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明远新诗选:星空 盔甲 溯游而上  

2008-06-26 13:1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明远新诗选:星空   盔甲   溯游而上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明远新诗选:星空   盔甲   溯游而上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明远新诗选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

[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

   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

  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唯一的梦》,结尾是: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绞架、断头台、火刑堆,
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
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
会永远被世人传颂!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无论映照着萤火虫、
皓月、冰雪、启明星,
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
那是我永生的梦
——唯一的梦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序诗:星空

 

  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灿烂天体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使夜梦 孵化为

         磷光闪烁的羽翼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展开 螺旋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湿润地 只环绕你飞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舞,趋于圆寂----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整个世界,浓缩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在你的瞳孔里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明远新诗选:星空   盔甲   溯游而上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爱的旋律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 伴舞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这根细腻的弦索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搜寻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微小的幸福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命运的严酷

 

还有一根弦索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我不忍心拨弄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渺而又沉重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缠绕我的心窝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
别在彩蝶的飞舞中,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寻找破茧;
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女神头像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
碎片纷纷溅落尘土。
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红雨沿着裂口喷注。 

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你的魅力依然如故。
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
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

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
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
将使多少目光模糊……
1967年春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大鹏之歌

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
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
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
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
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
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

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
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
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
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

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
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
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
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1968年10月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大旱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滔天白浪凝缩为
龟裂的石头
瓦解成粉末;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
沙哑地哀吼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终归于空壳;

绯红叶面的题诗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在嶙峋的掌骨内
烤作纸灰;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斑竹的残骸羽化后
在严酷的沙风里
梦影消褪……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万能的上帝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没有一滴眼泪

1974年秋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沉默

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

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

当敏感的手指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

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

刽子手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他的行宫很大,
他的心胸很小。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高架电网的厚墙
藏不住无穷的烦恼。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不论他躲进地道,
甚至钻入云霄,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怎样也无法逃脱
我对他的嘲笑!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我的牢房很小,
我的世界很大。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一粒冬眠的种子
孕育着多少鲜花?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不管亮晃晃的屠刀
在我的头上悬挂,
怎样也无法消除
他对我的害怕!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请继续点击——

 

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戳穿谎言——越抹越黑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陈明远诗词  沁园春  水调歌头  七律·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

建议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渺而又沉重  缠绕我的心窝  牵连你的影踪  盔甲畫家請我卸下盔甲,  他要讚美我的傷疤。 他說:“世上最令人陶醉,  就是那種殘缺之美! 司芬克獅的塌鼻勝過嘴,  維納斯殘臂勝過腿 ……“你的傷疤是響當當的勳章,  永遠印在自己身上! 沒有一個盜贼可以偷走  沒有一個騙子敢於偽裝。“何必用盔甲掩蓋傷疤?  雖然它的真容令人害怕。 它是地質斷層的峽谷,  於粗獷之中顯出偉大!“這傷疤描出史詩的插畫,  應該在博物館高高懸掛; 它賽過一切流行的情歌,  壓倒了超級明星的金发 ……” 繃緊的油布激動地顫抖,  彩色的妙筆準備生花 ── 畫家的濃眉擰成了問號,  我微笑的嘴角作出回答:“請你摸一摸這全身盔甲,  它們就是我的傷疤!”别别在清蝉的吟唱里,  寻找蜕壳;别在珍珠的虹影下,  寻找泪斑;别在彩蝶的飞舞中,  寻找破茧;别在我明朗的笑容上,  寻找伤痕! 女神头像刀斧劈向白玉的头颅,碎片纷纷溅落尘土。当我伸开双臂维护你,红雨沿着裂口喷注。但你的眼神没有黯淡,你的魅力依然如故。胭脂聚在笑纹和酒窝,凝成晶莹闪亮的宝珠。岁月会抚平你的斑痕,风沙要化尽我的尸骨。只有这颊边红痣点点,将使多少目光模糊……1967年春大鹏之歌上帝折断我的一面翅膀,我被从云端扔进海洋。白羽和血花的碎片轰响,波谷不忍心将我埋葬。浪尖托住了我的单翼,支起一片帆,凌风远航。另一段残翼藏在水下,船尾摇曳出曲折的霞光。冰川冒着寒气擦过身旁,礁石下章鱼的触手伸张。我默默飞驰,心里明白一旦停留就只有死亡——孤帆在迷雾里寻找东方,让它的影子在暗中生长……盼到天尽头,总能抓住一片白云补好我的创伤! 1968年10月大旱滔天白浪凝缩为龟裂的石头瓦解成粉末;
山涧的龅牙摇摇欲坠沙哑地哀吼终归于空壳;绯红叶面的题诗在嶙峋的掌骨内烤作纸灰;斑竹的残骸羽化后在严酷的沙风里梦影消褪……万能的上帝没有一滴眼泪。1974年秋沉默当婉转的歌喉 渗出浓黑的淤血  结为一层层硬痂,当凝神的秋波 变为冒烟的流沙  在酷寒的烈日下。只有熬到不眠的静夜 回想清泉的喷发 ……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当敏感的手指 挡住皮鞭的抽打  变成一条条伤疤,当砸烂的琴声 扔进火刑的柴堆  开放殉难者的火花。只有守护心田深处 盼那铁树的萌芽……朋友,让我们沉默吧!刽子手他的行宫很大,他的心胸很小。高架电网的厚墙藏不住无穷的烦恼。不论他躲进地道,甚至钻入云霄,怎样也无法逃脱我对他的嘲笑!我的牢房很小,我的世界很大。一粒冬眠的种子孕育着多少鲜花?不管亮晃晃的屠刀在我的头上悬挂,怎样也无法消除他对我的害怕!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陈明远诗词沁园春水调歌头七律·推荐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节目郭沫若书信的笔墨官司延续至今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夜读偶记——缺德有才的戏曲家阮大铖(转评三伪余)讨个说法:这篇文章究竟有什么问题?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新浪大讲堂:陈明远谈鲁迅的经济生活 明远新诗选[说明]许多网友希望读到我的诗歌。现由诗友萧湘编选。我写诗歌对于个人是籍以陶冶性情,对于时代是留下一点记录;诗歌无价有两层意思:一为不能卖钱更不能发财,特别如今的文化商场没有什么销路;二为诗歌的纪念意义无须估价、也无法估价。如此而已。[萧湘评语]陈明远诗36首选入《七家诗选》(1993)《中国十四行诗选》(1988);还有诗集《劫后诗存》《地下诗草》《溯游而上》(1990)《无价的爱》(1992)《心潮》(1993)浩劫期间陈明远能写出那样的诗歌,实属难能可贵。他断然回避、超越了当时弥漫的浮夸、虚荣的英雄主义基调。当时,虽然已经与官方无关,但民间高昂激越的诗风确实已成一种习惯性的风格,一种浪漫主义余调,某种程度上它削弱了新诗体的力量。而陈明远这些诗歌则有较强的真情性、现代性;又在象征的总体氛围上回应了民族反思。其中如《大旱》《沉默》《刽子手》写得极具质感。在20世纪中叶的中国,青年诗人陈明远也唱出了茨维塔耶娃式的“未来之歌”。1976年的一个秋夜,诗人在地震棚里为他的诗集《地下诗草》写作了跋诗《唯一的梦》,结尾是:绞架、断头台、火刑堆,都抹不去坚定的笑容!我将消逝。但这地下诗草会永远被世人传颂!无论映照着萤火虫、皓月、冰雪、启明星,直到朝阳升起欢庆的灯笼,那是我永生的梦——唯一的梦序诗:星空星空,浓缩在你的瞳孔里我的躯壳永远无法触及的灿烂天体使夜梦孵化为磷光闪烁的羽翼展开螺旋湿润地只环绕你飞舞,趋于圆寂----整个世界,浓缩在你的瞳孔里爱的旋律把我僵直的脊椎  做成吉他的弦索 迸发桂花香味  明月轮中伴舞这根细腻的弦索  搜寻微小的幸福  这根粗犷的弦索  应和命运的严酷还有一根弦索  我不忍心拨弄  是古木盘结藤萝  飘
  评论这张
 
阅读(8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