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  

2008-02-29 00:42: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
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然而,她是仙女。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阮玲玉的卧室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和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MOUSEOVER="null" ORIG_ONMOUSEOUT="null" /<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

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

(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

 

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

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

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

“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然而,她是仙女。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阮玲玉的卧室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和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

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

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

然而,她是仙女。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

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

              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

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

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

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

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

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

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

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

 

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

“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

 

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

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
                    阮玲玉的卧室

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

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

 

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

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假遗书  》等博文)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MOUSEOVER="null" ORIG_ONMOUSEOUT="null" /<

最后的“安慰”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

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

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

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

“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然而,她是仙女。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阮玲玉的卧室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和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

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MOUSEOVER="null" ORIG_ONMOUSEOUT="null" /<

 

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

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

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

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阮玲玉仙逝了。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然而,她是仙女。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阮玲玉的卧室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和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

 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 

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

 

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

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然而,她是仙女。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阮玲玉的卧室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和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然而,她是仙女。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阮玲玉的卧室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和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

                       阮玲玉和养女小玉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然而,她是仙女。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阮玲玉的卧室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和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

“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 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 年 10 月 25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

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

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然而,她是仙女。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阮玲玉的卧室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和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

永恒的仙女

阮玲玉仙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然而,她是仙女。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阮玲玉的卧室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和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

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

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

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然而,她是仙女。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阮玲玉的卧室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和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

     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

     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

 

推荐:请继续点击——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鲁迅晚年一大心愿
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然而,她是仙女。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阮玲玉的卧室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和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致网友们的公开信) 
                                              

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 

逝,轰动一时之后,复归于沉寂。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她们(指“新女性”艾霞和阮玲玉——引者注)的死,不过像在无边的人海里添了几粒盐,虽然使扯淡的嘴巴们觉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还是淡,淡,淡。”……而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了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她永远地解脱了![附记]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思忖:当时阮玲玉真的要寻死吗?我认为当时她并不真想“一死了之”。至少是会非常犹豫的。因为她5年以前也用同样的方式(服安眠药)以自杀抗争过一回,送医院救治过来了;她亲身经历过死而复生。……再有,她主演的《新女性》里面女主人公也是以自杀抗争,最后觉悟说“我要活啊!我要活下去!”那场面给人印象至深,对她自己也会有重大的启发。……而且阮玲玉服用的安眠药只有60片,分量并不太多,不足以很快致命的。我认为:她是要用这种方式再抗争一回啊!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抗争。她当然会料想:身边有家人,会送医院的;及时救治的话,不会死去的!有这样的表示以后,她就可以免于再上法庭了。她写遗书目的,是向两个坏男人抗议,激发他们的良心。阮玲玉纯真、善良、软弱、柔顺,她心情非常矛盾,非常哀怨,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和侮辱。但她内心的思想斗争,又向谁倾诉呢……她才25岁!……我不能想下去了……推荐:请继续点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什么叫做“脑体倒挂”?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然而,她是仙女。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阮玲玉的卧室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和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什么是公元和福音?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然而,她是仙女。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阮玲玉的卧室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和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

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 

文化名人的个性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然而,她是仙女。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阮玲玉的卧室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和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

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

                  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

 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

                    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

                   

假遗书》等博文)最后的“安慰”两封遗书写完,阮玲玉精力不济,乃走向床边,却惊醒了早已熟睡的唐季珊。阮玲玉泪眼朦胧地看着老公,轻轻说:“你能给我一点最后的安慰吗?”她的声音已变得有气无力。唐季珊听清楚了这句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再一看阮玲玉的神情显然不对头,急忙坐起问:“你为何这样说,难道你……?” 阮玲玉强打笑容:“没有。”说完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唐季珊觉察情况不妙,只见写字台上面摆着三只空药瓶,方知阮玲玉果真服了过量安眠药。以上情形是唐季珊在阮玲玉去世后向记者描述的,当时只有他跟阮玲玉在一起,可信程度到底如何,已无法验证了。唐季珊发觉阮玲玉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就上三楼叫起了阮玲玉的母亲。到二楼时,阮玲玉已呼之不应。母亲见此情景,哭了。唐季珊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赶紧把她送医院吧。” 母亲点头。“可是,送哪家医院好呢?”唐季珊发愁了,“玲玉是名人,若这种事情让报界知道了,又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最好能送家外国人办的医院,这样,记者们不容易发觉。我记得听你说过,玲玉上次服安眠药时,是送到日本人办的福民医院去抢救的,我们今天还送这家医院,好吗?”阮母是家庭妇女,已慌得没了主意,只得听唐季珊的。打电话叫来了车,和阮母一起把阮玲玉送往福民医院。这时已经凌晨三点。到了福民医院方知这家医院夜晚不留医生值班,只有一位翻译兼助手在。磨蹭了个把小时,见指望不上,唐季珊仍不肯送阮玲玉到大医院救治,又辗转送到一家德国人开的小医院。那里也没有急救医生和救治设备。于是唐季珊打电话请来了家住老靶子路的私人医生陈达民、陈继尧兄弟会诊。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多钟,离阮玲玉服安眠药几近四个小时了,阮玲玉却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治。陈氏兄弟赶到后,才开始为阮玲玉洗胃,并注射解毒药物。几番折腾,仍不见效。经陈氏兄弟建议,又将阮玲玉送到了设备较好的位于蒲石路的中西疗养院抢救。到那里医生继续为阮玲玉洗胃、施以人工呼吸并输氧气,但仍无苏醒的迹象。唐季珊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必须通知联华公司!于是给黎民伟打电话,并求他速请最好的医生来救阮玲玉的性命。联华公司老板黎民伟刚起床,正待洗漱,听到这个坏消息后,极为震惊。黎民伟很有头脑,在阮玲玉从医院转移的过程中,他拍了照片作为证据。濒临死亡的阮玲玉被来回地转院,说明了唐季珊的冷酷。抢救阮玲玉的生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掩盖住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虽然由于两个恶棍的无情无义,导致了阮玲玉的无依无靠。而在她走上绝路的过程中,她一直还是有机会活过来的。非人性的残酷无情,害死了阮玲玉。阮玲玉仍在轻微呼吸,抢救仍在进行。然而,施救的医生都明白,阮玲玉苏醒的机会已被延误,中毒已深,顶多能延续几个小时的生命罢了。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将阮玲玉带走。1935年3月8日下午6 时38分,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阮玲玉仙逝了。这对于纯真的仙女说来,乃是最平安的归宿。面对阮玲玉留下的照片阮玲玉留下的所有照片,都带着空灵的仙子的气息。这张照片,我早已见过,但一直存着疑问:阮玲玉抱着的、以及后面那几个可爱的孩子(小囡)是谁呢?他们跟阮玲玉是什么关系呢?何以那样亲切?后来有前辈告诉我:那几个孩子都是当时拍电影的小演员。阮玲玉自己没有来得及生育,但是她最爱小孩子了。在阮玲玉身后(照片右侧)是她的母亲,我打听到:母亲名叫“何阿英”,在阮玲玉去世后,由唐季珊赡养了一段时间。后来1962年病逝于上海。何阿英身后站者是阮玲玉的养女小玉,学名唐珍丽,由唐季珊抚养到中学毕业,后来赴泰国定居。左侧是阮玲玉雇佣的保姆。阮玲玉和养女小玉“小白脸”张达民的结局3 月 22日,法庭宣布判决,张达民败诉。理由是张达民无法证明他与阮玲玉有合法的夫妇关系,而在脱离关系的约据上清楚地写着是“恋爱同居”,所以张达民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据 《申报》 1935 年3月23日“本埠新闻”)张达民向江苏高院三分院提出上诉,被驳回。此后,张达民在上海呆不下去了,遂赴香港。1938年 10 月 25 日因患疟疾,在香港病逝。茶叶商人唐季珊的结局唐季珊在阮玲玉自杀后,竟然声称“余对玲玉之死,可谓万念俱灰。今生今世,余再不娶妻,愿为鳏夫至死!”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不知多少女性之后,又娶了一位新夫人——王右佳。婚后迁居台湾,在台北市北投区购置一座别墅。不久唐季珊又勾搭上一位酒吧女郎安娜小姐,王右佳一怒之下出走香港。唐季珊晚年在经营上遭到失败,破产无奈卖掉别墅。不得已捧着茶叶沿街叫卖,潦倒而死。王开照相馆新发现从未发表过的阮玲玉老照片永恒的仙女阮玲玉仙                   著名学者陈明远聊旧时名流生活

阮玲玉仙逝的最后时刻从祖辈、父母、姐妹到女儿的四代人心目中,阮玲玉的形象,越来越凸现出一种审美的空灵的魅力。她不像彗星或昙花一现,而是如同江南微风丝雨中的白玉兰,持久而隽永地散发着淡淡哀怨的异香。好几位女性的亲友,一直要写阮玲玉的传记,都曾委托我借工作之便,帮助她们搜集阮玲玉的资料。然而,她们一个个赉志以瞑,没能遂愿。而我很明白,自己作为浊世男子,以如此蒙受红尘污染的心,不配、也不可能体会阮玲玉仙女般的情怀。(我只能从搜集资料中,核实整理阮玲玉最后时刻的记录。)每年我回到上海,漫步在梧桐树阴下,很多次惊异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子们中间,隐隐约约发现二十多岁仙逝的阮玲玉的倩影再生。那是今日娱乐圈中再也无法复活的幻梦。每次,我悄然踱过那幽雅的弄堂里直通大门的路,想到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她是永恒的仙女。这里的清新空气里面,依然可以感受到她淡淡哀怨的呼吸。“仙逝”对于她乃是最平安的归宿。新闸路沁园村9号,离我父母家很近。听长辈们讲述当年的葬礼,从小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放轻、放慢了脚步。那被视为“可畏”的人言,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清纯少女,从16岁到22岁跟一个公子哥儿同居并且拍电影供养他;23岁脱离了同居关系,坦然跟另一个“懂得玩女人、却根本不懂得真心爱女人”的富商结婚。但是遭受欺骗凌辱的阮玲玉自身何罪之有?何言可畏?然而,她是仙女。只因为她是仙女,所以她被两个恶鬼葬送了。多少年以前,她宁静地平躺着被从这里抬出去,再没有回来。弄堂直通大门的路,她从这里抬出去,再没回来阮玲玉在故居的最后一夜这是一座看来并不起眼的三层楼房。一进门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就是客厅。二楼是唐季珊和阮玲玉的卧室,她的母亲带着养女小玉,还有一个保姆,住在三楼。根据我查找的几个当事人(阮玲玉的母亲、唐季珊、还有司机)的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致可以整理出一个眉目来,写在下面——3月7日晚,阮玲玉唐季珊一同参加了联华公司部分成员在黎民伟和林楚楚家的聚会。席间,阮玲玉谈笑风生,略多喝了几杯酒,并无任何异常表现。大家知道,再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得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了,本以为她会因此而变得忧心忡忡,可从她的外表来看,却是一副浑不在乎的模样,也就都放下心来。临近席终,阮玲玉起身与在座的各位一一告别,并与所有的女演员热情拥抱,大家以为这是她饮酒有些过量所致,仍不以为意,哪知阮玲玉根本未醉,这是她在向她的同事好友诀别。据当时报道:席间曾谈及讼事,阮玲玉说她对这个案子有九成的把握胜诉,只是担心上法院为众目所视。后来据阮玲玉的司机回忆:那天夜里,唐季珊和阮玲玉参加宴会,很晚回家的时候,两人坐在汽车上就发生过剧烈的争吵。据阮玲玉的第2份遗书说:唐季珊打了她。这一击,使得本来就摇摆不定的命运的天平倾斜了;于是决心自杀。阮玲玉的遗书是这样写的:“季珊:没有你迷恋XXX(注:指舞女梁赛珍),没有你那晚打我,今晚又打我,我大约不会这样做吧!我死之后,将来一定会有人说你是玩弄女性的恶魔,更加要说我是没有灵魂的女性,但那时,我不在人世了,你自己去受吧!过去的织云(唐季珊前女友),今日的我,明日是谁,我想你自己知道了就是。”剧烈争吵并且动手打了阮玲玉之后,唐季珊气势汹汹地不理会她,独自进卧室睡了。深夜,阮玲玉面对着灯下守侯的母亲。母亲深知即将到来的庭审对女儿的打击之沉重,这些天来一直愁眉不展。阮玲玉看着两鬓已斑的母亲,心中一阵苦楚酸痛。女儿说,“我肚子饿了,想吃碗面条。”少顷,母亲烧好了面条端过来。阮玲玉目送母亲走上楼梯,听着她在三楼关上了房门,随即端起碗走入二楼她和唐季珊的卧室。阮玲玉的卧室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阮玲玉拉开写字台的抽屉,取出三瓶十片装的安眠药片,这是她有时深夜拍片归来,因受戏中情绪感染而失眠时服用的,每次只能服两片。这夜,她将三十片安眠药全部倒入了面条碗里,接着,她把拌了药的面条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回溯 7年以前(1928年)她不堪忍受张达民的折磨,曾服安眠药自杀。当时送医院被救活过来以后,她曾向黎莉莉讲述过:“在自杀的刹那间,心情是万分复杂的。我想摆脱痛苦,可是反而增加了痛苦,有很多人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其中有你最亲爱的人,也有你最憎恨的人,每当一片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想法涌上心头。”一晃7年过去了,阮玲玉终究没有逃脱自杀的命运。吃下拌了安眠药的面条后,阮玲玉在桌前坐下,铺纸握笔,写了两封遗书。(注:关于阮玲玉的遗书,是个疑团。请参看我以前写的《凄美的绝笔——“我很快乐!”和绝代名优阮玲玉的真

 

 

 
  评论这张
 
阅读(7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