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2009-02-24 22:02:17|  分类: 文化人的性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

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

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

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 

【1】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

 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

【2】

 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

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

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

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

【3】

 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

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

【4】

 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

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

【5】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 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

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

【6】

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

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

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

 

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7】

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

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

“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玉郎君评:余秋雨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

余秋雨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

【8】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

 ——《上海失去了他》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

 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

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

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

【9】

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

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 

 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

【10】 

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

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

 【11】

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

【12】

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

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

 【13】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

 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

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 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

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

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

 【14】

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

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

【15】

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

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

【16】

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

 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

“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

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请继续点击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 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

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

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

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哀悼顾圣婴大姐姐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实际上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根本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8】艺术文化人才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和奇迹性,因此他们的失去也往往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这与科技领域梯队递进结构是有很大不同的。既然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这种感觉系统又与特定个人的生命构架紧紧相连,那么,要追慕效仿是极其困难的。——《上海失去了他》玉郎君评:这个语录也是谬论。任何“艺术文化人才”的“失去”都留下了可贵的文化艺术遗产,都会有后人继承,绝不会“留下难于弥补的空缺”,只不过这些“艺术文化人才”的个性不一定重复罢了。试看中国那一位“艺术文化人才”没能得以延伸?“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是胡说八道。艺术文化乃政治、科学的未来,具有比政治,科学还长远的人类智慧,是人类美学的终极理想,又是活着的人的最迷人的审美观照。余秋雨竞把如此伟大、深藏人类神学、哲学、美学的“艺术文化”说成“艺术文化最终晕化为一种感觉系统”。可见余秋雨是多么的浮浅、无知、可怜。人们竞把这样的庸才捧为大师,简直不可想象。【9】一个富于艺术修养的人,尽管他的外在境遇未必良好,他的内在精神一定会比别的人丰盈而充满活力。——《访谈录(六)》一个有高度艺术修养的人当然会有比较充分的艺术知识。但是,艺术修养的根基并不在艺术知识中。艺术知识是对已发生过的艺术现象的理性记录,其本身是非艺术的。玉郎君评:伟大的艺术家全凭“艺术知识”这个根基才有所创造。余秋雨贬低了艺术家的知识积累的重要性。【10】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直觉。有了艺术直觉,那么,前面所说的艺术知识、艺术理论则全盘皆活,反之,则全盘皆死。艺术直觉主要是指一个人对于艺术美所产生的全身心的迅捷敏感。几乎不必经过思考,你就能立即对眼前的艺术作品产生激动、震颤、厌恶、倦怠、顺适、畅快、气闷、烦腻等等感应,既灵敏又强烈。——《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余秋雨的理论思维太混乱,应该这么说:艺术修养的基础是艺术知积,艺术创造的根基是艺术直觉。【11】艺术修养是一种在审美范畴内感悟生命的能力。历代艺术家会聚着自己时代的人们的生命信息,通过一代又一代有艺术修养的接受,构成了生命的强力传递。……因此,人们对于艺术表式的直觉,实际上也是对生命形式的惊喜。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修养与生命意识、人生感悟直接有关。——《访谈录(六)》【12】由于大大小小的民族灾难频仍,我们历来焦急地呼唤着军事修养、政治修养、经济修养,很少有呼唤艺术修养的,因为它实在太缺少实利了。但是,一旦当我们摆脱急功近利的狭隘观念就会懂得,只有艺术修养在社会的升值,才能全方位地提高人们的精神素质,协调人际关系,重塑健全、自由的人格形象,从而在根本上推进一个社会的内在品格。从人类发展的总体而论,军事、政治、政治等等再重要,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唯独艺术,贯通着人类的起始和终极,也疏通着每一个人生命的童年与老境、天赋和经验、敏感与深思、内涵与外化,在蕴藏风流中回荡着无可替代的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访谈录(六)》玉郎君评:以上是余秋雨关于艺术的一些重要“语录”。他把艺术视为“属于人本体的伟力。”这证明,余秋雨不懂艺术是什么。也不懂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余秋雨不懂艺术与政治一样“也带有手段性和局部性”。余秋雨仅知道艺术的娱乐作用,也就是说,余秋雨把艺术视为个人的东西了。这就是余秋雨的浮浅、轻薄与无知。【13】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们很早在世相市嚣中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海上旧梦》玉郎君评:这里,余秋雨给艺术家的界定,看来刹有介事。其实,艺术家的本质、品质,他只看见了些许皮相,浮浅之极。儿童、少年、乞丐、白痴等等许多学识最浅薄的“常人”,在“世相市嚣”中也能“发现了一种神秘的潜藏,一种怪异的组合,一种弥散处处而又抓不着摸不到的韵致”。玉郎君可以告诉余秋雨:“艺术家与常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艺术家能发现别人还没发现的社会未来,并能用文学、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给予社会欣赏。艺术是政治、科学的未来。能表现出人间没有的“图景”的创造物,都是艺术。艺术可大可小。大的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描写,小的那怕一个瞬间舞蹈、一句歌唱,一首小诗,一幅图画。其内容、方法、形式,不菅是艺术作品的任何手段,只要是人间不曾有过,那就是艺术的创新。艺术美学的重心是看艺术作品是否有创新。这就是艺术美学的根本任务。【14】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说的好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余秋雨认可出版《余秋雨语录》及对被称为“大师”的自我认可,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庸人行为。泱泱中华,学人如林。余秋雨的些许学识,往好了说也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学者,却被人捧为大师,这是对当前中国文化的戏弄,这是对中国当前学人的小视。不用到以后,就是现在,也会为中国的知识精英所嘲讽耻笑。中国的当前文化,决非余秋雨之流所能代表。现在,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一些所谓大师学者,多半乃是庸俗之辈。他们的文化分量,仅是常识,甚或是糟粕。他们既没触及中国的政治,又没有创造性科学没想,更没有深远的艺术梦想。这些被宣传媒体所吹捧的大师学者,以余秋雨为代表,所以,玉郎君首先批评余秋雨。玉郎君将对《余秋雨语录》作重点批评,限于博客字数,以下是开头的一小部分。【1】人生的道路也就是从出生地出发,越走越远。一出生便是自己,由此开始的人生就是要让自己与种种异己的一切打交道。打交道的结果可能丧失自己,也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把自己找回。——《山居笔记·小引》玉郎君评:这是大实话。但这话成了不“语录”,因为类似的话,有的小学生说得都比这精彩。【2】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关于友情》以平常态,做普通人,是最有滋味的人生。——《灯下回信》玉郎君评:这是在形容余秋雨自己。余秋雨现在还在“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告诫别人别“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为什么偏偏却要“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没有其他意图,那就讽刺了你自己:你是个白痴。【3】人生的过程虽然会受到社会和时代的很大影响,但贯穿首尾的基本线索总离不开自己的个体生命。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什么叫“个体生命”?如果“个体生命”指人生的话,谁的人生不具有完整性、连贯性?“整体价值”是什么?余秋雨“语录”的最大毛病就是语意含糊。由于含糊,所以弄不清他在说什幺。那就等于费话。整体与个体是最最初级的哲学,他变了个样,就成了语录。【4】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投身再大的事业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聆听再好的故事也不如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故事,我们一定会动手动笔,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不妨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收藏人生的游戏”。让今天收藏昨天,让明天收藏今天,在一截一截的收藏中,原先的断片连成了长线,原先的水潭连成了大河,而大河,就不会再有腐臭和干涸的危险。——《收藏昨天》玉郎君评:余秋雨又在胡说。你怎么“把自己的人生当做一个事业”的?你的所有大的旅行考查,都是别人花钱雇用的,你在帮佣,你的一生是怎样的事业?你的事业与“大的事业”是什么关系?你做了些什么“自己的人生”?我看不出你的自已。【5】希望世间能有更多的人珍视自己的每一步脚印,勤于记录,乐于重温,敢于自嘲,善于修正,让人生的前前后后能够互相灌溉,互相滋润。——《收藏昨天》P22-23玉郎君评:余秋雨自嘲了自已什么?【6】古代书法是以一种极其广阔的社会必需性为背景的,因而产生得特别自然、随顺、诚恳;而当代书法终究是一条刻意维修的幽径,美则美矣,却未免失去了整体上的社会性诚恳。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气氛和人文趋向。——《笔墨祭》玉郎君评:从文章标题《笔墨祭》到内容,余秋雨的意图是对当代书法的贬低。古代书法,从王羲之始就具有极高的美学追求与艺术创造。中国的毛笔书写,始终是以王羲之等书法艺术大师为模式的追求。当代,书法艺术的普遍性,中国古代都不曾具有。这是当代书法高于古人的事实。中国古代有多少人习字?当代,在小学,习字都非常普及。这个事实是令人鼓舞的。而余秋雨却在“笔墨祭”,足见其厚古薄今的阴暗心里。余秋雨对于书法艺术到了“祭”的地步,简直是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否定。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书法艺术在当代社会的美学价值,更不懂,书法越是失去实用性,其艺术意义则越高。如此,余秋雨贬低当代书法艺术,就证明他不具有崇高的艺术理想,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学者风度。他一肚子酸腐。【7】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撼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玉郎君评:余秋雨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听。最近,余秋雨公然给别人扣冒子,说北京的余x、肖xx、上海的沙xx是持不同政见者,疯狂祟拜美国。这种学霸作风暴露出了余秋雨的真面目。扣冒子的事决不是高尚学者应有的风度。余秋雨的这种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政治诬赖。【15】中国文化在最高层面上是一种“减法文化”,是一种向往简单和自然的文化。正是这个本质,使它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简单与自然》玉郎君评:那什么文化是“加法文化”?那一个国家的文化没有“保存生命”?中国文化“节省了很多靡费而保存了生命。”那欧美文化不也保存了生命吗?几几乎,余秋雨的每个语录都经不住推敲。这又是一个小儿科废话。【16】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当它们独立出来之后一直比较成功地表现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意境,而在这种意境中又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那就触及到了我所关心的人生意识。这种以隐逸观念为主调的人生意识虽然有浓有淡,有枯有荣,而基本走向却比较稳定,长期以来没有太多新的伸发,因此,久而久之,这种意识也就泛化为一种定势,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青云谱随想》玉郎君评:余秋雨根本不懂中国绘画史。“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这是无知的武断。每个朝代都有每个朝代的祟尚,唐朝崇尚人物画,他就以人物为主;宋朝祟尚山水画,他就以山水为主。几二千多年以来,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的并行,人物画多是儒家的象征,而山水画则多是道家的象征。“山水、花鸟本是人物画的背景和陪衬”,歪曲了中国文化始终是儒道文化并行的史实。“画家们更多的是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了。”这也是一个歪曲。中国传统山水、花乌画皆有非常深邃的道家意境,“笔墨趣味上倾注心力”是为了更好的表现道家境界。笔墨是方法,但学术界公认的观念是:方法是作品的灵魂。余秋雨连这起码的学术常识都不知道。请继续点击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陈明远博客开博两周年致谢网友们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金庸是明星而非博导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玉郎君解剖老余之一(摘录)实录——精神文明遭遇的强暴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

  评论这张
 
阅读(5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