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2008-12-31 11:36:32|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

芬芳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晨梦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人爱做梦。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

天梦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

春之初醒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爱与美的女神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日出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

信使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蝴蝶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蜻蜓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

夏雨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晨风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秋韵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白夜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晨星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清朗的风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美宴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暇逸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秋水之女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新女神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紫兰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海的女神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天堂

俄罗斯佳人美画:新年献礼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画面转自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

斯科郊外的晚上”。晨风那是我深藏心底的静悄悄的无言梦影。斯维特兰娜向我学到了 ——对华夏文化的无价的爱。我发现在斯维特兰娜的组画里有一幅非常特别:身穿中国明时女服、采集红叶、身后有一对喜鹊。那是你梦中的北京香山之秋思吗?如今你在哪儿呢斯维特兰娜?能不能再画一下你朝思梦想的北京,再圆一下你的中国梦呢?秋韵白夜秋春晨星清朗的风美宴暇逸秋水之女新女神紫兰海的女神天堂画面转自人在旅途:“疲惫的我是否有缘与你相依”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粉红色的诱惑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莫斯科女画家Svetlana作品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  厚重的深色衣服,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披风外套,她偏爱轻纱薄裙。日出在深深的积雪或冷冷的阴雨之中,俄罗斯人不得不穿上羊毛袜子、厚皮鞋子、行路时往往在鞋袜外面还得加上套靴,进门才脱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鞋袜,她偏爱赤脚——天足,实在要穿鞋也就是芭蕾舞鞋吧。信使斯维特兰娜倾心钟爱的,是那些如“仲夏夜之梦”一般轻盈飞翔的小精灵——如蝴蝶,如蜻蜓……,那些在北国冬夜只有在梦中才能亲近的天上仙子。蝴蝶蜻蜓斯维特兰娜经常梦想自己变成一只飞鸟,飞向东方的阳春。鸟在我教过的成百上千的外国留学生里面,也有一位来自莫斯科的斯维特兰娜。她经常穿一身俄罗斯特色的“布拉吉”,打一把苏州产的阳伞,披一条杭州产的丝巾。从她的背影,一下子就能认出莫斯科到北京进修中国文化的斯维特兰娜。夏雨课余我们曾签约互学:她帮助我练成一口纯正的莫斯科音,频频朗诵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还教会我上百首俄罗斯名歌,启蒙的第一首就是低声吟唱“莫            新年献礼:俄罗斯佳人美画芬芳我爱俄罗斯艺术的魅力——纯真、优雅、带有淡淡的忧伤。我怀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欣赏到现代莫斯科女画家斯维特兰娜 Svetlana的神来之笔-----组画“粉红色的诱惑”,使我惊喜、痴迷。晨梦人爱做梦。梦境是无穷无尽的幸福之源泉。人总是在梦中拥有着自己缺乏而又追求的幻想!天梦斯维特兰娜生活的莫斯科,空气是无比清新、爽朗、透明的蔚蓝;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青蓝色、她偏爱梦幻的粉红色。她梦见粉红色的水鸟、粉红色的睡莲;那是在莫斯科只有梦中才能见到的。莫斯科每年有一大半是寒带的雪冬或霜秋,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冰雪霜冻,她偏爱粉红的夏天,相当于我们的阳春。春之初醒俄罗斯姑娘天生丽质、发育成熟比较早比较快,但是再减肥也容易发胖使她们发愁,所以斯维特兰娜不用画丰满的希腊式的健美,她偏爱苗条的含苞欲放的纤柔形体。爱与美的女神俄罗斯人在常年低温中出门不得不加上-----粉红色的诱惑

  评论这张
 
阅读(6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