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评点《望海楼记》余秋雨、范敬宜前后两文  

2008-07-02 13:23:36|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

 

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

  ,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  [摘北京方雨文]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 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
 
  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
 
  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

,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


  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 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


,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
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
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
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

 

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

 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  
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

,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 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  
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检手边江苏古籍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

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 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 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  
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

,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   ,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
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 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 ,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

 
“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 

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

 

,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  ,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 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

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  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 ,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 
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

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
 

附: 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


 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     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
 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     丙戌秋日  余秋雨记於京城 

 

,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

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

 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戳穿谎言——越抹越黑

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

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
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
阴阳怪气
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
 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是何言欤?此楼自南宋理宗时初建至今已777年,有何“天意”可言?今余秋雨于造楼一事,辄曰“天意”,纯为装神弄鬼,掇拾迷信,将自身等同巫瞽,以敷衍无聊语以塞责也。“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更是不成话说。泰州一楼,虽曰当地古迹,值得爱惜,亦何能成为“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此可谓用意不正。又云“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南宋理宗之际,离亡于蒙古才五十年,可谓衰世末季;明嘉靖之时,观海瑞疏中“嘉靖嘉靖,家家户户,干干净净”之语,严氏父子擅朝政二十年,善恶颠倒,贪贿成风,内外交困,民不聊生,岂可谓之“盛世”?又云:“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所列举登高人物,“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耐庵、板桥为号,王艮为名;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陆游置于早于彼之范仲淹、欧阳修、岳飞之前,皆不识是何义例?抑且范、欧为北宋人,岳飞、陆游为南渡初人,前者十一世纪,早于十三世纪之宋理宗时代二百年,后者亦不及见此楼之兴造,余秋雨谓此四名人曾登楼,岂非白日见鬼、热病谵语?至曰“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于道。”使阅者几疑此楼为梵宫佛寺,读之令人失笑。可谓于史实全不相合。“便愈加敬重此楼”,“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此为白话小说、黄梅戏中用语,居然亦阑入古文!“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云云,乃清康熙间泰州著名诗人邓汉仪(孝威)《海陵重建望海楼》七律三首中之句,见《雍正泰州志》卷十“艺文”,所叙乃康熙间重建斯楼之景象。余秋雨随手拾一“忙”字,即引出“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于登临,忙于接待,忙于怀古,忙于畅想”几句,非仅伧俗鄙倍之气十足,文白夹杂、实足令人喷饭。可谓语言不三不四。“正可谓”之下,带出余秋雨所自作“七言绝句”一首。“大师”之不通,至此身无寸丝,原形毕露:不仅格律全无,平仄一片混乱,第三句末尾竟用平声字“临”结尾。而以此不通之“诗”为全文结尾,此为说鼓儿词也,说相声也。从古文章,无此可笑之体。非但诗歌不辨平仄,文体亦可谓不伦不类。予曰:晚清、“五四”以来,号称能文章者,动以千数。余秋雨文,为《儒林外史》中匡超人、牛浦郎水准,其人不学不通,居然妄称名家大师。地方官不识妍媸,固然可哂,然书写镌刻,公然悬挂之楼中,以为四方观瞻,毋乃使此楼与泰州同时蒙羞,为文木老人笔下周进、范进之流所讪笑乎!附:已被撤下的余秋雨《望海楼新记》泰州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距今恰为七七七年。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此楼屡毁屡起,大多毁于兵火而起于盛世。相传康熙年间重起之时,始则大雨雷鸣,继则晴空鹤翔,民众惊视此象,以为大吉之兆,便愈加敬重此楼。最近之毁在抗战初期,亦为战火之祸也。可见此楼命运,实乃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值此故国盛世重开,泰州百业兴隆,望海楼岂有不重起之理?  泰州之有望海楼,全因本地仕人身居村邑而志存高远,徘徊泥途而心在沧海,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以极目畅怀。历代登高者,既有本地人士如施耐庵、王艮、郑板桥、柳敬亭、梅兰芳,亦有外地人士如陆游、范仲淹、欧阳修、岳飞、孔尚任。更有袈裟如云,佛号盈耳,高僧大德,不绝於道。双双布履,层层石阶,天也愈高,地也愈广,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丙戌初春,泰州市政府决定重建望海楼。建筑采宋代
评论
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
 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
 评论
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
  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  
评论形制,且又壮其规模,优其材料,精其工艺,以吞吐古郡风范,盛世气韵。清人咏望海楼诗云:“忍见荆榛老夕阳”,“建楼一夕万户忙。”今荆榛已除,夕阳未老,新楼既成,万户更忙。忙於登临,忙於接待,忙於怀古,忙於畅想。正可谓:本为望海筑此楼,岂料远近皆望楼;风晨雨夕独登临,方知何处是泰州。丙戌秋日余秋雨记於京城关于良心和良知的声明戳穿谎言——越抹越黑以下摘选网友们的部分评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阴阳怪气望海楼初建于南宋绍定二年,即1229年,而陆游卒于1210年,范仲淹卒于1052年,欧阳修卒于1072年,岳飞卒于1141年,余先生想必有阴阳眼,曾经见着诸位先贤的魂灵在望海楼上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评论余秋雨居然搞封建迷信!!!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筑斯楼也,可时时登高,俯视遐迩,评论现代的人要登高,可上浦东的金茂大厦,或新建的最高层环球金融中心,没有人登高要上望海楼之理。余秋雨所举的几个人物,与望海楼没有丝毫干系!!!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此地何地?曰中华文化一处重要高台之所在也。评论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评论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
  余秋雨总是开口闭口谈文化,望海楼的地位没有这么大,不要作人为的夸大!请余先生尊重事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
回复:望海楼新记 余秋雨
评论
 转北京方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摘北京方雨文]北宋著名诗人范仲淹第28代子孙范敬宜,应泰州市人民政府之邀,为正在重建的望海楼作碑文。近日,《重修望海楼记》撰写完成。(北京方雨注:范敬宜《重修望海楼记》也被《人民日报》2007年9月4日第9版刊载)。范敬宜,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不久前,应邀执笔《重修望海楼记》。在不到600字的文章里,范老描述了泰州的历史、泰州的现在以及重修望海楼的意义。范老说,他是用“海的语言”来写这篇文章的。“对海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以及对大自然客观发展规律的敬畏,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敬畏之情完成了创作。”在文章第三部分即重修望海楼的意义方面,范老考虑再三,最终用文言文形式表达了当今思想:环保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由于历史的变迁,望海楼重建过数次……原先余秋雨所作《望海楼新记》因舆论意见很大,一片嘲弄、耻笑声;学者专家们也认为“没有什么学问、字句多有不通甚至荒谬之处”而予以撤换。范敬宜所作《重修望海楼记》原文如下:泰州,汉唐古郡,襟江负海,壤沃物阜,人杰地灵。其东南有楼,名曰望海,始建于宋,为一郡之大观。历代名贤,多唱和于此。先祖范文正公曾为泰州西溪盐监,而滕子京为泰州海陵从事,尝相与登楼,把酒赋诗,公有“君子不独乐”等句,其“先忧后乐”之意,亦已呼之欲出。再历二十余载,遂有《岳阳楼记》之作,发浩音于四海、振遗响于百代。故《泰志》称斯楼为“吾邑之文运命脉”,洵非虚语。元明以降,兵连祸结,斯楼屡建屡毁,不胜其叹。岂楼之兴废,或亦有关国运之盛衰乎?今逢盛世,遂有重修望海楼之举。公历二零零七年秋,巍然一楼飞峙泰州凤城河之滨,上接重霄,下临无地,飞阁流丹,崇阶砌玉,其势可与黄鹤楼、滕王阁媲美,允称江淮第一楼。望海楼之再兴,岂独泰州一邑“文运命脉”之象征哉!予登乎望海一楼,凭栏远瞩,悄然而思:古之海天,已非今之目力所及;而望海之情,古今一也。望其澎湃奔腾之势,则感世界潮流之变,而思何以应之;望其浩瀚广袤之状,则感孕育万物之德,而思何以敬之;望其吸纳百川之广,则感有容乃大之量,而思何以效之;望其神秘莫测之深,则感宇宙无尽之藏,而思何以宝之;望其波澜不惊之静,则感一碧万顷之美,而思何以致之;望其咆哮震怒之威,则感裂岸决堤之险,而思何以安之。嗟夫,望海之旨大矣,愿世之登临凭眺者,于浮想之余,有思重建斯楼之义。是为记。公历二零零七年初秋 范敬宜敬撰西方朔评点余秋雨《望海楼新记》余秋雨博客中新作《望海楼新记》一文,望之俨然。细阅之,文白夹杂,不伦不类,不通之处非一,最后以一首不辨平仄之“七言绝句”收束全文,从古记事无此体,出于自命为“大师”之人笔下,亦可谓怪矣哉!余秋雨每于此等处现底,可称“五不”之文:用意不正、史实不合、文体不伦不类、语言不三不四、诗歌平仄不辨。其人之不通概可知矣。检手边江苏古籍1999年版《泰州旧事摭拾》,卷七“文物”类有《望海楼》一篇,采录自清夏荃《退庵笔记》卷九,叙此楼历史甚详。盖始创于南宋理宗绍定二年(1229),初名海阳楼,本在府学一隅,地方官张宴延科士之所也。毁于元代兵火,明嘉靖时州牧鲍龙重建。万历再毁,康熙时州官施世纶又建,更名靖海楼。嘉庆初,州官杨玺加高重修,名鸣凤楼,迨抗战中又毁。余秋雨此文,诚所谓佛头着粪者也。余文曰:“七起同音,连出三声,必含天意”。作者意,“七”即“起”,“连出三声,必含天意” 迫于压力,泰州市政府已决定抛弃余秋雨的《望海楼新记》,并重新邀请了原《人民日报》总编辑、现传播学院院长范进宜撰写碑铭,名为《重修望海楼记》。该篇碑铭已刊在《泰州新闻网》。
  这样一来,余秋雨可算是脸面全丢尽了!不过它脸皮非常厚嘿!不提不提……
  评论这张
 
阅读(10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