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共同复习鲁迅论“中庸之道”  

2007-02-09 23:08:36|  分类: 胡适鲁迅郭沫若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共同复习鲁迅论“中庸之道”近来,忽听得许多文人学士嗡嗡嗡地放声歌颂“中庸之道”了。难道又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的轮回吗?又是“人嘴两张皮”、“翻手云覆手雨”吗?难道五四精神就可以这样被践踏吗?还是又一台“逢场作戏”呢?!仔细思考,解除困惑之余,找出10年前学习鲁迅“反虚伪、反专制、反中庸”的心得笔记来,跟大家共同复习一下——鲁迅在《热风·通讯》中解释所谓“中庸”,并不仅仅是中国人的惰性,“其实是卑怯”。鲁迅指出:“遇见强者,不敢反抗,便以‘中庸’这些话来粉饰,聊以自慰。所以中国人倘有权力,看见别人奈何他不得,或者有‘多数’作他护符的时候,多是凶残横恣,宛然一个暴君,做事并不中庸;待到满口‘中庸’时,乃是势力已失,早非‘中庸’不可的时候了。一到全败,则又有‘命运’来做话柄,纵为奴隶,也处之泰然,但又无往而不合于圣道。”这正是鲁迅对于“中庸之道”的最恰当的解释。“中庸”恰恰是自欺欺人的虚伪卑怯的鸦片的慰藉,也就是“精神胜利法”之一种。我们经常看见某些人物,纵做奴隶,也还有洋洋洒洒的宣言。倒并非是不甘寂寞,而是表示自己“胜利”的存在。即使为奴,也还落得个总管的显赫地位。这一副奴才相,不仅是“注定的命运”,而且已是“老家法”了。鲁迅指出——
暴君和奴才可以同时荟萃于一身,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奴隶总管正是如此。鲁迅在《忽然想到之七》中说:“他们是羊,同时也是凶兽;但遇见比他更凶的凶兽时便现羊样,遇见比他更弱的羊时便现凶兽样。”这是卑怯的人性,这是“奴才暴君”的本相。阿Q当赵太爷一时害怕革命的时候,也曾幻想着对于仇敌们的报复;但是那种“凶羊”一经破灭,立刻就退到更加懦弱而可怜的羊了。凡这些,都是蒙住真正人性的虚伪的假面。虽是卑怯,却要装出勇敢相来;虽是奴隶,却要扮做总管模样。于是真话、真相便逐渐少下去,剩下来的是好听的假话,好看的假面,好玩的假情假意。鲁迅曾讥刺道:“然而这一流是‘永远胜利’的,大约也将永久存在。在中国,惟他们最适于生存,而他们生存着的时候,中国便永远免不掉反复着先前的运命。”这一流“永远胜利”着的三无文人,到如今还不是活灵活现地摆威风、耍大腕吗?!他们不但宣扬一套“中庸——安天知命”的哲理,他们更掌握一套“中庸——适于生存”的方法,那就是投机媚俗卖身。他们的“跟斗功”不会完的,他们更编排一套又一套“翻来覆去”的戏法。只要“适于生存”,昨天热衷于狂呼“造反”,今日仍然可谦称“顺民”;今天覆过去了,明日又翻过来。难道只有如此卑劣的一帮才是“永远胜利者”吗?!鲁迅奋起,坚决地以真话

暴露它们的虚伪、虚夸、虚弱,还以真面目、真相、真理。鲁迅再三主张——中国的得救“只好先行发露各样的劣点,撕下那好看的假面具来。”要“对手如凶兽时就如凶兽,对手如羊时就如羊”。这就是要激发中国人的真正的人性,要挖掉和摈弃那卑怯、丑陋、自私的奴性;揭穿那摆在表面的好看好玩的假面,而养成“敢说、敢笑、敢怒、敢骂、敢打”的勇于正视现实生活的真人性。只有如鲁迅指明的“直面惨淡的人生”,才能把阿Q精神从我们内心深处扫除掉;只有这样做去,才能撕裂被“老法子”沿袭下来的一副副虚伪专横腐败卑劣的冷面、鬼面。只有这样做去,国民性的遗传基因才能换取新的胚胎,才能激活中国人的健康的真正人性。共同复习鲁迅论“中庸之道”

 

近来,忽听得许多文人学士嗡嗡嗡地放声歌颂“中庸之道”了。难道又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的轮回吗?又是“人嘴两张皮”、“翻手云覆手雨”吗?难道五四精神就可以这样被践踏吗?还是又一台“逢场作戏”呢?!仔细思考,解除困惑之余,找出10年前学习鲁迅“反虚伪、反专制、反中庸”的心得笔记来,跟大家共同复习一下——

 

共同复习鲁迅论“中庸之道”近来,忽听得许多文人学士嗡嗡嗡地放声歌颂“中庸之道”了。难道又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的轮回吗?又是“人嘴两张皮”、“翻手云覆手雨”吗?难道五四精神就可以这样被践踏吗?还是又一台“逢场作戏”呢?!仔细思考,解除困惑之余,找出10年前学习鲁迅“反虚伪、反专制、反中庸”的心得笔记来,跟大家共同复习一下——鲁迅在《热风·通讯》中解释所谓“中庸”,并不仅仅是中国人的惰性,“其实是卑怯”。鲁迅指出:“遇见强者,不敢反抗,便以‘中庸’这些话来粉饰,聊以自慰。所以中国人倘有权力,看见别人奈何他不得,或者有‘多数’作他护符的时候,多是凶残横恣,宛然一个暴君,做事并不中庸;待到满口‘中庸’时,乃是势力已失,早非‘中庸’不可的时候了。一到全败,则又有‘命运’来做话柄,纵为奴隶,也处之泰然,但又无往而不合于圣道。”这正是鲁迅对于“中庸之道”的最恰当的解释。“中庸”恰恰是自欺欺人的虚伪卑怯的鸦片的慰藉,也就是“精神胜利法”之一种。我们经常看见某些人物,纵做奴隶,也还有洋洋洒洒的宣言。倒并非是不甘寂寞,而是表示自己“胜利”的存在。即使为奴,也还落得个总管的显赫地位。这一副奴才相,不仅是“注定的命运”,而且已是“老家法”了。鲁迅指出——

鲁迅在《热风·通讯》中解释所谓“中庸”,并不仅仅是中国人的惰性,“其实是卑怯”。

暴君和奴才可以同时荟萃于一身,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奴隶总管正是如此。鲁迅在《忽然想到之七》中说:“他们是羊,同时也是凶兽;但遇见比他更凶的凶兽时便现羊样,遇见比他更弱的羊时便现凶兽样。”这是卑怯的人性,这是“奴才暴君”的本相。阿Q当赵太爷一时害怕革命的时候,也曾幻想着对于仇敌们的报复;但是那种“凶羊”一经破灭,立刻就退到更加懦弱而可怜的羊了。凡这些,都是蒙住真正人性的虚伪的假面。虽是卑怯,却要装出勇敢相来;虽是奴隶,却要扮做总管模样。于是真话、真相便逐渐少下去,剩下来的是好听的假话,好看的假面,好玩的假情假意。鲁迅曾讥刺道:“然而这一流是‘永远胜利’的,大约也将永久存在。在中国,惟他们最适于生存,而他们生存着的时候,中国便永远免不掉反复着先前的运命。”这一流“永远胜利”着的三无文人,到如今还不是活灵活现地摆威风、耍大腕吗?!他们不但宣扬一套“中庸——安天知命”的哲理,他们更掌握一套“中庸——适于生存”的方法,那就是投机媚俗卖身。他们的“跟斗功”不会完的,他们更编排一套又一套“翻来覆去”的戏法。只要“适于生存”,昨天热衷于狂呼“造反”,今日仍然可谦称“顺民”;今天覆过去了,明日又翻过来。难道只有如此卑劣的一帮才是“永远胜利者”吗?!鲁迅奋起,坚决地以真话鲁迅指出:“遇见强者,不敢反抗,便共同复习鲁迅论“中庸之道”近来,忽听得许多文人学士嗡嗡嗡地放声歌颂“中庸之道”了。难道又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的轮回吗?又是“人嘴两张皮”、“翻手云覆手雨”吗?难道五四精神就可以这样被践踏吗?还是又一台“逢场作戏”呢?!仔细思考,解除困惑之余,找出10年前学习鲁迅“反虚伪、反专制、反中庸”的心得笔记来,跟大家共同复习一下——鲁迅在《热风·通讯》中解释所谓“中庸”,并不仅仅是中国人的惰性,“其实是卑怯”。鲁迅指出:“遇见强者,不敢反抗,便以‘中庸’这些话来粉饰,聊以自慰。所以中国人倘有权力,看见别人奈何他不得,或者有‘多数’作他护符的时候,多是凶残横恣,宛然一个暴君,做事并不中庸;待到满口‘中庸’时,乃是势力已失,早非‘中庸’不可的时候了。一到全败,则又有‘命运’来做话柄,纵为奴隶,也处之泰然,但又无往而不合于圣道。”这正是鲁迅对于“中庸之道”的最恰当的解释。“中庸”恰恰是自欺欺人的虚伪卑怯的鸦片的慰藉,也就是“精神胜利法”之一种。我们经常看见某些人物,纵做奴隶,也还有洋洋洒洒的宣言。倒并非是不甘寂寞,而是表示自己“胜利”的存在。即使为奴,也还落得个总管的显赫地位。这一副奴才相,不仅是“注定的命运”,而且已是“老家法”了。鲁迅指出——以‘中庸’这些话来粉饰,聊以自慰。所以中国人倘有权力,看见别人奈何他不得,或者有‘多数’作他护符的时候,多是凶残横恣,宛然一个暴君,做事并不中庸;待到满口‘中庸’时,乃是势力已失,早非‘中庸’不可的时候了。一到全败,则又有‘命运’来做话柄,纵为奴隶,也处之泰然,但又无往而不合于圣道。”

 

暴露它们的虚伪、虚夸、虚弱,还以真面目、真相、真理。鲁迅再三主张——中国的得救“只好先行发露各样的劣点,撕下那好看的假面具来。”要“对手如凶兽时就如凶兽,对手如羊时就如羊”。这就是要激发中国人的真正的人性,要挖掉和摈弃那卑怯、丑陋、自私的奴性;揭穿那摆在表面的好看好玩的假面,而养成“敢说、敢笑、敢怒、敢骂、敢打”的勇于正视现实生活的真人性。只有如鲁迅指明的“直面惨淡的人生”,才能把阿Q精神从我们内心深处扫除掉;只有这样做去,才能撕裂被“老法子”沿袭下来的一副副虚伪专横腐败卑劣的冷面、鬼面。只有这样做去,国民性的遗传基因才能换取新的胚胎,才能激活中国人的健康的真正人性。这正是鲁迅对于“中庸之道”的最恰当的解释。

暴君和奴才可以同时荟萃于一身,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奴隶总管正是如此。鲁迅在《忽然想到之七》中说:“他们是羊,同时也是凶兽;但遇见比他更凶的凶兽时便现羊样,遇见比他更弱的羊时便现凶兽样。”这是卑怯的人性,这是“奴才暴君”的本相。阿Q当赵太爷一时害怕革命的时候,也曾幻想着对于仇敌们的报复;但是那种“凶羊”一经破灭,立刻就退到更加懦弱而可怜的羊了。凡这些,都是蒙住真正人性的虚伪的假面。虽是卑怯,却要装出勇敢相来;虽是奴隶,却要扮做总管模样。于是真话、真相便逐渐少下去,剩下来的是好听的假话,好看的假面,好玩的假情假意。鲁迅曾讥刺道:“然而这一流是‘永远胜利’的,大约也将永久存在。在中国,惟他们最适于生存,而他们生存着的时候,中国便永远免不掉反复着先前的运命。”这一流“永远胜利”着的三无文人,到如今还不是活灵活现地摆威风、耍大腕吗?!他们不但宣扬一套“中庸——安天知命”的哲理,他们更掌握一套“中庸——适于生存”的方法,那就是投机媚俗卖身。他们的“跟斗功”不会完的,他们更编排一套又一套“翻来覆去”的戏法。只要“适于生存”,昨天热衷于狂呼“造反”,今日仍然可谦称“顺民”;今天覆过去了,明日又翻过来。难道只有如此卑劣的一帮才是“永远胜利者”吗?!鲁迅奋起,坚决地以真话“中庸”恰恰是自欺欺人的虚伪卑怯的鸦片的慰藉,也就是“精神胜利法”之一种。

暴露它们的虚伪、虚夸、虚弱,还以真面目、真相、真理。鲁迅再三主张——中国的得救“只好先行发露各样的劣点,撕下那好看的假面具来。”要“对手如凶兽时就如凶兽,对手如羊时就如羊”。这就是要激发中国人的真正的人性,要挖掉和摈弃那卑怯、丑陋、自私的奴性;揭穿那摆在表面的好看好玩的假面,而养成“敢说、敢笑、敢怒、敢骂、敢打”的勇于正视现实生活的真人性。只有如鲁迅指明的“直面惨淡的人生”,才能把阿Q精神从我们内心深处扫除掉;只有这样做去,才能撕裂被“老法子”沿袭下来的一副副虚伪专横腐败卑劣的冷面、鬼面。只有这样做去,国民性的遗传基因才能换取新的胚胎,才能激活中国人的健康的真正人性。我们经常看见某些人物,纵做奴隶,也还有洋洋洒洒的宣言。倒并非是不甘寂寞,而是表示自己“胜利”的存在。即使为奴,也还落得个总管的显赫地位。这一副奴才相,不仅是“注定的命运”,而且已是“老家法”了。

 

鲁迅指出——暴君和奴才可以同时荟萃于一身,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奴隶总管正是如此。鲁迅在《忽然想到之七》中说:“他们是羊,同时也是凶兽;但遇见比他更凶的凶兽时便现羊样,遇见比他更弱的羊时便现凶兽样。”这是卑怯的人性,这是“奴才暴君”的本相。阿共同复习鲁迅论“中庸之道”近来,忽听得许多文人学士嗡嗡嗡地放声歌颂“中庸之道”了。难道又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的轮回吗?又是“人嘴两张皮”、“翻手云覆手雨”吗?难道五四精神就可以这样被践踏吗?还是又一台“逢场作戏”呢?!仔细思考,解除困惑之余,找出10年前学习鲁迅“反虚伪、反专制、反中庸”的心得笔记来,跟大家共同复习一下——鲁迅在《热风·通讯》中解释所谓“中庸”,并不仅仅是中国人的惰性,“其实是卑怯”。鲁迅指出:“遇见强者,不敢反抗,便以‘中庸’这些话来粉饰,聊以自慰。所以中国人倘有权力,看见别人奈何他不得,或者有‘多数’作他护符的时候,多是凶残横恣,宛然一个暴君,做事并不中庸;待到满口‘中庸’时,乃是势力已失,早非‘中庸’不可的时候了。一到全败,则又有‘命运’来做话柄,纵为奴隶,也处之泰然,但又无往而不合于圣道。”这正是鲁迅对于“中庸之道”的最恰当的解释。“中庸”恰恰是自欺欺人的虚伪卑怯的鸦片的慰藉,也就是“精神胜利法”之一种。我们经常看见某些人物,纵做奴隶,也还有洋洋洒洒的宣言。倒并非是不甘寂寞,而是表示自己“胜利”的存在。即使为奴,也还落得个总管的显赫地位。这一副奴才相,不仅是“注定的命运”,而且已是“老家法”了。鲁迅指出——Q当赵太爷一时害怕革命的时候,也曾幻想着对于仇敌们的报复;但是那种“凶羊”一经破灭,立刻就退到更加懦弱而可怜的羊了。

 

凡这些,都是蒙住真正人性的虚伪的假面。虽是卑怯,却要装出勇敢相来;虽是奴隶,却要扮做总管模样。于是真话、真相便逐渐少下去,剩下来的是好听的假话,好看的假面,好玩的假情假意。

暴露它们的虚伪、虚夸、虚弱,还以真面目、真相、真理。鲁迅再三主张——中国的得救“只好先行发露各样的劣点,撕下那好看的假面具来。”要“对手如凶兽时就如凶兽,对手如羊时就如羊”。这就是要激发中国人的真正的人性,要挖掉和摈弃那卑怯、丑陋、自私的奴性;揭穿那摆在表面的好看好玩的假面,而养成“敢说、敢笑、敢怒、敢骂、敢打”的勇于正视现实生活的真人性。只有如鲁迅指明的“直面惨淡的人生”,才能把阿Q精神从我们内心深处扫除掉;只有这样做去,才能撕裂被“老法子”沿袭下来的一副副虚伪专横腐败卑劣的冷面、鬼面。只有这样做去,国民性的遗传基因才能换取新的胚胎,才能激活中国人的健康的真正人性。鲁迅曾讥刺道:“然而这一流是‘永远胜利’的,大约也将永久存在。在中国,惟他们最适于生存,而他们生存着的时候,中国便永远免不掉反复着先前的运命。”

暴君和奴才可以同时荟萃于一身,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奴隶总管正是如此。鲁迅在《忽然想到之七》中说:“他们是羊,同时也是凶兽;但遇见比他更凶的凶兽时便现羊样,遇见比他更弱的羊时便现凶兽样。”这是卑怯的人性,这是“奴才暴君”的本相。阿Q当赵太爷一时害怕革命的时候,也曾幻想着对于仇敌们的报复;但是那种“凶羊”一经破灭,立刻就退到更加懦弱而可怜的羊了。凡这些,都是蒙住真正人性的虚伪的假面。虽是卑怯,却要装出勇敢相来;虽是奴隶,却要扮做总管模样。于是真话、真相便逐渐少下去,剩下来的是好听的假话,好看的假面,好玩的假情假意。鲁迅曾讥刺道:“然而这一流是‘永远胜利’的,大约也将永久存在。在中国,惟他们最适于生存,而他们生存着的时候,中国便永远免不掉反复着先前的运命。”这一流“永远胜利”着的三无文人,到如今还不是活灵活现地摆威风、耍大腕吗?!他们不但宣扬一套“中庸——安天知命”的哲理,他们更掌握一套“中庸——适于生存”的方法,那就是投机媚俗卖身。他们的“跟斗功”不会完的,他们更编排一套又一套“翻来覆去”的戏法。只要“适于生存”,昨天热衷于狂呼“造反”,今日仍然可谦称“顺民”;今天覆过去了,明日又翻过来。难道只有如此卑劣的一帮才是“永远胜利者”吗?!鲁迅奋起,坚决地以真话这一流“永远胜利”着的三无文人,到如今还不是活灵活现地摆威风、耍大腕吗?!他们不但宣扬一套“中庸——安天知命”的哲理,他们更掌握一套“中庸——适于生存”的方法,那就是投机媚俗卖身。他们的“跟斗功”不会完的,他们更编排一套又一套“翻来覆去”的戏法。只要“适于生存”,昨天热衷于狂呼“造反”,今日仍然可谦称“顺民”;今天覆过去了,明日又翻过来。难道只有如此卑劣的一帮才是“永远胜利者”吗?!

共同复习鲁迅论“中庸之道”近来,忽听得许多文人学士嗡嗡嗡地放声歌颂“中庸之道”了。难道又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的轮回吗?又是“人嘴两张皮”、“翻手云覆手雨”吗?难道五四精神就可以这样被践踏吗?还是又一台“逢场作戏”呢?!仔细思考,解除困惑之余,找出10年前学习鲁迅“反虚伪、反专制、反中庸”的心得笔记来,跟大家共同复习一下——鲁迅在《热风·通讯》中解释所谓“中庸”,并不仅仅是中国人的惰性,“其实是卑怯”。鲁迅指出:“遇见强者,不敢反抗,便以‘中庸’这些话来粉饰,聊以自慰。所以中国人倘有权力,看见别人奈何他不得,或者有‘多数’作他护符的时候,多是凶残横恣,宛然一个暴君,做事并不中庸;待到满口‘中庸’时,乃是势力已失,早非‘中庸’不可的时候了。一到全败,则又有‘命运’来做话柄,纵为奴隶,也处之泰然,但又无往而不合于圣道。”这正是鲁迅对于“中庸之道”的最恰当的解释。“中庸”恰恰是自欺欺人的虚伪卑怯的鸦片的慰藉,也就是“精神胜利法”之一种。我们经常看见某些人物,纵做奴隶,也还有洋洋洒洒的宣言。倒并非是不甘寂寞,而是表示自己“胜利”的存在。即使为奴,也还落得个总管的显赫地位。这一副奴才相,不仅是“注定的命运”,而且已是“老家法”了。鲁迅指出——

鲁迅奋起,坚决地以真话暴露它们的暴露它们的虚伪、虚夸、虚弱,还以真面目、真相、真理。鲁迅再三主张——中国的得救“只好先行发露各样的劣点,撕下那好看的假面具来。”要“对手如凶兽时就如凶兽,对手如羊时就如羊”。这就是要激发中国人的真正的人性,要挖掉和摈弃那卑怯、丑陋、自私的奴性;揭穿那摆在表面的好看好玩的假面,而养成“敢说、敢笑、敢怒、敢骂、敢打”的勇于正视现实生活的真人性。只有如鲁迅指明的“直面惨淡的人生”,才能把阿Q精神从我们内心深处扫除掉;只有这样做去,才能撕裂被“老法子”沿袭下来的一副副虚伪专横腐败卑劣的冷面、鬼面。只有这样做去,国民性的遗传基因才能换取新的胚胎,才能激活中国人的健康的真正人性。虚伪、虚夸、虚弱,还以真面目、真相、真理

鲁迅再三主张——中国的得救“只好先行发露各样的劣点,撕下那好看的假面具来。”要“对手如凶兽时就如凶兽,对手如羊时就如羊”。这就是要激发中国人的真正的人性,要挖掉和摈弃那卑怯、丑陋、自私的奴性;揭穿那摆在表面的好看好玩的假面,而养成“敢说、敢笑、敢怒、敢骂、敢打”的勇于正视现实生活的真人性。

暴君和奴才可以同时荟萃于一身,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奴隶总管正是如此。鲁迅在《忽然想到之七》中说:“他们是羊,同时也是凶兽;但遇见比他更凶的凶兽时便现羊样,遇见比他更弱的羊时便现凶兽样。”这是卑怯的人性,这是“奴才暴君”的本相。阿Q当赵太爷一时害怕革命的时候,也曾幻想着对于仇敌们的报复;但是那种“凶羊”一经破灭,立刻就退到更加懦弱而可怜的羊了。凡这些,都是蒙住真正人性的虚伪的假面。虽是卑怯,却要装出勇敢相来;虽是奴隶,却要扮做总管模样。于是真话、真相便逐渐少下去,剩下来的是好听的假话,好看的假面,好玩的假情假意。鲁迅曾讥刺道:“然而这一流是‘永远胜利’的,大约也将永久存在。在中国,惟他们最适于生存,而他们生存着的时候,中国便永远免不掉反复着先前的运命。”这一流“永远胜利”着的三无文人,到如今还不是活灵活现地摆威风、耍大腕吗?!他们不但宣扬一套“中庸——安天知命”的哲理,他们更掌握一套“中庸——适于生存”的方法,那就是投机媚俗卖身。他们的“跟斗功”不会完的,他们更编排一套又一套“翻来覆去”的戏法。只要“适于生存”,昨天热衷于狂呼“造反”,今日仍然可谦称“顺民”;今天覆过去了,明日又翻过来。难道只有如此卑劣的一帮才是“永远胜利者”吗?!鲁迅奋起,坚决地以真话

只有如鲁迅指明的“直面惨淡的人生”,才能把阿暴君和奴才可以同时荟萃于一身,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奴隶总管正是如此。鲁迅在《忽然想到之七》中说:“他们是羊,同时也是凶兽;但遇见比他更凶的凶兽时便现羊样,遇见比他更弱的羊时便现凶兽样。”这是卑怯的人性,这是“奴才暴君”的本相。阿Q当赵太爷一时害怕革命的时候,也曾幻想着对于仇敌们的报复;但是那种“凶羊”一经破灭,立刻就退到更加懦弱而可怜的羊了。凡这些,都是蒙住真正人性的虚伪的假面。虽是卑怯,却要装出勇敢相来;虽是奴隶,却要扮做总管模样。于是真话、真相便逐渐少下去,剩下来的是好听的假话,好看的假面,好玩的假情假意。鲁迅曾讥刺道:“然而这一流是‘永远胜利’的,大约也将永久存在。在中国,惟他们最适于生存,而他们生存着的时候,中国便永远免不掉反复着先前的运命。”这一流“永远胜利”着的三无文人,到如今还不是活灵活现地摆威风、耍大腕吗?!他们不但宣扬一套“中庸——安天知命”的哲理,他们更掌握一套“中庸——适于生存”的方法,那就是投机媚俗卖身。他们的“跟斗功”不会完的,他们更编排一套又一套“翻来覆去”的戏法。只要“适于生存”,昨天热衷于狂呼“造反”,今日仍然可谦称“顺民”;今天覆过去了,明日又翻过来。难道只有如此卑劣的一帮才是“永远胜利者”吗?!鲁迅奋起,坚决地以真话Q精神从我们内心深处扫除掉;只有这样做去,才能撕裂被“老法子”沿袭下来的一副副虚伪专横腐败卑劣的冷面、鬼面。

暴露它们的虚伪、虚夸、虚弱,还以真面目、真相、真理。鲁迅再三主张——中国的得救“只好先行发露各样的劣点,撕下那好看的假面具来。”要“对手如凶兽时就如凶兽,对手如羊时就如羊”。这就是要激发中国人的真正的人性,要挖掉和摈弃那卑怯、丑陋、自私的奴性;揭穿那摆在表面的好看好玩的假面,而养成“敢说、敢笑、敢怒、敢骂、敢打”的勇于正视现实生活的真人性。只有如鲁迅指明的“直面惨淡的人生”,才能把阿Q精神从我们内心深处扫除掉;只有这样做去,才能撕裂被“老法子”沿袭下来的一副副虚伪专横腐败卑劣的冷面、鬼面。只有这样做去,国民性的遗传基因才能换取新的胚胎,才能激活中国人的健康的真正人性。

只有这样做去,国民性的遗传基因才能换取新的胚胎,才能暴君和奴才可以同时荟萃于一身,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奴隶总管正是如此。鲁迅在《忽然想到之七》中说:“他们是羊,同时也是凶兽;但遇见比他更凶的凶兽时便现羊样,遇见比他更弱的羊时便现凶兽样。”这是卑怯的人性,这是“奴才暴君”的本相。阿Q当赵太爷一时害怕革命的时候,也曾幻想着对于仇敌们的报复;但是那种“凶羊”一经破灭,立刻就退到更加懦弱而可怜的羊了。凡这些,都是蒙住真正人性的虚伪的假面。虽是卑怯,却要装出勇敢相来;虽是奴隶,却要扮做总管模样。于是真话、真相便逐渐少下去,剩下来的是好听的假话,好看的假面,好玩的假情假意。鲁迅曾讥刺道:“然而这一流是‘永远胜利’的,大约也将永久存在。在中国,惟他们最适于生存,而他们生存着的时候,中国便永远免不掉反复着先前的运命。”这一流“永远胜利”着的三无文人,到如今还不是活灵活现地摆威风、耍大腕吗?!他们不但宣扬一套“中庸——安天知命”的哲理,他们更掌握一套“中庸——适于生存”的方法,那就是投机媚俗卖身。他们的“跟斗功”不会完的,他们更编排一套又一套“翻来覆去”的戏法。只要“适于生存”,昨天热衷于狂呼“造反”,今日仍然可谦称“顺民”;今天覆过去了,明日又翻过来。难道只有如此卑劣的一帮才是“永远胜利者”吗?!鲁迅奋起,坚决地以真话激活中国人的健康的真正人性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