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2009-02-23 16:40:50|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

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请看余秋雨自掴掌

【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

   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

   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

   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

   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

   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

   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

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  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

 

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

 

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

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

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

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

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

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

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

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

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

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

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

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

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

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

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

(待续)

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

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请继续点击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

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

 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

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

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 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

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哀悼顾圣婴大姐姐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

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陈佩斯 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悲喜人生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

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娱乐圈的千古一帝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 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

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 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

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待续)请继续点击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

倾国倾城的貌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请看余秋雨自掴掌【陈明远按语】本博文以事实查看:余秋雨是怎样做学问的?余秋雨在他的博客文章“无网生活又一年” (2009-02-11)中说:“我曾一再指出,中国文化从14世纪开始由于朱元璋实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的日益严重。这个倾向,使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我们必须明白:没有当代创新,就没有传统尊严。”但是,同一个余秋雨又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请注意:“文化专制主义,创新精神严重衰减……至17、18世纪日益严重”!那么这里所说的“17、18世纪”正是清朝前期,即顺治到所谓“康乾盛世——康熙初年(1661年)至嘉庆元年(1796年)”。一方面,余秋雨说“17、18世纪秦汉唐宋的文化气韵不可复见。”另一方面,余秋雨又说“康熙皇帝(按:在位61年即1661年-1722年,也就是17、18世纪)……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可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立论是怎样惊人的胡扯一气却自鸣得意呢。做学问的人,到了如此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地步,还能够叫做什么“学问”吗?简直是在表演“自掴掌”——自己打自己耳光,真正丢人现眼不知羞耻了!下面推荐玉郎君文“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批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早已进入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

 

 

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跟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 

 

  评论这张
 
阅读(7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