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  

2008-08-28 01:58:11|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

【录此存照】

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大师画像【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转录:江上凭栏客谁说余秋雨是“文化大师”?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他自封的?还是学术界公认的?余杰要余秋雨“忏悔”的态度,是过于激烈了些,但余秋雨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历史呢?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天下读者呢?“四人帮”是中国十年大灾难的重要根源,国人皆曰可杀,为什么你余秋雨上了贼船?写过那么些错误文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吗?政治斗争是肮脏,但也还有正邪之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为他服务的,一个文人的灵魂,像他这样缺少自省,难免要堕入黑暗。余秋雨代表了中国文人中追名逐利、投靠权力、缺少良知的的一面。想搞一言堂,想用“法律”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结果又搞不成,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的老底给人揭穿了,不好面对读者,只得假装弱者,博取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这就是今天余秋雨先生的尴尬可笑之处。其实余先生对于学术上的漏洞谬误,一样也是说谎、赖账,所以如今替他说话的只有不明底细的青少年读者,文化界他已经很少同情者了。其实何苦!光明磊落,承认自己历史上有过失误,学术上也有所不足,是丢脸的事么?不承认,丢的脸更大。很难说,余秋雨对“文化”的各个方面的论述,是多年悉心研究所得,而是他在确定题目后,临时找材料拼凑组装,任意发挥的结果。他说他的作品是“苦旅”考察所得,其实是模式化的批量生产。题目是大众化的,却要冒充“发现”。请问余氏散文有哪个题目不是文学界、历史界尽人皆知的?有什么新发现?他的功夫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

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大师画像【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转录:江上凭栏客谁说余秋雨是“文化大师”?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他自封的?还是学术界公认的?余杰要余秋雨“忏悔”的态度,是过于激烈了些,但余秋雨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历史呢?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天下读者呢?“四人帮”是中国十年大灾难的重要根源,国人皆曰可杀,为什么你余秋雨上了贼船?写过那么些错误文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吗?政治斗争是肮脏,但也还有正邪之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为他服务的,一个文人的灵魂,像他这样缺少自省,难免要堕入黑暗。余秋雨代表了中国文人中追名逐利、投靠权力、缺少良知的的一面。想搞一言堂,想用“法律”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结果又搞不成,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的老底给人揭穿了,不好面对读者,只得假装弱者,博取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这就是今天余秋雨先生的尴尬可笑之处。其实余先生对于学术上的漏洞谬误,一样也是说谎、赖账,所以如今替他说话的只有不明底细的青少年读者,文化界他已经很少同情者了。其实何苦!光明磊落,承认自己历史上有过失误,学术上也有所不足,是丢脸的事么?不承认,丢的脸更大。很难说,余秋雨对“文化”的各个方面的论述,是多年悉心研究所得,而是他在确定题目后,临时找材料拼凑组装,任意发挥的结果。他说他的作品是“苦旅”考察所得,其实是模式化的批量生产。题目是大众化的,却要冒充“发现”。请问余氏散文有哪个题目不是文学界、历史界尽人皆知的?有什么新发现?他的功夫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余秋雨
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
(2008-09-01 21:06:50) [删除]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回复]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博主回复:
()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大师画像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摘引评论】

(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
(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

(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
(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

(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  

转录:江上凭栏客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谁说余秋雨是“文化大师”?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他自封的?还是学术界公认的?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余杰要余秋雨“忏悔”的态度,是过于激烈了些,但余秋雨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历史呢?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天下读者呢?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四人帮”是中国十年大灾难的重要根源,国人皆曰可杀,为什么你余秋雨上了贼船?写过那么些错误文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吗?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政治斗争是肮脏,但也还有正邪之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为他服务的,一个文人的灵魂,像他这样缺少自省,难免要堕入黑暗。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大师画像【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转录:江上凭栏客谁说余秋雨是“文化大师”?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他自封的?还是学术界公认的?余杰要余秋雨“忏悔”的态度,是过于激烈了些,但余秋雨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历史呢?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天下读者呢?“四人帮”是中国十年大灾难的重要根源,国人皆曰可杀,为什么你余秋雨上了贼船?写过那么些错误文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吗?政治斗争是肮脏,但也还有正邪之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为他服务的,一个文人的灵魂,像他这样缺少自省,难免要堕入黑暗。余秋雨代表了中国文人中追名逐利、投靠权力、缺少良知的的一面。想搞一言堂,想用“法律”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结果又搞不成,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的老底给人揭穿了,不好面对读者,只得假装弱者,博取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这就是今天余秋雨先生的尴尬可笑之处。其实余先生对于学术上的漏洞谬误,一样也是说谎、赖账,所以如今替他说话的只有不明底细的青少年读者,文化界他已经很少同情者了。其实何苦!光明磊落,承认自己历史上有过失误,学术上也有所不足,是丢脸的事么?不承认,丢的脸更大。很难说,余秋雨对“文化”的各个方面的论述,是多年悉心研究所得,而是他在确定题目后,临时找材料拼凑组装,任意发挥的结果。他说他的作品是“苦旅”考察所得,其实是模式化的批量生产。题目是大众化的,却要冒充“发现”。请问余氏散文有哪个题目不是文学界、历史界尽人皆知的?有什么新发现?他的功夫    
余秋雨代表了中国文人中追名逐利、投靠权力、缺少良知的的一面。想搞一言堂,想用“法律”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结果又搞不成,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的老底给人揭穿了,不好面对读者,只得假装弱者,博取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这就是今天余秋雨先生的尴尬可笑之处。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其实余先生对于学术上的漏洞谬误,一样也是说谎、赖账,所以如今替他说话的只有不明底细的青少年读者,文化界他已经很少同情者了。

     其实何苦!光明磊落,承认自己历史上有过失误,学术上也有所不足,是丢脸的事么?不承认,丢的脸更大。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大师画像【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转录:江上凭栏客谁说余秋雨是“文化大师”?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他自封的?还是学术界公认的?余杰要余秋雨“忏悔”的态度,是过于激烈了些,但余秋雨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历史呢?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天下读者呢?“四人帮”是中国十年大灾难的重要根源,国人皆曰可杀,为什么你余秋雨上了贼船?写过那么些错误文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吗?政治斗争是肮脏,但也还有正邪之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为他服务的,一个文人的灵魂,像他这样缺少自省,难免要堕入黑暗。余秋雨代表了中国文人中追名逐利、投靠权力、缺少良知的的一面。想搞一言堂,想用“法律”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结果又搞不成,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的老底给人揭穿了,不好面对读者,只得假装弱者,博取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这就是今天余秋雨先生的尴尬可笑之处。其实余先生对于学术上的漏洞谬误,一样也是说谎、赖账,所以如今替他说话的只有不明底细的青少年读者,文化界他已经很少同情者了。其实何苦!光明磊落,承认自己历史上有过失误,学术上也有所不足,是丢脸的事么?不承认,丢的脸更大。很难说,余秋雨对“文化”的各个方面的论述,是多年悉心研究所得,而是他在确定题目后,临时找材料拼凑组装,任意发挥的结果。他说他的作品是“苦旅”考察所得,其实是模式化的批量生产。题目是大众化的,却要冒充“发现”。请问余氏散文有哪个题目不是文学界、历史界尽人皆知的?有什么新发现?他的功夫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很难说,余秋雨对“文化”的各个方面的论述,是多年悉心研究所得,而是他在确定题目后,临时找材料拼凑组装,任意发挥的结果。他说他的作品是“苦旅”考察所得,其实是模式化的批量生产。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题目是大众化的,却要冒充“发现”。请问余氏散文有哪个题目不是文学界、历史界尽人皆知的?有什么新发现?他的功夫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

  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大师画像【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转录:江上凭栏客谁说余秋雨是“文化大师”?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他自封的?还是学术界公认的?余杰要余秋雨“忏悔”的态度,是过于激烈了些,但余秋雨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历史呢?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天下读者呢?“四人帮”是中国十年大灾难的重要根源,国人皆曰可杀,为什么你余秋雨上了贼船?写过那么些错误文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吗?政治斗争是肮脏,但也还有正邪之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为他服务的,一个文人的灵魂,像他这样缺少自省,难免要堕入黑暗。余秋雨代表了中国文人中追名逐利、投靠权力、缺少良知的的一面。想搞一言堂,想用“法律”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结果又搞不成,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的老底给人揭穿了,不好面对读者,只得假装弱者,博取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这就是今天余秋雨先生的尴尬可笑之处。其实余先生对于学术上的漏洞谬误,一样也是说谎、赖账,所以如今替他说话的只有不明底细的青少年读者,文化界他已经很少同情者了。其实何苦!光明磊落,承认自己历史上有过失误,学术上也有所不足,是丢脸的事么?不承认,丢的脸更大。很难说,余秋雨对“文化”的各个方面的论述,是多年悉心研究所得,而是他在确定题目后,临时找材料拼凑组装,任意发挥的结果。他说他的作品是“苦旅”考察所得,其实是模式化的批量生产。题目是大众化的,却要冒充“发现”。请问余氏散文有哪个题目不是文学界、历史界尽人皆知的?有什么新发现?他的功夫    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大师画像【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转录:江上凭栏客谁说余秋雨是“文化大师”?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他自封的?还是学术界公认的?余杰要余秋雨“忏悔”的态度,是过于激烈了些,但余秋雨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历史呢?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天下读者呢?“四人帮”是中国十年大灾难的重要根源,国人皆曰可杀,为什么你余秋雨上了贼船?写过那么些错误文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吗?政治斗争是肮脏,但也还有正邪之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为他服务的,一个文人的灵魂,像他这样缺少自省,难免要堕入黑暗。余秋雨代表了中国文人中追名逐利、投靠权力、缺少良知的的一面。想搞一言堂,想用“法律”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结果又搞不成,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的老底给人揭穿了,不好面对读者,只得假装弱者,博取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这就是今天余秋雨先生的尴尬可笑之处。其实余先生对于学术上的漏洞谬误,一样也是说谎、赖账,所以如今替他说话的只有不明底细的青少年读者,文化界他已经很少同情者了。其实何苦!光明磊落,承认自己历史上有过失误,学术上也有所不足,是丢脸的事么?不承认,丢的脸更大。很难说,余秋雨对“文化”的各个方面的论述,是多年悉心研究所得,而是他在确定题目后,临时找材料拼凑组装,任意发挥的结果。他说他的作品是“苦旅”考察所得,其实是模式化的批量生产。题目是大众化的,却要冒充“发现”。请问余氏散文有哪个题目不是文学界、历史界尽人皆知的?有什么新发现?他的功夫

     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

      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

      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

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大师画像【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转录:江上凭栏客谁说余秋雨是“文化大师”?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他自封的?还是学术界公认的?余杰要余秋雨“忏悔”的态度,是过于激烈了些,但余秋雨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历史呢?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天下读者呢?“四人帮”是中国十年大灾难的重要根源,国人皆曰可杀,为什么你余秋雨上了贼船?写过那么些错误文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吗?政治斗争是肮脏,但也还有正邪之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为他服务的,一个文人的灵魂,像他这样缺少自省,难免要堕入黑暗。余秋雨代表了中国文人中追名逐利、投靠权力、缺少良知的的一面。想搞一言堂,想用“法律”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结果又搞不成,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的老底给人揭穿了,不好面对读者,只得假装弱者,博取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这就是今天余秋雨先生的尴尬可笑之处。其实余先生对于学术上的漏洞谬误,一样也是说谎、赖账,所以如今替他说话的只有不明底细的青少年读者,文化界他已经很少同情者了。其实何苦!光明磊落,承认自己历史上有过失误,学术上也有所不足,是丢脸的事么?不承认,丢的脸更大。很难说,余秋雨对“文化”的各个方面的论述,是多年悉心研究所得,而是他在确定题目后,临时找材料拼凑组装,任意发挥的结果。他说他的作品是“苦旅”考察所得,其实是模式化的批量生产。题目是大众化的,却要冒充“发现”。请问余氏散文有哪个题目不是文学界、历史界尽人皆知的?有什么新发现?他的功夫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

      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大师画像【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转录:江上凭栏客谁说余秋雨是“文化大师”?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他自封的?还是学术界公认的?余杰要余秋雨“忏悔”的态度,是过于激烈了些,但余秋雨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历史呢?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天下读者呢?“四人帮”是中国十年大灾难的重要根源,国人皆曰可杀,为什么你余秋雨上了贼船?写过那么些错误文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吗?政治斗争是肮脏,但也还有正邪之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为他服务的,一个文人的灵魂,像他这样缺少自省,难免要堕入黑暗。余秋雨代表了中国文人中追名逐利、投靠权力、缺少良知的的一面。想搞一言堂,想用“法律”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结果又搞不成,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的老底给人揭穿了,不好面对读者,只得假装弱者,博取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这就是今天余秋雨先生的尴尬可笑之处。其实余先生对于学术上的漏洞谬误,一样也是说谎、赖账,所以如今替他说话的只有不明底细的青少年读者,文化界他已经很少同情者了。其实何苦!光明磊落,承认自己历史上有过失误,学术上也有所不足,是丢脸的事么?不承认,丢的脸更大。很难说,余秋雨对“文化”的各个方面的论述,是多年悉心研究所得,而是他在确定题目后,临时找材料拼凑组装,任意发挥的结果。他说他的作品是“苦旅”考察所得,其实是模式化的批量生产。题目是大众化的,却要冒充“发现”。请问余氏散文有哪个题目不是文学界、历史界尽人皆知的?有什么新发现?他的功夫

      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  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大师画像【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转录:江上凭栏客谁说余秋雨是“文化大师”?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他自封的?还是学术界公认的?余杰要余秋雨“忏悔”的态度,是过于激烈了些,但余秋雨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历史呢?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天下读者呢?“四人帮”是中国十年大灾难的重要根源,国人皆曰可杀,为什么你余秋雨上了贼船?写过那么些错误文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吗?政治斗争是肮脏,但也还有正邪之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为他服务的,一个文人的灵魂,像他这样缺少自省,难免要堕入黑暗。余秋雨代表了中国文人中追名逐利、投靠权力、缺少良知的的一面。想搞一言堂,想用“法律”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结果又搞不成,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的老底给人揭穿了,不好面对读者,只得假装弱者,博取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这就是今天余秋雨先生的尴尬可笑之处。其实余先生对于学术上的漏洞谬误,一样也是说谎、赖账,所以如今替他说话的只有不明底细的青少年读者,文化界他已经很少同情者了。其实何苦!光明磊落,承认自己历史上有过失误,学术上也有所不足,是丢脸的事么?不承认,丢的脸更大。很难说,余秋雨对“文化”的各个方面的论述,是多年悉心研究所得,而是他在确定题目后,临时找材料拼凑组装,任意发挥的结果。他说他的作品是“苦旅”考察所得,其实是模式化的批量生产。题目是大众化的,却要冒充“发现”。请问余氏散文有哪个题目不是文学界、历史界尽人皆知的?有什么新发现?他的功夫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仇,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

     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

      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

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大师画像【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转录:江上凭栏客谁说余秋雨是“文化大师”?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他自封的?还是学术界公认的?余杰要余秋雨“忏悔”的态度,是过于激烈了些,但余秋雨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历史呢?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天下读者呢?“四人帮”是中国十年大灾难的重要根源,国人皆曰可杀,为什么你余秋雨上了贼船?写过那么些错误文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吗?政治斗争是肮脏,但也还有正邪之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为他服务的,一个文人的灵魂,像他这样缺少自省,难免要堕入黑暗。余秋雨代表了中国文人中追名逐利、投靠权力、缺少良知的的一面。想搞一言堂,想用“法律”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结果又搞不成,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的老底给人揭穿了,不好面对读者,只得假装弱者,博取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这就是今天余秋雨先生的尴尬可笑之处。其实余先生对于学术上的漏洞谬误,一样也是说谎、赖账,所以如今替他说话的只有不明底细的青少年读者,文化界他已经很少同情者了。其实何苦!光明磊落,承认自己历史上有过失误,学术上也有所不足,是丢脸的事么?不承认,丢的脸更大。很难说,余秋雨对“文化”的各个方面的论述,是多年悉心研究所得,而是他在确定题目后,临时找材料拼凑组装,任意发挥的结果。他说他的作品是“苦旅”考察所得,其实是模式化的批量生产。题目是大众化的,却要冒充“发现”。请问余氏散文有哪个题目不是文学界、历史界尽人皆知的?有什么新发现?他的功夫

      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

       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请继续点击——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

(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

 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

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

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摘录:余秋雨的反思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大师画像【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转录:江上凭栏客谁说余秋雨是“文化大师”?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他自封的?还是学术界公认的?余杰要余秋雨“忏悔”的态度,是过于激烈了些,但余秋雨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历史呢?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天下读者呢?“四人帮”是中国十年大灾难的重要根源,国人皆曰可杀,为什么你余秋雨上了贼船?写过那么些错误文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吗?政治斗争是肮脏,但也还有正邪之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为他服务的,一个文人的灵魂,像他这样缺少自省,难免要堕入黑暗。余秋雨代表了中国文人中追名逐利、投靠权力、缺少良知的的一面。想搞一言堂,想用“法律”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结果又搞不成,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的老底给人揭穿了,不好面对读者,只得假装弱者,博取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这就是今天余秋雨先生的尴尬可笑之处。其实余先生对于学术上的漏洞谬误,一样也是说谎、赖账,所以如今替他说话的只有不明底细的青少年读者,文化界他已经很少同情者了。其实何苦!光明磊落,承认自己历史上有过失误,学术上也有所不足,是丢脸的事么?不承认,丢的脸更大。很难说,余秋雨对“文化”的各个方面的论述,是多年悉心研究所得,而是他在确定题目后,临时找材料拼凑组装,任意发挥的结果。他说他的作品是“苦旅”考察所得,其实是模式化的批量生产。题目是大众化的,却要冒充“发现”。请问余氏散文有哪个题目不是文学界、历史界尽人皆知的?有什么新发现?他的功夫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大师画像【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转录:江上凭栏客谁说余秋雨是“文化大师”?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他自封的?还是学术界公认的?余杰要余秋雨“忏悔”的态度,是过于激烈了些,但余秋雨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历史呢?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天下读者呢?“四人帮”是中国十年大灾难的重要根源,国人皆曰可杀,为什么你余秋雨上了贼船?写过那么些错误文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吗?政治斗争是肮脏,但也还有正邪之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为他服务的,一个文人的灵魂,像他这样缺少自省,难免要堕入黑暗。余秋雨代表了中国文人中追名逐利、投靠权力、缺少良知的的一面。想搞一言堂,想用“法律”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结果又搞不成,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的老底给人揭穿了,不好面对读者,只得假装弱者,博取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这就是今天余秋雨先生的尴尬可笑之处。其实余先生对于学术上的漏洞谬误,一样也是说谎、赖账,所以如今替他说话的只有不明底细的青少年读者,文化界他已经很少同情者了。其实何苦!光明磊落,承认自己历史上有过失误,学术上也有所不足,是丢脸的事么?不承认,丢的脸更大。很难说,余秋雨对“文化”的各个方面的论述,是多年悉心研究所得,而是他在确定题目后,临时找材料拼凑组装,任意发挥的结果。他说他的作品是“苦旅”考察所得,其实是模式化的批量生产。题目是大众化的,却要冒充“发现”。请问余氏散文有哪个题目不是文学界、历史界尽人皆知的?有什么新发现?他的功夫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大师画像【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转录:江上凭栏客谁说余秋雨是“文化大师”?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他自封的?还是学术界公认的?余杰要余秋雨“忏悔”的态度,是过于激烈了些,但余秋雨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历史呢?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天下读者呢?“四人帮”是中国十年大灾难的重要根源,国人皆曰可杀,为什么你余秋雨上了贼船?写过那么些错误文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吗?政治斗争是肮脏,但也还有正邪之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为他服务的,一个文人的灵魂,像他这样缺少自省,难免要堕入黑暗。余秋雨代表了中国文人中追名逐利、投靠权力、缺少良知的的一面。想搞一言堂,想用“法律”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结果又搞不成,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的老底给人揭穿了,不好面对读者,只得假装弱者,博取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这就是今天余秋雨先生的尴尬可笑之处。其实余先生对于学术上的漏洞谬误,一样也是说谎、赖账,所以如今替他说话的只有不明底细的青少年读者,文化界他已经很少同情者了。其实何苦!光明磊落,承认自己历史上有过失误,学术上也有所不足,是丢脸的事么?不承认,丢的脸更大。很难说,余秋雨对“文化”的各个方面的论述,是多年悉心研究所得,而是他在确定题目后,临时找材料拼凑组装,任意发挥的结果。他说他的作品是“苦旅”考察所得,其实是模式化的批量生产。题目是大众化的,却要冒充“发现”。请问余氏散文有哪个题目不是文学界、历史界尽人皆知的?有什么新发现?他的功夫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

转: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录此存照】刚才看到一个针对本博的署名帖子,来自“余秋雨”博客(有照片头像)余秋雨你懂什么是文化?老不死的(2008-09-01 21:06:50) [删除] [回复]博主回复:()大师画像【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转录:江上凭栏客谁说余秋雨是“文化大师”?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他自封的?还是学术界公认的?余杰要余秋雨“忏悔”的态度,是过于激烈了些,但余秋雨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自己的历史呢?应该不应该诚实地对待天下读者呢?“四人帮”是中国十年大灾难的重要根源,国人皆曰可杀,为什么你余秋雨上了贼船?写过那么些错误文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吗?政治斗争是肮脏,但也还有正邪之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为他服务的,一个文人的灵魂,像他这样缺少自省,难免要堕入黑暗。余秋雨代表了中国文人中追名逐利、投靠权力、缺少良知的的一面。想搞一言堂,想用“法律”来封住批评者的口,结果又搞不成,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的老底给人揭穿了,不好面对读者,只得假装弱者,博取不明真相的人的同情,这就是今天余秋雨先生的尴尬可笑之处。其实余先生对于学术上的漏洞谬误,一样也是说谎、赖账,所以如今替他说话的只有不明底细的青少年读者,文化界他已经很少同情者了。其实何苦!光明磊落,承认自己历史上有过失误,学术上也有所不足,是丢脸的事么?不承认,丢的脸更大。很难说,余秋雨对“文化”的各个方面的论述,是多年悉心研究所得,而是他在确定题目后,临时找材料拼凑组装,任意发挥的结果。他说他的作品是“苦旅”考察所得,其实是模式化的批量生产。题目是大众化的,却要冒充“发现”。请问余氏散文有哪个题目不是文学界、历史界尽人皆知的?有什么新发现?他的功夫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

全在戏剧性地讲故事,装腔作势地抒情、煽情,故作高深和无限上纲上。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自命“君子”。其实从他的历史和近年来的做法看,用不着谦虚,不折不扣,是“君子”的反面,而且是此中的“大师”。余秋雨的问题,不仅是大量知识性错误,更要紧的是他成天嚷嚷的自己的“文化人格”出了大问题。“四人帮”写手,又隐瞒、抵赖了这么些年;专业水平上呢?实在不怎么样,处于写写普及读物的档次,都不大过关,于是一味仗着所谓“文笔”来涂饰自己,吸引一般读者。做人上招摇得天下第一,不接受任何学术上的批评,动不动要告别人上法院,对这样一个人,又有谁能不反感呢?余秋雨先生不是发表过《余秋雨教授告敬全国读者书》,一直以文坛“受害者”自居,甚至把一切他的批评者,对他的权威有所不同意的人都打成“文化杀手”的“文化大师”吗?怎么在他大多数的“研究成果”里,“用”起人家的学术成果来,从来很少注明出处,也很少说明这是来自谁的论述呢?这又是怎么回事?有的读者问,文化方面,除余秋雨,“如今还有谁为文化做了这么多”,这可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小孩子的看法。年轻人不知道,像余秋雨这种资料上不严谨,学术上存在漏洞,“义理”上随意乱发挥的文章,真正的学人是不会这样写的,即使是普及、入门的读物,也自有它们的规范。余先生的书,有些特别顶真的学者,恐怕“不能卒读”。因为谬误不少,内容一般,语气夸张,真义无多,谁知道竟有许多人把它们当成宝贝呢!阳春白雪,和者数十人,下里巴人,属和者千万人,说的就是这种“文化”现象。当然对余秋雨来说,既得了名,又得了利,也是他一笔很值得做的大买卖。尽管如此,真正的学人也还是不羡慕,因为这些文章名不副实,并无学术上的真正价值。“文化大师”的高帽子,首先来自媒体的吹捧,但是材料确是来自余秋雨先生本人。早在《文化苦旅》出版之初,媒体记者采访,就根据余秋雨的自我吹嘘,说他的一篇散文顶得上人家几十万字的专著。当时我就不信。事实上,余先生介绍的只是常识,加了许多他的无病呻吟,夹带着许多幼稚的错误,怎么就可能那么伟大呢?那么伟大,全国的文史工作者,都可以停笔了,也用不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许多大学里的学者长年累月孜孜以求,艰苦探索了,就让余秋雨一个人研究,包办就得了。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姚文元之流“唯我独革”在改革时期、商业大潮下的现代翻版么?有网友问:余秋雨不过写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书而已,他和谁有仇?仔细想来,余秋雨虽然没有正面说起过,但他的实践和作为已经回答了这个疑问。余秋雨先生首先跟对中国文化做出了大贡献的胡适先生有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仇,跟建立了俄罗斯戏剧学派的卓越理论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仇,跟一切反对文革、抵制文革的知识分子、文人学者有仇。他在四人帮直接控制下的“市革命大批判写作组文艺组”,写过批判胡适、批判斯坦尼的文章,写过歪曲鲁迅的文章,写过评《水浒》,批判“投降派”的文章,写过为“文革”长期迫害知识分子、剥夺他们正常工作的权利,全体干下乡制造理论依据,实质是批判大学里、研究所里所有正派的文化人学者群体的文章。他写那些文章的时候,快三十岁了,不全是幼稚。谁知道过了三十年,他不但一点反思没有,反而在写文章时引用胡适,在《借我一生》里造假,并且到处招摇,把自己打扮成了中国文化的唯一继承者、捍卫者、代言人。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却又强词夺理,文过饰非,动不动要与批评者上法院,这怎么不叫人作三日呕呢?请继续点击——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警钟长鸣:再莫误人子弟!推荐萧伯纳:流氓学者和学者流氓请看余秋雨的胡言乱语、故弄玄虚!转华商报:陈明远质疑余秋雨捏造观点央视“道德观察”批余秋雨

  评论这张
 
阅读(6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