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北京和上海的自来水  

2007-07-27 14:45:44|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才流动、四方杂处,北京上海两地的风气习俗逐步接近;然而在骨子里,仍然蕴涵着各自的特色——正如两地的自来水一样!至于我本人,有时拧开水龙头的当儿,禁不住反问自己:“我到底算是上海人呢?还是北京人呢?我全身百分之九十五的水分源自何处?”因为研究语音学的缘故,我继承了先师赵元任一派的传统,在北京人面前能够说得一口道地的胡同里的京腔,在上海人面前能说得一口道地的弄堂里的俚语。虽然本人一贯低调,但是最愿意听到的夸奖是:北京人认我像个北京人,上海人认我像个上海人。换句话说,我在两地都算是“本地人”了。实际上我确实一直都有两个故乡啊!这或许因为我经常轮换着在北京和上海喝水、盥洗、沐浴的缘故罢。两地的原水,早已浸透我的深心。确实:一方水养一方人嘛。作者:陈明远来源:文汇报
北京和上海的自来水北京——上海的“双城记”,百多年来一直是文化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从清末民初到21世纪,六七代文化人关于北京上海的文章,其索引目录就足以编成一厚本大书。谁再要动笔描述、对比北京和上海的特色,已很难避免雷同甚至抄袭之嫌了。然而我要开讲一个从来没有人写过的题目,就是“北京和上海的自来水”。二十多年来,我在国内的踪迹,差不多一半在北京、一半在上海(除了到别处以外)。不是说各自连续几年,而是由于工作和事业的关系,几乎每个月都要奔波于京沪之间。近十年来,我目睹巨变中的北京和上海越来越相似了——无论驶过上海的高架或是北京的立交桥,放眼望去都是相似的高楼大厦群;北京上海的琳琅满目的超市里,出售同样的商品;北京上海的各种档次的餐厅里,供应的八大菜系也几乎类同。有时会突然问自己:“我此刻究竟是在北京呢?还是在上海呢?”四合院胡同和石库门里弄都成为历史;北京的炕席和上海的竹椅不复存在……对,昆明湖跟黄浦江仍然保留着各自的风貌。然而当我在上海或北京的相似的卫生间里拧开水龙头的时候,几乎从未想过两地自来水有什么差别……终于有一天,我悟道了。好几位大哲学家都说过:他们思想的许多灵感,往往来自浴缸里,来自全身浸泡在纯净的水中,恍惚悠游、似沉似浮、似梦似醒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入浴之前,因为困倦、心事重重而淡忘了浴缸已经放满了水,直到透明的自来水溢出缸外。这时我一瞥之下,突然顿悟到——北京跟上海的本质差别,在我面前如此鲜明地显露了出来——注入浴缸到一定深度,北京的自来水透出 北京和上海的自来水

 北京和上海的自来水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一种很浅、很淡的蓝紫色,而上海的自来水则透出一种很浅的、很淡的嫩黄色。微波荡漾时,这两种透明得比钻石更浅更淡的对比色,显露在洁白瓷砖的反光里,往天花板上投射出一层层光圈!猛地我悟道了:北京和上海的最内在的差别,依旧深深蕴涵在各自的自来水里面呀!自来水是由天然水经过许多道现代工序,反复过滤、去污、消毒、除味……而产生的。表面上,各地水龙头流出来的(达标的)自来水都是透明、无色、无味的。然而细细体会、品味之后,她们仍然深含着浸入骨髓的特色。北京的禀性厚重、属于硬朗的碱性成分,上海的禀性灵巧、属于轻柔的酸性成分。北京的自来水源于山泉、水库,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碱味;上海的自来水取自长江、近海,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酸味。至今,以美食来说,北京上海都倾向“鲜、嫩”了(都不同于云贵川湘);但北京的口味偏重、偏爱“卤煮”之类的略带咸辣,上海的口味偏轻、喜欢“糖醋”之类的略带酸甜。同样用粮食(不用水果)酿的酒,北京的白酒偏于咸辣,而上海的黄酒则偏于酸甜……古希腊有一派贤哲云:人的本性源于水,水乃生命之母。怪不得《红楼梦》形容“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北京的辣妹,庄重、硬朗、泼辣如含碱的清泉;上海的美眉,妩媚、机灵、艳丽如含酸的清露……至今,北京男子汉通常豪爽粗旷,而北京女孩也多少带有阳刚之气,时而凛若冰霜;上海小姑娘通常温存细致,而上海男孩子也多少含点阴柔之情,一似暖水瓶中物。现代化的北京和上海都逐渐变为“移民大都会”了,北京溶入不少南方人,上海则涌进不少北方人。但无论南来北往

         北京——上海的“双城记”,百多年来一直是文化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从清末民初到21世纪,六七代文化人关于北京上海的文章,其索引目录就足以编成一厚本大书。谁再要动笔描述、对比北京和上海的特色,已很难避免雷同甚至抄袭之嫌了。

    然而我要开讲一个从来没有人写过的题目,就是“北京和上海的自来水”。

一种很浅、很淡的蓝紫色,而上海的自来水则透出一种很浅的、很淡的嫩黄色。微波荡漾时,这两种透明得比钻石更浅更淡的对比色,显露在洁白瓷砖的反光里,往天花板上投射出一层层光圈!猛地我悟道了:北京和上海的最内在的差别,依旧深深蕴涵在各自的自来水里面呀!自来水是由天然水经过许多道现代工序,反复过滤、去污、消毒、除味……而产生的。表面上,各地水龙头流出来的(达标的)自来水都是透明、无色、无味的。然而细细体会、品味之后,她们仍然深含着浸入骨髓的特色。北京的禀性厚重、属于硬朗的碱性成分,上海的禀性灵巧、属于轻柔的酸性成分。北京的自来水源于山泉、水库,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碱味;上海的自来水取自长江、近海,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酸味。至今,以美食来说,北京上海都倾向“鲜、嫩”了(都不同于云贵川湘);但北京的口味偏重、偏爱“卤煮”之类的略带咸辣,上海的口味偏轻、喜欢“糖醋”之类的略带酸甜。同样用粮食(不用水果)酿的酒,北京的白酒偏于咸辣,而上海的黄酒则偏于酸甜……古希腊有一派贤哲云:人的本性源于水,水乃生命之母。怪不得《红楼梦》形容“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北京的辣妹,庄重、硬朗、泼辣如含碱的清泉;上海的美眉,妩媚、机灵、艳丽如含酸的清露……至今,北京男子汉通常豪爽粗旷,而北京女孩也多少带有阳刚之气,时而凛若冰霜;上海小姑娘通常温存细致,而上海男孩子也多少含点阴柔之情,一似暖水瓶中物。现代化的北京和上海都逐渐变为“移民大都会”了,北京溶入不少南方人,上海则涌进不少北方人。但无论南来北往

    二十多年来,我在国内的踪迹,差不多一半在北京、一半在上海(除了到别处以外)。不是说各自连续几年,而是由于工作和事业的关系,几乎每个月都要奔波于京沪之间。近十年来,一种很浅、很淡的蓝紫色,而上海的自来水则透出一种很浅的、很淡的嫩黄色。微波荡漾时,这两种透明得比钻石更浅更淡的对比色,显露在洁白瓷砖的反光里,往天花板上投射出一层层光圈!猛地我悟道了:北京和上海的最内在的差别,依旧深深蕴涵在各自的自来水里面呀!自来水是由天然水经过许多道现代工序,反复过滤、去污、消毒、除味……而产生的。表面上,各地水龙头流出来的(达标的)自来水都是透明、无色、无味的。然而细细体会、品味之后,她们仍然深含着浸入骨髓的特色。北京的禀性厚重、属于硬朗的碱性成分,上海的禀性灵巧、属于轻柔的酸性成分。北京的自来水源于山泉、水库,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碱味;上海的自来水取自长江、近海,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酸味。至今,以美食来说,北京上海都倾向“鲜、嫩”了(都不同于云贵川湘);但北京的口味偏重、偏爱“卤煮”之类的略带咸辣,上海的口味偏轻、喜欢“糖醋”之类的略带酸甜。同样用粮食(不用水果)酿的酒,北京的白酒偏于咸辣,而上海的黄酒则偏于酸甜……古希腊有一派贤哲云:人的本性源于水,水乃生命之母。怪不得《红楼梦》形容“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北京的辣妹,庄重、硬朗、泼辣如含碱的清泉;上海的美眉,妩媚、机灵、艳丽如含酸的清露……至今,北京男子汉通常豪爽粗旷,而北京女孩也多少带有阳刚之气,时而凛若冰霜;上海小姑娘通常温存细致,而上海男孩子也多少含点阴柔之情,一似暖水瓶中物。现代化的北京和上海都逐渐变为“移民大都会”了,北京溶入不少南方人,上海则涌进不少北方人。但无论南来北往我目睹巨变中的北京和上海越来越相似了——无论驶过上海的高架或是北京的立交桥,放眼望去都是相似的高楼大厦群;北京上海的琳琅满目的超市里,出售同样的商品;北京上海的各种档次的餐厅里,供应的八大菜系也几乎类同。有时会突然问自己:“我此刻究竟是在北京呢?还是在上海呢?”

   北京和上海的自来水北京——上海的“双城记”,百多年来一直是文化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从清末民初到21世纪,六七代文化人关于北京上海的文章,其索引目录就足以编成一厚本大书。谁再要动笔描述、对比北京和上海的特色,已很难避免雷同甚至抄袭之嫌了。然而我要开讲一个从来没有人写过的题目,就是“北京和上海的自来水”。二十多年来,我在国内的踪迹,差不多一半在北京、一半在上海(除了到别处以外)。不是说各自连续几年,而是由于工作和事业的关系,几乎每个月都要奔波于京沪之间。近十年来,我目睹巨变中的北京和上海越来越相似了——无论驶过上海的高架或是北京的立交桥,放眼望去都是相似的高楼大厦群;北京上海的琳琅满目的超市里,出售同样的商品;北京上海的各种档次的餐厅里,供应的八大菜系也几乎类同。有时会突然问自己:“我此刻究竟是在北京呢?还是在上海呢?”四合院胡同和石库门里弄都成为历史;北京的炕席和上海的竹椅不复存在……对,昆明湖跟黄浦江仍然保留着各自的风貌。然而当我在上海或北京的相似的卫生间里拧开水龙头的时候,几乎从未想过两地自来水有什么差别……终于有一天,我悟道了。好几位大哲学家都说过:他们思想的许多灵感,往往来自浴缸里,来自全身浸泡在纯净的水中,恍惚悠游、似沉似浮、似梦似醒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入浴之前,因为困倦、心事重重而淡忘了浴缸已经放满了水,直到透明的自来水溢出缸外。这时我一瞥之下,突然顿悟到——北京跟上海的本质差别,在我面前如此鲜明地显露了出来——注入浴缸到一定深度,北京的自来水透出四合院胡同和石库门里弄都成为历史;北京的炕席和上海的竹椅不复存在……对,昆明湖跟黄浦江仍然保留着各自的风貌。然而当我在上海或北京的相似的卫生间里拧开水龙头的时候,几乎从未想过两地自来水有什么差别……

一种很浅、很淡的蓝紫色,而上海的自来水则透出一种很浅的、很淡的嫩黄色。微波荡漾时,这两种透明得比钻石更浅更淡的对比色,显露在洁白瓷砖的反光里,往天花板上投射出一层层光圈!猛地我悟道了:北京和上海的最内在的差别,依旧深深蕴涵在各自的自来水里面呀!自来水是由天然水经过许多道现代工序,反复过滤、去污、消毒、除味……而产生的。表面上,各地水龙头流出来的(达标的)自来水都是透明、无色、无味的。然而细细体会、品味之后,她们仍然深含着浸入骨髓的特色。北京的禀性厚重、属于硬朗的碱性成分,上海的禀性灵巧、属于轻柔的酸性成分。北京的自来水源于山泉、水库,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碱味;上海的自来水取自长江、近海,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酸味。至今,以美食来说,北京上海都倾向“鲜、嫩”了(都不同于云贵川湘);但北京的口味偏重、偏爱“卤煮”之类的略带咸辣,上海的口味偏轻、喜欢“糖醋”之类的略带酸甜。同样用粮食(不用水果)酿的酒,北京的白酒偏于咸辣,而上海的黄酒则偏于酸甜……古希腊有一派贤哲云:人的本性源于水,水乃生命之母。怪不得《红楼梦》形容“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北京的辣妹,庄重、硬朗、泼辣如含碱的清泉;上海的美眉,妩媚、机灵、艳丽如含酸的清露……至今,北京男子汉通常豪爽粗旷,而北京女孩也多少带有阳刚之气,时而凛若冰霜;上海小姑娘通常温存细致,而上海男孩子也多少含点阴柔之情,一似暖水瓶中物。现代化的北京和上海都逐渐变为“移民大都会”了,北京溶入不少南方人,上海则涌进不少北方人。但无论南来北往           终于有一天,我悟道了。

           好几位大哲学家都说过:他们思想的许多灵感,往往来自浴缸里,来自全身浸泡在纯净的水中,恍惚悠游、似沉似浮、似梦似醒的时候。

           有一次我在入浴之前,因为困倦、心事重重而淡忘了浴缸已经放满了水,直到透明的自来水溢出缸外。这时我一瞥之下,突然顿悟到——北京跟上海的本质差别,在我面前如此鲜明地显露了出来——

一种很浅、很淡的蓝紫色,而上海的自来水则透出一种很浅的、很淡的嫩黄色。微波荡漾时,这两种透明得比钻石更浅更淡的对比色,显露在洁白瓷砖的反光里,往天花板上投射出一层层光圈!猛地我悟道了:北京和上海的最内在的差别,依旧深深蕴涵在各自的自来水里面呀!自来水是由天然水经过许多道现代工序,反复过滤、去污、消毒、除味……而产生的。表面上,各地水龙头流出来的(达标的)自来水都是透明、无色、无味的。然而细细体会、品味之后,她们仍然深含着浸入骨髓的特色。北京的禀性厚重、属于硬朗的碱性成分,上海的禀性灵巧、属于轻柔的酸性成分。北京的自来水源于山泉、水库,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碱味;上海的自来水取自长江、近海,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酸味。至今,以美食来说,北京上海都倾向“鲜、嫩”了(都不同于云贵川湘);但北京的口味偏重、偏爱“卤煮”之类的略带咸辣,上海的口味偏轻、喜欢“糖醋”之类的略带酸甜。同样用粮食(不用水果)酿的酒,北京的白酒偏于咸辣,而上海的黄酒则偏于酸甜……古希腊有一派贤哲云:人的本性源于水,水乃生命之母。怪不得《红楼梦》形容“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北京的辣妹,庄重、硬朗、泼辣如含碱的清泉;上海的美眉,妩媚、机灵、艳丽如含酸的清露……至今,北京男子汉通常豪爽粗旷,而北京女孩也多少带有阳刚之气,时而凛若冰霜;上海小姑娘通常温存细致,而上海男孩子也多少含点阴柔之情,一似暖水瓶中物。现代化的北京和上海都逐渐变为“移民大都会”了,北京溶入不少南方人,上海则涌进不少北方人。但无论南来北往           注入浴缸到一定深度,北京的自来水透出一种很浅、很淡的蓝紫色,而上海的自来水则透出一种很浅的、很淡的嫩黄色。微波荡漾时,这两种透明得比钻石更浅更淡的对比色,显露在洁白瓷砖的反光里,往天花板上投射出一层层光圈!

         猛地我悟道了:北京和上海的最内在的差别,依旧深深蕴涵在各自的自来水里面呀!

北京和上海的自来水北京——上海的“双城记”,百多年来一直是文化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从清末民初到21世纪,六七代文化人关于北京上海的文章,其索引目录就足以编成一厚本大书。谁再要动笔描述、对比北京和上海的特色,已很难避免雷同甚至抄袭之嫌了。然而我要开讲一个从来没有人写过的题目,就是“北京和上海的自来水”。二十多年来,我在国内的踪迹,差不多一半在北京、一半在上海(除了到别处以外)。不是说各自连续几年,而是由于工作和事业的关系,几乎每个月都要奔波于京沪之间。近十年来,我目睹巨变中的北京和上海越来越相似了——无论驶过上海的高架或是北京的立交桥,放眼望去都是相似的高楼大厦群;北京上海的琳琅满目的超市里,出售同样的商品;北京上海的各种档次的餐厅里,供应的八大菜系也几乎类同。有时会突然问自己:“我此刻究竟是在北京呢?还是在上海呢?”四合院胡同和石库门里弄都成为历史;北京的炕席和上海的竹椅不复存在……对,昆明湖跟黄浦江仍然保留着各自的风貌。然而当我在上海或北京的相似的卫生间里拧开水龙头的时候,几乎从未想过两地自来水有什么差别……终于有一天,我悟道了。好几位大哲学家都说过:他们思想的许多灵感,往往来自浴缸里,来自全身浸泡在纯净的水中,恍惚悠游、似沉似浮、似梦似醒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入浴之前,因为困倦、心事重重而淡忘了浴缸已经放满了水,直到透明的自来水溢出缸外。这时我一瞥之下,突然顿悟到——北京跟上海的本质差别,在我面前如此鲜明地显露了出来——注入浴缸到一定深度,北京的自来水透出         自来水是由天然水经过许多道现代工序,反复过滤、去污、消毒、除味……而产生的。表面上,各地水龙头流出来的(达标的)自来水都是透明、无色、无味的。然而细细体会、品味之后,她们仍然深含着浸入骨髓的特色。

         北京的禀性厚重、属于硬朗的碱性成分,上海的禀性灵巧、属于轻柔的酸性成分。北京的自来水源于山泉、水库,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碱味;上海的自来水取自长江、近海,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酸味。至今,以美食来说,北京上海都倾向“鲜、嫩”了(都不同于云贵川湘);但北京的口味偏重、偏爱“卤煮”之类的略带咸辣,上海的口味偏轻、喜欢“糖醋”之类的略带酸甜。同样用粮食(不用水果)酿的酒,北京的白酒偏于咸辣,而上海的黄酒则偏于酸甜……

          古希腊有一派贤哲云:人的本性源于水,水乃生命之母。怪不得《红楼梦》形容“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北京的辣妹,庄重、硬朗、泼辣如含碱的清泉;上海的美眉,妩媚、机灵、艳丽如含酸的清露……

一种很浅、很淡的蓝紫色,而上海的自来水则透出一种很浅的、很淡的嫩黄色。微波荡漾时,这两种透明得比钻石更浅更淡的对比色,显露在洁白瓷砖的反光里,往天花板上投射出一层层光圈!猛地我悟道了:北京和上海的最内在的差别,依旧深深蕴涵在各自的自来水里面呀!自来水是由天然水经过许多道现代工序,反复过滤、去污、消毒、除味……而产生的。表面上,各地水龙头流出来的(达标的)自来水都是透明、无色、无味的。然而细细体会、品味之后,她们仍然深含着浸入骨髓的特色。北京的禀性厚重、属于硬朗的碱性成分,上海的禀性灵巧、属于轻柔的酸性成分。北京的自来水源于山泉、水库,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碱味;上海的自来水取自长江、近海,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酸味。至今,以美食来说,北京上海都倾向“鲜、嫩”了(都不同于云贵川湘);但北京的口味偏重、偏爱“卤煮”之类的略带咸辣,上海的口味偏轻、喜欢“糖醋”之类的略带酸甜。同样用粮食(不用水果)酿的酒,北京的白酒偏于咸辣,而上海的黄酒则偏于酸甜……古希腊有一派贤哲云:人的本性源于水,水乃生命之母。怪不得《红楼梦》形容“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北京的辣妹,庄重、硬朗、泼辣如含碱的清泉;上海的美眉,妩媚、机灵、艳丽如含酸的清露……至今,北京男子汉通常豪爽粗旷,而北京女孩也多少带有阳刚之气,时而凛若冰霜;上海小姑娘通常温存细致,而上海男孩子也多少含点阴柔之情,一似暖水瓶中物。现代化的北京和上海都逐渐变为“移民大都会”了,北京溶入不少南方人,上海则涌进不少北方人。但无论南来北往           至今,北京男子汉通常豪爽粗旷,而北京女孩也多少带有阳刚之气,时而凛若冰霜;上海小姑娘通常温存细致,而上海男孩子也多少含点阴柔之情,一似暖水瓶中物。

           现代化的北京和上海都逐渐变为“移民大都会”了,北京溶入不少南方人,上海则涌进不少北方人。但无论南来北往、人才流动、四方杂处,北京上海两地的风气习俗逐步接近;然而一种很浅、很淡的蓝紫色,而上海的自来水则透出一种很浅的、很淡的嫩黄色。微波荡漾时,这两种透明得比钻石更浅更淡的对比色,显露在洁白瓷砖的反光里,往天花板上投射出一层层光圈!猛地我悟道了:北京和上海的最内在的差别,依旧深深蕴涵在各自的自来水里面呀!自来水是由天然水经过许多道现代工序,反复过滤、去污、消毒、除味……而产生的。表面上,各地水龙头流出来的(达标的)自来水都是透明、无色、无味的。然而细细体会、品味之后,她们仍然深含着浸入骨髓的特色。北京的禀性厚重、属于硬朗的碱性成分,上海的禀性灵巧、属于轻柔的酸性成分。北京的自来水源于山泉、水库,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碱味;上海的自来水取自长江、近海,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酸味。至今,以美食来说,北京上海都倾向“鲜、嫩”了(都不同于云贵川湘);但北京的口味偏重、偏爱“卤煮”之类的略带咸辣,上海的口味偏轻、喜欢“糖醋”之类的略带酸甜。同样用粮食(不用水果)酿的酒,北京的白酒偏于咸辣,而上海的黄酒则偏于酸甜……古希腊有一派贤哲云:人的本性源于水,水乃生命之母。怪不得《红楼梦》形容“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北京的辣妹,庄重、硬朗、泼辣如含碱的清泉;上海的美眉,妩媚、机灵、艳丽如含酸的清露……至今,北京男子汉通常豪爽粗旷,而北京女孩也多少带有阳刚之气,时而凛若冰霜;上海小姑娘通常温存细致,而上海男孩子也多少含点阴柔之情,一似暖水瓶中物。现代化的北京和上海都逐渐变为“移民大都会”了,北京溶入不少南方人,上海则涌进不少北方人。但无论南来北往在骨子里,仍然蕴涵着各自的特色——正如两地的自来水一样!

             至于我本人,有时拧开水龙头的当儿,禁不住反问自己:“我到底算是上海人呢?还是北京人呢?我全身百分之九十五的水分源自何处?”

             因为研究语音学的缘故,我继承了先师赵元任一派的传统,在北京人面前能够说得一口道地的胡同里的京腔,在上海人面前能说得一口道地的弄堂里的俚语。

一种很浅、很淡的蓝紫色,而上海的自来水则透出一种很浅的、很淡的嫩黄色。微波荡漾时,这两种透明得比钻石更浅更淡的对比色,显露在洁白瓷砖的反光里,往天花板上投射出一层层光圈!猛地我悟道了:北京和上海的最内在的差别,依旧深深蕴涵在各自的自来水里面呀!自来水是由天然水经过许多道现代工序,反复过滤、去污、消毒、除味……而产生的。表面上,各地水龙头流出来的(达标的)自来水都是透明、无色、无味的。然而细细体会、品味之后,她们仍然深含着浸入骨髓的特色。北京的禀性厚重、属于硬朗的碱性成分,上海的禀性灵巧、属于轻柔的酸性成分。北京的自来水源于山泉、水库,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碱味;上海的自来水取自长江、近海,尽管净化以后,仍微含酸味。至今,以美食来说,北京上海都倾向“鲜、嫩”了(都不同于云贵川湘);但北京的口味偏重、偏爱“卤煮”之类的略带咸辣,上海的口味偏轻、喜欢“糖醋”之类的略带酸甜。同样用粮食(不用水果)酿的酒,北京的白酒偏于咸辣,而上海的黄酒则偏于酸甜……古希腊有一派贤哲云:人的本性源于水,水乃生命之母。怪不得《红楼梦》形容“女儿是水做的骨肉”!北京的辣妹,庄重、硬朗、泼辣如含碱的清泉;上海的美眉,妩媚、机灵、艳丽如含酸的清露……至今,北京男子汉通常豪爽粗旷,而北京女孩也多少带有阳刚之气,时而凛若冰霜;上海小姑娘通常温存细致,而上海男孩子也多少含点阴柔之情,一似暖水瓶中物。现代化的北京和上海都逐渐变为“移民大都会”了,北京溶入不少南方人,上海则涌进不少北方人。但无论南来北往

             虽然本人一贯低调,但是最愿意听到的夸奖是:北京人认我像个北京人,上海人认我像个上海人。换句话说,我在两地都算是“本地人”了。

、人才流动、四方杂处,北京上海两地的风气习俗逐步接近;然而在骨子里,仍然蕴涵着各自的特色——正如两地的自来水一样!至于我本人,有时拧开水龙头的当儿,禁不住反问自己:“我到底算是上海人呢?还是北京人呢?我全身百分之九十五的水分源自何处?”因为研究语音学的缘故,我继承了先师赵元任一派的传统,在北京人面前能够说得一口道地的胡同里的京腔,在上海人面前能说得一口道地的弄堂里的俚语。虽然本人一贯低调,但是最愿意听到的夸奖是:北京人认我像个北京人,上海人认我像个上海人。换句话说,我在两地都算是“本地人”了。实际上我确实一直都有两个故乡啊!这或许因为我经常轮换着在北京和上海喝水、盥洗、沐浴的缘故罢。两地的原水,早已浸透我的深心。确实:一方水养一方人嘛。作者:陈明远来源:文汇报            实际上我确实一直都有两个故乡啊!

、人才流动、四方杂处,北京上海两地的风气习俗逐步接近;然而在骨子里,仍然蕴涵着各自的特色——正如两地的自来水一样!至于我本人,有时拧开水龙头的当儿,禁不住反问自己:“我到底算是上海人呢?还是北京人呢?我全身百分之九十五的水分源自何处?”因为研究语音学的缘故,我继承了先师赵元任一派的传统,在北京人面前能够说得一口道地的胡同里的京腔,在上海人面前能说得一口道地的弄堂里的俚语。虽然本人一贯低调,但是最愿意听到的夸奖是:北京人认我像个北京人,上海人认我像个上海人。换句话说,我在两地都算是“本地人”了。实际上我确实一直都有两个故乡啊!这或许因为我经常轮换着在北京和上海喝水、盥洗、沐浴的缘故罢。两地的原水,早已浸透我的深心。确实:一方水养一方人嘛。作者:陈明远来源:文汇报

           这或许因为我经常轮换着在北京和上海喝水、盥洗、沐浴的缘故罢。两地的原水,早已浸透我的深心。

北京和上海的自来水北京——上海的“双城记”,百多年来一直是文化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从清末民初到21世纪,六七代文化人关于北京上海的文章,其索引目录就足以编成一厚本大书。谁再要动笔描述、对比北京和上海的特色,已很难避免雷同甚至抄袭之嫌了。然而我要开讲一个从来没有人写过的题目,就是“北京和上海的自来水”。二十多年来,我在国内的踪迹,差不多一半在北京、一半在上海(除了到别处以外)。不是说各自连续几年,而是由于工作和事业的关系,几乎每个月都要奔波于京沪之间。近十年来,我目睹巨变中的北京和上海越来越相似了——无论驶过上海的高架或是北京的立交桥,放眼望去都是相似的高楼大厦群;北京上海的琳琅满目的超市里,出售同样的商品;北京上海的各种档次的餐厅里,供应的八大菜系也几乎类同。有时会突然问自己:“我此刻究竟是在北京呢?还是在上海呢?”四合院胡同和石库门里弄都成为历史;北京的炕席和上海的竹椅不复存在……对,昆明湖跟黄浦江仍然保留着各自的风貌。然而当我在上海或北京的相似的卫生间里拧开水龙头的时候,几乎从未想过两地自来水有什么差别……终于有一天,我悟道了。好几位大哲学家都说过:他们思想的许多灵感,往往来自浴缸里,来自全身浸泡在纯净的水中,恍惚悠游、似沉似浮、似梦似醒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入浴之前,因为困倦、心事重重而淡忘了浴缸已经放满了水,直到透明的自来水溢出缸外。这时我一瞥之下,突然顿悟到——北京跟上海的本质差别,在我面前如此鲜明地显露了出来——注入浴缸到一定深度,北京的自来水透出              确实:一方水养一方人嘛

北京和上海的自来水北京——上海的“双城记”,百多年来一直是文化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从清末民初到21世纪,六七代文化人关于北京上海的文章,其索引目录就足以编成一厚本大书。谁再要动笔描述、对比北京和上海的特色,已很难避免雷同甚至抄袭之嫌了。然而我要开讲一个从来没有人写过的题目,就是“北京和上海的自来水”。二十多年来,我在国内的踪迹,差不多一半在北京、一半在上海(除了到别处以外)。不是说各自连续几年,而是由于工作和事业的关系,几乎每个月都要奔波于京沪之间。近十年来,我目睹巨变中的北京和上海越来越相似了——无论驶过上海的高架或是北京的立交桥,放眼望去都是相似的高楼大厦群;北京上海的琳琅满目的超市里,出售同样的商品;北京上海的各种档次的餐厅里,供应的八大菜系也几乎类同。有时会突然问自己:“我此刻究竟是在北京呢?还是在上海呢?”四合院胡同和石库门里弄都成为历史;北京的炕席和上海的竹椅不复存在……对,昆明湖跟黄浦江仍然保留着各自的风貌。然而当我在上海或北京的相似的卫生间里拧开水龙头的时候,几乎从未想过两地自来水有什么差别……终于有一天,我悟道了。好几位大哲学家都说过:他们思想的许多灵感,往往来自浴缸里,来自全身浸泡在纯净的水中,恍惚悠游、似沉似浮、似梦似醒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入浴之前,因为困倦、心事重重而淡忘了浴缸已经放满了水,直到透明的自来水溢出缸外。这时我一瞥之下,突然顿悟到——北京跟上海的本质差别,在我面前如此鲜明地显露了出来——注入浴缸到一定深度,北京的自来水透出


作者:陈明远 来源:文汇报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