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鲁迅遗产(稿酬)惹官司  

2007-05-17 13:02:48|  分类: 胡适鲁迅郭沫若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著作的稿酬上缴国家,但这仅是一个意愿,捐赠行为(包括捐赠过程)实际上并没有实现。  周海婴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二审调解  1989年12月8日,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主持下,周海婴与人民文学出版社一致同意,将调解内容分成两部分处理,双方意见统一的写入调解书;双方尚未统一的,如日文版的版税归属等问题则由法庭当庭记录在案。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写道——“经本院调解,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达成协议,内容如下:(一)人民文学出版社向周海婴补开“捐赠书”,以表明许广平、周海婴曾于1958年向国家捐赠鲁迅稿酬40197.11元。(二)人民文学出版社支付周海婴依法享有的鲁迅首发作品基本稿酬、印数稿酬1242.20元。”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调解书尊重双方当事人的意愿:既不使人民文学出版社为难,又维护了周海婴的一部分权益。而关于中日合作出版《鲁迅全集》日方版税一事,保留鲁迅继承人周海婴的权利,虽没有写进调解书,但记录在案,等待有法律明文规定时再予解决。双方接受了这一调解方案。后话本案调解结案的一年多后,即1991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著作权法正式产生。这部法令明确规定:著作权保护期延至作者死后50年。
 鲁迅遗产(稿酬)官司我在《鲁迅的经济生活》中指出:鲁迅生前(30年代)曾为自己的著作权打过一场官司。无独有偶,鲁迅逝世以后,鲁迅继承人又为鲁迅稿酬版权(鲁迅遗产)打了一场官司。至今还有深远影响,引人关注!“历史遗留问题”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鲁迅遗孀许广平把鲁迅的遗物、墨宝、连同北京老宅都无偿捐献给国家。“反右派斗争”后的1958年,在全国“大跃进”运动中,许广平适应时代潮流,曾向人民文学出版社表示:要将鲁迅应得稿酬34万元上缴国家。但周恩来总理闻讯后并不同意!周恩来指示人民文学出版社:将这笔款项以“鲁迅稿酬”的名义存入银行(作为鲁迅遗产),一旦家属需要时可支用。从1959年到196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又编辑出版了大量鲁迅著作,但从未征求过鲁迅著作权继承人许广平和周海婴的意见,也未向他们支付过稿酬版税。1966年以后浩劫临头,鲁迅之子周海婴遭到冲击。这时他们夫妻的工资加起来不足130元人民币,而且还要抚养4个孩子,生活陷入窘境。周海婴无奈,向人民文学出版社提出结算鲁迅稿酬的请求,但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1972年周海婴被迫上书中央,要求从他父亲鲁迅稿酬(应得遗产)中领取一部分,以弥补生活开支,度过难关。经周恩来总理指示,人民文学出版社从代存的鲁迅稿酬中提取3万元,交给周海婴。1981年,周海婴的两个儿子要出国留学,生活更加困难,又经中央有关领导批准予以资助,但仅得到一张27万元的支票。这只占鲁迅应得稿酬(版税)的一部分。矛盾突出198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与日本学习研究社合作翻译出版了日文版的《鲁迅全集》,而版税全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支取(根本没有征求鲁迅继承人的意见、甚至连一声招呼也不打)。而日方曾托付该社给鲁迅之子周海婴送几套样书。但直到1985年夏,周海婴访日期间,才从日本朋友处获悉:5年前有这么一件重大的事情!对于人民文学出版社不预先征得同意、不付酬、甚至不送样书的行为,周海婴感到非常气愤。他决定诉诸法律。1986年6月

鲁迅遗产(稿酬)官司

28日,周海婴提起诉讼。他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文学出版社。周海婴提出了四项诉讼请求:一、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补发该社于1953年至1958年出版鲁迅著作所计稿酬的余额4万元;(陈按:当时4万元约合今人民币60万元。)二、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结算并支付1959年至1966年出版鲁迅著作的应付稿酬;三、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结算该社与日本学习研究社于1981年12月签订翻译出版日文版《鲁迅全集》后,由日方支付费用中周海婴的应得版权份额;四、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给付该社发表鲁迅首发作品的稿酬。一审不予支持  但人民文学出版社在法庭上辩称:许广平与周海婴早于50年代二次要求将鲁迅稿酬上缴国家,故鲁迅著作1958年以前的稿酬4万余元已于1958年当作本社利润上缴。至于1959年后出版《鲁迅全集》则不再计酬。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两年的审理,认定五十年代鲁迅继承人许广平和周海婴当时提出将鲁迅稿酬上缴国家的行为有效,便于1988年6月23日判决:一、人民文学出版社支付周海婴鲁迅著作稿酬297元6角;二、驳回周海婴其他诉讼请求,诉讼费422元由周海婴负担。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周海婴的诉讼请求!一审败诉、外界的无端指责,使得周海婴愁眉不展。“鲁迅的儿子为钱财打官司”,当时被许多人看作是件丢脸的丑闻。但是周海婴认为,诉讼的目的不仅是钱的问题,它的意义在于应如何尊重和维护鲁迅的著作权;更如何通过这个案件的审理,唤醒整个社会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意识。周海婴和律师提出两个问题——(1)我国有关法规所设立的著作权保护期限,究竟是著作者死后多少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从1959年起停止为鲁迅著作计算稿酬,这时离鲁迅逝世不过23年。但是,按照1984年国家出版局制定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的规定,死者著作权保护期限为去世后30年,也就是说鲁迅著作权还在保护期限内。(2)关于放弃鲁迅稿酬的问题。虽然鲁迅夫人许广平生前与周海婴曾经表示过:要将鲁迅     我在《鲁迅的经济生活》中指出:鲁迅生前(30年代)曾为自己的著作权打过一场官司。无独有偶,鲁迅逝世以后,鲁迅继承人又为鲁迅稿酬版权(鲁迅遗产)打了一场官司。至今还有深远影响,引人关注!

“历史遗留问题”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鲁迅遗孀许广平把鲁迅的遗物、墨宝、连同北京老宅都无偿捐献给国家。“反右派斗争”后的1958年,在全国“大跃进”运动中,许广平适应时代潮流,曾向人民文学出版社表示:要将鲁迅应得稿酬34万元上缴国家。但周恩来总理闻讯后并不同意!周恩来指示人民文学出版社:将这笔款项以“鲁迅稿酬”的名义存入银行(作为鲁迅遗产),一旦家属需要时可支用。

     从1959年到196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又编辑出版了大量鲁迅著作,但从未征求过鲁迅著作权继承人许广平和周海婴的意见,也未向他们支付过稿酬版税。

     1966年以后浩劫临头,鲁迅之子周海婴遭到冲击。这时他们夫妻的工资加起来不足130元人民币,而且还要抚养4个孩子,生活陷入窘境。周海婴无奈,向人民文学出版社提出结算鲁迅稿酬的请求,但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

     1972年周海婴被迫上书中央,要求从他父亲鲁迅稿酬(应得遗产)中领取一部分,以弥补生活开支,度过难关。经周恩来总理指示,人民文学出版社从代存的鲁迅稿酬中提取3万元,交给周海婴。

28日,周海婴提起诉讼。他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文学出版社。周海婴提出了四项诉讼请求:一、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补发该社于1953年至1958年出版鲁迅著作所计稿酬的余额4万元;(陈按:当时4万元约合今人民币60万元。)二、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结算并支付1959年至1966年出版鲁迅著作的应付稿酬;三、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结算该社与日本学习研究社于1981年12月签订翻译出版日文版《鲁迅全集》后,由日方支付费用中周海婴的应得版权份额;四、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给付该社发表鲁迅首发作品的稿酬。一审不予支持  但人民文学出版社在法庭上辩称:许广平与周海婴早于50年代二次要求将鲁迅稿酬上缴国家,故鲁迅著作1958年以前的稿酬4万余元已于1958年当作本社利润上缴。至于1959年后出版《鲁迅全集》则不再计酬。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两年的审理,认定五十年代鲁迅继承人许广平和周海婴当时提出将鲁迅稿酬上缴国家的行为有效,便于1988年6月23日判决:一、人民文学出版社支付周海婴鲁迅著作稿酬297元6角;二、驳回周海婴其他诉讼请求,诉讼费422元由周海婴负担。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周海婴的诉讼请求!一审败诉、外界的无端指责,使得周海婴愁眉不展。“鲁迅的儿子为钱财打官司”,当时被许多人看作是件丢脸的丑闻。但是周海婴认为,诉讼的目的不仅是钱的问题,它的意义在于应如何尊重和维护鲁迅的著作权;更如何通过这个案件的审理,唤醒整个社会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意识。周海婴和律师提出两个问题——(1)我国有关法规所设立的著作权保护期限,究竟是著作者死后多少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从1959年起停止为鲁迅著作计算稿酬,这时离鲁迅逝世不过23年。但是,按照1984年国家出版局制定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的规定,死者著作权保护期限为去世后30年,也就是说鲁迅著作权还在保护期限内。(2)关于放弃鲁迅稿酬的问题。虽然鲁迅夫人许广平生前与周海婴曾经表示过:要将鲁迅     1981年,周海婴的两个儿子要出国留学,生活更加困难,又经中央有关领导批准予以资助,但仅得到一张27万元的支票。这只占鲁迅应得稿酬(版税)的一部分。

矛盾突出

28日,周海婴提起诉讼。他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文学出版社。周海婴提出了四项诉讼请求:一、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补发该社于1953年至1958年出版鲁迅著作所计稿酬的余额4万元;(陈按:当时4万元约合今人民币60万元。)二、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结算并支付1959年至1966年出版鲁迅著作的应付稿酬;三、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结算该社与日本学习研究社于1981年12月签订翻译出版日文版《鲁迅全集》后,由日方支付费用中周海婴的应得版权份额;四、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给付该社发表鲁迅首发作品的稿酬。一审不予支持  但人民文学出版社在法庭上辩称:许广平与周海婴早于50年代二次要求将鲁迅稿酬上缴国家,故鲁迅著作1958年以前的稿酬4万余元已于1958年当作本社利润上缴。至于1959年后出版《鲁迅全集》则不再计酬。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两年的审理,认定五十年代鲁迅继承人许广平和周海婴当时提出将鲁迅稿酬上缴国家的行为有效,便于1988年6月23日判决:一、人民文学出版社支付周海婴鲁迅著作稿酬297元6角;二、驳回周海婴其他诉讼请求,诉讼费422元由周海婴负担。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周海婴的诉讼请求!一审败诉、外界的无端指责,使得周海婴愁眉不展。“鲁迅的儿子为钱财打官司”,当时被许多人看作是件丢脸的丑闻。但是周海婴认为,诉讼的目的不仅是钱的问题,它的意义在于应如何尊重和维护鲁迅的著作权;更如何通过这个案件的审理,唤醒整个社会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意识。周海婴和律师提出两个问题——(1)我国有关法规所设立的著作权保护期限,究竟是著作者死后多少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从1959年起停止为鲁迅著作计算稿酬,这时离鲁迅逝世不过23年。但是,按照1984年国家出版局制定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的规定,死者著作权保护期限为去世后30年,也就是说鲁迅著作权还在保护期限内。(2)关于放弃鲁迅稿酬的问题。虽然鲁迅夫人许广平生前与周海婴曾经表示过:要将鲁迅

     198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与日本学习研究社合作翻译出版了日文版的《鲁迅全集》,而版税全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支取(根本没有征求鲁迅继承人的意见、甚至连一声招呼也不打)。而日方曾托付该社给鲁迅之子周海婴送几套样书。

     但直到1985年夏,周海婴访日期间,才从日本朋友处获悉:5年前有这么一件重大的事情!

     对于人民文学出版社不预先征得同意、不付酬、甚至不送样书的行为,周海婴感到非常气愤。他决定诉诸法律。

28日,周海婴提起诉讼。他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文学出版社。周海婴提出了四项诉讼请求:一、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补发该社于1953年至1958年出版鲁迅著作所计稿酬的余额4万元;(陈按:当时4万元约合今人民币60万元。)二、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结算并支付1959年至1966年出版鲁迅著作的应付稿酬;三、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结算该社与日本学习研究社于1981年12月签订翻译出版日文版《鲁迅全集》后,由日方支付费用中周海婴的应得版权份额;四、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给付该社发表鲁迅首发作品的稿酬。一审不予支持  但人民文学出版社在法庭上辩称:许广平与周海婴早于50年代二次要求将鲁迅稿酬上缴国家,故鲁迅著作1958年以前的稿酬4万余元已于1958年当作本社利润上缴。至于1959年后出版《鲁迅全集》则不再计酬。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两年的审理,认定五十年代鲁迅继承人许广平和周海婴当时提出将鲁迅稿酬上缴国家的行为有效,便于1988年6月23日判决:一、人民文学出版社支付周海婴鲁迅著作稿酬297元6角;二、驳回周海婴其他诉讼请求,诉讼费422元由周海婴负担。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周海婴的诉讼请求!一审败诉、外界的无端指责,使得周海婴愁眉不展。“鲁迅的儿子为钱财打官司”,当时被许多人看作是件丢脸的丑闻。但是周海婴认为,诉讼的目的不仅是钱的问题,它的意义在于应如何尊重和维护鲁迅的著作权;更如何通过这个案件的审理,唤醒整个社会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意识。周海婴和律师提出两个问题——(1)我国有关法规所设立的著作权保护期限,究竟是著作者死后多少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从1959年起停止为鲁迅著作计算稿酬,这时离鲁迅逝世不过23年。但是,按照1984年国家出版局制定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的规定,死者著作权保护期限为去世后30年,也就是说鲁迅著作权还在保护期限内。(2)关于放弃鲁迅稿酬的问题。虽然鲁迅夫人许广平生前与周海婴曾经表示过:要将鲁迅

     1986年6月28日,周海婴提起诉讼。他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文学出版社。

     周海婴提出了四项诉讼请求:

     一、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补发该社于1953年至1958年出版鲁迅著作所计稿酬的余额4万元;(陈按:当时4万元约合今人民币60万元。)

28日,周海婴提起诉讼。他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文学出版社。周海婴提出了四项诉讼请求:一、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补发该社于1953年至1958年出版鲁迅著作所计稿酬的余额4万元;(陈按:当时4万元约合今人民币60万元。)二、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结算并支付1959年至1966年出版鲁迅著作的应付稿酬;三、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结算该社与日本学习研究社于1981年12月签订翻译出版日文版《鲁迅全集》后,由日方支付费用中周海婴的应得版权份额;四、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给付该社发表鲁迅首发作品的稿酬。一审不予支持  但人民文学出版社在法庭上辩称:许广平与周海婴早于50年代二次要求将鲁迅稿酬上缴国家,故鲁迅著作1958年以前的稿酬4万余元已于1958年当作本社利润上缴。至于1959年后出版《鲁迅全集》则不再计酬。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两年的审理,认定五十年代鲁迅继承人许广平和周海婴当时提出将鲁迅稿酬上缴国家的行为有效,便于1988年6月23日判决:一、人民文学出版社支付周海婴鲁迅著作稿酬297元6角;二、驳回周海婴其他诉讼请求,诉讼费422元由周海婴负担。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周海婴的诉讼请求!一审败诉、外界的无端指责,使得周海婴愁眉不展。“鲁迅的儿子为钱财打官司”,当时被许多人看作是件丢脸的丑闻。但是周海婴认为,诉讼的目的不仅是钱的问题,它的意义在于应如何尊重和维护鲁迅的著作权;更如何通过这个案件的审理,唤醒整个社会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意识。周海婴和律师提出两个问题——(1)我国有关法规所设立的著作权保护期限,究竟是著作者死后多少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从1959年起停止为鲁迅著作计算稿酬,这时离鲁迅逝世不过23年。但是,按照1984年国家出版局制定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的规定,死者著作权保护期限为去世后30年,也就是说鲁迅著作权还在保护期限内。(2)关于放弃鲁迅稿酬的问题。虽然鲁迅夫人许广平生前与周海婴曾经表示过:要将鲁迅

     二、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结算并支付1959年至1966年出版鲁迅著作的应付稿酬;

著作的稿酬上缴国家,但这仅是一个意愿,捐赠行为(包括捐赠过程)实际上并没有实现。  周海婴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二审调解  1989年12月8日,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主持下,周海婴与人民文学出版社一致同意,将调解内容分成两部分处理,双方意见统一的写入调解书;双方尚未统一的,如日文版的版税归属等问题则由法庭当庭记录在案。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写道——“经本院调解,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达成协议,内容如下:(一)人民文学出版社向周海婴补开“捐赠书”,以表明许广平、周海婴曾于1958年向国家捐赠鲁迅稿酬40197.11元。(二)人民文学出版社支付周海婴依法享有的鲁迅首发作品基本稿酬、印数稿酬1242.20元。”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调解书尊重双方当事人的意愿:既不使人民文学出版社为难,又维护了周海婴的一部分权益。而关于中日合作出版《鲁迅全集》日方版税一事,保留鲁迅继承人周海婴的权利,虽没有写进调解书,但记录在案,等待有法律明文规定时再予解决。双方接受了这一调解方案。后话本案调解结案的一年多后,即1991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著作权法正式产生。这部法令明确规定:著作权保护期延至作者死后50年。     三、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结算该社与日本学习研究社于1981年12月签订翻译出版日文版《鲁迅全集》后,由日方支付费用中周海婴的应得版权份额;

     四、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给付该社发表鲁迅首发作品的稿酬。

鲁迅遗产(稿酬)官司我在《鲁迅的经济生活》中指出:鲁迅生前(30年代)曾为自己的著作权打过一场官司。无独有偶,鲁迅逝世以后,鲁迅继承人又为鲁迅稿酬版权(鲁迅遗产)打了一场官司。至今还有深远影响,引人关注!“历史遗留问题”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鲁迅遗孀许广平把鲁迅的遗物、墨宝、连同北京老宅都无偿捐献给国家。“反右派斗争”后的1958年,在全国“大跃进”运动中,许广平适应时代潮流,曾向人民文学出版社表示:要将鲁迅应得稿酬34万元上缴国家。但周恩来总理闻讯后并不同意!周恩来指示人民文学出版社:将这笔款项以“鲁迅稿酬”的名义存入银行(作为鲁迅遗产),一旦家属需要时可支用。从1959年到196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又编辑出版了大量鲁迅著作,但从未征求过鲁迅著作权继承人许广平和周海婴的意见,也未向他们支付过稿酬版税。1966年以后浩劫临头,鲁迅之子周海婴遭到冲击。这时他们夫妻的工资加起来不足130元人民币,而且还要抚养4个孩子,生活陷入窘境。周海婴无奈,向人民文学出版社提出结算鲁迅稿酬的请求,但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1972年周海婴被迫上书中央,要求从他父亲鲁迅稿酬(应得遗产)中领取一部分,以弥补生活开支,度过难关。经周恩来总理指示,人民文学出版社从代存的鲁迅稿酬中提取3万元,交给周海婴。1981年,周海婴的两个儿子要出国留学,生活更加困难,又经中央有关领导批准予以资助,但仅得到一张27万元的支票。这只占鲁迅应得稿酬(版税)的一部分。矛盾突出198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与日本学习研究社合作翻译出版了日文版的《鲁迅全集》,而版税全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支取(根本没有征求鲁迅继承人的意见、甚至连一声招呼也不打)。而日方曾托付该社给鲁迅之子周海婴送几套样书。但直到1985年夏,周海婴访日期间,才从日本朋友处获悉:5年前有这么一件重大的事情!对于人民文学出版社不预先征得同意、不付酬、甚至不送样书的行为,周海婴感到非常气愤。他决定诉诸法律。1986年6月

一审不予支持

    但人民文学出版社在法庭上辩称:许广平与周海婴早于50年代二次要求将鲁迅稿酬上缴国家,故鲁迅著作1958年以前的稿酬4万余元已于1958年当作本社利润上缴。至于1959年后出版《鲁迅全集》则不再计酬。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两年的审理,认定五十年代鲁迅继承人许广平和周海婴当时提出将鲁迅稿酬上缴国家的行为有效,便于1988年6月23日判决:

       一、人民文学出版社支付周海婴鲁迅著作稿酬297元6角;

鲁迅遗产(稿酬)官司我在《鲁迅的经济生活》中指出:鲁迅生前(30年代)曾为自己的著作权打过一场官司。无独有偶,鲁迅逝世以后,鲁迅继承人又为鲁迅稿酬版权(鲁迅遗产)打了一场官司。至今还有深远影响,引人关注!“历史遗留问题”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鲁迅遗孀许广平把鲁迅的遗物、墨宝、连同北京老宅都无偿捐献给国家。“反右派斗争”后的1958年,在全国“大跃进”运动中,许广平适应时代潮流,曾向人民文学出版社表示:要将鲁迅应得稿酬34万元上缴国家。但周恩来总理闻讯后并不同意!周恩来指示人民文学出版社:将这笔款项以“鲁迅稿酬”的名义存入银行(作为鲁迅遗产),一旦家属需要时可支用。从1959年到196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又编辑出版了大量鲁迅著作,但从未征求过鲁迅著作权继承人许广平和周海婴的意见,也未向他们支付过稿酬版税。1966年以后浩劫临头,鲁迅之子周海婴遭到冲击。这时他们夫妻的工资加起来不足130元人民币,而且还要抚养4个孩子,生活陷入窘境。周海婴无奈,向人民文学出版社提出结算鲁迅稿酬的请求,但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1972年周海婴被迫上书中央,要求从他父亲鲁迅稿酬(应得遗产)中领取一部分,以弥补生活开支,度过难关。经周恩来总理指示,人民文学出版社从代存的鲁迅稿酬中提取3万元,交给周海婴。1981年,周海婴的两个儿子要出国留学,生活更加困难,又经中央有关领导批准予以资助,但仅得到一张27万元的支票。这只占鲁迅应得稿酬(版税)的一部分。矛盾突出198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与日本学习研究社合作翻译出版了日文版的《鲁迅全集》,而版税全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支取(根本没有征求鲁迅继承人的意见、甚至连一声招呼也不打)。而日方曾托付该社给鲁迅之子周海婴送几套样书。但直到1985年夏,周海婴访日期间,才从日本朋友处获悉:5年前有这么一件重大的事情!对于人民文学出版社不预先征得同意、不付酬、甚至不送样书的行为,周海婴感到非常气愤。他决定诉诸法律。1986年6月      二、驳回周海婴其他诉讼请求,诉讼费422元由周海婴负担。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周海婴的诉讼请求!

28日,周海婴提起诉讼。他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文学出版社。周海婴提出了四项诉讼请求:一、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补发该社于1953年至1958年出版鲁迅著作所计稿酬的余额4万元;(陈按:当时4万元约合今人民币60万元。)二、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结算并支付1959年至1966年出版鲁迅著作的应付稿酬;三、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结算该社与日本学习研究社于1981年12月签订翻译出版日文版《鲁迅全集》后,由日方支付费用中周海婴的应得版权份额;四、要求人民文学出版社给付该社发表鲁迅首发作品的稿酬。一审不予支持  但人民文学出版社在法庭上辩称:许广平与周海婴早于50年代二次要求将鲁迅稿酬上缴国家,故鲁迅著作1958年以前的稿酬4万余元已于1958年当作本社利润上缴。至于1959年后出版《鲁迅全集》则不再计酬。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两年的审理,认定五十年代鲁迅继承人许广平和周海婴当时提出将鲁迅稿酬上缴国家的行为有效,便于1988年6月23日判决:一、人民文学出版社支付周海婴鲁迅著作稿酬297元6角;二、驳回周海婴其他诉讼请求,诉讼费422元由周海婴负担。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周海婴的诉讼请求!一审败诉、外界的无端指责,使得周海婴愁眉不展。“鲁迅的儿子为钱财打官司”,当时被许多人看作是件丢脸的丑闻。但是周海婴认为,诉讼的目的不仅是钱的问题,它的意义在于应如何尊重和维护鲁迅的著作权;更如何通过这个案件的审理,唤醒整个社会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意识。周海婴和律师提出两个问题——(1)我国有关法规所设立的著作权保护期限,究竟是著作者死后多少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从1959年起停止为鲁迅著作计算稿酬,这时离鲁迅逝世不过23年。但是,按照1984年国家出版局制定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的规定,死者著作权保护期限为去世后30年,也就是说鲁迅著作权还在保护期限内。(2)关于放弃鲁迅稿酬的问题。虽然鲁迅夫人许广平生前与周海婴曾经表示过:要将鲁迅

     一审败诉、外界的无端指责,使得周海婴愁眉不展。“鲁迅的儿子为钱财打官司”,当时被许多人看作是件丢脸的丑闻。但是周海婴认为,诉讼的目的不仅是钱的问题,它的意义在于应如何尊重和维护鲁迅的著作权;更如何通过这个案件的审理,唤醒整个社会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意识。

     周海婴和律师提出两个问题——

     (1)我国有关法规所设立的著作权保护期限,究竟是著作者死后多少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从1959年起停止为鲁迅著作计算稿酬,这时离鲁迅逝世不过23年。但是,按照1984年国家出版局制定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的规定,死者著作权保护期限为去世后30年,也就是说鲁迅著作权还在保护期限内。

     (2)关于放弃鲁迅稿酬的问题。虽然鲁迅夫人许广平生前与周海婴曾经表示过:要将鲁迅著作的稿酬上缴国家,但这仅是一个意愿,捐赠行为(包括捐赠过程)实际上并没有实现。

著作的稿酬上缴国家,但这仅是一个意愿,捐赠行为(包括捐赠过程)实际上并没有实现。  周海婴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二审调解  1989年12月8日,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主持下,周海婴与人民文学出版社一致同意,将调解内容分成两部分处理,双方意见统一的写入调解书;双方尚未统一的,如日文版的版税归属等问题则由法庭当庭记录在案。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写道——“经本院调解,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达成协议,内容如下:(一)人民文学出版社向周海婴补开“捐赠书”,以表明许广平、周海婴曾于1958年向国家捐赠鲁迅稿酬40197.11元。(二)人民文学出版社支付周海婴依法享有的鲁迅首发作品基本稿酬、印数稿酬1242.20元。”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调解书尊重双方当事人的意愿:既不使人民文学出版社为难,又维护了周海婴的一部分权益。而关于中日合作出版《鲁迅全集》日方版税一事,保留鲁迅继承人周海婴的权利,虽没有写进调解书,但记录在案,等待有法律明文规定时再予解决。双方接受了这一调解方案。后话本案调解结案的一年多后,即1991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著作权法正式产生。这部法令明确规定:著作权保护期延至作者死后50年。    周海婴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二审调解

    1989年12月8日,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主持下,周海婴与人民文学出版社一致同意,将调解内容分成两部分处理,双方意见统一的写入调解书;双方尚未统一的,如日文版的版税归属等问题则由法庭当庭记录在案。

     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写道——

     “经本院调解,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达成协议,内容如下:

      (一)人民文学出版社向周海婴补开“捐赠书”,以表明许广平、周海婴曾于1958年向国家捐赠鲁迅稿酬40197.11元。

著作的稿酬上缴国家,但这仅是一个意愿,捐赠行为(包括捐赠过程)实际上并没有实现。  周海婴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二审调解  1989年12月8日,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主持下,周海婴与人民文学出版社一致同意,将调解内容分成两部分处理,双方意见统一的写入调解书;双方尚未统一的,如日文版的版税归属等问题则由法庭当庭记录在案。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写道——“经本院调解,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达成协议,内容如下:(一)人民文学出版社向周海婴补开“捐赠书”,以表明许广平、周海婴曾于1958年向国家捐赠鲁迅稿酬40197.11元。(二)人民文学出版社支付周海婴依法享有的鲁迅首发作品基本稿酬、印数稿酬1242.20元。”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调解书尊重双方当事人的意愿:既不使人民文学出版社为难,又维护了周海婴的一部分权益。而关于中日合作出版《鲁迅全集》日方版税一事,保留鲁迅继承人周海婴的权利,虽没有写进调解书,但记录在案,等待有法律明文规定时再予解决。双方接受了这一调解方案。后话本案调解结案的一年多后,即1991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著作权法正式产生。这部法令明确规定:著作权保护期延至作者死后50年。

      (二)人民文学出版社支付周海婴依法享有的鲁迅首发作品基本稿酬、印数稿酬1242.20元。”

鲁迅遗产(稿酬)官司我在《鲁迅的经济生活》中指出:鲁迅生前(30年代)曾为自己的著作权打过一场官司。无独有偶,鲁迅逝世以后,鲁迅继承人又为鲁迅稿酬版权(鲁迅遗产)打了一场官司。至今还有深远影响,引人关注!“历史遗留问题”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鲁迅遗孀许广平把鲁迅的遗物、墨宝、连同北京老宅都无偿捐献给国家。“反右派斗争”后的1958年,在全国“大跃进”运动中,许广平适应时代潮流,曾向人民文学出版社表示:要将鲁迅应得稿酬34万元上缴国家。但周恩来总理闻讯后并不同意!周恩来指示人民文学出版社:将这笔款项以“鲁迅稿酬”的名义存入银行(作为鲁迅遗产),一旦家属需要时可支用。从1959年到196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又编辑出版了大量鲁迅著作,但从未征求过鲁迅著作权继承人许广平和周海婴的意见,也未向他们支付过稿酬版税。1966年以后浩劫临头,鲁迅之子周海婴遭到冲击。这时他们夫妻的工资加起来不足130元人民币,而且还要抚养4个孩子,生活陷入窘境。周海婴无奈,向人民文学出版社提出结算鲁迅稿酬的请求,但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1972年周海婴被迫上书中央,要求从他父亲鲁迅稿酬(应得遗产)中领取一部分,以弥补生活开支,度过难关。经周恩来总理指示,人民文学出版社从代存的鲁迅稿酬中提取3万元,交给周海婴。1981年,周海婴的两个儿子要出国留学,生活更加困难,又经中央有关领导批准予以资助,但仅得到一张27万元的支票。这只占鲁迅应得稿酬(版税)的一部分。矛盾突出198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与日本学习研究社合作翻译出版了日文版的《鲁迅全集》,而版税全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支取(根本没有征求鲁迅继承人的意见、甚至连一声招呼也不打)。而日方曾托付该社给鲁迅之子周海婴送几套样书。但直到1985年夏,周海婴访日期间,才从日本朋友处获悉:5年前有这么一件重大的事情!对于人民文学出版社不预先征得同意、不付酬、甚至不送样书的行为,周海婴感到非常气愤。他决定诉诸法律。1986年6月 

     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调解书尊重双方当事人的意愿:既不使人民文学出版社为难,又维护了周海婴的一部分权益。而关于中日合作出版《鲁迅全集》日方版税一事,保留鲁迅继承人周海婴的权利,虽没有写进调解书,但记录在案,等待有法律明文规定时再予解决。

     双方接受了这一调解方案。

著作的稿酬上缴国家,但这仅是一个意愿,捐赠行为(包括捐赠过程)实际上并没有实现。  周海婴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二审调解  1989年12月8日,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主持下,周海婴与人民文学出版社一致同意,将调解内容分成两部分处理,双方意见统一的写入调解书;双方尚未统一的,如日文版的版税归属等问题则由法庭当庭记录在案。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写道——“经本院调解,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达成协议,内容如下:(一)人民文学出版社向周海婴补开“捐赠书”,以表明许广平、周海婴曾于1958年向国家捐赠鲁迅稿酬40197.11元。(二)人民文学出版社支付周海婴依法享有的鲁迅首发作品基本稿酬、印数稿酬1242.20元。”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调解书尊重双方当事人的意愿:既不使人民文学出版社为难,又维护了周海婴的一部分权益。而关于中日合作出版《鲁迅全集》日方版税一事,保留鲁迅继承人周海婴的权利,虽没有写进调解书,但记录在案,等待有法律明文规定时再予解决。双方接受了这一调解方案。后话本案调解结案的一年多后,即1991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著作权法正式产生。这部法令明确规定:著作权保护期延至作者死后50年。后话

     本案调解结案的一年多后,即1991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著作权法正式产生。

     这部法令明确规定:著作权保护期延至作者死后50年。

著作的稿酬上缴国家,但这仅是一个意愿,捐赠行为(包括捐赠过程)实际上并没有实现。  周海婴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二审调解  1989年12月8日,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主持下,周海婴与人民文学出版社一致同意,将调解内容分成两部分处理,双方意见统一的写入调解书;双方尚未统一的,如日文版的版税归属等问题则由法庭当庭记录在案。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写道——“经本院调解,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达成协议,内容如下:(一)人民文学出版社向周海婴补开“捐赠书”,以表明许广平、周海婴曾于1958年向国家捐赠鲁迅稿酬40197.11元。(二)人民文学出版社支付周海婴依法享有的鲁迅首发作品基本稿酬、印数稿酬1242.20元。”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调解书尊重双方当事人的意愿:既不使人民文学出版社为难,又维护了周海婴的一部分权益。而关于中日合作出版《鲁迅全集》日方版税一事,保留鲁迅继承人周海婴的权利,虽没有写进调解书,但记录在案,等待有法律明文规定时再予解决。双方接受了这一调解方案。后话本案调解结案的一年多后,即1991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著作权法正式产生。这部法令明确规定:著作权保护期延至作者死后50年。

 

著作的稿酬上缴国家,但这仅是一个意愿,捐赠行为(包括捐赠过程)实际上并没有实现。  周海婴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二审调解  1989年12月8日,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主持下,周海婴与人民文学出版社一致同意,将调解内容分成两部分处理,双方意见统一的写入调解书;双方尚未统一的,如日文版的版税归属等问题则由法庭当庭记录在案。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写道——“经本院调解,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达成协议,内容如下:(一)人民文学出版社向周海婴补开“捐赠书”,以表明许广平、周海婴曾于1958年向国家捐赠鲁迅稿酬40197.11元。(二)人民文学出版社支付周海婴依法享有的鲁迅首发作品基本稿酬、印数稿酬1242.20元。”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调解书尊重双方当事人的意愿:既不使人民文学出版社为难,又维护了周海婴的一部分权益。而关于中日合作出版《鲁迅全集》日方版税一事,保留鲁迅继承人周海婴的权利,虽没有写进调解书,但记录在案,等待有法律明文规定时再予解决。双方接受了这一调解方案。后话本案调解结案的一年多后,即1991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著作权法正式产生。这部法令明确规定:著作权保护期延至作者死后50年。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