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  

2009-01-20 01:04: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

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

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

“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

 

     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    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例如——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

     “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瞧,多么可笑又可气!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  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

   [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

……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

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

    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

     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

“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

   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

  “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   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

   简体字“发”字,在表示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

   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

……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请继续点击阅读——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

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

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转说“中国模式”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动词义(如“发生”)及量词义(如“一发炮弹”)时对应繁体字形“發”;在表示“头发、发肤”之义时,对应繁体字形“髮”。简体字“胡”,在“胡子”、“络腮胡”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鬍”;在“胡涂”这一义项中对应繁体字形“糊”;在“胡同”这一双音词中对应繁体字“衚衕”;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胡”。又如:“卜”对应两个繁体字形“蔔”和“卜”,它只在出现于“萝卜”一词时才对应繁体字形“蔔”,其它情况都对应繁体字形“卜”。再如:“秋”和“千”都只在“秋千”一词中分别对应繁体字形“鞦”和“韆”;在其它义项,则仍对应繁体字形“秋(秋天)”和“千(千百)”。……回忆30年前国家有关负责部门召集会议,讨论制定“简体繁体变换字表”的时候,王选老师和我曾多次提出:必须根据“繁体简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实际情况,依其特殊性(如上下文语境)各别解决“编码转换”方式,就是要分类分层次地区别对待;不应该简单采取“繁体简体一一对应”的变换字表。可惜,我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后来经常闹出笑话来,引发简体繁体汉字转换的误会、误解。于是,多年以前我们就开始跟从周有光先生做了“现代汉字学”的一些探讨,并希望理论结合实践,好好解决中文信息处理的“简体繁体转换”问题。请继续点击阅读——我们需要一场公厕革命 我国制定的贫困线,理应同国际接轨对于今后我国人口收入状况调查的建议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 工资统计问题不能小看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 政府收支需民主监督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农历己丑年将至,1月16日凤凰网视频主页上推出了这样一个红红火火的海报: 竟然把天干地支纪年的“己丑” 错成了“己醜”!凤凰网属于香港电视媒体,所以按照香港的规矩使用繁体字;然而“醜”的简体字固然是“丑”,但这“丑”字却不一定就是“醜”啊!……亏得眼明心亮脑灵手快的“东方文化西边语”在当天半夜发现并立即揭示了这个笑话——“己丑未至,凤凰先露了个‘醜’,说得(的)是凤凰网上把农历己丑年错写成了‘己醜’,有图为证”云云。好在不久凤凰网的编辑也认识到了,把“己醜”改正为“己丑”——(两图引自翟华:东方文化西方语)这印证了“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犯了错误人皆见之,一旦改正了,人皆喜之。总比那“死不认错、死不改过”的混混儿强得多了去啦。不过,本博要说句公道话,这也难怪“凤凰网视频主页”推出海报的工作人员,而实在是“简体繁体变换字表”惹的祸。由此产生的笑话经常出现,搞笑跌眼镜还不算大事,糟糕的是会造成误解、带来损害。例如——“王后”可以理解为国王的正妻,也可以转写为“王後(国王之後)”;“春光里” 可以理解为里弄地名,也可以转写为“春光裏(春季裏面)”;“三公里”(距离)有时竟然被转写为“三公裏”(三个‘公’裏面);“脏器” 可以转写为“髒器——肮脏的器具”,也可以转写为“臟器——内脏”;“白发生”可以转写为“白髮生(辛弃疾词:可怜白髮生)——生了白髮”,也可以转写为“白發生——白白地發生了”;“征调” 可以理解为对于物品资财的“征zheng调”,也可以转写为古典音乐的“徵zhi调”;有人居然把“宫商角徵zhi羽”误读成“宫商角征zheng羽”;“干!干!”可以转写为“乾(阴平声)!乾!乾!”(喝酒乾杯),也可以转写为“干(去声)!干!干!”(干事情、干革命);甚至有人把“扭转乾qian坤”转写为“干坤”、念成“扭转干gan坤”;瞧,多么可笑又可气!再请看下面一段文字——“泥土松,松树动,松子轻松,掉在泥土中”,单纯利用编码一一转换方式来进行转写的繁体结果,通常就是:“泥土松,松樹動,松子輕松掉在泥土中”;而实际上应该是“泥土鬆,松樹動,松子輕鬆掉在泥土中”。[简体字“松”,在繁体中文里面对应两个繁体字形:一是“鬆”字作“紧”的反义词;一是“松”字,作义素包含在“松树”一词中。]……这些笑话层出不穷,都是“简体繁体变换”惹的事(甚至惹出乱子)。繁体和简体的字形差异造成很大困难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了半个世纪的簡化字,台湾和香港至今并没有采用。“繁体字”是中国大陆对传统汉字字体的称呼,这个称呼在香港、澳门等地区也较常使用;而在台湾被称作“正体字”。按中国官方的分类,简化字是规范汉字,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简体繁体变换”闹笑话怎样补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繁体字则属于非规范汉字。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用简化字。在中文电脑技术中,中国大陆和港台采用不同的“字符集”:简体中文则通常使用国标码字符集或其扩充版本,国家标准扩展码 (GBK)等由中国政府正式颁发的字符集;中国大陆的繁体中文通常使用 BIG5 编码以及台湾省官方发布的CNS14649字符集。通常把中国大陆的中文用户叫做“简体中文用户”,把中国香港及台湾地区的中文用户叫做“繁体中文用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的7千多个通用字,和台湾地区的《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繁体字)进行字形比较的结果是:两表所收相同的字有4786个,字形不同(即中国大陆使用简化字、香港和台湾地区使用繁体字)的有1474字,约占总表的三分之一(31%)!再有,《简化字总表》第一表里面的350个简化字(不作简化偏旁用)里面,字形相差甚远、看不出关联性的字,如“出[齣]”(一出昆曲和一齣昆曲)、“丛[叢]”(花丛和花叢)等有90多个,约占此表的四分之一(25.7%)!此外,对于古典文献的阅读者和研究者说来,古籍印刷的繁体字本跟简体字本在字形上的显著差异,也实在令人头疼。例如简体字《后汉书》跟古字—繁体字《後漢書》三个字竟然完全不同了!可见,字形差异是“简体中文用户”和“繁体中文用户”在阅读中文内容时感觉困难的根本原因。“简体繁体编码转换”的方式亟待改进!目前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简体繁体变换字表”加以“繁简编码转换”。然而这单纯利用编码转换方式来进行“简体繁体变换”,通常是“一个简体对一个繁体”变换,而实际上往往出现“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复杂情况;在有不同的意义和不同的“上下文”的时候,所变换的字形应该不一样的。这就产生的上面所述的繁体字“醜”的简体字是“丑”、而“丑”用作干支的时候却不是“醜”仍是“丑”的一对二的情况。这些情况不在少数,屡见不鲜。根本原因在于:简体繁体并非一一对应的!具体的复杂情况,只有各别处理,而绝不能简单按照“一一对应”地进行简体繁体互换!“一个简体对多个繁体”的简化字,例如“云”,在表示“古汉语动词、助词(例:‘人云亦云’、‘岁云暮也’)”时,才对应繁体字形“云”;在其它义项中(如云雾、云雨、风云、云中君)则对应繁体字形“雲”。又如“面”字,在表示“食物、粉末”义时,对应的繁体字形是“麵”(麵粉、白麵、莜麦麵);在表示其它义项时,对应繁体字形“面”(面子、表面、面面俱到);再如“适”字,在作古代人名用字时,对应繁体字形“适”(如南宫适,但“胡适、胡适之”应该转为胡適、胡適之,因为他取名采用了“適者生存”的典故),在其它义项则对应繁体字形“適”(合適、適可而止、適者生存)。简体字“发”字,在表示

 

  评论这张
 
阅读(5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