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余秋雨歪批司马迁  

2008-09-11 19:34:42|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

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

 

转自:北京方雨

 

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

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 

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

 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  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

   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

无知者无畏!不懂装懂,胡乱发挥,必然暴露出自己的浅薄。***************************************************************号外!余秋雨被凤凰卫视扫地出门!!!3S 通讯社独家报道【3S通讯社香港记者站讯】据可靠消息:FF卫视广告经营部透露:自“秋雨十分”播出以来,收视率日渐下降,观众日益不满!昏昏臭鱼,面无人色,正襟危坐,歪脖斜眼,胡言乱语、鱼泡横飞,秋娘卖老、媚眼不灵;假大空套、口拙心虚;公司受骗,痛蚀老本!再无赞助,无法维持!鱿鱼挨炒,哆嗦慌神。终被驱逐,扫地出门!鱼肚发稿北京方雨已发表的《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系列文章:1、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2、余秋雨真的从来不用成语吗?3、余秋雨版的神话4、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   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 

   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 无知者无畏!不懂装懂,胡乱发挥,必然暴露出自己的浅薄。***************************************************************号外!余秋雨被凤凰卫视扫地出门!!!3S 通讯社独家报道【3S通讯社香港记者站讯】据可靠消息:FF卫视广告经营部透露:自“秋雨十分”播出以来,收视率日渐下降,观众日益不满!昏昏臭鱼,面无人色,正襟危坐,歪脖斜眼,胡言乱语、鱼泡横飞,秋娘卖老、媚眼不灵;假大空套、口拙心虚;公司受骗,痛蚀老本!再无赞助,无法维持!鱿鱼挨炒,哆嗦慌神。终被驱逐,扫地出门!鱼肚发稿北京方雨已发表的《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系列文章:1、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2、余秋雨真的从来不用成语吗?3、余秋雨版的神话4、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

 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  历史就是历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

 

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

 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   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余秋雨接着评论道:

  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 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

 无知者无畏!不懂装懂,胡乱发挥,必然暴露出自己的浅薄。***************************************************************号外!余秋雨被凤凰卫视扫地出门!!!3S 通讯社独家报道【3S通讯社香港记者站讯】据可靠消息:FF卫视广告经营部透露:自“秋雨十分”播出以来,收视率日渐下降,观众日益不满!昏昏臭鱼,面无人色,正襟危坐,歪脖斜眼,胡言乱语、鱼泡横飞,秋娘卖老、媚眼不灵;假大空套、口拙心虚;公司受骗,痛蚀老本!再无赞助,无法维持!鱿鱼挨炒,哆嗦慌神。终被驱逐,扫地出门!鱼肚发稿北京方雨已发表的《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系列文章:1、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2、余秋雨真的从来不用成语吗?3、余秋雨版的神话4、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  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

 无知者无畏!不懂装懂,胡乱发挥,必然暴露出自己的浅薄。***************************************************************号外!余秋雨被凤凰卫视扫地出门!!!3S 通讯社独家报道【3S通讯社香港记者站讯】据可靠消息:FF卫视广告经营部透露:自“秋雨十分”播出以来,收视率日渐下降,观众日益不满!昏昏臭鱼,面无人色,正襟危坐,歪脖斜眼,胡言乱语、鱼泡横飞,秋娘卖老、媚眼不灵;假大空套、口拙心虚;公司受骗,痛蚀老本!再无赞助,无法维持!鱿鱼挨炒,哆嗦慌神。终被驱逐,扫地出门!鱼肚发稿北京方雨已发表的《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系列文章:1、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2、余秋雨真的从来不用成语吗?3、余秋雨版的神话4、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  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 

   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 

   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无知者无畏!

   不懂装懂,胡乱发挥,必然暴露出自己的浅薄。

无知者无畏!不懂装懂,胡乱发挥,必然暴露出自己的浅薄。***************************************************************号外!余秋雨被凤凰卫视扫地出门!!!3S 通讯社独家报道【3S通讯社香港记者站讯】据可靠消息:FF卫视广告经营部透露:自“秋雨十分”播出以来,收视率日渐下降,观众日益不满!昏昏臭鱼,面无人色,正襟危坐,歪脖斜眼,胡言乱语、鱼泡横飞,秋娘卖老、媚眼不灵;假大空套、口拙心虚;公司受骗,痛蚀老本!再无赞助,无法维持!鱿鱼挨炒,哆嗦慌神。终被驱逐,扫地出门!鱼肚发稿北京方雨已发表的《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系列文章:1、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2、余秋雨真的从来不用成语吗?3、余秋雨版的神话4、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

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 

 

号外!余秋雨被凤凰卫视扫地出门!!!

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

 

3S 通讯社独家报道

 

【3S通讯社香港记者站讯】 据可靠消息:FF卫视广告经营部透露:自“秋雨十分”播出以来,收视率日渐下降,观众日益不满!昏昏臭鱼,面无人色,正襟危坐,歪脖斜眼,胡言乱语、鱼泡横飞,秋娘卖老、媚眼不灵;假大空套、口拙心虚;公司受骗,痛蚀老本!再无赞助,无法维持!鱿鱼挨炒,哆嗦慌神。终被驱逐,扫地出门!鱼肚发稿

 

 

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   

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北京方雨已发表的《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系列文章

 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

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1、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

2、余秋雨真的从来不用成语吗? 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

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3、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余秋雨版的神话

转:余秋雨歪批司马迁转自:北京方雨——《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之五1、汉代大学者都宁死不受宫刑吗?余秋雨在《寻觅中华<历史的母本>》中,对司马迁受宫刑有如下点评:他因几句正常的言论获罪,被处以“宫刑”,又叫“腐刑”,也就是被切割了一个男性的生理系统。当时他三十八岁,作为一个年岁已经不轻的大学者,面对如此奇祸,几乎没有例外都会选择赴死,但是,就在这个生死关口上,让我产生巨大感动的吊诡出现了——他决定活下来,以自己非人的岁月来磨砺以人为本的历史,以自己残留的日子来梳理中国的千秋万代,以自己沉重的屈辱来换取民族应有的尊严,以自己失性的躯体来呼唤大地刚健的雄风。不知道余秋雨所说“几乎没有例外会选择赴死”有什么根据?当时,的确有人是宁愿一死也不接受宫刑,也有一些大人物是被问罪后(如御史大夫赵绾和张汤、郎中令王臧、丞相李蔡)或入狱后(如丞相庄青翟、赵周等)自知必死无疑或无法忍受牢狱之苦而选择了自杀,但是史书上并未说明他们有接受宫刑的选择。毕竟受了宫刑还是可以活命,所以除了司马迁为了撰写史记忍辱接受宫刑外,还有很多人为了苟活而接受宫刑,如汉代有文字记载的受宫刑的名人就还有张贺,李延年,许广汉等。有这三个例子还能说“几乎没有例外”吗?求生是人的本能,有什么可以“吊诡”的?况且,既然余秋雨如此肯定,就请举出所有放弃宫刑,“选择赴死”的大学者名字来。历史就是历4、无知者无畏!不懂装懂,胡乱发挥,必然暴露出自己的浅薄。***************************************************************号外!余秋雨被凤凰卫视扫地出门!!!3S 通讯社独家报道【3S通讯社香港记者站讯】据可靠消息:FF卫视广告经营部透露:自“秋雨十分”播出以来,收视率日渐下降,观众日益不满!昏昏臭鱼,面无人色,正襟危坐,歪脖斜眼,胡言乱语、鱼泡横飞,秋娘卖老、媚眼不灵;假大空套、口拙心虚;公司受骗,痛蚀老本!再无赞助,无法维持!鱿鱼挨炒,哆嗦慌神。终被驱逐,扫地出门!鱼肚发稿北京方雨已发表的《解剖余秋雨<寻觅中华>》系列文章:1、余秋雨读书的地方是蒋介石的藏书楼吗?2、余秋雨真的从来不用成语吗?3、余秋雨版的神话4、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余秋雨如何教训海外历史学家 史,哪能这样信口开河?2、司马迁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大升大贬”?余秋雨接着评论道:“那个时代真是有些奇怪,司马迁刚出狱又升官了,而且升成了不小的“中书令”。汉武帝好像不把受刑、监禁当一回事,甚至,他并没有把罪人和官员分开来看,觉得两者是可以频繁轮班的。不少雄才大略的君主是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的,他们在这种游戏中感受着权力收纵的乐趣。”看来余秋雨并不知道中书令到底是干什么的。实际上,西汉年间的中书,归属于内廷宦官机构,负责在皇帝书房整理宫内文库档案,与皇帝有频繁接触的机会,其主官称中书令,类似于现代的秘书长。任这个职务,既要被阉割过,又要有很高的文字能力。由于普通宦官绝大多数自幼入宫,文化都极低,所以人选是很难找的。司马迁因已经身受腐刑,并有很高的写作水平,正好符合该职位的要求,因此才任此职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汉代的中书令只能由被阉割的人来做,名义虽比太史令为高,但只是“埽除之隶”、“闺合之臣”,与宦者无异,因而更容易唤起他被损害、被污辱的记忆,是很耻辱的。正因为如此,司马迁才用血泪写下:“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我有个工人朋友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汉武帝可能早就看好了司马迁,想让他当中书令,所以才找个理由把他处以宫刑。”当然这纯属戏说,没有任何根据,但可见连普通工人都了解的历史知识,余秋雨竟茫然无知,还想当然地说什么汉武帝“喜欢做这种大贬大升的游戏”,真是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