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看哪!周作人“五十年来的心愿”  

2007-08-18 20:05: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哪!周作人“五十年来的心愿”垂暮之年、一切洞察、万事皆休的周作人,在1965年4月8日的日记写道:“余今年一月已整八十,若以旧式计算,则八十有三矣,自己也不知怎么活得这样长久。过去因翻译《路吉阿诺斯对话集》,此为五十年来的心愿,常恐身先朝露,有不及完成之惧,今幸已竣功,无复忧虑,既已放心。”4月26日,周作人重立遗嘱:“余今年已整八十岁,死无遗恨……余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是五十年来的心愿,识者当自知之。”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亡,其言也善。周作人认为自己“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乃是“五十年来的心愿”呀!这话可不是轻易说说的。既然80岁时说是“五十年来的心愿”,那么就是周作人“三十而立”也就是1915年许下的愿了……其中肯定大有深意。我反复玩味这些文字,心中生出悲悯之情。于是找出一篇评述《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的资料,抄示给同好。原来,周作人最欣赏的“智者之言”是这样的——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智者之言《路吉阿诺斯对话集》计20篇,50余万言。著者是“2世纪古罗马的叙里亚人而用希腊文写作者”,其实既在古希腊之后,又在古希腊之外;只因“用了600年前的古典文字”写作,才做得古希腊文学史的殿军人物;所著对话,遂为古希腊文学的收山之作。不过路吉阿诺斯与此前各位大家一脉相承,从他们那儿获益良多:“他把辩论术应用于对话,这本是哲学家的用法,有如柏拉图的著作也采用这种方法,可是在他的对话里所讲的却不是哲理,而是日常小事,这便成了一篇短小的喜剧了。他又采用历代喜剧家,如阿里斯托法涅斯,墨南德洛斯,赫洛达斯,以及墨尼波斯的手法,造成他的特殊的讽刺对话。”路吉阿诺斯生当末世,眼见得一个伟大文明即将逝去——曾经灿烂辉煌,此时却不免泥沙俱下。我们读他的著作,觉得并未曾给这一文明添加什么——实在也无须如此;相反,所用的都是减法。路氏自己也承认这一点。在《渔夫》中,当爱智女神问他:“你的职业是什么呢?”路氏答道:“我憎恨说大话的,憎恨骗子,憎恨说诳的,憎恨虚荣心,憎恨各种的坏人,他们却是很多,如你所知道。”爱智说:“你的职业充满了憎恨呀。”路氏说:“可是和这相反的事我也是会的,这我说是从爱出来的事,因为我是一个爱真理的,爱美的,爱简素的,爱一切凡值得爱的物事的人。但是够得上做这方面的对象的,为数很少,反过来可以列入憎恨方面的,人数却有5万人。因此这一方面,因为久不使用,几乎忘记了,而别一方面则很是熟练了。”他的对话中充满此种“憎恨”——只是诉诸文字,变作尖刻
体现其智慧;表述的方式则充分显示其才华。他不止讲出自己的意见了事,总是讲得充盈饱满,起伏跌宕,妙趣横生。这里最可看出,他如何一并得了柏拉图和阿里斯托芬的神韵的了。辩者的智慧与喜剧家的才华被熔为一炉。路氏的才华更主要地表现为非凡的想像力。话说至此,不能不提到《真实的故事》一篇。周作人说:“其意本在讽刺历史家与哲学家之虚妄不经,唯其所模拟之书今多散佚不传,故讽刺已失目的,唯所写故事乃极奇诡可喜,甚见重于后世,过于所作对话。”眼前这个末路世界,显然拘束不住路吉阿诺斯。《真实的故事》启发了西方基于奇想的一派文学,如《巨人传》、《格列佛游记》等;若论想像力之恢宏广大,虽然青出于蓝,却未必胜于蓝。(《路吉阿诺斯对话集》,周作人译)[附]  “菲罗克勒斯:‘堤吉阿得斯,你的故事也给我享受到同样的结果了。据他们说,不但是被疯狗咬了的人会得发疯害怕水,就是一个被咬的人咬了别人,他的咬也就同那狗的有一样的效力,别人也便有这样的恐怖了。所以现在似乎你在欧克剌忒斯的家里,被这许多的诳话所咬了,你却把这咬传给了我,这样你把我的心里充满了鬼物了!’“堤吉阿得斯:‘但是放心吧,好朋友。我们有那真理与常识这一服灵效的解毒药在这里,只要用了这个,我们便不怕那些虚妄的诳话会得扰乱我们了。’”——《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爱说诳的人》请继续点击、参看以下博文——文化名人的个性周作人晚年的“不快”与唯一安慰 

看哪!周作人“五十年来的心愿”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看哪!周作人“五十年来的心愿”

垂暮之年、一切洞察、万事皆休的周作人,在1965年4月8日的日记写道:“余今年一月已整八十,若以旧式计算,则八十有三矣,自己也不知怎么活得这样长久。过去因翻译《路吉阿诺斯对话集》,此为体现其智慧;表述的方式则充分显示其才华。他不止讲出自己的意见了事,总是讲得充盈饱满,起伏跌宕,妙趣横生。这里最可看出,他如何一并得了柏拉图和阿里斯托芬的神韵的了。辩者的智慧与喜剧家的才华被熔为一炉。路氏的才华更主要地表现为非凡的想像力。话说至此,不能不提到《真实的故事》一篇。周作人说:“其意本在讽刺历史家与哲学家之虚妄不经,唯其所模拟之书今多散佚不传,故讽刺已失目的,唯所写故事乃极奇诡可喜,甚见重于后世,过于所作对话。”眼前这个末路世界,显然拘束不住路吉阿诺斯。《真实的故事》启发了西方基于奇想的一派文学,如《巨人传》、《格列佛游记》等;若论想像力之恢宏广大,虽然青出于蓝,却未必胜于蓝。(《路吉阿诺斯对话集》,周作人译)[附]  “菲罗克勒斯:‘堤吉阿得斯,你的故事也给我享受到同样的结果了。据他们说,不但是被疯狗咬了的人会得发疯害怕水,就是一个被咬的人咬了别人,他的咬也就同那狗的有一样的效力,别人也便有这样的恐怖了。所以现在似乎你在欧克剌忒斯的家里,被这许多的诳话所咬了,你却把这咬传给了我,这样你把我的心里充满了鬼物了!’“堤吉阿得斯:‘但是放心吧,好朋友。我们有那真理与常识这一服灵效的解毒药在这里,只要用了这个,我们便不怕那些虚妄的诳话会得扰乱我们了。’”——《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爱说诳的人》请继续点击、参看以下博文——文化名人的个性周作人晚年的“不快”与唯一安慰五十年来的心愿,常恐身先朝露,有不及完成之惧,今幸已竣功,无复忧虑,既已放心。”4月26日,周作人重立遗嘱:“余今年已整八十岁,死无遗恨……余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是体现其智慧;表述的方式则充分显示其才华。他不止讲出自己的意见了事,总是讲得充盈饱满,起伏跌宕,妙趣横生。这里最可看出,他如何一并得了柏拉图和阿里斯托芬的神韵的了。辩者的智慧与喜剧家的才华被熔为一炉。路氏的才华更主要地表现为非凡的想像力。话说至此,不能不提到《真实的故事》一篇。周作人说:“其意本在讽刺历史家与哲学家之虚妄不经,唯其所模拟之书今多散佚不传,故讽刺已失目的,唯所写故事乃极奇诡可喜,甚见重于后世,过于所作对话。”眼前这个末路世界,显然拘束不住路吉阿诺斯。《真实的故事》启发了西方基于奇想的一派文学,如《巨人传》、《格列佛游记》等;若论想像力之恢宏广大,虽然青出于蓝,却未必胜于蓝。(《路吉阿诺斯对话集》,周作人译)[附]  “菲罗克勒斯:‘堤吉阿得斯,你的故事也给我享受到同样的结果了。据他们说,不但是被疯狗咬了的人会得发疯害怕水,就是一个被咬的人咬了别人,他的咬也就同那狗的有一样的效力,别人也便有这样的恐怖了。所以现在似乎你在欧克剌忒斯的家里,被这许多的诳话所咬了,你却把这咬传给了我,这样你把我的心里充满了鬼物了!’“堤吉阿得斯:‘但是放心吧,好朋友。我们有那真理与常识这一服灵效的解毒药在这里,只要用了这个,我们便不怕那些虚妄的诳话会得扰乱我们了。’”——《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爱说诳的人》请继续点击、参看以下博文——文化名人的个性周作人晚年的“不快”与唯一安慰五十年来的心愿,识者当自知之。”

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亡,其言也善。

周作人认为自己“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乃是体现其智慧;表述的方式则充分显示其才华。他不止讲出自己的意见了事,总是讲得充盈饱满,起伏跌宕,妙趣横生。这里最可看出,他如何一并得了柏拉图和阿里斯托芬的神韵的了。辩者的智慧与喜剧家的才华被熔为一炉。路氏的才华更主要地表现为非凡的想像力。话说至此,不能不提到《真实的故事》一篇。周作人说:“其意本在讽刺历史家与哲学家之虚妄不经,唯其所模拟之书今多散佚不传,故讽刺已失目的,唯所写故事乃极奇诡可喜,甚见重于后世,过于所作对话。”眼前这个末路世界,显然拘束不住路吉阿诺斯。《真实的故事》启发了西方基于奇想的一派文学,如《巨人传》、《格列佛游记》等;若论想像力之恢宏广大,虽然青出于蓝,却未必胜于蓝。(《路吉阿诺斯对话集》,周作人译)[附]  “菲罗克勒斯:‘堤吉阿得斯,你的故事也给我享受到同样的结果了。据他们说,不但是被疯狗咬了的人会得发疯害怕水,就是一个被咬的人咬了别人,他的咬也就同那狗的有一样的效力,别人也便有这样的恐怖了。所以现在似乎你在欧克剌忒斯的家里,被这许多的诳话所咬了,你却把这咬传给了我,这样你把我的心里充满了鬼物了!’“堤吉阿得斯:‘但是放心吧,好朋友。我们有那真理与常识这一服灵效的解毒药在这里,只要用了这个,我们便不怕那些虚妄的诳话会得扰乱我们了。’”——《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爱说诳的人》请继续点击、参看以下博文——文化名人的个性周作人晚年的“不快”与唯一安慰“五十年来的心愿”呀!这话可不是轻易说说的。

体现其智慧;表述的方式则充分显示其才华。他不止讲出自己的意见了事,总是讲得充盈饱满,起伏跌宕,妙趣横生。这里最可看出,他如何一并得了柏拉图和阿里斯托芬的神韵的了。辩者的智慧与喜剧家的才华被熔为一炉。路氏的才华更主要地表现为非凡的想像力。话说至此,不能不提到《真实的故事》一篇。周作人说:“其意本在讽刺历史家与哲学家之虚妄不经,唯其所模拟之书今多散佚不传,故讽刺已失目的,唯所写故事乃极奇诡可喜,甚见重于后世,过于所作对话。”眼前这个末路世界,显然拘束不住路吉阿诺斯。《真实的故事》启发了西方基于奇想的一派文学,如《巨人传》、《格列佛游记》等;若论想像力之恢宏广大,虽然青出于蓝,却未必胜于蓝。(《路吉阿诺斯对话集》,周作人译)[附]  “菲罗克勒斯:‘堤吉阿得斯,你的故事也给我享受到同样的结果了。据他们说,不但是被疯狗咬了的人会得发疯害怕水,就是一个被咬的人咬了别人,他的咬也就同那狗的有一样的效力,别人也便有这样的恐怖了。所以现在似乎你在欧克剌忒斯的家里,被这许多的诳话所咬了,你却把这咬传给了我,这样你把我的心里充满了鬼物了!’“堤吉阿得斯:‘但是放心吧,好朋友。我们有那真理与常识这一服灵效的解毒药在这里,只要用了这个,我们便不怕那些虚妄的诳话会得扰乱我们了。’”——《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爱说诳的人》请继续点击、参看以下博文——文化名人的个性周作人晚年的“不快”与唯一安慰既然80岁时说是“五十年来的心愿”,那么就是周作人“三十而立”也就是1915年许下的愿了……其中肯定大有深意。

我反复玩味这些文字,心中生出悲悯之情。于是找出一篇评述《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的资料,抄示给同好。

原来,周作人最欣赏的“智者之言”是这样的——

 

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

智者之言

《路吉阿诺斯对话集》计20篇,50余万言。著者是“2世纪古罗马的叙里亚人而用希腊文写作者”,其实既在古希腊之后,又在古希腊之外;只因“用了600年前的古典文字”写作,才做得古希腊文学史的殿军人物;所著对话,遂为古希腊文学的收山之作。

 

不过路吉阿诺斯与此前各位大家一脉相承,从他们那儿获益良多:“他把辩论术应用于对话,这本是哲学家的用法,有如柏拉图的著作也采用这种方法,可是在他的对话里所讲的却不是哲理,而是日常小事,这便成了一篇短小的喜剧了。他又采用历代喜剧家,如阿里斯托法涅斯,墨南德洛斯,赫洛达斯,以及墨尼波斯的手法,造成他的特殊的讽刺对话。”

 

路吉阿诺斯生当末世,眼见得一个伟大文明即将逝去——曾经灿烂辉煌,此时却不免泥沙俱下。我们读他的著作,觉得并未曾给这一文明添加什么——实在也无须如此;相反,所用的都是减法。路氏自己也承认这一点。

 

看哪!周作人“五十年来的心愿”垂暮之年、一切洞察、万事皆休的周作人,在1965年4月8日的日记写道:“余今年一月已整八十,若以旧式计算,则八十有三矣,自己也不知怎么活得这样长久。过去因翻译《路吉阿诺斯对话集》,此为五十年来的心愿,常恐身先朝露,有不及完成之惧,今幸已竣功,无复忧虑,既已放心。”4月26日,周作人重立遗嘱:“余今年已整八十岁,死无遗恨……余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是五十年来的心愿,识者当自知之。”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亡,其言也善。周作人认为自己“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乃是“五十年来的心愿”呀!这话可不是轻易说说的。既然80岁时说是“五十年来的心愿”,那么就是周作人“三十而立”也就是1915年许下的愿了……其中肯定大有深意。我反复玩味这些文字,心中生出悲悯之情。于是找出一篇评述《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的资料,抄示给同好。原来,周作人最欣赏的“智者之言”是这样的——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智者之言《路吉阿诺斯对话集》计20篇,50余万言。著者是“2世纪古罗马的叙里亚人而用希腊文写作者”,其实既在古希腊之后,又在古希腊之外;只因“用了600年前的古典文字”写作,才做得古希腊文学史的殿军人物;所著对话,遂为古希腊文学的收山之作。不过路吉阿诺斯与此前各位大家一脉相承,从他们那儿获益良多:“他把辩论术应用于对话,这本是哲学家的用法,有如柏拉图的著作也采用这种方法,可是在他的对话里所讲的却不是哲理,而是日常小事,这便成了一篇短小的喜剧了。他又采用历代喜剧家,如阿里斯托法涅斯,墨南德洛斯,赫洛达斯,以及墨尼波斯的手法,造成他的特殊的讽刺对话。”路吉阿诺斯生当末世,眼见得一个伟大文明即将逝去——曾经灿烂辉煌,此时却不免泥沙俱下。我们读他的著作,觉得并未曾给这一文明添加什么——实在也无须如此;相反,所用的都是减法。路氏自己也承认这一点。在《渔夫》中,当爱智女神问他:“你的职业是什么呢?”路氏答道:“我憎恨说大话的,憎恨骗子,憎恨说诳的,憎恨虚荣心,憎恨各种的坏人,他们却是很多,如你所知道。”爱智说:“你的职业充满了憎恨呀。”路氏说:“可是和这相反的事我也是会的,这我说是从爱出来的事,因为我是一个爱真理的,爱美的,爱简素的,爱一切凡值得爱的物事的人。但是够得上做这方面的对象的,为数很少,反过来可以列入憎恨方面的,人数却有5万人。因此这一方面,因为久不使用,几乎忘记了,而别一方面则很是熟练了。”他的对话中充满此种“憎恨”——只是诉诸文字,变作尖刻

在《渔夫》中,当爱智女神问他:“你的职业是什么呢?”路氏答道:“我憎恨说大话的,憎恨骗子,憎恨说诳的,憎恨虚荣心,憎恨各种的坏人,他们却是很多,如你所知道。”爱智说:“你的职业充满了憎恨呀。”路氏说:“可是和这相反的事我也是会的,这我说是从爱出来的事,因为我是一个爱真理的,爱美的,爱简素的,爱一切凡值得爱的物事的人。但是够得上做这方面的对象的,为数很少,反过来可以列入憎恨方面的,人数却有5万人。因此这一方面,因为久不使用,几乎忘记了,而别一方面则很是熟练了。”他的对话中充满此种“憎恨”——只是诉诸文字,变作尖刻的讽刺和无情的嘲弄了。

吉尔伯特·默雷著《古希腊文学史》讲到路吉阿诺斯时说:“他博学多才,观察敏锐,在一切事物面前显得谈笑风生,颇有幽默感;他过于渴求诚实,过于吹毛求疵,过于矜持;对自己生活的时代来说,他不能随波逐流。”在《宙斯被盘问》中,犬儒派学者库尼斯科斯被称为“一个麻烦的人”、“一个胆大妄为的人”,说的也正是著者自己。而《渔夫》中路氏则以“直言人”自居。

 

看哪!周作人“五十年来的心愿”垂暮之年、一切洞察、万事皆休的周作人,在1965年4月8日的日记写道:“余今年一月已整八十,若以旧式计算,则八十有三矣,自己也不知怎么活得这样长久。过去因翻译《路吉阿诺斯对话集》,此为五十年来的心愿,常恐身先朝露,有不及完成之惧,今幸已竣功,无复忧虑,既已放心。”4月26日,周作人重立遗嘱:“余今年已整八十岁,死无遗恨……余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是五十年来的心愿,识者当自知之。”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亡,其言也善。周作人认为自己“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乃是“五十年来的心愿”呀!这话可不是轻易说说的。既然80岁时说是“五十年来的心愿”,那么就是周作人“三十而立”也就是1915年许下的愿了……其中肯定大有深意。我反复玩味这些文字,心中生出悲悯之情。于是找出一篇评述《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的资料,抄示给同好。原来,周作人最欣赏的“智者之言”是这样的——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智者之言《路吉阿诺斯对话集》计20篇,50余万言。著者是“2世纪古罗马的叙里亚人而用希腊文写作者”,其实既在古希腊之后,又在古希腊之外;只因“用了600年前的古典文字”写作,才做得古希腊文学史的殿军人物;所著对话,遂为古希腊文学的收山之作。不过路吉阿诺斯与此前各位大家一脉相承,从他们那儿获益良多:“他把辩论术应用于对话,这本是哲学家的用法,有如柏拉图的著作也采用这种方法,可是在他的对话里所讲的却不是哲理,而是日常小事,这便成了一篇短小的喜剧了。他又采用历代喜剧家,如阿里斯托法涅斯,墨南德洛斯,赫洛达斯,以及墨尼波斯的手法,造成他的特殊的讽刺对话。”路吉阿诺斯生当末世,眼见得一个伟大文明即将逝去——曾经灿烂辉煌,此时却不免泥沙俱下。我们读他的著作,觉得并未曾给这一文明添加什么——实在也无须如此;相反,所用的都是减法。路氏自己也承认这一点。在《渔夫》中,当爱智女神问他:“你的职业是什么呢?”路氏答道:“我憎恨说大话的,憎恨骗子,憎恨说诳的,憎恨虚荣心,憎恨各种的坏人,他们却是很多,如你所知道。”爱智说:“你的职业充满了憎恨呀。”路氏说:“可是和这相反的事我也是会的,这我说是从爱出来的事,因为我是一个爱真理的,爱美的,爱简素的,爱一切凡值得爱的物事的人。但是够得上做这方面的对象的,为数很少,反过来可以列入憎恨方面的,人数却有5万人。因此这一方面,因为久不使用,几乎忘记了,而别一方面则很是熟练了。”他的对话中充满此种“憎恨”——只是诉诸文字,变作尖刻

他是面对整个古希腊文明写作的;就中凡属末流,皆在攻击之列。集中各篇,即如《关于路吉阿诺斯》所概括的,《爱说诳的人》“讽刺迷信”,《宙斯被盘问》、《宙斯唱悲剧》、《关于祭祀》“讽刺宗教”,《墨尼波斯》、《拍卖学派》、《渔夫》“讽刺哲学”,《伊卡洛墨尼波斯》“讽刺哲学与宗教”,《过渡》“讽刺权力的空虚”,《提蒙》“讽刺财富的空虚”,《公鸡》“讽刺财富与权力的空虚”,《卡戎》“讽刺世事一切的空虚”,等等,既有的价值体系与意识形态都被颠覆了。在路吉阿诺斯看来,正是人们想的说的做的这些,湮没了伟大的古希腊文明。

  

回到《渔夫》,爱智女神的说法,却更深入一层:“可是这并不应该是这样的,因为人家说,一个人能够这个,便也能那个的。所以不要把职业分作两个,这看去似乎两个的,实在只是一个。”

看哪!周作人“五十年来的心愿”垂暮之年、一切洞察、万事皆休的周作人,在1965年4月8日的日记写道:“余今年一月已整八十,若以旧式计算,则八十有三矣,自己也不知怎么活得这样长久。过去因翻译《路吉阿诺斯对话集》,此为五十年来的心愿,常恐身先朝露,有不及完成之惧,今幸已竣功,无复忧虑,既已放心。”4月26日,周作人重立遗嘱:“余今年已整八十岁,死无遗恨……余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是五十年来的心愿,识者当自知之。”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亡,其言也善。周作人认为自己“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乃是“五十年来的心愿”呀!这话可不是轻易说说的。既然80岁时说是“五十年来的心愿”,那么就是周作人“三十而立”也就是1915年许下的愿了……其中肯定大有深意。我反复玩味这些文字,心中生出悲悯之情。于是找出一篇评述《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的资料,抄示给同好。原来,周作人最欣赏的“智者之言”是这样的——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智者之言《路吉阿诺斯对话集》计20篇,50余万言。著者是“2世纪古罗马的叙里亚人而用希腊文写作者”,其实既在古希腊之后,又在古希腊之外;只因“用了600年前的古典文字”写作,才做得古希腊文学史的殿军人物;所著对话,遂为古希腊文学的收山之作。不过路吉阿诺斯与此前各位大家一脉相承,从他们那儿获益良多:“他把辩论术应用于对话,这本是哲学家的用法,有如柏拉图的著作也采用这种方法,可是在他的对话里所讲的却不是哲理,而是日常小事,这便成了一篇短小的喜剧了。他又采用历代喜剧家,如阿里斯托法涅斯,墨南德洛斯,赫洛达斯,以及墨尼波斯的手法,造成他的特殊的讽刺对话。”路吉阿诺斯生当末世,眼见得一个伟大文明即将逝去——曾经灿烂辉煌,此时却不免泥沙俱下。我们读他的著作,觉得并未曾给这一文明添加什么——实在也无须如此;相反,所用的都是减法。路氏自己也承认这一点。在《渔夫》中,当爱智女神问他:“你的职业是什么呢?”路氏答道:“我憎恨说大话的,憎恨骗子,憎恨说诳的,憎恨虚荣心,憎恨各种的坏人,他们却是很多,如你所知道。”爱智说:“你的职业充满了憎恨呀。”路氏说:“可是和这相反的事我也是会的,这我说是从爱出来的事,因为我是一个爱真理的,爱美的,爱简素的,爱一切凡值得爱的物事的人。但是够得上做这方面的对象的,为数很少,反过来可以列入憎恨方面的,人数却有5万人。因此这一方面,因为久不使用,几乎忘记了,而别一方面则很是熟练了。”他的对话中充满此种“憎恨”——只是诉诸文字,变作尖刻

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

“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

看哪!周作人“五十年来的心愿”垂暮之年、一切洞察、万事皆休的周作人,在1965年4月8日的日记写道:“余今年一月已整八十,若以旧式计算,则八十有三矣,自己也不知怎么活得这样长久。过去因翻译《路吉阿诺斯对话集》,此为五十年来的心愿,常恐身先朝露,有不及完成之惧,今幸已竣功,无复忧虑,既已放心。”4月26日,周作人重立遗嘱:“余今年已整八十岁,死无遗恨……余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是五十年来的心愿,识者当自知之。”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亡,其言也善。周作人认为自己“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乃是“五十年来的心愿”呀!这话可不是轻易说说的。既然80岁时说是“五十年来的心愿”,那么就是周作人“三十而立”也就是1915年许下的愿了……其中肯定大有深意。我反复玩味这些文字,心中生出悲悯之情。于是找出一篇评述《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的资料,抄示给同好。原来,周作人最欣赏的“智者之言”是这样的——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智者之言《路吉阿诺斯对话集》计20篇,50余万言。著者是“2世纪古罗马的叙里亚人而用希腊文写作者”,其实既在古希腊之后,又在古希腊之外;只因“用了600年前的古典文字”写作,才做得古希腊文学史的殿军人物;所著对话,遂为古希腊文学的收山之作。不过路吉阿诺斯与此前各位大家一脉相承,从他们那儿获益良多:“他把辩论术应用于对话,这本是哲学家的用法,有如柏拉图的著作也采用这种方法,可是在他的对话里所讲的却不是哲理,而是日常小事,这便成了一篇短小的喜剧了。他又采用历代喜剧家,如阿里斯托法涅斯,墨南德洛斯,赫洛达斯,以及墨尼波斯的手法,造成他的特殊的讽刺对话。”路吉阿诺斯生当末世,眼见得一个伟大文明即将逝去——曾经灿烂辉煌,此时却不免泥沙俱下。我们读他的著作,觉得并未曾给这一文明添加什么——实在也无须如此;相反,所用的都是减法。路氏自己也承认这一点。在《渔夫》中,当爱智女神问他:“你的职业是什么呢?”路氏答道:“我憎恨说大话的,憎恨骗子,憎恨说诳的,憎恨虚荣心,憎恨各种的坏人,他们却是很多,如你所知道。”爱智说:“你的职业充满了憎恨呀。”路氏说:“可是和这相反的事我也是会的,这我说是从爱出来的事,因为我是一个爱真理的,爱美的,爱简素的,爱一切凡值得爱的物事的人。但是够得上做这方面的对象的,为数很少,反过来可以列入憎恨方面的,人数却有5万人。因此这一方面,因为久不使用,几乎忘记了,而别一方面则很是熟练了。”他的对话中充满此种“憎恨”——只是诉诸文字,变作尖刻

——以此来形容路吉阿诺斯,大概亦不为过。这有如一线所系;后人要想领略古希腊文明的真谛,却又幸亏他的一番洗礼。路吉阿诺斯是集大成者,也是总清算者。

看哪!周作人“五十年来的心愿”垂暮之年、一切洞察、万事皆休的周作人,在1965年4月8日的日记写道:“余今年一月已整八十,若以旧式计算,则八十有三矣,自己也不知怎么活得这样长久。过去因翻译《路吉阿诺斯对话集》,此为五十年来的心愿,常恐身先朝露,有不及完成之惧,今幸已竣功,无复忧虑,既已放心。”4月26日,周作人重立遗嘱:“余今年已整八十岁,死无遗恨……余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是五十年来的心愿,识者当自知之。”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亡,其言也善。周作人认为自己“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乃是“五十年来的心愿”呀!这话可不是轻易说说的。既然80岁时说是“五十年来的心愿”,那么就是周作人“三十而立”也就是1915年许下的愿了……其中肯定大有深意。我反复玩味这些文字,心中生出悲悯之情。于是找出一篇评述《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的资料,抄示给同好。原来,周作人最欣赏的“智者之言”是这样的——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智者之言《路吉阿诺斯对话集》计20篇,50余万言。著者是“2世纪古罗马的叙里亚人而用希腊文写作者”,其实既在古希腊之后,又在古希腊之外;只因“用了600年前的古典文字”写作,才做得古希腊文学史的殿军人物;所著对话,遂为古希腊文学的收山之作。不过路吉阿诺斯与此前各位大家一脉相承,从他们那儿获益良多:“他把辩论术应用于对话,这本是哲学家的用法,有如柏拉图的著作也采用这种方法,可是在他的对话里所讲的却不是哲理,而是日常小事,这便成了一篇短小的喜剧了。他又采用历代喜剧家,如阿里斯托法涅斯,墨南德洛斯,赫洛达斯,以及墨尼波斯的手法,造成他的特殊的讽刺对话。”路吉阿诺斯生当末世,眼见得一个伟大文明即将逝去——曾经灿烂辉煌,此时却不免泥沙俱下。我们读他的著作,觉得并未曾给这一文明添加什么——实在也无须如此;相反,所用的都是减法。路氏自己也承认这一点。在《渔夫》中,当爱智女神问他:“你的职业是什么呢?”路氏答道:“我憎恨说大话的,憎恨骗子,憎恨说诳的,憎恨虚荣心,憎恨各种的坏人,他们却是很多,如你所知道。”爱智说:“你的职业充满了憎恨呀。”路氏说:“可是和这相反的事我也是会的,这我说是从爱出来的事,因为我是一个爱真理的,爱美的,爱简素的,爱一切凡值得爱的物事的人。但是够得上做这方面的对象的,为数很少,反过来可以列入憎恨方面的,人数却有5万人。因此这一方面,因为久不使用,几乎忘记了,而别一方面则很是熟练了。”他的对话中充满此种“憎恨”——只是诉诸文字,变作尖刻 

在《渔夫》中,路吉阿诺斯被称为“一切抢劫神庙者里边的最不敬者”。“非圣无法”的极致之作,当推《宙斯被盘问》和《宙斯唱悲剧》两篇。然而若与《诸神对话》、《海神对话》等结合来读,也许更能领会著者通过爱智女神所作的那番表白。

看哪!周作人“五十年来的心愿”垂暮之年、一切洞察、万事皆休的周作人,在1965年4月8日的日记写道:“余今年一月已整八十,若以旧式计算,则八十有三矣,自己也不知怎么活得这样长久。过去因翻译《路吉阿诺斯对话集》,此为五十年来的心愿,常恐身先朝露,有不及完成之惧,今幸已竣功,无复忧虑,既已放心。”4月26日,周作人重立遗嘱:“余今年已整八十岁,死无遗恨……余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是五十年来的心愿,识者当自知之。”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亡,其言也善。周作人认为自己“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乃是“五十年来的心愿”呀!这话可不是轻易说说的。既然80岁时说是“五十年来的心愿”,那么就是周作人“三十而立”也就是1915年许下的愿了……其中肯定大有深意。我反复玩味这些文字,心中生出悲悯之情。于是找出一篇评述《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的资料,抄示给同好。原来,周作人最欣赏的“智者之言”是这样的——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智者之言《路吉阿诺斯对话集》计20篇,50余万言。著者是“2世纪古罗马的叙里亚人而用希腊文写作者”,其实既在古希腊之后,又在古希腊之外;只因“用了600年前的古典文字”写作,才做得古希腊文学史的殿军人物;所著对话,遂为古希腊文学的收山之作。不过路吉阿诺斯与此前各位大家一脉相承,从他们那儿获益良多:“他把辩论术应用于对话,这本是哲学家的用法,有如柏拉图的著作也采用这种方法,可是在他的对话里所讲的却不是哲理,而是日常小事,这便成了一篇短小的喜剧了。他又采用历代喜剧家,如阿里斯托法涅斯,墨南德洛斯,赫洛达斯,以及墨尼波斯的手法,造成他的特殊的讽刺对话。”路吉阿诺斯生当末世,眼见得一个伟大文明即将逝去——曾经灿烂辉煌,此时却不免泥沙俱下。我们读他的著作,觉得并未曾给这一文明添加什么——实在也无须如此;相反,所用的都是减法。路氏自己也承认这一点。在《渔夫》中,当爱智女神问他:“你的职业是什么呢?”路氏答道:“我憎恨说大话的,憎恨骗子,憎恨说诳的,憎恨虚荣心,憎恨各种的坏人,他们却是很多,如你所知道。”爱智说:“你的职业充满了憎恨呀。”路氏说:“可是和这相反的事我也是会的,这我说是从爱出来的事,因为我是一个爱真理的,爱美的,爱简素的,爱一切凡值得爱的物事的人。但是够得上做这方面的对象的,为数很少,反过来可以列入憎恨方面的,人数却有5万人。因此这一方面,因为久不使用,几乎忘记了,而别一方面则很是熟练了。”他的对话中充满此种“憎恨”——只是诉诸文字,变作尖刻

 

即如周作人所说,《诸神对话》“以希腊神话中诸神为脚色,虽然是神人的身份,可是一切言动却全是凡人的”;路氏心目中神的本来面目,正是这样。基于此点,他才在《宙斯被盘问》等中,明确质疑神的主宰作用,甚至存在意义。诸神本来生息人间,一应喜怒哀乐,实与你我无异;无端成了神庙里的角色,被路吉阿诺斯觑见破绽,这“最不敬者”才来“抢劫”,让神落到大地之上。周氏说《诸神对话》的写法“是作者讽刺之所在”,系从“神—人”关系着眼;这里态度虽然温和谐趣,却与《宙斯被盘问》等之尖刻激烈并无区别。希腊诸神富于人情味,遂成为最美的形象。在周氏看来,这是“希腊神话的本色”。

路吉阿诺斯不愧为古希腊文明最后的忠实职守。

看哪!周作人“五十年来的心愿”垂暮之年、一切洞察、万事皆休的周作人,在1965年4月8日的日记写道:“余今年一月已整八十,若以旧式计算,则八十有三矣,自己也不知怎么活得这样长久。过去因翻译《路吉阿诺斯对话集》,此为五十年来的心愿,常恐身先朝露,有不及完成之惧,今幸已竣功,无复忧虑,既已放心。”4月26日,周作人重立遗嘱:“余今年已整八十岁,死无遗恨……余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是五十年来的心愿,识者当自知之。”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亡,其言也善。周作人认为自己“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乃是“五十年来的心愿”呀!这话可不是轻易说说的。既然80岁时说是“五十年来的心愿”,那么就是周作人“三十而立”也就是1915年许下的愿了……其中肯定大有深意。我反复玩味这些文字,心中生出悲悯之情。于是找出一篇评述《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的资料,抄示给同好。原来,周作人最欣赏的“智者之言”是这样的——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智者之言《路吉阿诺斯对话集》计20篇,50余万言。著者是“2世纪古罗马的叙里亚人而用希腊文写作者”,其实既在古希腊之后,又在古希腊之外;只因“用了600年前的古典文字”写作,才做得古希腊文学史的殿军人物;所著对话,遂为古希腊文学的收山之作。不过路吉阿诺斯与此前各位大家一脉相承,从他们那儿获益良多:“他把辩论术应用于对话,这本是哲学家的用法,有如柏拉图的著作也采用这种方法,可是在他的对话里所讲的却不是哲理,而是日常小事,这便成了一篇短小的喜剧了。他又采用历代喜剧家,如阿里斯托法涅斯,墨南德洛斯,赫洛达斯,以及墨尼波斯的手法,造成他的特殊的讽刺对话。”路吉阿诺斯生当末世,眼见得一个伟大文明即将逝去——曾经灿烂辉煌,此时却不免泥沙俱下。我们读他的著作,觉得并未曾给这一文明添加什么——实在也无须如此;相反,所用的都是减法。路氏自己也承认这一点。在《渔夫》中,当爱智女神问他:“你的职业是什么呢?”路氏答道:“我憎恨说大话的,憎恨骗子,憎恨说诳的,憎恨虚荣心,憎恨各种的坏人,他们却是很多,如你所知道。”爱智说:“你的职业充满了憎恨呀。”路氏说:“可是和这相反的事我也是会的,这我说是从爱出来的事,因为我是一个爱真理的,爱美的,爱简素的,爱一切凡值得爱的物事的人。但是够得上做这方面的对象的,为数很少,反过来可以列入憎恨方面的,人数却有5万人。因此这一方面,因为久不使用,几乎忘记了,而别一方面则很是熟练了。”他的对话中充满此种“憎恨”——只是诉诸文字,变作尖刻

 

体现其智慧;表述的方式则充分显示其才华。他不止讲出自己的意见了事,总是讲得充盈饱满,起伏跌宕,妙趣横生。这里最可看出,他如何一并得了柏拉图和阿里斯托芬的神韵的了。辩者的智慧与喜剧家的才华被熔为一炉。路氏的才华更主要地表现为非凡的想像力。话说至此,不能不提到《真实的故事》一篇。周作人说:“其意本在讽刺历史家与哲学家之虚妄不经,唯其所模拟之书今多散佚不传,故讽刺已失目的,唯所写故事乃极奇诡可喜,甚见重于后世,过于所作对话。”眼前这个末路世界,显然拘束不住路吉阿诺斯。《真实的故事》启发了西方基于奇想的一派文学,如《巨人传》、《格列佛游记》等;若论想像力之恢宏广大,虽然青出于蓝,却未必胜于蓝。(《路吉阿诺斯对话集》,周作人译)[附]  “菲罗克勒斯:‘堤吉阿得斯,你的故事也给我享受到同样的结果了。据他们说,不但是被疯狗咬了的人会得发疯害怕水,就是一个被咬的人咬了别人,他的咬也就同那狗的有一样的效力,别人也便有这样的恐怖了。所以现在似乎你在欧克剌忒斯的家里,被这许多的诳话所咬了,你却把这咬传给了我,这样你把我的心里充满了鬼物了!’“堤吉阿得斯:‘但是放心吧,好朋友。我们有那真理与常识这一服灵效的解毒药在这里,只要用了这个,我们便不怕那些虚妄的诳话会得扰乱我们了。’”——《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爱说诳的人》请继续点击、参看以下博文——文化名人的个性周作人晚年的“不快”与唯一安慰古往今来,惟有智慧与才华不因时光流逝而褪色

体现其智慧;表述的方式则充分显示其才华。他不止讲出自己的意见了事,总是讲得充盈饱满,起伏跌宕,妙趣横生。这里最可看出,他如何一并得了柏拉图和阿里斯托芬的神韵的了。辩者的智慧与喜剧家的才华被熔为一炉。路氏的才华更主要地表现为非凡的想像力。话说至此,不能不提到《真实的故事》一篇。周作人说:“其意本在讽刺历史家与哲学家之虚妄不经,唯其所模拟之书今多散佚不传,故讽刺已失目的,唯所写故事乃极奇诡可喜,甚见重于后世,过于所作对话。”眼前这个末路世界,显然拘束不住路吉阿诺斯。《真实的故事》启发了西方基于奇想的一派文学,如《巨人传》、《格列佛游记》等;若论想像力之恢宏广大,虽然青出于蓝,却未必胜于蓝。(《路吉阿诺斯对话集》,周作人译)[附]  “菲罗克勒斯:‘堤吉阿得斯,你的故事也给我享受到同样的结果了。据他们说,不但是被疯狗咬了的人会得发疯害怕水,就是一个被咬的人咬了别人,他的咬也就同那狗的有一样的效力,别人也便有这样的恐怖了。所以现在似乎你在欧克剌忒斯的家里,被这许多的诳话所咬了,你却把这咬传给了我,这样你把我的心里充满了鬼物了!’“堤吉阿得斯:‘但是放心吧,好朋友。我们有那真理与常识这一服灵效的解毒药在这里,只要用了这个,我们便不怕那些虚妄的诳话会得扰乱我们了。’”——《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爱说诳的人》请继续点击、参看以下博文——文化名人的个性周作人晚年的“不快”与唯一安慰而路氏显然两者兼具。在他的著作中,所表述的意见足以体现其智慧;表述的方式则充分显示其才华。

 

他不止讲出自己的意见了事,总是讲得充盈饱满,起伏跌宕,妙趣横生。这里最可看出,他如何一并得了柏拉图和阿里斯托芬的神韵的了。辩者的智慧与喜剧家的才华被熔为一炉。路氏的才华更主要地表现为非凡的想像力。话说至此,不能不提到《真实的故事》一篇。

的讽刺和无情的嘲弄了。吉尔伯特·默雷著《古希腊文学史》讲到路吉阿诺斯时说:“他博学多才,观察敏锐,在一切事物面前显得谈笑风生,颇有幽默感;他过于渴求诚实,过于吹毛求疵,过于矜持;对自己生活的时代来说,他不能随波逐流。”在《宙斯被盘问》中,犬儒派学者库尼斯科斯被称为“一个麻烦的人”、“一个胆大妄为的人”,说的也正是著者自己。而《渔夫》中路氏则以“直言人”自居。他是面对整个古希腊文明写作的;就中凡属末流,皆在攻击之列。集中各篇,即如《关于路吉阿诺斯》所概括的,《爱说诳的人》“讽刺迷信”,《宙斯被盘问》、《宙斯唱悲剧》、《关于祭祀》“讽刺宗教”,《墨尼波斯》、《拍卖学派》、《渔夫》“讽刺哲学”,《伊卡洛墨尼波斯》“讽刺哲学与宗教”,《过渡》“讽刺权力的空虚”,《提蒙》“讽刺财富的空虚”,《公鸡》“讽刺财富与权力的空虚”,《卡戎》“讽刺世事一切的空虚”,等等,既有的价值体系与意识形态都被颠覆了。在路吉阿诺斯看来,正是人们想的说的做的这些,湮没了伟大的古希腊文明。  回到《渔夫》,爱智女神的说法,却更深入一层:“可是这并不应该是这样的,因为人家说,一个人能够这个,便也能那个的。所以不要把职业分作两个,这看去似乎两个的,实在只是一个。”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以此来形容路吉阿诺斯,大概亦不为过。这有如一线所系;后人要想领略古希腊文明的真谛,却又幸亏他的一番洗礼。路吉阿诺斯是集大成者,也是总清算者。在《渔夫》中,路吉阿诺斯被称为“一切抢劫神庙者里边的最不敬者”。“非圣无法”的极致之作,当推《宙斯被盘问》和《宙斯唱悲剧》两篇。然而若与《诸神对话》、《海神对话》等结合来读,也许更能领会著者通过爱智女神所作的那番表白。即如周作人所说,《诸神对话》“以希腊神话中诸神为脚色,虽然是神人的身份,可是一切言动却全是凡人的”;路氏心目中神的本来面目,正是这样。基于此点,他才在《宙斯被盘问》等中,明确质疑神的主宰作用,甚至存在意义。诸神本来生息人间,一应喜怒哀乐,实与你我无异;无端成了神庙里的角色,被路吉阿诺斯觑见破绽,这“最不敬者”才来“抢劫”,让神落到大地之上。周氏说《诸神对话》的写法“是作者讽刺之所在”,系从“神—人”关系着眼;这里态度虽然温和谐趣,却与《宙斯被盘问》等之尖刻激烈并无区别。希腊诸神富于人情味,遂成为最美的形象。在周氏看来,这是“希腊神话的本色”。路吉阿诺斯不愧为古希腊文明最后的忠实职守。古往今来,惟有智慧与才华不因时光流逝而褪色。而路氏显然两者兼具。在他的著作中,所表述的意见足以周作人说:“其意本在讽刺历史家与哲学家之虚妄不经,唯其所模拟之书今多散佚不传,故讽刺已失目的,唯所写故事乃极奇诡可喜,甚见重于后世,过于所作对话。”

的讽刺和无情的嘲弄了。吉尔伯特·默雷著《古希腊文学史》讲到路吉阿诺斯时说:“他博学多才,观察敏锐,在一切事物面前显得谈笑风生,颇有幽默感;他过于渴求诚实,过于吹毛求疵,过于矜持;对自己生活的时代来说,他不能随波逐流。”在《宙斯被盘问》中,犬儒派学者库尼斯科斯被称为“一个麻烦的人”、“一个胆大妄为的人”,说的也正是著者自己。而《渔夫》中路氏则以“直言人”自居。他是面对整个古希腊文明写作的;就中凡属末流,皆在攻击之列。集中各篇,即如《关于路吉阿诺斯》所概括的,《爱说诳的人》“讽刺迷信”,《宙斯被盘问》、《宙斯唱悲剧》、《关于祭祀》“讽刺宗教”,《墨尼波斯》、《拍卖学派》、《渔夫》“讽刺哲学”,《伊卡洛墨尼波斯》“讽刺哲学与宗教”,《过渡》“讽刺权力的空虚”,《提蒙》“讽刺财富的空虚”,《公鸡》“讽刺财富与权力的空虚”,《卡戎》“讽刺世事一切的空虚”,等等,既有的价值体系与意识形态都被颠覆了。在路吉阿诺斯看来,正是人们想的说的做的这些,湮没了伟大的古希腊文明。  回到《渔夫》,爱智女神的说法,却更深入一层:“可是这并不应该是这样的,因为人家说,一个人能够这个,便也能那个的。所以不要把职业分作两个,这看去似乎两个的,实在只是一个。”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以此来形容路吉阿诺斯,大概亦不为过。这有如一线所系;后人要想领略古希腊文明的真谛,却又幸亏他的一番洗礼。路吉阿诺斯是集大成者,也是总清算者。在《渔夫》中,路吉阿诺斯被称为“一切抢劫神庙者里边的最不敬者”。“非圣无法”的极致之作,当推《宙斯被盘问》和《宙斯唱悲剧》两篇。然而若与《诸神对话》、《海神对话》等结合来读,也许更能领会著者通过爱智女神所作的那番表白。即如周作人所说,《诸神对话》“以希腊神话中诸神为脚色,虽然是神人的身份,可是一切言动却全是凡人的”;路氏心目中神的本来面目,正是这样。基于此点,他才在《宙斯被盘问》等中,明确质疑神的主宰作用,甚至存在意义。诸神本来生息人间,一应喜怒哀乐,实与你我无异;无端成了神庙里的角色,被路吉阿诺斯觑见破绽,这“最不敬者”才来“抢劫”,让神落到大地之上。周氏说《诸神对话》的写法“是作者讽刺之所在”,系从“神—人”关系着眼;这里态度虽然温和谐趣,却与《宙斯被盘问》等之尖刻激烈并无区别。希腊诸神富于人情味,遂成为最美的形象。在周氏看来,这是“希腊神话的本色”。路吉阿诺斯不愧为古希腊文明最后的忠实职守。古往今来,惟有智慧与才华不因时光流逝而褪色。而路氏显然两者兼具。在他的著作中,所表述的意见足以

眼前这个末路世界,显然拘束不住路吉阿诺斯。《真实的故事》启发了西方基于奇想的一派文学,如《巨人传》、《格列佛游记》等;若论想像力之恢宏广大,虽然青出于蓝,却未必胜于蓝。

(《路吉阿诺斯对话集》,周作人译)

看哪!周作人“五十年来的心愿”垂暮之年、一切洞察、万事皆休的周作人,在1965年4月8日的日记写道:“余今年一月已整八十,若以旧式计算,则八十有三矣,自己也不知怎么活得这样长久。过去因翻译《路吉阿诺斯对话集》,此为五十年来的心愿,常恐身先朝露,有不及完成之惧,今幸已竣功,无复忧虑,既已放心。”4月26日,周作人重立遗嘱:“余今年已整八十岁,死无遗恨……余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是五十年来的心愿,识者当自知之。”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亡,其言也善。周作人认为自己“一生文字无足称道”,惟暮年所译《希腊对话》乃是“五十年来的心愿”呀!这话可不是轻易说说的。既然80岁时说是“五十年来的心愿”,那么就是周作人“三十而立”也就是1915年许下的愿了……其中肯定大有深意。我反复玩味这些文字,心中生出悲悯之情。于是找出一篇评述《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的资料,抄示给同好。原来,周作人最欣赏的“智者之言”是这样的——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智者之言《路吉阿诺斯对话集》计20篇,50余万言。著者是“2世纪古罗马的叙里亚人而用希腊文写作者”,其实既在古希腊之后,又在古希腊之外;只因“用了600年前的古典文字”写作,才做得古希腊文学史的殿军人物;所著对话,遂为古希腊文学的收山之作。不过路吉阿诺斯与此前各位大家一脉相承,从他们那儿获益良多:“他把辩论术应用于对话,这本是哲学家的用法,有如柏拉图的著作也采用这种方法,可是在他的对话里所讲的却不是哲理,而是日常小事,这便成了一篇短小的喜剧了。他又采用历代喜剧家,如阿里斯托法涅斯,墨南德洛斯,赫洛达斯,以及墨尼波斯的手法,造成他的特殊的讽刺对话。”路吉阿诺斯生当末世,眼见得一个伟大文明即将逝去——曾经灿烂辉煌,此时却不免泥沙俱下。我们读他的著作,觉得并未曾给这一文明添加什么——实在也无须如此;相反,所用的都是减法。路氏自己也承认这一点。在《渔夫》中,当爱智女神问他:“你的职业是什么呢?”路氏答道:“我憎恨说大话的,憎恨骗子,憎恨说诳的,憎恨虚荣心,憎恨各种的坏人,他们却是很多,如你所知道。”爱智说:“你的职业充满了憎恨呀。”路氏说:“可是和这相反的事我也是会的,这我说是从爱出来的事,因为我是一个爱真理的,爱美的,爱简素的,爱一切凡值得爱的物事的人。但是够得上做这方面的对象的,为数很少,反过来可以列入憎恨方面的,人数却有5万人。因此这一方面,因为久不使用,几乎忘记了,而别一方面则很是熟练了。”他的对话中充满此种“憎恨”——只是诉诸文字,变作尖刻

[附]

  “菲罗克勒斯:‘堤吉阿得斯,你的故事也给我享受到同样的结果了。据他们说,不但是被疯狗咬了的人会得发疯害怕水,就是一个被咬的人咬了别人,他的咬也就同那狗的有一样的效力,别人也便有这样的恐怖了。所以现在似乎你在欧克剌忒斯的家里,被这许多的诳话所咬了,你却把这咬传给了我,这样你把我的心里充满了鬼物了!’

“堤吉阿得斯:‘但是放心吧,好朋友。我们有那真理与常识这一服灵效的解毒药在这里,只要用了这个,我们便不怕那些虚妄的诳话会得扰乱我们了。’”

——《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爱说诳的人》

 

的讽刺和无情的嘲弄了。吉尔伯特·默雷著《古希腊文学史》讲到路吉阿诺斯时说:“他博学多才,观察敏锐,在一切事物面前显得谈笑风生,颇有幽默感;他过于渴求诚实,过于吹毛求疵,过于矜持;对自己生活的时代来说,他不能随波逐流。”在《宙斯被盘问》中,犬儒派学者库尼斯科斯被称为“一个麻烦的人”、“一个胆大妄为的人”,说的也正是著者自己。而《渔夫》中路氏则以“直言人”自居。他是面对整个古希腊文明写作的;就中凡属末流,皆在攻击之列。集中各篇,即如《关于路吉阿诺斯》所概括的,《爱说诳的人》“讽刺迷信”,《宙斯被盘问》、《宙斯唱悲剧》、《关于祭祀》“讽刺宗教”,《墨尼波斯》、《拍卖学派》、《渔夫》“讽刺哲学”,《伊卡洛墨尼波斯》“讽刺哲学与宗教”,《过渡》“讽刺权力的空虚”,《提蒙》“讽刺财富的空虚”,《公鸡》“讽刺财富与权力的空虚”,《卡戎》“讽刺世事一切的空虚”,等等,既有的价值体系与意识形态都被颠覆了。在路吉阿诺斯看来,正是人们想的说的做的这些,湮没了伟大的古希腊文明。  回到《渔夫》,爱智女神的说法,却更深入一层:“可是这并不应该是这样的,因为人家说,一个人能够这个,便也能那个的。所以不要把职业分作两个,这看去似乎两个的,实在只是一个。”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以此来形容路吉阿诺斯,大概亦不为过。这有如一线所系;后人要想领略古希腊文明的真谛,却又幸亏他的一番洗礼。路吉阿诺斯是集大成者,也是总清算者。在《渔夫》中,路吉阿诺斯被称为“一切抢劫神庙者里边的最不敬者”。“非圣无法”的极致之作,当推《宙斯被盘问》和《宙斯唱悲剧》两篇。然而若与《诸神对话》、《海神对话》等结合来读,也许更能领会著者通过爱智女神所作的那番表白。即如周作人所说,《诸神对话》“以希腊神话中诸神为脚色,虽然是神人的身份,可是一切言动却全是凡人的”;路氏心目中神的本来面目,正是这样。基于此点,他才在《宙斯被盘问》等中,明确质疑神的主宰作用,甚至存在意义。诸神本来生息人间,一应喜怒哀乐,实与你我无异;无端成了神庙里的角色,被路吉阿诺斯觑见破绽,这“最不敬者”才来“抢劫”,让神落到大地之上。周氏说《诸神对话》的写法“是作者讽刺之所在”,系从“神—人”关系着眼;这里态度虽然温和谐趣,却与《宙斯被盘问》等之尖刻激烈并无区别。希腊诸神富于人情味,遂成为最美的形象。在周氏看来,这是“希腊神话的本色”。路吉阿诺斯不愧为古希腊文明最后的忠实职守。古往今来,惟有智慧与才华不因时光流逝而褪色。而路氏显然两者兼具。在他的著作中,所表述的意见足以
请继续点击、参看以下博文——
 
体现其智慧;表述的方式则充分显示其才华。他不止讲出自己的意见了事,总是讲得充盈饱满,起伏跌宕,妙趣横生。这里最可看出,他如何一并得了柏拉图和阿里斯托芬的神韵的了。辩者的智慧与喜剧家的才华被熔为一炉。路氏的才华更主要地表现为非凡的想像力。话说至此,不能不提到《真实的故事》一篇。周作人说:“其意本在讽刺历史家与哲学家之虚妄不经,唯其所模拟之书今多散佚不传,故讽刺已失目的,唯所写故事乃极奇诡可喜,甚见重于后世,过于所作对话。”眼前这个末路世界,显然拘束不住路吉阿诺斯。《真实的故事》启发了西方基于奇想的一派文学,如《巨人传》、《格列佛游记》等;若论想像力之恢宏广大,虽然青出于蓝,却未必胜于蓝。(《路吉阿诺斯对话集》,周作人译)[附]  “菲罗克勒斯:‘堤吉阿得斯,你的故事也给我享受到同样的结果了。据他们说,不但是被疯狗咬了的人会得发疯害怕水,就是一个被咬的人咬了别人,他的咬也就同那狗的有一样的效力,别人也便有这样的恐怖了。所以现在似乎你在欧克剌忒斯的家里,被这许多的诳话所咬了,你却把这咬传给了我,这样你把我的心里充满了鬼物了!’“堤吉阿得斯:‘但是放心吧,好朋友。我们有那真理与常识这一服灵效的解毒药在这里,只要用了这个,我们便不怕那些虚妄的诳话会得扰乱我们了。’”——《路吉阿诺斯对话集·爱说诳的人》请继续点击、参看以下博文——文化名人的个性周作人晚年的“不快”与唯一安慰文化名人的个性
 
的讽刺和无情的嘲弄了。吉尔伯特·默雷著《古希腊文学史》讲到路吉阿诺斯时说:“他博学多才,观察敏锐,在一切事物面前显得谈笑风生,颇有幽默感;他过于渴求诚实,过于吹毛求疵,过于矜持;对自己生活的时代来说,他不能随波逐流。”在《宙斯被盘问》中,犬儒派学者库尼斯科斯被称为“一个麻烦的人”、“一个胆大妄为的人”,说的也正是著者自己。而《渔夫》中路氏则以“直言人”自居。他是面对整个古希腊文明写作的;就中凡属末流,皆在攻击之列。集中各篇,即如《关于路吉阿诺斯》所概括的,《爱说诳的人》“讽刺迷信”,《宙斯被盘问》、《宙斯唱悲剧》、《关于祭祀》“讽刺宗教”,《墨尼波斯》、《拍卖学派》、《渔夫》“讽刺哲学”,《伊卡洛墨尼波斯》“讽刺哲学与宗教”,《过渡》“讽刺权力的空虚”,《提蒙》“讽刺财富的空虚”,《公鸡》“讽刺财富与权力的空虚”,《卡戎》“讽刺世事一切的空虚”,等等,既有的价值体系与意识形态都被颠覆了。在路吉阿诺斯看来,正是人们想的说的做的这些,湮没了伟大的古希腊文明。  回到《渔夫》,爱智女神的说法,却更深入一层:“可是这并不应该是这样的,因为人家说,一个人能够这个,便也能那个的。所以不要把职业分作两个,这看去似乎两个的,实在只是一个。”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以此来形容路吉阿诺斯,大概亦不为过。这有如一线所系;后人要想领略古希腊文明的真谛,却又幸亏他的一番洗礼。路吉阿诺斯是集大成者,也是总清算者。在《渔夫》中,路吉阿诺斯被称为“一切抢劫神庙者里边的最不敬者”。“非圣无法”的极致之作,当推《宙斯被盘问》和《宙斯唱悲剧》两篇。然而若与《诸神对话》、《海神对话》等结合来读,也许更能领会著者通过爱智女神所作的那番表白。即如周作人所说,《诸神对话》“以希腊神话中诸神为脚色,虽然是神人的身份,可是一切言动却全是凡人的”;路氏心目中神的本来面目,正是这样。基于此点,他才在《宙斯被盘问》等中,明确质疑神的主宰作用,甚至存在意义。诸神本来生息人间,一应喜怒哀乐,实与你我无异;无端成了神庙里的角色,被路吉阿诺斯觑见破绽,这“最不敬者”才来“抢劫”,让神落到大地之上。周氏说《诸神对话》的写法“是作者讽刺之所在”,系从“神—人”关系着眼;这里态度虽然温和谐趣,却与《宙斯被盘问》等之尖刻激烈并无区别。希腊诸神富于人情味,遂成为最美的形象。在周氏看来,这是“希腊神话的本色”。路吉阿诺斯不愧为古希腊文明最后的忠实职守。古往今来,惟有智慧与才华不因时光流逝而褪色。而路氏显然两者兼具。在他的著作中,所表述的意见足以周作人晚年的“不快”与唯一安慰
 
 
的讽刺和无情的嘲弄了。吉尔伯特·默雷著《古希腊文学史》讲到路吉阿诺斯时说:“他博学多才,观察敏锐,在一切事物面前显得谈笑风生,颇有幽默感;他过于渴求诚实,过于吹毛求疵,过于矜持;对自己生活的时代来说,他不能随波逐流。”在《宙斯被盘问》中,犬儒派学者库尼斯科斯被称为“一个麻烦的人”、“一个胆大妄为的人”,说的也正是著者自己。而《渔夫》中路氏则以“直言人”自居。他是面对整个古希腊文明写作的;就中凡属末流,皆在攻击之列。集中各篇,即如《关于路吉阿诺斯》所概括的,《爱说诳的人》“讽刺迷信”,《宙斯被盘问》、《宙斯唱悲剧》、《关于祭祀》“讽刺宗教”,《墨尼波斯》、《拍卖学派》、《渔夫》“讽刺哲学”,《伊卡洛墨尼波斯》“讽刺哲学与宗教”,《过渡》“讽刺权力的空虚”,《提蒙》“讽刺财富的空虚”,《公鸡》“讽刺财富与权力的空虚”,《卡戎》“讽刺世事一切的空虚”,等等,既有的价值体系与意识形态都被颠覆了。在路吉阿诺斯看来,正是人们想的说的做的这些,湮没了伟大的古希腊文明。  回到《渔夫》,爱智女神的说法,却更深入一层:“可是这并不应该是这样的,因为人家说,一个人能够这个,便也能那个的。所以不要把职业分作两个,这看去似乎两个的,实在只是一个。”一方面是“疾虚妄”,另一方面是“爱真实”,二者乃是一回事。“疾虚妄”因为“爱真实”;“爱真实”所以“疾虚妄”;假若世事尽皆虚妄,那么“疾虚妄”的精神,便是唯一的真实,——以此来形容路吉阿诺斯,大概亦不为过。这有如一线所系;后人要想领略古希腊文明的真谛,却又幸亏他的一番洗礼。路吉阿诺斯是集大成者,也是总清算者。在《渔夫》中,路吉阿诺斯被称为“一切抢劫神庙者里边的最不敬者”。“非圣无法”的极致之作,当推《宙斯被盘问》和《宙斯唱悲剧》两篇。然而若与《诸神对话》、《海神对话》等结合来读,也许更能领会著者通过爱智女神所作的那番表白。即如周作人所说,《诸神对话》“以希腊神话中诸神为脚色,虽然是神人的身份,可是一切言动却全是凡人的”;路氏心目中神的本来面目,正是这样。基于此点,他才在《宙斯被盘问》等中,明确质疑神的主宰作用,甚至存在意义。诸神本来生息人间,一应喜怒哀乐,实与你我无异;无端成了神庙里的角色,被路吉阿诺斯觑见破绽,这“最不敬者”才来“抢劫”,让神落到大地之上。周氏说《诸神对话》的写法“是作者讽刺之所在”,系从“神—人”关系着眼;这里态度虽然温和谐趣,却与《宙斯被盘问》等之尖刻激烈并无区别。希腊诸神富于人情味,遂成为最美的形象。在周氏看来,这是“希腊神话的本色”。路吉阿诺斯不愧为古希腊文明最后的忠实职守。古往今来,惟有智慧与才华不因时光流逝而褪色。而路氏显然两者兼具。在他的著作中,所表述的意见足以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