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  

2008-09-05 08:05:16|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

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

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国宝级濒危文物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

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2)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

(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

     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转自: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

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

 

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

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

 

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

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

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

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

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

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

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

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

 

【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

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 

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进的文化大师。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

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

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许石林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

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

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

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

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

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

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

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正在载入...

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2008-09-03)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

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

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摘引评论】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
(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
(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
(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转:蛤蟆吹疯了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  芙蓉小姐很生气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

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摘录:余秋雨的反思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

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进的文化大师。镇坪没有华南虎的活体、没有华南虎的尸体、没有华南虎的脚印、没有华南虎的毛发、没有华南虎的粪便,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是不能证明存在野生华南虎的,所以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地方成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的。然而,慈溪桥头镇那栋老房子就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活体、迎来过华东虎大师的师体、有过华东虎大师的脚印、有过华东虎大师的毛发、有过华东虎大师的粪便,那么就算是考虑中国国情,也应该把这样的一栋建筑列为是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如果镇坪要建立一个华南虎的保护区,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镇坪这个地方不止有腊肉,还有华南虎;而如果慈溪要成立一个华东虎文化大师保护单位,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做了!那栋宅子里面不光住过余秋雨教授,还住过华东虎大师。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媒体采访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克林,据说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建个余秋雨故居又何妨?什么资格不资格的,谁说了算?至于能不能给生人建故居,那是历史习俗和文化,也是迷信。历史上,某地方要为表彰家乡贤良英杰,修建碑、祠、阁、台乃至牌坊等,虽说有的也要上报朝廷获得认可,但一般来说,都是走形式,地方上觉得对地方上有利,又是淳化一方民风,鼓励上进,又不是闹事儿,反倒是替朝廷牧民,抓意识形态工作,朝廷一般也就准了。立碑纪事,是因为过去信息不灵通,有人路过某地看见名人纪念建筑,也未必知道这儿搞个纪念建筑是表彰和纪念谁的,被表彰和纪念的人到底有什么功德,于是有碑文以概括述之。现代人不适合立碑的原因是,信息传播的便捷迅速,人物早已享有口碑,如果立碑刻石反倒是多余的了。余秋雨先生老家的人认为余秋雨是老家的骄傲,是可以彪炳后世、激励后来者的。同时满足慕名前来旅游拜访人的好奇心、崇拜心等等,此动机当然好。让一个文化名人增加一个小地方的内涵和份量,这个想法很好!一个地方,如果没有文化名人,都应该挖掘一下,看能不能凑个文化人和准文化人也行。况且余秋雨先生的确是个文化名人。开车路过秦岭,到了秦巴山区的丹凤县,一个山沟小村路边,赫然树立着巨大的指示牌:“作家贾平凹故里”——可见人都有共同的心理,为当地出了个名人感到骄傲,倚人自重,也是一种荣誉感的需求。你下不下车去瞻仰这个贾平凹故里是你的事儿,正如你不愿意去“余秋雨故居”参观是你的事儿,但你挡不住家乡人的情感和愿望。被人纪念、被人表彰、被人搞得彪炳千古,当然是好事儿。过去的读书人都差不多有这个追求。这就是追求不朽,是人生的大理想,有所谓文化格式呢——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凡是靠了这个谱儿的,都值得为他立碑建祠修故居纪念旌表,以激励后世,光耀门庭。现代读书人,普遍鸡贼务实,缺少的恰恰是过去读书人那种胸襟宽博、志向远大的理想主义情怀,缺少过去读书人的狷介清高。不但缺少,还嘲笑讥讽踩踏唾弃之,遇之像见病毒一样慌忙躲避,生怕沾上坏了自己碗里的菜。社会树立榜样楷模,也已经远远地弃绝这种人,树立的都是不问来路能抓现成儿、能快速致富发达的成功者。社会风气和世道人心,很容易原谅一个坏人,却很苛求一个好人,给坏人放水,好为自己开一条宽阔的后路。在这种理想主义远去或塌陷的情形下,余秋雨先生的老家还以这种较为传统的方式“抬举”余先生,在我看来,实在是给余先生上金箍呢!余先生不便发表意见,是否已经看出这个意思来了?其实建个“故居”也好嘛!把余先生当他的另一位乡贤王阳明先生一样表彰纪念,是家乡人对余先生规划的更加宏伟的人生蓝图,让余先生再刷新自己的人生目标,再拓宽自己的胸襟局量,向着更加辉煌伟大的目标前进,为我们写出更美更好的文章,这不是好事儿吗?干嘛要反对呢?(2008年9月4日)【鉴定】还是作者许石林先生的水平高,就是高!高就高在他高瞻远瞩,一眼看到“余秋雨先生故居”是永垂不朽的干活,不像“旧居”所暗示嘲讽的破旧不堪的旧时旧式老屋……“永垂不朽”啊!懂吗?那比千年老龟万年鳖还了不起的西西哩!国宝级的死宝(要比活宝更值钱呢),懂吗?纸老虎以及大师童年时代的珍贵遗迹正在载入...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2008-09-03)秋雨先生在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被桥头镇文化站申报“浙江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文物保护单位”应是指“由文物本体、附属物、历史风貌及人文环境等要素有机组成,且相互印证、不可分割;其种类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秋雨的老宅,自然不属于山顶洞人那样的古文化遗址,墓葬群?别开玩笑了!石窟寺、石刻、壁画?统统没有,近现代史代表性建筑?一个小二楼也过于牵强。此路虽然不通,但是,我个人以为还是可以将秋雨老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通常有以下六个条件:第一项,必须代表一种独特的艺术成就。第二项,可以表达人类观念的一个转变。第三项,能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明或者文化传统,提供见证。第四项,是人类历史某个阶段的代表性建筑。第五项,是人类传统寄居地的杰出范例。第六项,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行的某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这个条件很特殊,前五项标准只需满足其中的一项即可,但第六项需要满足前五项中的一项,然后第六项作为一个补充项可以列进去。)我们注意到第六项中,有“与有特殊意义的世界或者现摘录:余秋雨的反思

行的这种传统、思想或者文学艺术有直接关系。”余秋雨先生和“有特殊意义的现行的艺术有直接关系”,比如,CCTV的青年歌手大奖赛,数年来担当文化评委,苏格拉底式的作派,错误百出的点评,民众从他的“口误”中获得启发,他利用自己的错误、冒失、狂妄和歇斯底里的骄傲去普及中华文化,而人们则逆向思维,反秋雨之道以求真理,所以说余秋雨是有“特殊”意义的。秋雨先生还满足第二项,玛丽莲·梦露想用自己的大腿去拯救男人,秋雨也想用自己的泪水来挽救苦难,他离现代人文科学很远,离义和团式的文化价值观很近。如果有文化奥林匹克的话,真应该请秋雨先生当火炬手,像李宁一样,他会吊着钢丝绕场狂奔,乌黑锃亮的偏分头,闪闪的泪花,闪耀着苏格拉底一样的眼神……在秋雨狂奔的时代,人们感到“文化窒息”的是,自己选择的自由多了,视野的范围大了,教育的积累深了,可自己的内心却越来越抑郁,情感越来越孤独,归属感丢了,信仰的根柢塌了,人们离秋雨越近,就离人文越远,因为,他用虚假、做作和荒谬,污染了我们文化的人文血脉,文化的血“脏”了,个体的头就会晕菜,这就是涂尔干所说的“文化休克”,于是,人们的观念就会转变,所以,秋雨符合申遗的第二项。在当今的文化形态里,几十年来,“秋雨”是中国文化转型中一个经典的“文化休克”的案例,是喜剧与悲剧、正剧与滑稽剧,是大师与演员、学者与芭比娃娃……无论是什么,让我们把“秋雨”交给历史,作为历史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永恒的文化烙印,痒也好、痛也好、荣耀也好、寒碜也罢,我以为秋雨旧居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摘引评论】(1)纵容骗子和喜欢人们被骗同出一理,即用虚假的东西来捞取利益;(2)余的矫情、虚饰、夸张、空洞,符合某种所谓官方意识和奸商暴利;(3)因虚假,他很受欢迎,也有一批暗中支持者,但却不一定是真正喜欢者,看没看过他的东西都不一定,如书商,特别是擅长推销伪劣产品的奸商;又如旅游商,特别是善于挖掘文化宝库及文化活宝的旅游商;(4)电视台负责人,只是借炒作包装来吸引眼球,因此看上余的花里胡哨巧言令色,不一定认真审查过余秋雨真货色(真正的学术水平)几斤几两;如今文化遗产景点的负责人也起而效之了;(5)对余的揭露批判,不仅仅是对这一个人,他不过是一种现象中的典型、样本。污染社会文化和青少年心理。(6)为了对中华文明负责,为了对广大公众负责,为了对历史负责,必须义不容辞地揭露批判以余秋雨为代表的虚伪、狂妄、嚣张、浮躁……,必须树立正气、压倒余的歪风邪气。这才是大功大德!接下来请继续点击欣赏——搞笑:“谎牛大奖赛”诚聘评委转:蛤蟆吹疯了笑谈:秋雨老爷玩文物芙蓉小姐很生气没皮没脸没文没物——老破宅申报“文物保护?转北京方雨: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摘录:余秋雨的反思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一(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转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二(请看余秋雨的华而不实、装腔作态)余秋雨算是什么个“文化大师”?转:余秋雨自叙陪妻到纽约领了个野鸡奖摘录:读林贤治对余秋雨散文的评论摘录:“秋雨十分”和假大空摘录:余秋雨的反思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有谁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参考资料】网易有个民意测验,数据如下,供参考——对于在浙江省慈溪市桥头镇余秋雨故居建立“文物单位”一事,百分之 86 反对,百分之 13 赞同。对于余秋雨本人的评论,则有——百分之95 的意见反感(否定),百分之5 的意见好感(肯定)。国宝级濒危文物【博主按语】余秋雨先生家乡要建“余秋雨故居”的事儿又成争论的焦点,成为争论,必然有反对者,有的反对者言语汹汹,很不友好、不平静。据说余先生的经纪人即发言人金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但表示,余秋雨先生对此事现在还不便发表意见。余先生自己的态度其实不难发现,他是认可这件事儿的;余先生对此不便发表言语态度,至少是他认为不是不可以的。本博客昨儿个说:“准备选用一些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但是,在互联网上搜寻了好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没料到当晚就有朋友过来批评纠正我:“怎么没有替余老师欢呼、拥护、辩护的文章?!”立即提供4篇理直气壮热情洋溢的驳文。我不敢怠慢,赶紧转录,以示文明礼貌,勇于纠正错误。正反双方,就平等了。欢迎博友们踊跃参加讨论。这拥护欢呼一方的4篇文章标题是:(1)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219.142.*.* 提供)(2)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据tian87的博客改写)(3)干嘛要反对建“余秋雨故居”?(许石林原作)(4)秋雨故居应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转自:裴钰的人文悦读)下面敬请各位自由呼吸、做轻松飘逸闲散状,一读为快——【楔子】秋雨老朽身未死,家乡旧居成文物?转自:雨晴天阔——小民看天下余秋雨其人近来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据说他将自己老家的宅子买下来,却转手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大概是心领神会吧,马上要将此宅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看到文物一词,马上到百度上一搜,找到了关于文物的定义: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遗物、遗迹。一看这定义,我有点替余名人哭笑不得了:他家乡的政府究竟是想拍拍名人的马屁呢,还是想咒他快点死呢?拥护余秋雨故居成为“文物单位”北京网友 219.142.*.* 提供在老家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一个破败的茅厕还歪歪斜斜的立在哪里。20年前就听老人讲:此厕有百多年了。爷爷说闹“胡子”时,“座山雕”曾多次进过村子,并经常光顾该厕,据说“座山雕”的“蹲位”还保留着的,可谓历史文物价值极高。我曾多次向当地的文物部门建议申报为“文物单位”进行保护,请求拨款给予修缮,以供游人参观,更有希望成为当地一品牌旅游景点。可这些官僚部门对我的建议总是不理不问,对此,我很是伤心,这么好的一个“文物单位”要是因为一些部门的不作为而毁掉,那将使更加我痛心,他们将是历史的罪人!今天看新闻,知道余秋雨曾住过的老宅,当地文化站正争取让它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还要成为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看后激动的我连午饭都没有吃下!因余秋雨是名人,老宅就可成为文物单位。但在历史上,“座山雕”也是名人,用过的茅厕为何不能成为“文物单位”?再说了,此茅厕的建筑时间可能要比余秋雨的老宅还要早很多年的。因此,本人推测,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之日,也就是“座山雕”用过的茅厕也成为“文物单位”之时,景点的价值不知要比秋雨同志的老宅强多少倍的。“文化站找来两张老床,分别作为余秋雨出生的床和余秋雨奶奶的床。又找来一个老式的梳妆柜,来显示余秋雨小时候的家境。当然书柜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余秋雨小时候据说非常喜欢读书。”文化站长说。看看!为了申请文物单位还东凑西借道具来充数,那咋就没有余秋雨他爹他娘的床啊?再把他爷爷奶奶的爷爷奶奶的床找出来,就更有说服力了。还据说他小时候非常喜欢读书。难道一个文物单位都是根据这些“硬件”申请来的吗?而我们的“座山雕”用过的茅厕,那可全是真家伙,没参一丁点大的假。“座山雕”用过的蹲位还是那两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争取让每位游客掏完钱后,都让他们享受一下当年“座山雕”如厕的感觉,保证比看余秋雨的文章要过瘾的千倍万倍,蹲在那里谁也不想站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要调整成为按时间来收费了。同样是名人,余秋雨用过的东西可成为文物,那巩俐用过的夜壶、章子怡戴过的乳罩、春春用过的护垫、芙蓉姐姐穿过的花裤、著名摄影家冠希用过的相机等等等等,哪个百年后不是文物?没有历史价值?说不定在拍卖时,起价都会在百万以上的。坚决拥护赞成余秋雨的老宅成为“文物单位”。【苏州网友(222.93.*.*)的鉴定】逻辑性较强的好文!如此推论,我国的文物将会成倍的增加!中国有才的人就是多啊,此人非常有才,鉴定完毕!慈溪桥头镇蹲过华东虎(过精明加工改写自tian87的博客,连抄带剽望谅解勿误会) 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去年镇坪因为一只纸老虎出名了,今年慈溪可能会因为一个纸“大师”再出名一次。这不是两个县级市单位在斗法,而是一种神经的升华。陕西省镇坪县农民周正龙,用一张年画伪造出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的照片,玩弄了我们几个月的时间!而慈溪市桥头镇文化站站长余孟友,连张年画都不舍得用,就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玩弄到家了。有“文化”的人和没多少文化的人看来就是不一样。什么样的人的老宅应该被当作文化“保护”起来?尤其是在老宅的前主人还在世的时候?对余秋雨先生的最伟大最杰出最有才情的拙作《中国戏剧史述》和一股“文化大散文”的龙卷风,早就达到并超过了镇一级文化大师的标准,正在向县市级文化大师挺进。中国现代缺乏大师的说法并不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即使有所分歧,那么显然分歧也不会在余秋雨先生这里——无论如何他就是大师!至少是镇一级、并正在向县市级挺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评论这张
 
阅读(9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