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文摘:宋耀如先生传略  

2008-09-16 01:0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系中文版《万国公报》编辑部,把孙中山的上李鸿章书改成短论形式,在《万国公报》第九、第十号上发表。这期间,孙中山、陆皓东和宋耀如三人在宋耀如家里“屡作终夕谈”,宋耀如与孙中山等革命志士还经常聚集在宋耀如的印刷厂里通宵达旦地交换有关革命问题的意见。对清廷专制统治的不满,对西方民主与富强之学的崇尚,使二人很快结为密友,孙中山成了宋耀如家的常客。 宋耀如尽其所能地支持孙中山。他曾多次冒着砍头的危险,在他的华美印书馆以印刷中文圣经为掩护,秘密印刷反清和传播革命思想的宣传品。在孙中山的早期革命活动中,宋耀如的捐助曾在较长时期内成为其重要的经费来源。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曾屡遭挫折,但宋耀如始终相信他,支持他。孙中山十分感慨宋耀如20年来不变的革命信念,他在《致李晓生函》中说:宋耀如乃“二十年前曾与陆烈士皓东及弟初谈革命者,二十年来始终不变……”孙中山担任铁路总监后,宋耀如也去铁路系统任职,宋霭龄则任孙中山的秘书。孙中山计划第一步要在10年内修筑20万里的铁路,宋耀如与女儿霭龄随同孙中山一起坐火车到全国各地周游勘察,制定规划。1913年2月,宋耀如随孙中山赴日本考察铁路事业。不久,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在北洋政府的大肆追捕下,孙中山于8月逃亡到了日本。随后,宋耀如也被迫举家避难日本,先在东京,后在横滨租赁了一幢别墅式的寓所。1914年宋耀如夫妇率儿女回到上海,住霞飞路。当时,像宋家这样举家与革命发生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实属凤毛麟角。当然,宋耀如与孙中山之间也有过矛盾。当宋庆龄背着父母与孙中山完婚后,当时的上海盛传宋耀如与孙中山绝交的消息,并说得有眉有眼。时值袁世凯准备复辟帝制,革命形势十分低落,宋耀如的情绪日益变坏,不知个中底蕴的人便传出各种流言蜚语,有人甚至说宋耀如正在逼着自己的女儿与孙中山离婚。为了阻止别有用心者继续造谣生事,也为了维护孙中山和宋庆龄的声誉,宋耀如夫妇特意定制了一套精美的家具,置办了丰足的嫁妆,并故意张扬地将这些东西寄送给新婚不久的女儿。1916年以后,宋耀如因种种原因,不再参与革命活动,之后身体越来越坏,及至不能行动。病危之际,三个女儿“随俟在侧”。1918年5月3日,宋耀如在上海病逝,年仅55岁。 (摘自《宋子文家事》杨菁著,江西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系中文版《万国公报》编辑部,把孙中山的上李鸿章书改成短论形式,在《万国公报》第九、第十号上发表。这期间,孙中山、陆皓东和宋耀如三人在宋耀如家里“屡作终夕谈”,宋耀如与孙中山等革命志士还经常聚集在宋耀如的印刷厂里通宵达旦地交换有关革命问题的意见。对清廷专制统治的不满,对西方民主与富强之学的崇尚,使二人很快结为密友,孙中山成了宋耀如家的常客。 宋耀如尽其所能地支持孙中山。他曾多次冒着砍头的危险,在他的华美印书馆以印刷中文圣经为掩护,秘密印刷反清和传播革命思想的宣传品。在孙中山的早期革命活动中,宋耀如的捐助曾在较长时期内成为其重要的经费来源。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曾屡遭挫折,但宋耀如始终相信他,支持他。孙中山十分感慨宋耀如20年来不变的革命信念,他在《致李晓生函》中说:宋耀如乃“二十年前曾与陆烈士皓东及弟初谈革命者,二十年来始终不变……”孙中山担任铁路总监后,宋耀如也去铁路系统任职,宋霭龄则任孙中山的秘书。孙中山计划第一步要在10年内修筑20万里的铁路,宋耀如与女儿霭龄随同孙中山一起坐火车到全国各地周游勘察,制定规划。1913年2月,宋耀如随孙中山赴日本考察铁路事业。不久,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在北洋政府的大肆追捕下,孙中山于8月逃亡到了日本。随后,宋耀如也被迫举家避难日本,先在东京,后在横滨租赁了一幢别墅式的寓所。1914年宋耀如夫妇率儿女回到上海,住霞飞路。当时,像宋家这样举家与革命发生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实属凤毛麟角。当然,宋耀如与孙中山之间也有过矛盾。当宋庆龄背着父母与孙中山完婚后,当时的上海盛传宋耀如与孙中山绝交的消息,并说得有眉有眼。时值袁世凯准备复辟帝制,革命形势十分低落,宋耀如的情绪日益变坏,不知个中底蕴的人便传出各种流言蜚语,有人甚至说宋耀如正在逼着自己的女儿与孙中山离婚。为了阻止别有用心者继续造谣生事,也为了维护孙中山和宋庆龄的声誉,宋耀如夫妇特意定制了一套精美的家具,置办了丰足的嫁妆,并故意张扬地将这些东西寄送给新婚不久的女儿。1916年以后,宋耀如因种种原因,不再参与革命活动,之后身体越来越坏,及至不能行动。病危之际,三个女儿“随俟在侧”。1918年5月3日,宋耀如在上海病逝,年仅55岁。 (摘自《宋子文家事》杨菁著,江西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文摘:宋耀如先生传略
系中文版《万国公报》编辑部,把孙中山的上李鸿章书改成短论形式,在《万国公报》第九、第十号上发表。这期间,孙中山、陆皓东和宋耀如三人在宋耀如家里“屡作终夕谈”,宋耀如与孙中山等革命志士还经常聚集在宋耀如的印刷厂里通宵达旦地交换有关革命问题的意见。对清廷专制统治的不满,对西方民主与富强之学的崇尚,使二人很快结为密友,孙中山成了宋耀如家的常客。 宋耀如尽其所能地支持孙中山。他曾多次冒着砍头的危险,在他的华美印书馆以印刷中文圣经为掩护,秘密印刷反清和传播革命思想的宣传品。在孙中山的早期革命活动中,宋耀如的捐助曾在较长时期内成为其重要的经费来源。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曾屡遭挫折,但宋耀如始终相信他,支持他。孙中山十分感慨宋耀如20年来不变的革命信念,他在《致李晓生函》中说:宋耀如乃“二十年前曾与陆烈士皓东及弟初谈革命者,二十年来始终不变……”孙中山担任铁路总监后,宋耀如也去铁路系统任职,宋霭龄则任孙中山的秘书。孙中山计划第一步要在10年内修筑20万里的铁路,宋耀如与女儿霭龄随同孙中山一起坐火车到全国各地周游勘察,制定规划。1913年2月,宋耀如随孙中山赴日本考察铁路事业。不久,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在北洋政府的大肆追捕下,孙中山于8月逃亡到了日本。随后,宋耀如也被迫举家避难日本,先在东京,后在横滨租赁了一幢别墅式的寓所。1914年宋耀如夫妇率儿女回到上海,住霞飞路。当时,像宋家这样举家与革命发生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实属凤毛麟角。当然,宋耀如与孙中山之间也有过矛盾。当宋庆龄背着父母与孙中山完婚后,当时的上海盛传宋耀如与孙中山绝交的消息,并说得有眉有眼。时值袁世凯准备复辟帝制,革命形势十分低落,宋耀如的情绪日益变坏,不知个中底蕴的人便传出各种流言蜚语,有人甚至说宋耀如正在逼着自己的女儿与孙中山离婚。为了阻止别有用心者继续造谣生事,也为了维护孙中山和宋庆龄的声誉,宋耀如夫妇特意定制了一套精美的家具,置办了丰足的嫁妆,并故意张扬地将这些东西寄送给新婚不久的女儿。1916年以后,宋耀如因种种原因,不再参与革命活动,之后身体越来越坏,及至不能行动。病危之际,三个女儿“随俟在侧”。1918年5月3日,宋耀如在上海病逝,年仅55岁。 (摘自《宋子文家事》杨菁著,江西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
 
系中文版《万国公报》编辑部,把孙中山的上李鸿章书改成短论形式,在《万国公报》第九、第十号上发表。这期间,孙中山、陆皓东和宋耀如三人在宋耀如家里“屡作终夕谈”,宋耀如与孙中山等革命志士还经常聚集在宋耀如的印刷厂里通宵达旦地交换有关革命问题的意见。对清廷专制统治的不满,对西方民主与富强之学的崇尚,使二人很快结为密友,孙中山成了宋耀如家的常客。 宋耀如尽其所能地支持孙中山。他曾多次冒着砍头的危险,在他的华美印书馆以印刷中文圣经为掩护,秘密印刷反清和传播革命思想的宣传品。在孙中山的早期革命活动中,宋耀如的捐助曾在较长时期内成为其重要的经费来源。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曾屡遭挫折,但宋耀如始终相信他,支持他。孙中山十分感慨宋耀如20年来不变的革命信念,他在《致李晓生函》中说:宋耀如乃“二十年前曾与陆烈士皓东及弟初谈革命者,二十年来始终不变……”孙中山担任铁路总监后,宋耀如也去铁路系统任职,宋霭龄则任孙中山的秘书。孙中山计划第一步要在10年内修筑20万里的铁路,宋耀如与女儿霭龄随同孙中山一起坐火车到全国各地周游勘察,制定规划。1913年2月,宋耀如随孙中山赴日本考察铁路事业。不久,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在北洋政府的大肆追捕下,孙中山于8月逃亡到了日本。随后,宋耀如也被迫举家避难日本,先在东京,后在横滨租赁了一幢别墅式的寓所。1914年宋耀如夫妇率儿女回到上海,住霞飞路。当时,像宋家这样举家与革命发生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实属凤毛麟角。当然,宋耀如与孙中山之间也有过矛盾。当宋庆龄背着父母与孙中山完婚后,当时的上海盛传宋耀如与孙中山绝交的消息,并说得有眉有眼。时值袁世凯准备复辟帝制,革命形势十分低落,宋耀如的情绪日益变坏,不知个中底蕴的人便传出各种流言蜚语,有人甚至说宋耀如正在逼着自己的女儿与孙中山离婚。为了阻止别有用心者继续造谣生事,也为了维护孙中山和宋庆龄的声誉,宋耀如夫妇特意定制了一套精美的家具,置办了丰足的嫁妆,并故意张扬地将这些东西寄送给新婚不久的女儿。1916年以后,宋耀如因种种原因,不再参与革命活动,之后身体越来越坏,及至不能行动。病危之际,三个女儿“随俟在侧”。1918年5月3日,宋耀如在上海病逝,年仅55岁。 (摘自《宋子文家事》杨菁著,江西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并很快帮他办好了退役手续。在北卡罗来纳州最大的海运港维尔明顿,宋耀如接受了洗礼。为了纪念曾经给予他极大的精神与物质帮助的那位慈祥的老人,宋耀如给自己取教名为查理·琼斯·宋。第二天,当地的一份报纸对此事作了报道:“这个中国的皈依者,也许是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第一个遵从领圣餐洗礼的中国人。”这是在当地引起轰动的一件事,一位名叫南希·爱琳的姑娘因此闯进了宋耀如的生活。爱琳一家是该州著名的热心于慈善事业的世家。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两个年轻人的友情迅速燃烧、升华,爱琳成了宋耀如的红粉知己,不幸的是爱琳英年早逝。众所周知,宋耀如三个千金的名字中皆有一个“龄”字,不知是因为宋耀如崇拜林肯,还是为了纪念美国亡友爱琳,抑或是二者皆有。宋耀如的长女出生时,正当爱琳去世不久,“霭龄”与“爱琳”本是谐音。1881年,受北卡罗来纳州监理会的委托,达勒姆最著名的实业家,也是圣三一学院董事会董事的朱利叶斯·卡尔将军担任了宋耀如的监护人,他于同年安排宋耀如进入达勒姆附近的圣三一学院(后改名杜克大学)。虽然该院在当时只是一所不起眼的“三等学院”,对宋耀如来说,他毕竟迈出了跨入大学校门的第一步。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念完大学预科,于1882年转到田纳西州的万德毕尔特大学神学院就读。1885年宋耀如以优异的成绩结束学业,被授予监理会见习牧师称号。“不中不西”的传教士1886年1月,宋耀如乘海轮回到了久别的祖国,抵达上海陆家嘴码头。为了便于在国内传教,宋耀如不久即改换了装束,完全是一副中国人打扮,脑后留着一条辫子,身着短褂小袄,头戴布帽,脚蹬布鞋,其外观已让人看不出他是出洋回来的牧师了。教长林乐知派宋耀如去苏州牧区的昆山任职,并责成他在当地建一座教堂,经费须自筹。为了筹措经费,宋耀如在传教之余,“重操旧业”,进行了经商活动,很快就赚到了一大笔钱。之后宋又被派到上海西南的七宝镇,通过经商得来的资金,他在传教的同时又在当地筹办了一所教会学塾、一个儿童乐园及一间医药所。1888年9月,宋耀如由见习牧师转为正式牧师。在教会学塾,宋耀如向学生们讲述美国的独立战争、林肯总统和他的有关民主与自由的主张,号召人们起来反对封建专制。宋耀如的言行不仅得罪了清廷,也为美国监理会所不容,林乐知为此对宋耀如进行了种种刁难与限制,每月给宋耀如的薪水不足以他维持生活。1892年,宋耀如剪掉了为利于传教而留起的辫子,辞去布道团的职务,转而经商,但仍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牧师。为了干一些自己想干的、有利于国家和民众的事,宋耀如同时出任了几家洋行的买办,因为头脑灵活,很快就腰缠万贯了。他还大量翻印西学书刊,介绍西学。宋耀如的婚姻很美满。妻子倪桂珍生于1869年,出身于士大夫家庭。她擅长数学,喜爱弹钢琴,曾在教会办的培文女校任教员。她的父亲倪韫山和宋耀如一样,是一中国籍的牧师。她的母亲姓徐,是徐光启的后代。宋耀如与倪桂珍的结识,是经由昔日波士顿的那两位朋友牛尚周与温秉忠的牵线。他们已分别和倪家的大女儿倪桂清、小女儿倪桂姝结为夫妻,有心介绍宋耀如与倪家二女儿认识,结果两人一见钟情。在宋耀如回国初期,教长林乐知不断将他指派到各个落后、穷困的地方进行传教。为了能和宋耀如在一起,倪桂珍果断地提出与宋耀如订婚,连前来主婚者也不禁赞叹她是“不寻常的女性”。也有人说“宋夫人是早期新式中国妇女的样板”。宋耀如曾这样评价他的爱妻:“桂珍是生活在东方的坚强女性,她的伟大在于敢自己选择爱人,这在东方,在中国,简直是不可思议。”婚后,倪桂珍继续跟随宋耀如到各地传教,过着不稳定却有着美好憧憬的生活,直至1890年宋耀如在上海虹口郊区建造了自己设计的一幢房子,他们才有了安定的居所。在传道的过程中,宋耀如与倪桂珍皆热心帮助和接济穷人,并萌动了创办儿童福利事业之心。日后,性格迥异、立场不同的宋氏三姐妹皆热心于中国的妇女运动,并程度不同地从事中国的慈善事业,不能不说是受了父母的影响。二十年追随孙中山 宋耀如热心传教和实业,同时也向往革命,结识了不少革命志士。1894年,经朋友的介绍与牵线,宋耀如在上海结识了正取道上海准备北上天津上书李鸿章的孙中山,二人一见如故。孙中山从天津回到上海后,宋耀如联陈明远说明我对于宋氏姊妹的独特个性、恋父情结等,做了心理分析;又对于宋氏家族的财产状况、收入来源,做了调研查核,可以说,多少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独立见解罢。由此必然牵涉到宋氏家长——宋耀如先生。而我对宋耀如先生素无独立研讨,只好作一文摘,转贴于此。史料完全是抄来的;纯粹为了博友们参考的方便。特此说明,请谅解:别再辱骂我“抄袭”甚至“剽窃”罢。实在要骂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呢。特此预先说明,理解万岁。谢谢大家!
 
文摘:宋耀如先生传略【陈明远说明】我对于宋氏姊妹的独特个性、恋父情结等,做了心理分析;又对于宋氏家族的财产状况、收入来源,做了调研查核,可以说,多少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独立见解罢。由此必然牵涉到宋氏家长——宋耀如先生。而我对宋耀如先生素无独立研讨,只好作一文摘,转贴于此。史料完全是抄来的;纯粹为了博友们参考的方便。特此说明,请谅解:别再辱骂我“抄袭”甚至“剽窃”罢。实在要骂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呢。特此预先说明,理解万岁。谢谢大家!宋氏祖上姓韩 以“宋氏姐弟”闻名于世的宋家,在近代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大家族。这一显赫家族的祖先并不姓宋,而是姓韩,“宋”姓始于宋氏六姐弟的父亲宋耀如。宋耀如出生于1863年2月,乳名阿虎,大名韩教准,他的父亲韩鸿翼,是当时广东海南文昌县的一位颇有文化修养的商人,以热心公益而著称。因经办赈务,他几乎耗尽了祖传的积资。人到中年后,又不幸染上久治不愈的慢性病,家境因此日渐窘迫,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了母亲韩王氏的身上。在宋耀如的记忆中,母亲韩王氏温柔而又坚强,是一位不平凡的家庭主妇,他不仅持家有方,而且颇有文化修养,能够背诵唐宋诗词,并写得一手娟秀的好字。宋耀如颇见功力的书法,及对诗词韵律的熟谙,最早便得益于母亲的教育。1875年,宋耀如的舅舅(其实是其婶婶宋氏之弟)从美国回乡“招兵买马”,以扩大他在美国经营的事业。舅舅对海外生活的生动描述,深深地吸引了年仅十岁的阿虎。舅舅原已聘定了阿虎的哥哥韩政准,阿虎想和哥哥一起去,他恳求父母让他随同舅舅出洋谋生。舅舅起初也嫌阿虎太小,怕他经不起大风大浪,但阿虎以他的勇敢打动了舅舅。据说有一天,文昌市被一伙从洋船上下来的寻欢作乐的水手闹得鸡犬不宁,文昌人鸣锣罢市,与洋人展开了激烈的械斗。年幼的阿虎加入了这次行动。混战中,一支竹箭误射中了阿虎的肩膀,他不叫一声疼,请旁边的舅舅将箭头拔出,草草包扎一下,继续冲上去。这件事促使舅舅答应了阿虎的请求,并郑重地对其父母说:“我看准了,这小仔有出息,将来决非等闲之辈。”舅舅保证“要像爱护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照料好阿虎”。宋耀如成为舅舅的嗣子,从此改姓为宋。学徒——水手——牧师宋耀如的舅舅在美国波士顿开着市内唯一的一家中国丝茶号,生意兴隆,声誉良好。宋耀如到波士顿不久,舅舅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过继仪式,随后又为他聘请了一位有经验的英语教师,并亲自教他打算盘、结账查账、盘货验货等,希望将来嗣子能顺利继承宋姓的这份家业并将其发扬光大。“要别人尊重你,就必须比别人干得出色!”宋耀如牢牢铭记着母亲的这句教诲,凭着他的勤奋、坚强与好学,很快赢得了人们的赞叹与喜爱。宋耀如英语教师是林肯总统的崇拜者,他不仅教授宋耀如英语,还带宋耀如参观了波士顿——这个打响美国独立战争第一枪地方的几乎所有的革命纪念地。年少的宋耀如在这里受到了民主思想的启蒙教育,并在内心逐渐萌生了祖国独立、民族革命的朦胧意识。三年的学徒生涯转眼过去了,这时,两位中国留学生的来访,打破了宋耀如平静的生活,促使了他以后的冒险行动。他们一个叫牛尚周,一个叫温秉忠,是中国派出的官方留学生。两人热情地鼓励与支持宋耀如出外求学。嗣子的愿望显然违背了养父的意愿,因为老人对西学毫无兴趣。宋耀如非常感激养父的培育之恩,但正如他日后所说的:“当时别无办法,为了追求,只有出走。”1878年初冬的一个深夜,宋耀如毅然放弃稳定良好的生活和现成的家业,逃出养父的丝茶号,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了。在养父的追踪下,他东躲西藏,就在山穷水尽时,一位长者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老人名叫查理·琼斯,原是美国联邦海军军官,他也是林肯的崇拜者。为了帮助宋耀如实现梦想,老人推荐他到隶属于马萨诸塞州的名为“阿尔贝特·加伦汀”的一艘缉私艇上服役,以便暂时摆脱困境。服役期间,年少的宋耀如表现得非常出色,不久即博得了船长艾里克·加布里尔逊上尉的欣赏与喜爱,他给予了宋耀如父亲般的关怀。1880年,艾里克·加布里尔逊上尉被调到南部一艘缉私艇上任艇长。宋耀如请求跟随加布里尔逊上尉,被允准。热心的加布里尔逊上尉一直惦记着宋耀如想上大学的事,一到南部,他即令宋耀如脱下军装,告别军舰,文摘:宋耀如先生传略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文摘:宋耀如先生传略【陈明远说明】我对于宋氏姊妹的独特个性、恋父情结等,做了心理分析;又对于宋氏家族的财产状况、收入来源,做了调研查核,可以说,多少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独立见解罢。由此必然牵涉到宋氏家长——宋耀如先生。而我对宋耀如先生素无独立研讨,只好作一文摘,转贴于此。史料完全是抄来的;纯粹为了博友们参考的方便。特此说明,请谅解:别再辱骂我“抄袭”甚至“剽窃”罢。实在要骂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呢。特此预先说明,理解万岁。谢谢大家!宋氏祖上姓韩 以“宋氏姐弟”闻名于世的宋家,在近代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大家族。这一显赫家族的祖先并不姓宋,而是姓韩,“宋”姓始于宋氏六姐弟的父亲宋耀如。宋耀如出生于1863年2月,乳名阿虎,大名韩教准,他的父亲韩鸿翼,是当时广东海南文昌县的一位颇有文化修养的商人,以热心公益而著称。因经办赈务,他几乎耗尽了祖传的积资。人到中年后,又不幸染上久治不愈的慢性病,家境因此日渐窘迫,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了母亲韩王氏的身上。在宋耀如的记忆中,母亲韩王氏温柔而又坚强,是一位不平凡的家庭主妇,他不仅持家有方,而且颇有文化修养,能够背诵唐宋诗词,并写得一手娟秀的好字。宋耀如颇见功力的书法,及对诗词韵律的熟谙,最早便得益于母亲的教育。1875年,宋耀如的舅舅(其实是其婶婶宋氏之弟)从美国回乡“招兵买马”,以扩大他在美国经营的事业。舅舅对海外生活的生动描述,深深地吸引了年仅十岁的阿虎。舅舅原已聘定了阿虎的哥哥韩政准,阿虎想和哥哥一起去,他恳求父母让他随同舅舅出洋谋生。舅舅起初也嫌阿虎太小,怕他经不起大风大浪,但阿虎以他的勇敢打动了舅舅。据说有一天,文昌市被一伙从洋船上下来的寻欢作乐的水手闹得鸡犬不宁,文昌人鸣锣罢市,与洋人展开了激烈的械斗。年幼的阿虎加入了这次行动。混战中,一支竹箭误射中了阿虎的肩膀,他不叫一声疼,请旁边的舅舅将箭头拔出,草草包扎一下,继续冲上去。这件事促使舅舅答应了阿虎的请求,并郑重地对其父母说:“我看准了,这小仔有出息,将来决非等闲之辈。”舅舅保证“要像爱护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照料好阿虎”。宋耀如成为舅舅的嗣子,从此改姓为宋。学徒——水手——牧师宋耀如的舅舅在美国波士顿开着市内唯一的一家中国丝茶号,生意兴隆,声誉良好。宋耀如到波士顿不久,舅舅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过继仪式,随后又为他聘请了一位有经验的英语教师,并亲自教他打算盘、结账查账、盘货验货等,希望将来嗣子能顺利继承宋姓的这份家业并将其发扬光大。“要别人尊重你,就必须比别人干得出色!”宋耀如牢牢铭记着母亲的这句教诲,凭着他的勤奋、坚强与好学,很快赢得了人们的赞叹与喜爱。宋耀如英语教师是林肯总统的崇拜者,他不仅教授宋耀如英语,还带宋耀如参观了波士顿——这个打响美国独立战争第一枪地方的几乎所有的革命纪念地。年少的宋耀如在这里受到了民主思想的启蒙教育,并在内心逐渐萌生了祖国独立、民族革命的朦胧意识。三年的学徒生涯转眼过去了,这时,两位中国留学生的来访,打破了宋耀如平静的生活,促使了他以后的冒险行动。他们一个叫牛尚周,一个叫温秉忠,是中国派出的官方留学生。两人热情地鼓励与支持宋耀如出外求学。嗣子的愿望显然违背了养父的意愿,因为老人对西学毫无兴趣。宋耀如非常感激养父的培育之恩,但正如他日后所说的:“当时别无办法,为了追求,只有出走。”1878年初冬的一个深夜,宋耀如毅然放弃稳定良好的生活和现成的家业,逃出养父的丝茶号,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了。在养父的追踪下,他东躲西藏,就在山穷水尽时,一位长者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老人名叫查理·琼斯,原是美国联邦海军军官,他也是林肯的崇拜者。为了帮助宋耀如实现梦想,老人推荐他到隶属于马萨诸塞州的名为“阿尔贝特·加伦汀”的一艘缉私艇上服役,以便暂时摆脱困境。服役期间,年少的宋耀如表现得非常出色,不久即博得了船长艾里克·加布里尔逊上尉的欣赏与喜爱,他给予了宋耀如父亲般的关怀。1880年,艾里克·加布里尔逊上尉被调到南部一艘缉私艇上任艇长。宋耀如请求跟随加布里尔逊上尉,被允准。热心的加布里尔逊上尉一直惦记着宋耀如想上大学的事,一到南部,他即令宋耀如脱下军装,告别军舰,并很快帮他办好了退役手续。在北卡罗来纳州最大的海运港维尔明顿,宋耀如接受了洗礼。为了纪念曾经给予他极大的精神与物质帮助的那位慈祥的老人,宋耀如给自己取教名为查理·琼斯·宋。第二天,当地的一份报纸对此事作了报道:“这个中国的皈依者,也许是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第一个遵从领圣餐洗礼的中国人。”这是在当地引起轰动的一件事,一位名叫南希·爱琳的姑娘因此闯进了宋耀如的生活。爱琳一家是该州著名的热心于慈善事业的世家。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两个年轻人的友情迅速燃烧、升华,爱琳成了宋耀如的红粉知己,不幸的是爱琳英年早逝。众所周知,宋耀如三个千金的名字中皆有一个“龄”字,不知是因为宋耀如崇拜林肯,还是为了纪念美国亡友爱琳,抑或是二者皆有。宋耀如的长女出生时,正当爱琳去世不久,“霭龄”与“爱琳”本是谐音。1881年,受北卡罗来纳州监理会的委托,达勒姆最著名的实业家,也是圣三一学院董事会董事的朱利叶斯·卡尔将军担任了宋耀如的监护人,他于同年安排宋耀如进入达勒姆附近的圣三一学院(后改名杜克大学)。虽然该院在当时只是一所不起眼的“三等学院”,对宋耀如来说,他毕竟迈出了跨入大学校门的第一步。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念完大学预科,于1882年转到田纳西州的万德毕尔特大学神学院就读。1885年宋耀如以优异的成绩结束学业,被授予监理会见习牧师称号。“不中不西”的传教士1886年1月,宋耀如乘海轮回到了久别的祖国,抵达上海陆家嘴码头。为了便于在国内传教,宋耀如不久即改换了装束,完全是一副中国人打扮,脑后留着一条辫子,身着短褂小袄,头戴布帽,脚蹬布鞋,其外观已让人看不出他是出洋回来的牧师了。教长林乐知派宋耀如去苏州牧区的昆山任职,并责成他在当地建一座教堂,经费须自筹。为了筹措经费,宋耀如在传教之余,“重操旧业”,进行了经商活动,很快就赚到了一大笔钱。之后宋又被派到上海西南的七宝镇,通过经商得来的资金,他在传教的同时又在当地筹办了一所教会学塾、一个儿童乐园及一间医药所。1888年9月,宋耀如由见习牧师转为正式牧师。在教会学塾,宋耀如向学生们讲述美国的独立战争、林肯总统和他的有关民主与自由的主张,号召人们起来反对封建专制。宋耀如的言行不仅得罪了清廷,也为美国监理会所不容,林乐知为此对宋耀如进行了种种刁难与限制,每月给宋耀如的薪水不足以他维持生活。1892年,宋耀如剪掉了为利于传教而留起的辫子,辞去布道团的职务,转而经商,但仍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牧师。为了干一些自己想干的、有利于国家和民众的事,宋耀如同时出任了几家洋行的买办,因为头脑灵活,很快就腰缠万贯了。他还大量翻印西学书刊,介绍西学。宋耀如的婚姻很美满。妻子倪桂珍生于1869年,出身于士大夫家庭。她擅长数学,喜爱弹钢琴,曾在教会办的培文女校任教员。她的父亲倪韫山和宋耀如一样,是一中国籍的牧师。她的母亲姓徐,是徐光启的后代。宋耀如与倪桂珍的结识,是经由昔日波士顿的那两位朋友牛尚周与温秉忠的牵线。他们已分别和倪家的大女儿倪桂清、小女儿倪桂姝结为夫妻,有心介绍宋耀如与倪家二女儿认识,结果两人一见钟情。在宋耀如回国初期,教长林乐知不断将他指派到各个落后、穷困的地方进行传教。为了能和宋耀如在一起,倪桂珍果断地提出与宋耀如订婚,连前来主婚者也不禁赞叹她是“不寻常的女性”。也有人说“宋夫人是早期新式中国妇女的样板”。宋耀如曾这样评价他的爱妻:“桂珍是生活在东方的坚强女性,她的伟大在于敢自己选择爱人,这在东方,在中国,简直是不可思议。”婚后,倪桂珍继续跟随宋耀如到各地传教,过着不稳定却有着美好憧憬的生活,直至1890年宋耀如在上海虹口郊区建造了自己设计的一幢房子,他们才有了安定的居所。在传道的过程中,宋耀如与倪桂珍皆热心帮助和接济穷人,并萌动了创办儿童福利事业之心。日后,性格迥异、立场不同的宋氏三姐妹皆热心于中国的妇女运动,并程度不同地从事中国的慈善事业,不能不说是受了父母的影响。二十年追随孙中山 宋耀如热心传教和实业,同时也向往革命,结识了不少革命志士。1894年,经朋友的介绍与牵线,宋耀如在上海结识了正取道上海准备北上天津上书李鸿章的孙中山,二人一见如故。孙中山从天津回到上海后,宋耀如联
文摘:宋耀如先生传略【陈明远说明】我对于宋氏姊妹的独特个性、恋父情结等,做了心理分析;又对于宋氏家族的财产状况、收入来源,做了调研查核,可以说,多少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独立见解罢。由此必然牵涉到宋氏家长——宋耀如先生。而我对宋耀如先生素无独立研讨,只好作一文摘,转贴于此。史料完全是抄来的;纯粹为了博友们参考的方便。特此说明,请谅解:别再辱骂我“抄袭”甚至“剽窃”罢。实在要骂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呢。特此预先说明,理解万岁。谢谢大家!宋氏祖上姓韩 以“宋氏姐弟”闻名于世的宋家,在近代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大家族。这一显赫家族的祖先并不姓宋,而是姓韩,“宋”姓始于宋氏六姐弟的父亲宋耀如。宋耀如出生于1863年2月,乳名阿虎,大名韩教准,他的父亲韩鸿翼,是当时广东海南文昌县的一位颇有文化修养的商人,以热心公益而著称。因经办赈务,他几乎耗尽了祖传的积资。人到中年后,又不幸染上久治不愈的慢性病,家境因此日渐窘迫,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了母亲韩王氏的身上。在宋耀如的记忆中,母亲韩王氏温柔而又坚强,是一位不平凡的家庭主妇,他不仅持家有方,而且颇有文化修养,能够背诵唐宋诗词,并写得一手娟秀的好字。宋耀如颇见功力的书法,及对诗词韵律的熟谙,最早便得益于母亲的教育。1875年,宋耀如的舅舅(其实是其婶婶宋氏之弟)从美国回乡“招兵买马”,以扩大他在美国经营的事业。舅舅对海外生活的生动描述,深深地吸引了年仅十岁的阿虎。舅舅原已聘定了阿虎的哥哥韩政准,阿虎想和哥哥一起去,他恳求父母让他随同舅舅出洋谋生。舅舅起初也嫌阿虎太小,怕他经不起大风大浪,但阿虎以他的勇敢打动了舅舅。据说有一天,文昌市被一伙从洋船上下来的寻欢作乐的水手闹得鸡犬不宁,文昌人鸣锣罢市,与洋人展开了激烈的械斗。年幼的阿虎加入了这次行动。混战中,一支竹箭误射中了阿虎的肩膀,他不叫一声疼,请旁边的舅舅将箭头拔出,草草包扎一下,继续冲上去。这件事促使舅舅答应了阿虎的请求,并郑重地对其父母说:“我看准了,这小仔有出息,将来决非等闲之辈。”舅舅保证“要像爱护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照料好阿虎”。宋耀如成为舅舅的嗣子,从此改姓为宋。学徒——水手——牧师宋耀如的舅舅在美国波士顿开着市内唯一的一家中国丝茶号,生意兴隆,声誉良好。宋耀如到波士顿不久,舅舅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过继仪式,随后又为他聘请了一位有经验的英语教师,并亲自教他打算盘、结账查账、盘货验货等,希望将来嗣子能顺利继承宋姓的这份家业并将其发扬光大。“要别人尊重你,就必须比别人干得出色!”宋耀如牢牢铭记着母亲的这句教诲,凭着他的勤奋、坚强与好学,很快赢得了人们的赞叹与喜爱。宋耀如英语教师是林肯总统的崇拜者,他不仅教授宋耀如英语,还带宋耀如参观了波士顿——这个打响美国独立战争第一枪地方的几乎所有的革命纪念地。年少的宋耀如在这里受到了民主思想的启蒙教育,并在内心逐渐萌生了祖国独立、民族革命的朦胧意识。三年的学徒生涯转眼过去了,这时,两位中国留学生的来访,打破了宋耀如平静的生活,促使了他以后的冒险行动。他们一个叫牛尚周,一个叫温秉忠,是中国派出的官方留学生。两人热情地鼓励与支持宋耀如出外求学。嗣子的愿望显然违背了养父的意愿,因为老人对西学毫无兴趣。宋耀如非常感激养父的培育之恩,但正如他日后所说的:“当时别无办法,为了追求,只有出走。”1878年初冬的一个深夜,宋耀如毅然放弃稳定良好的生活和现成的家业,逃出养父的丝茶号,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了。在养父的追踪下,他东躲西藏,就在山穷水尽时,一位长者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老人名叫查理·琼斯,原是美国联邦海军军官,他也是林肯的崇拜者。为了帮助宋耀如实现梦想,老人推荐他到隶属于马萨诸塞州的名为“阿尔贝特·加伦汀”的一艘缉私艇上服役,以便暂时摆脱困境。服役期间,年少的宋耀如表现得非常出色,不久即博得了船长艾里克·加布里尔逊上尉的欣赏与喜爱,他给予了宋耀如父亲般的关怀。1880年,艾里克·加布里尔逊上尉被调到南部一艘缉私艇上任艇长。宋耀如请求跟随加布里尔逊上尉,被允准。热心的加布里尔逊上尉一直惦记着宋耀如想上大学的事,一到南部,他即令宋耀如脱下军装,告别军舰,文摘:宋耀如先生传略【陈明远说明】我对于宋氏姊妹的独特个性、恋父情结等,做了心理分析;又对于宋氏家族的财产状况、收入来源,做了调研查核,可以说,多少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独立见解罢。由此必然牵涉到宋氏家长——宋耀如先生。而我对宋耀如先生素无独立研讨,只好作一文摘,转贴于此。史料完全是抄来的;纯粹为了博友们参考的方便。特此说明,请谅解:别再辱骂我“抄袭”甚至“剽窃”罢。实在要骂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呢。特此预先说明,理解万岁。谢谢大家!宋氏祖上姓韩 以“宋氏姐弟”闻名于世的宋家,在近代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大家族。这一显赫家族的祖先并不姓宋,而是姓韩,“宋”姓始于宋氏六姐弟的父亲宋耀如。宋耀如出生于1863年2月,乳名阿虎,大名韩教准,他的父亲韩鸿翼,是当时广东海南文昌县的一位颇有文化修养的商人,以热心公益而著称。因经办赈务,他几乎耗尽了祖传的积资。人到中年后,又不幸染上久治不愈的慢性病,家境因此日渐窘迫,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了母亲韩王氏的身上。在宋耀如的记忆中,母亲韩王氏温柔而又坚强,是一位不平凡的家庭主妇,他不仅持家有方,而且颇有文化修养,能够背诵唐宋诗词,并写得一手娟秀的好字。宋耀如颇见功力的书法,及对诗词韵律的熟谙,最早便得益于母亲的教育。1875年,宋耀如的舅舅(其实是其婶婶宋氏之弟)从美国回乡“招兵买马”,以扩大他在美国经营的事业。舅舅对海外生活的生动描述,深深地吸引了年仅十岁的阿虎。舅舅原已聘定了阿虎的哥哥韩政准,阿虎想和哥哥一起去,他恳求父母让他随同舅舅出洋谋生。舅舅起初也嫌阿虎太小,怕他经不起大风大浪,但阿虎以他的勇敢打动了舅舅。据说有一天,文昌市被一伙从洋船上下来的寻欢作乐的水手闹得鸡犬不宁,文昌人鸣锣罢市,与洋人展开了激烈的械斗。年幼的阿虎加入了这次行动。混战中,一支竹箭误射中了阿虎的肩膀,他不叫一声疼,请旁边的舅舅将箭头拔出,草草包扎一下,继续冲上去。这件事促使舅舅答应了阿虎的请求,并郑重地对其父母说:“我看准了,这小仔有出息,将来决非等闲之辈。”舅舅保证“要像爱护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照料好阿虎”。宋耀如成为舅舅的嗣子,从此改姓为宋。学徒——水手——牧师宋耀如的舅舅在美国波士顿开着市内唯一的一家中国丝茶号,生意兴隆,声誉良好。宋耀如到波士顿不久,舅舅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过继仪式,随后又为他聘请了一位有经验的英语教师,并亲自教他打算盘、结账查账、盘货验货等,希望将来嗣子能顺利继承宋姓的这份家业并将其发扬光大。“要别人尊重你,就必须比别人干得出色!”宋耀如牢牢铭记着母亲的这句教诲,凭着他的勤奋、坚强与好学,很快赢得了人们的赞叹与喜爱。宋耀如英语教师是林肯总统的崇拜者,他不仅教授宋耀如英语,还带宋耀如参观了波士顿——这个打响美国独立战争第一枪地方的几乎所有的革命纪念地。年少的宋耀如在这里受到了民主思想的启蒙教育,并在内心逐渐萌生了祖国独立、民族革命的朦胧意识。三年的学徒生涯转眼过去了,这时,两位中国留学生的来访,打破了宋耀如平静的生活,促使了他以后的冒险行动。他们一个叫牛尚周,一个叫温秉忠,是中国派出的官方留学生。两人热情地鼓励与支持宋耀如出外求学。嗣子的愿望显然违背了养父的意愿,因为老人对西学毫无兴趣。宋耀如非常感激养父的培育之恩,但正如他日后所说的:“当时别无办法,为了追求,只有出走。”1878年初冬的一个深夜,宋耀如毅然放弃稳定良好的生活和现成的家业,逃出养父的丝茶号,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了。在养父的追踪下,他东躲西藏,就在山穷水尽时,一位长者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老人名叫查理·琼斯,原是美国联邦海军军官,他也是林肯的崇拜者。为了帮助宋耀如实现梦想,老人推荐他到隶属于马萨诸塞州的名为“阿尔贝特·加伦汀”的一艘缉私艇上服役,以便暂时摆脱困境。服役期间,年少的宋耀如表现得非常出色,不久即博得了船长艾里克·加布里尔逊上尉的欣赏与喜爱,他给予了宋耀如父亲般的关怀。1880年,艾里克·加布里尔逊上尉被调到南部一艘缉私艇上任艇长。宋耀如请求跟随加布里尔逊上尉,被允准。热心的加布里尔逊上尉一直惦记着宋耀如想上大学的事,一到南部,他即令宋耀如脱下军装,告别军舰,文摘:宋耀如先生传略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宋氏祖上姓韩
   以“宋氏姐弟”闻名于世的宋家,在近代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大家族。这一显赫家族的祖先并不姓宋,而是姓韩,“宋”姓始于宋氏六姐弟的父亲宋耀如。 
   宋耀如出生于1863年2月,乳名阿虎,大名韩教准,他的父亲韩鸿翼,是当时广东海南文昌县的一位颇有文化修养的商人,以热心公益而著称。因经办赈务,他几乎耗尽了祖传的积资。人到中年后,又不幸染上久治不愈的慢性病,家境因此日渐窘迫,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了母亲韩王氏的身上。 
   在宋耀如的记忆中,母亲韩王氏温柔而又坚强,是一位不平凡的家庭主妇,他不仅持家有方,而且颇有文化修养,能够背诵唐宋诗词,并写得一手娟秀的好字。宋耀如颇见功力的书法,及对诗词韵律的熟谙,最早便得益于母亲的教育。 
   1875年,宋耀如的舅舅(其实是其婶婶宋氏之弟)从美国回乡“招兵买马”,以扩大他在美国经营的事业。舅舅对海外生活的生动描述,深深地吸引了年仅十岁的阿虎。舅舅原已聘定了阿虎的哥哥韩政准,阿虎想和哥哥一起去,他恳求父母让他随同舅舅出洋谋生。舅舅起初也嫌阿虎太小,怕他经不起大风大浪,但阿虎以他的勇敢打动了舅舅。据说有一天,文昌市被一伙从洋船上下来的寻欢作乐的水手闹得鸡犬不宁,文昌人鸣锣罢市,与洋人展开了激烈的械斗。年幼的阿虎加入了这次行动。混战中,一支竹箭误射中了阿虎的肩膀,他不叫一声疼,请旁边的舅舅将箭头拔出,草草包扎一下,继续冲上去。这件事促使舅舅答应了阿虎的请求,并郑重地对其父母说:“我看准了,这小仔有出息,将来决非等闲之辈。”舅舅保证“要像爱护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照料好阿虎”。宋耀如成为舅舅的嗣子,从此改姓为宋。 
并很快帮他办好了退役手续。在北卡罗来纳州最大的海运港维尔明顿,宋耀如接受了洗礼。为了纪念曾经给予他极大的精神与物质帮助的那位慈祥的老人,宋耀如给自己取教名为查理·琼斯·宋。第二天,当地的一份报纸对此事作了报道:“这个中国的皈依者,也许是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第一个遵从领圣餐洗礼的中国人。”这是在当地引起轰动的一件事,一位名叫南希·爱琳的姑娘因此闯进了宋耀如的生活。爱琳一家是该州著名的热心于慈善事业的世家。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两个年轻人的友情迅速燃烧、升华,爱琳成了宋耀如的红粉知己,不幸的是爱琳英年早逝。众所周知,宋耀如三个千金的名字中皆有一个“龄”字,不知是因为宋耀如崇拜林肯,还是为了纪念美国亡友爱琳,抑或是二者皆有。宋耀如的长女出生时,正当爱琳去世不久,“霭龄”与“爱琳”本是谐音。1881年,受北卡罗来纳州监理会的委托,达勒姆最著名的实业家,也是圣三一学院董事会董事的朱利叶斯·卡尔将军担任了宋耀如的监护人,他于同年安排宋耀如进入达勒姆附近的圣三一学院(后改名杜克大学)。虽然该院在当时只是一所不起眼的“三等学院”,对宋耀如来说,他毕竟迈出了跨入大学校门的第一步。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念完大学预科,于1882年转到田纳西州的万德毕尔特大学神学院就读。1885年宋耀如以优异的成绩结束学业,被授予监理会见习牧师称号。“不中不西”的传教士1886年1月,宋耀如乘海轮回到了久别的祖国,抵达上海陆家嘴码头。为了便于在国内传教,宋耀如不久即改换了装束,完全是一副中国人打扮,脑后留着一条辫子,身着短褂小袄,头戴布帽,脚蹬布鞋,其外观已让人看不出他是出洋回来的牧师了。教长林乐知派宋耀如去苏州牧区的昆山任职,并责成他在当地建一座教堂,经费须自筹。为了筹措经费,宋耀如在传教之余,“重操旧业”,进行了经商活动,很快就赚到了一大笔钱。之后宋又被派到上海西南的七宝镇,通过经商得来的资金,他在传教的同时又在当地筹办了一所教会学塾、一个儿童乐园及一间医药所。1888年9月,宋耀如由见习牧师转为正式牧师。在教会学塾,宋耀如向学生们讲述美国的独立战争、林肯总统和他的有关民主与自由的主张,号召人们起来反对封建专制。宋耀如的言行不仅得罪了清廷,也为美国监理会所不容,林乐知为此对宋耀如进行了种种刁难与限制,每月给宋耀如的薪水不足以他维持生活。1892年,宋耀如剪掉了为利于传教而留起的辫子,辞去布道团的职务,转而经商,但仍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牧师。为了干一些自己想干的、有利于国家和民众的事,宋耀如同时出任了几家洋行的买办,因为头脑灵活,很快就腰缠万贯了。他还大量翻印西学书刊,介绍西学。宋耀如的婚姻很美满。妻子倪桂珍生于1869年,出身于士大夫家庭。她擅长数学,喜爱弹钢琴,曾在教会办的培文女校任教员。她的父亲倪韫山和宋耀如一样,是一中国籍的牧师。她的母亲姓徐,是徐光启的后代。宋耀如与倪桂珍的结识,是经由昔日波士顿的那两位朋友牛尚周与温秉忠的牵线。他们已分别和倪家的大女儿倪桂清、小女儿倪桂姝结为夫妻,有心介绍宋耀如与倪家二女儿认识,结果两人一见钟情。在宋耀如回国初期,教长林乐知不断将他指派到各个落后、穷困的地方进行传教。为了能和宋耀如在一起,倪桂珍果断地提出与宋耀如订婚,连前来主婚者也不禁赞叹她是“不寻常的女性”。也有人说“宋夫人是早期新式中国妇女的样板”。宋耀如曾这样评价他的爱妻:“桂珍是生活在东方的坚强女性,她的伟大在于敢自己选择爱人,这在东方,在中国,简直是不可思议。”婚后,倪桂珍继续跟随宋耀如到各地传教,过着不稳定却有着美好憧憬的生活,直至1890年宋耀如在上海虹口郊区建造了自己设计的一幢房子,他们才有了安定的居所。在传道的过程中,宋耀如与倪桂珍皆热心帮助和接济穷人,并萌动了创办儿童福利事业之心。日后,性格迥异、立场不同的宋氏三姐妹皆热心于中国的妇女运动,并程度不同地从事中国的慈善事业,不能不说是受了父母的影响。二十年追随孙中山 宋耀如热心传教和实业,同时也向往革命,结识了不少革命志士。1894年,经朋友的介绍与牵线,宋耀如在上海结识了正取道上海准备北上天津上书李鸿章的孙中山,二人一见如故。孙中山从天津回到上海后,宋耀如联
系中文版《万国公报》编辑部,把孙中山的上李鸿章书改成短论形式,在《万国公报》第九、第十号上发表。这期间,孙中山、陆皓东和宋耀如三人在宋耀如家里“屡作终夕谈”,宋耀如与孙中山等革命志士还经常聚集在宋耀如的印刷厂里通宵达旦地交换有关革命问题的意见。对清廷专制统治的不满,对西方民主与富强之学的崇尚,使二人很快结为密友,孙中山成了宋耀如家的常客。 宋耀如尽其所能地支持孙中山。他曾多次冒着砍头的危险,在他的华美印书馆以印刷中文圣经为掩护,秘密印刷反清和传播革命思想的宣传品。在孙中山的早期革命活动中,宋耀如的捐助曾在较长时期内成为其重要的经费来源。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曾屡遭挫折,但宋耀如始终相信他,支持他。孙中山十分感慨宋耀如20年来不变的革命信念,他在《致李晓生函》中说:宋耀如乃“二十年前曾与陆烈士皓东及弟初谈革命者,二十年来始终不变……”孙中山担任铁路总监后,宋耀如也去铁路系统任职,宋霭龄则任孙中山的秘书。孙中山计划第一步要在10年内修筑20万里的铁路,宋耀如与女儿霭龄随同孙中山一起坐火车到全国各地周游勘察,制定规划。1913年2月,宋耀如随孙中山赴日本考察铁路事业。不久,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在北洋政府的大肆追捕下,孙中山于8月逃亡到了日本。随后,宋耀如也被迫举家避难日本,先在东京,后在横滨租赁了一幢别墅式的寓所。1914年宋耀如夫妇率儿女回到上海,住霞飞路。当时,像宋家这样举家与革命发生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实属凤毛麟角。当然,宋耀如与孙中山之间也有过矛盾。当宋庆龄背着父母与孙中山完婚后,当时的上海盛传宋耀如与孙中山绝交的消息,并说得有眉有眼。时值袁世凯准备复辟帝制,革命形势十分低落,宋耀如的情绪日益变坏,不知个中底蕴的人便传出各种流言蜚语,有人甚至说宋耀如正在逼着自己的女儿与孙中山离婚。为了阻止别有用心者继续造谣生事,也为了维护孙中山和宋庆龄的声誉,宋耀如夫妇特意定制了一套精美的家具,置办了丰足的嫁妆,并故意张扬地将这些东西寄送给新婚不久的女儿。1916年以后,宋耀如因种种原因,不再参与革命活动,之后身体越来越坏,及至不能行动。病危之际,三个女儿“随俟在侧”。1918年5月3日,宋耀如在上海病逝,年仅55岁。 (摘自《宋子文家事》杨菁著,江西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学徒——水手——牧师 
 
并很快帮他办好了退役手续。在北卡罗来纳州最大的海运港维尔明顿,宋耀如接受了洗礼。为了纪念曾经给予他极大的精神与物质帮助的那位慈祥的老人,宋耀如给自己取教名为查理·琼斯·宋。第二天,当地的一份报纸对此事作了报道:“这个中国的皈依者,也许是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第一个遵从领圣餐洗礼的中国人。”这是在当地引起轰动的一件事,一位名叫南希·爱琳的姑娘因此闯进了宋耀如的生活。爱琳一家是该州著名的热心于慈善事业的世家。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两个年轻人的友情迅速燃烧、升华,爱琳成了宋耀如的红粉知己,不幸的是爱琳英年早逝。众所周知,宋耀如三个千金的名字中皆有一个“龄”字,不知是因为宋耀如崇拜林肯,还是为了纪念美国亡友爱琳,抑或是二者皆有。宋耀如的长女出生时,正当爱琳去世不久,“霭龄”与“爱琳”本是谐音。1881年,受北卡罗来纳州监理会的委托,达勒姆最著名的实业家,也是圣三一学院董事会董事的朱利叶斯·卡尔将军担任了宋耀如的监护人,他于同年安排宋耀如进入达勒姆附近的圣三一学院(后改名杜克大学)。虽然该院在当时只是一所不起眼的“三等学院”,对宋耀如来说,他毕竟迈出了跨入大学校门的第一步。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念完大学预科,于1882年转到田纳西州的万德毕尔特大学神学院就读。1885年宋耀如以优异的成绩结束学业,被授予监理会见习牧师称号。“不中不西”的传教士1886年1月,宋耀如乘海轮回到了久别的祖国,抵达上海陆家嘴码头。为了便于在国内传教,宋耀如不久即改换了装束,完全是一副中国人打扮,脑后留着一条辫子,身着短褂小袄,头戴布帽,脚蹬布鞋,其外观已让人看不出他是出洋回来的牧师了。教长林乐知派宋耀如去苏州牧区的昆山任职,并责成他在当地建一座教堂,经费须自筹。为了筹措经费,宋耀如在传教之余,“重操旧业”,进行了经商活动,很快就赚到了一大笔钱。之后宋又被派到上海西南的七宝镇,通过经商得来的资金,他在传教的同时又在当地筹办了一所教会学塾、一个儿童乐园及一间医药所。1888年9月,宋耀如由见习牧师转为正式牧师。在教会学塾,宋耀如向学生们讲述美国的独立战争、林肯总统和他的有关民主与自由的主张,号召人们起来反对封建专制。宋耀如的言行不仅得罪了清廷,也为美国监理会所不容,林乐知为此对宋耀如进行了种种刁难与限制,每月给宋耀如的薪水不足以他维持生活。1892年,宋耀如剪掉了为利于传教而留起的辫子,辞去布道团的职务,转而经商,但仍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牧师。为了干一些自己想干的、有利于国家和民众的事,宋耀如同时出任了几家洋行的买办,因为头脑灵活,很快就腰缠万贯了。他还大量翻印西学书刊,介绍西学。宋耀如的婚姻很美满。妻子倪桂珍生于1869年,出身于士大夫家庭。她擅长数学,喜爱弹钢琴,曾在教会办的培文女校任教员。她的父亲倪韫山和宋耀如一样,是一中国籍的牧师。她的母亲姓徐,是徐光启的后代。宋耀如与倪桂珍的结识,是经由昔日波士顿的那两位朋友牛尚周与温秉忠的牵线。他们已分别和倪家的大女儿倪桂清、小女儿倪桂姝结为夫妻,有心介绍宋耀如与倪家二女儿认识,结果两人一见钟情。在宋耀如回国初期,教长林乐知不断将他指派到各个落后、穷困的地方进行传教。为了能和宋耀如在一起,倪桂珍果断地提出与宋耀如订婚,连前来主婚者也不禁赞叹她是“不寻常的女性”。也有人说“宋夫人是早期新式中国妇女的样板”。宋耀如曾这样评价他的爱妻:“桂珍是生活在东方的坚强女性,她的伟大在于敢自己选择爱人,这在东方,在中国,简直是不可思议。”婚后,倪桂珍继续跟随宋耀如到各地传教,过着不稳定却有着美好憧憬的生活,直至1890年宋耀如在上海虹口郊区建造了自己设计的一幢房子,他们才有了安定的居所。在传道的过程中,宋耀如与倪桂珍皆热心帮助和接济穷人,并萌动了创办儿童福利事业之心。日后,性格迥异、立场不同的宋氏三姐妹皆热心于中国的妇女运动,并程度不同地从事中国的慈善事业,不能不说是受了父母的影响。二十年追随孙中山 宋耀如热心传教和实业,同时也向往革命,结识了不少革命志士。1894年,经朋友的介绍与牵线,宋耀如在上海结识了正取道上海准备北上天津上书李鸿章的孙中山,二人一见如故。孙中山从天津回到上海后,宋耀如联  宋耀如的舅舅在美国波士顿开着市内唯一的一家中国丝茶号,生意兴隆,声誉良好。宋耀如到波士顿不久,舅舅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过继仪式,随后又为他聘请了一位有经验的英语教师,并亲自教他打算盘、结账查账、盘货验货等,希望将来嗣子能顺利继承宋姓的这份家业并将其发扬光大。“要别人尊重你,就必须比别人干得出色!”宋耀如牢牢铭记着母亲的这句教诲,凭着他的勤奋、坚强与好学,很快赢得了人们的赞叹与喜爱。 
   宋耀如英语教师是林肯总统的崇拜者,他不仅教授宋耀如英语,还带宋耀如参观了波士顿——这个打响美国独立战争第一枪地方的几乎所有的革命纪念地。年少的宋耀如在这里受到了民主思想的启蒙教育,并在内心逐渐萌生了祖国独立、民族革命的朦胧意识。 
   三年的学徒生涯转眼过去了,这时,两位中国留学生的来访,打破了宋耀如平静的生活,促使了他以后的冒险行动。他们一个叫牛尚周,一个叫温秉忠,是中国派出的官方留学生。两人热情地鼓励与支持宋耀如出外求学。嗣子的愿望显然违背了养父的意愿,因为老人对西学毫无兴趣。宋耀如非常感激养父的培育之恩,但正如他日后所说的:“当时别无办法,为了追求,只有出走。”1878年初冬的一个深夜,宋耀如毅然放弃稳定良好的生活和现成的家业,逃出养父的丝茶号,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了。 并很快帮他办好了退役手续。在北卡罗来纳州最大的海运港维尔明顿,宋耀如接受了洗礼。为了纪念曾经给予他极大的精神与物质帮助的那位慈祥的老人,宋耀如给自己取教名为查理·琼斯·宋。第二天,当地的一份报纸对此事作了报道:“这个中国的皈依者,也许是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第一个遵从领圣餐洗礼的中国人。”这是在当地引起轰动的一件事,一位名叫南希·爱琳的姑娘因此闯进了宋耀如的生活。爱琳一家是该州著名的热心于慈善事业的世家。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两个年轻人的友情迅速燃烧、升华,爱琳成了宋耀如的红粉知己,不幸的是爱琳英年早逝。众所周知,宋耀如三个千金的名字中皆有一个“龄”字,不知是因为宋耀如崇拜林肯,还是为了纪念美国亡友爱琳,抑或是二者皆有。宋耀如的长女出生时,正当爱琳去世不久,“霭龄”与“爱琳”本是谐音。1881年,受北卡罗来纳州监理会的委托,达勒姆最著名的实业家,也是圣三一学院董事会董事的朱利叶斯·卡尔将军担任了宋耀如的监护人,他于同年安排宋耀如进入达勒姆附近的圣三一学院(后改名杜克大学)。虽然该院在当时只是一所不起眼的“三等学院”,对宋耀如来说,他毕竟迈出了跨入大学校门的第一步。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念完大学预科,于1882年转到田纳西州的万德毕尔特大学神学院就读。1885年宋耀如以优异的成绩结束学业,被授予监理会见习牧师称号。“不中不西”的传教士1886年1月,宋耀如乘海轮回到了久别的祖国,抵达上海陆家嘴码头。为了便于在国内传教,宋耀如不久即改换了装束,完全是一副中国人打扮,脑后留着一条辫子,身着短褂小袄,头戴布帽,脚蹬布鞋,其外观已让人看不出他是出洋回来的牧师了。教长林乐知派宋耀如去苏州牧区的昆山任职,并责成他在当地建一座教堂,经费须自筹。为了筹措经费,宋耀如在传教之余,“重操旧业”,进行了经商活动,很快就赚到了一大笔钱。之后宋又被派到上海西南的七宝镇,通过经商得来的资金,他在传教的同时又在当地筹办了一所教会学塾、一个儿童乐园及一间医药所。1888年9月,宋耀如由见习牧师转为正式牧师。在教会学塾,宋耀如向学生们讲述美国的独立战争、林肯总统和他的有关民主与自由的主张,号召人们起来反对封建专制。宋耀如的言行不仅得罪了清廷,也为美国监理会所不容,林乐知为此对宋耀如进行了种种刁难与限制,每月给宋耀如的薪水不足以他维持生活。1892年,宋耀如剪掉了为利于传教而留起的辫子,辞去布道团的职务,转而经商,但仍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牧师。为了干一些自己想干的、有利于国家和民众的事,宋耀如同时出任了几家洋行的买办,因为头脑灵活,很快就腰缠万贯了。他还大量翻印西学书刊,介绍西学。宋耀如的婚姻很美满。妻子倪桂珍生于1869年,出身于士大夫家庭。她擅长数学,喜爱弹钢琴,曾在教会办的培文女校任教员。她的父亲倪韫山和宋耀如一样,是一中国籍的牧师。她的母亲姓徐,是徐光启的后代。宋耀如与倪桂珍的结识,是经由昔日波士顿的那两位朋友牛尚周与温秉忠的牵线。他们已分别和倪家的大女儿倪桂清、小女儿倪桂姝结为夫妻,有心介绍宋耀如与倪家二女儿认识,结果两人一见钟情。在宋耀如回国初期,教长林乐知不断将他指派到各个落后、穷困的地方进行传教。为了能和宋耀如在一起,倪桂珍果断地提出与宋耀如订婚,连前来主婚者也不禁赞叹她是“不寻常的女性”。也有人说“宋夫人是早期新式中国妇女的样板”。宋耀如曾这样评价他的爱妻:“桂珍是生活在东方的坚强女性,她的伟大在于敢自己选择爱人,这在东方,在中国,简直是不可思议。”婚后,倪桂珍继续跟随宋耀如到各地传教,过着不稳定却有着美好憧憬的生活,直至1890年宋耀如在上海虹口郊区建造了自己设计的一幢房子,他们才有了安定的居所。在传道的过程中,宋耀如与倪桂珍皆热心帮助和接济穷人,并萌动了创办儿童福利事业之心。日后,性格迥异、立场不同的宋氏三姐妹皆热心于中国的妇女运动,并程度不同地从事中国的慈善事业,不能不说是受了父母的影响。二十年追随孙中山 宋耀如热心传教和实业,同时也向往革命,结识了不少革命志士。1894年,经朋友的介绍与牵线,宋耀如在上海结识了正取道上海准备北上天津上书李鸿章的孙中山,二人一见如故。孙中山从天津回到上海后,宋耀如联
   在养父的追踪下,他东躲西藏,就在山穷水尽时,一位长者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老人名叫查理·琼斯,原是美国联邦海军军官,他也是林肯的崇拜者。为了帮助宋耀如实现梦想,老人推荐他到隶属于马萨诸塞州的名为“阿尔贝特·加伦汀”的一艘缉私艇上服役,以便暂时摆脱困境。 
   服役期间,年少的宋耀如表现得非常出色,不久即博得了船长艾里克·加布里尔逊上尉的欣赏与喜爱,他给予了宋耀如父亲般的关怀。1880年,艾里克·加布里尔逊上尉被调到南部一艘缉私艇上任艇长。宋耀如请求跟随加布里尔逊上尉,被允准。热心的加布里尔逊上尉一直惦记着宋耀如想上大学的事,一到南部,他即令宋耀如脱下军装,告别军舰,并很快帮他办好了退役手续。在北卡罗来纳州最大的海运港维尔明顿,宋耀如接受了洗礼。为了纪念曾经给予他极大的精神与物质帮助的那位慈祥的老人,宋耀如给自己取教名为查理·琼斯·宋。第二天,当地的一份报纸对此事作了报道:“这个中国的皈依者,也许是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第一个遵从领圣餐洗礼的中国人。”这是在当地引起轰动的一件事,一位名叫南希·爱琳的姑娘因此闯进了宋耀如的生活。爱琳一家是该州著名的热心于慈善事业的世家。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两个年轻人的友情迅速燃烧、升华,爱琳成了宋耀如的红粉知己,不幸的是爱琳英年早逝。众所周知,宋耀如三个千金的名字中皆有一个“龄”字,不知是因为宋耀如崇拜林肯,还是为了纪念美国亡友爱琳,抑或是二者皆有。宋耀如的长女出生时,正当爱琳去世不久,“霭龄”与“爱琳”本是谐音。 
   1881年,受北卡罗来纳州监理会的委托,达勒姆最著名的实业家,也是圣三一学院董事会董事的朱利叶斯·卡尔将军担任了宋耀如的监护人,他于同年安排宋耀如进入达勒姆附近的圣三一学院(后改名杜克大学)。虽然该院在当时只是一所不起眼的“三等学院”,对宋耀如来说,他毕竟迈出了跨入大学校门的第一步。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念完大学预科,于1882年转到田纳西州的万德毕尔特大学神学院就读。1885年宋耀如以优异的成绩结束学业,被授予监理会见习牧师称号。
系中文版《万国公报》编辑部,把孙中山的上李鸿章书改成短论形式,在《万国公报》第九、第十号上发表。这期间,孙中山、陆皓东和宋耀如三人在宋耀如家里“屡作终夕谈”,宋耀如与孙中山等革命志士还经常聚集在宋耀如的印刷厂里通宵达旦地交换有关革命问题的意见。对清廷专制统治的不满,对西方民主与富强之学的崇尚,使二人很快结为密友,孙中山成了宋耀如家的常客。 宋耀如尽其所能地支持孙中山。他曾多次冒着砍头的危险,在他的华美印书馆以印刷中文圣经为掩护,秘密印刷反清和传播革命思想的宣传品。在孙中山的早期革命活动中,宋耀如的捐助曾在较长时期内成为其重要的经费来源。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曾屡遭挫折,但宋耀如始终相信他,支持他。孙中山十分感慨宋耀如20年来不变的革命信念,他在《致李晓生函》中说:宋耀如乃“二十年前曾与陆烈士皓东及弟初谈革命者,二十年来始终不变……”孙中山担任铁路总监后,宋耀如也去铁路系统任职,宋霭龄则任孙中山的秘书。孙中山计划第一步要在10年内修筑20万里的铁路,宋耀如与女儿霭龄随同孙中山一起坐火车到全国各地周游勘察,制定规划。1913年2月,宋耀如随孙中山赴日本考察铁路事业。不久,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在北洋政府的大肆追捕下,孙中山于8月逃亡到了日本。随后,宋耀如也被迫举家避难日本,先在东京,后在横滨租赁了一幢别墅式的寓所。1914年宋耀如夫妇率儿女回到上海,住霞飞路。当时,像宋家这样举家与革命发生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实属凤毛麟角。当然,宋耀如与孙中山之间也有过矛盾。当宋庆龄背着父母与孙中山完婚后,当时的上海盛传宋耀如与孙中山绝交的消息,并说得有眉有眼。时值袁世凯准备复辟帝制,革命形势十分低落,宋耀如的情绪日益变坏,不知个中底蕴的人便传出各种流言蜚语,有人甚至说宋耀如正在逼着自己的女儿与孙中山离婚。为了阻止别有用心者继续造谣生事,也为了维护孙中山和宋庆龄的声誉,宋耀如夫妇特意定制了一套精美的家具,置办了丰足的嫁妆,并故意张扬地将这些东西寄送给新婚不久的女儿。1916年以后,宋耀如因种种原因,不再参与革命活动,之后身体越来越坏,及至不能行动。病危之际,三个女儿“随俟在侧”。1918年5月3日,宋耀如在上海病逝,年仅55岁。 (摘自《宋子文家事》杨菁著,江西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
 
文摘:宋耀如先生传略【陈明远说明】我对于宋氏姊妹的独特个性、恋父情结等,做了心理分析;又对于宋氏家族的财产状况、收入来源,做了调研查核,可以说,多少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独立见解罢。由此必然牵涉到宋氏家长——宋耀如先生。而我对宋耀如先生素无独立研讨,只好作一文摘,转贴于此。史料完全是抄来的;纯粹为了博友们参考的方便。特此说明,请谅解:别再辱骂我“抄袭”甚至“剽窃”罢。实在要骂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呢。特此预先说明,理解万岁。谢谢大家!宋氏祖上姓韩 以“宋氏姐弟”闻名于世的宋家,在近代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大家族。这一显赫家族的祖先并不姓宋,而是姓韩,“宋”姓始于宋氏六姐弟的父亲宋耀如。宋耀如出生于1863年2月,乳名阿虎,大名韩教准,他的父亲韩鸿翼,是当时广东海南文昌县的一位颇有文化修养的商人,以热心公益而著称。因经办赈务,他几乎耗尽了祖传的积资。人到中年后,又不幸染上久治不愈的慢性病,家境因此日渐窘迫,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了母亲韩王氏的身上。在宋耀如的记忆中,母亲韩王氏温柔而又坚强,是一位不平凡的家庭主妇,他不仅持家有方,而且颇有文化修养,能够背诵唐宋诗词,并写得一手娟秀的好字。宋耀如颇见功力的书法,及对诗词韵律的熟谙,最早便得益于母亲的教育。1875年,宋耀如的舅舅(其实是其婶婶宋氏之弟)从美国回乡“招兵买马”,以扩大他在美国经营的事业。舅舅对海外生活的生动描述,深深地吸引了年仅十岁的阿虎。舅舅原已聘定了阿虎的哥哥韩政准,阿虎想和哥哥一起去,他恳求父母让他随同舅舅出洋谋生。舅舅起初也嫌阿虎太小,怕他经不起大风大浪,但阿虎以他的勇敢打动了舅舅。据说有一天,文昌市被一伙从洋船上下来的寻欢作乐的水手闹得鸡犬不宁,文昌人鸣锣罢市,与洋人展开了激烈的械斗。年幼的阿虎加入了这次行动。混战中,一支竹箭误射中了阿虎的肩膀,他不叫一声疼,请旁边的舅舅将箭头拔出,草草包扎一下,继续冲上去。这件事促使舅舅答应了阿虎的请求,并郑重地对其父母说:“我看准了,这小仔有出息,将来决非等闲之辈。”舅舅保证“要像爱护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照料好阿虎”。宋耀如成为舅舅的嗣子,从此改姓为宋。学徒——水手——牧师宋耀如的舅舅在美国波士顿开着市内唯一的一家中国丝茶号,生意兴隆,声誉良好。宋耀如到波士顿不久,舅舅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过继仪式,随后又为他聘请了一位有经验的英语教师,并亲自教他打算盘、结账查账、盘货验货等,希望将来嗣子能顺利继承宋姓的这份家业并将其发扬光大。“要别人尊重你,就必须比别人干得出色!”宋耀如牢牢铭记着母亲的这句教诲,凭着他的勤奋、坚强与好学,很快赢得了人们的赞叹与喜爱。宋耀如英语教师是林肯总统的崇拜者,他不仅教授宋耀如英语,还带宋耀如参观了波士顿——这个打响美国独立战争第一枪地方的几乎所有的革命纪念地。年少的宋耀如在这里受到了民主思想的启蒙教育,并在内心逐渐萌生了祖国独立、民族革命的朦胧意识。三年的学徒生涯转眼过去了,这时,两位中国留学生的来访,打破了宋耀如平静的生活,促使了他以后的冒险行动。他们一个叫牛尚周,一个叫温秉忠,是中国派出的官方留学生。两人热情地鼓励与支持宋耀如出外求学。嗣子的愿望显然违背了养父的意愿,因为老人对西学毫无兴趣。宋耀如非常感激养父的培育之恩,但正如他日后所说的:“当时别无办法,为了追求,只有出走。”1878年初冬的一个深夜,宋耀如毅然放弃稳定良好的生活和现成的家业,逃出养父的丝茶号,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了。在养父的追踪下,他东躲西藏,就在山穷水尽时,一位长者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老人名叫查理·琼斯,原是美国联邦海军军官,他也是林肯的崇拜者。为了帮助宋耀如实现梦想,老人推荐他到隶属于马萨诸塞州的名为“阿尔贝特·加伦汀”的一艘缉私艇上服役,以便暂时摆脱困境。服役期间,年少的宋耀如表现得非常出色,不久即博得了船长艾里克·加布里尔逊上尉的欣赏与喜爱,他给予了宋耀如父亲般的关怀。1880年,艾里克·加布里尔逊上尉被调到南部一艘缉私艇上任艇长。宋耀如请求跟随加布里尔逊上尉,被允准。热心的加布里尔逊上尉一直惦记着宋耀如想上大学的事,一到南部,他即令宋耀如脱下军装,告别军舰,“不中不西”的传教士
系中文版《万国公报》编辑部,把孙中山的上李鸿章书改成短论形式,在《万国公报》第九、第十号上发表。这期间,孙中山、陆皓东和宋耀如三人在宋耀如家里“屡作终夕谈”,宋耀如与孙中山等革命志士还经常聚集在宋耀如的印刷厂里通宵达旦地交换有关革命问题的意见。对清廷专制统治的不满,对西方民主与富强之学的崇尚,使二人很快结为密友,孙中山成了宋耀如家的常客。 宋耀如尽其所能地支持孙中山。他曾多次冒着砍头的危险,在他的华美印书馆以印刷中文圣经为掩护,秘密印刷反清和传播革命思想的宣传品。在孙中山的早期革命活动中,宋耀如的捐助曾在较长时期内成为其重要的经费来源。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曾屡遭挫折,但宋耀如始终相信他,支持他。孙中山十分感慨宋耀如20年来不变的革命信念,他在《致李晓生函》中说:宋耀如乃“二十年前曾与陆烈士皓东及弟初谈革命者,二十年来始终不变……”孙中山担任铁路总监后,宋耀如也去铁路系统任职,宋霭龄则任孙中山的秘书。孙中山计划第一步要在10年内修筑20万里的铁路,宋耀如与女儿霭龄随同孙中山一起坐火车到全国各地周游勘察,制定规划。1913年2月,宋耀如随孙中山赴日本考察铁路事业。不久,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在北洋政府的大肆追捕下,孙中山于8月逃亡到了日本。随后,宋耀如也被迫举家避难日本,先在东京,后在横滨租赁了一幢别墅式的寓所。1914年宋耀如夫妇率儿女回到上海,住霞飞路。当时,像宋家这样举家与革命发生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实属凤毛麟角。当然,宋耀如与孙中山之间也有过矛盾。当宋庆龄背着父母与孙中山完婚后,当时的上海盛传宋耀如与孙中山绝交的消息,并说得有眉有眼。时值袁世凯准备复辟帝制,革命形势十分低落,宋耀如的情绪日益变坏,不知个中底蕴的人便传出各种流言蜚语,有人甚至说宋耀如正在逼着自己的女儿与孙中山离婚。为了阻止别有用心者继续造谣生事,也为了维护孙中山和宋庆龄的声誉,宋耀如夫妇特意定制了一套精美的家具,置办了丰足的嫁妆,并故意张扬地将这些东西寄送给新婚不久的女儿。1916年以后,宋耀如因种种原因,不再参与革命活动,之后身体越来越坏,及至不能行动。病危之际,三个女儿“随俟在侧”。1918年5月3日,宋耀如在上海病逝,年仅55岁。 (摘自《宋子文家事》杨菁著,江西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
   1886年1月,宋耀如乘海轮回到了久别的祖国,抵达上海陆家嘴码头。为了便于在国内传教,宋耀如不久即改换了装束,完全是一副中国人打扮,脑后留着一条辫子,身着短褂小袄,头戴布帽,脚蹬布鞋,其外观已让人看不出他是出洋回来的牧师了。 
   教长林乐知派宋耀如去苏州牧区的昆山任职,并责成他在当地建一座教堂,经费须自筹。为了筹措经费,宋耀如在传教之余,“重操旧业”,进行了经商活动,很快就赚到了一大笔钱。之后宋又被派到上海西南的七宝镇,通过经商得来的资金,他在传教的同时又在当地筹办了一所教会学塾、一个儿童乐园及一间医药所。1888年9月,宋耀如由见习牧师转为正式牧师。 
   在教会学塾,宋耀如向学生们讲述美国的独立战争、林肯总统和他的有关民主与自由的主张,号召人们起来反对封建专制。宋耀如的言行不仅得罪了清廷,也为美国监理会所不容,林乐知为此对宋耀如进行了种种刁难与限制,每月给宋耀如的薪水不足以他维持生活。1892年,宋耀如剪掉了为利于传教而留起的辫子,辞去布道团的职务,转而经商,但仍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牧师。 并很快帮他办好了退役手续。在北卡罗来纳州最大的海运港维尔明顿,宋耀如接受了洗礼。为了纪念曾经给予他极大的精神与物质帮助的那位慈祥的老人,宋耀如给自己取教名为查理·琼斯·宋。第二天,当地的一份报纸对此事作了报道:“这个中国的皈依者,也许是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第一个遵从领圣餐洗礼的中国人。”这是在当地引起轰动的一件事,一位名叫南希·爱琳的姑娘因此闯进了宋耀如的生活。爱琳一家是该州著名的热心于慈善事业的世家。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两个年轻人的友情迅速燃烧、升华,爱琳成了宋耀如的红粉知己,不幸的是爱琳英年早逝。众所周知,宋耀如三个千金的名字中皆有一个“龄”字,不知是因为宋耀如崇拜林肯,还是为了纪念美国亡友爱琳,抑或是二者皆有。宋耀如的长女出生时,正当爱琳去世不久,“霭龄”与“爱琳”本是谐音。1881年,受北卡罗来纳州监理会的委托,达勒姆最著名的实业家,也是圣三一学院董事会董事的朱利叶斯·卡尔将军担任了宋耀如的监护人,他于同年安排宋耀如进入达勒姆附近的圣三一学院(后改名杜克大学)。虽然该院在当时只是一所不起眼的“三等学院”,对宋耀如来说,他毕竟迈出了跨入大学校门的第一步。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念完大学预科,于1882年转到田纳西州的万德毕尔特大学神学院就读。1885年宋耀如以优异的成绩结束学业,被授予监理会见习牧师称号。“不中不西”的传教士1886年1月,宋耀如乘海轮回到了久别的祖国,抵达上海陆家嘴码头。为了便于在国内传教,宋耀如不久即改换了装束,完全是一副中国人打扮,脑后留着一条辫子,身着短褂小袄,头戴布帽,脚蹬布鞋,其外观已让人看不出他是出洋回来的牧师了。教长林乐知派宋耀如去苏州牧区的昆山任职,并责成他在当地建一座教堂,经费须自筹。为了筹措经费,宋耀如在传教之余,“重操旧业”,进行了经商活动,很快就赚到了一大笔钱。之后宋又被派到上海西南的七宝镇,通过经商得来的资金,他在传教的同时又在当地筹办了一所教会学塾、一个儿童乐园及一间医药所。1888年9月,宋耀如由见习牧师转为正式牧师。在教会学塾,宋耀如向学生们讲述美国的独立战争、林肯总统和他的有关民主与自由的主张,号召人们起来反对封建专制。宋耀如的言行不仅得罪了清廷,也为美国监理会所不容,林乐知为此对宋耀如进行了种种刁难与限制,每月给宋耀如的薪水不足以他维持生活。1892年,宋耀如剪掉了为利于传教而留起的辫子,辞去布道团的职务,转而经商,但仍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牧师。为了干一些自己想干的、有利于国家和民众的事,宋耀如同时出任了几家洋行的买办,因为头脑灵活,很快就腰缠万贯了。他还大量翻印西学书刊,介绍西学。宋耀如的婚姻很美满。妻子倪桂珍生于1869年,出身于士大夫家庭。她擅长数学,喜爱弹钢琴,曾在教会办的培文女校任教员。她的父亲倪韫山和宋耀如一样,是一中国籍的牧师。她的母亲姓徐,是徐光启的后代。宋耀如与倪桂珍的结识,是经由昔日波士顿的那两位朋友牛尚周与温秉忠的牵线。他们已分别和倪家的大女儿倪桂清、小女儿倪桂姝结为夫妻,有心介绍宋耀如与倪家二女儿认识,结果两人一见钟情。在宋耀如回国初期,教长林乐知不断将他指派到各个落后、穷困的地方进行传教。为了能和宋耀如在一起,倪桂珍果断地提出与宋耀如订婚,连前来主婚者也不禁赞叹她是“不寻常的女性”。也有人说“宋夫人是早期新式中国妇女的样板”。宋耀如曾这样评价他的爱妻:“桂珍是生活在东方的坚强女性,她的伟大在于敢自己选择爱人,这在东方,在中国,简直是不可思议。”婚后,倪桂珍继续跟随宋耀如到各地传教,过着不稳定却有着美好憧憬的生活,直至1890年宋耀如在上海虹口郊区建造了自己设计的一幢房子,他们才有了安定的居所。在传道的过程中,宋耀如与倪桂珍皆热心帮助和接济穷人,并萌动了创办儿童福利事业之心。日后,性格迥异、立场不同的宋氏三姐妹皆热心于中国的妇女运动,并程度不同地从事中国的慈善事业,不能不说是受了父母的影响。二十年追随孙中山 宋耀如热心传教和实业,同时也向往革命,结识了不少革命志士。1894年,经朋友的介绍与牵线,宋耀如在上海结识了正取道上海准备北上天津上书李鸿章的孙中山,二人一见如故。孙中山从天津回到上海后,宋耀如联
   为了干一些自己想干的、有利于国家和民众的事,宋耀如同时出任了几家洋行的买办,因为头脑灵活,很快就腰缠万贯了。他还大量翻印西学书刊,介绍西学。宋耀如的婚姻很美满。妻子倪桂珍生于1869年,出身于士大夫家庭。她擅长数学,喜爱弹钢琴,曾在教会办的培文女校任教员。她的父亲倪韫山和宋耀如一样,是一中国籍的牧师。 
   她的母亲姓徐,是徐光启的后代。宋耀如与倪桂珍的结识,是经由昔日波士顿的那两位朋友牛尚周与温秉忠的牵线。他们已分别和倪家的大女儿倪桂清、小女儿倪桂姝结为夫妻,有心介绍宋耀如与倪家二女儿认识,结果两人一见钟情。 
   在宋耀如回国初期,教长林乐知不断将他指派到各个落后、穷困的地方进行传教。为了能和宋耀如在一起,倪桂珍果断地提出与宋耀如订婚,连前来主婚者也不禁赞叹她是“不寻常的女性”。也有人说“宋夫人是早期新式中国妇女的样板”。 并很快帮他办好了退役手续。在北卡罗来纳州最大的海运港维尔明顿,宋耀如接受了洗礼。为了纪念曾经给予他极大的精神与物质帮助的那位慈祥的老人,宋耀如给自己取教名为查理·琼斯·宋。第二天,当地的一份报纸对此事作了报道:“这个中国的皈依者,也许是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第一个遵从领圣餐洗礼的中国人。”这是在当地引起轰动的一件事,一位名叫南希·爱琳的姑娘因此闯进了宋耀如的生活。爱琳一家是该州著名的热心于慈善事业的世家。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两个年轻人的友情迅速燃烧、升华,爱琳成了宋耀如的红粉知己,不幸的是爱琳英年早逝。众所周知,宋耀如三个千金的名字中皆有一个“龄”字,不知是因为宋耀如崇拜林肯,还是为了纪念美国亡友爱琳,抑或是二者皆有。宋耀如的长女出生时,正当爱琳去世不久,“霭龄”与“爱琳”本是谐音。1881年,受北卡罗来纳州监理会的委托,达勒姆最著名的实业家,也是圣三一学院董事会董事的朱利叶斯·卡尔将军担任了宋耀如的监护人,他于同年安排宋耀如进入达勒姆附近的圣三一学院(后改名杜克大学)。虽然该院在当时只是一所不起眼的“三等学院”,对宋耀如来说,他毕竟迈出了跨入大学校门的第一步。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念完大学预科,于1882年转到田纳西州的万德毕尔特大学神学院就读。1885年宋耀如以优异的成绩结束学业,被授予监理会见习牧师称号。“不中不西”的传教士1886年1月,宋耀如乘海轮回到了久别的祖国,抵达上海陆家嘴码头。为了便于在国内传教,宋耀如不久即改换了装束,完全是一副中国人打扮,脑后留着一条辫子,身着短褂小袄,头戴布帽,脚蹬布鞋,其外观已让人看不出他是出洋回来的牧师了。教长林乐知派宋耀如去苏州牧区的昆山任职,并责成他在当地建一座教堂,经费须自筹。为了筹措经费,宋耀如在传教之余,“重操旧业”,进行了经商活动,很快就赚到了一大笔钱。之后宋又被派到上海西南的七宝镇,通过经商得来的资金,他在传教的同时又在当地筹办了一所教会学塾、一个儿童乐园及一间医药所。1888年9月,宋耀如由见习牧师转为正式牧师。在教会学塾,宋耀如向学生们讲述美国的独立战争、林肯总统和他的有关民主与自由的主张,号召人们起来反对封建专制。宋耀如的言行不仅得罪了清廷,也为美国监理会所不容,林乐知为此对宋耀如进行了种种刁难与限制,每月给宋耀如的薪水不足以他维持生活。1892年,宋耀如剪掉了为利于传教而留起的辫子,辞去布道团的职务,转而经商,但仍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牧师。为了干一些自己想干的、有利于国家和民众的事,宋耀如同时出任了几家洋行的买办,因为头脑灵活,很快就腰缠万贯了。他还大量翻印西学书刊,介绍西学。宋耀如的婚姻很美满。妻子倪桂珍生于1869年,出身于士大夫家庭。她擅长数学,喜爱弹钢琴,曾在教会办的培文女校任教员。她的父亲倪韫山和宋耀如一样,是一中国籍的牧师。她的母亲姓徐,是徐光启的后代。宋耀如与倪桂珍的结识,是经由昔日波士顿的那两位朋友牛尚周与温秉忠的牵线。他们已分别和倪家的大女儿倪桂清、小女儿倪桂姝结为夫妻,有心介绍宋耀如与倪家二女儿认识,结果两人一见钟情。在宋耀如回国初期,教长林乐知不断将他指派到各个落后、穷困的地方进行传教。为了能和宋耀如在一起,倪桂珍果断地提出与宋耀如订婚,连前来主婚者也不禁赞叹她是“不寻常的女性”。也有人说“宋夫人是早期新式中国妇女的样板”。宋耀如曾这样评价他的爱妻:“桂珍是生活在东方的坚强女性,她的伟大在于敢自己选择爱人,这在东方,在中国,简直是不可思议。”婚后,倪桂珍继续跟随宋耀如到各地传教,过着不稳定却有着美好憧憬的生活,直至1890年宋耀如在上海虹口郊区建造了自己设计的一幢房子,他们才有了安定的居所。在传道的过程中,宋耀如与倪桂珍皆热心帮助和接济穷人,并萌动了创办儿童福利事业之心。日后,性格迥异、立场不同的宋氏三姐妹皆热心于中国的妇女运动,并程度不同地从事中国的慈善事业,不能不说是受了父母的影响。二十年追随孙中山 宋耀如热心传教和实业,同时也向往革命,结识了不少革命志士。1894年,经朋友的介绍与牵线,宋耀如在上海结识了正取道上海准备北上天津上书李鸿章的孙中山,二人一见如故。孙中山从天津回到上海后,宋耀如联
   宋耀如曾这样评价他的爱妻:“桂珍是生活在东方的坚强女性,她的伟大在于敢自己选择爱人,这在东方,在中国,简直是不可思议。”婚后,倪桂珍继续跟随宋耀如到各地传教,过着不稳定却有着美好憧憬的生活,直至1890年宋耀如在上海虹口郊区建造了自己设计的一幢房子,他们才有了安定的居所。 
   在传道的过程中,宋耀如与倪桂珍皆热心帮助和接济穷人,并萌动了创办儿童福利事业之心。日后,性格迥异、立场不同的宋氏三姐妹皆热心于中国的妇女运动,并程度不同地从事中国的慈善事业,不能不说是受了父母的影响。 
并很快帮他办好了退役手续。在北卡罗来纳州最大的海运港维尔明顿,宋耀如接受了洗礼。为了纪念曾经给予他极大的精神与物质帮助的那位慈祥的老人,宋耀如给自己取教名为查理·琼斯·宋。第二天,当地的一份报纸对此事作了报道:“这个中国的皈依者,也许是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第一个遵从领圣餐洗礼的中国人。”这是在当地引起轰动的一件事,一位名叫南希·爱琳的姑娘因此闯进了宋耀如的生活。爱琳一家是该州著名的热心于慈善事业的世家。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两个年轻人的友情迅速燃烧、升华,爱琳成了宋耀如的红粉知己,不幸的是爱琳英年早逝。众所周知,宋耀如三个千金的名字中皆有一个“龄”字,不知是因为宋耀如崇拜林肯,还是为了纪念美国亡友爱琳,抑或是二者皆有。宋耀如的长女出生时,正当爱琳去世不久,“霭龄”与“爱琳”本是谐音。1881年,受北卡罗来纳州监理会的委托,达勒姆最著名的实业家,也是圣三一学院董事会董事的朱利叶斯·卡尔将军担任了宋耀如的监护人,他于同年安排宋耀如进入达勒姆附近的圣三一学院(后改名杜克大学)。虽然该院在当时只是一所不起眼的“三等学院”,对宋耀如来说,他毕竟迈出了跨入大学校门的第一步。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念完大学预科,于1882年转到田纳西州的万德毕尔特大学神学院就读。1885年宋耀如以优异的成绩结束学业,被授予监理会见习牧师称号。“不中不西”的传教士1886年1月,宋耀如乘海轮回到了久别的祖国,抵达上海陆家嘴码头。为了便于在国内传教,宋耀如不久即改换了装束,完全是一副中国人打扮,脑后留着一条辫子,身着短褂小袄,头戴布帽,脚蹬布鞋,其外观已让人看不出他是出洋回来的牧师了。教长林乐知派宋耀如去苏州牧区的昆山任职,并责成他在当地建一座教堂,经费须自筹。为了筹措经费,宋耀如在传教之余,“重操旧业”,进行了经商活动,很快就赚到了一大笔钱。之后宋又被派到上海西南的七宝镇,通过经商得来的资金,他在传教的同时又在当地筹办了一所教会学塾、一个儿童乐园及一间医药所。1888年9月,宋耀如由见习牧师转为正式牧师。在教会学塾,宋耀如向学生们讲述美国的独立战争、林肯总统和他的有关民主与自由的主张,号召人们起来反对封建专制。宋耀如的言行不仅得罪了清廷,也为美国监理会所不容,林乐知为此对宋耀如进行了种种刁难与限制,每月给宋耀如的薪水不足以他维持生活。1892年,宋耀如剪掉了为利于传教而留起的辫子,辞去布道团的职务,转而经商,但仍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牧师。为了干一些自己想干的、有利于国家和民众的事,宋耀如同时出任了几家洋行的买办,因为头脑灵活,很快就腰缠万贯了。他还大量翻印西学书刊,介绍西学。宋耀如的婚姻很美满。妻子倪桂珍生于1869年,出身于士大夫家庭。她擅长数学,喜爱弹钢琴,曾在教会办的培文女校任教员。她的父亲倪韫山和宋耀如一样,是一中国籍的牧师。她的母亲姓徐,是徐光启的后代。宋耀如与倪桂珍的结识,是经由昔日波士顿的那两位朋友牛尚周与温秉忠的牵线。他们已分别和倪家的大女儿倪桂清、小女儿倪桂姝结为夫妻,有心介绍宋耀如与倪家二女儿认识,结果两人一见钟情。在宋耀如回国初期,教长林乐知不断将他指派到各个落后、穷困的地方进行传教。为了能和宋耀如在一起,倪桂珍果断地提出与宋耀如订婚,连前来主婚者也不禁赞叹她是“不寻常的女性”。也有人说“宋夫人是早期新式中国妇女的样板”。宋耀如曾这样评价他的爱妻:“桂珍是生活在东方的坚强女性,她的伟大在于敢自己选择爱人,这在东方,在中国,简直是不可思议。”婚后,倪桂珍继续跟随宋耀如到各地传教,过着不稳定却有着美好憧憬的生活,直至1890年宋耀如在上海虹口郊区建造了自己设计的一幢房子,他们才有了安定的居所。在传道的过程中,宋耀如与倪桂珍皆热心帮助和接济穷人,并萌动了创办儿童福利事业之心。日后,性格迥异、立场不同的宋氏三姐妹皆热心于中国的妇女运动,并程度不同地从事中国的慈善事业,不能不说是受了父母的影响。二十年追随孙中山 宋耀如热心传教和实业,同时也向往革命,结识了不少革命志士。1894年,经朋友的介绍与牵线,宋耀如在上海结识了正取道上海准备北上天津上书李鸿章的孙中山,二人一见如故。孙中山从天津回到上海后,宋耀如联
二十年追随孙中山

   宋耀如热心传教和实业,同时也向往革命,结识了不少革命志士。1894年,经朋友的介绍与牵线,宋耀如在上海结识了正取道上海准备北上天津上书李鸿章的孙中山,二人一见如故。孙中山从天津回到上海后,宋耀如联系中文版《万国公报》编辑部,把孙中山的上李鸿章书改成短论形式,在《万国公报》第九、第十号上发表。这期间,孙中山、陆皓东和宋耀如三人在宋耀如家里“屡作终夕谈”,宋耀如与孙中山等革命志士还经常聚集在宋耀如的印刷厂里通宵达旦地交换有关革命问题的意见。对清廷专制统治的不满,对西方民主与富强之学的崇尚,使二人很快结为密友,孙中山成了宋耀如家的常客。
系中文版《万国公报》编辑部,把孙中山的上李鸿章书改成短论形式,在《万国公报》第九、第十号上发表。这期间,孙中山、陆皓东和宋耀如三人在宋耀如家里“屡作终夕谈”,宋耀如与孙中山等革命志士还经常聚集在宋耀如的印刷厂里通宵达旦地交换有关革命问题的意见。对清廷专制统治的不满,对西方民主与富强之学的崇尚,使二人很快结为密友,孙中山成了宋耀如家的常客。 宋耀如尽其所能地支持孙中山。他曾多次冒着砍头的危险,在他的华美印书馆以印刷中文圣经为掩护,秘密印刷反清和传播革命思想的宣传品。在孙中山的早期革命活动中,宋耀如的捐助曾在较长时期内成为其重要的经费来源。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曾屡遭挫折,但宋耀如始终相信他,支持他。孙中山十分感慨宋耀如20年来不变的革命信念,他在《致李晓生函》中说:宋耀如乃“二十年前曾与陆烈士皓东及弟初谈革命者,二十年来始终不变……”孙中山担任铁路总监后,宋耀如也去铁路系统任职,宋霭龄则任孙中山的秘书。孙中山计划第一步要在10年内修筑20万里的铁路,宋耀如与女儿霭龄随同孙中山一起坐火车到全国各地周游勘察,制定规划。1913年2月,宋耀如随孙中山赴日本考察铁路事业。不久,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在北洋政府的大肆追捕下,孙中山于8月逃亡到了日本。随后,宋耀如也被迫举家避难日本,先在东京,后在横滨租赁了一幢别墅式的寓所。1914年宋耀如夫妇率儿女回到上海,住霞飞路。当时,像宋家这样举家与革命发生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实属凤毛麟角。当然,宋耀如与孙中山之间也有过矛盾。当宋庆龄背着父母与孙中山完婚后,当时的上海盛传宋耀如与孙中山绝交的消息,并说得有眉有眼。时值袁世凯准备复辟帝制,革命形势十分低落,宋耀如的情绪日益变坏,不知个中底蕴的人便传出各种流言蜚语,有人甚至说宋耀如正在逼着自己的女儿与孙中山离婚。为了阻止别有用心者继续造谣生事,也为了维护孙中山和宋庆龄的声誉,宋耀如夫妇特意定制了一套精美的家具,置办了丰足的嫁妆,并故意张扬地将这些东西寄送给新婚不久的女儿。1916年以后,宋耀如因种种原因,不再参与革命活动,之后身体越来越坏,及至不能行动。病危之际,三个女儿“随俟在侧”。1918年5月3日,宋耀如在上海病逝,年仅55岁。 (摘自《宋子文家事》杨菁著,江西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
   宋耀如尽其所能地支持孙中山。他曾多次冒着砍头的危险,在他的华美印书馆以印刷中文圣经为掩护,秘密印刷反清和传播革命思想的宣传品。在孙中山的早期革命活动中,宋耀如的捐助曾在较长时期内成为其重要的经费来源。

    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曾屡遭挫折,但宋耀如始终相信他,支持他。孙中山十分感慨宋耀如20年来不变的革命信念,他在《致李晓生函》中说:宋耀如乃“二十年前曾与陆烈士皓东及弟初谈革命者,二十年来始终不变……”孙中山担任铁路总监后,宋耀如也去铁路系统任职,宋霭龄则任孙中山的秘书。孙中山计划第一步要在10年内修筑20万里的铁路,宋耀如与女儿霭龄随同孙中山一起坐火车到全国各地周游勘察,制定规划。1913年2月,宋耀如随孙中山赴日本考察铁路事业。不久,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在北洋政府的大肆追捕下,孙中山于8月逃亡到了日本。随后,宋耀如也被迫举家避难日本,先在东京,后在横滨租赁了一幢别墅式的寓所。1914年宋耀如夫妇率儿女回到上海,住霞飞路。当时,像宋家这样举家与革命发生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实属凤毛麟角。 系中文版《万国公报》编辑部,把孙中山的上李鸿章书改成短论形式,在《万国公报》第九、第十号上发表。这期间,孙中山、陆皓东和宋耀如三人在宋耀如家里“屡作终夕谈”,宋耀如与孙中山等革命志士还经常聚集在宋耀如的印刷厂里通宵达旦地交换有关革命问题的意见。对清廷专制统治的不满,对西方民主与富强之学的崇尚,使二人很快结为密友,孙中山成了宋耀如家的常客。 宋耀如尽其所能地支持孙中山。他曾多次冒着砍头的危险,在他的华美印书馆以印刷中文圣经为掩护,秘密印刷反清和传播革命思想的宣传品。在孙中山的早期革命活动中,宋耀如的捐助曾在较长时期内成为其重要的经费来源。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曾屡遭挫折,但宋耀如始终相信他,支持他。孙中山十分感慨宋耀如20年来不变的革命信念,他在《致李晓生函》中说:宋耀如乃“二十年前曾与陆烈士皓东及弟初谈革命者,二十年来始终不变……”孙中山担任铁路总监后,宋耀如也去铁路系统任职,宋霭龄则任孙中山的秘书。孙中山计划第一步要在10年内修筑20万里的铁路,宋耀如与女儿霭龄随同孙中山一起坐火车到全国各地周游勘察,制定规划。1913年2月,宋耀如随孙中山赴日本考察铁路事业。不久,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在北洋政府的大肆追捕下,孙中山于8月逃亡到了日本。随后,宋耀如也被迫举家避难日本,先在东京,后在横滨租赁了一幢别墅式的寓所。1914年宋耀如夫妇率儿女回到上海,住霞飞路。当时,像宋家这样举家与革命发生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实属凤毛麟角。当然,宋耀如与孙中山之间也有过矛盾。当宋庆龄背着父母与孙中山完婚后,当时的上海盛传宋耀如与孙中山绝交的消息,并说得有眉有眼。时值袁世凯准备复辟帝制,革命形势十分低落,宋耀如的情绪日益变坏,不知个中底蕴的人便传出各种流言蜚语,有人甚至说宋耀如正在逼着自己的女儿与孙中山离婚。为了阻止别有用心者继续造谣生事,也为了维护孙中山和宋庆龄的声誉,宋耀如夫妇特意定制了一套精美的家具,置办了丰足的嫁妆,并故意张扬地将这些东西寄送给新婚不久的女儿。1916年以后,宋耀如因种种原因,不再参与革命活动,之后身体越来越坏,及至不能行动。病危之际,三个女儿“随俟在侧”。1918年5月3日,宋耀如在上海病逝,年仅55岁。 (摘自《宋子文家事》杨菁著,江西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
   当然,宋耀如与孙中山之间也有过矛盾。当宋庆龄背着父母与孙中山完婚后,当时的上海盛传宋耀如与孙中山绝交的消息,并说得有眉有眼。时值袁世凯准备复辟帝制,革命形势十分低落,宋耀如的情绪日益变坏,不知个中底蕴的人便传出各种流言蜚语,有人甚至说宋耀如正在逼着自己的女儿与孙中山离婚。为了阻止别有用心者继续造谣生事,也为了维护孙中山和宋庆龄的声誉,宋耀如夫妇特意定制了一套精美的家具,置办了丰足的嫁妆,并故意张扬地将这些东西寄送给新婚不久的女儿。 
   1916年以后,宋耀如因种种原因,不再参与革命活动,之后身体越来越坏,及至不能行动。病危之际,三个女儿“随俟在侧”。1918年5月3日,宋耀如在上海病逝,年仅55岁。
文摘:宋耀如先生传略【陈明远说明】我对于宋氏姊妹的独特个性、恋父情结等,做了心理分析;又对于宋氏家族的财产状况、收入来源,做了调研查核,可以说,多少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独立见解罢。由此必然牵涉到宋氏家长——宋耀如先生。而我对宋耀如先生素无独立研讨,只好作一文摘,转贴于此。史料完全是抄来的;纯粹为了博友们参考的方便。特此说明,请谅解:别再辱骂我“抄袭”甚至“剽窃”罢。实在要骂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呢。特此预先说明,理解万岁。谢谢大家!宋氏祖上姓韩 以“宋氏姐弟”闻名于世的宋家,在近代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大家族。这一显赫家族的祖先并不姓宋,而是姓韩,“宋”姓始于宋氏六姐弟的父亲宋耀如。宋耀如出生于1863年2月,乳名阿虎,大名韩教准,他的父亲韩鸿翼,是当时广东海南文昌县的一位颇有文化修养的商人,以热心公益而著称。因经办赈务,他几乎耗尽了祖传的积资。人到中年后,又不幸染上久治不愈的慢性病,家境因此日渐窘迫,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了母亲韩王氏的身上。在宋耀如的记忆中,母亲韩王氏温柔而又坚强,是一位不平凡的家庭主妇,他不仅持家有方,而且颇有文化修养,能够背诵唐宋诗词,并写得一手娟秀的好字。宋耀如颇见功力的书法,及对诗词韵律的熟谙,最早便得益于母亲的教育。1875年,宋耀如的舅舅(其实是其婶婶宋氏之弟)从美国回乡“招兵买马”,以扩大他在美国经营的事业。舅舅对海外生活的生动描述,深深地吸引了年仅十岁的阿虎。舅舅原已聘定了阿虎的哥哥韩政准,阿虎想和哥哥一起去,他恳求父母让他随同舅舅出洋谋生。舅舅起初也嫌阿虎太小,怕他经不起大风大浪,但阿虎以他的勇敢打动了舅舅。据说有一天,文昌市被一伙从洋船上下来的寻欢作乐的水手闹得鸡犬不宁,文昌人鸣锣罢市,与洋人展开了激烈的械斗。年幼的阿虎加入了这次行动。混战中,一支竹箭误射中了阿虎的肩膀,他不叫一声疼,请旁边的舅舅将箭头拔出,草草包扎一下,继续冲上去。这件事促使舅舅答应了阿虎的请求,并郑重地对其父母说:“我看准了,这小仔有出息,将来决非等闲之辈。”舅舅保证“要像爱护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照料好阿虎”。宋耀如成为舅舅的嗣子,从此改姓为宋。学徒——水手——牧师宋耀如的舅舅在美国波士顿开着市内唯一的一家中国丝茶号,生意兴隆,声誉良好。宋耀如到波士顿不久,舅舅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过继仪式,随后又为他聘请了一位有经验的英语教师,并亲自教他打算盘、结账查账、盘货验货等,希望将来嗣子能顺利继承宋姓的这份家业并将其发扬光大。“要别人尊重你,就必须比别人干得出色!”宋耀如牢牢铭记着母亲的这句教诲,凭着他的勤奋、坚强与好学,很快赢得了人们的赞叹与喜爱。宋耀如英语教师是林肯总统的崇拜者,他不仅教授宋耀如英语,还带宋耀如参观了波士顿——这个打响美国独立战争第一枪地方的几乎所有的革命纪念地。年少的宋耀如在这里受到了民主思想的启蒙教育,并在内心逐渐萌生了祖国独立、民族革命的朦胧意识。三年的学徒生涯转眼过去了,这时,两位中国留学生的来访,打破了宋耀如平静的生活,促使了他以后的冒险行动。他们一个叫牛尚周,一个叫温秉忠,是中国派出的官方留学生。两人热情地鼓励与支持宋耀如出外求学。嗣子的愿望显然违背了养父的意愿,因为老人对西学毫无兴趣。宋耀如非常感激养父的培育之恩,但正如他日后所说的:“当时别无办法,为了追求,只有出走。”1878年初冬的一个深夜,宋耀如毅然放弃稳定良好的生活和现成的家业,逃出养父的丝茶号,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了。在养父的追踪下,他东躲西藏,就在山穷水尽时,一位长者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老人名叫查理·琼斯,原是美国联邦海军军官,他也是林肯的崇拜者。为了帮助宋耀如实现梦想,老人推荐他到隶属于马萨诸塞州的名为“阿尔贝特·加伦汀”的一艘缉私艇上服役,以便暂时摆脱困境。服役期间,年少的宋耀如表现得非常出色,不久即博得了船长艾里克·加布里尔逊上尉的欣赏与喜爱,他给予了宋耀如父亲般的关怀。1880年,艾里克·加布里尔逊上尉被调到南部一艘缉私艇上任艇长。宋耀如请求跟随加布里尔逊上尉,被允准。热心的加布里尔逊上尉一直惦记着宋耀如想上大学的事,一到南部,他即令宋耀如脱下军装,告别军舰,
   (摘自《宋子文家事》杨菁著,江西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6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