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陈明远:溯游而上  

2007-03-19 22:25:27|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明远:溯游而上

的开端!”合上了去年日记本的封底,我的生命、我的事业、我的故事,也该告一段落。我将远行。身后的门,也就随手关起、锁上。(二)许多人、特别是几乎每个文化人、每个科学家、每个艺术家,都诅咒“十年浩劫”剥夺了他们整整十年的生命、十年的青春。我也并不例外。但在另一方面,我又庆幸自己的青春一再延长:当我15岁从“少先队”转入“青年团”的时候,“青年”的标准定为“25岁以下”;到我25岁的时候,“老中青”的“青”所定标准延长为“35岁以下”;到我35岁的时候,这个标准又延长为“45岁以下”。美妙的青春一再“挽留”我。从16岁以后,30多年以来,我一直处于青春的热恋之中;这青春、这热恋,曾经有过中断、有过挫折、有过许多苦难,但一直延续到今天。现在我的“青春期”已长达30多年了,看来,对我而言“青年”的标准年龄恐怕很难再延长了。我的一延再延的漫长的“青年时代”,应该划上一个句号了。从学生时代以来,亲身经历了我国电子计算机从第一代到第五代的整个历程。我更有幸参与了电脑处理中国文字和语言信息的历史。但是还有一条历程比这更长,更丰富 ----那就是我的诗。从我在作文簿里写出第一组新诗以来,已经过了整整40个年头。40年的风风雨雨,我的科学研究曾经中断过,我的青春生命曾经中断过,我的爱情故事曾经中断过……然而惟一没有中断的事业,却是写诗。但我决不是、也不愿成为什  

(一)

 

陈明远:溯游而上(一)去年,我接受了日本、美国和法国几个大学、文化团体的邀请,安排在今明两年出国进行合作交流。商定的计划是:先在樱花烂漫的时节到富士山下,探访鲁迅、李大钊、陈独秀、田汉、郁达夫……的行踪;然后经夏威夷到旧金山、洛杉矶,由太平洋岸到大西洋岸,横跨新大陆,看看我是否能比四百年前的哥伦布更多一些发现什么新的东西;我引以为荣的孩子陈星海,即将在雅礼(耶鲁)大学完成学业(他是北京大学第一届少年班学员中第一个获得雅礼奖学金的),我将作为中国家长的代表,出席他的毕业典礼;从容闳、詹天佑到胡适之、闻一多、再到李政道、杨振宁、王安、贝聿铭……的逸闻趣事,将给我的旅途增添说不完的愉悦。下一站是巴黎,梦萦魂系的花都,我徘徊的身影留在枫丹白露林荫道之间;多少年以后,将有另一个中国少年再步我的后尘。我要泛舟多瑙河、沉浸于交响乐和圆舞曲的旋律溯游而上,到莫斯科金碧辉煌的大剧院包厢,领略天鹅湖的幻美,然后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横贯欧亚,穿过贝加尔湖畔原始森林和蒙古大戈壁滩……。通过这样的历程,我会写出一部前所未有的旅行记来……是呵!溯游而上。心海中的航程,不断涌现着遐想……。今天是我的生日。每年的生日,我几乎总是彻夜难眠,然后将心中的遐想化为一首诗。又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面对闪动星空 -字符的电脑屏幕,手指触摸着键盘,忽然强烈地感到:“这将是旧我的终结,和新我

的开端!”合上了去年日记本的封底,我的生命、我的事业、我的故事,也该告一段落。我将远行。身后的门,也就随手关起、锁上。(二)许多人、特别是几乎每个文化人、每个科学家、每个艺术家,都诅咒“十年浩劫”剥夺了他们整整十年的生命、十年的青春。我也并不例外。但在另一方面,我又庆幸自己的青春一再延长:当我15岁从“少先队”转入“青年团”的时候,“青年”的标准定为“25岁以下”;到我25岁的时候,“老中青”的“青”所定标准延长为“35岁以下”;到我35岁的时候,这个标准又延长为“45岁以下”。美妙的青春一再“挽留”我。从16岁以后,30多年以来,我一直处于青春的热恋之中;这青春、这热恋,曾经有过中断、有过挫折、有过许多苦难,但一直延续到今天。现在我的“青春期”已长达30多年了,看来,对我而言“青年”的标准年龄恐怕很难再延长了。我的一延再延的漫长的“青年时代”,应该划上一个句号了。从学生时代以来,亲身经历了我国电子计算机从第一代到第五代的整个历程。我更有幸参与了电脑处理中国文字和语言信息的历史。但是还有一条历程比这更长,更丰富 ----那就是我的诗。从我在作文簿里写出第一组新诗以来,已经过了整整40个年头。40年的风风雨雨,我的科学研究曾经中断过,我的青春生命曾经中断过,我的爱情故事曾经中断过……然而惟一没有中断的事业,却是写诗。但我决不是、也不愿成为什   去年,我接受了日本、美国和法国几个大学、文化团体的邀请,安排在今明两年出国进行合作交流。商定的计划是:先在樱花烂漫的时节到富士山下,探访鲁迅、李大钊、陈独秀、田汉、郁达夫……的行踪;

   然后经夏威夷到旧金山、洛杉矶,由太平洋岸到大西洋岸,横跨新大陆,看看我是否能比四百年前的哥伦布更多一些发现什么新的东西;我引以为荣的孩子陈星海,即将在雅礼(耶鲁)大学完成学业(他是北京大学第一届少年班学员中第一个获得雅礼奖学金的),我将作为中国家长的代表,出席他的毕业典礼;从容闳、詹天佑到胡适之、闻一多、再到李政道、杨振宁、王安、贝聿铭……的逸闻趣事,将给我的旅途增添说不完的愉悦。

么“专业诗人”。我决不靠写诗吃饭、升官。我的诗歌都是写给自己和朋友们看的。然而,实际上我是第一个用电脑打字写诗的中国人,也是第一个把自己的诗歌用电脑储存、整理、编集、印刷、发表、交流的中国人。从磁盘里面一首又一首、一年又一年地调阅自己的诗,这40年的风雨雷电,重新在计算机的屏幕上、在我脑海的镜头里闪现。仿佛是伽利略把望远镜伸向星空、或者列文虎克把显微镜伸向水滴。面对眼前闪现的诗行,忽然真切地感觉:40年来,我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诗人塔索的声音又萦绕耳边:“谁配受创造者的称号?惟有上帝与诗人。”(陈明远说明:这是以前的旧文,不幸原稿曾被毁坏了!最近又幸运地失而复得,敝帚自珍,特地在我的博客里面保存起来。)   下一站是巴黎,梦萦魂系的花都,我徘徊的身影留在枫丹白露林荫道之间;多少年以后,将有另一个中国少年再步我的后尘。我要泛舟多瑙河、沉浸于交响乐和圆舞曲的旋律溯游而上,到莫斯科金碧辉煌的大剧院包厢,领略天鹅湖的幻美,然后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横贯欧亚,穿过贝加尔湖畔原始森林和蒙古大戈壁滩……。通过这样的历程,我会写出一部前所未有的旅行记来……

   是呵!溯游而上。心海中的航程,不断涌现着遐想……。今天是我的生日。每年的生日,我几乎总是彻夜难眠,然后将心中的遐想化为一首诗。

么“专业诗人”。我决不靠写诗吃饭、升官。我的诗歌都是写给自己和朋友们看的。然而,实际上我是第一个用电脑打字写诗的中国人,也是第一个把自己的诗歌用电脑储存、整理、编集、印刷、发表、交流的中国人。从磁盘里面一首又一首、一年又一年地调阅自己的诗,这40年的风雨雷电,重新在计算机的屏幕上、在我脑海的镜头里闪现。仿佛是伽利略把望远镜伸向星空、或者列文虎克把显微镜伸向水滴。面对眼前闪现的诗行,忽然真切地感觉:40年来,我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诗人塔索的声音又萦绕耳边:“谁配受创造者的称号?惟有上帝与诗人。”(陈明远说明:这是以前的旧文,不幸原稿曾被毁坏了!最近又幸运地失而复得,敝帚自珍,特地在我的博客里面保存起来。)   又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面对闪动星空 -字符的电脑屏幕,手指触摸着键盘,忽然强烈地感到:

陈明远:溯游而上(一)去年,我接受了日本、美国和法国几个大学、文化团体的邀请,安排在今明两年出国进行合作交流。商定的计划是:先在樱花烂漫的时节到富士山下,探访鲁迅、李大钊、陈独秀、田汉、郁达夫……的行踪;然后经夏威夷到旧金山、洛杉矶,由太平洋岸到大西洋岸,横跨新大陆,看看我是否能比四百年前的哥伦布更多一些发现什么新的东西;我引以为荣的孩子陈星海,即将在雅礼(耶鲁)大学完成学业(他是北京大学第一届少年班学员中第一个获得雅礼奖学金的),我将作为中国家长的代表,出席他的毕业典礼;从容闳、詹天佑到胡适之、闻一多、再到李政道、杨振宁、王安、贝聿铭……的逸闻趣事,将给我的旅途增添说不完的愉悦。下一站是巴黎,梦萦魂系的花都,我徘徊的身影留在枫丹白露林荫道之间;多少年以后,将有另一个中国少年再步我的后尘。我要泛舟多瑙河、沉浸于交响乐和圆舞曲的旋律溯游而上,到莫斯科金碧辉煌的大剧院包厢,领略天鹅湖的幻美,然后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横贯欧亚,穿过贝加尔湖畔原始森林和蒙古大戈壁滩……。通过这样的历程,我会写出一部前所未有的旅行记来……是呵!溯游而上。心海中的航程,不断涌现着遐想……。今天是我的生日。每年的生日,我几乎总是彻夜难眠,然后将心中的遐想化为一首诗。又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面对闪动星空 -字符的电脑屏幕,手指触摸着键盘,忽然强烈地感到:“这将是旧我的终结,和新我么“专业诗人”。我决不靠写诗吃饭、升官。我的诗歌都是写给自己和朋友们看的。然而,实际上我是第一个用电脑打字写诗的中国人,也是第一个把自己的诗歌用电脑储存、整理、编集、印刷、发表、交流的中国人。从磁盘里面一首又一首、一年又一年地调阅自己的诗,这40年的风雨雷电,重新在计算机的屏幕上、在我脑海的镜头里闪现。仿佛是伽利略把望远镜伸向星空、或者列文虎克把显微镜伸向水滴。面对眼前闪现的诗行,忽然真切地感觉:40年来,我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诗人塔索的声音又萦绕耳边:“谁配受创造者的称号?惟有上帝与诗人。”(陈明远说明:这是以前的旧文,不幸原稿曾被毁坏了!最近又幸运地失而复得,敝帚自珍,特地在我的博客里面保存起来。)   “这将是旧我的终结,和新我的开端!”

的开端!”合上了去年日记本的封底,我的生命、我的事业、我的故事,也该告一段落。我将远行。身后的门,也就随手关起、锁上。(二)许多人、特别是几乎每个文化人、每个科学家、每个艺术家,都诅咒“十年浩劫”剥夺了他们整整十年的生命、十年的青春。我也并不例外。但在另一方面,我又庆幸自己的青春一再延长:当我15岁从“少先队”转入“青年团”的时候,“青年”的标准定为“25岁以下”;到我25岁的时候,“老中青”的“青”所定标准延长为“35岁以下”;到我35岁的时候,这个标准又延长为“45岁以下”。美妙的青春一再“挽留”我。从16岁以后,30多年以来,我一直处于青春的热恋之中;这青春、这热恋,曾经有过中断、有过挫折、有过许多苦难,但一直延续到今天。现在我的“青春期”已长达30多年了,看来,对我而言“青年”的标准年龄恐怕很难再延长了。我的一延再延的漫长的“青年时代”,应该划上一个句号了。从学生时代以来,亲身经历了我国电子计算机从第一代到第五代的整个历程。我更有幸参与了电脑处理中国文字和语言信息的历史。但是还有一条历程比这更长,更丰富 ----那就是我的诗。从我在作文簿里写出第一组新诗以来,已经过了整整40个年头。40年的风风雨雨,我的科学研究曾经中断过,我的青春生命曾经中断过,我的爱情故事曾经中断过……然而惟一没有中断的事业,却是写诗。但我决不是、也不愿成为什   合上了去年日记本的封底,我的生命、我的事业、我的故事,也该告一段落。我将远行。身后的门,也就随手关起、锁上。

陈明远:溯游而上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陈明远:溯游而上(一)去年,我接受了日本、美国和法国几个大学、文化团体的邀请,安排在今明两年出国进行合作交流。商定的计划是:先在樱花烂漫的时节到富士山下,探访鲁迅、李大钊、陈独秀、田汉、郁达夫……的行踪;然后经夏威夷到旧金山、洛杉矶,由太平洋岸到大西洋岸,横跨新大陆,看看我是否能比四百年前的哥伦布更多一些发现什么新的东西;我引以为荣的孩子陈星海,即将在雅礼(耶鲁)大学完成学业(他是北京大学第一届少年班学员中第一个获得雅礼奖学金的),我将作为中国家长的代表,出席他的毕业典礼;从容闳、詹天佑到胡适之、闻一多、再到李政道、杨振宁、王安、贝聿铭……的逸闻趣事,将给我的旅途增添说不完的愉悦。下一站是巴黎,梦萦魂系的花都,我徘徊的身影留在枫丹白露林荫道之间;多少年以后,将有另一个中国少年再步我的后尘。我要泛舟多瑙河、沉浸于交响乐和圆舞曲的旋律溯游而上,到莫斯科金碧辉煌的大剧院包厢,领略天鹅湖的幻美,然后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横贯欧亚,穿过贝加尔湖畔原始森林和蒙古大戈壁滩……。通过这样的历程,我会写出一部前所未有的旅行记来……是呵!溯游而上。心海中的航程,不断涌现着遐想……。今天是我的生日。每年的生日,我几乎总是彻夜难眠,然后将心中的遐想化为一首诗。又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面对闪动星空 -字符的电脑屏幕,手指触摸着键盘,忽然强烈地感到:“这将是旧我的终结,和新我的开端!”合上了去年日记本的封底,我的生命、我的事业、我的故事,也该告一段落。我将远行。身后的门,也就随手关起、锁上。(二)许多人、特别是几乎每个文化人、每个科学家、每个艺术家,都诅咒“十年浩劫”剥夺了他们整整十年的生命、十年的青春。我也并不例外。但在另一方面,我又庆幸自己的青春一再延长:当我15岁从“少先队”转入“青年团”的时候,“青年”的标准定为“25岁以下”;到我25岁的时候,“老中青”的“青”所定标准延长为“35岁以下”;到我35岁的时候,这个标准又延长为“45岁以下”。美妙的青春一再“挽留”我。从16岁以后,30多年以来,我一直处于青春的热恋之中;这青春、这热恋,曾经有过中断、有过挫折、有过许多苦难,但一直延续到今天。现在我的“青春期”已长达30多年了,看来,对我而言“青年”的标准年龄恐怕很难再延长了。我的一延再延的漫长的“青年时代”,应该划上一个句号了。从学生时代以来,亲身经历了我国电子计算机从第一代到第五代的整个历程。我更有幸参与了电脑处理中国文字和语言信息的历史。但是还有一条历程比这更长,更丰富 ----那就是我的诗。从我在作文簿里写出第一组新诗以来,已经过了整整40个年头。40年的风风雨雨,我的科学研究曾经中断过,我的青春生命曾经中断过,我的爱情故事曾经中断过……然而惟一没有中断的事业,却是写诗。但我决不是、也不愿成为什                        (二)

 

陈明远:溯游而上(一)去年,我接受了日本、美国和法国几个大学、文化团体的邀请,安排在今明两年出国进行合作交流。商定的计划是:先在樱花烂漫的时节到富士山下,探访鲁迅、李大钊、陈独秀、田汉、郁达夫……的行踪;然后经夏威夷到旧金山、洛杉矶,由太平洋岸到大西洋岸,横跨新大陆,看看我是否能比四百年前的哥伦布更多一些发现什么新的东西;我引以为荣的孩子陈星海,即将在雅礼(耶鲁)大学完成学业(他是北京大学第一届少年班学员中第一个获得雅礼奖学金的),我将作为中国家长的代表,出席他的毕业典礼;从容闳、詹天佑到胡适之、闻一多、再到李政道、杨振宁、王安、贝聿铭……的逸闻趣事,将给我的旅途增添说不完的愉悦。下一站是巴黎,梦萦魂系的花都,我徘徊的身影留在枫丹白露林荫道之间;多少年以后,将有另一个中国少年再步我的后尘。我要泛舟多瑙河、沉浸于交响乐和圆舞曲的旋律溯游而上,到莫斯科金碧辉煌的大剧院包厢,领略天鹅湖的幻美,然后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横贯欧亚,穿过贝加尔湖畔原始森林和蒙古大戈壁滩……。通过这样的历程,我会写出一部前所未有的旅行记来……是呵!溯游而上。心海中的航程,不断涌现着遐想……。今天是我的生日。每年的生日,我几乎总是彻夜难眠,然后将心中的遐想化为一首诗。又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面对闪动星空 -字符的电脑屏幕,手指触摸着键盘,忽然强烈地感到:“这将是旧我的终结,和新我么“专业诗人”。我决不靠写诗吃饭、升官。我的诗歌都是写给自己和朋友们看的。然而,实际上我是第一个用电脑打字写诗的中国人,也是第一个把自己的诗歌用电脑储存、整理、编集、印刷、发表、交流的中国人。从磁盘里面一首又一首、一年又一年地调阅自己的诗,这40年的风雨雷电,重新在计算机的屏幕上、在我脑海的镜头里闪现。仿佛是伽利略把望远镜伸向星空、或者列文虎克把显微镜伸向水滴。面对眼前闪现的诗行,忽然真切地感觉:40年来,我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诗人塔索的声音又萦绕耳边:“谁配受创造者的称号?惟有上帝与诗人。”(陈明远说明:这是以前的旧文,不幸原稿曾被毁坏了!最近又幸运地失而复得,敝帚自珍,特地在我的博客里面保存起来。)   许多人、特别是几乎每个文化人、每个科学家、每个艺术家,都诅咒“十年浩劫”剥夺了他们整整十年的生命、十年的青春。我也并不例外。

   但在另一方面,我又庆幸自己的青春一再延长:当我15岁从“少先队”转入“青年团”的时候,“青年”的标准定为“25岁以下”;到我25岁的时候,“老中青”的“青”所定标准延长为“35岁以下”;到我35岁的时候,这个标准又延长为“45岁以下”。美妙的青春一再“挽留”我。从16岁以后,30多年以来,我一直处于青春的热恋之中;这青春、这热恋,曾经有过中断、有过挫折、有过许多苦难,但一直延续到今天。

   现在我的“青春期”已长达30多年了,看来,对我而言“青年”的标准年龄恐怕很难再延长了。  我的一延再延的漫长的“青年时代”,应该划上一个句号了。

   从学生时代以来,亲身经历了我国电子计算机从第一代到第五代的整个历程。我更有幸参与了电脑处理中国文字和语言信息的历史。

   但是还有一条历程比这更长,更丰富 ---- 那就是我的诗。

   从我在作文簿里写出第一组新诗以来,已经过了整整40个年头。40年的风风雨雨,我的科学研究曾经中断过,我的青春生命曾经中断过,我的爱情故事曾经中断过……然而惟一没有中断的事业,却是写诗。

么“专业诗人”。我决不靠写诗吃饭、升官。我的诗歌都是写给自己和朋友们看的。然而,实际上我是第一个用电脑打字写诗的中国人,也是第一个把自己的诗歌用电脑储存、整理、编集、印刷、发表、交流的中国人。从磁盘里面一首又一首、一年又一年地调阅自己的诗,这40年的风雨雷电,重新在计算机的屏幕上、在我脑海的镜头里闪现。仿佛是伽利略把望远镜伸向星空、或者列文虎克把显微镜伸向水滴。面对眼前闪现的诗行,忽然真切地感觉:40年来,我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诗人塔索的声音又萦绕耳边:“谁配受创造者的称号?惟有上帝与诗人。”(陈明远说明:这是以前的旧文,不幸原稿曾被毁坏了!最近又幸运地失而复得,敝帚自珍,特地在我的博客里面保存起来。)

的开端!”合上了去年日记本的封底,我的生命、我的事业、我的故事,也该告一段落。我将远行。身后的门,也就随手关起、锁上。(二)许多人、特别是几乎每个文化人、每个科学家、每个艺术家,都诅咒“十年浩劫”剥夺了他们整整十年的生命、十年的青春。我也并不例外。但在另一方面,我又庆幸自己的青春一再延长:当我15岁从“少先队”转入“青年团”的时候,“青年”的标准定为“25岁以下”;到我25岁的时候,“老中青”的“青”所定标准延长为“35岁以下”;到我35岁的时候,这个标准又延长为“45岁以下”。美妙的青春一再“挽留”我。从16岁以后,30多年以来,我一直处于青春的热恋之中;这青春、这热恋,曾经有过中断、有过挫折、有过许多苦难,但一直延续到今天。现在我的“青春期”已长达30多年了,看来,对我而言“青年”的标准年龄恐怕很难再延长了。我的一延再延的漫长的“青年时代”,应该划上一个句号了。从学生时代以来,亲身经历了我国电子计算机从第一代到第五代的整个历程。我更有幸参与了电脑处理中国文字和语言信息的历史。但是还有一条历程比这更长,更丰富 ----那就是我的诗。从我在作文簿里写出第一组新诗以来,已经过了整整40个年头。40年的风风雨雨,我的科学研究曾经中断过,我的青春生命曾经中断过,我的爱情故事曾经中断过……然而惟一没有中断的事业,却是写诗。但我决不是、也不愿成为什   但我决不是、也不愿成为什么“专业诗人”。我决不靠写诗吃饭、升官。我的诗歌都是写给自己和朋友们看的。

陈明远:溯游而上(一)去年,我接受了日本、美国和法国几个大学、文化团体的邀请,安排在今明两年出国进行合作交流。商定的计划是:先在樱花烂漫的时节到富士山下,探访鲁迅、李大钊、陈独秀、田汉、郁达夫……的行踪;然后经夏威夷到旧金山、洛杉矶,由太平洋岸到大西洋岸,横跨新大陆,看看我是否能比四百年前的哥伦布更多一些发现什么新的东西;我引以为荣的孩子陈星海,即将在雅礼(耶鲁)大学完成学业(他是北京大学第一届少年班学员中第一个获得雅礼奖学金的),我将作为中国家长的代表,出席他的毕业典礼;从容闳、詹天佑到胡适之、闻一多、再到李政道、杨振宁、王安、贝聿铭……的逸闻趣事,将给我的旅途增添说不完的愉悦。下一站是巴黎,梦萦魂系的花都,我徘徊的身影留在枫丹白露林荫道之间;多少年以后,将有另一个中国少年再步我的后尘。我要泛舟多瑙河、沉浸于交响乐和圆舞曲的旋律溯游而上,到莫斯科金碧辉煌的大剧院包厢,领略天鹅湖的幻美,然后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横贯欧亚,穿过贝加尔湖畔原始森林和蒙古大戈壁滩……。通过这样的历程,我会写出一部前所未有的旅行记来……是呵!溯游而上。心海中的航程,不断涌现着遐想……。今天是我的生日。每年的生日,我几乎总是彻夜难眠,然后将心中的遐想化为一首诗。又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面对闪动星空 -字符的电脑屏幕,手指触摸着键盘,忽然强烈地感到:“这将是旧我的终结,和新我陈明远:溯游而上(一)去年,我接受了日本、美国和法国几个大学、文化团体的邀请,安排在今明两年出国进行合作交流。商定的计划是:先在樱花烂漫的时节到富士山下,探访鲁迅、李大钊、陈独秀、田汉、郁达夫……的行踪;然后经夏威夷到旧金山、洛杉矶,由太平洋岸到大西洋岸,横跨新大陆,看看我是否能比四百年前的哥伦布更多一些发现什么新的东西;我引以为荣的孩子陈星海,即将在雅礼(耶鲁)大学完成学业(他是北京大学第一届少年班学员中第一个获得雅礼奖学金的),我将作为中国家长的代表,出席他的毕业典礼;从容闳、詹天佑到胡适之、闻一多、再到李政道、杨振宁、王安、贝聿铭……的逸闻趣事,将给我的旅途增添说不完的愉悦。下一站是巴黎,梦萦魂系的花都,我徘徊的身影留在枫丹白露林荫道之间;多少年以后,将有另一个中国少年再步我的后尘。我要泛舟多瑙河、沉浸于交响乐和圆舞曲的旋律溯游而上,到莫斯科金碧辉煌的大剧院包厢,领略天鹅湖的幻美,然后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横贯欧亚,穿过贝加尔湖畔原始森林和蒙古大戈壁滩……。通过这样的历程,我会写出一部前所未有的旅行记来……是呵!溯游而上。心海中的航程,不断涌现着遐想……。今天是我的生日。每年的生日,我几乎总是彻夜难眠,然后将心中的遐想化为一首诗。又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面对闪动星空 -字符的电脑屏幕,手指触摸着键盘,忽然强烈地感到:“这将是旧我的终结,和新我   然而,实际上我是第一个用电脑打字写诗的中国人,也是第一个把自己的诗歌用电脑储存、整理、编集、印刷、发表、交流的中国人。

从磁盘里面一首又一首、一年又一年地调阅自己的诗,这40年的风雨雷电,重新在计算机的屏幕上、在我脑海的镜头里闪现。仿佛是伽利略把望远镜伸向星空、或者列文虎克把显微镜伸向水滴。面对眼前闪现的诗行,忽然真切地感觉:40年来,我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

陈明远:溯游而上(一)去年,我接受了日本、美国和法国几个大学、文化团体的邀请,安排在今明两年出国进行合作交流。商定的计划是:先在樱花烂漫的时节到富士山下,探访鲁迅、李大钊、陈独秀、田汉、郁达夫……的行踪;然后经夏威夷到旧金山、洛杉矶,由太平洋岸到大西洋岸,横跨新大陆,看看我是否能比四百年前的哥伦布更多一些发现什么新的东西;我引以为荣的孩子陈星海,即将在雅礼(耶鲁)大学完成学业(他是北京大学第一届少年班学员中第一个获得雅礼奖学金的),我将作为中国家长的代表,出席他的毕业典礼;从容闳、詹天佑到胡适之、闻一多、再到李政道、杨振宁、王安、贝聿铭……的逸闻趣事,将给我的旅途增添说不完的愉悦。下一站是巴黎,梦萦魂系的花都,我徘徊的身影留在枫丹白露林荫道之间;多少年以后,将有另一个中国少年再步我的后尘。我要泛舟多瑙河、沉浸于交响乐和圆舞曲的旋律溯游而上,到莫斯科金碧辉煌的大剧院包厢,领略天鹅湖的幻美,然后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横贯欧亚,穿过贝加尔湖畔原始森林和蒙古大戈壁滩……。通过这样的历程,我会写出一部前所未有的旅行记来……是呵!溯游而上。心海中的航程,不断涌现着遐想……。今天是我的生日。每年的生日,我几乎总是彻夜难眠,然后将心中的遐想化为一首诗。又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面对闪动星空 -字符的电脑屏幕,手指触摸着键盘,忽然强烈地感到:“这将是旧我的终结,和新我

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诗人塔索的声音又萦绕耳边

 

陈明远:溯游而上(一)去年,我接受了日本、美国和法国几个大学、文化团体的邀请,安排在今明两年出国进行合作交流。商定的计划是:先在樱花烂漫的时节到富士山下,探访鲁迅、李大钊、陈独秀、田汉、郁达夫……的行踪;然后经夏威夷到旧金山、洛杉矶,由太平洋岸到大西洋岸,横跨新大陆,看看我是否能比四百年前的哥伦布更多一些发现什么新的东西;我引以为荣的孩子陈星海,即将在雅礼(耶鲁)大学完成学业(他是北京大学第一届少年班学员中第一个获得雅礼奖学金的),我将作为中国家长的代表,出席他的毕业典礼;从容闳、詹天佑到胡适之、闻一多、再到李政道、杨振宁、王安、贝聿铭……的逸闻趣事,将给我的旅途增添说不完的愉悦。下一站是巴黎,梦萦魂系的花都,我徘徊的身影留在枫丹白露林荫道之间;多少年以后,将有另一个中国少年再步我的后尘。我要泛舟多瑙河、沉浸于交响乐和圆舞曲的旋律溯游而上,到莫斯科金碧辉煌的大剧院包厢,领略天鹅湖的幻美,然后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横贯欧亚,穿过贝加尔湖畔原始森林和蒙古大戈壁滩……。通过这样的历程,我会写出一部前所未有的旅行记来……是呵!溯游而上。心海中的航程,不断涌现着遐想……。今天是我的生日。每年的生日,我几乎总是彻夜难眠,然后将心中的遐想化为一首诗。又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面对闪动星空 -字符的电脑屏幕,手指触摸着键盘,忽然强烈地感到:“这将是旧我的终结,和新我

陈明远:溯游而上(一)去年,我接受了日本、美国和法国几个大学、文化团体的邀请,安排在今明两年出国进行合作交流。商定的计划是:先在樱花烂漫的时节到富士山下,探访鲁迅、李大钊、陈独秀、田汉、郁达夫……的行踪;然后经夏威夷到旧金山、洛杉矶,由太平洋岸到大西洋岸,横跨新大陆,看看我是否能比四百年前的哥伦布更多一些发现什么新的东西;我引以为荣的孩子陈星海,即将在雅礼(耶鲁)大学完成学业(他是北京大学第一届少年班学员中第一个获得雅礼奖学金的),我将作为中国家长的代表,出席他的毕业典礼;从容闳、詹天佑到胡适之、闻一多、再到李政道、杨振宁、王安、贝聿铭……的逸闻趣事,将给我的旅途增添说不完的愉悦。下一站是巴黎,梦萦魂系的花都,我徘徊的身影留在枫丹白露林荫道之间;多少年以后,将有另一个中国少年再步我的后尘。我要泛舟多瑙河、沉浸于交响乐和圆舞曲的旋律溯游而上,到莫斯科金碧辉煌的大剧院包厢,领略天鹅湖的幻美,然后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横贯欧亚,穿过贝加尔湖畔原始森林和蒙古大戈壁滩……。通过这样的历程,我会写出一部前所未有的旅行记来……是呵!溯游而上。心海中的航程,不断涌现着遐想……。今天是我的生日。每年的生日,我几乎总是彻夜难眠,然后将心中的遐想化为一首诗。又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面对闪动星空 -字符的电脑屏幕,手指触摸着键盘,忽然强烈地感到:“这将是旧我的终结,和新我“谁配受创造者的称号?惟有上帝与诗人。”

 

(陈明远说明:这是以前的旧文,不幸原稿曾被毁坏了!最近又幸运地失而复得,敝帚自珍,特地在我的博客里面保存起来。)

 

陈明远:溯游而上(一)去年,我接受了日本、美国和法国几个大学、文化团体的邀请,安排在今明两年出国进行合作交流。商定的计划是:先在樱花烂漫的时节到富士山下,探访鲁迅、李大钊、陈独秀、田汉、郁达夫……的行踪;然后经夏威夷到旧金山、洛杉矶,由太平洋岸到大西洋岸,横跨新大陆,看看我是否能比四百年前的哥伦布更多一些发现什么新的东西;我引以为荣的孩子陈星海,即将在雅礼(耶鲁)大学完成学业(他是北京大学第一届少年班学员中第一个获得雅礼奖学金的),我将作为中国家长的代表,出席他的毕业典礼;从容闳、詹天佑到胡适之、闻一多、再到李政道、杨振宁、王安、贝聿铭……的逸闻趣事,将给我的旅途增添说不完的愉悦。下一站是巴黎,梦萦魂系的花都,我徘徊的身影留在枫丹白露林荫道之间;多少年以后,将有另一个中国少年再步我的后尘。我要泛舟多瑙河、沉浸于交响乐和圆舞曲的旋律溯游而上,到莫斯科金碧辉煌的大剧院包厢,领略天鹅湖的幻美,然后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横贯欧亚,穿过贝加尔湖畔原始森林和蒙古大戈壁滩……。通过这样的历程,我会写出一部前所未有的旅行记来……是呵!溯游而上。心海中的航程,不断涌现着遐想……。今天是我的生日。每年的生日,我几乎总是彻夜难眠,然后将心中的遐想化为一首诗。又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面对闪动星空 -字符的电脑屏幕,手指触摸着键盘,忽然强烈地感到:“这将是旧我的终结,和新我陈明远:溯游而上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