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转:思维和表述——兼评陈亚洲两篇文章的逻辑错误  

2008-09-21 06:0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IP;简称:I(4)特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OP;简称:O又,逻辑判断按其性质来分有肯定判断和否定判断,按判断中的主词外延是宾词外延的全部或是部分来分,有全称判断和特称判断,如果将两种分类结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下面四种判断:(1) 全称肯定判断,记作A,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是P”,简记为SAP;(2)全称否定判断,记作E,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不是P”,简记为SEP;(3)特称肯定判断,记作I,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是P”,简记为SIP;(4)特称否定判断,记作O,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不是P”,简记为SOP;“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全称肯定判断SAP,“有些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特称肯定判断SIP,两者的性质并不相同。又如陈亚洲先生最近连续发表两篇文章,他说:《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骂余秋雨的人,他们素质低下》(引自:淡妆浓抹总相宜博客 )他要求:请大家以正常的心智判断!于是陈龙先生评论道:“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改为“骂余秋雨的人,有部分人心智残缺;挺余秋雨的人,也有部分人心智残缺”较好!逻辑学老师指出:陈亚洲的文章缺乏逻辑性。怎么缺乏逻辑性呢?就是陈亚洲没有区别“全称”和“特称”,而是混为一谈,造成了“打击一大片”的不良影响。这样做恐怕不大妥当吧。——陈亚洲最近这两篇文章提出的全称命题显然不成立,而且是错误的、是诬蔑了所有“批评余秋雨的我们的思维和表述应该注意逻辑

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兼评陈亚洲最近两篇文章的逻辑错误

 

;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IP;简称:I(4)特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OP;简称:O又,逻辑判断按其性质来分有肯定判断和否定判断,按判断中的主词外延是宾词外延的全部或是部分来分,有全称判断和特称判断,如果将两种分类结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下面四种判断:(1) 全称肯定判断,记作A,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是P”,简记为SAP;(2)全称否定判断,记作E,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不是P”,简记为SEP;(3)特称肯定判断,记作I,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是P”,简记为SIP;(4)特称否定判断,记作O,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不是P”,简记为SOP;“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全称肯定判断SAP,“有些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特称肯定判断SIP,两者的性质并不相同。又如陈亚洲先生最近连续发表两篇文章,他说:《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骂余秋雨的人,他们素质低下》(引自:淡妆浓抹总相宜博客 )他要求:请大家以正常的心智判断!于是陈龙先生评论道:“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改为“骂余秋雨的人,有部分人心智残缺;挺余秋雨的人,也有部分人心智残缺”较好!逻辑学老师指出:陈亚洲的文章缺乏逻辑性。怎么缺乏逻辑性呢?就是陈亚洲没有区别“全称”和“特称”,而是混为一谈,造成了“打击一大片”的不良影响。这样做恐怕不大妥当吧。——陈亚洲最近这两篇文章提出的全称命题显然不成立,而且是错误的、是诬蔑了所有“批评余秋雨的【文摘版编辑按】思维要讲究逻辑,叙述(说话和作文)要讲究语法,都是我们应该掌握的基本能力。平时很容易在这些方面造成误会、误解和误读,引发不必要的矛盾冲突,妨碍了思想交流的和谐。所谓“有话好好说”就必须注意逻辑性。此文很好,通俗易懂,提供博友们参考。

我们的思维和表述应该注意逻辑——兼评陈亚洲最近两篇文章的逻辑错误【文摘版编辑按】思维要讲究逻辑,叙述(说话和作文)要讲究语法,都是我们应该掌握的基本能力。平时很容易在这些方面造成误会、误解和误读,引发不必要的矛盾冲突,妨碍了思想交流的和谐。所谓“有话好好说”就必须注意逻辑性。此文很好,通俗易懂,提供博友们参考。我们使用的汉语和汉字,不够确切、必须完善化,如缺乏“冠词”和“单数复数”等表达方式、如判断句的语法形式不够严密,等等;就往往混淆了命题和判断的“全称、特称”。譬若——“丑陋的中国人”是说“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言行丑陋)”呢,还是说“有些(一部分)中国人是丑陋的”呢?还是说“某一个丑陋的中国人如何如何”呢?这里面差别很大,不能一概而论。因此引起“口水战”大闹一场,造成许多误解和误读,把水搅浑了,看来后果并不好罢……最近北京方雨教授、陈明远老师和翟华先生,都指出了余秋雨一些文章里面具体的逻辑错误,应该纠正。这不仅是针对余秋雨一个人的、也值得引起我们大家的注意。【基本逻辑常识】人们思维和说话都有命题,需要证明真伪的命题分为:全称、特称、肯定、否定等等。在人们的逻辑思维中,通常有四种命题 ——(1)全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所有S是P;简写:SAP;简称A(2)全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所有S不是P;简写:SEP;简称:E(3)特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 

我们使用的汉语和汉字,不够确切、必须完善化,如缺乏“冠词”和“单数复数”等表达方式、如判断句的语法形式不够严密,等等;就往往混淆了命题和判断的“全称、特称”。譬若——

;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IP;简称:I(4)特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OP;简称:O又,逻辑判断按其性质来分有肯定判断和否定判断,按判断中的主词外延是宾词外延的全部或是部分来分,有全称判断和特称判断,如果将两种分类结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下面四种判断:(1) 全称肯定判断,记作A,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是P”,简记为SAP;(2)全称否定判断,记作E,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不是P”,简记为SEP;(3)特称肯定判断,记作I,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是P”,简记为SIP;(4)特称否定判断,记作O,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不是P”,简记为SOP;“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全称肯定判断SAP,“有些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特称肯定判断SIP,两者的性质并不相同。又如陈亚洲先生最近连续发表两篇文章,他说:《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骂余秋雨的人,他们素质低下》(引自:淡妆浓抹总相宜博客 )他要求:请大家以正常的心智判断!于是陈龙先生评论道:“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改为“骂余秋雨的人,有部分人心智残缺;挺余秋雨的人,也有部分人心智残缺”较好!逻辑学老师指出:陈亚洲的文章缺乏逻辑性。怎么缺乏逻辑性呢?就是陈亚洲没有区别“全称”和“特称”,而是混为一谈,造成了“打击一大片”的不良影响。这样做恐怕不大妥当吧。——陈亚洲最近这两篇文章提出的全称命题显然不成立,而且是错误的、是诬蔑了所有“批评余秋雨的  “丑陋的中国人”

   是说“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言行丑陋)”呢,

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

   还是说“有些(一部分)中国人是丑陋的”呢?

   还是说“某一个丑陋的中国人如何如何”呢?

   这里面差别很大,不能一概而论。因此引起“口水战”大闹一场,造成许多误解和误读,把水搅浑了,看来后果并不好罢……

 

   最近北京方雨教授、陈明远老师和翟华先生,都指出了余秋雨一些文章里面具体的逻辑错误,应该纠正。这不仅是针对余秋雨一个人的、也值得引起我们大家的注意。

 

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基本逻辑常识】

人们思维和说话都有命题,需要证明真伪的命题分为:

我们的思维和表述应该注意逻辑——兼评陈亚洲最近两篇文章的逻辑错误【文摘版编辑按】思维要讲究逻辑,叙述(说话和作文)要讲究语法,都是我们应该掌握的基本能力。平时很容易在这些方面造成误会、误解和误读,引发不必要的矛盾冲突,妨碍了思想交流的和谐。所谓“有话好好说”就必须注意逻辑性。此文很好,通俗易懂,提供博友们参考。我们使用的汉语和汉字,不够确切、必须完善化,如缺乏“冠词”和“单数复数”等表达方式、如判断句的语法形式不够严密,等等;就往往混淆了命题和判断的“全称、特称”。譬若——“丑陋的中国人”是说“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言行丑陋)”呢,还是说“有些(一部分)中国人是丑陋的”呢?还是说“某一个丑陋的中国人如何如何”呢?这里面差别很大,不能一概而论。因此引起“口水战”大闹一场,造成许多误解和误读,把水搅浑了,看来后果并不好罢……最近北京方雨教授、陈明远老师和翟华先生,都指出了余秋雨一些文章里面具体的逻辑错误,应该纠正。这不仅是针对余秋雨一个人的、也值得引起我们大家的注意。【基本逻辑常识】人们思维和说话都有命题,需要证明真伪的命题分为:全称、特称、肯定、否定等等。在人们的逻辑思维中,通常有四种命题 ——(1)全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所有S是P;简写:SAP;简称A(2)全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所有S不是P;简写:SEP;简称:E(3)特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

全称、特称、肯定、否定等等。

在人们的逻辑思维中,通常有四种命题 ——

(1)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全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

思维形式:所有S是P;简写:SAP;简称A 

(2)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全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

思维形式:所有S不是P;简写:SEP;简称:E

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

(3)特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

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

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IP;简称:I

(4)特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

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OP;简称:O

 

 

我们的思维和表述应该注意逻辑——兼评陈亚洲最近两篇文章的逻辑错误【文摘版编辑按】思维要讲究逻辑,叙述(说话和作文)要讲究语法,都是我们应该掌握的基本能力。平时很容易在这些方面造成误会、误解和误读,引发不必要的矛盾冲突,妨碍了思想交流的和谐。所谓“有话好好说”就必须注意逻辑性。此文很好,通俗易懂,提供博友们参考。我们使用的汉语和汉字,不够确切、必须完善化,如缺乏“冠词”和“单数复数”等表达方式、如判断句的语法形式不够严密,等等;就往往混淆了命题和判断的“全称、特称”。譬若——“丑陋的中国人”是说“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言行丑陋)”呢,还是说“有些(一部分)中国人是丑陋的”呢?还是说“某一个丑陋的中国人如何如何”呢?这里面差别很大,不能一概而论。因此引起“口水战”大闹一场,造成许多误解和误读,把水搅浑了,看来后果并不好罢……最近北京方雨教授、陈明远老师和翟华先生,都指出了余秋雨一些文章里面具体的逻辑错误,应该纠正。这不仅是针对余秋雨一个人的、也值得引起我们大家的注意。【基本逻辑常识】人们思维和说话都有命题,需要证明真伪的命题分为:全称、特称、肯定、否定等等。在人们的逻辑思维中,通常有四种命题 ——(1)全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所有S是P;简写:SAP;简称A(2)全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所有S不是P;简写:SEP;简称:E(3)特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又,逻辑判断按其性质来分有肯定判断和否定判断,

按判断中的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主词外延宾词外延的全部或是部分来分,有全称判断和特称判断,

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如果将两种分类结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下面四种判断:

 我们的思维和表述应该注意逻辑——兼评陈亚洲最近两篇文章的逻辑错误【文摘版编辑按】思维要讲究逻辑,叙述(说话和作文)要讲究语法,都是我们应该掌握的基本能力。平时很容易在这些方面造成误会、误解和误读,引发不必要的矛盾冲突,妨碍了思想交流的和谐。所谓“有话好好说”就必须注意逻辑性。此文很好,通俗易懂,提供博友们参考。我们使用的汉语和汉字,不够确切、必须完善化,如缺乏“冠词”和“单数复数”等表达方式、如判断句的语法形式不够严密,等等;就往往混淆了命题和判断的“全称、特称”。譬若——“丑陋的中国人”是说“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言行丑陋)”呢,还是说“有些(一部分)中国人是丑陋的”呢?还是说“某一个丑陋的中国人如何如何”呢?这里面差别很大,不能一概而论。因此引起“口水战”大闹一场,造成许多误解和误读,把水搅浑了,看来后果并不好罢……最近北京方雨教授、陈明远老师和翟华先生,都指出了余秋雨一些文章里面具体的逻辑错误,应该纠正。这不仅是针对余秋雨一个人的、也值得引起我们大家的注意。【基本逻辑常识】人们思维和说话都有命题,需要证明真伪的命题分为:全称、特称、肯定、否定等等。在人们的逻辑思维中,通常有四种命题 ——(1)全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所有S是P;简写:SAP;简称A(2)全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所有S不是P;简写:SEP;简称:E(3)特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
(1) 全称肯定判断,记作A,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是P”,简记为SAP;

(2)全称否定判断,记作E,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不是P”,简记为SEP;

;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IP;简称:I(4)特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OP;简称:O又,逻辑判断按其性质来分有肯定判断和否定判断,按判断中的主词外延是宾词外延的全部或是部分来分,有全称判断和特称判断,如果将两种分类结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下面四种判断:(1) 全称肯定判断,记作A,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是P”,简记为SAP;(2)全称否定判断,记作E,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不是P”,简记为SEP;(3)特称肯定判断,记作I,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是P”,简记为SIP;(4)特称否定判断,记作O,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不是P”,简记为SOP;“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全称肯定判断SAP,“有些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特称肯定判断SIP,两者的性质并不相同。又如陈亚洲先生最近连续发表两篇文章,他说:《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骂余秋雨的人,他们素质低下》(引自:淡妆浓抹总相宜博客 )他要求:请大家以正常的心智判断!于是陈龙先生评论道:“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改为“骂余秋雨的人,有部分人心智残缺;挺余秋雨的人,也有部分人心智残缺”较好!逻辑学老师指出:陈亚洲的文章缺乏逻辑性。怎么缺乏逻辑性呢?就是陈亚洲没有区别“全称”和“特称”,而是混为一谈,造成了“打击一大片”的不良影响。这样做恐怕不大妥当吧。——陈亚洲最近这两篇文章提出的全称命题显然不成立,而且是错误的、是诬蔑了所有“批评余秋雨的(3)特称肯定判断,记作I,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是P”,简记为SIP;

;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IP;简称:I(4)特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OP;简称:O又,逻辑判断按其性质来分有肯定判断和否定判断,按判断中的主词外延是宾词外延的全部或是部分来分,有全称判断和特称判断,如果将两种分类结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下面四种判断:(1) 全称肯定判断,记作A,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是P”,简记为SAP;(2)全称否定判断,记作E,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不是P”,简记为SEP;(3)特称肯定判断,记作I,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是P”,简记为SIP;(4)特称否定判断,记作O,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不是P”,简记为SOP;“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全称肯定判断SAP,“有些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特称肯定判断SIP,两者的性质并不相同。又如陈亚洲先生最近连续发表两篇文章,他说:《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骂余秋雨的人,他们素质低下》(引自:淡妆浓抹总相宜博客 )他要求:请大家以正常的心智判断!于是陈龙先生评论道:“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改为“骂余秋雨的人,有部分人心智残缺;挺余秋雨的人,也有部分人心智残缺”较好!逻辑学老师指出:陈亚洲的文章缺乏逻辑性。怎么缺乏逻辑性呢?就是陈亚洲没有区别“全称”和“特称”,而是混为一谈,造成了“打击一大片”的不良影响。这样做恐怕不大妥当吧。——陈亚洲最近这两篇文章提出的全称命题显然不成立,而且是错误的、是诬蔑了所有“批评余秋雨的(4)特称否定判断,记作O,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不是P”,简记为SOP;

;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IP;简称:I(4)特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OP;简称:O又,逻辑判断按其性质来分有肯定判断和否定判断,按判断中的主词外延是宾词外延的全部或是部分来分,有全称判断和特称判断,如果将两种分类结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下面四种判断:(1) 全称肯定判断,记作A,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是P”,简记为SAP;(2)全称否定判断,记作E,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不是P”,简记为SEP;(3)特称肯定判断,记作I,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是P”,简记为SIP;(4)特称否定判断,记作O,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不是P”,简记为SOP;“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全称肯定判断SAP,“有些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特称肯定判断SIP,两者的性质并不相同。又如陈亚洲先生最近连续发表两篇文章,他说:《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骂余秋雨的人,他们素质低下》(引自:淡妆浓抹总相宜博客 )他要求:请大家以正常的心智判断!于是陈龙先生评论道:“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改为“骂余秋雨的人,有部分人心智残缺;挺余秋雨的人,也有部分人心智残缺”较好!逻辑学老师指出:陈亚洲的文章缺乏逻辑性。怎么缺乏逻辑性呢?就是陈亚洲没有区别“全称”和“特称”,而是混为一谈,造成了“打击一大片”的不良影响。这样做恐怕不大妥当吧。——陈亚洲最近这两篇文章提出的全称命题显然不成立,而且是错误的、是诬蔑了所有“批评余秋雨的 

“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全称肯定判断SAP,

;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IP;简称:I(4)特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OP;简称:O又,逻辑判断按其性质来分有肯定判断和否定判断,按判断中的主词外延是宾词外延的全部或是部分来分,有全称判断和特称判断,如果将两种分类结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下面四种判断:(1) 全称肯定判断,记作A,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是P”,简记为SAP;(2)全称否定判断,记作E,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不是P”,简记为SEP;(3)特称肯定判断,记作I,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是P”,简记为SIP;(4)特称否定判断,记作O,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不是P”,简记为SOP;“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全称肯定判断SAP,“有些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特称肯定判断SIP,两者的性质并不相同。又如陈亚洲先生最近连续发表两篇文章,他说:《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骂余秋雨的人,他们素质低下》(引自:淡妆浓抹总相宜博客 )他要求:请大家以正常的心智判断!于是陈龙先生评论道:“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改为“骂余秋雨的人,有部分人心智残缺;挺余秋雨的人,也有部分人心智残缺”较好!逻辑学老师指出:陈亚洲的文章缺乏逻辑性。怎么缺乏逻辑性呢?就是陈亚洲没有区别“全称”和“特称”,而是混为一谈,造成了“打击一大片”的不良影响。这样做恐怕不大妥当吧。——陈亚洲最近这两篇文章提出的全称命题显然不成立,而且是错误的、是诬蔑了所有“批评余秋雨的

“有些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特称肯定判断SIP,

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两者的性质并不相同。

 

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

又如陈亚洲先生最近连续发表两篇文章,他说:

;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IP;简称:I(4)特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OP;简称:O又,逻辑判断按其性质来分有肯定判断和否定判断,按判断中的主词外延是宾词外延的全部或是部分来分,有全称判断和特称判断,如果将两种分类结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下面四种判断:(1) 全称肯定判断,记作A,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是P”,简记为SAP;(2)全称否定判断,记作E,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不是P”,简记为SEP;(3)特称肯定判断,记作I,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是P”,简记为SIP;(4)特称否定判断,记作O,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不是P”,简记为SOP;“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全称肯定判断SAP,“有些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特称肯定判断SIP,两者的性质并不相同。又如陈亚洲先生最近连续发表两篇文章,他说:《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骂余秋雨的人,他们素质低下》(引自:淡妆浓抹总相宜博客 )他要求:请大家以正常的心智判断!于是陈龙先生评论道:“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改为“骂余秋雨的人,有部分人心智残缺;挺余秋雨的人,也有部分人心智残缺”较好!逻辑学老师指出:陈亚洲的文章缺乏逻辑性。怎么缺乏逻辑性呢?就是陈亚洲没有区别“全称”和“特称”,而是混为一谈,造成了“打击一大片”的不良影响。这样做恐怕不大妥当吧。——陈亚洲最近这两篇文章提出的全称命题显然不成立,而且是错误的、是诬蔑了所有“批评余秋雨的《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

《骂余秋雨的人,他们素质低下》

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

(引自:淡妆浓抹总相宜博客 )

;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IP;简称:I(4)特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OP;简称:O又,逻辑判断按其性质来分有肯定判断和否定判断,按判断中的主词外延是宾词外延的全部或是部分来分,有全称判断和特称判断,如果将两种分类结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下面四种判断:(1) 全称肯定判断,记作A,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是P”,简记为SAP;(2)全称否定判断,记作E,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不是P”,简记为SEP;(3)特称肯定判断,记作I,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是P”,简记为SIP;(4)特称否定判断,记作O,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不是P”,简记为SOP;“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全称肯定判断SAP,“有些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特称肯定判断SIP,两者的性质并不相同。又如陈亚洲先生最近连续发表两篇文章,他说:《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骂余秋雨的人,他们素质低下》(引自:淡妆浓抹总相宜博客 )他要求:请大家以正常的心智判断!于是陈龙先生评论道:“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改为“骂余秋雨的人,有部分人心智残缺;挺余秋雨的人,也有部分人心智残缺”较好!逻辑学老师指出:陈亚洲的文章缺乏逻辑性。怎么缺乏逻辑性呢?就是陈亚洲没有区别“全称”和“特称”,而是混为一谈,造成了“打击一大片”的不良影响。这样做恐怕不大妥当吧。——陈亚洲最近这两篇文章提出的全称命题显然不成立,而且是错误的、是诬蔑了所有“批评余秋雨的他要求:请大家以正常的心智判断!

 

于是陈龙先生评论道:“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改为“骂余秋雨的人,有部分人心智残缺;挺余秋雨的人,也有部分人心智残缺”较好!

;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IP;简称:I(4)特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OP;简称:O又,逻辑判断按其性质来分有肯定判断和否定判断,按判断中的主词外延是宾词外延的全部或是部分来分,有全称判断和特称判断,如果将两种分类结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下面四种判断:(1) 全称肯定判断,记作A,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是P”,简记为SAP;(2)全称否定判断,记作E,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不是P”,简记为SEP;(3)特称肯定判断,记作I,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是P”,简记为SIP;(4)特称否定判断,记作O,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不是P”,简记为SOP;“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全称肯定判断SAP,“有些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特称肯定判断SIP,两者的性质并不相同。又如陈亚洲先生最近连续发表两篇文章,他说:《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骂余秋雨的人,他们素质低下》(引自:淡妆浓抹总相宜博客 )他要求:请大家以正常的心智判断!于是陈龙先生评论道:“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改为“骂余秋雨的人,有部分人心智残缺;挺余秋雨的人,也有部分人心智残缺”较好!逻辑学老师指出:陈亚洲的文章缺乏逻辑性。怎么缺乏逻辑性呢?就是陈亚洲没有区别“全称”和“特称”,而是混为一谈,造成了“打击一大片”的不良影响。这样做恐怕不大妥当吧。——陈亚洲最近这两篇文章提出的全称命题显然不成立,而且是错误的、是诬蔑了所有“批评余秋雨的逻辑学老师指出:陈亚洲的文章缺乏逻辑性。

怎么缺乏逻辑性呢?就是陈亚洲没有区别“全称”和“特称”,而是混为一谈,造成了“打击一大片”的不良影响。这样做恐怕不大妥当吧。——;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IP;简称:I(4)特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有的S不是P;简写:SOP;简称:O又,逻辑判断按其性质来分有肯定判断和否定判断,按判断中的主词外延是宾词外延的全部或是部分来分,有全称判断和特称判断,如果将两种分类结合起来就可以形成下面四种判断:(1) 全称肯定判断,记作A,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是P”,简记为SAP;(2)全称否定判断,记作E,其逻辑形式是“所有S都不是P”,简记为SEP;(3)特称肯定判断,记作I,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是P”,简记为SIP;(4)特称否定判断,记作O,其逻辑形式是“有些S不是P”,简记为SOP;“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全称肯定判断SAP,“有些中国人是丑陋的”,这是特称肯定判断SIP,两者的性质并不相同。又如陈亚洲先生最近连续发表两篇文章,他说:《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骂余秋雨的人,他们素质低下》(引自:淡妆浓抹总相宜博客 )他要求:请大家以正常的心智判断!于是陈龙先生评论道:“骂余秋雨的人,他们心智残缺”改为“骂余秋雨的人,有部分人心智残缺;挺余秋雨的人,也有部分人心智残缺”较好!逻辑学老师指出:陈亚洲的文章缺乏逻辑性。怎么缺乏逻辑性呢?就是陈亚洲没有区别“全称”和“特称”,而是混为一谈,造成了“打击一大片”的不良影响。这样做恐怕不大妥当吧。——陈亚洲最近这两篇文章提出的全称命题显然不成立,而且是错误的、是诬蔑了所有“批评余秋雨的
    陈亚洲最近这两篇文章提出的全称命题显然不成立,而且是错误的、是诬蔑了所有“批评余秋雨的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

我们的思维和表述应该注意逻辑——兼评陈亚洲最近两篇文章的逻辑错误【文摘版编辑按】思维要讲究逻辑,叙述(说话和作文)要讲究语法,都是我们应该掌握的基本能力。平时很容易在这些方面造成误会、误解和误读,引发不必要的矛盾冲突,妨碍了思想交流的和谐。所谓“有话好好说”就必须注意逻辑性。此文很好,通俗易懂,提供博友们参考。我们使用的汉语和汉字,不够确切、必须完善化,如缺乏“冠词”和“单数复数”等表达方式、如判断句的语法形式不够严密,等等;就往往混淆了命题和判断的“全称、特称”。譬若——“丑陋的中国人”是说“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言行丑陋)”呢,还是说“有些(一部分)中国人是丑陋的”呢?还是说“某一个丑陋的中国人如何如何”呢?这里面差别很大,不能一概而论。因此引起“口水战”大闹一场,造成许多误解和误读,把水搅浑了,看来后果并不好罢……最近北京方雨教授、陈明远老师和翟华先生,都指出了余秋雨一些文章里面具体的逻辑错误,应该纠正。这不仅是针对余秋雨一个人的、也值得引起我们大家的注意。【基本逻辑常识】人们思维和说话都有命题,需要证明真伪的命题分为:全称、特称、肯定、否定等等。在人们的逻辑思维中,通常有四种命题 ——(1)全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所有S是P;简写:SAP;简称A(2)全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所有S不是P;简写:SEP;简称:E(3)特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

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
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我们的思维和表述应该注意逻辑——兼评陈亚洲最近两篇文章的逻辑错误【文摘版编辑按】思维要讲究逻辑,叙述(说话和作文)要讲究语法,都是我们应该掌握的基本能力。平时很容易在这些方面造成误会、误解和误读,引发不必要的矛盾冲突,妨碍了思想交流的和谐。所谓“有话好好说”就必须注意逻辑性。此文很好,通俗易懂,提供博友们参考。我们使用的汉语和汉字,不够确切、必须完善化,如缺乏“冠词”和“单数复数”等表达方式、如判断句的语法形式不够严密,等等;就往往混淆了命题和判断的“全称、特称”。譬若——“丑陋的中国人”是说“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言行丑陋)”呢,还是说“有些(一部分)中国人是丑陋的”呢?还是说“某一个丑陋的中国人如何如何”呢?这里面差别很大,不能一概而论。因此引起“口水战”大闹一场,造成许多误解和误读,把水搅浑了,看来后果并不好罢……最近北京方雨教授、陈明远老师和翟华先生,都指出了余秋雨一些文章里面具体的逻辑错误,应该纠正。这不仅是针对余秋雨一个人的、也值得引起我们大家的注意。【基本逻辑常识】人们思维和说话都有命题,需要证明真伪的命题分为:全称、特称、肯定、否定等等。在人们的逻辑思维中,通常有四种命题 ——(1)全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所有S是P;简写:SAP;简称A(2)全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所有S不是P;简写:SEP;简称:E(3)特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
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
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
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

人”,是一种不和谐音。必须予以纠正的。是否应该这样说(改为特称命题):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残缺的。有些骂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有些挺余秋雨的人,是心智并不残缺的。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这才体现了“有话好好说”的原则。这样才站得住!

此外,陈亚洲先生也没有说清楚:他认为如何才是“心智残缺”呢?

还有,按照陈亚洲先生所指的,是否“批评就是骂”呢?即使“批评就是骂”罢,鲁迅曾指出:所谓“骂”有“骂得对”的、也有“骂错了”的,例如你骂某人是“婊子(妓女)”,她实际上并不是妓女,那么就“骂错了”,应该赔礼道歉;如果她实际上就是妓女呢?那就“骂得对”了吧。这个原则对于余秋雨说来一视同仁……

 

我们的思维和表述应该注意逻辑——兼评陈亚洲最近两篇文章的逻辑错误【文摘版编辑按】思维要讲究逻辑,叙述(说话和作文)要讲究语法,都是我们应该掌握的基本能力。平时很容易在这些方面造成误会、误解和误读,引发不必要的矛盾冲突,妨碍了思想交流的和谐。所谓“有话好好说”就必须注意逻辑性。此文很好,通俗易懂,提供博友们参考。我们使用的汉语和汉字,不够确切、必须完善化,如缺乏“冠词”和“单数复数”等表达方式、如判断句的语法形式不够严密,等等;就往往混淆了命题和判断的“全称、特称”。譬若——“丑陋的中国人”是说“所有中国人是丑陋的(言行丑陋)”呢,还是说“有些(一部分)中国人是丑陋的”呢?还是说“某一个丑陋的中国人如何如何”呢?这里面差别很大,不能一概而论。因此引起“口水战”大闹一场,造成许多误解和误读,把水搅浑了,看来后果并不好罢……最近北京方雨教授、陈明远老师和翟华先生,都指出了余秋雨一些文章里面具体的逻辑错误,应该纠正。这不仅是针对余秋雨一个人的、也值得引起我们大家的注意。【基本逻辑常识】人们思维和说话都有命题,需要证明真伪的命题分为:全称、特称、肯定、否定等等。在人们的逻辑思维中,通常有四种命题 ——(1)全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所有S是P;简写:SAP;简称A(2)全称否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全体对象不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思维形式:所有S不是P;简写:SEP;简称:E(3)特称肯定命题:是断定一类对象中部分对象具有某种性质的命题

无非主张:辩论中应该心平气和、不要谩骂,注意摆事实讲道理、尊重人格吧。这普遍原则当然是对的。但是,请问陈亚洲先生,您动辄指责别人“心智残缺”,而且不注意逻辑性,您这样做,是否心平气和、文明礼貌呢?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