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揭露真相——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  

2008-05-26 09:0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揭露真相——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

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

 

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中国青年报》2008.5.14 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揭露真相——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虽然关于华佗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

    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揭露真相——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这也是所谓“华佗像”?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活象财神爷!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

     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

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

     那个神奇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不能口服

   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揭露真相——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

    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揭露真相——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

 

[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

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

[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

请继续点击——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科学精神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

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

切莫误解“情结”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complex!恋母、恋父?

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陈明远的眼睛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揭穿康乾盛世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
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有话好好说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鲁迅晚年一大心愿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致网友们的公开信)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共6味药组成;另一说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组成。这些是否华佗的原始处方,则不得而知。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署名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麻沸散”的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荣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书中还记载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附录2]感谢一医生提供:有关“麻沸散”的又一条记载如下——據說“麻沸散”是中国古代医师華陀已失傳的麻醉配方,史書上僅存其名(有傳載於“華陀神醫秘方”中)。传说华佗曾经试图利用麻沸散给关羽刮骨疗毒,遭到了关羽的拒绝,结果他在没有接受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后来华佗建议曹操进行开卢手术,也利用麻沸散,曹操不相信华佗,将他处死。據說“麻沸散”的配方被狱卒的妻子烧掉;一说是华佗在监狱中自己烧掉了。请继续点击——痛定思痛:我国台湾1999年的大地震奇迹和真相(转自凝香的歌声)近百年世界上的大地震评对于苏格拉底的误读:什么是“一无所知”?科学精神——欧几里德的宝贵遗产推动地球的伟大科学家——阿基米德的三句名言切莫误解“情结”complex!恋母、恋父?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陈明远的眼睛http:txzxcmy.blog.sohu.com#tp_822e36d792揭穿康乾盛世希腊文明的圣火传承至今忽悠大王的黑色幽默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有话好好说到底“纸老虎”从何而来?必须注意!中华“国名”不应再称“支那”!鲁迅晚年一大心愿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白话报刊戳穿所谓的康乾盛世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致网友们的公开信)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点击下列进入访谈视频——

 的麻醉药“麻沸散”仅存一个空名,华佗本人没有留下具体药方。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就全身麻醉、丝毫不怕疼痛了?笑话。后人对于“麻沸散”的配方,有两说。(1)第一种说法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O.9克,水煎服一碗。(2)第二种说法是:主要成分为曼陀罗花、加上: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或曰: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印度古籍确实有用曼陀罗花当麻醉药物的记载。它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但是麻醉深度不够,镇痛不强,并不适合于做开腹手术。汉代直到唐代,中国古籍里面找不到这种麻醉药的影踪,可见这是后人的捏造。迟至一千年后的宋代才有(印度传来的)用曼陀罗花做麻醉剂的记载。后来中医也用它当止痛剂做一些小手术,如李时珍《本草纲目》载:“割疮,灸火,先宜服此,则不觉苦也。”只限于“割疮”(疖子之类)而已!事实上,全身麻醉手术都必须用吸入或静脉注射麻醉药,不能口服。所谓“麻沸散”?怎么“麻”?怎么“沸”?莫名其妙……距今一百年前,日本一位名為華岡青洲的醫生,為了研究“麻沸散”的內容,按照当时得到的中药方:曼陀罗花、川芎、白芷、当归、乌头、天南星配制。实验当中,其母、妻二人自愿试服,結果一死一盲。这位日本医生精神可嘉,但是不幸付出了亲人生命的代价!再有,世传所谓“华佗画像”和“华佗庙”,也都完全出于后人假托,根本没有真实的信史为证!所谓“华佗画像”乃是后人单凭想象而绘制。方文指出,华佗庙有一副后人编撰的对联云:“未劈曹颅千古恨,曾医关臂一军惊”,说的是华佗两项尽人皆知“外科事迹”:为关羽刮骨疗毒,向曹操建议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而惹下杀身之祸。这本是《三国演义》的小说家言,完全属于“戏说”,连“正史”作者都不信不载,却也被以讹传讹地当成了华佗的主要业迹。且不说开颅术治不了头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接受开颅术无异于自杀。就连小学生、只要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明白的。可见小说《三国演义》的误人之深!也可见误信者的思维之浅……不得不指出:某些(少数)传统医者往往以标榜名医、神医的“神奇医术”来炒作抬高自我的身价,似乎渲染得越离奇越能使人信服;而一般缺乏科学常识者,也宁信其有、无视其诬,屡屡上当受骗。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中医”,而是江湖郎中的骗术,是误人性命的造孽,是违背良知的祸患。本文并非全面评价整个“中医”。传统中医乃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自有它的历史价值与当前的实用价值;决不能全盘否定。本文专门讨论“神医华佗神话”的可信程度。古代医学发端于巫术,传说的“神奇医术”类似巫术奇迹,从历史发展角度看来是不足为怪的。“麻沸散”口服全身麻醉并不成立,可信度极低。有人称“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这个联想和推断过于轻率、武断。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神医扁鹊的“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至于“用利斧砍开脑袋治疗头风病”,更是完全不可信。有些人甚至专家学者出于民族自尊心,出于对古老中华文明的崇敬心,总希望发现、挖掘我国古代的许多科技成就“早于世界先进水平”若干年代。这种热情、这种心愿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提倡科学精神;对待祖国的文化遗产,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本文一些内容引用方舟子先生《“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一文,特致谢忱;但是方舟子先生的有些观点,本人并不赞同。在此声明。)如此拙劣的“华佗行医图”[附录1]关于“麻沸散”的两处记载:《后汉书·华佗传》和《后汉书·华佗传》据说麻沸散是华佗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后汉书·华佗传》载:“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kū,剖开)破腹背,抽割积聚(肿块)。”华佗所创麻沸散的处方(据说由其妻烧毁)后来失传。又传说系由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风茄花)1斤、生草乌新浪博客首页特别推荐: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学者陈明远谈鲁迅经济生活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质疑所谓“神医”的神话后人想象的“神医华佗神奇麻沸散”实无可能,本为编造的神话!河南大学文学院王立群教授在央视百家论坛节目宣讲所谓“神医华佗”,称其“料病如神,预知生死;治疗神奇,手到病除;外科神奇,开刀剖腹;医学流派,器重神奇”,所以“一般华人总爱拿华佗作为神医的代称”云云。他主要依据的是《三国志》和《后汉书》等史书的民间传说记载,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中国青年报》2008.5.14刊载方舟子先生的文章《“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对此提出质疑。方文说:“王教授的前辈、真正的国学大师陈寅恪早在1930年写过一篇论文《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考证出华佗故事就是个神话故事,故事原型来自印度佛教传说。陈寅恪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华佗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华’、‘伽’的古音相同)。二、华佗的神奇医术与后汉安世高翻译的《来女耆域因缘经》所载神医耆域的神奇医术雷同,明显是抄袭来的,‘为外来神话,附益于本国之史实也’。其实,即使没有国学大学的考证,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事迹也完全不可信。正史所载的华佗神奇医术,大抵荒诞不经,稍有科学头脑者即不会信以为真,在今天已很少还有人把它们当史实介绍。”看来,王立群教授的说法早就被证明是误读、曲解。但是本人认为:陈寅恪先生指出“华佗这个名字其实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华”、“伽”的古音相同)”。恐怕这一点难以确立,因为从音韵学看来“华”、“伽”的汉代古音并不完全相同(同韵部不同声母),乃是两个不同的字,无法通假;所以不能断言“华佗这个名字源自印度药神阿伽佗的汉语译音”。汉代我国已有“华”姓,而“佗”也是汉代屡见的人名,如“赵佗”。没有充分根据说华佗的名字就一定来自印度。据记载,华佗又名旉(或作敷)、字元化,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沛国谯(今安徽亳州市谯城区)人。据考证,约生于汉永嘉元年(公元145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后汉书》和《三国志》都有华佗传。位于龙岗乡华佗村的华佗像虽然关于华佗其人,难以断定子虚乌有;但是“华佗神话”其事,确不可信。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没有看到国学大师的考证文章,仅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华佗的神奇事迹也不能成立。只有华佗用“麻沸散”为病人做开腹手术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甚至被写入某些不加考证、不负责任的中国科技史、中医学史,宣称:“他以手术治愈了肠痈、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转危为安。当华佗成功地应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进行腹部手术时,世界其它国家的外科麻醉术尚处于摸索阶段。”“华佗为蔓陀萝花煎熬的药汁起名叫‘麻沸散’。说到这‘麻沸散’,那真是祖国医学的宝贝,可惜药方已经失传。据科学家们分析推测,很可能是以蔓陀萝花和乌头等为主要药料巧妙配方,用量只需三钱,就可以让病人在毫无痛苦的昏迷状态中结束手术。用麻醉的方法进行外科手术,华佗在世界上首开成功先例。”甚至“后世誉称他是外科学鼻祖”。这也是所谓“华佗像”?活象财神爷!我们就来考察一下这个神奇的“麻沸散”吧!这项据说早于欧洲一千多年的“神奇麻醉药”,《三国志》和《后汉书》所载大同小异;《后汉书》的说法是(据王立群教授的翻译):华佗对需要开刀的病人,先让他用酒服用“麻沸散”,喝过“麻沸散”的病人像喝醉了酒一样失去了知觉,再为病人剖开腹部,取出结积物。如果病在肠胃,华佗能开刀取出肠子,剪掉有病的肠子,洗涤干净后,再缝合好,敷上药膏,四、五天就会愈合,一个月就能长好,因为不疼,病人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月之内,病人就恢复了健康。(引自王立群的“神医华佗”讲座)。注:《后汉书·华佗传》记载,华佗“精于方药,处剂不过数种,心识分铢,不假称量,针灸不过数处,若疾发结于内,针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积,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王立群教授认为“这些传说都应当符合史实,并非是虚构和神化”,但我认为这个断言恐怕乃“想当然尔”,难以成立。那个神奇

 

  评论这张
 
阅读(5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