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鲁迅:一块钱的故事  

2007-01-27 16:57:23|  分类: 胡适鲁迅郭沫若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一块钱的故事我在中学时从某本回忆录中读到鲁迅本人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他曾遇见热心读者买他著的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来放在他的手里,那一块钱还是热呼呼的,带着青年人身上的体温。鲁迅受了极大的感动,经常扪心自问,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读者。这个故事给我印象很深。第一个“一块钱的故事”——后来,我通读《鲁迅全集》时,看到《写在〈坟〉后面》是这样回忆的——“……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的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鲁迅写这篇后记是在1926年11月,那么“三四年前”倒推上去就是1923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罢,学生来买的书很可能就是《呐喊》。这是他自费印刷的。我查阅《鲁迅日记》1923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孙)伏园来,……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2百。”看来当时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是自己掏钱以2百银圆印刷费“自费出版”的;又据史料查证,当时担任印行的是北大同人组织的文化团体“新潮社”,而孙伏园是这新潮社的编辑。《鲁迅日记》到1923年才开始有领取图书版税和文章稿费的正式记录,这一年他的著述收入仅仅123圆银洋;至于传世之作《呐喊》第一版的赢余260圆,是1924年1月8日才结清的。我还有个猜测,学生买鲁迅的书也可能是《中国小说史略》,理由如下。1923年10月8日《鲁迅日记》载:“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
鲁迅:一块钱的故事我在中学时从某本回忆录中读到鲁迅本人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他曾遇见热心读者买他著的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来放在他的手里,那一块钱还是热呼呼的,带着青年人身上的体温。鲁迅受了极大的感动,经常扪心自问,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读者。这个故事给我印象很深。第一个“一块钱的故事”——后来,我通读《鲁迅全集》时,看到《写在〈坟〉后面》是这样回忆的——“……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的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鲁迅写这篇后记是在1926年11月,那么“三四年前”倒推上去就是1923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罢,学生来买的书很可能就是《呐喊》。这是他自费印刷的。我查阅《鲁迅日记》1923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孙)伏园来,……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2百。”看来当时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是自己掏钱以2百银圆印刷费“自费出版”的;又据史料查证,当时担任印行的是北大同人组织的文化团体“新潮社”,而孙伏园是这新潮社的编辑。《鲁迅日记》到1923年才开始有领取图书版税和文章稿费的正式记录,这一年他的著述收入仅仅123圆银洋;至于传世之作《呐喊》第一版的赢余260圆,是1924年1月8日才结清的。我还有个猜测,学生买鲁迅的书也可能是《中国小说史略》,理由如下。1923年10月8日《鲁迅日记》载:“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

鲁迅:一块钱的故事

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

 

鲁迅:一块钱的故事我在中学时从某本回忆录中读到鲁迅本人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他曾遇见热心读者买他著的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来放在他的手里,那一块钱还是热呼呼的,带着青年人身上的体温。鲁迅受了极大的感动,经常扪心自问,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读者。这个故事给我印象很深。第一个“一块钱的故事”——后来,我通读《鲁迅全集》时,看到《写在〈坟〉后面》是这样回忆的——“……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的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鲁迅写这篇后记是在1926年11月,那么“三四年前”倒推上去就是1923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罢,学生来买的书很可能就是《呐喊》。这是他自费印刷的。我查阅《鲁迅日记》1923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孙)伏园来,……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2百。”看来当时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是自己掏钱以2百银圆印刷费“自费出版”的;又据史料查证,当时担任印行的是北大同人组织的文化团体“新潮社”,而孙伏园是这新潮社的编辑。《鲁迅日记》到1923年才开始有领取图书版税和文章稿费的正式记录,这一年他的著述收入仅仅123圆银洋;至于传世之作《呐喊》第一版的赢余260圆,是1924年1月8日才结清的。我还有个猜测,学生买鲁迅的书也可能是《中国小说史略》,理由如下。1923年10月8日《鲁迅日记》载:“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我在中学时从某本回忆录中读到鲁迅本人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他曾遇见热心读者买他著的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来放在他的手里,那一块钱还是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热呼呼的,带着青年人身上的体温。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鲁迅受了极大的感动,经常扪心自问,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读者。这个故事给我印象很深。

 

鲁迅:一块钱的故事我在中学时从某本回忆录中读到鲁迅本人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他曾遇见热心读者买他著的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来放在他的手里,那一块钱还是热呼呼的,带着青年人身上的体温。鲁迅受了极大的感动,经常扪心自问,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读者。这个故事给我印象很深。第一个“一块钱的故事”——后来,我通读《鲁迅全集》时,看到《写在〈坟〉后面》是这样回忆的——“……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的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鲁迅写这篇后记是在1926年11月,那么“三四年前”倒推上去就是1923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罢,学生来买的书很可能就是《呐喊》。这是他自费印刷的。我查阅《鲁迅日记》1923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孙)伏园来,……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2百。”看来当时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是自己掏钱以2百银圆印刷费“自费出版”的;又据史料查证,当时担任印行的是北大同人组织的文化团体“新潮社”,而孙伏园是这新潮社的编辑。《鲁迅日记》到1923年才开始有领取图书版税和文章稿费的正式记录,这一年他的著述收入仅仅123圆银洋;至于传世之作《呐喊》第一版的赢余260圆,是1924年1月8日才结清的。我还有个猜测,学生买鲁迅的书也可能是《中国小说史略》,理由如下。1923年10月8日《鲁迅日记》载:“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

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  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 第一个“一块钱的故事”——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后来,我通读《鲁迅全集》时,看到《写在〈坟〉后面》是这样回忆的——

鲁迅:一块钱的故事我在中学时从某本回忆录中读到鲁迅本人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他曾遇见热心读者买他著的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来放在他的手里,那一块钱还是热呼呼的,带着青年人身上的体温。鲁迅受了极大的感动,经常扪心自问,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读者。这个故事给我印象很深。第一个“一块钱的故事”——后来,我通读《鲁迅全集》时,看到《写在〈坟〉后面》是这样回忆的——“……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的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鲁迅写这篇后记是在1926年11月,那么“三四年前”倒推上去就是1923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罢,学生来买的书很可能就是《呐喊》。这是他自费印刷的。我查阅《鲁迅日记》1923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孙)伏园来,……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2百。”看来当时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是自己掏钱以2百银圆印刷费“自费出版”的;又据史料查证,当时担任印行的是北大同人组织的文化团体“新潮社”,而孙伏园是这新潮社的编辑。《鲁迅日记》到1923年才开始有领取图书版税和文章稿费的正式记录,这一年他的著述收入仅仅123圆银洋;至于传世之作《呐喊》第一版的赢余260圆,是1924年1月8日才结清的。我还有个猜测,学生买鲁迅的书也可能是《中国小说史略》,理由如下。1923年10月8日《鲁迅日记》载:“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的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

鲁迅:一块钱的故事我在中学时从某本回忆录中读到鲁迅本人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他曾遇见热心读者买他著的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来放在他的手里,那一块钱还是热呼呼的,带着青年人身上的体温。鲁迅受了极大的感动,经常扪心自问,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读者。这个故事给我印象很深。第一个“一块钱的故事”——后来,我通读《鲁迅全集》时,看到《写在〈坟〉后面》是这样回忆的——“……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的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鲁迅写这篇后记是在1926年11月,那么“三四年前”倒推上去就是1923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罢,学生来买的书很可能就是《呐喊》。这是他自费印刷的。我查阅《鲁迅日记》1923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孙)伏园来,……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2百。”看来当时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是自己掏钱以2百银圆印刷费“自费出版”的;又据史料查证,当时担任印行的是北大同人组织的文化团体“新潮社”,而孙伏园是这新潮社的编辑。《鲁迅日记》到1923年才开始有领取图书版税和文章稿费的正式记录,这一年他的著述收入仅仅123圆银洋;至于传世之作《呐喊》第一版的赢余260圆,是1924年1月8日才结清的。我还有个猜测,学生买鲁迅的书也可能是《中国小说史略》,理由如下。1923年10月8日《鲁迅日记》载:“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鲁迅写这篇后记是在1926年11月,那么“三四年前”倒推上去就是1923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罢,学生来买的书很可能就是《呐喊》。这是他自费印刷的。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我查阅《鲁迅日记》1923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孙)伏园来,……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2百。”看来当时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是自己掏钱以2百银圆印刷费“自费出版”的;又据史料查证,当时担任印行的是北大同人组织的文化团体“新潮社”,而孙伏园是这新潮社的编辑。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

《鲁迅日记》到1923年才开始有领取图书版税和文章稿费的正式记录,这一年他的著述收入仅仅123圆银洋;至于传世之作《呐喊》第一版的赢余260圆,是1924年1月8日才结清的。

 

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我还有个猜测,学生买鲁迅的书也可能是《中国小说史略》,理由如下。1923年10月8日《鲁迅日记》载:“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

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

鲁迅:一块钱的故事我在中学时从某本回忆录中读到鲁迅本人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他曾遇见热心读者买他著的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来放在他的手里,那一块钱还是热呼呼的,带着青年人身上的体温。鲁迅受了极大的感动,经常扪心自问,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读者。这个故事给我印象很深。第一个“一块钱的故事”——后来,我通读《鲁迅全集》时,看到《写在〈坟〉后面》是这样回忆的——“……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的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鲁迅写这篇后记是在1926年11月,那么“三四年前”倒推上去就是1923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罢,学生来买的书很可能就是《呐喊》。这是他自费印刷的。我查阅《鲁迅日记》1923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孙)伏园来,……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2百。”看来当时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是自己掏钱以2百银圆印刷费“自费出版”的;又据史料查证,当时担任印行的是北大同人组织的文化团体“新潮社”,而孙伏园是这新潮社的编辑。《鲁迅日记》到1923年才开始有领取图书版税和文章稿费的正式记录,这一年他的著述收入仅仅123圆银洋;至于传世之作《呐喊》第一版的赢余260圆,是1924年1月8日才结清的。我还有个猜测,学生买鲁迅的书也可能是《中国小说史略》,理由如下。1923年10月8日《鲁迅日记》载:“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

铭心刻骨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

 

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   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

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   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

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   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

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是的”。

鲁迅:一块钱的故事我在中学时从某本回忆录中读到鲁迅本人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他曾遇见热心读者买他著的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来放在他的手里,那一块钱还是热呼呼的,带着青年人身上的体温。鲁迅受了极大的感动,经常扪心自问,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读者。这个故事给我印象很深。第一个“一块钱的故事”——后来,我通读《鲁迅全集》时,看到《写在〈坟〉后面》是这样回忆的——“……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的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鲁迅写这篇后记是在1926年11月,那么“三四年前”倒推上去就是1923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罢,学生来买的书很可能就是《呐喊》。这是他自费印刷的。我查阅《鲁迅日记》1923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孙)伏园来,……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2百。”看来当时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是自己掏钱以2百银圆印刷费“自费出版”的;又据史料查证,当时担任印行的是北大同人组织的文化团体“新潮社”,而孙伏园是这新潮社的编辑。《鲁迅日记》到1923年才开始有领取图书版税和文章稿费的正式记录,这一年他的著述收入仅仅123圆银洋;至于传世之作《呐喊》第一版的赢余260圆,是1924年1月8日才结清的。我还有个猜测,学生买鲁迅的书也可能是《中国小说史略》,理由如下。1923年10月8日《鲁迅日记》载:“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

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  “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

鲁迅:一块钱的故事我在中学时从某本回忆录中读到鲁迅本人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他曾遇见热心读者买他著的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来放在他的手里,那一块钱还是热呼呼的,带着青年人身上的体温。鲁迅受了极大的感动,经常扪心自问,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读者。这个故事给我印象很深。第一个“一块钱的故事”——后来,我通读《鲁迅全集》时,看到《写在〈坟〉后面》是这样回忆的——“……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的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鲁迅写这篇后记是在1926年11月,那么“三四年前”倒推上去就是1923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罢,学生来买的书很可能就是《呐喊》。这是他自费印刷的。我查阅《鲁迅日记》1923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孙)伏园来,……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2百。”看来当时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是自己掏钱以2百银圆印刷费“自费出版”的;又据史料查证,当时担任印行的是北大同人组织的文化团体“新潮社”,而孙伏园是这新潮社的编辑。《鲁迅日记》到1923年才开始有领取图书版税和文章稿费的正式记录,这一年他的著述收入仅仅123圆银洋;至于传世之作《呐喊》第一版的赢余260圆,是1924年1月8日才结清的。我还有个猜测,学生买鲁迅的书也可能是《中国小说史略》,理由如下。1923年10月8日《鲁迅日记》载:“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

“有!”

鲁迅:一块钱的故事我在中学时从某本回忆录中读到鲁迅本人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他曾遇见热心读者买他著的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来放在他的手里,那一块钱还是热呼呼的,带着青年人身上的体温。鲁迅受了极大的感动,经常扪心自问,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读者。这个故事给我印象很深。第一个“一块钱的故事”——后来,我通读《鲁迅全集》时,看到《写在〈坟〉后面》是这样回忆的——“……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的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鲁迅写这篇后记是在1926年11月,那么“三四年前”倒推上去就是1923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罢,学生来买的书很可能就是《呐喊》。这是他自费印刷的。我查阅《鲁迅日记》1923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孙)伏园来,……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2百。”看来当时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是自己掏钱以2百银圆印刷费“自费出版”的;又据史料查证,当时担任印行的是北大同人组织的文化团体“新潮社”,而孙伏园是这新潮社的编辑。《鲁迅日记》到1923年才开始有领取图书版税和文章稿费的正式记录,这一年他的著述收入仅仅123圆银洋;至于传世之作《呐喊》第一版的赢余260圆,是1924年1月8日才结清的。我还有个猜测,学生买鲁迅的书也可能是《中国小说史略》,理由如下。1923年10月8日《鲁迅日记》载:“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

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

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

鲁迅:一块钱的故事我在中学时从某本回忆录中读到鲁迅本人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他曾遇见热心读者买他著的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来放在他的手里,那一块钱还是热呼呼的,带着青年人身上的体温。鲁迅受了极大的感动,经常扪心自问,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读者。这个故事给我印象很深。第一个“一块钱的故事”——后来,我通读《鲁迅全集》时,看到《写在〈坟〉后面》是这样回忆的——“……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的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鲁迅写这篇后记是在1926年11月,那么“三四年前”倒推上去就是1923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罢,学生来买的书很可能就是《呐喊》。这是他自费印刷的。我查阅《鲁迅日记》1923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孙)伏园来,……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2百。”看来当时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是自己掏钱以2百银圆印刷费“自费出版”的;又据史料查证,当时担任印行的是北大同人组织的文化团体“新潮社”,而孙伏园是这新潮社的编辑。《鲁迅日记》到1923年才开始有领取图书版税和文章稿费的正式记录,这一年他的著述收入仅仅123圆银洋;至于传世之作《呐喊》第一版的赢余260圆,是1924年1月8日才结清的。我还有个猜测,学生买鲁迅的书也可能是《中国小说史略》,理由如下。1923年10月8日《鲁迅日记》载:“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

鲁迅:一块钱的故事我在中学时从某本回忆录中读到鲁迅本人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他曾遇见热心读者买他著的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来放在他的手里,那一块钱还是热呼呼的,带着青年人身上的体温。鲁迅受了极大的感动,经常扪心自问,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读者。这个故事给我印象很深。第一个“一块钱的故事”——后来,我通读《鲁迅全集》时,看到《写在〈坟〉后面》是这样回忆的——“……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的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鲁迅写这篇后记是在1926年11月,那么“三四年前”倒推上去就是1923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罢,学生来买的书很可能就是《呐喊》。这是他自费印刷的。我查阅《鲁迅日记》1923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孙)伏园来,……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2百。”看来当时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是自己掏钱以2百银圆印刷费“自费出版”的;又据史料查证,当时担任印行的是北大同人组织的文化团体“新潮社”,而孙伏园是这新潮社的编辑。《鲁迅日记》到1923年才开始有领取图书版税和文章稿费的正式记录,这一年他的著述收入仅仅123圆银洋;至于传世之作《呐喊》第一版的赢余260圆,是1924年1月8日才结清的。我还有个猜测,学生买鲁迅的书也可能是《中国小说史略》,理由如下。1923年10月8日《鲁迅日记》载:“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

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

“钱很肮脏!”

 

鲁迅:一块钱的故事我在中学时从某本回忆录中读到鲁迅本人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他曾遇见热心读者买他著的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来放在他的手里,那一块钱还是热呼呼的,带着青年人身上的体温。鲁迅受了极大的感动,经常扪心自问,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读者。这个故事给我印象很深。第一个“一块钱的故事”——后来,我通读《鲁迅全集》时,看到《写在〈坟〉后面》是这样回忆的——“……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的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鲁迅写这篇后记是在1926年11月,那么“三四年前”倒推上去就是1923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罢,学生来买的书很可能就是《呐喊》。这是他自费印刷的。我查阅《鲁迅日记》1923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孙)伏园来,……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2百。”看来当时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是自己掏钱以2百银圆印刷费“自费出版”的;又据史料查证,当时担任印行的是北大同人组织的文化团体“新潮社”,而孙伏园是这新潮社的编辑。《鲁迅日记》到1923年才开始有领取图书版税和文章稿费的正式记录,这一年他的著述收入仅仅123圆银洋;至于传世之作《呐喊》第一版的赢余260圆,是1924年1月8日才结清的。我还有个猜测,学生买鲁迅的书也可能是《中国小说史略》,理由如下。1923年10月8日《鲁迅日记》载:“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

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

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

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

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

 

的口袋里掏出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放到鲁迅的手里。他认出了卖书给他的是鲁迅,鼻子里突然一阵酸。后来“当阿累受到深重压迫时,总是想到鲁迅,想到这件事。”这两个故事有不同的说法。情节有详有略,大同小异。总该不是杜撰或伪造的罢。使我怦然心惊的是“那块带着体温的银圆”。1923年在北京某校书生的学生,跟10年以后在上海内山书店买书的工友,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两回事。但“那一块钱还带着体温”,却是共通的,因为世界上热心读者的心都是共通的。有些伟人蔑视钱甚至不愿意伸出手接触钱,咒骂:“钱很肮脏!”也许有些道理罢,世上很多不明不白的钱确实不干不净。但鲁迅的故事告诉我们:热心读者买书的钱是干净的,因为那是劳动挣来的血汗钱。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为了每一块钱,也一定要对得起读者。

但愿这些“带着体温”的钱换来的书,也都是鲁迅:一块钱的故事我在中学时从某本回忆录中读到鲁迅本人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他曾遇见热心读者买他著的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来放在他的手里,那一块钱还是热呼呼的,带着青年人身上的体温。鲁迅受了极大的感动,经常扪心自问,生怕自己对不起这样的读者。这个故事给我印象很深。第一个“一块钱的故事”——后来,我通读《鲁迅全集》时,看到《写在〈坟〉后面》是这样回忆的——“……还记得三四年前,有一个学生来买我的书,从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我的手里,那钱上还带着体温。这体温便烙印了我的心……”鲁迅写这篇后记是在1926年11月,那么“三四年前”倒推上去就是1923年在北京发生的事情罢,学生来买的书很可能就是《呐喊》。这是他自费印刷的。我查阅《鲁迅日记》1923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孙)伏园来,……付以小说集《呐喊》稿一卷,并印资2百。”看来当时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是自己掏钱以2百银圆印刷费“自费出版”的;又据史料查证,当时担任印行的是北大同人组织的文化团体“新潮社”,而孙伏园是这新潮社的编辑。《鲁迅日记》到1923年才开始有领取图书版税和文章稿费的正式记录,这一年他的著述收入仅仅123圆银洋;至于传世之作《呐喊》第一版的赢余260圆,是1924年1月8日才结清的。我还有个猜测,学生买鲁迅的书也可能是《中国小说史略》,理由如下。1923年10月8日《鲁迅日记》载:“以《中国小说史略》稿上卷寄孙伏园,托其付印。”干干净净的。

但愿所有写书的人,都能像鲁迅那样扪着良心、反躬自问——

 

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

为了每一块钱,也这部著作也是在新潮社自费出版的。同年12月11日载:“孙伏园寄来《小说史略》印本200册,即以45册寄女子师范校,托诗荃代付寄售处,又自持往世界语校百又五册。”交稿后两个月就印成了,可见当时出书效率之高。而鲁迅正在北京这两所学校国文系兼课讲授,那么《中国小说史略》作为讲义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就是说要由鲁迅自己销售200册。鲁迅自印的讲义要收费,那么北京大学每学期要收1圆讲义费又有什么不对呢?1924年2月4日《鲁迅日记》载有:“夜世界语校送来《小说史》97本之值23圆2角8分(陈注:合每本2角4分)。旧历除夕也,饮酒特多。”他对于“那钱上还带着休温,这体温便烙印我的心……”铭心刻骨的深沉感慨,是否又发生在这除夕独守寂寞之夜呢? 也说不定。另一个“一块钱的故事”——晚年鲁迅迁居上海以后,拥有更多的读者,特别在穷困的学生、市民、工人中间。鲁迅经常到离家不远的内山书店去办事、会友。大约在1932-33年间,一次他发现书架旁有位工友捧读《毁灭》等书爱不释手,但是几次掂量着口袋里的钱,显然是不够书价。鲁迅忍不住走上去问:“你要买这本书?”“是的”。鲁迅又从书架上取了另一本书递给他说:“你买这本书吧,这本比那一本好。”“先生,我买不起,我的钱不够……”鲁迅看了看书后的定价,又问:“一块钱你有没有?这本只要一块钱本钱,我那一本,是送给你的。”“有!”这位工友是上海英商汽车公司售票员名叫阿累,他立即从内衣一定要对得起读者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