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痛心  

2007-08-30 01:15: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痛心8月28日,又遭到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因为北京酷暑,加上我事务繁忙,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工作室去了。许多前辈赠我的字画、我过去的手稿(在1986年开始电脑打字以前),重要的文件资料,都存放在里面。原以为最放心、最保险,但是今天开门进去一看:遭到严重的损坏!……我珍藏的许多文物字画、学生时代以来的许多本诗稿、文稿、记事本、照相册,……珍贵的东西被偷盗、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可诅咒的盗贼!因为我本来是理工科出身,写诗(新体、旧体)一直作为业余爱好、陶冶性情,自己看、亲朋好友看看罢了。在文化市场上,“诗”早就“不值钱”了,“无价”本是双关语。但我这多少本诗稿却是几十年的实录啊!多半被毁了!还有什么话可说。今年是秋瑾烈士殉难百年。我从残存的诗稿里面,找出一首[沁园春]祭秋瑾烈士,还有几首诗,请知音一读吧。痛心。至痛无语……心灵的碎片散落在下面——祭秋瑾烈士[沁园春]电闪雷奔。举青锋剑,刻碧血痕。惜倾城义侠,英灵早逝; 惊天诗句,浩气长存。夹道皋兰,护坟霜竹,春雨春风安汝魂。归来日,共行吟湖畔,好梦犹温。波升明月一轮,照玉砌雕栏意自珍。想文君出塞,胡笳悲愤; 大夫去楚,香草美人。焦尾琴焚,广陵散绝,字字伤情泣鬼神。鉴湖月,是忠心赤胆,悬耀乾坤。(1961年习作)[五律]拉车老牛凭谁牵鼻走辕下寄余生汗血淋盐赤鞭笞入骨青所行非所愿能愿未能行仰角漉眸闪横山路不平(1968年作)[五律]马驹一望无空阔生来未服鞍翻墙跳涧易屈膝低头难蹄践严霜印鬃飞烈火翻骠骑莫驾驭只盼牧童还秋[鹧鸪天]菊落余香沉满池赤颜华发梦依稀中秋月出即全蚀子夜人归无振衣

痛心

 

霜透叶,火缠枝几经死别与生离松明更把残篇照安慰寸心惟有诗(1966年秋)飞雪[卜算子]无语望苍穹何处飞天女一片晶莹万里冰舞袖依然举笑貌逝犹新长盼散花语我欲奋身直入云齐奏迎春曲[鹧鸪天]卷卷扬扬万物迷悄然独忆袅晴丝莫愁芳草隔天际权作繁花舞玉枝听细浪,幻奇辉无眠长夜白头诗如何化作雪千片追得飚风上下飞(1969年)[附录]博友评论“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物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于是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日《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一篇颇具代表性的文章。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

8月28日,又遭到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

霜透叶,火缠枝几经死别与生离松明更把残篇照安慰寸心惟有诗(1966年秋)飞雪[卜算子]无语望苍穹何处飞天女一片晶莹万里冰舞袖依然举笑貌逝犹新长盼散花语我欲奋身直入云齐奏迎春曲[鹧鸪天]卷卷扬扬万物迷悄然独忆袅晴丝莫愁芳草隔天际权作繁花舞玉枝听细浪,幻奇辉无眠长夜白头诗如何化作雪千片追得飚风上下飞(1969年)[附录]博友评论“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物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于是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日《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一篇颇具代表性的文章。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因为北京酷暑,加上我事务繁忙,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工作室去了。许多前辈赠我的字画、我过去的手稿(在1986年开始电脑打字以前),重要的文件资料,都存放在里面。原以为最放心、最保险,但是今天开门进去一看:遭到严重的损坏!……

我珍藏的许多文物字画、学生时代以来的许多本诗稿、文稿、记事本、照相册,……珍贵的东西被偷盗、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可诅咒的盗贼!

因为我本来是理工科出身,写诗(新体、旧体)一直作为业余爱好、陶冶性情,自己看、亲朋好友看看罢了。在文化市场上,“诗”早就“不值钱”了,“无价”本是双关语。

霜透叶,火缠枝几经死别与生离松明更把残篇照安慰寸心惟有诗(1966年秋)飞雪[卜算子]无语望苍穹何处飞天女一片晶莹万里冰舞袖依然举笑貌逝犹新长盼散花语我欲奋身直入云齐奏迎春曲[鹧鸪天]卷卷扬扬万物迷悄然独忆袅晴丝莫愁芳草隔天际权作繁花舞玉枝听细浪,幻奇辉无眠长夜白头诗如何化作雪千片追得飚风上下飞(1969年)[附录]博友评论“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物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于是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日《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一篇颇具代表性的文章。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但我这多少本诗稿却是几十年的实录啊!多半被毁了!

还有什么话可说。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

今年是秋瑾烈士殉难百年。我从残存的诗稿里面,找出一首

霜透叶,火缠枝几经死别与生离松明更把残篇照安慰寸心惟有诗(1966年秋)飞雪[卜算子]无语望苍穹何处飞天女一片晶莹万里冰舞袖依然举笑貌逝犹新长盼散花语我欲奋身直入云齐奏迎春曲[鹧鸪天]卷卷扬扬万物迷悄然独忆袅晴丝莫愁芳草隔天际权作繁花舞玉枝听细浪,幻奇辉无眠长夜白头诗如何化作雪千片追得飚风上下飞(1969年)[附录]博友评论“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物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于是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日《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一篇颇具代表性的文章。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沁园春]祭秋瑾烈士,还有几首诗,请知音一读吧。

痛心。至痛无语……心灵的碎片散落在下面——

 

霜透叶,火缠枝几经死别与生离松明更把残篇照安慰寸心惟有诗(1966年秋)飞雪[卜算子]无语望苍穹何处飞天女一片晶莹万里冰舞袖依然举笑貌逝犹新长盼散花语我欲奋身直入云齐奏迎春曲[鹧鸪天]卷卷扬扬万物迷悄然独忆袅晴丝莫愁芳草隔天际权作繁花舞玉枝听细浪,幻奇辉无眠长夜白头诗如何化作雪千片追得飚风上下飞(1969年)[附录]博友评论“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物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于是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日《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一篇颇具代表性的文章。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祭秋瑾烈士[沁园春]

 

霜透叶,火缠枝几经死别与生离松明更把残篇照安慰寸心惟有诗(1966年秋)飞雪[卜算子]无语望苍穹何处飞天女一片晶莹万里冰舞袖依然举笑貌逝犹新长盼散花语我欲奋身直入云齐奏迎春曲[鹧鸪天]卷卷扬扬万物迷悄然独忆袅晴丝莫愁芳草隔天际权作繁花舞玉枝听细浪,幻奇辉无眠长夜白头诗如何化作雪千片追得飚风上下飞(1969年)[附录]博友评论“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物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于是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日《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一篇颇具代表性的文章。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

电闪雷奔。举青锋剑,刻碧血痕。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惜倾城义侠,英灵早逝;

 惊天诗句,浩气长存。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

夹道皋兰,护坟霜竹,

春雨春风安汝魂。

归来日,共行吟湖畔,好梦犹温。

霜透叶,火缠枝几经死别与生离松明更把残篇照安慰寸心惟有诗(1966年秋)飞雪[卜算子]无语望苍穹何处飞天女一片晶莹万里冰舞袖依然举笑貌逝犹新长盼散花语我欲奋身直入云齐奏迎春曲[鹧鸪天]卷卷扬扬万物迷悄然独忆袅晴丝莫愁芳草隔天际权作繁花舞玉枝听细浪,幻奇辉无眠长夜白头诗如何化作雪千片追得飚风上下飞(1969年)[附录]博友评论“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物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于是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日《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一篇颇具代表性的文章。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

 

波升明月一轮,

照玉砌雕栏意自珍。

想文君出塞,胡笳悲愤;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 大夫去楚,香草美人。

焦尾琴焚,广陵散绝,

字字伤情泣鬼神。

霜透叶,火缠枝几经死别与生离松明更把残篇照安慰寸心惟有诗(1966年秋)飞雪[卜算子]无语望苍穹何处飞天女一片晶莹万里冰舞袖依然举笑貌逝犹新长盼散花语我欲奋身直入云齐奏迎春曲[鹧鸪天]卷卷扬扬万物迷悄然独忆袅晴丝莫愁芳草隔天际权作繁花舞玉枝听细浪,幻奇辉无眠长夜白头诗如何化作雪千片追得飚风上下飞(1969年)[附录]博友评论“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物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于是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日《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一篇颇具代表性的文章。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鉴湖月,是忠心赤胆,

悬耀乾坤。

(1961年习作)

 

痛心8月28日,又遭到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因为北京酷暑,加上我事务繁忙,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工作室去了。许多前辈赠我的字画、我过去的手稿(在1986年开始电脑打字以前),重要的文件资料,都存放在里面。原以为最放心、最保险,但是今天开门进去一看:遭到严重的损坏!……我珍藏的许多文物字画、学生时代以来的许多本诗稿、文稿、记事本、照相册,……珍贵的东西被偷盗、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可诅咒的盗贼!因为我本来是理工科出身,写诗(新体、旧体)一直作为业余爱好、陶冶性情,自己看、亲朋好友看看罢了。在文化市场上,“诗”早就“不值钱”了,“无价”本是双关语。但我这多少本诗稿却是几十年的实录啊!多半被毁了!还有什么话可说。今年是秋瑾烈士殉难百年。我从残存的诗稿里面,找出一首[沁园春]祭秋瑾烈士,还有几首诗,请知音一读吧。痛心。至痛无语……心灵的碎片散落在下面——祭秋瑾烈士[沁园春]电闪雷奔。举青锋剑,刻碧血痕。惜倾城义侠,英灵早逝; 惊天诗句,浩气长存。夹道皋兰,护坟霜竹,春雨春风安汝魂。归来日,共行吟湖畔,好梦犹温。波升明月一轮,照玉砌雕栏意自珍。想文君出塞,胡笳悲愤; 大夫去楚,香草美人。焦尾琴焚,广陵散绝,字字伤情泣鬼神。鉴湖月,是忠心赤胆,悬耀乾坤。(1961年习作)[五律]拉车老牛凭谁牵鼻走辕下寄余生汗血淋盐赤鞭笞入骨青所行非所愿能愿未能行仰角漉眸闪横山路不平(1968年作)[五律]马驹一望无空阔生来未服鞍翻墙跳涧易屈膝低头难蹄践严霜印鬃飞烈火翻骠骑莫驾驭只盼牧童还秋[鹧鸪天]菊落余香沉满池赤颜华发梦依稀中秋月出即全蚀子夜人归无振衣
[五律]拉车老牛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
 
凭谁牵鼻走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
辕下寄余生
汗血淋盐赤
鞭笞入骨青
痛心8月28日,又遭到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因为北京酷暑,加上我事务繁忙,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工作室去了。许多前辈赠我的字画、我过去的手稿(在1986年开始电脑打字以前),重要的文件资料,都存放在里面。原以为最放心、最保险,但是今天开门进去一看:遭到严重的损坏!……我珍藏的许多文物字画、学生时代以来的许多本诗稿、文稿、记事本、照相册,……珍贵的东西被偷盗、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可诅咒的盗贼!因为我本来是理工科出身,写诗(新体、旧体)一直作为业余爱好、陶冶性情,自己看、亲朋好友看看罢了。在文化市场上,“诗”早就“不值钱”了,“无价”本是双关语。但我这多少本诗稿却是几十年的实录啊!多半被毁了!还有什么话可说。今年是秋瑾烈士殉难百年。我从残存的诗稿里面,找出一首[沁园春]祭秋瑾烈士,还有几首诗,请知音一读吧。痛心。至痛无语……心灵的碎片散落在下面——祭秋瑾烈士[沁园春]电闪雷奔。举青锋剑,刻碧血痕。惜倾城义侠,英灵早逝; 惊天诗句,浩气长存。夹道皋兰,护坟霜竹,春雨春风安汝魂。归来日,共行吟湖畔,好梦犹温。波升明月一轮,照玉砌雕栏意自珍。想文君出塞,胡笳悲愤; 大夫去楚,香草美人。焦尾琴焚,广陵散绝,字字伤情泣鬼神。鉴湖月,是忠心赤胆,悬耀乾坤。(1961年习作)[五律]拉车老牛凭谁牵鼻走辕下寄余生汗血淋盐赤鞭笞入骨青所行非所愿能愿未能行仰角漉眸闪横山路不平(1968年作)[五律]马驹一望无空阔生来未服鞍翻墙跳涧易屈膝低头难蹄践严霜印鬃飞烈火翻骠骑莫驾驭只盼牧童还秋[鹧鸪天]菊落余香沉满池赤颜华发梦依稀中秋月出即全蚀子夜人归无振衣
所行非所愿
能愿未能行
仰角漉眸闪
横山路不平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1968年作)
 
霜透叶,火缠枝几经死别与生离松明更把残篇照安慰寸心惟有诗(1966年秋)飞雪[卜算子]无语望苍穹何处飞天女一片晶莹万里冰舞袖依然举笑貌逝犹新长盼散花语我欲奋身直入云齐奏迎春曲[鹧鸪天]卷卷扬扬万物迷悄然独忆袅晴丝莫愁芳草隔天际权作繁花舞玉枝听细浪,幻奇辉无眠长夜白头诗如何化作雪千片追得飚风上下飞(1969年)[附录]博友评论“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物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于是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日《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一篇颇具代表性的文章。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五律]马驹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
一望无空阔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生来未服鞍
翻墙跳涧易
痛心8月28日,又遭到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因为北京酷暑,加上我事务繁忙,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工作室去了。许多前辈赠我的字画、我过去的手稿(在1986年开始电脑打字以前),重要的文件资料,都存放在里面。原以为最放心、最保险,但是今天开门进去一看:遭到严重的损坏!……我珍藏的许多文物字画、学生时代以来的许多本诗稿、文稿、记事本、照相册,……珍贵的东西被偷盗、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可诅咒的盗贼!因为我本来是理工科出身,写诗(新体、旧体)一直作为业余爱好、陶冶性情,自己看、亲朋好友看看罢了。在文化市场上,“诗”早就“不值钱”了,“无价”本是双关语。但我这多少本诗稿却是几十年的实录啊!多半被毁了!还有什么话可说。今年是秋瑾烈士殉难百年。我从残存的诗稿里面,找出一首[沁园春]祭秋瑾烈士,还有几首诗,请知音一读吧。痛心。至痛无语……心灵的碎片散落在下面——祭秋瑾烈士[沁园春]电闪雷奔。举青锋剑,刻碧血痕。惜倾城义侠,英灵早逝; 惊天诗句,浩气长存。夹道皋兰,护坟霜竹,春雨春风安汝魂。归来日,共行吟湖畔,好梦犹温。波升明月一轮,照玉砌雕栏意自珍。想文君出塞,胡笳悲愤; 大夫去楚,香草美人。焦尾琴焚,广陵散绝,字字伤情泣鬼神。鉴湖月,是忠心赤胆,悬耀乾坤。(1961年习作)[五律]拉车老牛凭谁牵鼻走辕下寄余生汗血淋盐赤鞭笞入骨青所行非所愿能愿未能行仰角漉眸闪横山路不平(1968年作)[五律]马驹一望无空阔生来未服鞍翻墙跳涧易屈膝低头难蹄践严霜印鬃飞烈火翻骠骑莫驾驭只盼牧童还秋[鹧鸪天]菊落余香沉满池赤颜华发梦依稀中秋月出即全蚀子夜人归无振衣
屈膝低头难
蹄践严霜印
鬃飞烈火翻
骠骑莫驾驭
痛心8月28日,又遭到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因为北京酷暑,加上我事务繁忙,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工作室去了。许多前辈赠我的字画、我过去的手稿(在1986年开始电脑打字以前),重要的文件资料,都存放在里面。原以为最放心、最保险,但是今天开门进去一看:遭到严重的损坏!……我珍藏的许多文物字画、学生时代以来的许多本诗稿、文稿、记事本、照相册,……珍贵的东西被偷盗、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可诅咒的盗贼!因为我本来是理工科出身,写诗(新体、旧体)一直作为业余爱好、陶冶性情,自己看、亲朋好友看看罢了。在文化市场上,“诗”早就“不值钱”了,“无价”本是双关语。但我这多少本诗稿却是几十年的实录啊!多半被毁了!还有什么话可说。今年是秋瑾烈士殉难百年。我从残存的诗稿里面,找出一首[沁园春]祭秋瑾烈士,还有几首诗,请知音一读吧。痛心。至痛无语……心灵的碎片散落在下面——祭秋瑾烈士[沁园春]电闪雷奔。举青锋剑,刻碧血痕。惜倾城义侠,英灵早逝; 惊天诗句,浩气长存。夹道皋兰,护坟霜竹,春雨春风安汝魂。归来日,共行吟湖畔,好梦犹温。波升明月一轮,照玉砌雕栏意自珍。想文君出塞,胡笳悲愤; 大夫去楚,香草美人。焦尾琴焚,广陵散绝,字字伤情泣鬼神。鉴湖月,是忠心赤胆,悬耀乾坤。(1961年习作)[五律]拉车老牛凭谁牵鼻走辕下寄余生汗血淋盐赤鞭笞入骨青所行非所愿能愿未能行仰角漉眸闪横山路不平(1968年作)[五律]马驹一望无空阔生来未服鞍翻墙跳涧易屈膝低头难蹄践严霜印鬃飞烈火翻骠骑莫驾驭只盼牧童还秋[鹧鸪天]菊落余香沉满池赤颜华发梦依稀中秋月出即全蚀子夜人归无振衣只盼牧童还
 

秋[鹧鸪天]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

 

菊落余香沉满池

霜透叶,火缠枝几经死别与生离松明更把残篇照安慰寸心惟有诗(1966年秋)飞雪[卜算子]无语望苍穹何处飞天女一片晶莹万里冰舞袖依然举笑貌逝犹新长盼散花语我欲奋身直入云齐奏迎春曲[鹧鸪天]卷卷扬扬万物迷悄然独忆袅晴丝莫愁芳草隔天际权作繁花舞玉枝听细浪,幻奇辉无眠长夜白头诗如何化作雪千片追得飚风上下飞(1969年)[附录]博友评论“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物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于是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日《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一篇颇具代表性的文章。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

赤颜华发梦依稀

中秋月出即全蚀

子夜人归无振衣

痛心8月28日,又遭到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因为北京酷暑,加上我事务繁忙,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工作室去了。许多前辈赠我的字画、我过去的手稿(在1986年开始电脑打字以前),重要的文件资料,都存放在里面。原以为最放心、最保险,但是今天开门进去一看:遭到严重的损坏!……我珍藏的许多文物字画、学生时代以来的许多本诗稿、文稿、记事本、照相册,……珍贵的东西被偷盗、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可诅咒的盗贼!因为我本来是理工科出身,写诗(新体、旧体)一直作为业余爱好、陶冶性情,自己看、亲朋好友看看罢了。在文化市场上,“诗”早就“不值钱”了,“无价”本是双关语。但我这多少本诗稿却是几十年的实录啊!多半被毁了!还有什么话可说。今年是秋瑾烈士殉难百年。我从残存的诗稿里面,找出一首[沁园春]祭秋瑾烈士,还有几首诗,请知音一读吧。痛心。至痛无语……心灵的碎片散落在下面——祭秋瑾烈士[沁园春]电闪雷奔。举青锋剑,刻碧血痕。惜倾城义侠,英灵早逝; 惊天诗句,浩气长存。夹道皋兰,护坟霜竹,春雨春风安汝魂。归来日,共行吟湖畔,好梦犹温。波升明月一轮,照玉砌雕栏意自珍。想文君出塞,胡笳悲愤; 大夫去楚,香草美人。焦尾琴焚,广陵散绝,字字伤情泣鬼神。鉴湖月,是忠心赤胆,悬耀乾坤。(1961年习作)[五律]拉车老牛凭谁牵鼻走辕下寄余生汗血淋盐赤鞭笞入骨青所行非所愿能愿未能行仰角漉眸闪横山路不平(1968年作)[五律]马驹一望无空阔生来未服鞍翻墙跳涧易屈膝低头难蹄践严霜印鬃飞烈火翻骠骑莫驾驭只盼牧童还秋[鹧鸪天]菊落余香沉满池赤颜华发梦依稀中秋月出即全蚀子夜人归无振衣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霜透叶,火缠枝

几经死别与生离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

松明更把残篇照

安慰寸心惟有诗

(1966年秋)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飞雪[卜算子]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无语望苍穹

何处飞天女

一片晶莹万里冰

舞袖依然举

 

霜透叶,火缠枝几经死别与生离松明更把残篇照安慰寸心惟有诗(1966年秋)飞雪[卜算子]无语望苍穹何处飞天女一片晶莹万里冰舞袖依然举笑貌逝犹新长盼散花语我欲奋身直入云齐奏迎春曲[鹧鸪天]卷卷扬扬万物迷悄然独忆袅晴丝莫愁芳草隔天际权作繁花舞玉枝听细浪,幻奇辉无眠长夜白头诗如何化作雪千片追得飚风上下飞(1969年)[附录]博友评论“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物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于是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日《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一篇颇具代表性的文章。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

笑貌逝犹新

长盼散花语

我欲奋身直入云

痛心8月28日,又遭到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因为北京酷暑,加上我事务繁忙,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工作室去了。许多前辈赠我的字画、我过去的手稿(在1986年开始电脑打字以前),重要的文件资料,都存放在里面。原以为最放心、最保险,但是今天开门进去一看:遭到严重的损坏!……我珍藏的许多文物字画、学生时代以来的许多本诗稿、文稿、记事本、照相册,……珍贵的东西被偷盗、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可诅咒的盗贼!因为我本来是理工科出身,写诗(新体、旧体)一直作为业余爱好、陶冶性情,自己看、亲朋好友看看罢了。在文化市场上,“诗”早就“不值钱”了,“无价”本是双关语。但我这多少本诗稿却是几十年的实录啊!多半被毁了!还有什么话可说。今年是秋瑾烈士殉难百年。我从残存的诗稿里面,找出一首[沁园春]祭秋瑾烈士,还有几首诗,请知音一读吧。痛心。至痛无语……心灵的碎片散落在下面——祭秋瑾烈士[沁园春]电闪雷奔。举青锋剑,刻碧血痕。惜倾城义侠,英灵早逝; 惊天诗句,浩气长存。夹道皋兰,护坟霜竹,春雨春风安汝魂。归来日,共行吟湖畔,好梦犹温。波升明月一轮,照玉砌雕栏意自珍。想文君出塞,胡笳悲愤; 大夫去楚,香草美人。焦尾琴焚,广陵散绝,字字伤情泣鬼神。鉴湖月,是忠心赤胆,悬耀乾坤。(1961年习作)[五律]拉车老牛凭谁牵鼻走辕下寄余生汗血淋盐赤鞭笞入骨青所行非所愿能愿未能行仰角漉眸闪横山路不平(1968年作)[五律]马驹一望无空阔生来未服鞍翻墙跳涧易屈膝低头难蹄践严霜印鬃飞烈火翻骠骑莫驾驭只盼牧童还秋[鹧鸪天]菊落余香沉满池赤颜华发梦依稀中秋月出即全蚀子夜人归无振衣

齐奏迎春曲

 

[鹧鸪天]

 

霜透叶,火缠枝几经死别与生离松明更把残篇照安慰寸心惟有诗(1966年秋)飞雪[卜算子]无语望苍穹何处飞天女一片晶莹万里冰舞袖依然举笑貌逝犹新长盼散花语我欲奋身直入云齐奏迎春曲[鹧鸪天]卷卷扬扬万物迷悄然独忆袅晴丝莫愁芳草隔天际权作繁花舞玉枝听细浪,幻奇辉无眠长夜白头诗如何化作雪千片追得飚风上下飞(1969年)[附录]博友评论“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物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于是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日《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一篇颇具代表性的文章。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卷卷扬扬万物迷

悄然独忆袅晴丝

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

莫愁芳草隔天际

权作繁花舞玉枝

 

听细浪,幻奇辉

霜透叶,火缠枝几经死别与生离松明更把残篇照安慰寸心惟有诗(1966年秋)飞雪[卜算子]无语望苍穹何处飞天女一片晶莹万里冰舞袖依然举笑貌逝犹新长盼散花语我欲奋身直入云齐奏迎春曲[鹧鸪天]卷卷扬扬万物迷悄然独忆袅晴丝莫愁芳草隔天际权作繁花舞玉枝听细浪,幻奇辉无眠长夜白头诗如何化作雪千片追得飚风上下飞(1969年)[附录]博友评论“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物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于是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日《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一篇颇具代表性的文章。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无眠长夜白头诗

如何化作雪千片

霜透叶,火缠枝几经死别与生离松明更把残篇照安慰寸心惟有诗(1966年秋)飞雪[卜算子]无语望苍穹何处飞天女一片晶莹万里冰舞袖依然举笑貌逝犹新长盼散花语我欲奋身直入云齐奏迎春曲[鹧鸪天]卷卷扬扬万物迷悄然独忆袅晴丝莫愁芳草隔天际权作繁花舞玉枝听细浪,幻奇辉无眠长夜白头诗如何化作雪千片追得飚风上下飞(1969年)[附录]博友评论“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物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于是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日《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一篇颇具代表性的文章。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

追得飚风上下飞

(1969年)

 

痛心8月28日,又遭到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因为北京酷暑,加上我事务繁忙,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工作室去了。许多前辈赠我的字画、我过去的手稿(在1986年开始电脑打字以前),重要的文件资料,都存放在里面。原以为最放心、最保险,但是今天开门进去一看:遭到严重的损坏!……我珍藏的许多文物字画、学生时代以来的许多本诗稿、文稿、记事本、照相册,……珍贵的东西被偷盗、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可诅咒的盗贼!因为我本来是理工科出身,写诗(新体、旧体)一直作为业余爱好、陶冶性情,自己看、亲朋好友看看罢了。在文化市场上,“诗”早就“不值钱”了,“无价”本是双关语。但我这多少本诗稿却是几十年的实录啊!多半被毁了!还有什么话可说。今年是秋瑾烈士殉难百年。我从残存的诗稿里面,找出一首[沁园春]祭秋瑾烈士,还有几首诗,请知音一读吧。痛心。至痛无语……心灵的碎片散落在下面——祭秋瑾烈士[沁园春]电闪雷奔。举青锋剑,刻碧血痕。惜倾城义侠,英灵早逝; 惊天诗句,浩气长存。夹道皋兰,护坟霜竹,春雨春风安汝魂。归来日,共行吟湖畔,好梦犹温。波升明月一轮,照玉砌雕栏意自珍。想文君出塞,胡笳悲愤; 大夫去楚,香草美人。焦尾琴焚,广陵散绝,字字伤情泣鬼神。鉴湖月,是忠心赤胆,悬耀乾坤。(1961年习作)[五律]拉车老牛凭谁牵鼻走辕下寄余生汗血淋盐赤鞭笞入骨青所行非所愿能愿未能行仰角漉眸闪横山路不平(1968年作)[五律]马驹一望无空阔生来未服鞍翻墙跳涧易屈膝低头难蹄践严霜印鬃飞烈火翻骠骑莫驾驭只盼牧童还秋[鹧鸪天]菊落余香沉满池赤颜华发梦依稀中秋月出即全蚀子夜人归无振衣[附录]博友评论

 

“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 痛心8月28日,又遭到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因为北京酷暑,加上我事务繁忙,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工作室去了。许多前辈赠我的字画、我过去的手稿(在1986年开始电脑打字以前),重要的文件资料,都存放在里面。原以为最放心、最保险,但是今天开门进去一看:遭到严重的损坏!……我珍藏的许多文物字画、学生时代以来的许多本诗稿、文稿、记事本、照相册,……珍贵的东西被偷盗、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可诅咒的盗贼!因为我本来是理工科出身,写诗(新体、旧体)一直作为业余爱好、陶冶性情,自己看、亲朋好友看看罢了。在文化市场上,“诗”早就“不值钱”了,“无价”本是双关语。但我这多少本诗稿却是几十年的实录啊!多半被毁了!还有什么话可说。今年是秋瑾烈士殉难百年。我从残存的诗稿里面,找出一首[沁园春]祭秋瑾烈士,还有几首诗,请知音一读吧。痛心。至痛无语……心灵的碎片散落在下面——祭秋瑾烈士[沁园春]电闪雷奔。举青锋剑,刻碧血痕。惜倾城义侠,英灵早逝; 惊天诗句,浩气长存。夹道皋兰,护坟霜竹,春雨春风安汝魂。归来日,共行吟湖畔,好梦犹温。波升明月一轮,照玉砌雕栏意自珍。想文君出塞,胡笳悲愤; 大夫去楚,香草美人。焦尾琴焚,广陵散绝,字字伤情泣鬼神。鉴湖月,是忠心赤胆,悬耀乾坤。(1961年习作)[五律]拉车老牛凭谁牵鼻走辕下寄余生汗血淋盐赤鞭笞入骨青所行非所愿能愿未能行仰角漉眸闪横山路不平(1968年作)[五律]马驹一望无空阔生来未服鞍翻墙跳涧易屈膝低头难蹄践严霜印鬃飞烈火翻骠骑莫驾驭只盼牧童还秋[鹧鸪天]菊落余香沉满池赤颜华发梦依稀中秋月出即全蚀子夜人归无振衣  

   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

痛心8月28日,又遭到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因为北京酷暑,加上我事务繁忙,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工作室去了。许多前辈赠我的字画、我过去的手稿(在1986年开始电脑打字以前),重要的文件资料,都存放在里面。原以为最放心、最保险,但是今天开门进去一看:遭到严重的损坏!……我珍藏的许多文物字画、学生时代以来的许多本诗稿、文稿、记事本、照相册,……珍贵的东西被偷盗、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可诅咒的盗贼!因为我本来是理工科出身,写诗(新体、旧体)一直作为业余爱好、陶冶性情,自己看、亲朋好友看看罢了。在文化市场上,“诗”早就“不值钱”了,“无价”本是双关语。但我这多少本诗稿却是几十年的实录啊!多半被毁了!还有什么话可说。今年是秋瑾烈士殉难百年。我从残存的诗稿里面,找出一首[沁园春]祭秋瑾烈士,还有几首诗,请知音一读吧。痛心。至痛无语……心灵的碎片散落在下面——祭秋瑾烈士[沁园春]电闪雷奔。举青锋剑,刻碧血痕。惜倾城义侠,英灵早逝; 惊天诗句,浩气长存。夹道皋兰,护坟霜竹,春雨春风安汝魂。归来日,共行吟湖畔,好梦犹温。波升明月一轮,照玉砌雕栏意自珍。想文君出塞,胡笳悲愤; 大夫去楚,香草美人。焦尾琴焚,广陵散绝,字字伤情泣鬼神。鉴湖月,是忠心赤胆,悬耀乾坤。(1961年习作)[五律]拉车老牛凭谁牵鼻走辕下寄余生汗血淋盐赤鞭笞入骨青所行非所愿能愿未能行仰角漉眸闪横山路不平(1968年作)[五律]马驹一望无空阔生来未服鞍翻墙跳涧易屈膝低头难蹄践严霜印鬃飞烈火翻骠骑莫驾驭只盼牧童还秋[鹧鸪天]菊落余香沉满池赤颜华发梦依稀中秋月出即全蚀子夜人归无振衣   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

霜透叶,火缠枝几经死别与生离松明更把残篇照安慰寸心惟有诗(1966年秋)飞雪[卜算子]无语望苍穹何处飞天女一片晶莹万里冰舞袖依然举笑貌逝犹新长盼散花语我欲奋身直入云齐奏迎春曲[鹧鸪天]卷卷扬扬万物迷悄然独忆袅晴丝莫愁芳草隔天际权作繁花舞玉枝听细浪,幻奇辉无眠长夜白头诗如何化作雪千片追得飚风上下飞(1969年)[附录]博友评论“官宅遇窃”与“书斋被盗”看陈明远先生的《痛心》一文,知道他的书斋被盗。陈先生是这样讲述被盗情形的:他有一段时间没到工作室去了,8月28日开门一看,发现许多文物字画、手稿相册被偷,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原以为重要文物资料放在工作室最保险、最放心,想不到会“遭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于是只能无奈地道叹一声:“可诅咒的盗贼!”我也许是头一回听到“书斋被盗”,所以容易产生联想,而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官宅遇窃”,因为15年前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漫议“官宅遇窃”》的文章。其时,鞍山市委副书记张文效的“官宅”遇窃,14.8万元现金及其他财产被偷个精光。破财也就算了,却偏偏因“窃贼立功”而暴出被窃巨款“财产来历不明”的案子,失主被立案查处,落得个“罢官”下场。此事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贼揭贪官”成了引人反思的现象。刊载于1992年4月23日《湖南日报》并转载于5月8日《南方日报》的《窃贼“立功”引起的反思》就是一篇颇具代表性的文章。那时候很多文章都把“贪官失窃”列为“不敢报案”的原因之一,可见“官宅遇窃”之事决非绝无仅有。“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

   “官宅”何以容易遇窃?这大概因为在盗贼心目中,官宅都是富有之家的缘故。所从,“官宅遇窃”并不新鲜,是“古已有之”的了。据明代汪东伟《芙蓉镜寓言》载,工部尚书潘礼的官宅就曾遇窃:“盗夜掠之,有粟数升,一弊裘耳。”情形却与张文效失窃大量财物迥异。同是“官宅遇窃”,性质却绝然不同。张文效失窃是“窃贼偷了贪官户”,而潘礼失窃则为“窃贼误入清官家”。

   这就引出了官有“清”、“贪”的问题。也许是世间贪官太多的缘故,才致使盗贼形成“无官不贪”的错觉。要是官员都像潘礼一样,家中只有“粟数升,一破裘耳”,盗贼怎会瞄准官宅下手呢?对潘礼“夜掠之”的盗贼在打错算盘后,就惊叹之余叩头曰:“使官皆若公,我辈安能乱?这或可说是“贼何以窃官”的最好解释吧。

   然而,世间之贼又大都不会良心发现,常常“饥不择食”般乱偷一番。你看,这回竟闯进只有字画手稿和纸笔墨砚的文人书斋行窃了。我想,那窃贼肯定捞不到多少好处,因为在陈明远先生看来是珍贵之物的字画手稿,在市场上未必能卖个好价,甚至难说不值一文。窃贼毁人文物资料,实属可恶,而损人又不利己,则属可悲!

   明远先生:好在腹中书偷不走,身外物由它去吧。

痛心8月28日,又遭到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因为北京酷暑,加上我事务繁忙,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工作室去了。许多前辈赠我的字画、我过去的手稿(在1986年开始电脑打字以前),重要的文件资料,都存放在里面。原以为最放心、最保险,但是今天开门进去一看:遭到严重的损坏!……我珍藏的许多文物字画、学生时代以来的许多本诗稿、文稿、记事本、照相册,……珍贵的东西被偷盗、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可诅咒的盗贼!因为我本来是理工科出身,写诗(新体、旧体)一直作为业余爱好、陶冶性情,自己看、亲朋好友看看罢了。在文化市场上,“诗”早就“不值钱”了,“无价”本是双关语。但我这多少本诗稿却是几十年的实录啊!多半被毁了!还有什么话可说。今年是秋瑾烈士殉难百年。我从残存的诗稿里面,找出一首[沁园春]祭秋瑾烈士,还有几首诗,请知音一读吧。痛心。至痛无语……心灵的碎片散落在下面——祭秋瑾烈士[沁园春]电闪雷奔。举青锋剑,刻碧血痕。惜倾城义侠,英灵早逝; 惊天诗句,浩气长存。夹道皋兰,护坟霜竹,春雨春风安汝魂。归来日,共行吟湖畔,好梦犹温。波升明月一轮,照玉砌雕栏意自珍。想文君出塞,胡笳悲愤; 大夫去楚,香草美人。焦尾琴焚,广陵散绝,字字伤情泣鬼神。鉴湖月,是忠心赤胆,悬耀乾坤。(1961年习作)[五律]拉车老牛凭谁牵鼻走辕下寄余生汗血淋盐赤鞭笞入骨青所行非所愿能愿未能行仰角漉眸闪横山路不平(1968年作)[五律]马驹一望无空阔生来未服鞍翻墙跳涧易屈膝低头难蹄践严霜印鬃飞烈火翻骠骑莫驾驭只盼牧童还秋[鹧鸪天]菊落余香沉满池赤颜华发梦依稀中秋月出即全蚀子夜人归无振衣

  

痛心8月28日,又遭到一次毁我文物资料的强盗入侵!因为北京酷暑,加上我事务繁忙,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工作室去了。许多前辈赠我的字画、我过去的手稿(在1986年开始电脑打字以前),重要的文件资料,都存放在里面。原以为最放心、最保险,但是今天开门进去一看:遭到严重的损坏!……我珍藏的许多文物字画、学生时代以来的许多本诗稿、文稿、记事本、照相册,……珍贵的东西被偷盗、剩余的散乱不堪、残缺不全。可诅咒的盗贼!因为我本来是理工科出身,写诗(新体、旧体)一直作为业余爱好、陶冶性情,自己看、亲朋好友看看罢了。在文化市场上,“诗”早就“不值钱”了,“无价”本是双关语。但我这多少本诗稿却是几十年的实录啊!多半被毁了!还有什么话可说。今年是秋瑾烈士殉难百年。我从残存的诗稿里面,找出一首[沁园春]祭秋瑾烈士,还有几首诗,请知音一读吧。痛心。至痛无语……心灵的碎片散落在下面——祭秋瑾烈士[沁园春]电闪雷奔。举青锋剑,刻碧血痕。惜倾城义侠,英灵早逝; 惊天诗句,浩气长存。夹道皋兰,护坟霜竹,春雨春风安汝魂。归来日,共行吟湖畔,好梦犹温。波升明月一轮,照玉砌雕栏意自珍。想文君出塞,胡笳悲愤; 大夫去楚,香草美人。焦尾琴焚,广陵散绝,字字伤情泣鬼神。鉴湖月,是忠心赤胆,悬耀乾坤。(1961年习作)[五律]拉车老牛凭谁牵鼻走辕下寄余生汗血淋盐赤鞭笞入骨青所行非所愿能愿未能行仰角漉眸闪横山路不平(1968年作)[五律]马驹一望无空阔生来未服鞍翻墙跳涧易屈膝低头难蹄践严霜印鬃飞烈火翻骠骑莫驾驭只盼牧童还秋[鹧鸪天]菊落余香沉满池赤颜华发梦依稀中秋月出即全蚀子夜人归无振衣   对!向陈明远老师表示慰问!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