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2008-08-02 06:17:28|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其数,比比皆是……若是青少年以这样一个人作为“老师、榜样”,如果鱼派(余秋雨派)手法像传染病一样风行,那么我国21世纪的文化,将不堪设想!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已经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种对于“虚伪”种种表现的劣根性的解剖和分析,从中可以得出一些借鉴、一些经验教训,总结来者、警戒后人。不能让余某的“三虚”、“三伪”再污染社会风气、再毒害子孙后人。彻底揭露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劣根性”,以帮助世人、救治世风,乃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一件义不容辞的责任。我辈义无返顾,当担负这个使命。(转自老树临风的博客)【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有地震实况视频)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转:余秋雨老是改不了说谎编造的毛病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如果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都能背下全文五六千字的金刚经,那么,少林寺的僧人都去跳河算了!  出生在如此不可思议的“余姚”,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  再问一句,余秋雨,你知道《四库全书》一共有多少书吗?  我告诉你,电子版一共接近8G。即使是康乾盛世都无力付梓刊行,历康、雍、乾三朝,全中国都只有六套抄本。而你,余秋雨,竟然能在三个月内看完?难道,《文渊阁》版、《文澜阁》版《四库全书》都是你出生的时候就夹在裤裆里带来的?  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  作者alensfield系台湾学者。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3a6270100aiqd.html#cmt_783965【又转】谁读完了中国的书?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俞大维先生是留学德国的物理学博士。学成归国后,他去拜望一位长辈,这位老先生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懂外文的年轻人。像我,一门外文都不懂,如今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再也没书可看!”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此人是谁?好大口气!这老人就是陈寅恪的父亲,散原老人陈三立。他的父亲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被革去湖南巡抚的陈宝箴。散原老人如此家学,更何况他意在嘉奖后进,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吹嘘。至于那个古文程度和外文程度一样好的余秋雨,说他数月之内读完《四部备要》(另一篇文章说是读完《四部丛刊》),这等疯话,只有那些写墓志铭赚银子的才说得出口。【博主按语】学者alensfield指出这样的问题,还只是三伪鱼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一个例证。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如果只有个别的例子,倒也罢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样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具体例证,在余秋雨的著述中,不计【博主前言】多年来争议不休的余秋雨问题,众说纷纭,令人有点儿厌倦厌烦了。但是在大地震大暴露以后,这已经不是什么“咬文嚼字”、“常识性错误”的问题,也不是“文革历史”、“忏悔过去”的问题,而是鲜明地转化为一个社会的典型问题。如今余秋雨已成为社会学、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标本、一个符号(代码),一个典型象征。因此,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早已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   如果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都能背下全文五六千字的金刚经,那么,少林寺的僧人都去跳河算了!  出生在如此不可思议的“余姚”,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  再问一句,余秋雨,你知道《四库全书》一共有多少书吗?  我告诉你,电子版一共接近8G。即使是康乾盛世都无力付梓刊行,历康、雍、乾三朝,全中国都只有六套抄本。而你,余秋雨,竟然能在三个月内看完?难道,《文渊阁》版、《文澜阁》版《四库全书》都是你出生的时候就夹在裤裆里带来的?  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  作者alensfield系台湾学者。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3a6270100aiqd.html#cmt_783965【又转】谁读完了中国的书?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俞大维先生是留学德国的物理学博士。学成归国后,他去拜望一位长辈,这位老先生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懂外文的年轻人。像我,一门外文都不懂,如今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再也没书可看!”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此人是谁?好大口气!这老人就是陈寅恪的父亲,散原老人陈三立。他的父亲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被革去湖南巡抚的陈宝箴。散原老人如此家学,更何况他意在嘉奖后进,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吹嘘。至于那个古文程度和外文程度一样好的余秋雨,说他数月之内读完《四部备要》(另一篇文章说是读完《四部丛刊》),这等疯话,只有那些写墓志铭赚银子的才说得出口。【博主按语】学者alensfield指出这样的问题,还只是三伪鱼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一个例证。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如果只有个别的例子,倒也罢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样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具体例证,在余秋雨的著述中,不计”、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门数据充分、形象丰富的“学问”了。

  如果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都能背下全文五六千字的金刚经,那么,少林寺的僧人都去跳河算了!  出生在如此不可思议的“余姚”,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  再问一句,余秋雨,你知道《四库全书》一共有多少书吗?  我告诉你,电子版一共接近8G。即使是康乾盛世都无力付梓刊行,历康、雍、乾三朝,全中国都只有六套抄本。而你,余秋雨,竟然能在三个月内看完?难道,《文渊阁》版、《文澜阁》版《四库全书》都是你出生的时候就夹在裤裆里带来的?  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  作者alensfield系台湾学者。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3a6270100aiqd.html#cmt_783965【又转】谁读完了中国的书?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俞大维先生是留学德国的物理学博士。学成归国后,他去拜望一位长辈,这位老先生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懂外文的年轻人。像我,一门外文都不懂,如今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再也没书可看!”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此人是谁?好大口气!这老人就是陈寅恪的父亲,散原老人陈三立。他的父亲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被革去湖南巡抚的陈宝箴。散原老人如此家学,更何况他意在嘉奖后进,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吹嘘。至于那个古文程度和外文程度一样好的余秋雨,说他数月之内读完《四部备要》(另一篇文章说是读完《四部丛刊》),这等疯话,只有那些写墓志铭赚银子的才说得出口。【博主按语】学者alensfield指出这样的问题,还只是三伪鱼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一个例证。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如果只有个别的例子,倒也罢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样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具体例证,在余秋雨的著述中,不计   下面转录学者其数,比比皆是……若是青少年以这样一个人作为“老师、榜样”,如果鱼派(余秋雨派)手法像传染病一样风行,那么我国21世纪的文化,将不堪设想!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已经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种对于“虚伪”种种表现的劣根性的解剖和分析,从中可以得出一些借鉴、一些经验教训,总结来者、警戒后人。不能让余某的“三虚”、“三伪”再污染社会风气、再毒害子孙后人。彻底揭露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劣根性”,以帮助世人、救治世风,乃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一件义不容辞的责任。我辈义无返顾,当担负这个使命。(转自老树临风的博客)【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有地震实况视频)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转:余秋雨老是改不了说谎编造的毛病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alensfield 文章:

 

 

  如果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都能背下全文五六千字的金刚经,那么,少林寺的僧人都去跳河算了!  出生在如此不可思议的“余姚”,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  再问一句,余秋雨,你知道《四库全书》一共有多少书吗?  我告诉你,电子版一共接近8G。即使是康乾盛世都无力付梓刊行,历康、雍、乾三朝,全中国都只有六套抄本。而你,余秋雨,竟然能在三个月内看完?难道,《文渊阁》版、《文澜阁》版《四库全书》都是你出生的时候就夹在裤裆里带来的?  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  作者alensfield系台湾学者。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3a6270100aiqd.html#cmt_783965【又转】谁读完了中国的书?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俞大维先生是留学德国的物理学博士。学成归国后,他去拜望一位长辈,这位老先生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懂外文的年轻人。像我,一门外文都不懂,如今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再也没书可看!”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此人是谁?好大口气!这老人就是陈寅恪的父亲,散原老人陈三立。他的父亲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被革去湖南巡抚的陈宝箴。散原老人如此家学,更何况他意在嘉奖后进,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吹嘘。至于那个古文程度和外文程度一样好的余秋雨,说他数月之内读完《四部备要》(另一篇文章说是读完《四部丛刊》),这等疯话,只有那些写墓志铭赚银子的才说得出口。【博主按语】学者alensfield指出这样的问题,还只是三伪鱼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一个例证。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如果只有个别的例子,倒也罢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样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具体例证,在余秋雨的著述中,不计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转)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博主前言】多年来争议不休的余秋雨问题,众说纷纭,令人有点儿厌倦厌烦了。但是在大地震大暴露以后,这已经不是什么“咬文嚼字”、“常识性错误”的问题,也不是“文革历史”、“忏悔过去”的问题,而是鲜明地转化为一个社会的典型问题。如今余秋雨已成为社会学、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标本、一个符号(代码),一个典型象征。因此,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早已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门数据充分、形象丰富的“学问”了。 下面转录学者alensfield 文章: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转)余秋雨说:“我家乡出过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样一些天下公认的大儒,但到我出生时,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哪怕是片言只语。我家乡是如此,别的地方当然也差不多。这个现象我在长大后反复咀嚼,消解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文化梦想。高层思维再精深,如果永远与山河大地的文明程度基本脱节,最终意义又在何处?当时的家乡,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唯一与文明有关的痕迹,就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吃素念经的女家长,天天在做着‘积德行善’的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还能背得下《金刚经》。”  这,就是余秋雨的无耻修辞法。  他看到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都是浙江余姚人,就把这三位都纳入了“我家乡”的大儒。然后,又说“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  接着,作为对比,余秋雨的“家乡”竟然有一群“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还能背得下《金刚经》”的妇女。  余秋雨,你读过《金刚经》吗?你知道《金刚经》一共多少字吗?  你家乡“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竟然都能背下《金刚经》?   余秋雨说:“我家乡出过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样一些天下公认的大儒,但到我出生时,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哪怕是片言只语。我家乡是如此,别的地方当然也差不多。这个现象我在长大后反复咀嚼,消解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文化梦想。高层思维再精深,如果永远与山河大地的文明程度基本脱节,最终意义又在何处?当时的家乡,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唯一与文明有关的痕迹,就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吃素念经的女家长,天天在做着‘积德行善’的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还能背得下《金刚经》。”

其数,比比皆是……若是青少年以这样一个人作为“老师、榜样”,如果鱼派(余秋雨派)手法像传染病一样风行,那么我国21世纪的文化,将不堪设想!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已经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种对于“虚伪”种种表现的劣根性的解剖和分析,从中可以得出一些借鉴、一些经验教训,总结来者、警戒后人。不能让余某的“三虚”、“三伪”再污染社会风气、再毒害子孙后人。彻底揭露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劣根性”,以帮助世人、救治世风,乃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一件义不容辞的责任。我辈义无返顾,当担负这个使命。(转自老树临风的博客)【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有地震实况视频)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转:余秋雨老是改不了说谎编造的毛病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这,就是余秋雨的无耻修辞法

  他看到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都是浙江余姚人,就把这三位都纳入了“我家乡”的大儒。然后,又说“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

  如果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都能背下全文五六千字的金刚经,那么,少林寺的僧人都去跳河算了!  出生在如此不可思议的“余姚”,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  再问一句,余秋雨,你知道《四库全书》一共有多少书吗?  我告诉你,电子版一共接近8G。即使是康乾盛世都无力付梓刊行,历康、雍、乾三朝,全中国都只有六套抄本。而你,余秋雨,竟然能在三个月内看完?难道,《文渊阁》版、《文澜阁》版《四库全书》都是你出生的时候就夹在裤裆里带来的?  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  作者alensfield系台湾学者。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3a6270100aiqd.html#cmt_783965【又转】谁读完了中国的书?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俞大维先生是留学德国的物理学博士。学成归国后,他去拜望一位长辈,这位老先生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懂外文的年轻人。像我,一门外文都不懂,如今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再也没书可看!”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此人是谁?好大口气!这老人就是陈寅恪的父亲,散原老人陈三立。他的父亲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被革去湖南巡抚的陈宝箴。散原老人如此家学,更何况他意在嘉奖后进,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吹嘘。至于那个古文程度和外文程度一样好的余秋雨,说他数月之内读完《四部备要》(另一篇文章说是读完《四部丛刊》),这等疯话,只有那些写墓志铭赚银子的才说得出口。【博主按语】学者alensfield指出这样的问题,还只是三伪鱼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一个例证。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如果只有个别的例子,倒也罢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样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具体例证,在余秋雨的著述中,不计  接着,作为对比,余秋雨的“家乡”竟然有一群“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还能背得下《金刚经》”的妇女。

  余秋雨,你读过《金刚经》吗?你知道《金刚经》一共多少字吗?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博主前言】多年来争议不休的余秋雨问题,众说纷纭,令人有点儿厌倦厌烦了。但是在大地震大暴露以后,这已经不是什么“咬文嚼字”、“常识性错误”的问题,也不是“文革历史”、“忏悔过去”的问题,而是鲜明地转化为一个社会的典型问题。如今余秋雨已成为社会学、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标本、一个符号(代码),一个典型象征。因此,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早已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门数据充分、形象丰富的“学问”了。 下面转录学者alensfield 文章: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转)余秋雨说:“我家乡出过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样一些天下公认的大儒,但到我出生时,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哪怕是片言只语。我家乡是如此,别的地方当然也差不多。这个现象我在长大后反复咀嚼,消解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文化梦想。高层思维再精深,如果永远与山河大地的文明程度基本脱节,最终意义又在何处?当时的家乡,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唯一与文明有关的痕迹,就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吃素念经的女家长,天天在做着‘积德行善’的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还能背得下《金刚经》。”  这,就是余秋雨的无耻修辞法。  他看到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都是浙江余姚人,就把这三位都纳入了“我家乡”的大儒。然后,又说“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  接着,作为对比,余秋雨的“家乡”竟然有一群“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还能背得下《金刚经》”的妇女。  余秋雨,你读过《金刚经》吗?你知道《金刚经》一共多少字吗?  你家乡“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竟然都能背下《金刚经》?

  你家乡“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竟然都能背下《金刚经》?

其数,比比皆是……若是青少年以这样一个人作为“老师、榜样”,如果鱼派(余秋雨派)手法像传染病一样风行,那么我国21世纪的文化,将不堪设想!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已经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种对于“虚伪”种种表现的劣根性的解剖和分析,从中可以得出一些借鉴、一些经验教训,总结来者、警戒后人。不能让余某的“三虚”、“三伪”再污染社会风气、再毒害子孙后人。彻底揭露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劣根性”,以帮助世人、救治世风,乃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一件义不容辞的责任。我辈义无返顾,当担负这个使命。(转自老树临风的博客)【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有地震实况视频)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转:余秋雨老是改不了说谎编造的毛病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如果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都能背下全文五六千字的金刚经,那么,少林寺的僧人都去跳河算了!

  出生在如此不可思议的“余姚”,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

  再问一句,余秋雨,你知道《四库全书》一共有多少书吗?

  我告诉你,电子版一共接近8G。即使是康乾盛世都无力付梓刊行,历康、雍、乾三朝,全中国都只有六套抄本。而你,余秋雨,竟然能在三个月内看完?难道,《文渊阁》版、《文澜阁》版《四库全书》都是你出生的时候就夹在裤裆里带来的?

  如果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都能背下全文五六千字的金刚经,那么,少林寺的僧人都去跳河算了!  出生在如此不可思议的“余姚”,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  再问一句,余秋雨,你知道《四库全书》一共有多少书吗?  我告诉你,电子版一共接近8G。即使是康乾盛世都无力付梓刊行,历康、雍、乾三朝,全中国都只有六套抄本。而你,余秋雨,竟然能在三个月内看完?难道,《文渊阁》版、《文澜阁》版《四库全书》都是你出生的时候就夹在裤裆里带来的?  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  作者alensfield系台湾学者。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3a6270100aiqd.html#cmt_783965【又转】谁读完了中国的书?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俞大维先生是留学德国的物理学博士。学成归国后,他去拜望一位长辈,这位老先生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懂外文的年轻人。像我,一门外文都不懂,如今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再也没书可看!”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此人是谁?好大口气!这老人就是陈寅恪的父亲,散原老人陈三立。他的父亲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被革去湖南巡抚的陈宝箴。散原老人如此家学,更何况他意在嘉奖后进,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吹嘘。至于那个古文程度和外文程度一样好的余秋雨,说他数月之内读完《四部备要》(另一篇文章说是读完《四部丛刊》),这等疯话,只有那些写墓志铭赚银子的才说得出口。【博主按语】学者alensfield指出这样的问题,还只是三伪鱼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一个例证。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如果只有个别的例子,倒也罢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样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具体例证,在余秋雨的著述中,不计

  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博主前言】多年来争议不休的余秋雨问题,众说纷纭,令人有点儿厌倦厌烦了。但是在大地震大暴露以后,这已经不是什么“咬文嚼字”、“常识性错误”的问题,也不是“文革历史”、“忏悔过去”的问题,而是鲜明地转化为一个社会的典型问题。如今余秋雨已成为社会学、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标本、一个符号(代码),一个典型象征。因此,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早已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门数据充分、形象丰富的“学问”了。 下面转录学者alensfield 文章: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转)余秋雨说:“我家乡出过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样一些天下公认的大儒,但到我出生时,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哪怕是片言只语。我家乡是如此,别的地方当然也差不多。这个现象我在长大后反复咀嚼,消解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文化梦想。高层思维再精深,如果永远与山河大地的文明程度基本脱节,最终意义又在何处?当时的家乡,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唯一与文明有关的痕迹,就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吃素念经的女家长,天天在做着‘积德行善’的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还能背得下《金刚经》。”  这,就是余秋雨的无耻修辞法。  他看到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都是浙江余姚人,就把这三位都纳入了“我家乡”的大儒。然后,又说“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  接着,作为对比,余秋雨的“家乡”竟然有一群“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还能背得下《金刚经》”的妇女。  余秋雨,你读过《金刚经》吗?你知道《金刚经》一共多少字吗?  你家乡“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竟然都能背下《金刚经》?

  如果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都能背下全文五六千字的金刚经,那么,少林寺的僧人都去跳河算了!  出生在如此不可思议的“余姚”,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  再问一句,余秋雨,你知道《四库全书》一共有多少书吗?  我告诉你,电子版一共接近8G。即使是康乾盛世都无力付梓刊行,历康、雍、乾三朝,全中国都只有六套抄本。而你,余秋雨,竟然能在三个月内看完?难道,《文渊阁》版、《文澜阁》版《四库全书》都是你出生的时候就夹在裤裆里带来的?  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  作者alensfield系台湾学者。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3a6270100aiqd.html#cmt_783965【又转】谁读完了中国的书?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俞大维先生是留学德国的物理学博士。学成归国后,他去拜望一位长辈,这位老先生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懂外文的年轻人。像我,一门外文都不懂,如今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再也没书可看!”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此人是谁?好大口气!这老人就是陈寅恪的父亲,散原老人陈三立。他的父亲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被革去湖南巡抚的陈宝箴。散原老人如此家学,更何况他意在嘉奖后进,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吹嘘。至于那个古文程度和外文程度一样好的余秋雨,说他数月之内读完《四部备要》(另一篇文章说是读完《四部丛刊》),这等疯话,只有那些写墓志铭赚银子的才说得出口。【博主按语】学者alensfield指出这样的问题,还只是三伪鱼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一个例证。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如果只有个别的例子,倒也罢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样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具体例证,在余秋雨的著述中,不计

  作者其数,比比皆是……若是青少年以这样一个人作为“老师、榜样”,如果鱼派(余秋雨派)手法像传染病一样风行,那么我国21世纪的文化,将不堪设想!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已经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种对于“虚伪”种种表现的劣根性的解剖和分析,从中可以得出一些借鉴、一些经验教训,总结来者、警戒后人。不能让余某的“三虚”、“三伪”再污染社会风气、再毒害子孙后人。彻底揭露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劣根性”,以帮助世人、救治世风,乃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一件义不容辞的责任。我辈义无返顾,当担负这个使命。(转自老树临风的博客)【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有地震实况视频)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转:余秋雨老是改不了说谎编造的毛病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alensfield系台湾学者。原文地址:  如果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都能背下全文五六千字的金刚经,那么,少林寺的僧人都去跳河算了!  出生在如此不可思议的“余姚”,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  再问一句,余秋雨,你知道《四库全书》一共有多少书吗?  我告诉你,电子版一共接近8G。即使是康乾盛世都无力付梓刊行,历康、雍、乾三朝,全中国都只有六套抄本。而你,余秋雨,竟然能在三个月内看完?难道,《文渊阁》版、《文澜阁》版《四库全书》都是你出生的时候就夹在裤裆里带来的?  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  作者alensfield系台湾学者。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3a6270100aiqd.html#cmt_783965【又转】谁读完了中国的书?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俞大维先生是留学德国的物理学博士。学成归国后,他去拜望一位长辈,这位老先生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懂外文的年轻人。像我,一门外文都不懂,如今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再也没书可看!”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此人是谁?好大口气!这老人就是陈寅恪的父亲,散原老人陈三立。他的父亲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被革去湖南巡抚的陈宝箴。散原老人如此家学,更何况他意在嘉奖后进,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吹嘘。至于那个古文程度和外文程度一样好的余秋雨,说他数月之内读完《四部备要》(另一篇文章说是读完《四部丛刊》),这等疯话,只有那些写墓志铭赚银子的才说得出口。【博主按语】学者alensfield指出这样的问题,还只是三伪鱼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一个例证。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如果只有个别的例子,倒也罢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样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具体例证,在余秋雨的著述中,不计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3a6270100aiqd.html#cmt_783965

 

  如果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都能背下全文五六千字的金刚经,那么,少林寺的僧人都去跳河算了!  出生在如此不可思议的“余姚”,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  再问一句,余秋雨,你知道《四库全书》一共有多少书吗?  我告诉你,电子版一共接近8G。即使是康乾盛世都无力付梓刊行,历康、雍、乾三朝,全中国都只有六套抄本。而你,余秋雨,竟然能在三个月内看完?难道,《文渊阁》版、《文澜阁》版《四库全书》都是你出生的时候就夹在裤裆里带来的?  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  作者alensfield系台湾学者。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3a6270100aiqd.html#cmt_783965【又转】谁读完了中国的书?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俞大维先生是留学德国的物理学博士。学成归国后,他去拜望一位长辈,这位老先生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懂外文的年轻人。像我,一门外文都不懂,如今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再也没书可看!”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此人是谁?好大口气!这老人就是陈寅恪的父亲,散原老人陈三立。他的父亲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被革去湖南巡抚的陈宝箴。散原老人如此家学,更何况他意在嘉奖后进,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吹嘘。至于那个古文程度和外文程度一样好的余秋雨,说他数月之内读完《四部备要》(另一篇文章说是读完《四部丛刊》),这等疯话,只有那些写墓志铭赚银子的才说得出口。【博主按语】学者alensfield指出这样的问题,还只是三伪鱼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一个例证。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如果只有个别的例子,倒也罢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样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具体例证,在余秋雨的著述中,不计

【又转】谁读完了中国的书? 

 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俞大维先生是留学德国的物理学博士。

 学成归国后,他去拜望一位长辈,这位老先生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懂外文的年轻人。像我,一门外文都不懂,如今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再也没书可看!”

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此人是谁?好大口气!

这老人就是陈寅恪的父亲,散原老人陈三立。他的父亲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被革去湖南巡抚的陈宝箴。

散原老人如此家学,更何况他意在嘉奖后进,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吹嘘。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博主前言】多年来争议不休的余秋雨问题,众说纷纭,令人有点儿厌倦厌烦了。但是在大地震大暴露以后,这已经不是什么“咬文嚼字”、“常识性错误”的问题,也不是“文革历史”、“忏悔过去”的问题,而是鲜明地转化为一个社会的典型问题。如今余秋雨已成为社会学、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标本、一个符号(代码),一个典型象征。因此,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早已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门数据充分、形象丰富的“学问”了。 下面转录学者alensfield 文章: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转)余秋雨说:“我家乡出过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样一些天下公认的大儒,但到我出生时,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哪怕是片言只语。我家乡是如此,别的地方当然也差不多。这个现象我在长大后反复咀嚼,消解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文化梦想。高层思维再精深,如果永远与山河大地的文明程度基本脱节,最终意义又在何处?当时的家乡,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唯一与文明有关的痕迹,就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吃素念经的女家长,天天在做着‘积德行善’的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还能背得下《金刚经》。”  这,就是余秋雨的无耻修辞法。  他看到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都是浙江余姚人,就把这三位都纳入了“我家乡”的大儒。然后,又说“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  接着,作为对比,余秋雨的“家乡”竟然有一群“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还能背得下《金刚经》”的妇女。  余秋雨,你读过《金刚经》吗?你知道《金刚经》一共多少字吗?  你家乡“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竟然都能背下《金刚经》?

至于那个古文程度和外文程度一样好的余秋雨,说他数月之内读完《四部备要》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博主前言】多年来争议不休的余秋雨问题,众说纷纭,令人有点儿厌倦厌烦了。但是在大地震大暴露以后,这已经不是什么“咬文嚼字”、“常识性错误”的问题,也不是“文革历史”、“忏悔过去”的问题,而是鲜明地转化为一个社会的典型问题。如今余秋雨已成为社会学、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标本、一个符号(代码),一个典型象征。因此,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早已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门数据充分、形象丰富的“学问”了。 下面转录学者alensfield 文章: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转)余秋雨说:“我家乡出过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样一些天下公认的大儒,但到我出生时,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哪怕是片言只语。我家乡是如此,别的地方当然也差不多。这个现象我在长大后反复咀嚼,消解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文化梦想。高层思维再精深,如果永远与山河大地的文明程度基本脱节,最终意义又在何处?当时的家乡,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唯一与文明有关的痕迹,就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吃素念经的女家长,天天在做着‘积德行善’的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还能背得下《金刚经》。”  这,就是余秋雨的无耻修辞法。  他看到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都是浙江余姚人,就把这三位都纳入了“我家乡”的大儒。然后,又说“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  接着,作为对比,余秋雨的“家乡”竟然有一群“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还能背得下《金刚经》”的妇女。  余秋雨,你读过《金刚经》吗?你知道《金刚经》一共多少字吗?  你家乡“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竟然都能背下《金刚经》?

(另一篇文章说是读完《四部丛刊》),这等疯话,只有那些写墓志铭赚银子的才

说得出口。

  如果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都能背下全文五六千字的金刚经,那么,少林寺的僧人都去跳河算了!  出生在如此不可思议的“余姚”,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  再问一句,余秋雨,你知道《四库全书》一共有多少书吗?  我告诉你,电子版一共接近8G。即使是康乾盛世都无力付梓刊行,历康、雍、乾三朝,全中国都只有六套抄本。而你,余秋雨,竟然能在三个月内看完?难道,《文渊阁》版、《文澜阁》版《四库全书》都是你出生的时候就夹在裤裆里带来的?  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  作者alensfield系台湾学者。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3a6270100aiqd.html#cmt_783965【又转】谁读完了中国的书?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俞大维先生是留学德国的物理学博士。学成归国后,他去拜望一位长辈,这位老先生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懂外文的年轻人。像我,一门外文都不懂,如今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再也没书可看!”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此人是谁?好大口气!这老人就是陈寅恪的父亲,散原老人陈三立。他的父亲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被革去湖南巡抚的陈宝箴。散原老人如此家学,更何况他意在嘉奖后进,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吹嘘。至于那个古文程度和外文程度一样好的余秋雨,说他数月之内读完《四部备要》(另一篇文章说是读完《四部丛刊》),这等疯话,只有那些写墓志铭赚银子的才说得出口。【博主按语】学者alensfield指出这样的问题,还只是三伪鱼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一个例证。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如果只有个别的例子,倒也罢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样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具体例证,在余秋雨的著述中,不计 

【博主按语】

学者 alensfield 指出这样的问题,还只是三伪鱼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 一个例证。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
如果只有个别的例子,倒也罢了。问题的 严重性在于:这样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 具体例证,在余秋雨的著述中,不计其数,比比皆是……

若是青少年以这样一个人作为“老师、榜样”,如果鱼派(余秋雨派)手法像传染病一样风行,那么我国21世纪的 文化,将不堪设想!

其数,比比皆是……若是青少年以这样一个人作为“老师、榜样”,如果鱼派(余秋雨派)手法像传染病一样风行,那么我国21世纪的文化,将不堪设想!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已经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种对于“虚伪”种种表现的劣根性的解剖和分析,从中可以得出一些借鉴、一些经验教训,总结来者、警戒后人。不能让余某的“三虚”、“三伪”再污染社会风气、再毒害子孙后人。彻底揭露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劣根性”,以帮助世人、救治世风,乃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一件义不容辞的责任。我辈义无返顾,当担负这个使命。(转自老树临风的博客)【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有地震实况视频)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转:余秋雨老是改不了说谎编造的毛病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已经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 ”、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种对于“虚伪”种种表现的劣根性的解剖和分析,从中可以得出一些借鉴、一些经验教训,总结来者、警戒后人。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博主前言】多年来争议不休的余秋雨问题,众说纷纭,令人有点儿厌倦厌烦了。但是在大地震大暴露以后,这已经不是什么“咬文嚼字”、“常识性错误”的问题,也不是“文革历史”、“忏悔过去”的问题,而是鲜明地转化为一个社会的典型问题。如今余秋雨已成为社会学、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标本、一个符号(代码),一个典型象征。因此,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早已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门数据充分、形象丰富的“学问”了。 下面转录学者alensfield 文章: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转)余秋雨说:“我家乡出过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样一些天下公认的大儒,但到我出生时,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哪怕是片言只语。我家乡是如此,别的地方当然也差不多。这个现象我在长大后反复咀嚼,消解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文化梦想。高层思维再精深,如果永远与山河大地的文明程度基本脱节,最终意义又在何处?当时的家乡,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唯一与文明有关的痕迹,就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吃素念经的女家长,天天在做着‘积德行善’的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还能背得下《金刚经》。”  这,就是余秋雨的无耻修辞法。  他看到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都是浙江余姚人,就把这三位都纳入了“我家乡”的大儒。然后,又说“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  接着,作为对比,余秋雨的“家乡”竟然有一群“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还能背得下《金刚经》”的妇女。  余秋雨,你读过《金刚经》吗?你知道《金刚经》一共多少字吗?  你家乡“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竟然都能背下《金刚经》? 

不能让余某的“三虚”、“三伪”再污染社会风气、再毒害子孙后人。彻底揭露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劣根性”,以帮助世人、救治世风,乃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一件义不容辞的责任。我辈义无返顾,当担负这个使命。

                                                  (转自老树临风的博客)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博主前言】多年来争议不休的余秋雨问题,众说纷纭,令人有点儿厌倦厌烦了。但是在大地震大暴露以后,这已经不是什么“咬文嚼字”、“常识性错误”的问题,也不是“文革历史”、“忏悔过去”的问题,而是鲜明地转化为一个社会的典型问题。如今余秋雨已成为社会学、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标本、一个符号(代码),一个典型象征。因此,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早已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门数据充分、形象丰富的“学问”了。 下面转录学者alensfield 文章: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转)余秋雨说:“我家乡出过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样一些天下公认的大儒,但到我出生时,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哪怕是片言只语。我家乡是如此,别的地方当然也差不多。这个现象我在长大后反复咀嚼,消解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文化梦想。高层思维再精深,如果永远与山河大地的文明程度基本脱节,最终意义又在何处?当时的家乡,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唯一与文明有关的痕迹,就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吃素念经的女家长,天天在做着‘积德行善’的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还能背得下《金刚经》。”  这,就是余秋雨的无耻修辞法。  他看到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都是浙江余姚人,就把这三位都纳入了“我家乡”的大儒。然后,又说“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  接着,作为对比,余秋雨的“家乡”竟然有一群“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还能背得下《金刚经》”的妇女。  余秋雨,你读过《金刚经》吗?你知道《金刚经》一共多少字吗?  你家乡“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竟然都能背下《金刚经》? 

 

【录此存照】

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

 

余秋雨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博主前言】多年来争议不休的余秋雨问题,众说纷纭,令人有点儿厌倦厌烦了。但是在大地震大暴露以后,这已经不是什么“咬文嚼字”、“常识性错误”的问题,也不是“文革历史”、“忏悔过去”的问题,而是鲜明地转化为一个社会的典型问题。如今余秋雨已成为社会学、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标本、一个符号(代码),一个典型象征。因此,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早已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门数据充分、形象丰富的“学问”了。 下面转录学者alensfield 文章: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转)余秋雨说:“我家乡出过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样一些天下公认的大儒,但到我出生时,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哪怕是片言只语。我家乡是如此,别的地方当然也差不多。这个现象我在长大后反复咀嚼,消解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文化梦想。高层思维再精深,如果永远与山河大地的文明程度基本脱节,最终意义又在何处?当时的家乡,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唯一与文明有关的痕迹,就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吃素念经的女家长,天天在做着‘积德行善’的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还能背得下《金刚经》。”  这,就是余秋雨的无耻修辞法。  他看到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都是浙江余姚人,就把这三位都纳入了“我家乡”的大儒。然后,又说“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  接着,作为对比,余秋雨的“家乡”竟然有一群“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还能背得下《金刚经》”的妇女。  余秋雨,你读过《金刚经》吗?你知道《金刚经》一共多少字吗?  你家乡“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竟然都能背下《金刚经》?

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

(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

博主回复:

() 

 

其数,比比皆是……若是青少年以这样一个人作为“老师、榜样”,如果鱼派(余秋雨派)手法像传染病一样风行,那么我国21世纪的文化,将不堪设想!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已经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种对于“虚伪”种种表现的劣根性的解剖和分析,从中可以得出一些借鉴、一些经验教训,总结来者、警戒后人。不能让余某的“三虚”、“三伪”再污染社会风气、再毒害子孙后人。彻底揭露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劣根性”,以帮助世人、救治世风,乃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一件义不容辞的责任。我辈义无返顾,当担负这个使命。(转自老树临风的博客)【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有地震实况视频)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转:余秋雨老是改不了说谎编造的毛病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请继续点击——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博主前言】多年来争议不休的余秋雨问题,众说纷纭,令人有点儿厌倦厌烦了。但是在大地震大暴露以后,这已经不是什么“咬文嚼字”、“常识性错误”的问题,也不是“文革历史”、“忏悔过去”的问题,而是鲜明地转化为一个社会的典型问题。如今余秋雨已成为社会学、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标本、一个符号(代码),一个典型象征。因此,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早已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门数据充分、形象丰富的“学问”了。 下面转录学者alensfield 文章: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转)余秋雨说:“我家乡出过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样一些天下公认的大儒,但到我出生时,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哪怕是片言只语。我家乡是如此,别的地方当然也差不多。这个现象我在长大后反复咀嚼,消解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文化梦想。高层思维再精深,如果永远与山河大地的文明程度基本脱节,最终意义又在何处?当时的家乡,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唯一与文明有关的痕迹,就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吃素念经的女家长,天天在做着‘积德行善’的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还能背得下《金刚经》。”  这,就是余秋雨的无耻修辞法。  他看到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都是浙江余姚人,就把这三位都纳入了“我家乡”的大儒。然后,又说“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  接着,作为对比,余秋雨的“家乡”竟然有一群“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还能背得下《金刚经》”的妇女。  余秋雨,你读过《金刚经》吗?你知道《金刚经》一共多少字吗?  你家乡“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竟然都能背下《金刚经》?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有地震实况视频)

 其数,比比皆是……若是青少年以这样一个人作为“老师、榜样”,如果鱼派(余秋雨派)手法像传染病一样风行,那么我国21世纪的文化,将不堪设想!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已经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种对于“虚伪”种种表现的劣根性的解剖和分析,从中可以得出一些借鉴、一些经验教训,总结来者、警戒后人。不能让余某的“三虚”、“三伪”再污染社会风气、再毒害子孙后人。彻底揭露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劣根性”,以帮助世人、救治世风,乃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一件义不容辞的责任。我辈义无返顾,当担负这个使命。(转自老树临风的博客)【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有地震实况视频)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转:余秋雨老是改不了说谎编造的毛病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其数,比比皆是……若是青少年以这样一个人作为“老师、榜样”,如果鱼派(余秋雨派)手法像传染病一样风行,那么我国21世纪的文化,将不堪设想!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已经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种对于“虚伪”种种表现的劣根性的解剖和分析,从中可以得出一些借鉴、一些经验教训,总结来者、警戒后人。不能让余某的“三虚”、“三伪”再污染社会风气、再毒害子孙后人。彻底揭露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劣根性”,以帮助世人、救治世风,乃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一件义不容辞的责任。我辈义无返顾,当担负这个使命。(转自老树临风的博客)【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有地震实况视频)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转:余秋雨老是改不了说谎编造的毛病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如果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都能背下全文五六千字的金刚经,那么,少林寺的僧人都去跳河算了!  出生在如此不可思议的“余姚”,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  再问一句,余秋雨,你知道《四库全书》一共有多少书吗?  我告诉你,电子版一共接近8G。即使是康乾盛世都无力付梓刊行,历康、雍、乾三朝,全中国都只有六套抄本。而你,余秋雨,竟然能在三个月内看完?难道,《文渊阁》版、《文澜阁》版《四库全书》都是你出生的时候就夹在裤裆里带来的?  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  作者alensfield系台湾学者。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3a6270100aiqd.html#cmt_783965【又转】谁读完了中国的书?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俞大维先生是留学德国的物理学博士。学成归国后,他去拜望一位长辈,这位老先生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懂外文的年轻人。像我,一门外文都不懂,如今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再也没书可看!”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此人是谁?好大口气!这老人就是陈寅恪的父亲,散原老人陈三立。他的父亲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被革去湖南巡抚的陈宝箴。散原老人如此家学,更何况他意在嘉奖后进,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吹嘘。至于那个古文程度和外文程度一样好的余秋雨,说他数月之内读完《四部备要》(另一篇文章说是读完《四部丛刊》),这等疯话,只有那些写墓志铭赚银子的才说得出口。【博主按语】学者alensfield指出这样的问题,还只是三伪鱼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一个例证。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如果只有个别的例子,倒也罢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样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具体例证,在余秋雨的著述中,不计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

 转:余秋雨老是改不了说谎编造的毛病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博主前言】多年来争议不休的余秋雨问题,众说纷纭,令人有点儿厌倦厌烦了。但是在大地震大暴露以后,这已经不是什么“咬文嚼字”、“常识性错误”的问题,也不是“文革历史”、“忏悔过去”的问题,而是鲜明地转化为一个社会的典型问题。如今余秋雨已成为社会学、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标本、一个符号(代码),一个典型象征。因此,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早已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门数据充分、形象丰富的“学问”了。 下面转录学者alensfield 文章: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转)余秋雨说:“我家乡出过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样一些天下公认的大儒,但到我出生时,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哪怕是片言只语。我家乡是如此,别的地方当然也差不多。这个现象我在长大后反复咀嚼,消解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文化梦想。高层思维再精深,如果永远与山河大地的文明程度基本脱节,最终意义又在何处?当时的家乡,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唯一与文明有关的痕迹,就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吃素念经的女家长,天天在做着‘积德行善’的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还能背得下《金刚经》。”  这,就是余秋雨的无耻修辞法。  他看到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都是浙江余姚人,就把这三位都纳入了“我家乡”的大儒。然后,又说“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  接着,作为对比,余秋雨的“家乡”竟然有一群“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还能背得下《金刚经》”的妇女。  余秋雨,你读过《金刚经》吗?你知道《金刚经》一共多少字吗?  你家乡“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竟然都能背下《金刚经》?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博主前言】多年来争议不休的余秋雨问题,众说纷纭,令人有点儿厌倦厌烦了。但是在大地震大暴露以后,这已经不是什么“咬文嚼字”、“常识性错误”的问题,也不是“文革历史”、“忏悔过去”的问题,而是鲜明地转化为一个社会的典型问题。如今余秋雨已成为社会学、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标本、一个符号(代码),一个典型象征。因此,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早已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门数据充分、形象丰富的“学问”了。 下面转录学者alensfield 文章: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转)余秋雨说:“我家乡出过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样一些天下公认的大儒,但到我出生时,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哪怕是片言只语。我家乡是如此,别的地方当然也差不多。这个现象我在长大后反复咀嚼,消解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文化梦想。高层思维再精深,如果永远与山河大地的文明程度基本脱节,最终意义又在何处?当时的家乡,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唯一与文明有关的痕迹,就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吃素念经的女家长,天天在做着‘积德行善’的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还能背得下《金刚经》。”  这,就是余秋雨的无耻修辞法。  他看到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都是浙江余姚人,就把这三位都纳入了“我家乡”的大儒。然后,又说“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  接着,作为对比,余秋雨的“家乡”竟然有一群“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还能背得下《金刚经》”的妇女。  余秋雨,你读过《金刚经》吗?你知道《金刚经》一共多少字吗?  你家乡“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竟然都能背下《金刚经》?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博主前言】多年来争议不休的余秋雨问题,众说纷纭,令人有点儿厌倦厌烦了。但是在大地震大暴露以后,这已经不是什么“咬文嚼字”、“常识性错误”的问题,也不是“文革历史”、“忏悔过去”的问题,而是鲜明地转化为一个社会的典型问题。如今余秋雨已成为社会学、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标本、一个符号(代码),一个典型象征。因此,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早已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门数据充分、形象丰富的“学问”了。 下面转录学者alensfield 文章: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转)余秋雨说:“我家乡出过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样一些天下公认的大儒,但到我出生时,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哪怕是片言只语。我家乡是如此,别的地方当然也差不多。这个现象我在长大后反复咀嚼,消解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文化梦想。高层思维再精深,如果永远与山河大地的文明程度基本脱节,最终意义又在何处?当时的家乡,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唯一与文明有关的痕迹,就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吃素念经的女家长,天天在做着‘积德行善’的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还能背得下《金刚经》。”  这,就是余秋雨的无耻修辞法。  他看到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都是浙江余姚人,就把这三位都纳入了“我家乡”的大儒。然后,又说“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  接着,作为对比,余秋雨的“家乡”竟然有一群“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还能背得下《金刚经》”的妇女。  余秋雨,你读过《金刚经》吗?你知道《金刚经》一共多少字吗?  你家乡“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竟然都能背下《金刚经》?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

其数,比比皆是……若是青少年以这样一个人作为“老师、榜样”,如果鱼派(余秋雨派)手法像传染病一样风行,那么我国21世纪的文化,将不堪设想!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已经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种对于“虚伪”种种表现的劣根性的解剖和分析,从中可以得出一些借鉴、一些经验教训,总结来者、警戒后人。不能让余某的“三虚”、“三伪”再污染社会风气、再毒害子孙后人。彻底揭露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劣根性”,以帮助世人、救治世风,乃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一件义不容辞的责任。我辈义无返顾,当担负这个使命。(转自老树临风的博客)【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请继续点击——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有地震实况视频)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转:余秋雨老是改不了说谎编造的毛病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如果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都能背下全文五六千字的金刚经,那么,少林寺的僧人都去跳河算了!  出生在如此不可思议的“余姚”,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  再问一句,余秋雨,你知道《四库全书》一共有多少书吗?  我告诉你,电子版一共接近8G。即使是康乾盛世都无力付梓刊行,历康、雍、乾三朝,全中国都只有六套抄本。而你,余秋雨,竟然能在三个月内看完?难道,《文渊阁》版、《文澜阁》版《四库全书》都是你出生的时候就夹在裤裆里带来的?  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  作者alensfield系台湾学者。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3a6270100aiqd.html#cmt_783965【又转】谁读完了中国的书?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俞大维先生是留学德国的物理学博士。学成归国后,他去拜望一位长辈,这位老先生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懂外文的年轻人。像我,一门外文都不懂,如今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再也没书可看!”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此人是谁?好大口气!这老人就是陈寅恪的父亲,散原老人陈三立。他的父亲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被革去湖南巡抚的陈宝箴。散原老人如此家学,更何况他意在嘉奖后进,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吹嘘。至于那个古文程度和外文程度一样好的余秋雨,说他数月之内读完《四部备要》(另一篇文章说是读完《四部丛刊》),这等疯话,只有那些写墓志铭赚银子的才说得出口。【博主按语】学者alensfield指出这样的问题,还只是三伪鱼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一个例证。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如果只有个别的例子,倒也罢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样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具体例证,在余秋雨的著述中,不计 

   如果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都能背下全文五六千字的金刚经,那么,少林寺的僧人都去跳河算了!  出生在如此不可思议的“余姚”,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  再问一句,余秋雨,你知道《四库全书》一共有多少书吗?  我告诉你,电子版一共接近8G。即使是康乾盛世都无力付梓刊行,历康、雍、乾三朝,全中国都只有六套抄本。而你,余秋雨,竟然能在三个月内看完?难道,《文渊阁》版、《文澜阁》版《四库全书》都是你出生的时候就夹在裤裆里带来的?  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  作者alensfield系台湾学者。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3a6270100aiqd.html#cmt_783965【又转】谁读完了中国的书?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俞大维先生是留学德国的物理学博士。学成归国后,他去拜望一位长辈,这位老先生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懂外文的年轻人。像我,一门外文都不懂,如今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再也没书可看!”把中国的书都读完了?此人是谁?好大口气!这老人就是陈寅恪的父亲,散原老人陈三立。他的父亲是戊戌变法失败后被革去湖南巡抚的陈宝箴。散原老人如此家学,更何况他意在嘉奖后进,说出这样的话,绝非吹嘘。至于那个古文程度和外文程度一样好的余秋雨,说他数月之内读完《四部备要》(另一篇文章说是读完《四部丛刊》),这等疯话,只有那些写墓志铭赚银子的才说得出口。【博主按语】学者alensfield指出这样的问题,还只是三伪鱼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一个例证。难怪余秋雨敢说他只用了三个月,就读遍了《四库全书》》(陈按:原文应为《四部备要》,详见北京方雨文章)!如果只有个别的例子,倒也罢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样信口开河、说谎成性、大言不惭、自欺欺人的具体例证,在余秋雨的著述中,不计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博主前言】多年来争议不休的余秋雨问题,众说纷纭,令人有点儿厌倦厌烦了。但是在大地震大暴露以后,这已经不是什么“咬文嚼字”、“常识性错误”的问题,也不是“文革历史”、“忏悔过去”的问题,而是鲜明地转化为一个社会的典型问题。如今余秋雨已成为社会学、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标本、一个符号(代码),一个典型象征。因此,对于余秋雨现象的研究,早已脱离了所谓“个人恩怨”、脱离了所谓“文人相轻”、脱离了“学术分歧”,而成为一门数据充分、形象丰富的“学问”了。 下面转录学者alensfield 文章:人要是不要脸,连鬼都害怕!(转)余秋雨说:“我家乡出过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样一些天下公认的大儒,但到我出生时,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哪怕是片言只语。我家乡是如此,别的地方当然也差不多。这个现象我在长大后反复咀嚼,消解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文化梦想。高层思维再精深,如果永远与山河大地的文明程度基本脱节,最终意义又在何处?当时的家乡,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唯一与文明有关的痕迹,就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吃素念经的女家长,天天在做着‘积德行善’的事。她们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妇女还能背得下《金刚经》。”  这,就是余秋雨的无耻修辞法。  他看到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都是浙江余姚人,就把这三位都纳入了“我家乡”的大儒。然后,又说“方圆几十里地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了解他们提出过一些什么主张”。  接着,作为对比,余秋雨的“家乡”竟然有一群“没有一个人识字,却都能熟练地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其中有三分之一还能背得下《金刚经》”的妇女。  余秋雨,你读过《金刚经》吗?你知道《金刚经》一共多少字吗?  你家乡“余姚”三分之一的、不识字的妇女竟然都能背下《金刚经》?

 

  评论这张
 
阅读(4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