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  

2008-09-12 22:37:53|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

 

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

 

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

 

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  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

   《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

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

   《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

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   《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

  《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

  《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

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   《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

    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

   “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

*********************************************************************

 

 

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

关于“大师”的讨论

 

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

 

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

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

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

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

 

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

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

 

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

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

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

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

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

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

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

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

(2008-09-12 17:54:40) 

 

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

 

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转自:tian1987的博客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

 

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

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 

“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 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

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 

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 

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 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

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 

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

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 

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

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

 

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 

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余秋雨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怎么能算大师??

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                                

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欲渡无舟

(2008-09-1208:47:52)

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散文著作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就能称为大师吗?

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

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

我想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最起码是3.

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而余先生没有.

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

3.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

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

所以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

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

 

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         余秋雨已经脱光……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                                               

                           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 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                                   

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

 

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 

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 

散文著作,就能称为大师吗?大师是什么? 大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最起码是3点.1.大师要有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是旗帜鲜明的立场,鲜明的人生观,价值观.而余秋雨没有.他虽然致力于散文和昆曲戏剧的研究.但是,他的鲜明性只表现在纸上.而没有实际的行动.我们说:大师是有批判性的.而余先生没有.2.大师要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就单单凭一些历史散文和诗歌是不能成为大师的.3.大师要象一个标杆,一个时代的标杆,是一个敢于挑战世俗的标杆,是有自己有别于当前的认识观.我们说,胡适是大师,说王国维是大师,说鲁迅是大师,说巴金是大师.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文化遗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标杆,而余先生没有.所以.他只能算是一个当前知名的文化人.余秋雨已经脱光……转自:网络小丑星的BLOG好多名人之所以受人尊重,是因为仅对其作品或者艺术的推崇,如果深入到其生活中,则很容易感觉到索然无味,甚至感觉到恶心。余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强烈的名欲导致他威信大降,到底是好事还是悲哀,看来只有后人来评说了。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

先是秋雨先生作客央视的青歌赛,动不动对选手们指手画脚,好象天下的知识都在自己的肚子里似的。其实现代知识面这么广,一些选手不知道一些文学与地理常识也很能理解,和你大名鼎鼎的作家当然不能相比,你何必笑话人家呢?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 

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前一些时间浙江某地刚吵着要将余秋雨的故居定为文物单位,这不这两天上海戏剧学院举行“余秋雨大师工作室” 

在开馆仪式上,余先生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感觉到有些牙酸,一位朋友看完后揶揄道,余秋雨先生已经脱光了,现在只剩下裸奔了。 

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

秋雨大师是这样说的: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秋雨“大师”,您让我很失望转自:tian1987的博客我确实没想到有一天您能够不惭地说自己是个“大师”,哪怕是玩笑的口吻。华南虎是世界濒危动物,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野生的了;大师是中国濒危物种,几十年里连驯养的也没出现过。(慈溪桥头镇也住过“华南虎”?)“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不知道这是谁起的名字,在这个急躁的时代就冲“大师”这两个字,您也决计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哪怕您真的是个大师在有生之年舆论也不会承认的,何况从文化散文的常识错误到接连的官司,从“石一歌”到“青歌赛”,您的形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前几天余姚要把您的老宅建成“文化保护单位”的事情就又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时候倘使您不愿意示弱的话“眯”这就是了,何苦非要跳出来说这个“大师”的事情!或者说您解释解释这个头衔是旁人未经您同意就加上去的也就是了,偏偏自己还要很得意的承认——“老”字是比“大”的程度深的,我老余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后退一步做得大师——这个小玩笑您觉得很幽默么?或者说您以为“大师”两个字就是很轻松的么?还是你可怜近几天的新闻媒介缺素材么?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相信很多,您的话很快会被断章取义地贴在舆论的标靶上。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您能老着脸堂而皇之地坐在您的“大师”工作室里办公,这样的作风就很不“大师”。您现在太高调了,不管是您自己的事情还是马兰女士的事情,就像这次事情,我就不相信如果您自己真的是态度坚决地拒绝的话,做这块牌子的人会一意孤行地把“大师”这两个字加上去,说真的,这个称呼,挺邪教的。虽然您的名字已经写进并且今后还会写进中国的文学史,虽然您的《中国戏剧史述》已经被学术界肯定并且可能会继续肯定下去,虽然您的书从《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都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之作······您觉得您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么?话说回来,您这次的言论让我觉得非常失望,一个公众人物,一个学者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后果呢?您不会不知道您这些年来最犯众怒的事情是什么吧?就是有些偏执的自大:其实言语、作品中有些疏漏不要紧,读者还是很宽容您的,其实您过去如果真的做了些什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也不要紧的,对那个时代的人大家也不会过于苛刻,但是您还是太在意您的光辉形象,非要自重身份、将错就错,从来都不拿出来一个让人看起来谦虚的态度,这种心态在您的很多作品中都能看出端倪的——“考上了中国最难考”的文科学校您很骄傲;做李小林的同桌您很骄傲;身为王阳明的同乡您很骄傲;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您仍然很骄傲——不是说您没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人一旦抬起头的时候,走的就绝对不是上坡的路了。中国人其实很难容忍的一个地方就是被骗或者被耍,说实在的,您的这个“老”和“大”的文字游戏及解释就让人同时有被耍和被骗的感觉——如果您直截了当地说自忖够格是个“大师”还好些,搞这么个四六不是的说明其实会让人觉得您越发虚伪了,真的。您已经不是一个能够安心选一个有点文化的路线苦旅一番的学者了;您也不是一个能乐于山居并踏实写点笔记的文人了;您不像一个能在无疆的思想里做个行者的教授了;您也不像一个关心何处能有学术的笛声的专家了······作为您曾经的一个崇拜者,我也只能借你一生曾经有过的精神,“千年一叹”,来感慨下一个偶像的彻底坍塌,霜冷长河。本来想您如果学学傅配荣,安心做些学问的话未必不能再有些建树,可是“余秋雨大师”几个字很不像做学问的,倒是像作秀的。或许您有志向做个中国文坛的老大,窃让我看看您能在上海滩做几天大佬。余秋雨怎么能算大师??欲渡无舟(2008-09-1208:47:52)一个文化人,只是因为写了一些 

自命的秋雨先生的乏“守护”转自:海上云间沈敖大近日访了几家大博,仰望了一下“余秋雨的BLOG”,读到了一篇转帖。题为《海内外读者有能力守护余秋雨》,署名为“陕西网友老夫当关”。拜读几遍之后,深感“余秋雨的BLOG”这样的名博,实在不该“转帖”此文,因为此文无助于如“老夫”所谓的“守护”,反倒帮了倒忙,有把秋雨先生放在火炉上烤的嫌疑。《守》文说“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重要代表”,我想余先生是不会同意这么狂妄的论断的,至少会加两个字“之一”。“老夫”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动机呢?我吃不准。《守》文接着说“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我以为又帮倒忙了,作过调查,作过定量分析没有?抽样调查还是普查?如果有了定量分析,故意不予公布,这样就不是授人以柄,置秋雨先生于不利地位吗!《守》文又说攻击余先生的“主要是七个人”,而且“两人基本退出”,“还在乱叫的五个人”,“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问题”,只剩下三个人了。说明“乱叫”是没有好下场的,读者会明白的。但是这么乱叫的就“三个人”,用得着动员“海内外读者”一齐来“守护”吗?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不禁拍案大怒:“老夫”到底意欲何为?!《守》说:“余秋雨先生是广大读者保护下来的。”我觉得太言过其实了。秋雨先生是靠实力拚搏出来的。中国文化体系这么庞大的体系,秋雨先生也能守护好,他本人需要阁下“守护”吗?“老夫当关”不免太小觑余先生了吧?《守》文说,“那三个人中的一个最近在网上说,余先生的老家不要保护,因为‘身份不够’。他所说的身份,当然是指政治级别……”这段话真是破绽百出,什么叫“身份”?出身、地位和资格也。连“身份”这样简单的词的释义都不明白,太低能了。名博予以转贴,太跌身份(敬告“老夫”:这“身份”,切莫又以为是“政治级别”!)《守》文又说:“保护他(指余先生)是所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的责任”。说得又是不尽在理,好多没有“被他滋润过的读者”也看不惯那“只剩下了三人”“还在乱叫”,也想“守护”,难道“老夫”就这么泼他们凉水?“老夫”的立场倒底站在那里?不再一一举例了。总之,“当关”的“老夫”,太乏了,“当关”的“老夫”,如果真心“守护”,那就下点功夫,把那“三个人”的謬论列出来,抓住要害,条分缕析,予以痛击,比这样的空喊“守护”有力得多。我拭目以待。*********************************************************************关于“大师”的讨论转自博论坛:[新浪杂谈]孙小宁余秋雨的智力怎么会降低到3岁小孩水准?这就是所谓“利令智昏”吧,这回的丑出得真不小。恐怕会成为千古笑谈,经典段子。这也是余秋雨的一个特殊贡献。天下老师几千万,个个都可以“降格”、“屈就”为大师了。不由得想,余秋雨“老头“至少长一个“大头”,余秋雨“老汉”至少是一条“大汉”,余秋雨“老气”的文章至少很“大气”,余秋雨“老人”至少可以接受余秋雨“大人”的尊称。文人的丑态真有趣。这种“大师”如何赢得公众的敬意?余秋雨的这段话实在是小儿科的狡诈与虚伪,活画出“大师”的人格和嘴脸。你如果接受“大师”称号,就痛痛快快接受,或者“被誉则默”。何必荒唐可笑地解释为“大师”比“老师”还低一级,所以才心安理得接受了。自欺欺人也就罢了,这种低级幽默怎么能欺骗公众的智力。余秋雨不无小才,也不无建树,但缺少的是真诚和朴实。“大师”听说过“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没有?(2008-09-12 17:54:40)这使丑人不得不想起以前写过的一段笑话,余先生如果加一点讲就成“太师”,进一步讲就是“天师”了!(网络小丑星)

 

 

  评论这张
 
阅读(5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