到四十年来郭沫若替他的“身边工作人员”王xx秘书背了黑锅。真冤,真滑稽透顶。不仅这一件事实。今后还会进一步挑明真相……[注]邹衡,北京大学教授,著名考古学家。1927年1月出生于湖南省澧县。1947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49年转入史学系,1952年大学毕业后考入考古专业攻读副博士研究生。1955年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大学,1956年调回北大历史系,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1986年起为博士生导师。现担任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殷商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等。邹衡主要从事商周考古、新石器时代考古研究,对商周考古工作有开拓之功,他最早提出并论证了河南二里头遗址1至4期均为夏文化,首次对殷墟进行了文化分期,发现了西周燕国与晋国的都城遗址,指导和参与过西周晋侯墓地等重要遗址的考古发掘。主要著作有《商周考古》、《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等。不仅这一件事实。今后还会进一步挑明真相……

 

国史稿》,还公然堂而皇之地作为“主要作者”列出王XX的署名。当时在中国科学院的知情者曾透露这剽窃事件的内幕。想不到四十年来郭沫若替他的“身边工作人员”王xx秘书背了黑锅。真冤,真滑稽透顶。不仅这一件事实。今后还会进一步挑明真相……[注]邹衡,北京大学教授,著名考古学家。1927年1月出生于湖南省澧县。1947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49年转入史学系,1952年大学毕业后考入考古专业攻读副博士研究生。1955年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大学,1956年调回北大历史系,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1986年起为博士生导师。现担任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殷商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等。邹衡主要从事商周考古、新石器时代考古研究,对商周考古工作有开拓之功,他最早提出并论证了河南二里头遗址1至4期均为夏文化,首次对殷墟进行了文化分期,发现了西周燕国与晋国的都城遗址,指导和参与过西周晋侯墓地等重要遗址的考古发掘。主要著作有《商周考古》、《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等。

[注]邹衡,北京大学教授,著名考古学家。1927年1月出生于湖南省澧县。1947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49年转入史学系,1952年大学毕业后考入考古专业攻读副博士研究生。1955年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兰州大学,1956年调回北大历史系,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1986年起为博士生导师。现担任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殷商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等。邹衡主要从事商周考古、新石器时代考古研究,对商周考古工作有开拓之功,他最早提出并论证了河南二里头遗址1至4期均为夏文化,首次对殷墟进行了文化分期,发现了西周燕国与晋国的都城遗址,指导和参与过西周晋侯墓地等重要遗址的考古发掘。主要著作有《商周考古》、《夏商周考古学论文集》等。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