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中日联姻——文化名人的日本爱人  

2007-10-15 09:02:10|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立一所现代化医院,名为“厚生医院”。陶晶孙多才多艺。他终生研究医学,是中国现代预防医学与寄生虫研究的先驱;他在小说、音乐、美术等方面都有一定造诣;而且精通日文和德文,翻译过一些文学作品。陶晶孙也参加过创造社,他的小说集《音乐会小曲》出版于1927年。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爱文艺、音乐;她与陶晶孙相识的时候,在仙台一所女子学校当英语教师。她跟陶晶孙的浪漫交游,由钢琴开始。说来话长,(本文篇幅所馅)容当另叙。郭沫若娶的姐姐佐藤富子,改称中国姓名为郭安娜;陶晶孙娶的妹妹佐藤操,改称中国姓名为陶弥丽。无论命运如何坎坷多难,她们一直成为家庭的支柱,忠于中国丈夫,从一而终;并把中日联姻的结晶——混血儿子女全都抚养成人,受毕高等教育。姐妹俩都是典型的日本式贤妻良母,可敬可佩。辜鸿铭、康有为的日本情缘辜鸿铭认为:日本女子,即使是贫苦的下层女子身上,也有某种名贵的气质,她们柔弱、温顺、纯洁、敏感、真诚、高雅、甜蜜、勇敢、女人味十足;这种气质,本为古代(特别是汉唐)中国女子所有;可惜宋代以后,由于儒学(理学)变得越来越庸俗,越来越小气,逐渐阉杀了这种可贵的气质!因此,若想找回能够体现中华文明的理想女子,只有到日本去寻求了。辜鸿铭对日本女子的赞扬并非纸上谈兵,而有实践体验:他娶日本女子吉田贞为小妾,甚至到了没有她调理就不能入睡的程度。参见《闲话辜鸿铭—— 一个文化怪人的心灵世界》2001年版。康有为晚年娶了日本少女市冈鹤子为小妾。1911年6月7日,康有为应梁启超之邀,从新加坡移居日本,次年春,搬至须磨“奋豫园”,适逢妻子何旃理怀孕,儿女又年幼,便雇了16岁的神户少女市冈鹤子作女佣。1913年康有为回国不久,市冈鹤子也来到了上海。在辛家花园的游存庐,鹤子正式成了康有为的第四妾。1925初,28岁的鹤子怀了身孕,这年康有为68岁。秋,鹤子回日本生下一女,取名凌子。有人传言康凌子并非康有为的骨肉。最终甚至到就鹤子老年时,但求一死以表清白。其坚贞壮烈如此!不下于蝴蝶夫人……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我帮钱三强跟痞子流氓打架谁在中国首先提倡“节制生育”?文化名人的个性从人格心理学看郁达夫的神经质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中国文化名人的日本爱人

,被认为是不祥又不幸的结合。羽太信子原是周作人留学日本时,在东京寄宿舍的“下女”也就是服务员,属于下层家庭出身。信子又矮又胖,相貌一般(如图)。1909年信子与周作人在日本成婚。那时的周氏兄弟还是贫穷的“支那(清国)留学生”。而羽太家人口多——有祖母、父母、一弟二妹。1912年5月16日,羽太信子在中国分娩,得一子。其弟羽太重九携妹羽太芳子来绍兴,照顾产妇(鲁迅7月10日还写信给日本羽太家,并寄十圆银大洋当路费)。1919年周氏兄弟接来老母全家,在北京市八道弯大宅院三代团聚以后,老母鲁氏不管家了,大媳妇朱安也没有能力管家,于是二媳妇羽太信子一手掌持财务。由此以往,矛盾丛生,1923年鲁迅被迫迁出八道弯大宅院。鲁迅与弟媳羽太信子的关系,究竟如何?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至今,仍然是个谜!谁也无法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與论倾向是:羽太信子“不是个好女人,好虚荣、花钱大手大脚”。鲁迅与周作人每月600块大洋,交给这个內当家的,挥霍无度,还得让鲁迅不断向好友借钱。最后,因鲁迅不能满足其花销,以至于兄弟失和,闹出了“偷看洗澡事件”、“调戏弟媳事件”、“窗下偷听房事”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家丑。日本女子素以勤劳忍隐著称。羽太家并不富裕,这样家境长大的女子,一般来说不该是贵族小姐型的。当然周作人碰上日本悍妇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另一方面,鲁迅母亲却说:这个日本媳妇(信子)勤劳好学,有上进心。她对鲁迅母亲的照顾也相当孝敬,比如,鲁迅母亲患肾炎,需要吃西瓜;为了让婆婆在冬天也能吃到西瓜,信子就想出了煎熬西瓜膏冬天保存的办法。这让老人家非常满意。信子对丈夫周作人和孩子们的照顾也很周到。另外,徐淦《忘年交琐记》长文中专有一节记羽太信子后期的表现,说:“上街采办,下厨做饭,扫地抹桌,洗洗刷刷,全由羽太信子里里外外操劳不停。她完全是日本型的贤妻良母,鞠躬如也,低声碎步,温良恭俭让,又极象绍兴的老式妇女。使我一点也看不出从前知堂(周作人)当教授、做伪官领高薪时她会变成阔太太,如今过苦日子才变成这样勤劳、朴素。”又,信子生前,每餐必先在三个牌位(母亲鲁老太太、周作人女儿若子、周建人儿子丰三的牌位)前供上饭食,然后才让全家人用膳。1961年羽太信子病笃说胡话时,讲的居然是绍兴话(而不是母语日本话),这使周作人大为感动。据徐淦记述,羽太信子是“说不上几句像样的绍兴话”的。但是有一件事情鲜为人知,就是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居然又成为周建人之发妻。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兄弟又成了连襟,这种事情,在中日联姻的历史上,实在少有。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又是怎样一个人呢?据鲁迅母亲说,老三周建人之妻芳子,长年和信子在一起,受信子影响很大,比如,贪享受、爱虚荣、怕艰苦,对周建人不够体贴,不太近人情,等等。总之没有什么好话。其他记载就阙如了。后话:作为鲁迅之子,周海婴对北京八道湾周氏故居本来很有感情,1949年他曾经与朋友来到八道湾附近,被告知房子近在咫尺,他就非常高兴地走去看。当时周作人还在监禁中,家中只有羽太信子。但是,第一次见到周海婴的羽太信子,竟对晚辈破口大骂,使周海婴顿时厌烦,从此再未登门。又一对连襟:郭沫若与陶晶孙郭沫若、郭安娜及其子女们一代文豪郭沫若的异国情缘,成为他心里永远的痛。1892年,郭沫若出生在四川乐山沙湾镇。1914年7月,他22岁时考取官费留学日本,进入日本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预科毕业后转入了冈山第六高等学校,攻读医学。安娜原名佐藤富子,1895年出生在日本仙台,父亲佐藤右卫门是基督教牧师。安娜21岁那年,母亲佐藤初没跟女儿商量便给她订了亲,安娜离家出走,来到了位于京桥区的东京圣路加病院,做了一名护士。在这所教会医院里相识后,浪漫才子郭沫若与佐藤富子相爱、同居。这段中日联姻的故事,耳熟能详。而陶晶孙作为郭沫若的连襟兄弟,他的异国情缘,则鲜为人知。陶晶孙在日本帝国大学跟郭沫若一起学医,而且娶了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陶晶孙原籍是无锡北塘人,生于1897年,不到10岁就随留学日本的父亲去了日本。28岁毕业后担任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教授助理,后来回国做了上海东南医学院教授。1930年父亲要他回故乡开设医院行医;谨遵父命,陶晶孙在故乡创“什么是天堂?”有一种国际风行的说法:“天堂就是 ——美国的薪、中国的菜、英国的房,还有日本的妻。”

确实,日本女子的魅力,举世闻名。她们樱花般的艳丽、温顺、妩媚、典雅,蝴蝶夫人式的情意缠绵、生死相从,已经有许多艺术作品描绘过。

中国文化名人的日本爱人“什么是天堂?”有一种国际风行的说法:“天堂就是—— 美国的薪、中国的菜、英国的房,还有日本的妻。”确实,日本女子的魅力,举世闻名。她们樱花般的艳丽、温顺、妩媚、典雅,蝴蝶夫人式的情意缠绵、生死相从,已经有许多艺术作品描绘过。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有人坦言:“日本女子的温顺多礼,言过其实。各国男人往往以为‘娶妻当娶日本女’。其实在日本,女子温顺多礼的背后,隐藏着男人说不出的无奈!”20世纪以来,中国的许多文化名人,不仅曾在文字上表达对于日本女子的观感,而且在实际生活里,拥有日本爱人。中国文化人心目中的日本女子多情才子徐志摩以《沙扬娜拉》一诗,将日本女子的温情柔美,歌成极品——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沙扬娜拉!另一位风流人物郁达夫的见识就丰富多了,他在《雪夜》里写道:“日本的女子,一例地是柔和可爱的;她们历代所受的,自开国到如今,都是顺从男子的教育。并且因为向来人口不繁,衣饰起居简陋的结果,一般女子对于守身的观念,也没有像我们中国那么固执。又加以缠足深居等习惯毫无,操劳工作,出入巷里,行动和男子无差;所以身体大抵总长得肥硕完美,决没有临风柳弱,瘦似黄花等的病貌。更兼岛上火山矿泉独多,水分富含异质,因而关东西靠山一带的女人,皮色滑腻通明,细白得像磁体,至如东北内地雪国里的娇娘,就是日本也有雪美人的名称,她们的肥白柔美,更可以不必说了。所以谙熟了日本的言语风习,谋得了自己独立的经济来源,揖别了血族相连的亲戚弟兄,独自一人在东京定住以后,于旅舍寒灯的底下,或街头漫步的时候,恼乱我的心灵的,是男女两性间的种种牵引,以及国际地位落后的悲哀。”郁达夫的处女作也是成名作《沉沦》的主题,则是他对于日本女子的爱憎交织的复杂情绪:“弱国民族所受的侮辱与欺凌,感觉得最深切而亦最难忍受的地方,是在男女两性,正中了爱神毒箭的刹那。”在郁达夫的小说里,日本女子若非“可望不可及”的良家尤物,就是玩弄中国学子感情的荡妇;带来的只有焦虑和折磨。而郁达夫作品中的日本男人,几乎都是中国学子的情敌,时时出来作梗夺他所爱,给他造成伤害,甚至是致命的打击。主人公对他们充满警戒和敌意,同时又陷入自卑感。郁达夫除了曾在日本嫖歌舞伎以外,从未享受过异国爱人的艳福。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例子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有名例子很多,举不胜举。本文讲述: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郭沫若娶佐藤富子(郭安娜);陶晶孙娶佐藤操(陶弥丽);辜鸿铭娶吉田贞;康有为娶市冈鹤子。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军事学家、前陆军大学代理校长蒋方震(百里)的爱妻左梅(佐藤氏)原是日本驻华公使馆的看护长,也是日本女子。在奉派看护蒋百里时,两人相互由敬慕生爱而结合。他们的女儿、钢琴家蒋英(中日混血儿)留学德国,后来成了钱学森的妻子;所以人们开玩笑说:钱学森是半个日本女婿呢。“名将之花”蒋百里,被誉为中国最有才的军事学家,抗战期间因劳累过度在睡梦中猝死。当时“倒戈将军”冯玉祥便在香港报纸上发表文章,想当然无端(武断)地一口咬定,说蒋百里是被日本妻子左梅打毒针毒死的!女儿蒋华知道这个消息,立即打电报坚决否认,澄清其事(但1980年再版的冯玉祥著《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中,仍未改此说)。日本女子左梅追随丈夫终生,跟从他抗日,早就自行断绝了与日本娘家亲人的一切来往,也不教孩子们说日本话。蒋百里死后,她忍受著因是日本女子而遭人白眼的炎凉世态,一直留在中国为蒋家守寡,直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在北京去世。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  嫁给前清皇弟溥杰的日本郡主嵯峨浩,是才貌双全的贵族。在溥杰出狱后也仍回到婆家团聚,并最后死在中国。她回娘家日本的时期,坚决要求大女儿跟中国男子恋爱、嫁一个中国丈夫:“你父亲是中国人!你是中国人的女儿!应该按照中国人的礼节,遵父命嫁给中国人!”结果竟造成大女儿和日本男友双双殉情。当时周恩来得知后,还过问此事。一对连襟:周作人与周建人中立者周作人,左一羽太信子,右一其弟羽太重九周作人跟羽太信子的异国婚姻

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有人坦言:“日本女子的温顺多礼,言过其实。各国男人往往以为‘娶妻当娶日本女’。其实在日本,女子温顺多礼的背后,隐藏着男人说不出的无奈!”

20世纪以来,中国的许多文化名人,不仅曾在文字上表达对于日本女子的观感,而且在实际生活里,拥有日本爱人。

中国文化人心目中的日本女子

多情才子徐志摩以《沙扬娜拉》一诗,将日本女子的温情柔美,歌成极品——

 

立一所现代化医院,名为“厚生医院”。陶晶孙多才多艺。他终生研究医学,是中国现代预防医学与寄生虫研究的先驱;他在小说、音乐、美术等方面都有一定造诣;而且精通日文和德文,翻译过一些文学作品。陶晶孙也参加过创造社,他的小说集《音乐会小曲》出版于1927年。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爱文艺、音乐;她与陶晶孙相识的时候,在仙台一所女子学校当英语教师。她跟陶晶孙的浪漫交游,由钢琴开始。说来话长,(本文篇幅所馅)容当另叙。郭沫若娶的姐姐佐藤富子,改称中国姓名为郭安娜;陶晶孙娶的妹妹佐藤操,改称中国姓名为陶弥丽。无论命运如何坎坷多难,她们一直成为家庭的支柱,忠于中国丈夫,从一而终;并把中日联姻的结晶——混血儿子女全都抚养成人,受毕高等教育。姐妹俩都是典型的日本式贤妻良母,可敬可佩。辜鸿铭、康有为的日本情缘辜鸿铭认为:日本女子,即使是贫苦的下层女子身上,也有某种名贵的气质,她们柔弱、温顺、纯洁、敏感、真诚、高雅、甜蜜、勇敢、女人味十足;这种气质,本为古代(特别是汉唐)中国女子所有;可惜宋代以后,由于儒学(理学)变得越来越庸俗,越来越小气,逐渐阉杀了这种可贵的气质!因此,若想找回能够体现中华文明的理想女子,只有到日本去寻求了。辜鸿铭对日本女子的赞扬并非纸上谈兵,而有实践体验:他娶日本女子吉田贞为小妾,甚至到了没有她调理就不能入睡的程度。参见《闲话辜鸿铭—— 一个文化怪人的心灵世界》2001年版。康有为晚年娶了日本少女市冈鹤子为小妾。1911年6月7日,康有为应梁启超之邀,从新加坡移居日本,次年春,搬至须磨“奋豫园”,适逢妻子何旃理怀孕,儿女又年幼,便雇了16岁的神户少女市冈鹤子作女佣。1913年康有为回国不久,市冈鹤子也来到了上海。在辛家花园的游存庐,鹤子正式成了康有为的第四妾。1925初,28岁的鹤子怀了身孕,这年康有为68岁。秋,鹤子回日本生下一女,取名凌子。有人传言康凌子并非康有为的骨肉。最终甚至到就鹤子老年时,但求一死以表清白。其坚贞壮烈如此!不下于蝴蝶夫人……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我帮钱三强跟痞子流氓打架谁在中国首先提倡“节制生育”?文化名人的个性从人格心理学看郁达夫的神经质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立一所现代化医院,名为“厚生医院”。陶晶孙多才多艺。他终生研究医学,是中国现代预防医学与寄生虫研究的先驱;他在小说、音乐、美术等方面都有一定造诣;而且精通日文和德文,翻译过一些文学作品。陶晶孙也参加过创造社,他的小说集《音乐会小曲》出版于1927年。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爱文艺、音乐;她与陶晶孙相识的时候,在仙台一所女子学校当英语教师。她跟陶晶孙的浪漫交游,由钢琴开始。说来话长,(本文篇幅所馅)容当另叙。郭沫若娶的姐姐佐藤富子,改称中国姓名为郭安娜;陶晶孙娶的妹妹佐藤操,改称中国姓名为陶弥丽。无论命运如何坎坷多难,她们一直成为家庭的支柱,忠于中国丈夫,从一而终;并把中日联姻的结晶——混血儿子女全都抚养成人,受毕高等教育。姐妹俩都是典型的日本式贤妻良母,可敬可佩。辜鸿铭、康有为的日本情缘辜鸿铭认为:日本女子,即使是贫苦的下层女子身上,也有某种名贵的气质,她们柔弱、温顺、纯洁、敏感、真诚、高雅、甜蜜、勇敢、女人味十足;这种气质,本为古代(特别是汉唐)中国女子所有;可惜宋代以后,由于儒学(理学)变得越来越庸俗,越来越小气,逐渐阉杀了这种可贵的气质!因此,若想找回能够体现中华文明的理想女子,只有到日本去寻求了。辜鸿铭对日本女子的赞扬并非纸上谈兵,而有实践体验:他娶日本女子吉田贞为小妾,甚至到了没有她调理就不能入睡的程度。参见《闲话辜鸿铭—— 一个文化怪人的心灵世界》2001年版。康有为晚年娶了日本少女市冈鹤子为小妾。1911年6月7日,康有为应梁启超之邀,从新加坡移居日本,次年春,搬至须磨“奋豫园”,适逢妻子何旃理怀孕,儿女又年幼,便雇了16岁的神户少女市冈鹤子作女佣。1913年康有为回国不久,市冈鹤子也来到了上海。在辛家花园的游存庐,鹤子正式成了康有为的第四妾。1925初,28岁的鹤子怀了身孕,这年康有为68岁。秋,鹤子回日本生下一女,取名凌子。有人传言康凌子并非康有为的骨肉。最终甚至到就鹤子老年时,但求一死以表清白。其坚贞壮烈如此!不下于蝴蝶夫人……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我帮钱三强跟痞子流氓打架谁在中国首先提倡“节制生育”?文化名人的个性从人格心理学看郁达夫的神经质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中国文化名人的日本爱人“什么是天堂?”有一种国际风行的说法:“天堂就是—— 美国的薪、中国的菜、英国的房,还有日本的妻。”确实,日本女子的魅力,举世闻名。她们樱花般的艳丽、温顺、妩媚、典雅,蝴蝶夫人式的情意缠绵、生死相从,已经有许多艺术作品描绘过。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有人坦言:“日本女子的温顺多礼,言过其实。各国男人往往以为‘娶妻当娶日本女’。其实在日本,女子温顺多礼的背后,隐藏着男人说不出的无奈!”20世纪以来,中国的许多文化名人,不仅曾在文字上表达对于日本女子的观感,而且在实际生活里,拥有日本爱人。中国文化人心目中的日本女子多情才子徐志摩以《沙扬娜拉》一诗,将日本女子的温情柔美,歌成极品——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沙扬娜拉!另一位风流人物郁达夫的见识就丰富多了,他在《雪夜》里写道:“日本的女子,一例地是柔和可爱的;她们历代所受的,自开国到如今,都是顺从男子的教育。并且因为向来人口不繁,衣饰起居简陋的结果,一般女子对于守身的观念,也没有像我们中国那么固执。又加以缠足深居等习惯毫无,操劳工作,出入巷里,行动和男子无差;所以身体大抵总长得肥硕完美,决没有临风柳弱,瘦似黄花等的病貌。更兼岛上火山矿泉独多,水分富含异质,因而关东西靠山一带的女人,皮色滑腻通明,细白得像磁体,至如东北内地雪国里的娇娘,就是日本也有雪美人的名称,她们的肥白柔美,更可以不必说了。所以谙熟了日本的言语风习,谋得了自己独立的经济来源,揖别了血族相连的亲戚弟兄,独自一人在东京定住以后,于旅舍寒灯的底下,或街头漫步的时候,恼乱我的心灵的,是男女两性间的种种牵引,以及国际地位落后的悲哀。”郁达夫的处女作也是成名作《沉沦》的主题,则是他对于日本女子的爱憎交织的复杂情绪:“弱国民族所受的侮辱与欺凌,感觉得最深切而亦最难忍受的地方,是在男女两性,正中了爱神毒箭的刹那。”在郁达夫的小说里,日本女子若非“可望不可及”的良家尤物,就是玩弄中国学子感情的荡妇;带来的只有焦虑和折磨。而郁达夫作品中的日本男人,几乎都是中国学子的情敌,时时出来作梗夺他所爱,给他造成伤害,甚至是致命的打击。主人公对他们充满警戒和敌意,同时又陷入自卑感。郁达夫除了曾在日本嫖歌舞伎以外,从未享受过异国爱人的艳福。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例子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有名例子很多,举不胜举。本文讲述: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郭沫若娶佐藤富子(郭安娜);陶晶孙娶佐藤操(陶弥丽);辜鸿铭娶吉田贞;康有为娶市冈鹤子。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军事学家、前陆军大学代理校长蒋方震(百里)的爱妻左梅(佐藤氏)原是日本驻华公使馆的看护长,也是日本女子。在奉派看护蒋百里时,两人相互由敬慕生爱而结合。他们的女儿、钢琴家蒋英(中日混血儿)留学德国,后来成了钱学森的妻子;所以人们开玩笑说:钱学森是半个日本女婿呢。“名将之花”蒋百里,被誉为中国最有才的军事学家,抗战期间因劳累过度在睡梦中猝死。当时“倒戈将军”冯玉祥便在香港报纸上发表文章,想当然无端(武断)地一口咬定,说蒋百里是被日本妻子左梅打毒针毒死的!女儿蒋华知道这个消息,立即打电报坚决否认,澄清其事(但1980年再版的冯玉祥著《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中,仍未改此说)。日本女子左梅追随丈夫终生,跟从他抗日,早就自行断绝了与日本娘家亲人的一切来往,也不教孩子们说日本话。蒋百里死后,她忍受著因是日本女子而遭人白眼的炎凉世态,一直留在中国为蒋家守寡,直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在北京去世。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  嫁给前清皇弟溥杰的日本郡主嵯峨浩,是才貌双全的贵族。在溥杰出狱后也仍回到婆家团聚,并最后死在中国。她回娘家日本的时期,坚决要求大女儿跟中国男子恋爱、嫁一个中国丈夫:“你父亲是中国人!你是中国人的女儿!应该按照中国人的礼节,遵父命嫁给中国人!”结果竟造成大女儿和日本男友双双殉情。当时周恩来得知后,还过问此事。一对连襟:周作人与周建人中立者周作人,左一羽太信子,右一其弟羽太重九周作人跟羽太信子的异国婚姻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中国文化名人的日本爱人“什么是天堂?”有一种国际风行的说法:“天堂就是—— 美国的薪、中国的菜、英国的房,还有日本的妻。”确实,日本女子的魅力,举世闻名。她们樱花般的艳丽、温顺、妩媚、典雅,蝴蝶夫人式的情意缠绵、生死相从,已经有许多艺术作品描绘过。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有人坦言:“日本女子的温顺多礼,言过其实。各国男人往往以为‘娶妻当娶日本女’。其实在日本,女子温顺多礼的背后,隐藏着男人说不出的无奈!”20世纪以来,中国的许多文化名人,不仅曾在文字上表达对于日本女子的观感,而且在实际生活里,拥有日本爱人。中国文化人心目中的日本女子多情才子徐志摩以《沙扬娜拉》一诗,将日本女子的温情柔美,歌成极品——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沙扬娜拉!另一位风流人物郁达夫的见识就丰富多了,他在《雪夜》里写道:“日本的女子,一例地是柔和可爱的;她们历代所受的,自开国到如今,都是顺从男子的教育。并且因为向来人口不繁,衣饰起居简陋的结果,一般女子对于守身的观念,也没有像我们中国那么固执。又加以缠足深居等习惯毫无,操劳工作,出入巷里,行动和男子无差;所以身体大抵总长得肥硕完美,决没有临风柳弱,瘦似黄花等的病貌。更兼岛上火山矿泉独多,水分富含异质,因而关东西靠山一带的女人,皮色滑腻通明,细白得像磁体,至如东北内地雪国里的娇娘,就是日本也有雪美人的名称,她们的肥白柔美,更可以不必说了。所以谙熟了日本的言语风习,谋得了自己独立的经济来源,揖别了血族相连的亲戚弟兄,独自一人在东京定住以后,于旅舍寒灯的底下,或街头漫步的时候,恼乱我的心灵的,是男女两性间的种种牵引,以及国际地位落后的悲哀。”郁达夫的处女作也是成名作《沉沦》的主题,则是他对于日本女子的爱憎交织的复杂情绪:“弱国民族所受的侮辱与欺凌,感觉得最深切而亦最难忍受的地方,是在男女两性,正中了爱神毒箭的刹那。”在郁达夫的小说里,日本女子若非“可望不可及”的良家尤物,就是玩弄中国学子感情的荡妇;带来的只有焦虑和折磨。而郁达夫作品中的日本男人,几乎都是中国学子的情敌,时时出来作梗夺他所爱,给他造成伤害,甚至是致命的打击。主人公对他们充满警戒和敌意,同时又陷入自卑感。郁达夫除了曾在日本嫖歌舞伎以外,从未享受过异国爱人的艳福。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例子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有名例子很多,举不胜举。本文讲述: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郭沫若娶佐藤富子(郭安娜);陶晶孙娶佐藤操(陶弥丽);辜鸿铭娶吉田贞;康有为娶市冈鹤子。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军事学家、前陆军大学代理校长蒋方震(百里)的爱妻左梅(佐藤氏)原是日本驻华公使馆的看护长,也是日本女子。在奉派看护蒋百里时,两人相互由敬慕生爱而结合。他们的女儿、钢琴家蒋英(中日混血儿)留学德国,后来成了钱学森的妻子;所以人们开玩笑说:钱学森是半个日本女婿呢。“名将之花”蒋百里,被誉为中国最有才的军事学家,抗战期间因劳累过度在睡梦中猝死。当时“倒戈将军”冯玉祥便在香港报纸上发表文章,想当然无端(武断)地一口咬定,说蒋百里是被日本妻子左梅打毒针毒死的!女儿蒋华知道这个消息,立即打电报坚决否认,澄清其事(但1980年再版的冯玉祥著《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中,仍未改此说)。日本女子左梅追随丈夫终生,跟从他抗日,早就自行断绝了与日本娘家亲人的一切来往,也不教孩子们说日本话。蒋百里死后,她忍受著因是日本女子而遭人白眼的炎凉世态,一直留在中国为蒋家守寡,直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在北京去世。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  嫁给前清皇弟溥杰的日本郡主嵯峨浩,是才貌双全的贵族。在溥杰出狱后也仍回到婆家团聚,并最后死在中国。她回娘家日本的时期,坚决要求大女儿跟中国男子恋爱、嫁一个中国丈夫:“你父亲是中国人!你是中国人的女儿!应该按照中国人的礼节,遵父命嫁给中国人!”结果竟造成大女儿和日本男友双双殉情。当时周恩来得知后,还过问此事。一对连襟:周作人与周建人中立者周作人,左一羽太信子,右一其弟羽太重九周作人跟羽太信子的异国婚姻

——沙扬娜拉!

中国文化名人的日本爱人“什么是天堂?”有一种国际风行的说法:“天堂就是—— 美国的薪、中国的菜、英国的房,还有日本的妻。”确实,日本女子的魅力,举世闻名。她们樱花般的艳丽、温顺、妩媚、典雅,蝴蝶夫人式的情意缠绵、生死相从,已经有许多艺术作品描绘过。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有人坦言:“日本女子的温顺多礼,言过其实。各国男人往往以为‘娶妻当娶日本女’。其实在日本,女子温顺多礼的背后,隐藏着男人说不出的无奈!”20世纪以来,中国的许多文化名人,不仅曾在文字上表达对于日本女子的观感,而且在实际生活里,拥有日本爱人。中国文化人心目中的日本女子多情才子徐志摩以《沙扬娜拉》一诗,将日本女子的温情柔美,歌成极品——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沙扬娜拉!另一位风流人物郁达夫的见识就丰富多了,他在《雪夜》里写道:“日本的女子,一例地是柔和可爱的;她们历代所受的,自开国到如今,都是顺从男子的教育。并且因为向来人口不繁,衣饰起居简陋的结果,一般女子对于守身的观念,也没有像我们中国那么固执。又加以缠足深居等习惯毫无,操劳工作,出入巷里,行动和男子无差;所以身体大抵总长得肥硕完美,决没有临风柳弱,瘦似黄花等的病貌。更兼岛上火山矿泉独多,水分富含异质,因而关东西靠山一带的女人,皮色滑腻通明,细白得像磁体,至如东北内地雪国里的娇娘,就是日本也有雪美人的名称,她们的肥白柔美,更可以不必说了。所以谙熟了日本的言语风习,谋得了自己独立的经济来源,揖别了血族相连的亲戚弟兄,独自一人在东京定住以后,于旅舍寒灯的底下,或街头漫步的时候,恼乱我的心灵的,是男女两性间的种种牵引,以及国际地位落后的悲哀。”郁达夫的处女作也是成名作《沉沦》的主题,则是他对于日本女子的爱憎交织的复杂情绪:“弱国民族所受的侮辱与欺凌,感觉得最深切而亦最难忍受的地方,是在男女两性,正中了爱神毒箭的刹那。”在郁达夫的小说里,日本女子若非“可望不可及”的良家尤物,就是玩弄中国学子感情的荡妇;带来的只有焦虑和折磨。而郁达夫作品中的日本男人,几乎都是中国学子的情敌,时时出来作梗夺他所爱,给他造成伤害,甚至是致命的打击。主人公对他们充满警戒和敌意,同时又陷入自卑感。郁达夫除了曾在日本嫖歌舞伎以外,从未享受过异国爱人的艳福。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例子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有名例子很多,举不胜举。本文讲述: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郭沫若娶佐藤富子(郭安娜);陶晶孙娶佐藤操(陶弥丽);辜鸿铭娶吉田贞;康有为娶市冈鹤子。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军事学家、前陆军大学代理校长蒋方震(百里)的爱妻左梅(佐藤氏)原是日本驻华公使馆的看护长,也是日本女子。在奉派看护蒋百里时,两人相互由敬慕生爱而结合。他们的女儿、钢琴家蒋英(中日混血儿)留学德国,后来成了钱学森的妻子;所以人们开玩笑说:钱学森是半个日本女婿呢。“名将之花”蒋百里,被誉为中国最有才的军事学家,抗战期间因劳累过度在睡梦中猝死。当时“倒戈将军”冯玉祥便在香港报纸上发表文章,想当然无端(武断)地一口咬定,说蒋百里是被日本妻子左梅打毒针毒死的!女儿蒋华知道这个消息,立即打电报坚决否认,澄清其事(但1980年再版的冯玉祥著《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中,仍未改此说)。日本女子左梅追随丈夫终生,跟从他抗日,早就自行断绝了与日本娘家亲人的一切来往,也不教孩子们说日本话。蒋百里死后,她忍受著因是日本女子而遭人白眼的炎凉世态,一直留在中国为蒋家守寡,直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在北京去世。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  嫁给前清皇弟溥杰的日本郡主嵯峨浩,是才貌双全的贵族。在溥杰出狱后也仍回到婆家团聚,并最后死在中国。她回娘家日本的时期,坚决要求大女儿跟中国男子恋爱、嫁一个中国丈夫:“你父亲是中国人!你是中国人的女儿!应该按照中国人的礼节,遵父命嫁给中国人!”结果竟造成大女儿和日本男友双双殉情。当时周恩来得知后,还过问此事。一对连襟:周作人与周建人中立者周作人,左一羽太信子,右一其弟羽太重九周作人跟羽太信子的异国婚姻

 

中国文化名人的日本爱人“什么是天堂?”有一种国际风行的说法:“天堂就是—— 美国的薪、中国的菜、英国的房,还有日本的妻。”确实,日本女子的魅力,举世闻名。她们樱花般的艳丽、温顺、妩媚、典雅,蝴蝶夫人式的情意缠绵、生死相从,已经有许多艺术作品描绘过。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有人坦言:“日本女子的温顺多礼,言过其实。各国男人往往以为‘娶妻当娶日本女’。其实在日本,女子温顺多礼的背后,隐藏着男人说不出的无奈!”20世纪以来,中国的许多文化名人,不仅曾在文字上表达对于日本女子的观感,而且在实际生活里,拥有日本爱人。中国文化人心目中的日本女子多情才子徐志摩以《沙扬娜拉》一诗,将日本女子的温情柔美,歌成极品——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沙扬娜拉!另一位风流人物郁达夫的见识就丰富多了,他在《雪夜》里写道:“日本的女子,一例地是柔和可爱的;她们历代所受的,自开国到如今,都是顺从男子的教育。并且因为向来人口不繁,衣饰起居简陋的结果,一般女子对于守身的观念,也没有像我们中国那么固执。又加以缠足深居等习惯毫无,操劳工作,出入巷里,行动和男子无差;所以身体大抵总长得肥硕完美,决没有临风柳弱,瘦似黄花等的病貌。更兼岛上火山矿泉独多,水分富含异质,因而关东西靠山一带的女人,皮色滑腻通明,细白得像磁体,至如东北内地雪国里的娇娘,就是日本也有雪美人的名称,她们的肥白柔美,更可以不必说了。所以谙熟了日本的言语风习,谋得了自己独立的经济来源,揖别了血族相连的亲戚弟兄,独自一人在东京定住以后,于旅舍寒灯的底下,或街头漫步的时候,恼乱我的心灵的,是男女两性间的种种牵引,以及国际地位落后的悲哀。”郁达夫的处女作也是成名作《沉沦》的主题,则是他对于日本女子的爱憎交织的复杂情绪:“弱国民族所受的侮辱与欺凌,感觉得最深切而亦最难忍受的地方,是在男女两性,正中了爱神毒箭的刹那。”在郁达夫的小说里,日本女子若非“可望不可及”的良家尤物,就是玩弄中国学子感情的荡妇;带来的只有焦虑和折磨。而郁达夫作品中的日本男人,几乎都是中国学子的情敌,时时出来作梗夺他所爱,给他造成伤害,甚至是致命的打击。主人公对他们充满警戒和敌意,同时又陷入自卑感。郁达夫除了曾在日本嫖歌舞伎以外,从未享受过异国爱人的艳福。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例子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有名例子很多,举不胜举。本文讲述: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郭沫若娶佐藤富子(郭安娜);陶晶孙娶佐藤操(陶弥丽);辜鸿铭娶吉田贞;康有为娶市冈鹤子。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军事学家、前陆军大学代理校长蒋方震(百里)的爱妻左梅(佐藤氏)原是日本驻华公使馆的看护长,也是日本女子。在奉派看护蒋百里时,两人相互由敬慕生爱而结合。他们的女儿、钢琴家蒋英(中日混血儿)留学德国,后来成了钱学森的妻子;所以人们开玩笑说:钱学森是半个日本女婿呢。“名将之花”蒋百里,被誉为中国最有才的军事学家,抗战期间因劳累过度在睡梦中猝死。当时“倒戈将军”冯玉祥便在香港报纸上发表文章,想当然无端(武断)地一口咬定,说蒋百里是被日本妻子左梅打毒针毒死的!女儿蒋华知道这个消息,立即打电报坚决否认,澄清其事(但1980年再版的冯玉祥著《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中,仍未改此说)。日本女子左梅追随丈夫终生,跟从他抗日,早就自行断绝了与日本娘家亲人的一切来往,也不教孩子们说日本话。蒋百里死后,她忍受著因是日本女子而遭人白眼的炎凉世态,一直留在中国为蒋家守寡,直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在北京去世。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  嫁给前清皇弟溥杰的日本郡主嵯峨浩,是才貌双全的贵族。在溥杰出狱后也仍回到婆家团聚,并最后死在中国。她回娘家日本的时期,坚决要求大女儿跟中国男子恋爱、嫁一个中国丈夫:“你父亲是中国人!你是中国人的女儿!应该按照中国人的礼节,遵父命嫁给中国人!”结果竟造成大女儿和日本男友双双殉情。当时周恩来得知后,还过问此事。一对连襟:周作人与周建人中立者周作人,左一羽太信子,右一其弟羽太重九周作人跟羽太信子的异国婚姻另一位风流人物郁达夫的见识就丰富多了,他在《雪夜》里写道:

“日本的女子,一例地是柔和可爱的;她们历代所受的,自开国到如今,都是顺从男子的教育。并且因为向来人口不繁,衣饰起居简陋的结果,一般女子对于守身的观念,也没有像我们中国那么固执。又加以缠足深居等习惯毫无,操劳工作,出入巷里,行动和男子无差;所以身体大抵总长得肥硕完美,决没有临风柳弱,瘦似黄花等的病貌。更兼岛上火山矿泉独多,水分富含异质,因而关东西靠山一带的女人,皮色滑腻通明,细白得像磁体,至如东北内地雪国里的娇娘,就是日本也有雪美人的名称,她们的肥白柔美,更可以不必说了。所以谙熟了日本的言语风习,谋得了自己独立的经济来源,揖别了血族相连的亲戚弟兄,独自一人在东京定住以后,于旅舍寒灯的底下,或街头漫步的时候,恼乱我的心灵的,是男女两性间的种种牵引,以及国际地位落后的悲哀。”

郁达夫的处女作也是成名作《沉沦》的主题,则是他对于日本女子的爱憎交织的复杂情绪:“弱国民族所受的侮辱与欺凌,感觉得最深切而亦最难忍受的地方,是在男女两性,正中了爱神毒箭的刹那。”

在郁达夫的小说里,日本女子若非“可望不可及”的良家尤物,就是玩弄中国学子感情的荡妇;带来的只有焦虑和折磨。而郁达夫作品中的日本男人,几乎都是中国学子的情敌,时时出来作梗夺他所爱,给他造成伤害,甚至是致命的打击。主人公对他们充满警戒和敌意,同时又陷入自卑感。郁达夫除了曾在日本嫖歌舞伎以外,从未享受过异国爱人的艳福。

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例子

,被认为是不祥又不幸的结合。羽太信子原是周作人留学日本时,在东京寄宿舍的“下女”也就是服务员,属于下层家庭出身。信子又矮又胖,相貌一般(如图)。1909年信子与周作人在日本成婚。那时的周氏兄弟还是贫穷的“支那(清国)留学生”。而羽太家人口多——有祖母、父母、一弟二妹。1912年5月16日,羽太信子在中国分娩,得一子。其弟羽太重九携妹羽太芳子来绍兴,照顾产妇(鲁迅7月10日还写信给日本羽太家,并寄十圆银大洋当路费)。1919年周氏兄弟接来老母全家,在北京市八道弯大宅院三代团聚以后,老母鲁氏不管家了,大媳妇朱安也没有能力管家,于是二媳妇羽太信子一手掌持财务。由此以往,矛盾丛生,1923年鲁迅被迫迁出八道弯大宅院。鲁迅与弟媳羽太信子的关系,究竟如何?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至今,仍然是个谜!谁也无法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與论倾向是:羽太信子“不是个好女人,好虚荣、花钱大手大脚”。鲁迅与周作人每月600块大洋,交给这个內当家的,挥霍无度,还得让鲁迅不断向好友借钱。最后,因鲁迅不能满足其花销,以至于兄弟失和,闹出了“偷看洗澡事件”、“调戏弟媳事件”、“窗下偷听房事”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家丑。日本女子素以勤劳忍隐著称。羽太家并不富裕,这样家境长大的女子,一般来说不该是贵族小姐型的。当然周作人碰上日本悍妇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另一方面,鲁迅母亲却说:这个日本媳妇(信子)勤劳好学,有上进心。她对鲁迅母亲的照顾也相当孝敬,比如,鲁迅母亲患肾炎,需要吃西瓜;为了让婆婆在冬天也能吃到西瓜,信子就想出了煎熬西瓜膏冬天保存的办法。这让老人家非常满意。信子对丈夫周作人和孩子们的照顾也很周到。另外,徐淦《忘年交琐记》长文中专有一节记羽太信子后期的表现,说:“上街采办,下厨做饭,扫地抹桌,洗洗刷刷,全由羽太信子里里外外操劳不停。她完全是日本型的贤妻良母,鞠躬如也,低声碎步,温良恭俭让,又极象绍兴的老式妇女。使我一点也看不出从前知堂(周作人)当教授、做伪官领高薪时她会变成阔太太,如今过苦日子才变成这样勤劳、朴素。”又,信子生前,每餐必先在三个牌位(母亲鲁老太太、周作人女儿若子、周建人儿子丰三的牌位)前供上饭食,然后才让全家人用膳。1961年羽太信子病笃说胡话时,讲的居然是绍兴话(而不是母语日本话),这使周作人大为感动。据徐淦记述,羽太信子是“说不上几句像样的绍兴话”的。但是有一件事情鲜为人知,就是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居然又成为周建人之发妻。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兄弟又成了连襟,这种事情,在中日联姻的历史上,实在少有。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又是怎样一个人呢?据鲁迅母亲说,老三周建人之妻芳子,长年和信子在一起,受信子影响很大,比如,贪享受、爱虚荣、怕艰苦,对周建人不够体贴,不太近人情,等等。总之没有什么好话。其他记载就阙如了。后话:作为鲁迅之子,周海婴对北京八道湾周氏故居本来很有感情,1949年他曾经与朋友来到八道湾附近,被告知房子近在咫尺,他就非常高兴地走去看。当时周作人还在监禁中,家中只有羽太信子。但是,第一次见到周海婴的羽太信子,竟对晚辈破口大骂,使周海婴顿时厌烦,从此再未登门。又一对连襟:郭沫若与陶晶孙郭沫若、郭安娜及其子女们一代文豪郭沫若的异国情缘,成为他心里永远的痛。1892年,郭沫若出生在四川乐山沙湾镇。1914年7月,他22岁时考取官费留学日本,进入日本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预科毕业后转入了冈山第六高等学校,攻读医学。安娜原名佐藤富子,1895年出生在日本仙台,父亲佐藤右卫门是基督教牧师。安娜21岁那年,母亲佐藤初没跟女儿商量便给她订了亲,安娜离家出走,来到了位于京桥区的东京圣路加病院,做了一名护士。在这所教会医院里相识后,浪漫才子郭沫若与佐藤富子相爱、同居。这段中日联姻的故事,耳熟能详。而陶晶孙作为郭沫若的连襟兄弟,他的异国情缘,则鲜为人知。陶晶孙在日本帝国大学跟郭沫若一起学医,而且娶了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陶晶孙原籍是无锡北塘人,生于1897年,不到10岁就随留学日本的父亲去了日本。28岁毕业后担任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教授助理,后来回国做了上海东南医学院教授。1930年父亲要他回故乡开设医院行医;谨遵父命,陶晶孙在故乡创

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有名例子很多,举不胜举。本文讲述: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郭沫若娶佐藤富子(郭安娜);陶晶孙娶佐藤操(陶弥丽);辜鸿铭娶吉田贞;康有为娶市冈鹤子。

 

立一所现代化医院,名为“厚生医院”。陶晶孙多才多艺。他终生研究医学,是中国现代预防医学与寄生虫研究的先驱;他在小说、音乐、美术等方面都有一定造诣;而且精通日文和德文,翻译过一些文学作品。陶晶孙也参加过创造社,他的小说集《音乐会小曲》出版于1927年。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爱文艺、音乐;她与陶晶孙相识的时候,在仙台一所女子学校当英语教师。她跟陶晶孙的浪漫交游,由钢琴开始。说来话长,(本文篇幅所馅)容当另叙。郭沫若娶的姐姐佐藤富子,改称中国姓名为郭安娜;陶晶孙娶的妹妹佐藤操,改称中国姓名为陶弥丽。无论命运如何坎坷多难,她们一直成为家庭的支柱,忠于中国丈夫,从一而终;并把中日联姻的结晶——混血儿子女全都抚养成人,受毕高等教育。姐妹俩都是典型的日本式贤妻良母,可敬可佩。辜鸿铭、康有为的日本情缘辜鸿铭认为:日本女子,即使是贫苦的下层女子身上,也有某种名贵的气质,她们柔弱、温顺、纯洁、敏感、真诚、高雅、甜蜜、勇敢、女人味十足;这种气质,本为古代(特别是汉唐)中国女子所有;可惜宋代以后,由于儒学(理学)变得越来越庸俗,越来越小气,逐渐阉杀了这种可贵的气质!因此,若想找回能够体现中华文明的理想女子,只有到日本去寻求了。辜鸿铭对日本女子的赞扬并非纸上谈兵,而有实践体验:他娶日本女子吉田贞为小妾,甚至到了没有她调理就不能入睡的程度。参见《闲话辜鸿铭—— 一个文化怪人的心灵世界》2001年版。康有为晚年娶了日本少女市冈鹤子为小妾。1911年6月7日,康有为应梁启超之邀,从新加坡移居日本,次年春,搬至须磨“奋豫园”,适逢妻子何旃理怀孕,儿女又年幼,便雇了16岁的神户少女市冈鹤子作女佣。1913年康有为回国不久,市冈鹤子也来到了上海。在辛家花园的游存庐,鹤子正式成了康有为的第四妾。1925初,28岁的鹤子怀了身孕,这年康有为68岁。秋,鹤子回日本生下一女,取名凌子。有人传言康凌子并非康有为的骨肉。最终甚至到就鹤子老年时,但求一死以表清白。其坚贞壮烈如此!不下于蝴蝶夫人……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我帮钱三强跟痞子流氓打架谁在中国首先提倡“节制生育”?文化名人的个性从人格心理学看郁达夫的神经质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

 

,被认为是不祥又不幸的结合。羽太信子原是周作人留学日本时,在东京寄宿舍的“下女”也就是服务员,属于下层家庭出身。信子又矮又胖,相貌一般(如图)。1909年信子与周作人在日本成婚。那时的周氏兄弟还是贫穷的“支那(清国)留学生”。而羽太家人口多——有祖母、父母、一弟二妹。1912年5月16日,羽太信子在中国分娩,得一子。其弟羽太重九携妹羽太芳子来绍兴,照顾产妇(鲁迅7月10日还写信给日本羽太家,并寄十圆银大洋当路费)。1919年周氏兄弟接来老母全家,在北京市八道弯大宅院三代团聚以后,老母鲁氏不管家了,大媳妇朱安也没有能力管家,于是二媳妇羽太信子一手掌持财务。由此以往,矛盾丛生,1923年鲁迅被迫迁出八道弯大宅院。鲁迅与弟媳羽太信子的关系,究竟如何?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至今,仍然是个谜!谁也无法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與论倾向是:羽太信子“不是个好女人,好虚荣、花钱大手大脚”。鲁迅与周作人每月600块大洋,交给这个內当家的,挥霍无度,还得让鲁迅不断向好友借钱。最后,因鲁迅不能满足其花销,以至于兄弟失和,闹出了“偷看洗澡事件”、“调戏弟媳事件”、“窗下偷听房事”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家丑。日本女子素以勤劳忍隐著称。羽太家并不富裕,这样家境长大的女子,一般来说不该是贵族小姐型的。当然周作人碰上日本悍妇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另一方面,鲁迅母亲却说:这个日本媳妇(信子)勤劳好学,有上进心。她对鲁迅母亲的照顾也相当孝敬,比如,鲁迅母亲患肾炎,需要吃西瓜;为了让婆婆在冬天也能吃到西瓜,信子就想出了煎熬西瓜膏冬天保存的办法。这让老人家非常满意。信子对丈夫周作人和孩子们的照顾也很周到。另外,徐淦《忘年交琐记》长文中专有一节记羽太信子后期的表现,说:“上街采办,下厨做饭,扫地抹桌,洗洗刷刷,全由羽太信子里里外外操劳不停。她完全是日本型的贤妻良母,鞠躬如也,低声碎步,温良恭俭让,又极象绍兴的老式妇女。使我一点也看不出从前知堂(周作人)当教授、做伪官领高薪时她会变成阔太太,如今过苦日子才变成这样勤劳、朴素。”又,信子生前,每餐必先在三个牌位(母亲鲁老太太、周作人女儿若子、周建人儿子丰三的牌位)前供上饭食,然后才让全家人用膳。1961年羽太信子病笃说胡话时,讲的居然是绍兴话(而不是母语日本话),这使周作人大为感动。据徐淦记述,羽太信子是“说不上几句像样的绍兴话”的。但是有一件事情鲜为人知,就是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居然又成为周建人之发妻。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兄弟又成了连襟,这种事情,在中日联姻的历史上,实在少有。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又是怎样一个人呢?据鲁迅母亲说,老三周建人之妻芳子,长年和信子在一起,受信子影响很大,比如,贪享受、爱虚荣、怕艰苦,对周建人不够体贴,不太近人情,等等。总之没有什么好话。其他记载就阙如了。后话:作为鲁迅之子,周海婴对北京八道湾周氏故居本来很有感情,1949年他曾经与朋友来到八道湾附近,被告知房子近在咫尺,他就非常高兴地走去看。当时周作人还在监禁中,家中只有羽太信子。但是,第一次见到周海婴的羽太信子,竟对晚辈破口大骂,使周海婴顿时厌烦,从此再未登门。又一对连襟:郭沫若与陶晶孙郭沫若、郭安娜及其子女们一代文豪郭沫若的异国情缘,成为他心里永远的痛。1892年,郭沫若出生在四川乐山沙湾镇。1914年7月,他22岁时考取官费留学日本,进入日本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预科毕业后转入了冈山第六高等学校,攻读医学。安娜原名佐藤富子,1895年出生在日本仙台,父亲佐藤右卫门是基督教牧师。安娜21岁那年,母亲佐藤初没跟女儿商量便给她订了亲,安娜离家出走,来到了位于京桥区的东京圣路加病院,做了一名护士。在这所教会医院里相识后,浪漫才子郭沫若与佐藤富子相爱、同居。这段中日联姻的故事,耳熟能详。而陶晶孙作为郭沫若的连襟兄弟,他的异国情缘,则鲜为人知。陶晶孙在日本帝国大学跟郭沫若一起学医,而且娶了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陶晶孙原籍是无锡北塘人,生于1897年,不到10岁就随留学日本的父亲去了日本。28岁毕业后担任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教授助理,后来回国做了上海东南医学院教授。1930年父亲要他回故乡开设医院行医;谨遵父命,陶晶孙在故乡创

军事学家、前陆军大学代理校长蒋方震(百里)的爱妻左梅(佐藤氏)原是日本驻华公使馆的看护长,也是日本女子。在奉派看护蒋百里时,两人相互由敬慕生爱而结合。他们的女儿、钢琴家蒋英(中日混血儿)留学德国,后来成了钱学森的妻子;所以人们开玩笑说:钱学森是半个日本女婿呢。

立一所现代化医院,名为“厚生医院”。陶晶孙多才多艺。他终生研究医学,是中国现代预防医学与寄生虫研究的先驱;他在小说、音乐、美术等方面都有一定造诣;而且精通日文和德文,翻译过一些文学作品。陶晶孙也参加过创造社,他的小说集《音乐会小曲》出版于1927年。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爱文艺、音乐;她与陶晶孙相识的时候,在仙台一所女子学校当英语教师。她跟陶晶孙的浪漫交游,由钢琴开始。说来话长,(本文篇幅所馅)容当另叙。郭沫若娶的姐姐佐藤富子,改称中国姓名为郭安娜;陶晶孙娶的妹妹佐藤操,改称中国姓名为陶弥丽。无论命运如何坎坷多难,她们一直成为家庭的支柱,忠于中国丈夫,从一而终;并把中日联姻的结晶——混血儿子女全都抚养成人,受毕高等教育。姐妹俩都是典型的日本式贤妻良母,可敬可佩。辜鸿铭、康有为的日本情缘辜鸿铭认为:日本女子,即使是贫苦的下层女子身上,也有某种名贵的气质,她们柔弱、温顺、纯洁、敏感、真诚、高雅、甜蜜、勇敢、女人味十足;这种气质,本为古代(特别是汉唐)中国女子所有;可惜宋代以后,由于儒学(理学)变得越来越庸俗,越来越小气,逐渐阉杀了这种可贵的气质!因此,若想找回能够体现中华文明的理想女子,只有到日本去寻求了。辜鸿铭对日本女子的赞扬并非纸上谈兵,而有实践体验:他娶日本女子吉田贞为小妾,甚至到了没有她调理就不能入睡的程度。参见《闲话辜鸿铭—— 一个文化怪人的心灵世界》2001年版。康有为晚年娶了日本少女市冈鹤子为小妾。1911年6月7日,康有为应梁启超之邀,从新加坡移居日本,次年春,搬至须磨“奋豫园”,适逢妻子何旃理怀孕,儿女又年幼,便雇了16岁的神户少女市冈鹤子作女佣。1913年康有为回国不久,市冈鹤子也来到了上海。在辛家花园的游存庐,鹤子正式成了康有为的第四妾。1925初,28岁的鹤子怀了身孕,这年康有为68岁。秋,鹤子回日本生下一女,取名凌子。有人传言康凌子并非康有为的骨肉。最终甚至到就鹤子老年时,但求一死以表清白。其坚贞壮烈如此!不下于蝴蝶夫人……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我帮钱三强跟痞子流氓打架谁在中国首先提倡“节制生育”?文化名人的个性从人格心理学看郁达夫的神经质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名将之花”蒋百里,被誉为中国最有才的军事学家,抗战期间因劳累过度在睡梦中猝死。当时“倒戈将军”冯玉祥便在香港报纸上发表文章,想当然无端(武断)地一口咬定,说蒋百里是被日本妻子左梅打毒针毒死的!女儿蒋华知道这个消息,立即打电报坚决否认,澄清其事(但1980年再版的冯玉祥著《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中,仍未改此说)。日本女子左梅追随丈夫终生,跟从他抗日,早就自行断绝了与日本娘家亲人的一切来往,也不教孩子们说日本话。蒋百里死后,她忍受著因是日本女子而遭人白眼的炎凉世态,一直留在中国为蒋家守寡,直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在北京去世。

 

,被认为是不祥又不幸的结合。羽太信子原是周作人留学日本时,在东京寄宿舍的“下女”也就是服务员,属于下层家庭出身。信子又矮又胖,相貌一般(如图)。1909年信子与周作人在日本成婚。那时的周氏兄弟还是贫穷的“支那(清国)留学生”。而羽太家人口多——有祖母、父母、一弟二妹。1912年5月16日,羽太信子在中国分娩,得一子。其弟羽太重九携妹羽太芳子来绍兴,照顾产妇(鲁迅7月10日还写信给日本羽太家,并寄十圆银大洋当路费)。1919年周氏兄弟接来老母全家,在北京市八道弯大宅院三代团聚以后,老母鲁氏不管家了,大媳妇朱安也没有能力管家,于是二媳妇羽太信子一手掌持财务。由此以往,矛盾丛生,1923年鲁迅被迫迁出八道弯大宅院。鲁迅与弟媳羽太信子的关系,究竟如何?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至今,仍然是个谜!谁也无法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與论倾向是:羽太信子“不是个好女人,好虚荣、花钱大手大脚”。鲁迅与周作人每月600块大洋,交给这个內当家的,挥霍无度,还得让鲁迅不断向好友借钱。最后,因鲁迅不能满足其花销,以至于兄弟失和,闹出了“偷看洗澡事件”、“调戏弟媳事件”、“窗下偷听房事”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家丑。日本女子素以勤劳忍隐著称。羽太家并不富裕,这样家境长大的女子,一般来说不该是贵族小姐型的。当然周作人碰上日本悍妇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另一方面,鲁迅母亲却说:这个日本媳妇(信子)勤劳好学,有上进心。她对鲁迅母亲的照顾也相当孝敬,比如,鲁迅母亲患肾炎,需要吃西瓜;为了让婆婆在冬天也能吃到西瓜,信子就想出了煎熬西瓜膏冬天保存的办法。这让老人家非常满意。信子对丈夫周作人和孩子们的照顾也很周到。另外,徐淦《忘年交琐记》长文中专有一节记羽太信子后期的表现,说:“上街采办,下厨做饭,扫地抹桌,洗洗刷刷,全由羽太信子里里外外操劳不停。她完全是日本型的贤妻良母,鞠躬如也,低声碎步,温良恭俭让,又极象绍兴的老式妇女。使我一点也看不出从前知堂(周作人)当教授、做伪官领高薪时她会变成阔太太,如今过苦日子才变成这样勤劳、朴素。”又,信子生前,每餐必先在三个牌位(母亲鲁老太太、周作人女儿若子、周建人儿子丰三的牌位)前供上饭食,然后才让全家人用膳。1961年羽太信子病笃说胡话时,讲的居然是绍兴话(而不是母语日本话),这使周作人大为感动。据徐淦记述,羽太信子是“说不上几句像样的绍兴话”的。但是有一件事情鲜为人知,就是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居然又成为周建人之发妻。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兄弟又成了连襟,这种事情,在中日联姻的历史上,实在少有。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又是怎样一个人呢?据鲁迅母亲说,老三周建人之妻芳子,长年和信子在一起,受信子影响很大,比如,贪享受、爱虚荣、怕艰苦,对周建人不够体贴,不太近人情,等等。总之没有什么好话。其他记载就阙如了。后话:作为鲁迅之子,周海婴对北京八道湾周氏故居本来很有感情,1949年他曾经与朋友来到八道湾附近,被告知房子近在咫尺,他就非常高兴地走去看。当时周作人还在监禁中,家中只有羽太信子。但是,第一次见到周海婴的羽太信子,竟对晚辈破口大骂,使周海婴顿时厌烦,从此再未登门。又一对连襟:郭沫若与陶晶孙郭沫若、郭安娜及其子女们一代文豪郭沫若的异国情缘,成为他心里永远的痛。1892年,郭沫若出生在四川乐山沙湾镇。1914年7月,他22岁时考取官费留学日本,进入日本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预科毕业后转入了冈山第六高等学校,攻读医学。安娜原名佐藤富子,1895年出生在日本仙台,父亲佐藤右卫门是基督教牧师。安娜21岁那年,母亲佐藤初没跟女儿商量便给她订了亲,安娜离家出走,来到了位于京桥区的东京圣路加病院,做了一名护士。在这所教会医院里相识后,浪漫才子郭沫若与佐藤富子相爱、同居。这段中日联姻的故事,耳熟能详。而陶晶孙作为郭沫若的连襟兄弟,他的异国情缘,则鲜为人知。陶晶孙在日本帝国大学跟郭沫若一起学医,而且娶了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陶晶孙原籍是无锡北塘人,生于1897年,不到10岁就随留学日本的父亲去了日本。28岁毕业后担任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教授助理,后来回国做了上海东南医学院教授。1930年父亲要他回故乡开设医院行医;谨遵父命,陶晶孙在故乡创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

  

中国文化名人的日本爱人“什么是天堂?”有一种国际风行的说法:“天堂就是—— 美国的薪、中国的菜、英国的房,还有日本的妻。”确实,日本女子的魅力,举世闻名。她们樱花般的艳丽、温顺、妩媚、典雅,蝴蝶夫人式的情意缠绵、生死相从,已经有许多艺术作品描绘过。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有人坦言:“日本女子的温顺多礼,言过其实。各国男人往往以为‘娶妻当娶日本女’。其实在日本,女子温顺多礼的背后,隐藏着男人说不出的无奈!”20世纪以来,中国的许多文化名人,不仅曾在文字上表达对于日本女子的观感,而且在实际生活里,拥有日本爱人。中国文化人心目中的日本女子多情才子徐志摩以《沙扬娜拉》一诗,将日本女子的温情柔美,歌成极品——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沙扬娜拉!另一位风流人物郁达夫的见识就丰富多了,他在《雪夜》里写道:“日本的女子,一例地是柔和可爱的;她们历代所受的,自开国到如今,都是顺从男子的教育。并且因为向来人口不繁,衣饰起居简陋的结果,一般女子对于守身的观念,也没有像我们中国那么固执。又加以缠足深居等习惯毫无,操劳工作,出入巷里,行动和男子无差;所以身体大抵总长得肥硕完美,决没有临风柳弱,瘦似黄花等的病貌。更兼岛上火山矿泉独多,水分富含异质,因而关东西靠山一带的女人,皮色滑腻通明,细白得像磁体,至如东北内地雪国里的娇娘,就是日本也有雪美人的名称,她们的肥白柔美,更可以不必说了。所以谙熟了日本的言语风习,谋得了自己独立的经济来源,揖别了血族相连的亲戚弟兄,独自一人在东京定住以后,于旅舍寒灯的底下,或街头漫步的时候,恼乱我的心灵的,是男女两性间的种种牵引,以及国际地位落后的悲哀。”郁达夫的处女作也是成名作《沉沦》的主题,则是他对于日本女子的爱憎交织的复杂情绪:“弱国民族所受的侮辱与欺凌,感觉得最深切而亦最难忍受的地方,是在男女两性,正中了爱神毒箭的刹那。”在郁达夫的小说里,日本女子若非“可望不可及”的良家尤物,就是玩弄中国学子感情的荡妇;带来的只有焦虑和折磨。而郁达夫作品中的日本男人,几乎都是中国学子的情敌,时时出来作梗夺他所爱,给他造成伤害,甚至是致命的打击。主人公对他们充满警戒和敌意,同时又陷入自卑感。郁达夫除了曾在日本嫖歌舞伎以外,从未享受过异国爱人的艳福。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例子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有名例子很多,举不胜举。本文讲述: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郭沫若娶佐藤富子(郭安娜);陶晶孙娶佐藤操(陶弥丽);辜鸿铭娶吉田贞;康有为娶市冈鹤子。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军事学家、前陆军大学代理校长蒋方震(百里)的爱妻左梅(佐藤氏)原是日本驻华公使馆的看护长,也是日本女子。在奉派看护蒋百里时,两人相互由敬慕生爱而结合。他们的女儿、钢琴家蒋英(中日混血儿)留学德国,后来成了钱学森的妻子;所以人们开玩笑说:钱学森是半个日本女婿呢。“名将之花”蒋百里,被誉为中国最有才的军事学家,抗战期间因劳累过度在睡梦中猝死。当时“倒戈将军”冯玉祥便在香港报纸上发表文章,想当然无端(武断)地一口咬定,说蒋百里是被日本妻子左梅打毒针毒死的!女儿蒋华知道这个消息,立即打电报坚决否认,澄清其事(但1980年再版的冯玉祥著《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中,仍未改此说)。日本女子左梅追随丈夫终生,跟从他抗日,早就自行断绝了与日本娘家亲人的一切来往,也不教孩子们说日本话。蒋百里死后,她忍受著因是日本女子而遭人白眼的炎凉世态,一直留在中国为蒋家守寡,直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在北京去世。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  嫁给前清皇弟溥杰的日本郡主嵯峨浩,是才貌双全的贵族。在溥杰出狱后也仍回到婆家团聚,并最后死在中国。她回娘家日本的时期,坚决要求大女儿跟中国男子恋爱、嫁一个中国丈夫:“你父亲是中国人!你是中国人的女儿!应该按照中国人的礼节,遵父命嫁给中国人!”结果竟造成大女儿和日本男友双双殉情。当时周恩来得知后,还过问此事。一对连襟:周作人与周建人中立者周作人,左一羽太信子,右一其弟羽太重九周作人跟羽太信子的异国婚姻

嫁给前清皇弟溥杰的日本郡主嵯峨浩,是才貌双全的贵族。在溥杰出狱后也仍回到婆家团聚,并最后死在中国。她回娘家日本的时期,坚决要求大女儿跟中国男子恋爱、嫁一个中国丈夫:“你父亲是中国人!你是中国人的女儿!应该按照中国人的礼节,遵父命嫁给中国人!”结果竟造成大女儿和日本男友双双殉情。当时周恩来得知后,还过问此事。

 

一对连襟:周作人与周建人

 

立一所现代化医院,名为“厚生医院”。陶晶孙多才多艺。他终生研究医学,是中国现代预防医学与寄生虫研究的先驱;他在小说、音乐、美术等方面都有一定造诣;而且精通日文和德文,翻译过一些文学作品。陶晶孙也参加过创造社,他的小说集《音乐会小曲》出版于1927年。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爱文艺、音乐;她与陶晶孙相识的时候,在仙台一所女子学校当英语教师。她跟陶晶孙的浪漫交游,由钢琴开始。说来话长,(本文篇幅所馅)容当另叙。郭沫若娶的姐姐佐藤富子,改称中国姓名为郭安娜;陶晶孙娶的妹妹佐藤操,改称中国姓名为陶弥丽。无论命运如何坎坷多难,她们一直成为家庭的支柱,忠于中国丈夫,从一而终;并把中日联姻的结晶——混血儿子女全都抚养成人,受毕高等教育。姐妹俩都是典型的日本式贤妻良母,可敬可佩。辜鸿铭、康有为的日本情缘辜鸿铭认为:日本女子,即使是贫苦的下层女子身上,也有某种名贵的气质,她们柔弱、温顺、纯洁、敏感、真诚、高雅、甜蜜、勇敢、女人味十足;这种气质,本为古代(特别是汉唐)中国女子所有;可惜宋代以后,由于儒学(理学)变得越来越庸俗,越来越小气,逐渐阉杀了这种可贵的气质!因此,若想找回能够体现中华文明的理想女子,只有到日本去寻求了。辜鸿铭对日本女子的赞扬并非纸上谈兵,而有实践体验:他娶日本女子吉田贞为小妾,甚至到了没有她调理就不能入睡的程度。参见《闲话辜鸿铭—— 一个文化怪人的心灵世界》2001年版。康有为晚年娶了日本少女市冈鹤子为小妾。1911年6月7日,康有为应梁启超之邀,从新加坡移居日本,次年春,搬至须磨“奋豫园”,适逢妻子何旃理怀孕,儿女又年幼,便雇了16岁的神户少女市冈鹤子作女佣。1913年康有为回国不久,市冈鹤子也来到了上海。在辛家花园的游存庐,鹤子正式成了康有为的第四妾。1925初,28岁的鹤子怀了身孕,这年康有为68岁。秋,鹤子回日本生下一女,取名凌子。有人传言康凌子并非康有为的骨肉。最终甚至到就鹤子老年时,但求一死以表清白。其坚贞壮烈如此!不下于蝴蝶夫人……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我帮钱三强跟痞子流氓打架谁在中国首先提倡“节制生育”?文化名人的个性从人格心理学看郁达夫的神经质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中日联姻——文化名人的日本爱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中立者周作人,左一羽太信子,右一其弟羽太重九

 

周作人跟羽太信子的异国婚姻,被认为是不祥又不幸的结合。

立一所现代化医院,名为“厚生医院”。陶晶孙多才多艺。他终生研究医学,是中国现代预防医学与寄生虫研究的先驱;他在小说、音乐、美术等方面都有一定造诣;而且精通日文和德文,翻译过一些文学作品。陶晶孙也参加过创造社,他的小说集《音乐会小曲》出版于1927年。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爱文艺、音乐;她与陶晶孙相识的时候,在仙台一所女子学校当英语教师。她跟陶晶孙的浪漫交游,由钢琴开始。说来话长,(本文篇幅所馅)容当另叙。郭沫若娶的姐姐佐藤富子,改称中国姓名为郭安娜;陶晶孙娶的妹妹佐藤操,改称中国姓名为陶弥丽。无论命运如何坎坷多难,她们一直成为家庭的支柱,忠于中国丈夫,从一而终;并把中日联姻的结晶——混血儿子女全都抚养成人,受毕高等教育。姐妹俩都是典型的日本式贤妻良母,可敬可佩。辜鸿铭、康有为的日本情缘辜鸿铭认为:日本女子,即使是贫苦的下层女子身上,也有某种名贵的气质,她们柔弱、温顺、纯洁、敏感、真诚、高雅、甜蜜、勇敢、女人味十足;这种气质,本为古代(特别是汉唐)中国女子所有;可惜宋代以后,由于儒学(理学)变得越来越庸俗,越来越小气,逐渐阉杀了这种可贵的气质!因此,若想找回能够体现中华文明的理想女子,只有到日本去寻求了。辜鸿铭对日本女子的赞扬并非纸上谈兵,而有实践体验:他娶日本女子吉田贞为小妾,甚至到了没有她调理就不能入睡的程度。参见《闲话辜鸿铭—— 一个文化怪人的心灵世界》2001年版。康有为晚年娶了日本少女市冈鹤子为小妾。1911年6月7日,康有为应梁启超之邀,从新加坡移居日本,次年春,搬至须磨“奋豫园”,适逢妻子何旃理怀孕,儿女又年幼,便雇了16岁的神户少女市冈鹤子作女佣。1913年康有为回国不久,市冈鹤子也来到了上海。在辛家花园的游存庐,鹤子正式成了康有为的第四妾。1925初,28岁的鹤子怀了身孕,这年康有为68岁。秋,鹤子回日本生下一女,取名凌子。有人传言康凌子并非康有为的骨肉。最终甚至到就鹤子老年时,但求一死以表清白。其坚贞壮烈如此!不下于蝴蝶夫人……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我帮钱三强跟痞子流氓打架谁在中国首先提倡“节制生育”?文化名人的个性从人格心理学看郁达夫的神经质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羽太信子原是周作人留学日本时,在东京寄宿舍的“下女”也就是服务员,属于下层家庭出身。信子又矮又胖,相貌一般(如图)。1909年信子与周作人在日本成婚。那时的周氏兄弟还是贫穷的“支那(清国)留学生”。而羽太家人口多——有祖母、父母、一弟二妹。1912年5月16日,羽太信子在中国分娩,得一子。其弟羽太重九携妹羽太芳子来绍兴,照顾产妇(鲁迅7月10日还写信给日本羽太家,并寄十圆银大洋当路费)。

立一所现代化医院,名为“厚生医院”。陶晶孙多才多艺。他终生研究医学,是中国现代预防医学与寄生虫研究的先驱;他在小说、音乐、美术等方面都有一定造诣;而且精通日文和德文,翻译过一些文学作品。陶晶孙也参加过创造社,他的小说集《音乐会小曲》出版于1927年。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爱文艺、音乐;她与陶晶孙相识的时候,在仙台一所女子学校当英语教师。她跟陶晶孙的浪漫交游,由钢琴开始。说来话长,(本文篇幅所馅)容当另叙。郭沫若娶的姐姐佐藤富子,改称中国姓名为郭安娜;陶晶孙娶的妹妹佐藤操,改称中国姓名为陶弥丽。无论命运如何坎坷多难,她们一直成为家庭的支柱,忠于中国丈夫,从一而终;并把中日联姻的结晶——混血儿子女全都抚养成人,受毕高等教育。姐妹俩都是典型的日本式贤妻良母,可敬可佩。辜鸿铭、康有为的日本情缘辜鸿铭认为:日本女子,即使是贫苦的下层女子身上,也有某种名贵的气质,她们柔弱、温顺、纯洁、敏感、真诚、高雅、甜蜜、勇敢、女人味十足;这种气质,本为古代(特别是汉唐)中国女子所有;可惜宋代以后,由于儒学(理学)变得越来越庸俗,越来越小气,逐渐阉杀了这种可贵的气质!因此,若想找回能够体现中华文明的理想女子,只有到日本去寻求了。辜鸿铭对日本女子的赞扬并非纸上谈兵,而有实践体验:他娶日本女子吉田贞为小妾,甚至到了没有她调理就不能入睡的程度。参见《闲话辜鸿铭—— 一个文化怪人的心灵世界》2001年版。康有为晚年娶了日本少女市冈鹤子为小妾。1911年6月7日,康有为应梁启超之邀,从新加坡移居日本,次年春,搬至须磨“奋豫园”,适逢妻子何旃理怀孕,儿女又年幼,便雇了16岁的神户少女市冈鹤子作女佣。1913年康有为回国不久,市冈鹤子也来到了上海。在辛家花园的游存庐,鹤子正式成了康有为的第四妾。1925初,28岁的鹤子怀了身孕,这年康有为68岁。秋,鹤子回日本生下一女,取名凌子。有人传言康凌子并非康有为的骨肉。最终甚至到就鹤子老年时,但求一死以表清白。其坚贞壮烈如此!不下于蝴蝶夫人……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我帮钱三强跟痞子流氓打架谁在中国首先提倡“节制生育”?文化名人的个性从人格心理学看郁达夫的神经质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1919年周氏兄弟接来老母全家,在北京市八道弯大宅院三代团聚以后,老母鲁氏不管家了,大媳妇朱安也没有能力管家,于是二媳妇羽太信子一手掌持财务。由此以往,矛盾丛生,1923年鲁迅被迫迁出八道弯大宅院。

鲁迅与弟媳羽太信子的关系,究竟如何?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至今,仍然是个谜!谁也无法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與论倾向是:羽太信子“不是个好女人,好虚荣、花钱大手大脚”。鲁迅与周作人每月600块大洋,交给这个內当家的,挥霍无度,还得让鲁迅不断向好友借钱。最后,因鲁迅不能满足其花销,以至于兄弟失和,闹出了“偷看洗澡事件”、“调戏弟媳事件”、“窗下偷听房事”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家丑。

立一所现代化医院,名为“厚生医院”。陶晶孙多才多艺。他终生研究医学,是中国现代预防医学与寄生虫研究的先驱;他在小说、音乐、美术等方面都有一定造诣;而且精通日文和德文,翻译过一些文学作品。陶晶孙也参加过创造社,他的小说集《音乐会小曲》出版于1927年。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爱文艺、音乐;她与陶晶孙相识的时候,在仙台一所女子学校当英语教师。她跟陶晶孙的浪漫交游,由钢琴开始。说来话长,(本文篇幅所馅)容当另叙。郭沫若娶的姐姐佐藤富子,改称中国姓名为郭安娜;陶晶孙娶的妹妹佐藤操,改称中国姓名为陶弥丽。无论命运如何坎坷多难,她们一直成为家庭的支柱,忠于中国丈夫,从一而终;并把中日联姻的结晶——混血儿子女全都抚养成人,受毕高等教育。姐妹俩都是典型的日本式贤妻良母,可敬可佩。辜鸿铭、康有为的日本情缘辜鸿铭认为:日本女子,即使是贫苦的下层女子身上,也有某种名贵的气质,她们柔弱、温顺、纯洁、敏感、真诚、高雅、甜蜜、勇敢、女人味十足;这种气质,本为古代(特别是汉唐)中国女子所有;可惜宋代以后,由于儒学(理学)变得越来越庸俗,越来越小气,逐渐阉杀了这种可贵的气质!因此,若想找回能够体现中华文明的理想女子,只有到日本去寻求了。辜鸿铭对日本女子的赞扬并非纸上谈兵,而有实践体验:他娶日本女子吉田贞为小妾,甚至到了没有她调理就不能入睡的程度。参见《闲话辜鸿铭—— 一个文化怪人的心灵世界》2001年版。康有为晚年娶了日本少女市冈鹤子为小妾。1911年6月7日,康有为应梁启超之邀,从新加坡移居日本,次年春,搬至须磨“奋豫园”,适逢妻子何旃理怀孕,儿女又年幼,便雇了16岁的神户少女市冈鹤子作女佣。1913年康有为回国不久,市冈鹤子也来到了上海。在辛家花园的游存庐,鹤子正式成了康有为的第四妾。1925初,28岁的鹤子怀了身孕,这年康有为68岁。秋,鹤子回日本生下一女,取名凌子。有人传言康凌子并非康有为的骨肉。最终甚至到就鹤子老年时,但求一死以表清白。其坚贞壮烈如此!不下于蝴蝶夫人……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我帮钱三强跟痞子流氓打架谁在中国首先提倡“节制生育”?文化名人的个性从人格心理学看郁达夫的神经质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日本女子素以勤劳忍隐著称。羽太家并不富裕,这样家境长大的女子,一般来说不该是贵族小姐型的。当然周作人碰上日本悍妇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另一方面,鲁迅母亲却说:这个日本媳妇(信子)勤劳好学,有上进心。她对鲁迅母亲的照顾也相当孝敬,比如,鲁迅母亲患肾炎,需要吃西瓜;为了让婆婆在冬天也能吃到西瓜,信子就想出了煎熬西瓜膏冬天保存的办法。这让老人家非常满意。信子对丈夫周作人和孩子们的照顾也很周到。

另外,徐淦《忘年交琐记》长文中专有一节记羽太信子后期的表现,说:“上街采办,下厨做饭,扫地抹桌,洗洗刷刷,全由羽太信子里里外外操劳不停。她完全是日本型的贤妻良母,鞠躬如也,低声碎步,温良恭俭让,又极象绍兴的老式妇女。使我一点也看不出从前知堂(周作人)当教授、做伪官领高薪时她会变成阔太太,如今过苦日子才变成这样勤劳、朴素。”又,信子生前,每餐必先在三个牌位(母亲鲁老太太、周作人女儿若子、周建人儿子丰三的牌位)前供上饭食,然后才让全家人用膳。1961年羽太信子病笃说胡话时,讲的居然是绍兴话(而不是母语日本话),这使周作人大为感动。据徐淦记述,羽太信子是“说不上几句像样的绍兴话”的。

,被认为是不祥又不幸的结合。羽太信子原是周作人留学日本时,在东京寄宿舍的“下女”也就是服务员,属于下层家庭出身。信子又矮又胖,相貌一般(如图)。1909年信子与周作人在日本成婚。那时的周氏兄弟还是贫穷的“支那(清国)留学生”。而羽太家人口多——有祖母、父母、一弟二妹。1912年5月16日,羽太信子在中国分娩,得一子。其弟羽太重九携妹羽太芳子来绍兴,照顾产妇(鲁迅7月10日还写信给日本羽太家,并寄十圆银大洋当路费)。1919年周氏兄弟接来老母全家,在北京市八道弯大宅院三代团聚以后,老母鲁氏不管家了,大媳妇朱安也没有能力管家,于是二媳妇羽太信子一手掌持财务。由此以往,矛盾丛生,1923年鲁迅被迫迁出八道弯大宅院。鲁迅与弟媳羽太信子的关系,究竟如何?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至今,仍然是个谜!谁也无法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與论倾向是:羽太信子“不是个好女人,好虚荣、花钱大手大脚”。鲁迅与周作人每月600块大洋,交给这个內当家的,挥霍无度,还得让鲁迅不断向好友借钱。最后,因鲁迅不能满足其花销,以至于兄弟失和,闹出了“偷看洗澡事件”、“调戏弟媳事件”、“窗下偷听房事”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家丑。日本女子素以勤劳忍隐著称。羽太家并不富裕,这样家境长大的女子,一般来说不该是贵族小姐型的。当然周作人碰上日本悍妇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另一方面,鲁迅母亲却说:这个日本媳妇(信子)勤劳好学,有上进心。她对鲁迅母亲的照顾也相当孝敬,比如,鲁迅母亲患肾炎,需要吃西瓜;为了让婆婆在冬天也能吃到西瓜,信子就想出了煎熬西瓜膏冬天保存的办法。这让老人家非常满意。信子对丈夫周作人和孩子们的照顾也很周到。另外,徐淦《忘年交琐记》长文中专有一节记羽太信子后期的表现,说:“上街采办,下厨做饭,扫地抹桌,洗洗刷刷,全由羽太信子里里外外操劳不停。她完全是日本型的贤妻良母,鞠躬如也,低声碎步,温良恭俭让,又极象绍兴的老式妇女。使我一点也看不出从前知堂(周作人)当教授、做伪官领高薪时她会变成阔太太,如今过苦日子才变成这样勤劳、朴素。”又,信子生前,每餐必先在三个牌位(母亲鲁老太太、周作人女儿若子、周建人儿子丰三的牌位)前供上饭食,然后才让全家人用膳。1961年羽太信子病笃说胡话时,讲的居然是绍兴话(而不是母语日本话),这使周作人大为感动。据徐淦记述,羽太信子是“说不上几句像样的绍兴话”的。但是有一件事情鲜为人知,就是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居然又成为周建人之发妻。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兄弟又成了连襟,这种事情,在中日联姻的历史上,实在少有。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又是怎样一个人呢?据鲁迅母亲说,老三周建人之妻芳子,长年和信子在一起,受信子影响很大,比如,贪享受、爱虚荣、怕艰苦,对周建人不够体贴,不太近人情,等等。总之没有什么好话。其他记载就阙如了。后话:作为鲁迅之子,周海婴对北京八道湾周氏故居本来很有感情,1949年他曾经与朋友来到八道湾附近,被告知房子近在咫尺,他就非常高兴地走去看。当时周作人还在监禁中,家中只有羽太信子。但是,第一次见到周海婴的羽太信子,竟对晚辈破口大骂,使周海婴顿时厌烦,从此再未登门。又一对连襟:郭沫若与陶晶孙郭沫若、郭安娜及其子女们一代文豪郭沫若的异国情缘,成为他心里永远的痛。1892年,郭沫若出生在四川乐山沙湾镇。1914年7月,他22岁时考取官费留学日本,进入日本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预科毕业后转入了冈山第六高等学校,攻读医学。安娜原名佐藤富子,1895年出生在日本仙台,父亲佐藤右卫门是基督教牧师。安娜21岁那年,母亲佐藤初没跟女儿商量便给她订了亲,安娜离家出走,来到了位于京桥区的东京圣路加病院,做了一名护士。在这所教会医院里相识后,浪漫才子郭沫若与佐藤富子相爱、同居。这段中日联姻的故事,耳熟能详。而陶晶孙作为郭沫若的连襟兄弟,他的异国情缘,则鲜为人知。陶晶孙在日本帝国大学跟郭沫若一起学医,而且娶了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陶晶孙原籍是无锡北塘人,生于1897年,不到10岁就随留学日本的父亲去了日本。28岁毕业后担任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教授助理,后来回国做了上海东南医学院教授。1930年父亲要他回故乡开设医院行医;谨遵父命,陶晶孙在故乡创

但是有一件事情鲜为人知,就是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居然又成为周建人之发妻。

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兄弟又成了连襟,这种事情,在中日联姻的历史上,实在少有。

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又是怎样一个人呢?据鲁迅母亲说,老三周建人之妻芳子,长年和信子在一起,受信子影响很大,比如,贪享受、爱虚荣、怕艰苦,对周建人不够体贴,不太近人情,等等。总之没有什么好话。其他记载就阙如了。

后话:作为鲁迅之子,周海婴对北京八道湾周氏故居本来很有感情,1949年他曾经与朋友来到八道湾附近,被告知房子近在咫尺,他就非常高兴地走去看。当时周作人还在监禁中,家中只有羽太信子。但是,第一次见到周海婴的羽太信子,竟对晚辈破口大骂,使周海婴顿时厌烦,从此再未登门。

,被认为是不祥又不幸的结合。羽太信子原是周作人留学日本时,在东京寄宿舍的“下女”也就是服务员,属于下层家庭出身。信子又矮又胖,相貌一般(如图)。1909年信子与周作人在日本成婚。那时的周氏兄弟还是贫穷的“支那(清国)留学生”。而羽太家人口多——有祖母、父母、一弟二妹。1912年5月16日,羽太信子在中国分娩,得一子。其弟羽太重九携妹羽太芳子来绍兴,照顾产妇(鲁迅7月10日还写信给日本羽太家,并寄十圆银大洋当路费)。1919年周氏兄弟接来老母全家,在北京市八道弯大宅院三代团聚以后,老母鲁氏不管家了,大媳妇朱安也没有能力管家,于是二媳妇羽太信子一手掌持财务。由此以往,矛盾丛生,1923年鲁迅被迫迁出八道弯大宅院。鲁迅与弟媳羽太信子的关系,究竟如何?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至今,仍然是个谜!谁也无法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與论倾向是:羽太信子“不是个好女人,好虚荣、花钱大手大脚”。鲁迅与周作人每月600块大洋,交给这个內当家的,挥霍无度,还得让鲁迅不断向好友借钱。最后,因鲁迅不能满足其花销,以至于兄弟失和,闹出了“偷看洗澡事件”、“调戏弟媳事件”、“窗下偷听房事”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家丑。日本女子素以勤劳忍隐著称。羽太家并不富裕,这样家境长大的女子,一般来说不该是贵族小姐型的。当然周作人碰上日本悍妇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另一方面,鲁迅母亲却说:这个日本媳妇(信子)勤劳好学,有上进心。她对鲁迅母亲的照顾也相当孝敬,比如,鲁迅母亲患肾炎,需要吃西瓜;为了让婆婆在冬天也能吃到西瓜,信子就想出了煎熬西瓜膏冬天保存的办法。这让老人家非常满意。信子对丈夫周作人和孩子们的照顾也很周到。另外,徐淦《忘年交琐记》长文中专有一节记羽太信子后期的表现,说:“上街采办,下厨做饭,扫地抹桌,洗洗刷刷,全由羽太信子里里外外操劳不停。她完全是日本型的贤妻良母,鞠躬如也,低声碎步,温良恭俭让,又极象绍兴的老式妇女。使我一点也看不出从前知堂(周作人)当教授、做伪官领高薪时她会变成阔太太,如今过苦日子才变成这样勤劳、朴素。”又,信子生前,每餐必先在三个牌位(母亲鲁老太太、周作人女儿若子、周建人儿子丰三的牌位)前供上饭食,然后才让全家人用膳。1961年羽太信子病笃说胡话时,讲的居然是绍兴话(而不是母语日本话),这使周作人大为感动。据徐淦记述,羽太信子是“说不上几句像样的绍兴话”的。但是有一件事情鲜为人知,就是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居然又成为周建人之发妻。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兄弟又成了连襟,这种事情,在中日联姻的历史上,实在少有。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又是怎样一个人呢?据鲁迅母亲说,老三周建人之妻芳子,长年和信子在一起,受信子影响很大,比如,贪享受、爱虚荣、怕艰苦,对周建人不够体贴,不太近人情,等等。总之没有什么好话。其他记载就阙如了。后话:作为鲁迅之子,周海婴对北京八道湾周氏故居本来很有感情,1949年他曾经与朋友来到八道湾附近,被告知房子近在咫尺,他就非常高兴地走去看。当时周作人还在监禁中,家中只有羽太信子。但是,第一次见到周海婴的羽太信子,竟对晚辈破口大骂,使周海婴顿时厌烦,从此再未登门。又一对连襟:郭沫若与陶晶孙郭沫若、郭安娜及其子女们一代文豪郭沫若的异国情缘,成为他心里永远的痛。1892年,郭沫若出生在四川乐山沙湾镇。1914年7月,他22岁时考取官费留学日本,进入日本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预科毕业后转入了冈山第六高等学校,攻读医学。安娜原名佐藤富子,1895年出生在日本仙台,父亲佐藤右卫门是基督教牧师。安娜21岁那年,母亲佐藤初没跟女儿商量便给她订了亲,安娜离家出走,来到了位于京桥区的东京圣路加病院,做了一名护士。在这所教会医院里相识后,浪漫才子郭沫若与佐藤富子相爱、同居。这段中日联姻的故事,耳熟能详。而陶晶孙作为郭沫若的连襟兄弟,他的异国情缘,则鲜为人知。陶晶孙在日本帝国大学跟郭沫若一起学医,而且娶了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陶晶孙原籍是无锡北塘人,生于1897年,不到10岁就随留学日本的父亲去了日本。28岁毕业后担任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教授助理,后来回国做了上海东南医学院教授。1930年父亲要他回故乡开设医院行医;谨遵父命,陶晶孙在故乡创又一对连襟:郭沫若与陶晶孙

             中日联姻——文化名人的日本爱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被认为是不祥又不幸的结合。羽太信子原是周作人留学日本时,在东京寄宿舍的“下女”也就是服务员,属于下层家庭出身。信子又矮又胖,相貌一般(如图)。1909年信子与周作人在日本成婚。那时的周氏兄弟还是贫穷的“支那(清国)留学生”。而羽太家人口多——有祖母、父母、一弟二妹。1912年5月16日,羽太信子在中国分娩,得一子。其弟羽太重九携妹羽太芳子来绍兴,照顾产妇(鲁迅7月10日还写信给日本羽太家,并寄十圆银大洋当路费)。1919年周氏兄弟接来老母全家,在北京市八道弯大宅院三代团聚以后,老母鲁氏不管家了,大媳妇朱安也没有能力管家,于是二媳妇羽太信子一手掌持财务。由此以往,矛盾丛生,1923年鲁迅被迫迁出八道弯大宅院。鲁迅与弟媳羽太信子的关系,究竟如何?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至今,仍然是个谜!谁也无法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與论倾向是:羽太信子“不是个好女人,好虚荣、花钱大手大脚”。鲁迅与周作人每月600块大洋,交给这个內当家的,挥霍无度,还得让鲁迅不断向好友借钱。最后,因鲁迅不能满足其花销,以至于兄弟失和,闹出了“偷看洗澡事件”、“调戏弟媳事件”、“窗下偷听房事”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家丑。日本女子素以勤劳忍隐著称。羽太家并不富裕,这样家境长大的女子,一般来说不该是贵族小姐型的。当然周作人碰上日本悍妇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另一方面,鲁迅母亲却说:这个日本媳妇(信子)勤劳好学,有上进心。她对鲁迅母亲的照顾也相当孝敬,比如,鲁迅母亲患肾炎,需要吃西瓜;为了让婆婆在冬天也能吃到西瓜,信子就想出了煎熬西瓜膏冬天保存的办法。这让老人家非常满意。信子对丈夫周作人和孩子们的照顾也很周到。另外,徐淦《忘年交琐记》长文中专有一节记羽太信子后期的表现,说:“上街采办,下厨做饭,扫地抹桌,洗洗刷刷,全由羽太信子里里外外操劳不停。她完全是日本型的贤妻良母,鞠躬如也,低声碎步,温良恭俭让,又极象绍兴的老式妇女。使我一点也看不出从前知堂(周作人)当教授、做伪官领高薪时她会变成阔太太,如今过苦日子才变成这样勤劳、朴素。”又,信子生前,每餐必先在三个牌位(母亲鲁老太太、周作人女儿若子、周建人儿子丰三的牌位)前供上饭食,然后才让全家人用膳。1961年羽太信子病笃说胡话时,讲的居然是绍兴话(而不是母语日本话),这使周作人大为感动。据徐淦记述,羽太信子是“说不上几句像样的绍兴话”的。但是有一件事情鲜为人知,就是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居然又成为周建人之发妻。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兄弟又成了连襟,这种事情,在中日联姻的历史上,实在少有。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又是怎样一个人呢?据鲁迅母亲说,老三周建人之妻芳子,长年和信子在一起,受信子影响很大,比如,贪享受、爱虚荣、怕艰苦,对周建人不够体贴,不太近人情,等等。总之没有什么好话。其他记载就阙如了。后话:作为鲁迅之子,周海婴对北京八道湾周氏故居本来很有感情,1949年他曾经与朋友来到八道湾附近,被告知房子近在咫尺,他就非常高兴地走去看。当时周作人还在监禁中,家中只有羽太信子。但是,第一次见到周海婴的羽太信子,竟对晚辈破口大骂,使周海婴顿时厌烦,从此再未登门。又一对连襟:郭沫若与陶晶孙郭沫若、郭安娜及其子女们一代文豪郭沫若的异国情缘,成为他心里永远的痛。1892年,郭沫若出生在四川乐山沙湾镇。1914年7月,他22岁时考取官费留学日本,进入日本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预科毕业后转入了冈山第六高等学校,攻读医学。安娜原名佐藤富子,1895年出生在日本仙台,父亲佐藤右卫门是基督教牧师。安娜21岁那年,母亲佐藤初没跟女儿商量便给她订了亲,安娜离家出走,来到了位于京桥区的东京圣路加病院,做了一名护士。在这所教会医院里相识后,浪漫才子郭沫若与佐藤富子相爱、同居。这段中日联姻的故事,耳熟能详。而陶晶孙作为郭沫若的连襟兄弟,他的异国情缘,则鲜为人知。陶晶孙在日本帝国大学跟郭沫若一起学医,而且娶了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陶晶孙原籍是无锡北塘人,生于1897年,不到10岁就随留学日本的父亲去了日本。28岁毕业后担任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教授助理,后来回国做了上海东南医学院教授。1930年父亲要他回故乡开设医院行医;谨遵父命,陶晶孙在故乡创郭沫若、郭安娜及其子女们

 

中国文化名人的日本爱人“什么是天堂?”有一种国际风行的说法:“天堂就是—— 美国的薪、中国的菜、英国的房,还有日本的妻。”确实,日本女子的魅力,举世闻名。她们樱花般的艳丽、温顺、妩媚、典雅,蝴蝶夫人式的情意缠绵、生死相从,已经有许多艺术作品描绘过。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有人坦言:“日本女子的温顺多礼,言过其实。各国男人往往以为‘娶妻当娶日本女’。其实在日本,女子温顺多礼的背后,隐藏着男人说不出的无奈!”20世纪以来,中国的许多文化名人,不仅曾在文字上表达对于日本女子的观感,而且在实际生活里,拥有日本爱人。中国文化人心目中的日本女子多情才子徐志摩以《沙扬娜拉》一诗,将日本女子的温情柔美,歌成极品——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沙扬娜拉!另一位风流人物郁达夫的见识就丰富多了,他在《雪夜》里写道:“日本的女子,一例地是柔和可爱的;她们历代所受的,自开国到如今,都是顺从男子的教育。并且因为向来人口不繁,衣饰起居简陋的结果,一般女子对于守身的观念,也没有像我们中国那么固执。又加以缠足深居等习惯毫无,操劳工作,出入巷里,行动和男子无差;所以身体大抵总长得肥硕完美,决没有临风柳弱,瘦似黄花等的病貌。更兼岛上火山矿泉独多,水分富含异质,因而关东西靠山一带的女人,皮色滑腻通明,细白得像磁体,至如东北内地雪国里的娇娘,就是日本也有雪美人的名称,她们的肥白柔美,更可以不必说了。所以谙熟了日本的言语风习,谋得了自己独立的经济来源,揖别了血族相连的亲戚弟兄,独自一人在东京定住以后,于旅舍寒灯的底下,或街头漫步的时候,恼乱我的心灵的,是男女两性间的种种牵引,以及国际地位落后的悲哀。”郁达夫的处女作也是成名作《沉沦》的主题,则是他对于日本女子的爱憎交织的复杂情绪:“弱国民族所受的侮辱与欺凌,感觉得最深切而亦最难忍受的地方,是在男女两性,正中了爱神毒箭的刹那。”在郁达夫的小说里,日本女子若非“可望不可及”的良家尤物,就是玩弄中国学子感情的荡妇;带来的只有焦虑和折磨。而郁达夫作品中的日本男人,几乎都是中国学子的情敌,时时出来作梗夺他所爱,给他造成伤害,甚至是致命的打击。主人公对他们充满警戒和敌意,同时又陷入自卑感。郁达夫除了曾在日本嫖歌舞伎以外,从未享受过异国爱人的艳福。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例子中国名人娶日本妻的有名例子很多,举不胜举。本文讲述: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郭沫若娶佐藤富子(郭安娜);陶晶孙娶佐藤操(陶弥丽);辜鸿铭娶吉田贞;康有为娶市冈鹤子。蒋百里娶日本妻子左梅(佐藤氏)军事学家、前陆军大学代理校长蒋方震(百里)的爱妻左梅(佐藤氏)原是日本驻华公使馆的看护长,也是日本女子。在奉派看护蒋百里时,两人相互由敬慕生爱而结合。他们的女儿、钢琴家蒋英(中日混血儿)留学德国,后来成了钱学森的妻子;所以人们开玩笑说:钱学森是半个日本女婿呢。“名将之花”蒋百里,被誉为中国最有才的军事学家,抗战期间因劳累过度在睡梦中猝死。当时“倒戈将军”冯玉祥便在香港报纸上发表文章,想当然无端(武断)地一口咬定,说蒋百里是被日本妻子左梅打毒针毒死的!女儿蒋华知道这个消息,立即打电报坚决否认,澄清其事(但1980年再版的冯玉祥著《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中,仍未改此说)。日本女子左梅追随丈夫终生,跟从他抗日,早就自行断绝了与日本娘家亲人的一切来往,也不教孩子们说日本话。蒋百里死后,她忍受著因是日本女子而遭人白眼的炎凉世态,一直留在中国为蒋家守寡,直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在北京去世。溥杰娶日本郡主嵯峨浩  嫁给前清皇弟溥杰的日本郡主嵯峨浩,是才貌双全的贵族。在溥杰出狱后也仍回到婆家团聚,并最后死在中国。她回娘家日本的时期,坚决要求大女儿跟中国男子恋爱、嫁一个中国丈夫:“你父亲是中国人!你是中国人的女儿!应该按照中国人的礼节,遵父命嫁给中国人!”结果竟造成大女儿和日本男友双双殉情。当时周恩来得知后,还过问此事。一对连襟:周作人与周建人中立者周作人,左一羽太信子,右一其弟羽太重九周作人跟羽太信子的异国婚姻一代文豪郭沫若的异国情缘,成为他心里永远的痛。

1892年,郭沫若出生在四川乐山沙湾镇。1914年7月,他22岁时考取官费留学日本,进入日本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预科毕业后转入了冈山第六高等学校,攻读医学。安娜原名佐藤富子,1895年出生在日本仙台,父亲佐藤右卫门是基督教牧师。安娜21岁那年,母亲佐藤初没跟女儿商量便给她订了亲,安娜离家出走,来到了位于京桥区的东京圣路加病院,做了一名护士。在这所教会医院里相识后,浪漫才子郭沫若与佐藤富子相爱、同居。这段中日联姻的故事,耳熟能详。

立一所现代化医院,名为“厚生医院”。陶晶孙多才多艺。他终生研究医学,是中国现代预防医学与寄生虫研究的先驱;他在小说、音乐、美术等方面都有一定造诣;而且精通日文和德文,翻译过一些文学作品。陶晶孙也参加过创造社,他的小说集《音乐会小曲》出版于1927年。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爱文艺、音乐;她与陶晶孙相识的时候,在仙台一所女子学校当英语教师。她跟陶晶孙的浪漫交游,由钢琴开始。说来话长,(本文篇幅所馅)容当另叙。郭沫若娶的姐姐佐藤富子,改称中国姓名为郭安娜;陶晶孙娶的妹妹佐藤操,改称中国姓名为陶弥丽。无论命运如何坎坷多难,她们一直成为家庭的支柱,忠于中国丈夫,从一而终;并把中日联姻的结晶——混血儿子女全都抚养成人,受毕高等教育。姐妹俩都是典型的日本式贤妻良母,可敬可佩。辜鸿铭、康有为的日本情缘辜鸿铭认为:日本女子,即使是贫苦的下层女子身上,也有某种名贵的气质,她们柔弱、温顺、纯洁、敏感、真诚、高雅、甜蜜、勇敢、女人味十足;这种气质,本为古代(特别是汉唐)中国女子所有;可惜宋代以后,由于儒学(理学)变得越来越庸俗,越来越小气,逐渐阉杀了这种可贵的气质!因此,若想找回能够体现中华文明的理想女子,只有到日本去寻求了。辜鸿铭对日本女子的赞扬并非纸上谈兵,而有实践体验:他娶日本女子吉田贞为小妾,甚至到了没有她调理就不能入睡的程度。参见《闲话辜鸿铭—— 一个文化怪人的心灵世界》2001年版。康有为晚年娶了日本少女市冈鹤子为小妾。1911年6月7日,康有为应梁启超之邀,从新加坡移居日本,次年春,搬至须磨“奋豫园”,适逢妻子何旃理怀孕,儿女又年幼,便雇了16岁的神户少女市冈鹤子作女佣。1913年康有为回国不久,市冈鹤子也来到了上海。在辛家花园的游存庐,鹤子正式成了康有为的第四妾。1925初,28岁的鹤子怀了身孕,这年康有为68岁。秋,鹤子回日本生下一女,取名凌子。有人传言康凌子并非康有为的骨肉。最终甚至到就鹤子老年时,但求一死以表清白。其坚贞壮烈如此!不下于蝴蝶夫人……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我帮钱三强跟痞子流氓打架谁在中国首先提倡“节制生育”?文化名人的个性从人格心理学看郁达夫的神经质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而陶晶孙作为郭沫若的连襟兄弟,他的异国情缘,则鲜为人知。

陶晶孙在日本帝国大学跟郭沫若一起学医,而且娶了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

   陶晶孙原籍是无锡北塘人,生于1897年,不到10岁就随留学日本的父亲去了日本。28岁毕业后担任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教授助理,后来回国做了上海东南医学院教授。1930年父亲要他回故乡开设医院行医;谨遵父命,陶晶孙在故乡创立一所现代化医院,名为“厚生医院”。

,被认为是不祥又不幸的结合。羽太信子原是周作人留学日本时,在东京寄宿舍的“下女”也就是服务员,属于下层家庭出身。信子又矮又胖,相貌一般(如图)。1909年信子与周作人在日本成婚。那时的周氏兄弟还是贫穷的“支那(清国)留学生”。而羽太家人口多——有祖母、父母、一弟二妹。1912年5月16日,羽太信子在中国分娩,得一子。其弟羽太重九携妹羽太芳子来绍兴,照顾产妇(鲁迅7月10日还写信给日本羽太家,并寄十圆银大洋当路费)。1919年周氏兄弟接来老母全家,在北京市八道弯大宅院三代团聚以后,老母鲁氏不管家了,大媳妇朱安也没有能力管家,于是二媳妇羽太信子一手掌持财务。由此以往,矛盾丛生,1923年鲁迅被迫迁出八道弯大宅院。鲁迅与弟媳羽太信子的关系,究竟如何?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至今,仍然是个谜!谁也无法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與论倾向是:羽太信子“不是个好女人,好虚荣、花钱大手大脚”。鲁迅与周作人每月600块大洋,交给这个內当家的,挥霍无度,还得让鲁迅不断向好友借钱。最后,因鲁迅不能满足其花销,以至于兄弟失和,闹出了“偷看洗澡事件”、“调戏弟媳事件”、“窗下偷听房事”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家丑。日本女子素以勤劳忍隐著称。羽太家并不富裕,这样家境长大的女子,一般来说不该是贵族小姐型的。当然周作人碰上日本悍妇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另一方面,鲁迅母亲却说:这个日本媳妇(信子)勤劳好学,有上进心。她对鲁迅母亲的照顾也相当孝敬,比如,鲁迅母亲患肾炎,需要吃西瓜;为了让婆婆在冬天也能吃到西瓜,信子就想出了煎熬西瓜膏冬天保存的办法。这让老人家非常满意。信子对丈夫周作人和孩子们的照顾也很周到。另外,徐淦《忘年交琐记》长文中专有一节记羽太信子后期的表现,说:“上街采办,下厨做饭,扫地抹桌,洗洗刷刷,全由羽太信子里里外外操劳不停。她完全是日本型的贤妻良母,鞠躬如也,低声碎步,温良恭俭让,又极象绍兴的老式妇女。使我一点也看不出从前知堂(周作人)当教授、做伪官领高薪时她会变成阔太太,如今过苦日子才变成这样勤劳、朴素。”又,信子生前,每餐必先在三个牌位(母亲鲁老太太、周作人女儿若子、周建人儿子丰三的牌位)前供上饭食,然后才让全家人用膳。1961年羽太信子病笃说胡话时,讲的居然是绍兴话(而不是母语日本话),这使周作人大为感动。据徐淦记述,羽太信子是“说不上几句像样的绍兴话”的。但是有一件事情鲜为人知,就是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居然又成为周建人之发妻。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兄弟又成了连襟,这种事情,在中日联姻的历史上,实在少有。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又是怎样一个人呢?据鲁迅母亲说,老三周建人之妻芳子,长年和信子在一起,受信子影响很大,比如,贪享受、爱虚荣、怕艰苦,对周建人不够体贴,不太近人情,等等。总之没有什么好话。其他记载就阙如了。后话:作为鲁迅之子,周海婴对北京八道湾周氏故居本来很有感情,1949年他曾经与朋友来到八道湾附近,被告知房子近在咫尺,他就非常高兴地走去看。当时周作人还在监禁中,家中只有羽太信子。但是,第一次见到周海婴的羽太信子,竟对晚辈破口大骂,使周海婴顿时厌烦,从此再未登门。又一对连襟:郭沫若与陶晶孙郭沫若、郭安娜及其子女们一代文豪郭沫若的异国情缘,成为他心里永远的痛。1892年,郭沫若出生在四川乐山沙湾镇。1914年7月,他22岁时考取官费留学日本,进入日本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预科毕业后转入了冈山第六高等学校,攻读医学。安娜原名佐藤富子,1895年出生在日本仙台,父亲佐藤右卫门是基督教牧师。安娜21岁那年,母亲佐藤初没跟女儿商量便给她订了亲,安娜离家出走,来到了位于京桥区的东京圣路加病院,做了一名护士。在这所教会医院里相识后,浪漫才子郭沫若与佐藤富子相爱、同居。这段中日联姻的故事,耳熟能详。而陶晶孙作为郭沫若的连襟兄弟,他的异国情缘,则鲜为人知。陶晶孙在日本帝国大学跟郭沫若一起学医,而且娶了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陶晶孙原籍是无锡北塘人,生于1897年,不到10岁就随留学日本的父亲去了日本。28岁毕业后担任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教授助理,后来回国做了上海东南医学院教授。1930年父亲要他回故乡开设医院行医;谨遵父命,陶晶孙在故乡创

陶晶孙多才多艺。他终生研究医学,是中国现代预防医学与寄生虫研究的先驱;他在小说、音乐、美术等方面都有一定造诣;而且精通日文和德文,翻译过一些文学作品。陶晶孙也参加过创造社,他的小说集《音乐会小曲》出版于1927年。

,被认为是不祥又不幸的结合。羽太信子原是周作人留学日本时,在东京寄宿舍的“下女”也就是服务员,属于下层家庭出身。信子又矮又胖,相貌一般(如图)。1909年信子与周作人在日本成婚。那时的周氏兄弟还是贫穷的“支那(清国)留学生”。而羽太家人口多——有祖母、父母、一弟二妹。1912年5月16日,羽太信子在中国分娩,得一子。其弟羽太重九携妹羽太芳子来绍兴,照顾产妇(鲁迅7月10日还写信给日本羽太家,并寄十圆银大洋当路费)。1919年周氏兄弟接来老母全家,在北京市八道弯大宅院三代团聚以后,老母鲁氏不管家了,大媳妇朱安也没有能力管家,于是二媳妇羽太信子一手掌持财务。由此以往,矛盾丛生,1923年鲁迅被迫迁出八道弯大宅院。鲁迅与弟媳羽太信子的关系,究竟如何?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至今,仍然是个谜!谁也无法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與论倾向是:羽太信子“不是个好女人,好虚荣、花钱大手大脚”。鲁迅与周作人每月600块大洋,交给这个內当家的,挥霍无度,还得让鲁迅不断向好友借钱。最后,因鲁迅不能满足其花销,以至于兄弟失和,闹出了“偷看洗澡事件”、“调戏弟媳事件”、“窗下偷听房事”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家丑。日本女子素以勤劳忍隐著称。羽太家并不富裕,这样家境长大的女子,一般来说不该是贵族小姐型的。当然周作人碰上日本悍妇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另一方面,鲁迅母亲却说:这个日本媳妇(信子)勤劳好学,有上进心。她对鲁迅母亲的照顾也相当孝敬,比如,鲁迅母亲患肾炎,需要吃西瓜;为了让婆婆在冬天也能吃到西瓜,信子就想出了煎熬西瓜膏冬天保存的办法。这让老人家非常满意。信子对丈夫周作人和孩子们的照顾也很周到。另外,徐淦《忘年交琐记》长文中专有一节记羽太信子后期的表现,说:“上街采办,下厨做饭,扫地抹桌,洗洗刷刷,全由羽太信子里里外外操劳不停。她完全是日本型的贤妻良母,鞠躬如也,低声碎步,温良恭俭让,又极象绍兴的老式妇女。使我一点也看不出从前知堂(周作人)当教授、做伪官领高薪时她会变成阔太太,如今过苦日子才变成这样勤劳、朴素。”又,信子生前,每餐必先在三个牌位(母亲鲁老太太、周作人女儿若子、周建人儿子丰三的牌位)前供上饭食,然后才让全家人用膳。1961年羽太信子病笃说胡话时,讲的居然是绍兴话(而不是母语日本话),这使周作人大为感动。据徐淦记述,羽太信子是“说不上几句像样的绍兴话”的。但是有一件事情鲜为人知,就是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居然又成为周建人之发妻。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兄弟又成了连襟,这种事情,在中日联姻的历史上,实在少有。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又是怎样一个人呢?据鲁迅母亲说,老三周建人之妻芳子,长年和信子在一起,受信子影响很大,比如,贪享受、爱虚荣、怕艰苦,对周建人不够体贴,不太近人情,等等。总之没有什么好话。其他记载就阙如了。后话:作为鲁迅之子,周海婴对北京八道湾周氏故居本来很有感情,1949年他曾经与朋友来到八道湾附近,被告知房子近在咫尺,他就非常高兴地走去看。当时周作人还在监禁中,家中只有羽太信子。但是,第一次见到周海婴的羽太信子,竟对晚辈破口大骂,使周海婴顿时厌烦,从此再未登门。又一对连襟:郭沫若与陶晶孙郭沫若、郭安娜及其子女们一代文豪郭沫若的异国情缘,成为他心里永远的痛。1892年,郭沫若出生在四川乐山沙湾镇。1914年7月,他22岁时考取官费留学日本,进入日本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预科毕业后转入了冈山第六高等学校,攻读医学。安娜原名佐藤富子,1895年出生在日本仙台,父亲佐藤右卫门是基督教牧师。安娜21岁那年,母亲佐藤初没跟女儿商量便给她订了亲,安娜离家出走,来到了位于京桥区的东京圣路加病院,做了一名护士。在这所教会医院里相识后,浪漫才子郭沫若与佐藤富子相爱、同居。这段中日联姻的故事,耳熟能详。而陶晶孙作为郭沫若的连襟兄弟,他的异国情缘,则鲜为人知。陶晶孙在日本帝国大学跟郭沫若一起学医,而且娶了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陶晶孙原籍是无锡北塘人,生于1897年,不到10岁就随留学日本的父亲去了日本。28岁毕业后担任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教授助理,后来回国做了上海东南医学院教授。1930年父亲要他回故乡开设医院行医;谨遵父命,陶晶孙在故乡创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爱文艺、音乐;她与陶晶孙相识的时候,在仙台一所女子学校当英语教师。她跟陶晶孙的浪漫交游,由钢琴开始。说来话长,(本文篇幅所馅)容当另叙。

郭沫若娶的姐姐佐藤富子,改称中国姓名为郭安娜;陶晶孙娶的妹妹佐藤操,改称中国姓名为陶弥丽。无论命运如何坎坷多难,她们一直成为家庭的支柱,忠于中国丈夫,从一而终;并把中日联姻的结晶——混血儿子女全都抚养成人,受毕高等教育。姐妹俩都是典型的日本式贤妻良母,可敬可佩。

 

辜鸿铭、康有为的日本情缘

,被认为是不祥又不幸的结合。羽太信子原是周作人留学日本时,在东京寄宿舍的“下女”也就是服务员,属于下层家庭出身。信子又矮又胖,相貌一般(如图)。1909年信子与周作人在日本成婚。那时的周氏兄弟还是贫穷的“支那(清国)留学生”。而羽太家人口多——有祖母、父母、一弟二妹。1912年5月16日,羽太信子在中国分娩,得一子。其弟羽太重九携妹羽太芳子来绍兴,照顾产妇(鲁迅7月10日还写信给日本羽太家,并寄十圆银大洋当路费)。1919年周氏兄弟接来老母全家,在北京市八道弯大宅院三代团聚以后,老母鲁氏不管家了,大媳妇朱安也没有能力管家,于是二媳妇羽太信子一手掌持财务。由此以往,矛盾丛生,1923年鲁迅被迫迁出八道弯大宅院。鲁迅与弟媳羽太信子的关系,究竟如何?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至今,仍然是个谜!谁也无法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與论倾向是:羽太信子“不是个好女人,好虚荣、花钱大手大脚”。鲁迅与周作人每月600块大洋,交给这个內当家的,挥霍无度,还得让鲁迅不断向好友借钱。最后,因鲁迅不能满足其花销,以至于兄弟失和,闹出了“偷看洗澡事件”、“调戏弟媳事件”、“窗下偷听房事”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家丑。日本女子素以勤劳忍隐著称。羽太家并不富裕,这样家境长大的女子,一般来说不该是贵族小姐型的。当然周作人碰上日本悍妇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另一方面,鲁迅母亲却说:这个日本媳妇(信子)勤劳好学,有上进心。她对鲁迅母亲的照顾也相当孝敬,比如,鲁迅母亲患肾炎,需要吃西瓜;为了让婆婆在冬天也能吃到西瓜,信子就想出了煎熬西瓜膏冬天保存的办法。这让老人家非常满意。信子对丈夫周作人和孩子们的照顾也很周到。另外,徐淦《忘年交琐记》长文中专有一节记羽太信子后期的表现,说:“上街采办,下厨做饭,扫地抹桌,洗洗刷刷,全由羽太信子里里外外操劳不停。她完全是日本型的贤妻良母,鞠躬如也,低声碎步,温良恭俭让,又极象绍兴的老式妇女。使我一点也看不出从前知堂(周作人)当教授、做伪官领高薪时她会变成阔太太,如今过苦日子才变成这样勤劳、朴素。”又,信子生前,每餐必先在三个牌位(母亲鲁老太太、周作人女儿若子、周建人儿子丰三的牌位)前供上饭食,然后才让全家人用膳。1961年羽太信子病笃说胡话时,讲的居然是绍兴话(而不是母语日本话),这使周作人大为感动。据徐淦记述,羽太信子是“说不上几句像样的绍兴话”的。但是有一件事情鲜为人知,就是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居然又成为周建人之发妻。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兄弟又成了连襟,这种事情,在中日联姻的历史上,实在少有。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又是怎样一个人呢?据鲁迅母亲说,老三周建人之妻芳子,长年和信子在一起,受信子影响很大,比如,贪享受、爱虚荣、怕艰苦,对周建人不够体贴,不太近人情,等等。总之没有什么好话。其他记载就阙如了。后话:作为鲁迅之子,周海婴对北京八道湾周氏故居本来很有感情,1949年他曾经与朋友来到八道湾附近,被告知房子近在咫尺,他就非常高兴地走去看。当时周作人还在监禁中,家中只有羽太信子。但是,第一次见到周海婴的羽太信子,竟对晚辈破口大骂,使周海婴顿时厌烦,从此再未登门。又一对连襟:郭沫若与陶晶孙郭沫若、郭安娜及其子女们一代文豪郭沫若的异国情缘,成为他心里永远的痛。1892年,郭沫若出生在四川乐山沙湾镇。1914年7月,他22岁时考取官费留学日本,进入日本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预科毕业后转入了冈山第六高等学校,攻读医学。安娜原名佐藤富子,1895年出生在日本仙台,父亲佐藤右卫门是基督教牧师。安娜21岁那年,母亲佐藤初没跟女儿商量便给她订了亲,安娜离家出走,来到了位于京桥区的东京圣路加病院,做了一名护士。在这所教会医院里相识后,浪漫才子郭沫若与佐藤富子相爱、同居。这段中日联姻的故事,耳熟能详。而陶晶孙作为郭沫若的连襟兄弟,他的异国情缘,则鲜为人知。陶晶孙在日本帝国大学跟郭沫若一起学医,而且娶了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陶晶孙原籍是无锡北塘人,生于1897年,不到10岁就随留学日本的父亲去了日本。28岁毕业后担任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教授助理,后来回国做了上海东南医学院教授。1930年父亲要他回故乡开设医院行医;谨遵父命,陶晶孙在故乡创

 

辜鸿铭认为:日本女子,即使是贫苦的下层女子身上,也有某种名贵的气质,她们柔弱、温顺、纯洁、敏感、真诚、高雅、甜蜜、勇敢、女人味十足;这种气质,本为古代(特别是汉唐)中国女子所有;可惜宋代以后,由于儒学(理学)变得越来越庸俗,越来越小气,逐渐阉杀了这种可贵的气质!因此,若想找回能够体现中华文明的理想女子,只有到日本去寻求了。辜鸿铭对日本女子的赞扬并非纸上谈兵,而有实践体验:他娶日本女子吉田贞为小妾,甚至到了没有她调理就不能入睡的程度。参见《闲话辜鸿铭—— 一个文化怪人的心灵世界》2001年版。

 

康有为晚年娶了日本少女市冈鹤子为小妾。1911年6月7日,康有为应梁启超之邀,从新加坡移居日本,次年春,搬至须磨“奋豫园”,适逢妻子何旃理怀孕,儿女又年幼,便雇了16岁的神户少女市冈鹤子作女佣。1913年康有为回国不久,市冈鹤子也来到了上海。在辛家花园的游存庐,鹤子正式成了康有为的第四妾。1925初,28岁的鹤子怀了身孕,这年康有为68岁。秋,鹤子回日本生下一女,取名凌子。有人传言康凌子并非康有为的骨肉。最终甚至到就鹤子老年时,但求一死以表清白。其坚贞壮烈如此!不下于蝴蝶夫人……

 

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 ——

 

,被认为是不祥又不幸的结合。羽太信子原是周作人留学日本时,在东京寄宿舍的“下女”也就是服务员,属于下层家庭出身。信子又矮又胖,相貌一般(如图)。1909年信子与周作人在日本成婚。那时的周氏兄弟还是贫穷的“支那(清国)留学生”。而羽太家人口多——有祖母、父母、一弟二妹。1912年5月16日,羽太信子在中国分娩,得一子。其弟羽太重九携妹羽太芳子来绍兴,照顾产妇(鲁迅7月10日还写信给日本羽太家,并寄十圆银大洋当路费)。1919年周氏兄弟接来老母全家,在北京市八道弯大宅院三代团聚以后,老母鲁氏不管家了,大媳妇朱安也没有能力管家,于是二媳妇羽太信子一手掌持财务。由此以往,矛盾丛生,1923年鲁迅被迫迁出八道弯大宅院。鲁迅与弟媳羽太信子的关系,究竟如何?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至今,仍然是个谜!谁也无法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與论倾向是:羽太信子“不是个好女人,好虚荣、花钱大手大脚”。鲁迅与周作人每月600块大洋,交给这个內当家的,挥霍无度,还得让鲁迅不断向好友借钱。最后,因鲁迅不能满足其花销,以至于兄弟失和,闹出了“偷看洗澡事件”、“调戏弟媳事件”、“窗下偷听房事”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家丑。日本女子素以勤劳忍隐著称。羽太家并不富裕,这样家境长大的女子,一般来说不该是贵族小姐型的。当然周作人碰上日本悍妇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另一方面,鲁迅母亲却说:这个日本媳妇(信子)勤劳好学,有上进心。她对鲁迅母亲的照顾也相当孝敬,比如,鲁迅母亲患肾炎,需要吃西瓜;为了让婆婆在冬天也能吃到西瓜,信子就想出了煎熬西瓜膏冬天保存的办法。这让老人家非常满意。信子对丈夫周作人和孩子们的照顾也很周到。另外,徐淦《忘年交琐记》长文中专有一节记羽太信子后期的表现,说:“上街采办,下厨做饭,扫地抹桌,洗洗刷刷,全由羽太信子里里外外操劳不停。她完全是日本型的贤妻良母,鞠躬如也,低声碎步,温良恭俭让,又极象绍兴的老式妇女。使我一点也看不出从前知堂(周作人)当教授、做伪官领高薪时她会变成阔太太,如今过苦日子才变成这样勤劳、朴素。”又,信子生前,每餐必先在三个牌位(母亲鲁老太太、周作人女儿若子、周建人儿子丰三的牌位)前供上饭食,然后才让全家人用膳。1961年羽太信子病笃说胡话时,讲的居然是绍兴话(而不是母语日本话),这使周作人大为感动。据徐淦记述,羽太信子是“说不上几句像样的绍兴话”的。但是有一件事情鲜为人知,就是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居然又成为周建人之发妻。周氏作人、建人兄弟,先后娶了羽太家的姐妹信子和芳子,兄弟又成了连襟,这种事情,在中日联姻的历史上,实在少有。羽太信子的妹妹芳子又是怎样一个人呢?据鲁迅母亲说,老三周建人之妻芳子,长年和信子在一起,受信子影响很大,比如,贪享受、爱虚荣、怕艰苦,对周建人不够体贴,不太近人情,等等。总之没有什么好话。其他记载就阙如了。后话:作为鲁迅之子,周海婴对北京八道湾周氏故居本来很有感情,1949年他曾经与朋友来到八道湾附近,被告知房子近在咫尺,他就非常高兴地走去看。当时周作人还在监禁中,家中只有羽太信子。但是,第一次见到周海婴的羽太信子,竟对晚辈破口大骂,使周海婴顿时厌烦,从此再未登门。又一对连襟:郭沫若与陶晶孙郭沫若、郭安娜及其子女们一代文豪郭沫若的异国情缘,成为他心里永远的痛。1892年,郭沫若出生在四川乐山沙湾镇。1914年7月,他22岁时考取官费留学日本,进入日本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预科毕业后转入了冈山第六高等学校,攻读医学。安娜原名佐藤富子,1895年出生在日本仙台,父亲佐藤右卫门是基督教牧师。安娜21岁那年,母亲佐藤初没跟女儿商量便给她订了亲,安娜离家出走,来到了位于京桥区的东京圣路加病院,做了一名护士。在这所教会医院里相识后,浪漫才子郭沫若与佐藤富子相爱、同居。这段中日联姻的故事,耳熟能详。而陶晶孙作为郭沫若的连襟兄弟,他的异国情缘,则鲜为人知。陶晶孙在日本帝国大学跟郭沫若一起学医,而且娶了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陶晶孙原籍是无锡北塘人,生于1897年,不到10岁就随留学日本的父亲去了日本。28岁毕业后担任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教授助理,后来回国做了上海东南医学院教授。1930年父亲要他回故乡开设医院行医;谨遵父命,陶晶孙在故乡创我帮钱三强跟痞子流氓打架

谁在中国首先提倡“节制生育”?

立一所现代化医院,名为“厚生医院”。陶晶孙多才多艺。他终生研究医学,是中国现代预防医学与寄生虫研究的先驱;他在小说、音乐、美术等方面都有一定造诣;而且精通日文和德文,翻译过一些文学作品。陶晶孙也参加过创造社,他的小说集《音乐会小曲》出版于1927年。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爱文艺、音乐;她与陶晶孙相识的时候,在仙台一所女子学校当英语教师。她跟陶晶孙的浪漫交游,由钢琴开始。说来话长,(本文篇幅所馅)容当另叙。郭沫若娶的姐姐佐藤富子,改称中国姓名为郭安娜;陶晶孙娶的妹妹佐藤操,改称中国姓名为陶弥丽。无论命运如何坎坷多难,她们一直成为家庭的支柱,忠于中国丈夫,从一而终;并把中日联姻的结晶——混血儿子女全都抚养成人,受毕高等教育。姐妹俩都是典型的日本式贤妻良母,可敬可佩。辜鸿铭、康有为的日本情缘辜鸿铭认为:日本女子,即使是贫苦的下层女子身上,也有某种名贵的气质,她们柔弱、温顺、纯洁、敏感、真诚、高雅、甜蜜、勇敢、女人味十足;这种气质,本为古代(特别是汉唐)中国女子所有;可惜宋代以后,由于儒学(理学)变得越来越庸俗,越来越小气,逐渐阉杀了这种可贵的气质!因此,若想找回能够体现中华文明的理想女子,只有到日本去寻求了。辜鸿铭对日本女子的赞扬并非纸上谈兵,而有实践体验:他娶日本女子吉田贞为小妾,甚至到了没有她调理就不能入睡的程度。参见《闲话辜鸿铭—— 一个文化怪人的心灵世界》2001年版。康有为晚年娶了日本少女市冈鹤子为小妾。1911年6月7日,康有为应梁启超之邀,从新加坡移居日本,次年春,搬至须磨“奋豫园”,适逢妻子何旃理怀孕,儿女又年幼,便雇了16岁的神户少女市冈鹤子作女佣。1913年康有为回国不久,市冈鹤子也来到了上海。在辛家花园的游存庐,鹤子正式成了康有为的第四妾。1925初,28岁的鹤子怀了身孕,这年康有为68岁。秋,鹤子回日本生下一女,取名凌子。有人传言康凌子并非康有为的骨肉。最终甚至到就鹤子老年时,但求一死以表清白。其坚贞壮烈如此!不下于蝴蝶夫人……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我帮钱三强跟痞子流氓打架谁在中国首先提倡“节制生育”?文化名人的个性从人格心理学看郁达夫的神经质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文化名人的个性

从人格心理学看郁达夫的神经质  

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 

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 

立一所现代化医院,名为“厚生医院”。陶晶孙多才多艺。他终生研究医学,是中国现代预防医学与寄生虫研究的先驱;他在小说、音乐、美术等方面都有一定造诣;而且精通日文和德文,翻译过一些文学作品。陶晶孙也参加过创造社,他的小说集《音乐会小曲》出版于1927年。佐藤富子的妹妹佐藤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爱文艺、音乐;她与陶晶孙相识的时候,在仙台一所女子学校当英语教师。她跟陶晶孙的浪漫交游,由钢琴开始。说来话长,(本文篇幅所馅)容当另叙。郭沫若娶的姐姐佐藤富子,改称中国姓名为郭安娜;陶晶孙娶的妹妹佐藤操,改称中国姓名为陶弥丽。无论命运如何坎坷多难,她们一直成为家庭的支柱,忠于中国丈夫,从一而终;并把中日联姻的结晶——混血儿子女全都抚养成人,受毕高等教育。姐妹俩都是典型的日本式贤妻良母,可敬可佩。辜鸿铭、康有为的日本情缘辜鸿铭认为:日本女子,即使是贫苦的下层女子身上,也有某种名贵的气质,她们柔弱、温顺、纯洁、敏感、真诚、高雅、甜蜜、勇敢、女人味十足;这种气质,本为古代(特别是汉唐)中国女子所有;可惜宋代以后,由于儒学(理学)变得越来越庸俗,越来越小气,逐渐阉杀了这种可贵的气质!因此,若想找回能够体现中华文明的理想女子,只有到日本去寻求了。辜鸿铭对日本女子的赞扬并非纸上谈兵,而有实践体验:他娶日本女子吉田贞为小妾,甚至到了没有她调理就不能入睡的程度。参见《闲话辜鸿铭—— 一个文化怪人的心灵世界》2001年版。康有为晚年娶了日本少女市冈鹤子为小妾。1911年6月7日,康有为应梁启超之邀,从新加坡移居日本,次年春,搬至须磨“奋豫园”,适逢妻子何旃理怀孕,儿女又年幼,便雇了16岁的神户少女市冈鹤子作女佣。1913年康有为回国不久,市冈鹤子也来到了上海。在辛家花园的游存庐,鹤子正式成了康有为的第四妾。1925初,28岁的鹤子怀了身孕,这年康有为68岁。秋,鹤子回日本生下一女,取名凌子。有人传言康凌子并非康有为的骨肉。最终甚至到就鹤子老年时,但求一死以表清白。其坚贞壮烈如此!不下于蝴蝶夫人……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我帮钱三强跟痞子流氓打架谁在中国首先提倡“节制生育”?文化名人的个性从人格心理学看郁达夫的神经质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评论这张
 
阅读(6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