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真相 —— 评所谓“反华”妙文  

2008-06-16 23:2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相—— 评所谓“反华”妙文——揭穿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民族解放运动兴起,反动的、极端错误的“种族优越论”早就被学术界扔进了垃圾堆;国际上再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学者敢于宣扬“种族优劣论”。但是,有人却利用民众的爱国热情,蓄意煽动一种极端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情绪。二战之后已经60多年过去了,如今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学者胆敢说:“中华民族从来就是劣等民族”,举不出他们的具体姓名和著述来,实际上三为鱼在捏造“假想敌”。简言之,“种族优劣论”早已成为学术界所唾弃的历史垃圾,三为鱼却不厌其烦地从中寻找虚拟对手!2000年、2004年间发生“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制造所谓“反华”谎言挑拨中日人民的友好关系,至今没有消除恶劣影响。有人莫名其妙地在网上虚拟一个自称在南京学习的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的辱骂中国人的“帖子”。其中写道—— “从总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我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日比谷公园,指着北洋水师的战利品对我说,日本就是在打败支那的北洋水师(1894—1895年)后,才成为世界上主要强国的……”对这篇从思维、立意、遣词造句到手法似乎太过于“大陆化”的伪作,网上有这样的揭露:(1)首先,无论在南京还是全国各地,都找不到一个叫做“长谷川弘一”的日本留学生。这个署名是捏造的。(2)还有:实际上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并没有什么“北洋水师的战利品”。陈列过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战利品的公园在东京倒确实有过,不过,是在上野公园。且在二战胜利(1945年)后,已被中国政府悉数索回。北洋水师在日本的遗物尚有存放在粟岛海员学校的镇远舰船中;长崎哥拉巴公园内的定远舰舵轮,也不在东京。从地点说来,已经可以否定此文的真实性。又按:据现在掌握的资料,日比谷公园曾陈列过日俄战争的战利品,但不知有过什么甲午战争(1894—1895年)的东西;靖国神社的游就馆在明治时代曾有过甲午战争的战利品。但无论哪种情形,二战结束(1945年)后均已撤除。(3)再从时间上看,这位虚拟的“长谷川弘一”2000年如果真的到中国留学,那么他的年龄总不会超过50岁吧?也就是他必然生于1950年以后!显然不可能在“小时候”被他爸爸领到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去看什么“战利品”,除非他出生在二战(1945年结束)以前,至少在1940年以前。可他自称是“如今的日本留学生”,1945年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于是只剩下一个可能,即:帖子完全是伪造的。(据PCHOME论坛的资料补充并改写)(4)还有,因为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以“支那”称呼中国,所以此后“支那”被视为对中国的一种蔑称。日本战败後完全接受中国的外交条件,官方不再使用“支那”一词。第二次世界大结束後,无条件投降的日本政府,1946年向全国发出《关於回避使用‘支那’称呼之事宜》的通告

真相 ——评所谓“反华”妙文

。此後“支那”这个词完全从日本政府的公文、教科书、报刊杂志中消失了。因此,如果真有这样一个“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如果这青年人竟然敢违抗日本政府的“通告”,他还想“在南京学习”吗?(5)退一步说,即便有一个愚蠢疯狂的“日本留学生”敢于写出这样弱智的帖子,(这样的疯子哪个国家都难以避免)他也完全不能代表真正友好的日本人民的看法。细心的读者们更可发现一个微妙的事实:这篇虚构的帖子,专找一些中国激进的民族主义者所不满意的“国人弱点”下针。如:“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支那人人对为自己民族而牺牲的人的健忘和不感恩”。实际上,目前日本所存在的轻视中国人的情绪,与近年来大批涌入日本的中国人的一些不良表现(如名列前茅的犯罪率)有密切关系;问起日本人,绝大多数都会提出这个原因。至于说什么“中国人不尊敬自己的先烈”,别提一般日本人不知情,就是在中国,大多数人也不会同意的。仅此一端,就又露出此文的破绽。此文带有“激进的民族主义者”的口气,显然出于挑拨民族仇恨的阴险目的而伪造。又一伪造者终于登场2003年,湖南又发生“虚构‘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事件”。这是所有造假事件中最富于戏剧性的。当时湖南人民广播电台经济频道主持人罗刚,曾主办夜间电话聊天节目《心灵之约》。2003年2月25日子夜,罗刚正在主持《心灵之约》时,有一位带着明显湖南口音的男子打进电话来,憋腔憋调地自称是“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并念了一段声称是自己“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但这位湖南腔的“自称日本留学生”的“反*华妙文”作伪痕迹,比他的口音更拙劣。所谓“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居然只是前面提及的那个“长谷川弘一”文章的翻版。人的自然口音不经过长期的特殊训练和缺乏一定的天份、是难以遮掩的,在口音上露了马脚,还算情有可原;然而,花费“一个月的时间”造假还要照样画葫芦,那实在就是大懒虫大傻瓜蛋啦。总之,揭露了真相,完全可以证明:“长谷川弘一帖子”实在为虚拟的无稽之谈。对于类似如此挑拨“民族仇恨”制造“种族优越论”破坏中外友好的伪劣文章,国人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当然,如果确实遇到少数“侮辱中国人民的言论”而证据确凿时,我们应该理智地、冷静地“摆事实讲道理”维护祖国的尊严;但不宜采取狭隘民族主义的偏颇立场和方式。【附录】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下面转录所谓“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帖子”(2000年1月19日《中国青年报》发表,《读者》2000年第7期《以此为证》转载,此后几年来各种媒体多次转载。)从整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要知道支那的文化和经济中心早在宋朝时就已经南移,经过元、明、清几代,这种南北差距越来越大……请支那朋友记住:在近一千年的历史时期里,支那(主要是南方长江流域)文明和经济的发展,总是被北方南下的胡汉联合部队所蹂躏和中断。那些与日本交流密切的南方的地——揭穿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民族解放运动兴起,反动的、极端错误的“种族优越论”早就被学术界扔进了垃圾堆;国际上再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学者敢于宣扬“种族优劣论”。

真相—— 评所谓“反华”妙文——揭穿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民族解放运动兴起,反动的、极端错误的“种族优越论”早就被学术界扔进了垃圾堆;国际上再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学者敢于宣扬“种族优劣论”。但是,有人却利用民众的爱国热情,蓄意煽动一种极端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情绪。二战之后已经60多年过去了,如今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学者胆敢说:“中华民族从来就是劣等民族”,举不出他们的具体姓名和著述来,实际上三为鱼在捏造“假想敌”。简言之,“种族优劣论”早已成为学术界所唾弃的历史垃圾,三为鱼却不厌其烦地从中寻找虚拟对手!2000年、2004年间发生“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制造所谓“反华”谎言挑拨中日人民的友好关系,至今没有消除恶劣影响。有人莫名其妙地在网上虚拟一个自称在南京学习的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的辱骂中国人的“帖子”。其中写道—— “从总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我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日比谷公园,指着北洋水师的战利品对我说,日本就是在打败支那的北洋水师(1894—1895年)后,才成为世界上主要强国的……”对这篇从思维、立意、遣词造句到手法似乎太过于“大陆化”的伪作,网上有这样的揭露:(1)首先,无论在南京还是全国各地,都找不到一个叫做“长谷川弘一”的日本留学生。这个署名是捏造的。(2)还有:实际上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并没有什么“北洋水师的战利品”。陈列过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战利品的公园在东京倒确实有过,不过,是在上野公园。且在二战胜利(1945年)后,已被中国政府悉数索回。北洋水师在日本的遗物尚有存放在粟岛海员学校的镇远舰船中;长崎哥拉巴公园内的定远舰舵轮,也不在东京。从地点说来,已经可以否定此文的真实性。又按:据现在掌握的资料,日比谷公园曾陈列过日俄战争的战利品,但不知有过什么甲午战争(1894—1895年)的东西;靖国神社的游就馆在明治时代曾有过甲午战争的战利品。但无论哪种情形,二战结束(1945年)后均已撤除。(3)再从时间上看,这位虚拟的“长谷川弘一”2000年如果真的到中国留学,那么他的年龄总不会超过50岁吧?也就是他必然生于1950年以后!显然不可能在“小时候”被他爸爸领到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去看什么“战利品”,除非他出生在二战(1945年结束)以前,至少在1940年以前。可他自称是“如今的日本留学生”,1945年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于是只剩下一个可能,即:帖子完全是伪造的。(据PCHOME论坛的资料补充并改写)(4)还有,因为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以“支那”称呼中国,所以此后“支那”被视为对中国的一种蔑称。日本战败後完全接受中国的外交条件,官方不再使用“支那”一词。第二次世界大结束後,无条件投降的日本政府,1946年向全国发出《关於回避使用‘支那’称呼之事宜》的通告但是,有人却利用民众的爱国热情,蓄意煽动一种极端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情绪。

二战之后已经60多年过去了,如今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学者胆敢说:“中华民族从来就是劣等民族”,举不出他们的具体姓名和著述来,实际上三为鱼在捏造“假想敌”。简言之,“种族优劣论”早已成为学术界所唾弃的历史垃圾,三为鱼却不厌其烦地从中寻找虚拟对手!

。此後“支那”这个词完全从日本政府的公文、教科书、报刊杂志中消失了。因此,如果真有这样一个“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如果这青年人竟然敢违抗日本政府的“通告”,他还想“在南京学习”吗?(5)退一步说,即便有一个愚蠢疯狂的“日本留学生”敢于写出这样弱智的帖子,(这样的疯子哪个国家都难以避免)他也完全不能代表真正友好的日本人民的看法。细心的读者们更可发现一个微妙的事实:这篇虚构的帖子,专找一些中国激进的民族主义者所不满意的“国人弱点”下针。如:“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支那人人对为自己民族而牺牲的人的健忘和不感恩”。实际上,目前日本所存在的轻视中国人的情绪,与近年来大批涌入日本的中国人的一些不良表现(如名列前茅的犯罪率)有密切关系;问起日本人,绝大多数都会提出这个原因。至于说什么“中国人不尊敬自己的先烈”,别提一般日本人不知情,就是在中国,大多数人也不会同意的。仅此一端,就又露出此文的破绽。此文带有“激进的民族主义者”的口气,显然出于挑拨民族仇恨的阴险目的而伪造。又一伪造者终于登场2003年,湖南又发生“虚构‘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事件”。这是所有造假事件中最富于戏剧性的。当时湖南人民广播电台经济频道主持人罗刚,曾主办夜间电话聊天节目《心灵之约》。2003年2月25日子夜,罗刚正在主持《心灵之约》时,有一位带着明显湖南口音的男子打进电话来,憋腔憋调地自称是“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并念了一段声称是自己“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但这位湖南腔的“自称日本留学生”的“反*华妙文”作伪痕迹,比他的口音更拙劣。所谓“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居然只是前面提及的那个“长谷川弘一”文章的翻版。人的自然口音不经过长期的特殊训练和缺乏一定的天份、是难以遮掩的,在口音上露了马脚,还算情有可原;然而,花费“一个月的时间”造假还要照样画葫芦,那实在就是大懒虫大傻瓜蛋啦。总之,揭露了真相,完全可以证明:“长谷川弘一帖子”实在为虚拟的无稽之谈。对于类似如此挑拨“民族仇恨”制造“种族优越论”破坏中外友好的伪劣文章,国人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当然,如果确实遇到少数“侮辱中国人民的言论”而证据确凿时,我们应该理智地、冷静地“摆事实讲道理”维护祖国的尊严;但不宜采取狭隘民族主义的偏颇立场和方式。【附录】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下面转录所谓“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帖子”(2000年1月19日《中国青年报》发表,《读者》2000年第7期《以此为证》转载,此后几年来各种媒体多次转载。)从整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要知道支那的文化和经济中心早在宋朝时就已经南移,经过元、明、清几代,这种南北差距越来越大……请支那朋友记住:在近一千年的历史时期里,支那(主要是南方长江流域)文明和经济的发展,总是被北方南下的胡汉联合部队所蹂躏和中断。那些与日本交流密切的南方的地

    2000年、2004年间发生“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制造所谓“反华”谎言挑拨中日人民的友好关系,至今没有消除恶劣影响。有人莫名其妙地在网上虚拟一个自称在南京学习的日本留学生“。此後“支那”这个词完全从日本政府的公文、教科书、报刊杂志中消失了。因此,如果真有这样一个“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如果这青年人竟然敢违抗日本政府的“通告”,他还想“在南京学习”吗?(5)退一步说,即便有一个愚蠢疯狂的“日本留学生”敢于写出这样弱智的帖子,(这样的疯子哪个国家都难以避免)他也完全不能代表真正友好的日本人民的看法。细心的读者们更可发现一个微妙的事实:这篇虚构的帖子,专找一些中国激进的民族主义者所不满意的“国人弱点”下针。如:“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支那人人对为自己民族而牺牲的人的健忘和不感恩”。实际上,目前日本所存在的轻视中国人的情绪,与近年来大批涌入日本的中国人的一些不良表现(如名列前茅的犯罪率)有密切关系;问起日本人,绝大多数都会提出这个原因。至于说什么“中国人不尊敬自己的先烈”,别提一般日本人不知情,就是在中国,大多数人也不会同意的。仅此一端,就又露出此文的破绽。此文带有“激进的民族主义者”的口气,显然出于挑拨民族仇恨的阴险目的而伪造。又一伪造者终于登场2003年,湖南又发生“虚构‘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事件”。这是所有造假事件中最富于戏剧性的。当时湖南人民广播电台经济频道主持人罗刚,曾主办夜间电话聊天节目《心灵之约》。2003年2月25日子夜,罗刚正在主持《心灵之约》时,有一位带着明显湖南口音的男子打进电话来,憋腔憋调地自称是“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并念了一段声称是自己“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但这位湖南腔的“自称日本留学生”的“反*华妙文”作伪痕迹,比他的口音更拙劣。所谓“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居然只是前面提及的那个“长谷川弘一”文章的翻版。人的自然口音不经过长期的特殊训练和缺乏一定的天份、是难以遮掩的,在口音上露了马脚,还算情有可原;然而,花费“一个月的时间”造假还要照样画葫芦,那实在就是大懒虫大傻瓜蛋啦。总之,揭露了真相,完全可以证明:“长谷川弘一帖子”实在为虚拟的无稽之谈。对于类似如此挑拨“民族仇恨”制造“种族优越论”破坏中外友好的伪劣文章,国人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当然,如果确实遇到少数“侮辱中国人民的言论”而证据确凿时,我们应该理智地、冷静地“摆事实讲道理”维护祖国的尊严;但不宜采取狭隘民族主义的偏颇立场和方式。【附录】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下面转录所谓“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帖子”(2000年1月19日《中国青年报》发表,《读者》2000年第7期《以此为证》转载,此后几年来各种媒体多次转载。)从整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要知道支那的文化和经济中心早在宋朝时就已经南移,经过元、明、清几代,这种南北差距越来越大……请支那朋友记住:在近一千年的历史时期里,支那(主要是南方长江流域)文明和经济的发展,总是被北方南下的胡汉联合部队所蹂躏和中断。那些与日本交流密切的南方的地长谷川弘一”的辱骂中国人的“帖子”。其中写道——

。此後“支那”这个词完全从日本政府的公文、教科书、报刊杂志中消失了。因此,如果真有这样一个“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如果这青年人竟然敢违抗日本政府的“通告”,他还想“在南京学习”吗?(5)退一步说,即便有一个愚蠢疯狂的“日本留学生”敢于写出这样弱智的帖子,(这样的疯子哪个国家都难以避免)他也完全不能代表真正友好的日本人民的看法。细心的读者们更可发现一个微妙的事实:这篇虚构的帖子,专找一些中国激进的民族主义者所不满意的“国人弱点”下针。如:“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支那人人对为自己民族而牺牲的人的健忘和不感恩”。实际上,目前日本所存在的轻视中国人的情绪,与近年来大批涌入日本的中国人的一些不良表现(如名列前茅的犯罪率)有密切关系;问起日本人,绝大多数都会提出这个原因。至于说什么“中国人不尊敬自己的先烈”,别提一般日本人不知情,就是在中国,大多数人也不会同意的。仅此一端,就又露出此文的破绽。此文带有“激进的民族主义者”的口气,显然出于挑拨民族仇恨的阴险目的而伪造。又一伪造者终于登场2003年,湖南又发生“虚构‘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事件”。这是所有造假事件中最富于戏剧性的。当时湖南人民广播电台经济频道主持人罗刚,曾主办夜间电话聊天节目《心灵之约》。2003年2月25日子夜,罗刚正在主持《心灵之约》时,有一位带着明显湖南口音的男子打进电话来,憋腔憋调地自称是“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并念了一段声称是自己“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但这位湖南腔的“自称日本留学生”的“反*华妙文”作伪痕迹,比他的口音更拙劣。所谓“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居然只是前面提及的那个“长谷川弘一”文章的翻版。人的自然口音不经过长期的特殊训练和缺乏一定的天份、是难以遮掩的,在口音上露了马脚,还算情有可原;然而,花费“一个月的时间”造假还要照样画葫芦,那实在就是大懒虫大傻瓜蛋啦。总之,揭露了真相,完全可以证明:“长谷川弘一帖子”实在为虚拟的无稽之谈。对于类似如此挑拨“民族仇恨”制造“种族优越论”破坏中外友好的伪劣文章,国人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当然,如果确实遇到少数“侮辱中国人民的言论”而证据确凿时,我们应该理智地、冷静地“摆事实讲道理”维护祖国的尊严;但不宜采取狭隘民族主义的偏颇立场和方式。【附录】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下面转录所谓“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帖子”(2000年1月19日《中国青年报》发表,《读者》2000年第7期《以此为证》转载,此后几年来各种媒体多次转载。)从整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要知道支那的文化和经济中心早在宋朝时就已经南移,经过元、明、清几代,这种南北差距越来越大……请支那朋友记住:在近一千年的历史时期里,支那(主要是南方长江流域)文明和经济的发展,总是被北方南下的胡汉联合部队所蹂躏和中断。那些与日本交流密切的南方的地 “从总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我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日比谷公园,指着北洋水师的战利品对我说,日本就是在打败支那的北洋水师(1894—1895年)后,才成为世界上主要强国的……”

真相—— 评所谓“反华”妙文——揭穿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民族解放运动兴起,反动的、极端错误的“种族优越论”早就被学术界扔进了垃圾堆;国际上再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学者敢于宣扬“种族优劣论”。但是,有人却利用民众的爱国热情,蓄意煽动一种极端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情绪。二战之后已经60多年过去了,如今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学者胆敢说:“中华民族从来就是劣等民族”,举不出他们的具体姓名和著述来,实际上三为鱼在捏造“假想敌”。简言之,“种族优劣论”早已成为学术界所唾弃的历史垃圾,三为鱼却不厌其烦地从中寻找虚拟对手!2000年、2004年间发生“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制造所谓“反华”谎言挑拨中日人民的友好关系,至今没有消除恶劣影响。有人莫名其妙地在网上虚拟一个自称在南京学习的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的辱骂中国人的“帖子”。其中写道—— “从总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我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日比谷公园,指着北洋水师的战利品对我说,日本就是在打败支那的北洋水师(1894—1895年)后,才成为世界上主要强国的……”对这篇从思维、立意、遣词造句到手法似乎太过于“大陆化”的伪作,网上有这样的揭露:(1)首先,无论在南京还是全国各地,都找不到一个叫做“长谷川弘一”的日本留学生。这个署名是捏造的。(2)还有:实际上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并没有什么“北洋水师的战利品”。陈列过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战利品的公园在东京倒确实有过,不过,是在上野公园。且在二战胜利(1945年)后,已被中国政府悉数索回。北洋水师在日本的遗物尚有存放在粟岛海员学校的镇远舰船中;长崎哥拉巴公园内的定远舰舵轮,也不在东京。从地点说来,已经可以否定此文的真实性。又按:据现在掌握的资料,日比谷公园曾陈列过日俄战争的战利品,但不知有过什么甲午战争(1894—1895年)的东西;靖国神社的游就馆在明治时代曾有过甲午战争的战利品。但无论哪种情形,二战结束(1945年)后均已撤除。(3)再从时间上看,这位虚拟的“长谷川弘一”2000年如果真的到中国留学,那么他的年龄总不会超过50岁吧?也就是他必然生于1950年以后!显然不可能在“小时候”被他爸爸领到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去看什么“战利品”,除非他出生在二战(1945年结束)以前,至少在1940年以前。可他自称是“如今的日本留学生”,1945年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于是只剩下一个可能,即:帖子完全是伪造的。(据PCHOME论坛的资料补充并改写)(4)还有,因为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以“支那”称呼中国,所以此后“支那”被视为对中国的一种蔑称。日本战败後完全接受中国的外交条件,官方不再使用“支那”一词。第二次世界大结束後,无条件投降的日本政府,1946年向全国发出《关於回避使用‘支那’称呼之事宜》的通告 

对这篇从思维、立意、遣词造句到手法似乎太过于“大陆化”的伪作,网上有这样的揭露:

(1)首先,无论在南京还是全国各地,都找不到一个叫做“长谷川弘一”的日本留学生。这个署名是捏造的。

 

区,其人种素质就远比北方地区高,尤其是台湾。我们日本人(除了只会叩头的少数政客外)愿意称你们国家为支那,不愿称它为中国,但我们称宋代以前为中国,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我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日比谷公园,指着北洋水师的战利品对我说,日本就是在打败支那北洋水师后,才成为世界上主要强国的。当年,北洋水师的铁甲舰在日本海域为所欲为,全体日本国民都同仇敌忾,宁愿饿死也要把钱捐出来买战舰,由于日本资金远没有支那国充裕,我们无法像支那那样买大型铁甲舰,我们的战舰从各方面讲都不如支那的北洋水师,但我们在海战中却取得了全胜,这完全是大和民族精神力的胜利。你们的古人说得好:知耻者近乎勇,如果他看到他的后人的表现的话,一定会羞愤得自杀。我在日本时就轻视支那人,当我来到支那的时候,我发现支那人比我想象的还要低劣,他们对我这个毫无背景的日本学生点头哈腰,说什么都是日本好,就连支那的传统文化也是日本继承的比较好。当我问他们支那一个在韩战中为了完成任务宁愿被火烧死的英雄时,他们居然说那种傻瓜再也不会有了。我们日本有靖国神社,你们有什么,你们有在日支战争(编者注:抗日战争)为国战亡将士的记录吗?我曾经接触过一些旧日本军的老兵,他们至今还对当年率队冲锋而被机枪在几米之外打死的支那官兵们表示感慨和敬意……我们日本人将会永记为国殉死的英灵,他们在靖国神社里享受他们应得的敬意,每当我们唱起“为国而逝的英魂啊,你要常常回到慈母的梦中”,我们就会感慨万千,永志难忘。支那人,我们敬拜神社时,你们根本没有资格说三道四。(本博文综合媒体多种报道)

 

(2)还有:实际上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并没有什么“北洋水师的战利品”。陈列过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战利品的公园在东京倒确实有过,不过,是在上野公园。且在二战胜利(1945年)后,已被中国政府悉数索回。北洋水师在日本的遗物尚有存放在粟岛海员学校的镇远舰船中;长崎哥拉巴公园内的定远舰舵轮,也不在东京。从地点说来,已经可以否定此文的真实性。又按:据现在掌握的资料,日比谷公园曾陈列过日俄战争的战利品,但不知有过什么甲午战争(1894—1895年)的东西;靖国神社的游就馆在明治时代曾有过甲午战争的战利品。但无论哪种情形,二战结束(1945年)后均已撤除。

 

区,其人种素质就远比北方地区高,尤其是台湾。我们日本人(除了只会叩头的少数政客外)愿意称你们国家为支那,不愿称它为中国,但我们称宋代以前为中国,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我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日比谷公园,指着北洋水师的战利品对我说,日本就是在打败支那北洋水师后,才成为世界上主要强国的。当年,北洋水师的铁甲舰在日本海域为所欲为,全体日本国民都同仇敌忾,宁愿饿死也要把钱捐出来买战舰,由于日本资金远没有支那国充裕,我们无法像支那那样买大型铁甲舰,我们的战舰从各方面讲都不如支那的北洋水师,但我们在海战中却取得了全胜,这完全是大和民族精神力的胜利。你们的古人说得好:知耻者近乎勇,如果他看到他的后人的表现的话,一定会羞愤得自杀。我在日本时就轻视支那人,当我来到支那的时候,我发现支那人比我想象的还要低劣,他们对我这个毫无背景的日本学生点头哈腰,说什么都是日本好,就连支那的传统文化也是日本继承的比较好。当我问他们支那一个在韩战中为了完成任务宁愿被火烧死的英雄时,他们居然说那种傻瓜再也不会有了。我们日本有靖国神社,你们有什么,你们有在日支战争(编者注:抗日战争)为国战亡将士的记录吗?我曾经接触过一些旧日本军的老兵,他们至今还对当年率队冲锋而被机枪在几米之外打死的支那官兵们表示感慨和敬意……我们日本人将会永记为国殉死的英灵,他们在靖国神社里享受他们应得的敬意,每当我们唱起“为国而逝的英魂啊,你要常常回到慈母的梦中”,我们就会感慨万千,永志难忘。支那人,我们敬拜神社时,你们根本没有资格说三道四。(本博文综合媒体多种报道)

(3)再从时间上看,这位虚拟的“长谷川弘一”2000年如果真的到中国留学,那么他的年龄总不会超过50岁吧?也就是他必然生于1950年以后!显然不可能在“小时候”被他爸爸领到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去看什么“战利品”,除非他出生在二战(1945年结束)以前,至少在1940年以前。可他自称是“如今的日本留学生”,1945年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于是只剩下一个可能,即:帖子完全是伪造的。(据PCHOME论坛的资料补充并改写)

(4)还有,因为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以“支那”称呼中国,所以此后“支那”被视为对中国的一种蔑称。日本战败後完全接受中国的外交条件,官方不再使用“支那”一词。第二次世界大结束後,无条件投降的日本政府,1946年向全国发出《关於回避使用‘支那’称呼之事宜》的通告。此後“支那”这个词完全从日本政府的公文、教科书、报刊杂志中消失了。

因此,如果真有这样一个“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如果这青年人竟然敢违抗日本政府的“通告”,他还想“在南京学习”吗?

。此後“支那”这个词完全从日本政府的公文、教科书、报刊杂志中消失了。因此,如果真有这样一个“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如果这青年人竟然敢违抗日本政府的“通告”,他还想“在南京学习”吗?(5)退一步说,即便有一个愚蠢疯狂的“日本留学生”敢于写出这样弱智的帖子,(这样的疯子哪个国家都难以避免)他也完全不能代表真正友好的日本人民的看法。细心的读者们更可发现一个微妙的事实:这篇虚构的帖子,专找一些中国激进的民族主义者所不满意的“国人弱点”下针。如:“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支那人人对为自己民族而牺牲的人的健忘和不感恩”。实际上,目前日本所存在的轻视中国人的情绪,与近年来大批涌入日本的中国人的一些不良表现(如名列前茅的犯罪率)有密切关系;问起日本人,绝大多数都会提出这个原因。至于说什么“中国人不尊敬自己的先烈”,别提一般日本人不知情,就是在中国,大多数人也不会同意的。仅此一端,就又露出此文的破绽。此文带有“激进的民族主义者”的口气,显然出于挑拨民族仇恨的阴险目的而伪造。又一伪造者终于登场2003年,湖南又发生“虚构‘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事件”。这是所有造假事件中最富于戏剧性的。当时湖南人民广播电台经济频道主持人罗刚,曾主办夜间电话聊天节目《心灵之约》。2003年2月25日子夜,罗刚正在主持《心灵之约》时,有一位带着明显湖南口音的男子打进电话来,憋腔憋调地自称是“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并念了一段声称是自己“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但这位湖南腔的“自称日本留学生”的“反*华妙文”作伪痕迹,比他的口音更拙劣。所谓“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居然只是前面提及的那个“长谷川弘一”文章的翻版。人的自然口音不经过长期的特殊训练和缺乏一定的天份、是难以遮掩的,在口音上露了马脚,还算情有可原;然而,花费“一个月的时间”造假还要照样画葫芦,那实在就是大懒虫大傻瓜蛋啦。总之,揭露了真相,完全可以证明:“长谷川弘一帖子”实在为虚拟的无稽之谈。对于类似如此挑拨“民族仇恨”制造“种族优越论”破坏中外友好的伪劣文章,国人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当然,如果确实遇到少数“侮辱中国人民的言论”而证据确凿时,我们应该理智地、冷静地“摆事实讲道理”维护祖国的尊严;但不宜采取狭隘民族主义的偏颇立场和方式。【附录】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下面转录所谓“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帖子”(2000年1月19日《中国青年报》发表,《读者》2000年第7期《以此为证》转载,此后几年来各种媒体多次转载。)从整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要知道支那的文化和经济中心早在宋朝时就已经南移,经过元、明、清几代,这种南北差距越来越大……请支那朋友记住:在近一千年的历史时期里,支那(主要是南方长江流域)文明和经济的发展,总是被北方南下的胡汉联合部队所蹂躏和中断。那些与日本交流密切的南方的地

(5)退一步说,即便有一个愚蠢疯狂的“日本留学生”敢于写出这样弱智的帖子,(这样的疯子哪个国家都难以避免)他也完全不能代表真正友好的日本人民的看法。

真相—— 评所谓“反华”妙文——揭穿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民族解放运动兴起,反动的、极端错误的“种族优越论”早就被学术界扔进了垃圾堆;国际上再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学者敢于宣扬“种族优劣论”。但是,有人却利用民众的爱国热情,蓄意煽动一种极端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情绪。二战之后已经60多年过去了,如今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学者胆敢说:“中华民族从来就是劣等民族”,举不出他们的具体姓名和著述来,实际上三为鱼在捏造“假想敌”。简言之,“种族优劣论”早已成为学术界所唾弃的历史垃圾,三为鱼却不厌其烦地从中寻找虚拟对手!2000年、2004年间发生“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制造所谓“反华”谎言挑拨中日人民的友好关系,至今没有消除恶劣影响。有人莫名其妙地在网上虚拟一个自称在南京学习的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的辱骂中国人的“帖子”。其中写道—— “从总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我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日比谷公园,指着北洋水师的战利品对我说,日本就是在打败支那的北洋水师(1894—1895年)后,才成为世界上主要强国的……”对这篇从思维、立意、遣词造句到手法似乎太过于“大陆化”的伪作,网上有这样的揭露:(1)首先,无论在南京还是全国各地,都找不到一个叫做“长谷川弘一”的日本留学生。这个署名是捏造的。(2)还有:实际上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并没有什么“北洋水师的战利品”。陈列过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战利品的公园在东京倒确实有过,不过,是在上野公园。且在二战胜利(1945年)后,已被中国政府悉数索回。北洋水师在日本的遗物尚有存放在粟岛海员学校的镇远舰船中;长崎哥拉巴公园内的定远舰舵轮,也不在东京。从地点说来,已经可以否定此文的真实性。又按:据现在掌握的资料,日比谷公园曾陈列过日俄战争的战利品,但不知有过什么甲午战争(1894—1895年)的东西;靖国神社的游就馆在明治时代曾有过甲午战争的战利品。但无论哪种情形,二战结束(1945年)后均已撤除。(3)再从时间上看,这位虚拟的“长谷川弘一”2000年如果真的到中国留学,那么他的年龄总不会超过50岁吧?也就是他必然生于1950年以后!显然不可能在“小时候”被他爸爸领到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去看什么“战利品”,除非他出生在二战(1945年结束)以前,至少在1940年以前。可他自称是“如今的日本留学生”,1945年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于是只剩下一个可能,即:帖子完全是伪造的。(据PCHOME论坛的资料补充并改写)(4)还有,因为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以“支那”称呼中国,所以此后“支那”被视为对中国的一种蔑称。日本战败後完全接受中国的外交条件,官方不再使用“支那”一词。第二次世界大结束後,无条件投降的日本政府,1946年向全国发出《关於回避使用‘支那’称呼之事宜》的通告细心的读者们更可发现一个微妙的事实:这篇虚构的帖子,专找一些中国激进的民族主义者所不满意的“国人弱点”下针。如:“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支那人人对为自己民族而牺牲的人的健忘和不感恩”。实际上,目前日本所存在的轻视中国人的情绪,与近年来大批涌入日本的中国人的一些不良表现(如名列前茅的犯罪率)有密切关系;问起日本人,绝大多数都会提出这个原因。至于说什么“中国人不尊敬自己的先烈”,别提一般日本人不知情,就是在中国,大多数人也不会同意的。仅此一端,就又露出此文的破绽。

此文带有“激进的民族主义者”的口气,显然出于挑拨民族仇恨的阴险目的而伪造。

真相—— 评所谓“反华”妙文——揭穿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民族解放运动兴起,反动的、极端错误的“种族优越论”早就被学术界扔进了垃圾堆;国际上再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学者敢于宣扬“种族优劣论”。但是,有人却利用民众的爱国热情,蓄意煽动一种极端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情绪。二战之后已经60多年过去了,如今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学者胆敢说:“中华民族从来就是劣等民族”,举不出他们的具体姓名和著述来,实际上三为鱼在捏造“假想敌”。简言之,“种族优劣论”早已成为学术界所唾弃的历史垃圾,三为鱼却不厌其烦地从中寻找虚拟对手!2000年、2004年间发生“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制造所谓“反华”谎言挑拨中日人民的友好关系,至今没有消除恶劣影响。有人莫名其妙地在网上虚拟一个自称在南京学习的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的辱骂中国人的“帖子”。其中写道—— “从总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我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日比谷公园,指着北洋水师的战利品对我说,日本就是在打败支那的北洋水师(1894—1895年)后,才成为世界上主要强国的……”对这篇从思维、立意、遣词造句到手法似乎太过于“大陆化”的伪作,网上有这样的揭露:(1)首先,无论在南京还是全国各地,都找不到一个叫做“长谷川弘一”的日本留学生。这个署名是捏造的。(2)还有:实际上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并没有什么“北洋水师的战利品”。陈列过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战利品的公园在东京倒确实有过,不过,是在上野公园。且在二战胜利(1945年)后,已被中国政府悉数索回。北洋水师在日本的遗物尚有存放在粟岛海员学校的镇远舰船中;长崎哥拉巴公园内的定远舰舵轮,也不在东京。从地点说来,已经可以否定此文的真实性。又按:据现在掌握的资料,日比谷公园曾陈列过日俄战争的战利品,但不知有过什么甲午战争(1894—1895年)的东西;靖国神社的游就馆在明治时代曾有过甲午战争的战利品。但无论哪种情形,二战结束(1945年)后均已撤除。(3)再从时间上看,这位虚拟的“长谷川弘一”2000年如果真的到中国留学,那么他的年龄总不会超过50岁吧?也就是他必然生于1950年以后!显然不可能在“小时候”被他爸爸领到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去看什么“战利品”,除非他出生在二战(1945年结束)以前,至少在1940年以前。可他自称是“如今的日本留学生”,1945年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于是只剩下一个可能,即:帖子完全是伪造的。(据PCHOME论坛的资料补充并改写)(4)还有,因为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以“支那”称呼中国,所以此后“支那”被视为对中国的一种蔑称。日本战败後完全接受中国的外交条件,官方不再使用“支那”一词。第二次世界大结束後,无条件投降的日本政府,1946年向全国发出《关於回避使用‘支那’称呼之事宜》的通告

又一伪造者终于登场

真相—— 评所谓“反华”妙文——揭穿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民族解放运动兴起,反动的、极端错误的“种族优越论”早就被学术界扔进了垃圾堆;国际上再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学者敢于宣扬“种族优劣论”。但是,有人却利用民众的爱国热情,蓄意煽动一种极端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情绪。二战之后已经60多年过去了,如今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学者胆敢说:“中华民族从来就是劣等民族”,举不出他们的具体姓名和著述来,实际上三为鱼在捏造“假想敌”。简言之,“种族优劣论”早已成为学术界所唾弃的历史垃圾,三为鱼却不厌其烦地从中寻找虚拟对手!2000年、2004年间发生“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制造所谓“反华”谎言挑拨中日人民的友好关系,至今没有消除恶劣影响。有人莫名其妙地在网上虚拟一个自称在南京学习的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的辱骂中国人的“帖子”。其中写道—— “从总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我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日比谷公园,指着北洋水师的战利品对我说,日本就是在打败支那的北洋水师(1894—1895年)后,才成为世界上主要强国的……”对这篇从思维、立意、遣词造句到手法似乎太过于“大陆化”的伪作,网上有这样的揭露:(1)首先,无论在南京还是全国各地,都找不到一个叫做“长谷川弘一”的日本留学生。这个署名是捏造的。(2)还有:实际上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并没有什么“北洋水师的战利品”。陈列过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战利品的公园在东京倒确实有过,不过,是在上野公园。且在二战胜利(1945年)后,已被中国政府悉数索回。北洋水师在日本的遗物尚有存放在粟岛海员学校的镇远舰船中;长崎哥拉巴公园内的定远舰舵轮,也不在东京。从地点说来,已经可以否定此文的真实性。又按:据现在掌握的资料,日比谷公园曾陈列过日俄战争的战利品,但不知有过什么甲午战争(1894—1895年)的东西;靖国神社的游就馆在明治时代曾有过甲午战争的战利品。但无论哪种情形,二战结束(1945年)后均已撤除。(3)再从时间上看,这位虚拟的“长谷川弘一”2000年如果真的到中国留学,那么他的年龄总不会超过50岁吧?也就是他必然生于1950年以后!显然不可能在“小时候”被他爸爸领到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去看什么“战利品”,除非他出生在二战(1945年结束)以前,至少在1940年以前。可他自称是“如今的日本留学生”,1945年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于是只剩下一个可能,即:帖子完全是伪造的。(据PCHOME论坛的资料补充并改写)(4)还有,因为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以“支那”称呼中国,所以此后“支那”被视为对中国的一种蔑称。日本战败後完全接受中国的外交条件,官方不再使用“支那”一词。第二次世界大结束後,无条件投降的日本政府,1946年向全国发出《关於回避使用‘支那’称呼之事宜》的通告

2003年,湖南又发生“虚构‘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事件”。

   这是所有造假事件中最富于戏剧性的。当时湖南人民广播电台经济频道主持人罗刚,曾主办夜间电话聊天节目《心灵之约》。2003年2月25日子夜,罗刚正在主持《心灵之约》时,有一位带着明显湖南口音的男子打进电话来,憋腔憋调地自称是“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 并念了一段声称是自己“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但这位湖南腔的“自称日本留学生”的“反*华妙文”作伪痕迹,比他的口音更拙劣。所谓“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居然只是前面提及的那个“长谷川弘一”文章的翻版。人的自然口音不经过长期的特殊训练和缺乏一定的天份、是难以遮掩的,在口音上露了马脚,还算情有可原;然而,花费“一个月的时间”造假还要照样画葫芦,那实在就是大懒虫大傻瓜蛋啦。

总之,揭露了真相,完全可以证明:“长谷川弘一帖子”实在为虚拟的无稽之谈。对于类似如此挑拨“民族仇恨”制造“种族优越论”破坏中外友好的伪劣文章,国人千万不要上当受骗!

真相—— 评所谓“反华”妙文——揭穿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民族解放运动兴起,反动的、极端错误的“种族优越论”早就被学术界扔进了垃圾堆;国际上再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学者敢于宣扬“种族优劣论”。但是,有人却利用民众的爱国热情,蓄意煽动一种极端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情绪。二战之后已经60多年过去了,如今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学者胆敢说:“中华民族从来就是劣等民族”,举不出他们的具体姓名和著述来,实际上三为鱼在捏造“假想敌”。简言之,“种族优劣论”早已成为学术界所唾弃的历史垃圾,三为鱼却不厌其烦地从中寻找虚拟对手!2000年、2004年间发生“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制造所谓“反华”谎言挑拨中日人民的友好关系,至今没有消除恶劣影响。有人莫名其妙地在网上虚拟一个自称在南京学习的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的辱骂中国人的“帖子”。其中写道—— “从总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我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日比谷公园,指着北洋水师的战利品对我说,日本就是在打败支那的北洋水师(1894—1895年)后,才成为世界上主要强国的……”对这篇从思维、立意、遣词造句到手法似乎太过于“大陆化”的伪作,网上有这样的揭露:(1)首先,无论在南京还是全国各地,都找不到一个叫做“长谷川弘一”的日本留学生。这个署名是捏造的。(2)还有:实际上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并没有什么“北洋水师的战利品”。陈列过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战利品的公园在东京倒确实有过,不过,是在上野公园。且在二战胜利(1945年)后,已被中国政府悉数索回。北洋水师在日本的遗物尚有存放在粟岛海员学校的镇远舰船中;长崎哥拉巴公园内的定远舰舵轮,也不在东京。从地点说来,已经可以否定此文的真实性。又按:据现在掌握的资料,日比谷公园曾陈列过日俄战争的战利品,但不知有过什么甲午战争(1894—1895年)的东西;靖国神社的游就馆在明治时代曾有过甲午战争的战利品。但无论哪种情形,二战结束(1945年)后均已撤除。(3)再从时间上看,这位虚拟的“长谷川弘一”2000年如果真的到中国留学,那么他的年龄总不会超过50岁吧?也就是他必然生于1950年以后!显然不可能在“小时候”被他爸爸领到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去看什么“战利品”,除非他出生在二战(1945年结束)以前,至少在1940年以前。可他自称是“如今的日本留学生”,1945年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于是只剩下一个可能,即:帖子完全是伪造的。(据PCHOME论坛的资料补充并改写)(4)还有,因为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以“支那”称呼中国,所以此后“支那”被视为对中国的一种蔑称。日本战败後完全接受中国的外交条件,官方不再使用“支那”一词。第二次世界大结束後,无条件投降的日本政府,1946年向全国发出《关於回避使用‘支那’称呼之事宜》的通告

   当然,如果确实遇到少数“侮辱中国人民的言论”而证据确凿时,我们应该理智地、冷静地“摆事实讲道理”维护祖国的尊严;但不宜采取狭隘民族主义的偏颇立场和方式。

 

。此後“支那”这个词完全从日本政府的公文、教科书、报刊杂志中消失了。因此,如果真有这样一个“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如果这青年人竟然敢违抗日本政府的“通告”,他还想“在南京学习”吗?(5)退一步说,即便有一个愚蠢疯狂的“日本留学生”敢于写出这样弱智的帖子,(这样的疯子哪个国家都难以避免)他也完全不能代表真正友好的日本人民的看法。细心的读者们更可发现一个微妙的事实:这篇虚构的帖子,专找一些中国激进的民族主义者所不满意的“国人弱点”下针。如:“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支那人人对为自己民族而牺牲的人的健忘和不感恩”。实际上,目前日本所存在的轻视中国人的情绪,与近年来大批涌入日本的中国人的一些不良表现(如名列前茅的犯罪率)有密切关系;问起日本人,绝大多数都会提出这个原因。至于说什么“中国人不尊敬自己的先烈”,别提一般日本人不知情,就是在中国,大多数人也不会同意的。仅此一端,就又露出此文的破绽。此文带有“激进的民族主义者”的口气,显然出于挑拨民族仇恨的阴险目的而伪造。又一伪造者终于登场2003年,湖南又发生“虚构‘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事件”。这是所有造假事件中最富于戏剧性的。当时湖南人民广播电台经济频道主持人罗刚,曾主办夜间电话聊天节目《心灵之约》。2003年2月25日子夜,罗刚正在主持《心灵之约》时,有一位带着明显湖南口音的男子打进电话来,憋腔憋调地自称是“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并念了一段声称是自己“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但这位湖南腔的“自称日本留学生”的“反*华妙文”作伪痕迹,比他的口音更拙劣。所谓“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居然只是前面提及的那个“长谷川弘一”文章的翻版。人的自然口音不经过长期的特殊训练和缺乏一定的天份、是难以遮掩的,在口音上露了马脚,还算情有可原;然而,花费“一个月的时间”造假还要照样画葫芦,那实在就是大懒虫大傻瓜蛋啦。总之,揭露了真相,完全可以证明:“长谷川弘一帖子”实在为虚拟的无稽之谈。对于类似如此挑拨“民族仇恨”制造“种族优越论”破坏中外友好的伪劣文章,国人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当然,如果确实遇到少数“侮辱中国人民的言论”而证据确凿时,我们应该理智地、冷静地“摆事实讲道理”维护祖国的尊严;但不宜采取狭隘民族主义的偏颇立场和方式。【附录】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下面转录所谓“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帖子”(2000年1月19日《中国青年报》发表,《读者》2000年第7期《以此为证》转载,此后几年来各种媒体多次转载。)从整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要知道支那的文化和经济中心早在宋朝时就已经南移,经过元、明、清几代,这种南北差距越来越大……请支那朋友记住:在近一千年的历史时期里,支那(主要是南方长江流域)文明和经济的发展,总是被北方南下的胡汉联合部队所蹂躏和中断。那些与日本交流密切的南方的地

 【附录】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下面转录所谓“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帖子”(2000年1月19日《中国青年报》发表,《读者》2000年第7期《以此为证》转载,此后几年来各种媒体多次转载。)

 

真相—— 评所谓“反华”妙文——揭穿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民族解放运动兴起,反动的、极端错误的“种族优越论”早就被学术界扔进了垃圾堆;国际上再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学者敢于宣扬“种族优劣论”。但是,有人却利用民众的爱国热情,蓄意煽动一种极端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情绪。二战之后已经60多年过去了,如今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学者胆敢说:“中华民族从来就是劣等民族”,举不出他们的具体姓名和著述来,实际上三为鱼在捏造“假想敌”。简言之,“种族优劣论”早已成为学术界所唾弃的历史垃圾,三为鱼却不厌其烦地从中寻找虚拟对手!2000年、2004年间发生“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制造所谓“反华”谎言挑拨中日人民的友好关系,至今没有消除恶劣影响。有人莫名其妙地在网上虚拟一个自称在南京学习的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的辱骂中国人的“帖子”。其中写道—— “从总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我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日比谷公园,指着北洋水师的战利品对我说,日本就是在打败支那的北洋水师(1894—1895年)后,才成为世界上主要强国的……”对这篇从思维、立意、遣词造句到手法似乎太过于“大陆化”的伪作,网上有这样的揭露:(1)首先,无论在南京还是全国各地,都找不到一个叫做“长谷川弘一”的日本留学生。这个署名是捏造的。(2)还有:实际上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并没有什么“北洋水师的战利品”。陈列过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战利品的公园在东京倒确实有过,不过,是在上野公园。且在二战胜利(1945年)后,已被中国政府悉数索回。北洋水师在日本的遗物尚有存放在粟岛海员学校的镇远舰船中;长崎哥拉巴公园内的定远舰舵轮,也不在东京。从地点说来,已经可以否定此文的真实性。又按:据现在掌握的资料,日比谷公园曾陈列过日俄战争的战利品,但不知有过什么甲午战争(1894—1895年)的东西;靖国神社的游就馆在明治时代曾有过甲午战争的战利品。但无论哪种情形,二战结束(1945年)后均已撤除。(3)再从时间上看,这位虚拟的“长谷川弘一”2000年如果真的到中国留学,那么他的年龄总不会超过50岁吧?也就是他必然生于1950年以后!显然不可能在“小时候”被他爸爸领到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去看什么“战利品”,除非他出生在二战(1945年结束)以前,至少在1940年以前。可他自称是“如今的日本留学生”,1945年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于是只剩下一个可能,即:帖子完全是伪造的。(据PCHOME论坛的资料补充并改写)(4)还有,因为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以“支那”称呼中国,所以此后“支那”被视为对中国的一种蔑称。日本战败後完全接受中国的外交条件,官方不再使用“支那”一词。第二次世界大结束後,无条件投降的日本政府,1946年向全国发出《关於回避使用‘支那’称呼之事宜》的通告

。此後“支那”这个词完全从日本政府的公文、教科书、报刊杂志中消失了。因此,如果真有这样一个“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如果这青年人竟然敢违抗日本政府的“通告”,他还想“在南京学习”吗?(5)退一步说,即便有一个愚蠢疯狂的“日本留学生”敢于写出这样弱智的帖子,(这样的疯子哪个国家都难以避免)他也完全不能代表真正友好的日本人民的看法。细心的读者们更可发现一个微妙的事实:这篇虚构的帖子,专找一些中国激进的民族主义者所不满意的“国人弱点”下针。如:“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支那人人对为自己民族而牺牲的人的健忘和不感恩”。实际上,目前日本所存在的轻视中国人的情绪,与近年来大批涌入日本的中国人的一些不良表现(如名列前茅的犯罪率)有密切关系;问起日本人,绝大多数都会提出这个原因。至于说什么“中国人不尊敬自己的先烈”,别提一般日本人不知情,就是在中国,大多数人也不会同意的。仅此一端,就又露出此文的破绽。此文带有“激进的民族主义者”的口气,显然出于挑拨民族仇恨的阴险目的而伪造。又一伪造者终于登场2003年,湖南又发生“虚构‘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事件”。这是所有造假事件中最富于戏剧性的。当时湖南人民广播电台经济频道主持人罗刚,曾主办夜间电话聊天节目《心灵之约》。2003年2月25日子夜,罗刚正在主持《心灵之约》时,有一位带着明显湖南口音的男子打进电话来,憋腔憋调地自称是“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并念了一段声称是自己“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但这位湖南腔的“自称日本留学生”的“反*华妙文”作伪痕迹,比他的口音更拙劣。所谓“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居然只是前面提及的那个“长谷川弘一”文章的翻版。人的自然口音不经过长期的特殊训练和缺乏一定的天份、是难以遮掩的,在口音上露了马脚,还算情有可原;然而,花费“一个月的时间”造假还要照样画葫芦,那实在就是大懒虫大傻瓜蛋啦。总之,揭露了真相,完全可以证明:“长谷川弘一帖子”实在为虚拟的无稽之谈。对于类似如此挑拨“民族仇恨”制造“种族优越论”破坏中外友好的伪劣文章,国人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当然,如果确实遇到少数“侮辱中国人民的言论”而证据确凿时,我们应该理智地、冷静地“摆事实讲道理”维护祖国的尊严;但不宜采取狭隘民族主义的偏颇立场和方式。【附录】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下面转录所谓“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帖子”(2000年1月19日《中国青年报》发表,《读者》2000年第7期《以此为证》转载,此后几年来各种媒体多次转载。)从整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要知道支那的文化和经济中心早在宋朝时就已经南移,经过元、明、清几代,这种南北差距越来越大……请支那朋友记住:在近一千年的历史时期里,支那(主要是南方长江流域)文明和经济的发展,总是被北方南下的胡汉联合部队所蹂躏和中断。那些与日本交流密切的南方的地从整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 

。此後“支那”这个词完全从日本政府的公文、教科书、报刊杂志中消失了。因此,如果真有这样一个“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如果这青年人竟然敢违抗日本政府的“通告”,他还想“在南京学习”吗?(5)退一步说,即便有一个愚蠢疯狂的“日本留学生”敢于写出这样弱智的帖子,(这样的疯子哪个国家都难以避免)他也完全不能代表真正友好的日本人民的看法。细心的读者们更可发现一个微妙的事实:这篇虚构的帖子,专找一些中国激进的民族主义者所不满意的“国人弱点”下针。如:“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支那人人对为自己民族而牺牲的人的健忘和不感恩”。实际上,目前日本所存在的轻视中国人的情绪,与近年来大批涌入日本的中国人的一些不良表现(如名列前茅的犯罪率)有密切关系;问起日本人,绝大多数都会提出这个原因。至于说什么“中国人不尊敬自己的先烈”,别提一般日本人不知情,就是在中国,大多数人也不会同意的。仅此一端,就又露出此文的破绽。此文带有“激进的民族主义者”的口气,显然出于挑拨民族仇恨的阴险目的而伪造。又一伪造者终于登场2003年,湖南又发生“虚构‘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事件”。这是所有造假事件中最富于戏剧性的。当时湖南人民广播电台经济频道主持人罗刚,曾主办夜间电话聊天节目《心灵之约》。2003年2月25日子夜,罗刚正在主持《心灵之约》时,有一位带着明显湖南口音的男子打进电话来,憋腔憋调地自称是“日本留学生小原正太郎”,并念了一段声称是自己“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但这位湖南腔的“自称日本留学生”的“反*华妙文”作伪痕迹,比他的口音更拙劣。所谓“花了一个月写成”的文章,居然只是前面提及的那个“长谷川弘一”文章的翻版。人的自然口音不经过长期的特殊训练和缺乏一定的天份、是难以遮掩的,在口音上露了马脚,还算情有可原;然而,花费“一个月的时间”造假还要照样画葫芦,那实在就是大懒虫大傻瓜蛋啦。总之,揭露了真相,完全可以证明:“长谷川弘一帖子”实在为虚拟的无稽之谈。对于类似如此挑拨“民族仇恨”制造“种族优越论”破坏中外友好的伪劣文章,国人千万不要上当受骗!当然,如果确实遇到少数“侮辱中国人民的言论”而证据确凿时,我们应该理智地、冷静地“摆事实讲道理”维护祖国的尊严;但不宜采取狭隘民族主义的偏颇立场和方式。【附录】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下面转录所谓“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帖子”(2000年1月19日《中国青年报》发表,《读者》2000年第7期《以此为证》转载,此后几年来各种媒体多次转载。)从整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要知道支那的文化和经济中心早在宋朝时就已经南移,经过元、明、清几代,这种南北差距越来越大……请支那朋友记住:在近一千年的历史时期里,支那(主要是南方长江流域)文明和经济的发展,总是被北方南下的胡汉联合部队所蹂躏和中断。那些与日本交流密切的南方的地要知道支那的文化和经济中心早在宋朝时就已经南移,经过元、明、清几代,这种南北差距越来越大……请支那朋友记住:在近一千年的历史时期里,支那(主要是南方长江流域)文明和经济的发展,总是被北方南下的胡汉联合部队所蹂躏和中断。那些与日本交流密切的南方的地区,其人种素质就远比北方地区高,尤其是台湾。我们日本人(除了只会叩头的少数政客外)愿意称你们国家为支那,不愿称它为中国,但我们称宋代以前为中国,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我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日比谷公园,指着北洋水师的战利品对我说,日本就是在打败支那北洋水师后,才成为世界上主要强国的。当年,北洋水师的铁甲舰在日本海域为所欲为,全体日本国民都同仇敌忾,宁愿饿死也要把钱捐出来买战舰,由于日本资金远没有支那国充裕,我们无法像支那那样买大型铁甲舰,我们的战舰从各方面讲都不如支那的北洋水师,但我们在海战中却取得了全胜,这完全是大和民族精神力的胜利。你们的古人说得好:知耻者近乎勇,如果他看到他的后人的表现的话,一定会羞愤得自杀。

我在日本时就轻视支那人,当我来到支那的时候,我发现支那人比我想象的还要低劣,他们对我这个毫无背景的日本学生点头哈腰,说什么都是日本好,就连支那的传统文化也是日本继承的比较好。 

当我问他们支那一个在韩战中为了完成任务宁愿被火烧死的英雄时,他们居然说那种傻瓜再也不会有了。我们日本有靖国神社,你们有什么,你们有在日支战争(编者注:抗日战争)为国战亡将士的记录吗?我曾经接触过一些旧日本军的老兵,他们至今还对当年率队冲锋而被机枪在几米之外打死的支那官兵们表示感慨和敬意……

我们日本人将会永记为国殉死的英灵,他们在靖国神社里享受他们应得的敬意,每当我们唱起“为国而逝的英魂啊,你要常常回到慈母的梦中”,我们就会感慨万千,永志难忘。支那人,我们敬拜神社时,你们根本没有资格说三道四。

(本博文综合媒体多种报道) 
真相—— 评所谓“反华”妙文——揭穿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民族解放运动兴起,反动的、极端错误的“种族优越论”早就被学术界扔进了垃圾堆;国际上再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学者敢于宣扬“种族优劣论”。但是,有人却利用民众的爱国热情,蓄意煽动一种极端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情绪。二战之后已经60多年过去了,如今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学者胆敢说:“中华民族从来就是劣等民族”,举不出他们的具体姓名和著述来,实际上三为鱼在捏造“假想敌”。简言之,“种族优劣论”早已成为学术界所唾弃的历史垃圾,三为鱼却不厌其烦地从中寻找虚拟对手!2000年、2004年间发生“虚拟长谷川弘一帖子事件”,制造所谓“反华”谎言挑拨中日人民的友好关系,至今没有消除恶劣影响。有人莫名其妙地在网上虚拟一个自称在南京学习的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的辱骂中国人的“帖子”。其中写道—— “从总体上看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在总体素质上讲,南方支那人又要远远优于北方支那人。……我们轻视支那人的一个原因是我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日比谷公园,指着北洋水师的战利品对我说,日本就是在打败支那的北洋水师(1894—1895年)后,才成为世界上主要强国的……”对这篇从思维、立意、遣词造句到手法似乎太过于“大陆化”的伪作,网上有这样的揭露:(1)首先,无论在南京还是全国各地,都找不到一个叫做“长谷川弘一”的日本留学生。这个署名是捏造的。(2)还有:实际上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并没有什么“北洋水师的战利品”。陈列过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战利品的公园在东京倒确实有过,不过,是在上野公园。且在二战胜利(1945年)后,已被中国政府悉数索回。北洋水师在日本的遗物尚有存放在粟岛海员学校的镇远舰船中;长崎哥拉巴公园内的定远舰舵轮,也不在东京。从地点说来,已经可以否定此文的真实性。又按:据现在掌握的资料,日比谷公园曾陈列过日俄战争的战利品,但不知有过什么甲午战争(1894—1895年)的东西;靖国神社的游就馆在明治时代曾有过甲午战争的战利品。但无论哪种情形,二战结束(1945年)后均已撤除。(3)再从时间上看,这位虚拟的“长谷川弘一”2000年如果真的到中国留学,那么他的年龄总不会超过50岁吧?也就是他必然生于1950年以后!显然不可能在“小时候”被他爸爸领到东京的日比谷公园去看什么“战利品”,除非他出生在二战(1945年结束)以前,至少在1940年以前。可他自称是“如今的日本留学生”,1945年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于是只剩下一个可能,即:帖子完全是伪造的。(据PCHOME论坛的资料补充并改写)(4)还有,因为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以“支那”称呼中国,所以此后“支那”被视为对中国的一种蔑称。日本战败後完全接受中国的外交条件,官方不再使用“支那”一词。第二次世界大结束後,无条件投降的日本政府,1946年向全国发出《关於回避使用‘支那’称呼之事宜》的通告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