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  

2008-04-02 00:22: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附录] 说缠足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她们的年龄究竟多大?像是一群十岁左右发育不全的幼女吗?我们若是仔细探索《红楼梦》里面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的年龄和生活状况,就会发现难免存在一些不合情理的叙述。(跟87年版本的电视连续剧给观众的印象相比,差别太大了!)观众认可的形象,是一群20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人;而按照小说《红楼梦》的原文描写,主要人物——这些才女们,却大多只不过是一群发育不全的小毛孩子,从幼儿时期到少年时期、即相当于如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时期的“红领巾”少先队员!——这样的年龄结构,我们如今实在很难想象!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岁数小得令人疑惑不解:这样幼小的年纪,生理、心理都还发育不全(尚在发育初期)跟他们的性格、形象和才学相符合吗?又如何解读这样虚拟的文本?(注:过去认为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曹雪芹,如今有人指出120回红楼梦的原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睿小说《红楼梦》主要情节从林黛玉6岁离别扬州的父亲林如海家,来到金陵(南京)进荣国府投奔外祖母贾老夫人开始(当时贾宝玉7岁);而自第十八回到第五十三回,是贾宝玉12到13岁、林黛玉11到12岁、薛宝钗14到15岁这一年里面的事态发展,文字占据全本《红楼梦》的三分之一。读者心目中“金陵十二钗”的形象——她们看上去多大岁数?先前我和朋友马希文王选等读《红楼梦》时,就都产生了疑问,一起议论过。如今把这些疑问和议论,在博客上写一点儿出来供大家参考——《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写道:“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注意我国民众过去的习惯,计算年龄常用虚岁,就是从受胎算起,比实足年龄还要多一岁;那么林黛玉年方4足岁就启蒙识字,开始学习《四书》了。这还是可能的事情。此后一年,母亲去世。第三回《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写到年方6岁的林黛玉在外祖母史太君(贾母)那里见到贾宝玉,她曾听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那么当时贾宝玉7岁就敲定了。贾宝玉问林黛玉:“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紧接着“次日起来”就得知薛蟠犯下了人命案子!于是薛宝钗登场。小说《红楼梦》告诉读者:“林黛玉比贾宝玉小一岁,薛宝钗、袭人、晴雯都要比贾宝玉大两岁。”也就是说,当时薛宝钗、袭人、晴雯都刚满9岁?!……故意把大观园居住者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早熟,恐怕是曹雪芹出于无奈此后大观园的热闹场面,众所周知,兹不引述。但是读者心目中的这些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实际年龄不至于如此幼小啊!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几位,在《红楼梦》书中所叙述的年龄小则6、7岁、大不过13、4岁,就都具有那么高超的文化水平,那么深厚的学识才能——诗辞歌赋、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如此早熟?不可思议。别说如今的小学生、初中生,就连中外历史上的神童,也难以企及呀。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记得学长马希文当时还指出:“故意《红楼梦》质疑之一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推荐:请继续点击——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

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推荐:请继续点击——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推荐:请继续点击——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她们的年龄究竟多大?像是一群十岁左右发育不全的幼女吗?

 

我们若是仔细探索《红楼梦》里面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的年龄和生活状况,就会发现难免存在一些不合情理的叙述。(跟87年版本的电视连续剧给观众的印象相比,差别太大了!)观众认可的形象,是一群20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人;而按照小说《红楼梦》的原文描写,主要人物——这些才女们,却大多只不过是一群发育不全的小毛孩子,从幼儿时期到少年时期、即相当于如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时期的“红领巾”少先队员!——这样的年龄结构,我们如今实在很难想象!

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岁数小得令人疑惑不解:

这样幼小的年纪,生理、心理都还发育不全(尚在发育初期)跟他们的性格、形象和才学相符合吗?又如何解读这样虚拟的文本?(注:过去认为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曹雪芹,如今有人指出120回红楼梦的原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頫)

 

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附录] 说缠足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小说《红楼梦》主要情节从林黛玉6岁离别扬州的父亲林如海家,来到金陵(南京)进荣国府投奔外祖母贾老夫人开始(当时贾宝玉7岁);而自第十八回到第五十三回,是贾宝玉12到13岁、林黛玉11到12岁、薛宝钗14到15岁这一年里面的事态发展,文字占据全本《红楼梦》的三分之一。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推荐:请继续点击——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读者心目中“金陵十二钗”的形象——她们看上去多大岁数?

 

先前我和朋友马希文王选等读《红楼梦》时,就都产生了疑问,一起议论过。如今把这些疑问和议论,在博客上写一点儿出来供大家参考——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她们的年龄究竟多大?像是一群十岁左右发育不全的幼女吗?我们若是仔细探索《红楼梦》里面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的年龄和生活状况,就会发现难免存在一些不合情理的叙述。(跟87年版本的电视连续剧给观众的印象相比,差别太大了!)观众认可的形象,是一群20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人;而按照小说《红楼梦》的原文描写,主要人物——这些才女们,却大多只不过是一群发育不全的小毛孩子,从幼儿时期到少年时期、即相当于如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时期的“红领巾”少先队员!——这样的年龄结构,我们如今实在很难想象!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岁数小得令人疑惑不解:这样幼小的年纪,生理、心理都还发育不全(尚在发育初期)跟他们的性格、形象和才学相符合吗?又如何解读这样虚拟的文本?(注:过去认为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曹雪芹,如今有人指出120回红楼梦的原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睿小说《红楼梦》主要情节从林黛玉6岁离别扬州的父亲林如海家,来到金陵(南京)进荣国府投奔外祖母贾老夫人开始(当时贾宝玉7岁);而自第十八回到第五十三回,是贾宝玉12到13岁、林黛玉11到12岁、薛宝钗14到15岁这一年里面的事态发展,文字占据全本《红楼梦》的三分之一。读者心目中“金陵十二钗”的形象——她们看上去多大岁数?先前我和朋友马希文王选等读《红楼梦》时,就都产生了疑问,一起议论过。如今把这些疑问和议论,在博客上写一点儿出来供大家参考——《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写道:“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注意我国民众过去的习惯,计算年龄常用虚岁,就是从受胎算起,比实足年龄还要多一岁;那么林黛玉年方4足岁就启蒙识字,开始学习《四书》了。这还是可能的事情。此后一年,母亲去世。第三回《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写到年方6岁的林黛玉在外祖母史太君(贾母)那里见到贾宝玉,她曾听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那么当时贾宝玉7岁就敲定了。贾宝玉问林黛玉:“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紧接着“次日起来”就得知薛蟠犯下了人命案子!于是薛宝钗登场。小说《红楼梦》告诉读者:“林黛玉比贾宝玉小一岁,薛宝钗、袭人、晴雯都要比贾宝玉大两岁。”也就是说,当时薛宝钗、袭人、晴雯都刚满9岁?!……故意把大观园居住者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早熟,恐怕是曹雪芹出于无奈此后大观园的热闹场面,众所周知,兹不引述。但是读者心目中的这些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实际年龄不至于如此幼小啊!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几位,在《红楼梦》书中所叙述的年龄小则6、7岁、大不过13、4岁,就都具有那么高超的文化水平,那么深厚的学识才能——诗辞歌赋、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如此早熟?不可思议。别说如今的小学生、初中生,就连中外历史上的神童,也难以企及呀。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记得学长马希文当时还指出:“故意《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写道:“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注意我国民众过去的习惯,计算年龄常用虚岁,就是从受胎算起,比实足年龄还要多一岁;那么林黛玉年方4足岁就启蒙识字,开始学习《四书》了。这还是可能的事情。此后一年,母亲去世。

第三回《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写到年方6岁的林黛玉在外祖母史太君(贾母)那里见到贾宝玉,她曾听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那么当时贾宝玉7岁就敲定了。贾宝玉问林黛玉:“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

紧接着“次日起来”就得知薛蟠犯下了人命案子!于是薛宝钗登场。

小说《红楼梦》告诉读者:“林黛玉比贾宝玉小一岁,薛宝钗、袭人、晴雯都要比贾宝玉大两岁。”也就是说,当时薛宝钗、袭人、晴雯都刚满9岁?!……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她们的年龄究竟多大?像是一群十岁左右发育不全的幼女吗?我们若是仔细探索《红楼梦》里面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的年龄和生活状况,就会发现难免存在一些不合情理的叙述。(跟87年版本的电视连续剧给观众的印象相比,差别太大了!)观众认可的形象,是一群20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人;而按照小说《红楼梦》的原文描写,主要人物——这些才女们,却大多只不过是一群发育不全的小毛孩子,从幼儿时期到少年时期、即相当于如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时期的“红领巾”少先队员!——这样的年龄结构,我们如今实在很难想象!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岁数小得令人疑惑不解:这样幼小的年纪,生理、心理都还发育不全(尚在发育初期)跟他们的性格、形象和才学相符合吗?又如何解读这样虚拟的文本?(注:过去认为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曹雪芹,如今有人指出120回红楼梦的原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睿小说《红楼梦》主要情节从林黛玉6岁离别扬州的父亲林如海家,来到金陵(南京)进荣国府投奔外祖母贾老夫人开始(当时贾宝玉7岁);而自第十八回到第五十三回,是贾宝玉12到13岁、林黛玉11到12岁、薛宝钗14到15岁这一年里面的事态发展,文字占据全本《红楼梦》的三分之一。读者心目中“金陵十二钗”的形象——她们看上去多大岁数?先前我和朋友马希文王选等读《红楼梦》时,就都产生了疑问,一起议论过。如今把这些疑问和议论,在博客上写一点儿出来供大家参考——《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写道:“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注意我国民众过去的习惯,计算年龄常用虚岁,就是从受胎算起,比实足年龄还要多一岁;那么林黛玉年方4足岁就启蒙识字,开始学习《四书》了。这还是可能的事情。此后一年,母亲去世。第三回《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写到年方6岁的林黛玉在外祖母史太君(贾母)那里见到贾宝玉,她曾听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那么当时贾宝玉7岁就敲定了。贾宝玉问林黛玉:“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紧接着“次日起来”就得知薛蟠犯下了人命案子!于是薛宝钗登场。小说《红楼梦》告诉读者:“林黛玉比贾宝玉小一岁,薛宝钗、袭人、晴雯都要比贾宝玉大两岁。”也就是说,当时薛宝钗、袭人、晴雯都刚满9岁?!……故意把大观园居住者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早熟,恐怕是曹雪芹出于无奈此后大观园的热闹场面,众所周知,兹不引述。但是读者心目中的这些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实际年龄不至于如此幼小啊!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几位,在《红楼梦》书中所叙述的年龄小则6、7岁、大不过13、4岁,就都具有那么高超的文化水平,那么深厚的学识才能——诗辞歌赋、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如此早熟?不可思议。别说如今的小学生、初中生,就连中外历史上的神童,也难以企及呀。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记得学长马希文当时还指出:“故意 故意把大观园居住者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早熟,恐怕是曹雪芹出于无奈

 

此后大观园的热闹场面,众所周知,兹不引述。但是读者心目中的这些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实际年龄不至于如此幼小啊!

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几位,在《红楼梦》书中所叙述的年龄小则6、7岁、大不过13、4岁,就都具有那么高超的文化水平,那么深厚的学识才能——诗辞歌赋、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如此早熟?不可思议。别说如今的小学生、初中生,就连中外历史上的神童,也难以企及呀。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

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附录] 说缠足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

记得学长马希文当时还指出:

“故意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推荐:请继续点击——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

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附录] 说缠足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

“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

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附录] 说缠足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

 [附录] 说缠足

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

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她们的年龄究竟多大?像是一群十岁左右发育不全的幼女吗?我们若是仔细探索《红楼梦》里面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的年龄和生活状况,就会发现难免存在一些不合情理的叙述。(跟87年版本的电视连续剧给观众的印象相比,差别太大了!)观众认可的形象,是一群20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人;而按照小说《红楼梦》的原文描写,主要人物——这些才女们,却大多只不过是一群发育不全的小毛孩子,从幼儿时期到少年时期、即相当于如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时期的“红领巾”少先队员!——这样的年龄结构,我们如今实在很难想象!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岁数小得令人疑惑不解:这样幼小的年纪,生理、心理都还发育不全(尚在发育初期)跟他们的性格、形象和才学相符合吗?又如何解读这样虚拟的文本?(注:过去认为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曹雪芹,如今有人指出120回红楼梦的原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睿小说《红楼梦》主要情节从林黛玉6岁离别扬州的父亲林如海家,来到金陵(南京)进荣国府投奔外祖母贾老夫人开始(当时贾宝玉7岁);而自第十八回到第五十三回,是贾宝玉12到13岁、林黛玉11到12岁、薛宝钗14到15岁这一年里面的事态发展,文字占据全本《红楼梦》的三分之一。读者心目中“金陵十二钗”的形象——她们看上去多大岁数?先前我和朋友马希文王选等读《红楼梦》时,就都产生了疑问,一起议论过。如今把这些疑问和议论,在博客上写一点儿出来供大家参考——《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写道:“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注意我国民众过去的习惯,计算年龄常用虚岁,就是从受胎算起,比实足年龄还要多一岁;那么林黛玉年方4足岁就启蒙识字,开始学习《四书》了。这还是可能的事情。此后一年,母亲去世。第三回《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写到年方6岁的林黛玉在外祖母史太君(贾母)那里见到贾宝玉,她曾听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那么当时贾宝玉7岁就敲定了。贾宝玉问林黛玉:“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紧接着“次日起来”就得知薛蟠犯下了人命案子!于是薛宝钗登场。小说《红楼梦》告诉读者:“林黛玉比贾宝玉小一岁,薛宝钗、袭人、晴雯都要比贾宝玉大两岁。”也就是说,当时薛宝钗、袭人、晴雯都刚满9岁?!……故意把大观园居住者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早熟,恐怕是曹雪芹出于无奈此后大观园的热闹场面,众所周知,兹不引述。但是读者心目中的这些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实际年龄不至于如此幼小啊!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几位,在《红楼梦》书中所叙述的年龄小则6、7岁、大不过13、4岁,就都具有那么高超的文化水平,那么深厚的学识才能——诗辞歌赋、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如此早熟?不可思议。别说如今的小学生、初中生,就连中外历史上的神童,也难以企及呀。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记得学长马希文当时还指出:“故意

 

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 ——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

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她们的年龄究竟多大?像是一群十岁左右发育不全的幼女吗?我们若是仔细探索《红楼梦》里面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的年龄和生活状况,就会发现难免存在一些不合情理的叙述。(跟87年版本的电视连续剧给观众的印象相比,差别太大了!)观众认可的形象,是一群20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人;而按照小说《红楼梦》的原文描写,主要人物——这些才女们,却大多只不过是一群发育不全的小毛孩子,从幼儿时期到少年时期、即相当于如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时期的“红领巾”少先队员!——这样的年龄结构,我们如今实在很难想象!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岁数小得令人疑惑不解:这样幼小的年纪,生理、心理都还发育不全(尚在发育初期)跟他们的性格、形象和才学相符合吗?又如何解读这样虚拟的文本?(注:过去认为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曹雪芹,如今有人指出120回红楼梦的原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睿小说《红楼梦》主要情节从林黛玉6岁离别扬州的父亲林如海家,来到金陵(南京)进荣国府投奔外祖母贾老夫人开始(当时贾宝玉7岁);而自第十八回到第五十三回,是贾宝玉12到13岁、林黛玉11到12岁、薛宝钗14到15岁这一年里面的事态发展,文字占据全本《红楼梦》的三分之一。读者心目中“金陵十二钗”的形象——她们看上去多大岁数?先前我和朋友马希文王选等读《红楼梦》时,就都产生了疑问,一起议论过。如今把这些疑问和议论,在博客上写一点儿出来供大家参考——《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写道:“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注意我国民众过去的习惯,计算年龄常用虚岁,就是从受胎算起,比实足年龄还要多一岁;那么林黛玉年方4足岁就启蒙识字,开始学习《四书》了。这还是可能的事情。此后一年,母亲去世。第三回《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写到年方6岁的林黛玉在外祖母史太君(贾母)那里见到贾宝玉,她曾听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那么当时贾宝玉7岁就敲定了。贾宝玉问林黛玉:“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紧接着“次日起来”就得知薛蟠犯下了人命案子!于是薛宝钗登场。小说《红楼梦》告诉读者:“林黛玉比贾宝玉小一岁,薛宝钗、袭人、晴雯都要比贾宝玉大两岁。”也就是说,当时薛宝钗、袭人、晴雯都刚满9岁?!……故意把大观园居住者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早熟,恐怕是曹雪芹出于无奈此后大观园的热闹场面,众所周知,兹不引述。但是读者心目中的这些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实际年龄不至于如此幼小啊!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几位,在《红楼梦》书中所叙述的年龄小则6、7岁、大不过13、4岁,就都具有那么高超的文化水平,那么深厚的学识才能——诗辞歌赋、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如此早熟?不可思议。别说如今的小学生、初中生,就连中外历史上的神童,也难以企及呀。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记得学长马希文当时还指出:“故意

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

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附录] 说缠足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

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

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附录] 说缠足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

 

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推荐:请继续点击——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推荐:请继续点击 ——
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附录] 说缠足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她们的年龄究竟多大?像是一群十岁左右发育不全的幼女吗?我们若是仔细探索《红楼梦》里面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的年龄和生活状况,就会发现难免存在一些不合情理的叙述。(跟87年版本的电视连续剧给观众的印象相比,差别太大了!)观众认可的形象,是一群20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人;而按照小说《红楼梦》的原文描写,主要人物——这些才女们,却大多只不过是一群发育不全的小毛孩子,从幼儿时期到少年时期、即相当于如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时期的“红领巾”少先队员!——这样的年龄结构,我们如今实在很难想象!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岁数小得令人疑惑不解:这样幼小的年纪,生理、心理都还发育不全(尚在发育初期)跟他们的性格、形象和才学相符合吗?又如何解读这样虚拟的文本?(注:过去认为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曹雪芹,如今有人指出120回红楼梦的原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睿小说《红楼梦》主要情节从林黛玉6岁离别扬州的父亲林如海家,来到金陵(南京)进荣国府投奔外祖母贾老夫人开始(当时贾宝玉7岁);而自第十八回到第五十三回,是贾宝玉12到13岁、林黛玉11到12岁、薛宝钗14到15岁这一年里面的事态发展,文字占据全本《红楼梦》的三分之一。读者心目中“金陵十二钗”的形象——她们看上去多大岁数?先前我和朋友马希文王选等读《红楼梦》时,就都产生了疑问,一起议论过。如今把这些疑问和议论,在博客上写一点儿出来供大家参考——《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写道:“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注意我国民众过去的习惯,计算年龄常用虚岁,就是从受胎算起,比实足年龄还要多一岁;那么林黛玉年方4足岁就启蒙识字,开始学习《四书》了。这还是可能的事情。此后一年,母亲去世。第三回《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写到年方6岁的林黛玉在外祖母史太君(贾母)那里见到贾宝玉,她曾听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那么当时贾宝玉7岁就敲定了。贾宝玉问林黛玉:“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紧接着“次日起来”就得知薛蟠犯下了人命案子!于是薛宝钗登场。小说《红楼梦》告诉读者:“林黛玉比贾宝玉小一岁,薛宝钗、袭人、晴雯都要比贾宝玉大两岁。”也就是说,当时薛宝钗、袭人、晴雯都刚满9岁?!……故意把大观园居住者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早熟,恐怕是曹雪芹出于无奈此后大观园的热闹场面,众所周知,兹不引述。但是读者心目中的这些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实际年龄不至于如此幼小啊!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几位,在《红楼梦》书中所叙述的年龄小则6、7岁、大不过13、4岁,就都具有那么高超的文化水平,那么深厚的学识才能——诗辞歌赋、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如此早熟?不可思议。别说如今的小学生、初中生,就连中外历史上的神童,也难以企及呀。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记得学长马希文当时还指出:“故意有话好好说  
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推荐:请继续点击——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鲁迅晚年一大心愿
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推荐:请继续点击——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 
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附录] 说缠足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
 
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推荐:请继续点击——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
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附录] 说缠足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致网友们的公开信) 
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推荐:请继续点击——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她们的年龄究竟多大?像是一群十岁左右发育不全的幼女吗?我们若是仔细探索《红楼梦》里面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的年龄和生活状况,就会发现难免存在一些不合情理的叙述。(跟87年版本的电视连续剧给观众的印象相比,差别太大了!)观众认可的形象,是一群20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人;而按照小说《红楼梦》的原文描写,主要人物——这些才女们,却大多只不过是一群发育不全的小毛孩子,从幼儿时期到少年时期、即相当于如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时期的“红领巾”少先队员!——这样的年龄结构,我们如今实在很难想象!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岁数小得令人疑惑不解:这样幼小的年纪,生理、心理都还发育不全(尚在发育初期)跟他们的性格、形象和才学相符合吗?又如何解读这样虚拟的文本?(注:过去认为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曹雪芹,如今有人指出120回红楼梦的原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睿小说《红楼梦》主要情节从林黛玉6岁离别扬州的父亲林如海家,来到金陵(南京)进荣国府投奔外祖母贾老夫人开始(当时贾宝玉7岁);而自第十八回到第五十三回,是贾宝玉12到13岁、林黛玉11到12岁、薛宝钗14到15岁这一年里面的事态发展,文字占据全本《红楼梦》的三分之一。读者心目中“金陵十二钗”的形象——她们看上去多大岁数?先前我和朋友马希文王选等读《红楼梦》时,就都产生了疑问,一起议论过。如今把这些疑问和议论,在博客上写一点儿出来供大家参考——《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写道:“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注意我国民众过去的习惯,计算年龄常用虚岁,就是从受胎算起,比实足年龄还要多一岁;那么林黛玉年方4足岁就启蒙识字,开始学习《四书》了。这还是可能的事情。此后一年,母亲去世。第三回《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写到年方6岁的林黛玉在外祖母史太君(贾母)那里见到贾宝玉,她曾听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那么当时贾宝玉7岁就敲定了。贾宝玉问林黛玉:“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紧接着“次日起来”就得知薛蟠犯下了人命案子!于是薛宝钗登场。小说《红楼梦》告诉读者:“林黛玉比贾宝玉小一岁,薛宝钗、袭人、晴雯都要比贾宝玉大两岁。”也就是说,当时薛宝钗、袭人、晴雯都刚满9岁?!……故意把大观园居住者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早熟,恐怕是曹雪芹出于无奈此后大观园的热闹场面,众所周知,兹不引述。但是读者心目中的这些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实际年龄不至于如此幼小啊!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几位,在《红楼梦》书中所叙述的年龄小则6、7岁、大不过13、4岁,就都具有那么高超的文化水平,那么深厚的学识才能——诗辞歌赋、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如此早熟?不可思议。别说如今的小学生、初中生,就连中外历史上的神童,也难以企及呀。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记得学长马希文当时还指出:“故意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她们的年龄究竟多大?像是一群十岁左右发育不全的幼女吗?我们若是仔细探索《红楼梦》里面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的年龄和生活状况,就会发现难免存在一些不合情理的叙述。(跟87年版本的电视连续剧给观众的印象相比,差别太大了!)观众认可的形象,是一群20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人;而按照小说《红楼梦》的原文描写,主要人物——这些才女们,却大多只不过是一群发育不全的小毛孩子,从幼儿时期到少年时期、即相当于如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时期的“红领巾”少先队员!——这样的年龄结构,我们如今实在很难想象!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岁数小得令人疑惑不解:这样幼小的年纪,生理、心理都还发育不全(尚在发育初期)跟他们的性格、形象和才学相符合吗?又如何解读这样虚拟的文本?(注:过去认为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曹雪芹,如今有人指出120回红楼梦的原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睿小说《红楼梦》主要情节从林黛玉6岁离别扬州的父亲林如海家,来到金陵(南京)进荣国府投奔外祖母贾老夫人开始(当时贾宝玉7岁);而自第十八回到第五十三回,是贾宝玉12到13岁、林黛玉11到12岁、薛宝钗14到15岁这一年里面的事态发展,文字占据全本《红楼梦》的三分之一。读者心目中“金陵十二钗”的形象——她们看上去多大岁数?先前我和朋友马希文王选等读《红楼梦》时,就都产生了疑问,一起议论过。如今把这些疑问和议论,在博客上写一点儿出来供大家参考——《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写道:“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注意我国民众过去的习惯,计算年龄常用虚岁,就是从受胎算起,比实足年龄还要多一岁;那么林黛玉年方4足岁就启蒙识字,开始学习《四书》了。这还是可能的事情。此后一年,母亲去世。第三回《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写到年方6岁的林黛玉在外祖母史太君(贾母)那里见到贾宝玉,她曾听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那么当时贾宝玉7岁就敲定了。贾宝玉问林黛玉:“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紧接着“次日起来”就得知薛蟠犯下了人命案子!于是薛宝钗登场。小说《红楼梦》告诉读者:“林黛玉比贾宝玉小一岁,薛宝钗、袭人、晴雯都要比贾宝玉大两岁。”也就是说,当时薛宝钗、袭人、晴雯都刚满9岁?!……故意把大观园居住者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早熟,恐怕是曹雪芹出于无奈此后大观园的热闹场面,众所周知,兹不引述。但是读者心目中的这些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实际年龄不至于如此幼小啊!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几位,在《红楼梦》书中所叙述的年龄小则6、7岁、大不过13、4岁,就都具有那么高超的文化水平,那么深厚的学识才能——诗辞歌赋、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如此早熟?不可思议。别说如今的小学生、初中生,就连中外历史上的神童,也难以企及呀。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记得学长马希文当时还指出:“故意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
                                              

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推荐:请继续点击——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 

什么叫做“脑体倒挂”?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她们的年龄究竟多大?像是一群十岁左右发育不全的幼女吗?我们若是仔细探索《红楼梦》里面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的年龄和生活状况,就会发现难免存在一些不合情理的叙述。(跟87年版本的电视连续剧给观众的印象相比,差别太大了!)观众认可的形象,是一群20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人;而按照小说《红楼梦》的原文描写,主要人物——这些才女们,却大多只不过是一群发育不全的小毛孩子,从幼儿时期到少年时期、即相当于如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时期的“红领巾”少先队员!——这样的年龄结构,我们如今实在很难想象!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岁数小得令人疑惑不解:这样幼小的年纪,生理、心理都还发育不全(尚在发育初期)跟他们的性格、形象和才学相符合吗?又如何解读这样虚拟的文本?(注:过去认为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曹雪芹,如今有人指出120回红楼梦的原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睿小说《红楼梦》主要情节从林黛玉6岁离别扬州的父亲林如海家,来到金陵(南京)进荣国府投奔外祖母贾老夫人开始(当时贾宝玉7岁);而自第十八回到第五十三回,是贾宝玉12到13岁、林黛玉11到12岁、薛宝钗14到15岁这一年里面的事态发展,文字占据全本《红楼梦》的三分之一。读者心目中“金陵十二钗”的形象——她们看上去多大岁数?先前我和朋友马希文王选等读《红楼梦》时,就都产生了疑问,一起议论过。如今把这些疑问和议论,在博客上写一点儿出来供大家参考——《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写道:“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注意我国民众过去的习惯,计算年龄常用虚岁,就是从受胎算起,比实足年龄还要多一岁;那么林黛玉年方4足岁就启蒙识字,开始学习《四书》了。这还是可能的事情。此后一年,母亲去世。第三回《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写到年方6岁的林黛玉在外祖母史太君(贾母)那里见到贾宝玉,她曾听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那么当时贾宝玉7岁就敲定了。贾宝玉问林黛玉:“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紧接着“次日起来”就得知薛蟠犯下了人命案子!于是薛宝钗登场。小说《红楼梦》告诉读者:“林黛玉比贾宝玉小一岁,薛宝钗、袭人、晴雯都要比贾宝玉大两岁。”也就是说,当时薛宝钗、袭人、晴雯都刚满9岁?!……故意把大观园居住者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早熟,恐怕是曹雪芹出于无奈此后大观园的热闹场面,众所周知,兹不引述。但是读者心目中的这些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实际年龄不至于如此幼小啊!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几位,在《红楼梦》书中所叙述的年龄小则6、7岁、大不过13、4岁,就都具有那么高超的文化水平,那么深厚的学识才能——诗辞歌赋、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如此早熟?不可思议。别说如今的小学生、初中生,就连中外历史上的神童,也难以企及呀。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记得学长马希文当时还指出:“故意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她们的年龄究竟多大?像是一群十岁左右发育不全的幼女吗?我们若是仔细探索《红楼梦》里面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的年龄和生活状况,就会发现难免存在一些不合情理的叙述。(跟87年版本的电视连续剧给观众的印象相比,差别太大了!)观众认可的形象,是一群20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人;而按照小说《红楼梦》的原文描写,主要人物——这些才女们,却大多只不过是一群发育不全的小毛孩子,从幼儿时期到少年时期、即相当于如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时期的“红领巾”少先队员!——这样的年龄结构,我们如今实在很难想象!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岁数小得令人疑惑不解:这样幼小的年纪,生理、心理都还发育不全(尚在发育初期)跟他们的性格、形象和才学相符合吗?又如何解读这样虚拟的文本?(注:过去认为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曹雪芹,如今有人指出120回红楼梦的原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睿小说《红楼梦》主要情节从林黛玉6岁离别扬州的父亲林如海家,来到金陵(南京)进荣国府投奔外祖母贾老夫人开始(当时贾宝玉7岁);而自第十八回到第五十三回,是贾宝玉12到13岁、林黛玉11到12岁、薛宝钗14到15岁这一年里面的事态发展,文字占据全本《红楼梦》的三分之一。读者心目中“金陵十二钗”的形象——她们看上去多大岁数?先前我和朋友马希文王选等读《红楼梦》时,就都产生了疑问,一起议论过。如今把这些疑问和议论,在博客上写一点儿出来供大家参考——《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写道:“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注意我国民众过去的习惯,计算年龄常用虚岁,就是从受胎算起,比实足年龄还要多一岁;那么林黛玉年方4足岁就启蒙识字,开始学习《四书》了。这还是可能的事情。此后一年,母亲去世。第三回《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写到年方6岁的林黛玉在外祖母史太君(贾母)那里见到贾宝玉,她曾听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那么当时贾宝玉7岁就敲定了。贾宝玉问林黛玉:“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紧接着“次日起来”就得知薛蟠犯下了人命案子!于是薛宝钗登场。小说《红楼梦》告诉读者:“林黛玉比贾宝玉小一岁,薛宝钗、袭人、晴雯都要比贾宝玉大两岁。”也就是说,当时薛宝钗、袭人、晴雯都刚满9岁?!……故意把大观园居住者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早熟,恐怕是曹雪芹出于无奈此后大观园的热闹场面,众所周知,兹不引述。但是读者心目中的这些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实际年龄不至于如此幼小啊!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几位,在《红楼梦》书中所叙述的年龄小则6、7岁、大不过13、4岁,就都具有那么高超的文化水平,那么深厚的学识才能——诗辞歌赋、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如此早熟?不可思议。别说如今的小学生、初中生,就连中外历史上的神童,也难以企及呀。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记得学长马希文当时还指出:“故意

 

    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推荐:请继续点击——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什么是公元和福音?

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附录] 说缠足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 

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附录] 说缠足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她们的年龄究竟多大?像是一群十岁左右发育不全的幼女吗?我们若是仔细探索《红楼梦》里面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的年龄和生活状况,就会发现难免存在一些不合情理的叙述。(跟87年版本的电视连续剧给观众的印象相比,差别太大了!)观众认可的形象,是一群20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人;而按照小说《红楼梦》的原文描写,主要人物——这些才女们,却大多只不过是一群发育不全的小毛孩子,从幼儿时期到少年时期、即相当于如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时期的“红领巾”少先队员!——这样的年龄结构,我们如今实在很难想象!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岁数小得令人疑惑不解:这样幼小的年纪,生理、心理都还发育不全(尚在发育初期)跟他们的性格、形象和才学相符合吗?又如何解读这样虚拟的文本?(注:过去认为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曹雪芹,如今有人指出120回红楼梦的原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睿小说《红楼梦》主要情节从林黛玉6岁离别扬州的父亲林如海家,来到金陵(南京)进荣国府投奔外祖母贾老夫人开始(当时贾宝玉7岁);而自第十八回到第五十三回,是贾宝玉12到13岁、林黛玉11到12岁、薛宝钗14到15岁这一年里面的事态发展,文字占据全本《红楼梦》的三分之一。读者心目中“金陵十二钗”的形象——她们看上去多大岁数?先前我和朋友马希文王选等读《红楼梦》时,就都产生了疑问,一起议论过。如今把这些疑问和议论,在博客上写一点儿出来供大家参考——《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写道:“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注意我国民众过去的习惯,计算年龄常用虚岁,就是从受胎算起,比实足年龄还要多一岁;那么林黛玉年方4足岁就启蒙识字,开始学习《四书》了。这还是可能的事情。此后一年,母亲去世。第三回《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写到年方6岁的林黛玉在外祖母史太君(贾母)那里见到贾宝玉,她曾听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那么当时贾宝玉7岁就敲定了。贾宝玉问林黛玉:“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紧接着“次日起来”就得知薛蟠犯下了人命案子!于是薛宝钗登场。小说《红楼梦》告诉读者:“林黛玉比贾宝玉小一岁,薛宝钗、袭人、晴雯都要比贾宝玉大两岁。”也就是说,当时薛宝钗、袭人、晴雯都刚满9岁?!……故意把大观园居住者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早熟,恐怕是曹雪芹出于无奈此后大观园的热闹场面,众所周知,兹不引述。但是读者心目中的这些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实际年龄不至于如此幼小啊!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几位,在《红楼梦》书中所叙述的年龄小则6、7岁、大不过13、4岁,就都具有那么高超的文化水平,那么深厚的学识才能——诗辞歌赋、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如此早熟?不可思议。别说如今的小学生、初中生,就连中外历史上的神童,也难以企及呀。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记得学长马希文当时还指出:“故意
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附录] 说缠足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
 
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推荐:请继续点击——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
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推荐:请继续点击——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 

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附录] 说缠足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文化名人的个性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她们的年龄究竟多大?像是一群十岁左右发育不全的幼女吗?我们若是仔细探索《红楼梦》里面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的年龄和生活状况,就会发现难免存在一些不合情理的叙述。(跟87年版本的电视连续剧给观众的印象相比,差别太大了!)观众认可的形象,是一群20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人;而按照小说《红楼梦》的原文描写,主要人物——这些才女们,却大多只不过是一群发育不全的小毛孩子,从幼儿时期到少年时期、即相当于如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时期的“红领巾”少先队员!——这样的年龄结构,我们如今实在很难想象!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岁数小得令人疑惑不解:这样幼小的年纪,生理、心理都还发育不全(尚在发育初期)跟他们的性格、形象和才学相符合吗?又如何解读这样虚拟的文本?(注:过去认为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曹雪芹,如今有人指出120回红楼梦的原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睿小说《红楼梦》主要情节从林黛玉6岁离别扬州的父亲林如海家,来到金陵(南京)进荣国府投奔外祖母贾老夫人开始(当时贾宝玉7岁);而自第十八回到第五十三回,是贾宝玉12到13岁、林黛玉11到12岁、薛宝钗14到15岁这一年里面的事态发展,文字占据全本《红楼梦》的三分之一。读者心目中“金陵十二钗”的形象——她们看上去多大岁数?先前我和朋友马希文王选等读《红楼梦》时,就都产生了疑问,一起议论过。如今把这些疑问和议论,在博客上写一点儿出来供大家参考——《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写道:“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注意我国民众过去的习惯,计算年龄常用虚岁,就是从受胎算起,比实足年龄还要多一岁;那么林黛玉年方4足岁就启蒙识字,开始学习《四书》了。这还是可能的事情。此后一年,母亲去世。第三回《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写到年方6岁的林黛玉在外祖母史太君(贾母)那里见到贾宝玉,她曾听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那么当时贾宝玉7岁就敲定了。贾宝玉问林黛玉:“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紧接着“次日起来”就得知薛蟠犯下了人命案子!于是薛宝钗登场。小说《红楼梦》告诉读者:“林黛玉比贾宝玉小一岁,薛宝钗、袭人、晴雯都要比贾宝玉大两岁。”也就是说,当时薛宝钗、袭人、晴雯都刚满9岁?!……故意把大观园居住者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早熟,恐怕是曹雪芹出于无奈此后大观园的热闹场面,众所周知,兹不引述。但是读者心目中的这些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实际年龄不至于如此幼小啊!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几位,在《红楼梦》书中所叙述的年龄小则6、7岁、大不过13、4岁,就都具有那么高超的文化水平,那么深厚的学识才能——诗辞歌赋、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如此早熟?不可思议。别说如今的小学生、初中生,就连中外历史上的神童,也难以企及呀。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记得学长马希文当时还指出:“故意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

《红楼梦》质疑之一——宝玉、黛玉、宝钗……究竟多大岁数?她们的年龄究竟多大?像是一群十岁左右发育不全的幼女吗?我们若是仔细探索《红楼梦》里面宝玉、黛玉、宝钗等人的年龄和生活状况,就会发现难免存在一些不合情理的叙述。(跟87年版本的电视连续剧给观众的印象相比,差别太大了!)观众认可的形象,是一群20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青年人;而按照小说《红楼梦》的原文描写,主要人物——这些才女们,却大多只不过是一群发育不全的小毛孩子,从幼儿时期到少年时期、即相当于如今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时期的“红领巾”少先队员!——这样的年龄结构,我们如今实在很难想象!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岁数小得令人疑惑不解:这样幼小的年纪,生理、心理都还发育不全(尚在发育初期)跟他们的性格、形象和才学相符合吗?又如何解读这样虚拟的文本?(注:过去认为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曹雪芹,如今有人指出120回红楼梦的原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睿小说《红楼梦》主要情节从林黛玉6岁离别扬州的父亲林如海家,来到金陵(南京)进荣国府投奔外祖母贾老夫人开始(当时贾宝玉7岁);而自第十八回到第五十三回,是贾宝玉12到13岁、林黛玉11到12岁、薛宝钗14到15岁这一年里面的事态发展,文字占据全本《红楼梦》的三分之一。读者心目中“金陵十二钗”的形象——她们看上去多大岁数?先前我和朋友马希文王选等读《红楼梦》时,就都产生了疑问,一起议论过。如今把这些疑问和议论,在博客上写一点儿出来供大家参考——《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写道:“今如海年已四十……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注意我国民众过去的习惯,计算年龄常用虚岁,就是从受胎算起,比实足年龄还要多一岁;那么林黛玉年方4足岁就启蒙识字,开始学习《四书》了。这还是可能的事情。此后一年,母亲去世。第三回《托内兄如海酬训教接外孙贾母惜孤女》写到年方6岁的林黛玉在外祖母史太君(贾母)那里见到贾宝玉,她曾听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那么当时贾宝玉7岁就敲定了。贾宝玉问林黛玉:“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紧接着“次日起来”就得知薛蟠犯下了人命案子!于是薛宝钗登场。小说《红楼梦》告诉读者:“林黛玉比贾宝玉小一岁,薛宝钗、袭人、晴雯都要比贾宝玉大两岁。”也就是说,当时薛宝钗、袭人、晴雯都刚满9岁?!……故意把大观园居住者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早熟,恐怕是曹雪芹出于无奈此后大观园的热闹场面,众所周知,兹不引述。但是读者心目中的这些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实际年龄不至于如此幼小啊!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几位,在《红楼梦》书中所叙述的年龄小则6、7岁、大不过13、4岁,就都具有那么高超的文化水平,那么深厚的学识才能——诗辞歌赋、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如此早熟?不可思议。别说如今的小学生、初中生,就连中外历史上的神童,也难以企及呀。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记得学长马希文当时还指出:“故意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

                  性为了迎合男性的这一畸形的性审美的需要,就不得不忍痛缠足,扭曲身心。元朝时缠足情况继续发展。到了明朝,缠足风气更盛,坊曲妓女无不以小足为献媚男子之具。清朝初始曾严诏禁止女子缠足,但是却没有煞住这股风气。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大臣王熙奏免其禁,于是民间又可以公然缠足了。入关旗人妇女也纷纷仿效。到了乾隆时,多次降旨严责,不许旗女裹脚,旗女才保住了她们的“天足”,而汉女却缠足成风,不可收拾。这时候,一些“足恋”的变态表现就开始出现于文人的作品了,明朝时的性小说中就有体现。但在《红楼梦》里面,并没有直接描写缠足。推荐:请继续点击——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大清国特使李鸿章出访欧洲纪实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真实图片:美丽风景滇池太湖在濒危中中英文化因缘——李约瑟夫妇与鲁桂珍妹什么叫做“脑体倒挂”?是谁最早提出“思想解放”? ——什么是公元和福音?哪些人最早提出新文化运动主张?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吃饭问题——以“小米”为工薪单位“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新青年》同人为何不要稿费?鲁迅多年参与中华民国的“祭孔”活动文化名人的个性Nobel Prize诺贝尔奖和我的缘分圆明园如何被毁?—历数圆明园遗址的火劫、木劫、石劫、土劫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

 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

                    把姑娘们的年龄编造得幼小一点,早熟一些,恐怕是原作者曹某出于无奈!须知当时封建礼教非常严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条非常厉害,不得违背。如果都写成小毛孩子,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在实际形象上看来,又非常矛盾。这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方法是从社会心理学、个性心理学的角度下工夫,去寻求答案……”“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迎春、探春、惜春……都生活在江浙地区,她们自幼缠足吗?小说《红楼梦》里面没有提到缠足一说,看来她们并没有缠足!但是,明清江浙地区的封建士大夫家庭的女孩子,盛行自幼缠足。当然,满洲人家不缠足,但是小说《红楼梦》里面也没有提到她们属于‘旗人’哪?!……”“贾、王、薛、史这四大家族,到底是旗人还是汉人?曹家自己属于汉军旗,然而小说《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八旗子弟的描写?!……”……多少年以前,学长马希文跟我们议论时,探寻过、产生过许多不同寻常的见解。上面一点点只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马希文王选等学长们,对我这个后生说来是亦师亦友的交情。我们这些学数理出身的“外行”,对于人文知识有自己的看法。近几年来,红学满学儒学大盛,讲坛风行;但在我心目中,众多“说书先生”给我的教益,远远不如一个已逝的默默无闻的马希文学长!内心深处的哀伤、沉痛,使得我不能终篇。就此打住罢。[附录] 说缠足过去封建文人、风流才子盛行的“足恋”,在小说《红楼梦》中也有所暗示吗?我认为必须严格区分两种“缠足”:一种是成年女子(大多为舞蹈者)的“以帛缠足”,是装扮而不是损其天足,如:南唐李后主有宫嫔窅娘,纤丽善舞,乃命作金莲花,高六尺,饰以珍宝、网带缨络,中作品色瑞莲。后主令娘以帛缠足,屈上作新月状,著素袜行舞莲中,回旋有凌云之态。当时的文人唐镐还为窅娘纤足舞作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有人认为“这就是中国妇女缠足的起源”,似是而非。这种“缠足”并不是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期间“裹小脚”!宋朝,女子缠足开始推广,北宋徐积的《咏蔡家妇》诗中有“但知勒四支,不知裹两足”之句;“勒四支”分明是用衣带束缚四肢,“裹两足”是用长布条束缚两足。对于成人和发育期的幼女,两者大不一样。另一种“缠足”乃是摧残儿童(幼女)身心的“裹足——裹小脚”,强迫小女孩儿在成长发育的好几年期间“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元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元丰(宋神宗年号)以前犹少裹足,宋末遂以大足为耻。”据说缠足与性有密切的关系,缠足后的女人走路时不得不过多的运用腿部的肌肉,使得腿部肌肉发达,能够增强性交时男性的快感。但是三寸金莲与性之间的联系神秘而微妙,迄今为止并没有具说服力的证据,唯一与性有关的确切的证据就是“妓鞋行酒”这种变态性行为的出现。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杨铁崖耽好声色,每于筵间见歌儿舞女有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余颇厌之。”女子缠足,给她们的生产、生活带来各种不便,使她们在生活上、人格上更加依附于男子,成为男子的附庸和玩物。这种畸形的性文化还影响到人们的性审美观,使得社会以小脚为美,女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5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