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  

2007-10-02 00:01:38|  分类: 胡适鲁迅郭沫若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际上,鲁迅写于1933年的著名的《题〈彷徨〉》诗,很明确地表白了自己的社会地位——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诗中的“戟”乃为一种长兵器,鲁迅在这里比喻他(作为文化人的“武器——笔”;而诗中的“两间”按照字面可解为“新(文苑)旧(战场)”之间,有人解为“出世、入世”两种态度之间,又解为“左与右”两派之间、“天地”之间或“天堂地狱”之间,“现实与理想”之间;等等;众说纷纭。总之,即使鲁迅自己的诗歌作品,也在实际上承认了自己(至少一度曾经)处于“第三种人”的地位:“左与右”两派之间的地位,就是“中间派”、“不左不右”、“时左时右”的第三种人;“新与旧”两类之间的地位,就是“转型期”的“不新不旧”、“或新或旧”第三种人;“天堂地狱”之间的地位,就是“真实人间”的第三种人;而“天上人和地下人”反倒是不存在的!总之,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不能由一个固定的模式套用,不能武断地一概而论。鲁迅所指文艺上的“第三种人”虽说是“总有些偏向的,而一遇切要的事故,它便会分明的显现。”然而,有时(在某问题上)偏向“左”,有时(在另一些问题上)却偏向“右”,有时无所谓偏向;因事因时间地点而异,并不绝对一定。不能一刀切,一味打击。何况鲁迅本人也曾被当作“同路人”而遭受过“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呐!……主观片面的“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如再缺乏反省,容易导致过火的“唯斗哲学”;导致不宽容、不承认“和谐、和而不同”的多种方式方法,不承认多元选择、多元存在。由此更可能走向粗暴专横的极端,难免伤害许多不应伤害的朋友。这样沉重的历史教训,不仅在鲁迅一人身上有时有所体现;而是“无情斗争”的时代产物。鲁迅其实本质还是宽厚、能够体谅别人的。他看不惯周扬那样“鸣鞭的工头”。而那种“鸣鞭的工头”具有的极端二分的思维模式,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公然鼓吹
 “七斗八斗、一斗就灵”,造成全民疯狂、全国武斗、全面“造反”和专制独裁的惨痛体现。而实际上,在“文革”中间被运动起来的群众之中,并不是简单地分为“造反派”和“保皇派”两大对立斗争的派别,而是从一开始就出现了并不参与“斗争”的第三派——所谓“逍遥派”也就是“第三种人”!发展到文革中后期、第三种人——超脱“斗争”之外的第三派(逍遥派)反而成为群众中的大多数、沉默的大多数!进一步说,如今社会上所谓“中间阶层、中产阶级”不正是经济上不贫不富、政治上非左非右的“第三种人”吗?    [附注] 恩格斯在《辩证法的基本规律》一文中指出:     “辩证法不知道什么无条件的普遍有效的‘非此即彼’,除了‘非此即彼’又在适当的地方承认‘亦此亦彼’,并且把对立的东西调和起来……辩证法是更高级的思维方法。”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 ——陈独秀为什么乐于进监狱?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文化名人的个性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

                     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其实俗话说:“圣贤也有三分过,”“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例如鲁迅,在著述里面也难免有错。

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其实俗话说:“圣贤也有三分过,”“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例如鲁迅,在著述里面也难免有错。鲁迅曾经在文章推理中,犯过一种逻辑错误,就是“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由此不顾现实,坚持“甲乙对立之外”的“第三种”力量“不能存在”。更由此扩大化打击“第三种人”。鲁迅在《又论“第三种人”》(南腔北调集)一文中写道,“所谓‘第三种人’,原意只是说:站在甲乙对立或相斗之外的人。但在实际上,是不能有的。”他为阐明这种“非此即彼”的判断,竟举例说:“人体有胖和瘦,……事实上却并没有(不胖不瘦的第三种人),一加比较,非近于胖,就近于瘦。”鲁迅在这里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逻辑错误。就是关于“成对概念”的分类错误。本来,成对(成双)的概念,可分为两大类。一类为绝对(实质无须比较的)概念——如人之分为男女,“非男即女”、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男亦女”、“不男不女”的中间状态(所谓阴阳人实在为极其罕见的特例);活体之分为生死、“非生即死”、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生亦死”的中间状态(极个别特例除外)等等。另一类为相对(由两者比较而得)的概念——这类成对概念实际上很多,如高矮、胖瘦、左右、前后、长短……,是必须由双方相互比较才产生出来的,人的身材并不一定“非胖即瘦”,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胖”和“非常瘦”,大多数则是处于“不胖不瘦”的中间状态,或者跟胖子相比算瘦、跟瘦子相比算胖的“亦胖亦瘦”;例如“阿拉木汗”的身材长得“不胖也不瘦”,恰到好处,很漂亮;人的体型并不一定“非高即矮”,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高”和“非常矮”,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高不矮”;人的品质并不一定“非好即坏”,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好不坏、亦好亦坏”的芸芸众生;又如——光线的明暗:不明不暗、亦明亦暗;(所谓灰色)人群的敌友:非敌非友、亦敌亦友;客观存在中间状态。……实鲁迅曾经在文章推理中,犯过一种逻辑错误,就是“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由此不顾现实,坚持“甲乙对立之外”的“第三种”力量“不能存在”。更由此扩大化打击“第三种人”。

“七斗八斗、一斗就灵”,造成全民疯狂、全国武斗、全面“造反”和专制独裁的惨痛体现。而实际上,在“文革”中间被运动起来的群众之中,并不是简单地分为“造反派”和“保皇派”两大对立斗争的派别,而是从一开始就出现了并不参与“斗争”的第三派——所谓“逍遥派”也就是“第三种人”!发展到文革中后期、第三种人——超脱“斗争”之外的第三派(逍遥派)反而成为群众中的大多数、沉默的大多数!进一步说,如今社会上所谓“中间阶层、中产阶级”不正是经济上不贫不富、政治上非左非右的“第三种人”吗?    [附注] 恩格斯在《辩证法的基本规律》一文中指出:     “辩证法不知道什么无条件的普遍有效的‘非此即彼’,除了‘非此即彼’又在适当的地方承认‘亦此亦彼’,并且把对立的东西调和起来……辩证法是更高级的思维方法。”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 ——陈独秀为什么乐于进监狱?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文化名人的个性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鲁迅在《又论“第三种人”》(南腔北调集)一文中写道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其实俗话说:“圣贤也有三分过,”“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例如鲁迅,在著述里面也难免有错。鲁迅曾经在文章推理中,犯过一种逻辑错误,就是“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由此不顾现实,坚持“甲乙对立之外”的“第三种”力量“不能存在”。更由此扩大化打击“第三种人”。鲁迅在《又论“第三种人”》(南腔北调集)一文中写道,“所谓‘第三种人’,原意只是说:站在甲乙对立或相斗之外的人。但在实际上,是不能有的。”他为阐明这种“非此即彼”的判断,竟举例说:“人体有胖和瘦,……事实上却并没有(不胖不瘦的第三种人),一加比较,非近于胖,就近于瘦。”鲁迅在这里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逻辑错误。就是关于“成对概念”的分类错误。本来,成对(成双)的概念,可分为两大类。一类为绝对(实质无须比较的)概念——如人之分为男女,“非男即女”、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男亦女”、“不男不女”的中间状态(所谓阴阳人实在为极其罕见的特例);活体之分为生死、“非生即死”、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生亦死”的中间状态(极个别特例除外)等等。另一类为相对(由两者比较而得)的概念——这类成对概念实际上很多,如高矮、胖瘦、左右、前后、长短……,是必须由双方相互比较才产生出来的,人的身材并不一定“非胖即瘦”,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胖”和“非常瘦”,大多数则是处于“不胖不瘦”的中间状态,或者跟胖子相比算瘦、跟瘦子相比算胖的“亦胖亦瘦”;例如“阿拉木汗”的身材长得“不胖也不瘦”,恰到好处,很漂亮;人的体型并不一定“非高即矮”,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高”和“非常矮”,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高不矮”;人的品质并不一定“非好即坏”,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好不坏、亦好亦坏”的芸芸众生;又如——光线的明暗:不明不暗、亦明亦暗;(所谓灰色)人群的敌友:非敌非友、亦敌亦友;客观存在中间状态。……实,“所谓‘第三种人’,原意只是说:站在甲乙对立或相斗之外的人。但在实际上,是不能有的。”

他为阐明这种“非此即彼”的判断,竟举例说:“人体有胖和瘦,……事实上却并没有(不胖不瘦的第三种人),一加比较,非近于胖,就近于瘦。”

 

鲁迅在这里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逻辑错误。就是关于“成对概念”的分类错误。

本来,成对(成双)的概念,可分为两大类。

一类为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其实俗话说:“圣贤也有三分过,”“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例如鲁迅,在著述里面也难免有错。鲁迅曾经在文章推理中,犯过一种逻辑错误,就是“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由此不顾现实,坚持“甲乙对立之外”的“第三种”力量“不能存在”。更由此扩大化打击“第三种人”。鲁迅在《又论“第三种人”》(南腔北调集)一文中写道,“所谓‘第三种人’,原意只是说:站在甲乙对立或相斗之外的人。但在实际上,是不能有的。”他为阐明这种“非此即彼”的判断,竟举例说:“人体有胖和瘦,……事实上却并没有(不胖不瘦的第三种人),一加比较,非近于胖,就近于瘦。”鲁迅在这里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逻辑错误。就是关于“成对概念”的分类错误。本来,成对(成双)的概念,可分为两大类。一类为绝对(实质无须比较的)概念——如人之分为男女,“非男即女”、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男亦女”、“不男不女”的中间状态(所谓阴阳人实在为极其罕见的特例);活体之分为生死、“非生即死”、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生亦死”的中间状态(极个别特例除外)等等。另一类为相对(由两者比较而得)的概念——这类成对概念实际上很多,如高矮、胖瘦、左右、前后、长短……,是必须由双方相互比较才产生出来的,人的身材并不一定“非胖即瘦”,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胖”和“非常瘦”,大多数则是处于“不胖不瘦”的中间状态,或者跟胖子相比算瘦、跟瘦子相比算胖的“亦胖亦瘦”;例如“阿拉木汗”的身材长得“不胖也不瘦”,恰到好处,很漂亮;人的体型并不一定“非高即矮”,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高”和“非常矮”,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高不矮”;人的品质并不一定“非好即坏”,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好不坏、亦好亦坏”的芸芸众生;又如——光线的明暗:不明不暗、亦明亦暗;(所谓灰色)人群的敌友:非敌非友、亦敌亦友;客观存在中间状态。……实绝对(实质无须比较的)概念——如人之分为男女,“非男即女”、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男亦女”、“不男不女”的中间状态(所谓阴阳人实在为极其罕见的特例);活体之分为生死、“非生即死”、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生亦死”的中间状态(极个别特例除外)等等。

际上,鲁迅写于1933年的著名的《题〈彷徨〉》诗,很明确地表白了自己的社会地位——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诗中的“戟”乃为一种长兵器,鲁迅在这里比喻他(作为文化人的“武器——笔”;而诗中的“两间”按照字面可解为“新(文苑)旧(战场)”之间,有人解为“出世、入世”两种态度之间,又解为“左与右”两派之间、“天地”之间或“天堂地狱”之间,“现实与理想”之间;等等;众说纷纭。总之,即使鲁迅自己的诗歌作品,也在实际上承认了自己(至少一度曾经)处于“第三种人”的地位:“左与右”两派之间的地位,就是“中间派”、“不左不右”、“时左时右”的第三种人;“新与旧”两类之间的地位,就是“转型期”的“不新不旧”、“或新或旧”第三种人;“天堂地狱”之间的地位,就是“真实人间”的第三种人;而“天上人和地下人”反倒是不存在的!总之,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不能由一个固定的模式套用,不能武断地一概而论。鲁迅所指文艺上的“第三种人”虽说是“总有些偏向的,而一遇切要的事故,它便会分明的显现。”然而,有时(在某问题上)偏向“左”,有时(在另一些问题上)却偏向“右”,有时无所谓偏向;因事因时间地点而异,并不绝对一定。不能一刀切,一味打击。何况鲁迅本人也曾被当作“同路人”而遭受过“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呐!……主观片面的“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如再缺乏反省,容易导致过火的“唯斗哲学”;导致不宽容、不承认“和谐、和而不同”的多种方式方法,不承认多元选择、多元存在。由此更可能走向粗暴专横的极端,难免伤害许多不应伤害的朋友。这样沉重的历史教训,不仅在鲁迅一人身上有时有所体现;而是“无情斗争”的时代产物。鲁迅其实本质还是宽厚、能够体谅别人的。他看不惯周扬那样“鸣鞭的工头”。而那种“鸣鞭的工头”具有的极端二分的思维模式,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公然鼓吹另一类为相对(由两者比较而得)的概念——这类成对概念实际上很多,如高矮、胖瘦、左右、前后、长短……,是必须由双方相互比较才产生出来的,

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其实俗话说:“圣贤也有三分过,”“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例如鲁迅,在著述里面也难免有错。鲁迅曾经在文章推理中,犯过一种逻辑错误,就是“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由此不顾现实,坚持“甲乙对立之外”的“第三种”力量“不能存在”。更由此扩大化打击“第三种人”。鲁迅在《又论“第三种人”》(南腔北调集)一文中写道,“所谓‘第三种人’,原意只是说:站在甲乙对立或相斗之外的人。但在实际上,是不能有的。”他为阐明这种“非此即彼”的判断,竟举例说:“人体有胖和瘦,……事实上却并没有(不胖不瘦的第三种人),一加比较,非近于胖,就近于瘦。”鲁迅在这里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逻辑错误。就是关于“成对概念”的分类错误。本来,成对(成双)的概念,可分为两大类。一类为绝对(实质无须比较的)概念——如人之分为男女,“非男即女”、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男亦女”、“不男不女”的中间状态(所谓阴阳人实在为极其罕见的特例);活体之分为生死、“非生即死”、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生亦死”的中间状态(极个别特例除外)等等。另一类为相对(由两者比较而得)的概念——这类成对概念实际上很多,如高矮、胖瘦、左右、前后、长短……,是必须由双方相互比较才产生出来的,人的身材并不一定“非胖即瘦”,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胖”和“非常瘦”,大多数则是处于“不胖不瘦”的中间状态,或者跟胖子相比算瘦、跟瘦子相比算胖的“亦胖亦瘦”;例如“阿拉木汗”的身材长得“不胖也不瘦”,恰到好处,很漂亮;人的体型并不一定“非高即矮”,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高”和“非常矮”,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高不矮”;人的品质并不一定“非好即坏”,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好不坏、亦好亦坏”的芸芸众生;又如——光线的明暗:不明不暗、亦明亦暗;(所谓灰色)人群的敌友:非敌非友、亦敌亦友;客观存在中间状态。……实

    人的身材并不一定“非胖即瘦”,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胖”和“非常瘦”,大多数则是处于“不胖不瘦”的中间状态,或者跟胖子相比算瘦、跟瘦子相比算胖的“亦胖亦瘦”;例如“阿拉木汗”的身材长得“不胖也不瘦”,恰到好处,很漂亮;

   人的体型并不一定“非高即矮”,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高”和“非常矮”,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高不矮”;

   人的品质并不一定“非好即坏”,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好不坏、亦好亦坏”的芸芸众生;

 

     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七斗八斗、一斗就灵”,造成全民疯狂、全国武斗、全面“造反”和专制独裁的惨痛体现。而实际上,在“文革”中间被运动起来的群众之中,并不是简单地分为“造反派”和“保皇派”两大对立斗争的派别,而是从一开始就出现了并不参与“斗争”的第三派——所谓“逍遥派”也就是“第三种人”!发展到文革中后期、第三种人——超脱“斗争”之外的第三派(逍遥派)反而成为群众中的大多数、沉默的大多数!进一步说,如今社会上所谓“中间阶层、中产阶级”不正是经济上不贫不富、政治上非左非右的“第三种人”吗?    [附注] 恩格斯在《辩证法的基本规律》一文中指出:     “辩证法不知道什么无条件的普遍有效的‘非此即彼’,除了‘非此即彼’又在适当的地方承认‘亦此亦彼’,并且把对立的东西调和起来……辩证法是更高级的思维方法。”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 ——陈独秀为什么乐于进监狱?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文化名人的个性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又如——

际上,鲁迅写于1933年的著名的《题〈彷徨〉》诗,很明确地表白了自己的社会地位——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诗中的“戟”乃为一种长兵器,鲁迅在这里比喻他(作为文化人的“武器——笔”;而诗中的“两间”按照字面可解为“新(文苑)旧(战场)”之间,有人解为“出世、入世”两种态度之间,又解为“左与右”两派之间、“天地”之间或“天堂地狱”之间,“现实与理想”之间;等等;众说纷纭。总之,即使鲁迅自己的诗歌作品,也在实际上承认了自己(至少一度曾经)处于“第三种人”的地位:“左与右”两派之间的地位,就是“中间派”、“不左不右”、“时左时右”的第三种人;“新与旧”两类之间的地位,就是“转型期”的“不新不旧”、“或新或旧”第三种人;“天堂地狱”之间的地位,就是“真实人间”的第三种人;而“天上人和地下人”反倒是不存在的!总之,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不能由一个固定的模式套用,不能武断地一概而论。鲁迅所指文艺上的“第三种人”虽说是“总有些偏向的,而一遇切要的事故,它便会分明的显现。”然而,有时(在某问题上)偏向“左”,有时(在另一些问题上)却偏向“右”,有时无所谓偏向;因事因时间地点而异,并不绝对一定。不能一刀切,一味打击。何况鲁迅本人也曾被当作“同路人”而遭受过“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呐!……主观片面的“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如再缺乏反省,容易导致过火的“唯斗哲学”;导致不宽容、不承认“和谐、和而不同”的多种方式方法,不承认多元选择、多元存在。由此更可能走向粗暴专横的极端,难免伤害许多不应伤害的朋友。这样沉重的历史教训,不仅在鲁迅一人身上有时有所体现;而是“无情斗争”的时代产物。鲁迅其实本质还是宽厚、能够体谅别人的。他看不惯周扬那样“鸣鞭的工头”。而那种“鸣鞭的工头”具有的极端二分的思维模式,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公然鼓吹光线的明暗:不明不暗、亦明亦暗;(所谓灰色)

人群的敌友:非敌非友、亦敌亦友;客观存在中间状态。

际上,鲁迅写于1933年的著名的《题〈彷徨〉》诗,很明确地表白了自己的社会地位——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诗中的“戟”乃为一种长兵器,鲁迅在这里比喻他(作为文化人的“武器——笔”;而诗中的“两间”按照字面可解为“新(文苑)旧(战场)”之间,有人解为“出世、入世”两种态度之间,又解为“左与右”两派之间、“天地”之间或“天堂地狱”之间,“现实与理想”之间;等等;众说纷纭。总之,即使鲁迅自己的诗歌作品,也在实际上承认了自己(至少一度曾经)处于“第三种人”的地位:“左与右”两派之间的地位,就是“中间派”、“不左不右”、“时左时右”的第三种人;“新与旧”两类之间的地位,就是“转型期”的“不新不旧”、“或新或旧”第三种人;“天堂地狱”之间的地位,就是“真实人间”的第三种人;而“天上人和地下人”反倒是不存在的!总之,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不能由一个固定的模式套用,不能武断地一概而论。鲁迅所指文艺上的“第三种人”虽说是“总有些偏向的,而一遇切要的事故,它便会分明的显现。”然而,有时(在某问题上)偏向“左”,有时(在另一些问题上)却偏向“右”,有时无所谓偏向;因事因时间地点而异,并不绝对一定。不能一刀切,一味打击。何况鲁迅本人也曾被当作“同路人”而遭受过“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呐!……主观片面的“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如再缺乏反省,容易导致过火的“唯斗哲学”;导致不宽容、不承认“和谐、和而不同”的多种方式方法,不承认多元选择、多元存在。由此更可能走向粗暴专横的极端,难免伤害许多不应伤害的朋友。这样沉重的历史教训,不仅在鲁迅一人身上有时有所体现;而是“无情斗争”的时代产物。鲁迅其实本质还是宽厚、能够体谅别人的。他看不惯周扬那样“鸣鞭的工头”。而那种“鸣鞭的工头”具有的极端二分的思维模式,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公然鼓吹

……

实际上,鲁迅写于1933年的著名的《题〈彷徨〉》诗,很明确地表白了自己的社会地位——

 

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

“七斗八斗、一斗就灵”,造成全民疯狂、全国武斗、全面“造反”和专制独裁的惨痛体现。而实际上,在“文革”中间被运动起来的群众之中,并不是简单地分为“造反派”和“保皇派”两大对立斗争的派别,而是从一开始就出现了并不参与“斗争”的第三派——所谓“逍遥派”也就是“第三种人”!发展到文革中后期、第三种人——超脱“斗争”之外的第三派(逍遥派)反而成为群众中的大多数、沉默的大多数!进一步说,如今社会上所谓“中间阶层、中产阶级”不正是经济上不贫不富、政治上非左非右的“第三种人”吗?    [附注] 恩格斯在《辩证法的基本规律》一文中指出:     “辩证法不知道什么无条件的普遍有效的‘非此即彼’,除了‘非此即彼’又在适当的地方承认‘亦此亦彼’,并且把对立的东西调和起来……辩证法是更高级的思维方法。”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 ——陈独秀为什么乐于进监狱?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文化名人的个性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

 

诗中的“戟”乃为一种长兵器,鲁迅在这里比喻他(作为文化人的“武器——笔”;

而诗中的“两间”按照字面可解为“新(文苑)旧(战场)”之间,有人解为“出世、入世”两种态度之间,又解为“左与右”两派之间、“天地”之间或“天堂地狱”之间,“现实与理想”之间;等等;众说纷纭。

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其实俗话说:“圣贤也有三分过,”“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例如鲁迅,在著述里面也难免有错。鲁迅曾经在文章推理中,犯过一种逻辑错误,就是“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由此不顾现实,坚持“甲乙对立之外”的“第三种”力量“不能存在”。更由此扩大化打击“第三种人”。鲁迅在《又论“第三种人”》(南腔北调集)一文中写道,“所谓‘第三种人’,原意只是说:站在甲乙对立或相斗之外的人。但在实际上,是不能有的。”他为阐明这种“非此即彼”的判断,竟举例说:“人体有胖和瘦,……事实上却并没有(不胖不瘦的第三种人),一加比较,非近于胖,就近于瘦。”鲁迅在这里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逻辑错误。就是关于“成对概念”的分类错误。本来,成对(成双)的概念,可分为两大类。一类为绝对(实质无须比较的)概念——如人之分为男女,“非男即女”、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男亦女”、“不男不女”的中间状态(所谓阴阳人实在为极其罕见的特例);活体之分为生死、“非生即死”、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生亦死”的中间状态(极个别特例除外)等等。另一类为相对(由两者比较而得)的概念——这类成对概念实际上很多,如高矮、胖瘦、左右、前后、长短……,是必须由双方相互比较才产生出来的,人的身材并不一定“非胖即瘦”,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胖”和“非常瘦”,大多数则是处于“不胖不瘦”的中间状态,或者跟胖子相比算瘦、跟瘦子相比算胖的“亦胖亦瘦”;例如“阿拉木汗”的身材长得“不胖也不瘦”,恰到好处,很漂亮;人的体型并不一定“非高即矮”,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高”和“非常矮”,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高不矮”;人的品质并不一定“非好即坏”,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好不坏、亦好亦坏”的芸芸众生;又如——光线的明暗:不明不暗、亦明亦暗;(所谓灰色)人群的敌友:非敌非友、亦敌亦友;客观存在中间状态。……实总之,即使鲁迅自己的诗歌作品,也在实际上承认了自己(至少一度曾经)处于“第三种人”的地位:

 

     “左与右”两派之间的地位,就是“中间派”、“不左不右”、“时左时右”的第三种人;

     “新与旧”两类之间的地位,就是“转型期”的“不新不旧”、“或新或旧”第三种人;

际上,鲁迅写于1933年的著名的《题〈彷徨〉》诗,很明确地表白了自己的社会地位——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诗中的“戟”乃为一种长兵器,鲁迅在这里比喻他(作为文化人的“武器——笔”;而诗中的“两间”按照字面可解为“新(文苑)旧(战场)”之间,有人解为“出世、入世”两种态度之间,又解为“左与右”两派之间、“天地”之间或“天堂地狱”之间,“现实与理想”之间;等等;众说纷纭。总之,即使鲁迅自己的诗歌作品,也在实际上承认了自己(至少一度曾经)处于“第三种人”的地位:“左与右”两派之间的地位,就是“中间派”、“不左不右”、“时左时右”的第三种人;“新与旧”两类之间的地位,就是“转型期”的“不新不旧”、“或新或旧”第三种人;“天堂地狱”之间的地位,就是“真实人间”的第三种人;而“天上人和地下人”反倒是不存在的!总之,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不能由一个固定的模式套用,不能武断地一概而论。鲁迅所指文艺上的“第三种人”虽说是“总有些偏向的,而一遇切要的事故,它便会分明的显现。”然而,有时(在某问题上)偏向“左”,有时(在另一些问题上)却偏向“右”,有时无所谓偏向;因事因时间地点而异,并不绝对一定。不能一刀切,一味打击。何况鲁迅本人也曾被当作“同路人”而遭受过“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呐!……主观片面的“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如再缺乏反省,容易导致过火的“唯斗哲学”;导致不宽容、不承认“和谐、和而不同”的多种方式方法,不承认多元选择、多元存在。由此更可能走向粗暴专横的极端,难免伤害许多不应伤害的朋友。这样沉重的历史教训,不仅在鲁迅一人身上有时有所体现;而是“无情斗争”的时代产物。鲁迅其实本质还是宽厚、能够体谅别人的。他看不惯周扬那样“鸣鞭的工头”。而那种“鸣鞭的工头”具有的极端二分的思维模式,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公然鼓吹

     “天堂地狱”之间的地位,就是“真实人间”的第三种人;而“天上人和地下人”反倒是不存在的!

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其实俗话说:“圣贤也有三分过,”“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例如鲁迅,在著述里面也难免有错。鲁迅曾经在文章推理中,犯过一种逻辑错误,就是“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由此不顾现实,坚持“甲乙对立之外”的“第三种”力量“不能存在”。更由此扩大化打击“第三种人”。鲁迅在《又论“第三种人”》(南腔北调集)一文中写道,“所谓‘第三种人’,原意只是说:站在甲乙对立或相斗之外的人。但在实际上,是不能有的。”他为阐明这种“非此即彼”的判断,竟举例说:“人体有胖和瘦,……事实上却并没有(不胖不瘦的第三种人),一加比较,非近于胖,就近于瘦。”鲁迅在这里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逻辑错误。就是关于“成对概念”的分类错误。本来,成对(成双)的概念,可分为两大类。一类为绝对(实质无须比较的)概念——如人之分为男女,“非男即女”、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男亦女”、“不男不女”的中间状态(所谓阴阳人实在为极其罕见的特例);活体之分为生死、“非生即死”、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生亦死”的中间状态(极个别特例除外)等等。另一类为相对(由两者比较而得)的概念——这类成对概念实际上很多,如高矮、胖瘦、左右、前后、长短……,是必须由双方相互比较才产生出来的,人的身材并不一定“非胖即瘦”,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胖”和“非常瘦”,大多数则是处于“不胖不瘦”的中间状态,或者跟胖子相比算瘦、跟瘦子相比算胖的“亦胖亦瘦”;例如“阿拉木汗”的身材长得“不胖也不瘦”,恰到好处,很漂亮;人的体型并不一定“非高即矮”,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高”和“非常矮”,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高不矮”;人的品质并不一定“非好即坏”,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好不坏、亦好亦坏”的芸芸众生;又如——光线的明暗:不明不暗、亦明亦暗;(所谓灰色)人群的敌友:非敌非友、亦敌亦友;客观存在中间状态。……实 

      际上,鲁迅写于1933年的著名的《题〈彷徨〉》诗,很明确地表白了自己的社会地位——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诗中的“戟”乃为一种长兵器,鲁迅在这里比喻他(作为文化人的“武器——笔”;而诗中的“两间”按照字面可解为“新(文苑)旧(战场)”之间,有人解为“出世、入世”两种态度之间,又解为“左与右”两派之间、“天地”之间或“天堂地狱”之间,“现实与理想”之间;等等;众说纷纭。总之,即使鲁迅自己的诗歌作品,也在实际上承认了自己(至少一度曾经)处于“第三种人”的地位:“左与右”两派之间的地位,就是“中间派”、“不左不右”、“时左时右”的第三种人;“新与旧”两类之间的地位,就是“转型期”的“不新不旧”、“或新或旧”第三种人;“天堂地狱”之间的地位,就是“真实人间”的第三种人;而“天上人和地下人”反倒是不存在的!总之,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不能由一个固定的模式套用,不能武断地一概而论。鲁迅所指文艺上的“第三种人”虽说是“总有些偏向的,而一遇切要的事故,它便会分明的显现。”然而,有时(在某问题上)偏向“左”,有时(在另一些问题上)却偏向“右”,有时无所谓偏向;因事因时间地点而异,并不绝对一定。不能一刀切,一味打击。何况鲁迅本人也曾被当作“同路人”而遭受过“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呐!……主观片面的“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如再缺乏反省,容易导致过火的“唯斗哲学”;导致不宽容、不承认“和谐、和而不同”的多种方式方法,不承认多元选择、多元存在。由此更可能走向粗暴专横的极端,难免伤害许多不应伤害的朋友。这样沉重的历史教训,不仅在鲁迅一人身上有时有所体现;而是“无情斗争”的时代产物。鲁迅其实本质还是宽厚、能够体谅别人的。他看不惯周扬那样“鸣鞭的工头”。而那种“鸣鞭的工头”具有的极端二分的思维模式,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公然鼓吹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总之,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不能由一个固定的模式套用,不能武断地一概而论。

鲁迅所指文艺上的际上,鲁迅写于1933年的著名的《题〈彷徨〉》诗,很明确地表白了自己的社会地位——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诗中的“戟”乃为一种长兵器,鲁迅在这里比喻他(作为文化人的“武器——笔”;而诗中的“两间”按照字面可解为“新(文苑)旧(战场)”之间,有人解为“出世、入世”两种态度之间,又解为“左与右”两派之间、“天地”之间或“天堂地狱”之间,“现实与理想”之间;等等;众说纷纭。总之,即使鲁迅自己的诗歌作品,也在实际上承认了自己(至少一度曾经)处于“第三种人”的地位:“左与右”两派之间的地位,就是“中间派”、“不左不右”、“时左时右”的第三种人;“新与旧”两类之间的地位,就是“转型期”的“不新不旧”、“或新或旧”第三种人;“天堂地狱”之间的地位,就是“真实人间”的第三种人;而“天上人和地下人”反倒是不存在的!总之,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不能由一个固定的模式套用,不能武断地一概而论。鲁迅所指文艺上的“第三种人”虽说是“总有些偏向的,而一遇切要的事故,它便会分明的显现。”然而,有时(在某问题上)偏向“左”,有时(在另一些问题上)却偏向“右”,有时无所谓偏向;因事因时间地点而异,并不绝对一定。不能一刀切,一味打击。何况鲁迅本人也曾被当作“同路人”而遭受过“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呐!……主观片面的“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如再缺乏反省,容易导致过火的“唯斗哲学”;导致不宽容、不承认“和谐、和而不同”的多种方式方法,不承认多元选择、多元存在。由此更可能走向粗暴专横的极端,难免伤害许多不应伤害的朋友。这样沉重的历史教训,不仅在鲁迅一人身上有时有所体现;而是“无情斗争”的时代产物。鲁迅其实本质还是宽厚、能够体谅别人的。他看不惯周扬那样“鸣鞭的工头”。而那种“鸣鞭的工头”具有的极端二分的思维模式,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公然鼓吹“第三种人”虽说是“总有些偏向的,而一遇切要的事故,它便会分明的显现。”然而,有时(在某问题上)偏向“左”,有时(在另一些问题上)却偏向“右”,有时无所谓偏向;因事因时间地点而异,并不绝对一定。不能一刀切,一味打击。

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其实俗话说:“圣贤也有三分过,”“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例如鲁迅,在著述里面也难免有错。鲁迅曾经在文章推理中,犯过一种逻辑错误,就是“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由此不顾现实,坚持“甲乙对立之外”的“第三种”力量“不能存在”。更由此扩大化打击“第三种人”。鲁迅在《又论“第三种人”》(南腔北调集)一文中写道,“所谓‘第三种人’,原意只是说:站在甲乙对立或相斗之外的人。但在实际上,是不能有的。”他为阐明这种“非此即彼”的判断,竟举例说:“人体有胖和瘦,……事实上却并没有(不胖不瘦的第三种人),一加比较,非近于胖,就近于瘦。”鲁迅在这里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逻辑错误。就是关于“成对概念”的分类错误。本来,成对(成双)的概念,可分为两大类。一类为绝对(实质无须比较的)概念——如人之分为男女,“非男即女”、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男亦女”、“不男不女”的中间状态(所谓阴阳人实在为极其罕见的特例);活体之分为生死、“非生即死”、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生亦死”的中间状态(极个别特例除外)等等。另一类为相对(由两者比较而得)的概念——这类成对概念实际上很多,如高矮、胖瘦、左右、前后、长短……,是必须由双方相互比较才产生出来的,人的身材并不一定“非胖即瘦”,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胖”和“非常瘦”,大多数则是处于“不胖不瘦”的中间状态,或者跟胖子相比算瘦、跟瘦子相比算胖的“亦胖亦瘦”;例如“阿拉木汗”的身材长得“不胖也不瘦”,恰到好处,很漂亮;人的体型并不一定“非高即矮”,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高”和“非常矮”,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高不矮”;人的品质并不一定“非好即坏”,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好不坏、亦好亦坏”的芸芸众生;又如——光线的明暗:不明不暗、亦明亦暗;(所谓灰色)人群的敌友:非敌非友、亦敌亦友;客观存在中间状态。……实     何况鲁迅本人也曾被当作“同路人”而遭受过“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呐!

……

         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其实俗话说:“圣贤也有三分过,”“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例如鲁迅,在著述里面也难免有错。鲁迅曾经在文章推理中,犯过一种逻辑错误,就是“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由此不顾现实,坚持“甲乙对立之外”的“第三种”力量“不能存在”。更由此扩大化打击“第三种人”。鲁迅在《又论“第三种人”》(南腔北调集)一文中写道,“所谓‘第三种人’,原意只是说:站在甲乙对立或相斗之外的人。但在实际上,是不能有的。”他为阐明这种“非此即彼”的判断,竟举例说:“人体有胖和瘦,……事实上却并没有(不胖不瘦的第三种人),一加比较,非近于胖,就近于瘦。”鲁迅在这里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逻辑错误。就是关于“成对概念”的分类错误。本来,成对(成双)的概念,可分为两大类。一类为绝对(实质无须比较的)概念——如人之分为男女,“非男即女”、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男亦女”、“不男不女”的中间状态(所谓阴阳人实在为极其罕见的特例);活体之分为生死、“非生即死”、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生亦死”的中间状态(极个别特例除外)等等。另一类为相对(由两者比较而得)的概念——这类成对概念实际上很多,如高矮、胖瘦、左右、前后、长短……,是必须由双方相互比较才产生出来的,人的身材并不一定“非胖即瘦”,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胖”和“非常瘦”,大多数则是处于“不胖不瘦”的中间状态,或者跟胖子相比算瘦、跟瘦子相比算胖的“亦胖亦瘦”;例如“阿拉木汗”的身材长得“不胖也不瘦”,恰到好处,很漂亮;人的体型并不一定“非高即矮”,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高”和“非常矮”,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高不矮”;人的品质并不一定“非好即坏”,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好不坏、亦好亦坏”的芸芸众生;又如——光线的明暗:不明不暗、亦明亦暗;(所谓灰色)人群的敌友:非敌非友、亦敌亦友;客观存在中间状态。……实

主观片面的“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如再缺乏反省,容易导致过火的“唯斗哲学”;导致不宽容、不承认“和谐、和而不同”的多种方式方法,不承认多元选择、多元存在。由此更可能走向粗暴专横的极端,难免伤害许多不应伤害的朋友。

     这样沉重的历史教训,不仅在鲁迅一人身上有时有所体现;而是“无情斗争”的时代产物。鲁迅其实本质还是宽厚、能够体谅别人的。他看不惯周扬那样“鸣鞭的工头”。

“七斗八斗、一斗就灵”,造成全民疯狂、全国武斗、全面“造反”和专制独裁的惨痛体现。而实际上,在“文革”中间被运动起来的群众之中,并不是简单地分为“造反派”和“保皇派”两大对立斗争的派别,而是从一开始就出现了并不参与“斗争”的第三派——所谓“逍遥派”也就是“第三种人”!发展到文革中后期、第三种人——超脱“斗争”之外的第三派(逍遥派)反而成为群众中的大多数、沉默的大多数!进一步说,如今社会上所谓“中间阶层、中产阶级”不正是经济上不贫不富、政治上非左非右的“第三种人”吗?    [附注] 恩格斯在《辩证法的基本规律》一文中指出:     “辩证法不知道什么无条件的普遍有效的‘非此即彼’,除了‘非此即彼’又在适当的地方承认‘亦此亦彼’,并且把对立的东西调和起来……辩证法是更高级的思维方法。”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 ——陈独秀为什么乐于进监狱?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文化名人的个性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而那种“鸣鞭的工头”具有的极端二分的思维模式,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公然鼓吹“七斗八斗、一斗就灵”,造成全民疯狂、全国武斗、全面“造反”和专制独裁的惨痛体现。

际上,鲁迅写于1933年的著名的《题〈彷徨〉》诗,很明确地表白了自己的社会地位——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诗中的“戟”乃为一种长兵器,鲁迅在这里比喻他(作为文化人的“武器——笔”;而诗中的“两间”按照字面可解为“新(文苑)旧(战场)”之间,有人解为“出世、入世”两种态度之间,又解为“左与右”两派之间、“天地”之间或“天堂地狱”之间,“现实与理想”之间;等等;众说纷纭。总之,即使鲁迅自己的诗歌作品,也在实际上承认了自己(至少一度曾经)处于“第三种人”的地位:“左与右”两派之间的地位,就是“中间派”、“不左不右”、“时左时右”的第三种人;“新与旧”两类之间的地位,就是“转型期”的“不新不旧”、“或新或旧”第三种人;“天堂地狱”之间的地位,就是“真实人间”的第三种人;而“天上人和地下人”反倒是不存在的!总之,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不能由一个固定的模式套用,不能武断地一概而论。鲁迅所指文艺上的“第三种人”虽说是“总有些偏向的,而一遇切要的事故,它便会分明的显现。”然而,有时(在某问题上)偏向“左”,有时(在另一些问题上)却偏向“右”,有时无所谓偏向;因事因时间地点而异,并不绝对一定。不能一刀切,一味打击。何况鲁迅本人也曾被当作“同路人”而遭受过“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呐!……主观片面的“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如再缺乏反省,容易导致过火的“唯斗哲学”;导致不宽容、不承认“和谐、和而不同”的多种方式方法,不承认多元选择、多元存在。由此更可能走向粗暴专横的极端,难免伤害许多不应伤害的朋友。这样沉重的历史教训,不仅在鲁迅一人身上有时有所体现;而是“无情斗争”的时代产物。鲁迅其实本质还是宽厚、能够体谅别人的。他看不惯周扬那样“鸣鞭的工头”。而那种“鸣鞭的工头”具有的极端二分的思维模式,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公然鼓吹       而实际上,在“文革”中间被运动起来的群众之中,并不是简单地分为“造反派”和“保皇派”两大对立斗争的派别,而是从一开始就出现了并不参与“斗争”的第三派——所谓“逍遥派”也就是“第三种人”!

      发展到文革中后期、第三种人——超脱“斗争”之外的第三派(逍遥派)反而成为群众中的大多数、沉默的大多数!

际上,鲁迅写于1933年的著名的《题〈彷徨〉》诗,很明确地表白了自己的社会地位——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诗中的“戟”乃为一种长兵器,鲁迅在这里比喻他(作为文化人的“武器——笔”;而诗中的“两间”按照字面可解为“新(文苑)旧(战场)”之间,有人解为“出世、入世”两种态度之间,又解为“左与右”两派之间、“天地”之间或“天堂地狱”之间,“现实与理想”之间;等等;众说纷纭。总之,即使鲁迅自己的诗歌作品,也在实际上承认了自己(至少一度曾经)处于“第三种人”的地位:“左与右”两派之间的地位,就是“中间派”、“不左不右”、“时左时右”的第三种人;“新与旧”两类之间的地位,就是“转型期”的“不新不旧”、“或新或旧”第三种人;“天堂地狱”之间的地位,就是“真实人间”的第三种人;而“天上人和地下人”反倒是不存在的!总之,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不能由一个固定的模式套用,不能武断地一概而论。鲁迅所指文艺上的“第三种人”虽说是“总有些偏向的,而一遇切要的事故,它便会分明的显现。”然而,有时(在某问题上)偏向“左”,有时(在另一些问题上)却偏向“右”,有时无所谓偏向;因事因时间地点而异,并不绝对一定。不能一刀切,一味打击。何况鲁迅本人也曾被当作“同路人”而遭受过“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呐!……主观片面的“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如再缺乏反省,容易导致过火的“唯斗哲学”;导致不宽容、不承认“和谐、和而不同”的多种方式方法,不承认多元选择、多元存在。由此更可能走向粗暴专横的极端,难免伤害许多不应伤害的朋友。这样沉重的历史教训,不仅在鲁迅一人身上有时有所体现;而是“无情斗争”的时代产物。鲁迅其实本质还是宽厚、能够体谅别人的。他看不惯周扬那样“鸣鞭的工头”。而那种“鸣鞭的工头”具有的极端二分的思维模式,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公然鼓吹

进一步说,如今社会上所谓“中间阶层、中产阶级”不正是经济上不贫不富、政治上非左非右的“第三种人”吗?

 

 

    [附注] 恩格斯在《辩证法的基本规律》一文中指出:
     “辩证法不知道什么无条件的普遍有效的‘非此即彼’,除了‘非此即彼’又在适当的地方承认‘亦此亦彼’,并且把对立的东西调和起来……辩证法是更高级的思维方法。”

“七斗八斗、一斗就灵”,造成全民疯狂、全国武斗、全面“造反”和专制独裁的惨痛体现。而实际上,在“文革”中间被运动起来的群众之中,并不是简单地分为“造反派”和“保皇派”两大对立斗争的派别,而是从一开始就出现了并不参与“斗争”的第三派——所谓“逍遥派”也就是“第三种人”!发展到文革中后期、第三种人——超脱“斗争”之外的第三派(逍遥派)反而成为群众中的大多数、沉默的大多数!进一步说,如今社会上所谓“中间阶层、中产阶级”不正是经济上不贫不富、政治上非左非右的“第三种人”吗?    [附注] 恩格斯在《辩证法的基本规律》一文中指出:     “辩证法不知道什么无条件的普遍有效的‘非此即彼’,除了‘非此即彼’又在适当的地方承认‘亦此亦彼’,并且把对立的东西调和起来……辩证法是更高级的思维方法。”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 ——陈独秀为什么乐于进监狱?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文化名人的个性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 ——

 

陈独秀为什么乐于进监狱? 

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 

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其实俗话说:“圣贤也有三分过,”“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例如鲁迅,在著述里面也难免有错。鲁迅曾经在文章推理中,犯过一种逻辑错误,就是“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由此不顾现实,坚持“甲乙对立之外”的“第三种”力量“不能存在”。更由此扩大化打击“第三种人”。鲁迅在《又论“第三种人”》(南腔北调集)一文中写道,“所谓‘第三种人’,原意只是说:站在甲乙对立或相斗之外的人。但在实际上,是不能有的。”他为阐明这种“非此即彼”的判断,竟举例说:“人体有胖和瘦,……事实上却并没有(不胖不瘦的第三种人),一加比较,非近于胖,就近于瘦。”鲁迅在这里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逻辑错误。就是关于“成对概念”的分类错误。本来,成对(成双)的概念,可分为两大类。一类为绝对(实质无须比较的)概念——如人之分为男女,“非男即女”、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男亦女”、“不男不女”的中间状态(所谓阴阳人实在为极其罕见的特例);活体之分为生死、“非生即死”、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生亦死”的中间状态(极个别特例除外)等等。另一类为相对(由两者比较而得)的概念——这类成对概念实际上很多,如高矮、胖瘦、左右、前后、长短……,是必须由双方相互比较才产生出来的,人的身材并不一定“非胖即瘦”,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胖”和“非常瘦”,大多数则是处于“不胖不瘦”的中间状态,或者跟胖子相比算瘦、跟瘦子相比算胖的“亦胖亦瘦”;例如“阿拉木汗”的身材长得“不胖也不瘦”,恰到好处,很漂亮;人的体型并不一定“非高即矮”,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高”和“非常矮”,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高不矮”;人的品质并不一定“非好即坏”,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好不坏、亦好亦坏”的芸芸众生;又如——光线的明暗:不明不暗、亦明亦暗;(所谓灰色)人群的敌友:非敌非友、亦敌亦友;客观存在中间状态。……实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 

鲁迅一度犯过的逻辑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其实俗话说:“圣贤也有三分过,”“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例如鲁迅,在著述里面也难免有错。鲁迅曾经在文章推理中,犯过一种逻辑错误,就是“绝对二分、非此即彼”的概念错误。由此不顾现实,坚持“甲乙对立之外”的“第三种”力量“不能存在”。更由此扩大化打击“第三种人”。鲁迅在《又论“第三种人”》(南腔北调集)一文中写道,“所谓‘第三种人’,原意只是说:站在甲乙对立或相斗之外的人。但在实际上,是不能有的。”他为阐明这种“非此即彼”的判断,竟举例说:“人体有胖和瘦,……事实上却并没有(不胖不瘦的第三种人),一加比较,非近于胖,就近于瘦。”鲁迅在这里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逻辑错误。就是关于“成对概念”的分类错误。本来,成对(成双)的概念,可分为两大类。一类为绝对(实质无须比较的)概念——如人之分为男女,“非男即女”、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男亦女”、“不男不女”的中间状态(所谓阴阳人实在为极其罕见的特例);活体之分为生死、“非生即死”、而通常几乎没有“亦生亦死”的中间状态(极个别特例除外)等等。另一类为相对(由两者比较而得)的概念——这类成对概念实际上很多,如高矮、胖瘦、左右、前后、长短……,是必须由双方相互比较才产生出来的,人的身材并不一定“非胖即瘦”,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胖”和“非常瘦”,大多数则是处于“不胖不瘦”的中间状态,或者跟胖子相比算瘦、跟瘦子相比算胖的“亦胖亦瘦”;例如“阿拉木汗”的身材长得“不胖也不瘦”,恰到好处,很漂亮;人的体型并不一定“非高即矮”,只有少数处于两端“非常高”和“非常矮”,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高不矮”;人的品质并不一定“非好即坏”,实际上大多数可归于“不好不坏、亦好亦坏”的芸芸众生;又如——光线的明暗:不明不暗、亦明亦暗;(所谓灰色)人群的敌友:非敌非友、亦敌亦友;客观存在中间状态。……实文化名人的个性 

“七斗八斗、一斗就灵”,造成全民疯狂、全国武斗、全面“造反”和专制独裁的惨痛体现。而实际上,在“文革”中间被运动起来的群众之中,并不是简单地分为“造反派”和“保皇派”两大对立斗争的派别,而是从一开始就出现了并不参与“斗争”的第三派——所谓“逍遥派”也就是“第三种人”!发展到文革中后期、第三种人——超脱“斗争”之外的第三派(逍遥派)反而成为群众中的大多数、沉默的大多数!进一步说,如今社会上所谓“中间阶层、中产阶级”不正是经济上不贫不富、政治上非左非右的“第三种人”吗?    [附注] 恩格斯在《辩证法的基本规律》一文中指出:     “辩证法不知道什么无条件的普遍有效的‘非此即彼’,除了‘非此即彼’又在适当的地方承认‘亦此亦彼’,并且把对立的东西调和起来……辩证法是更高级的思维方法。”推荐:请继续点击,参阅以下好博文 ——陈独秀为什么乐于进监狱?胡适为何被称作“老大哥”和“我的朋友”?蔡元培巨大成功是怎样获得的?文化名人的个性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真相:戊戌变法的核心主力是哪些人?

 

 

  评论这张
 
阅读(5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