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  

2009-04-09 19:51:55|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

 

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玉郎君相关文章:评远观的<余秋雨还算不上是国学大师>我为什么批评余秋雨批评余秋雨语录<2>评<关于“博士后流动站”询问余秋雨教授>批评余秋雨语录初步界定余秋雨【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   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玉郎君相关文章:评远观的<余秋雨还算不上是国学大师>我为什么批评余秋雨批评余秋雨语录<2>评<关于“博士后流动站”询问余秋雨教授>批评余秋雨语录初步界定余秋雨  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玉郎君相关文章:评远观的<余秋雨还算不上是国学大师>我为什么批评余秋雨批评余秋雨语录<2>评<关于“博士后流动站”询问余秋雨教授>批评余秋雨语录初步界定余秋雨     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 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      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玉郎君相关文章:评远观的<余秋雨还算不上是国学大师>我为什么批评余秋雨批评余秋雨语录<2>评<关于“博士后流动站”询问余秋雨教授>批评余秋雨语录初步界定余秋雨  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   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玉郎君相关文章:评远观的<余秋雨还算不上是国学大师>我为什么批评余秋雨批评余秋雨语录<2>评<关于“博士后流动站”询问余秋雨教授>批评余秋雨语录初步界定余秋雨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

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          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玉郎君相关文章:评远观的<余秋雨还算不上是国学大师>我为什么批评余秋雨批评余秋雨语录<2>评<关于“博士后流动站”询问余秋雨教授>批评余秋雨语录初步界定余秋雨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好皇帝”。

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

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

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玉郎君相关文章:评远观的<余秋雨还算不上是国学大师>我为什么批评余秋雨批评余秋雨语录<2>评<关于“博士后流动站”询问余秋雨教授>批评余秋雨语录初步界定余秋雨           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回避”什么呢?

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      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       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         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        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       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

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

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 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玉郎君相关文章:评远观的<余秋雨还算不上是国学大师>我为什么批评余秋雨批评余秋雨语录<2>评<关于“博士后流动站”询问余秋雨教授>批评余秋雨语录初步界定余秋雨”《洞庭一角》

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玉郎君相关文章:评远观的<余秋雨还算不上是国学大师>我为什么批评余秋雨批评余秋雨语录<2>评<关于“博士后流动站”询问余秋雨教授>批评余秋雨语录初步界定余秋雨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

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玉郎君相关文章:评远观的<余秋雨还算不上是国学大师>我为什么批评余秋雨批评余秋雨语录<2>评<关于“博士后流动站”询问余秋雨教授>批评余秋雨语录初步界定余秋雨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玉郎君相关文章:评远观的<余秋雨还算不上是国学大师>我为什么批评余秋雨批评余秋雨语录<2>评<关于“博士后流动站”询问余秋雨教授>批评余秋雨语录初步界定余秋雨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于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       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

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

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

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

 

文化。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说。他刹有介事,其实他什么也没说清。因为余秋雨既无过人学识,又无灵性天分,所以,他的话只能蒙人,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敲。余秋雨的“理论”是地道的学术赝品。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侵略、不占领,一个民族对另一民族不压迫,那有什么“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摇憾”?余秋雨的这个论说,淡化了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地域”问题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而把他所谓的“文化”抬为“最终意义”。这是一个大大的谬论。世界史证明,国与国的政治、军事斗争的主要目地就是占领土地。人类世界史就是一部地球瓜分史。未来的人类世界史将是一部宇宙瓜分史。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象征,领土是一个国家的财富、文化的根本保障。余秋雨的论说模糊了中国人对世界侵略史的认识,是对中国人对中国近二百年的屈辱史的认知的转移。领土完整、不受侵略是一个自立于世界的国家的神圣使命。如果一个国家不被别的国家侵略、占领,还有什么文化问题?!玉郎君相关文章:评远观的<余秋雨还算不上是国学大师>我为什么批评余秋雨批评余秋雨语录<2>评<关于“博士后流动站”询问余秋雨教授>批评余秋雨语录初步界定余秋雨 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玉郎君相关文章:

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评远观的<余秋雨还算不上是国学大师 >
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今后,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系统编辑摘录或转载有关文章。除继续介绍北京方雨教授、上海射雕客、福州思宁先生、西安唐都闲人、广州萧伯纳(XiaoRuishan )和西方朔的论述以外,今日郑重推荐玉郎君的博文。鉴于余秋雨热衷于话语霸权大搞一言堂,且越来越说谎成性,甚至对于他所害怕的人们(如上海市杰出戏剧家沙叶新教授、北京市作家肖夏林先生等等、等等)进行政治陷害,因此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不到之处,敬请批评指正。——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下面请欣赏玉郎君的好文章。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余秋雨最有影响的一篇政治学术文章。此文早已进入(中学)教科书,左右了许多学生的历史观。在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带动下,中国史学界、影视界、文学界曾掀起了一阵歌颂康熙皇帝的热潮。康熙皇帝已成为中华大地广泛颂扬的所谓“好皇帝”。由于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的定论,中国“清灭明”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有了共识。然而“清灭明”的问题,决非余秋雨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的论调,是伪学术。“清灭明”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的解决。余秋雨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说:“民族正统论涉及到几乎一切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许多著名人物和著名事件,是一个在今后仍然要不断争论的麻烦问题。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满族是中国的满族,清朝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统观全部中国古代史,清朝的皇帝在总体上还算比较好的,而其中的康熙皇帝甚至可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皇帝之一,他与唐太宗李世民一样使我这个现代汉族中国人感到骄傲。”到了学术关键问题,余秋雨耍滑头了,“在这儿请允许我稍稍回避一下”。这里,显示出了余秋雨的猥亵样。说什么“我需要肯定的仅仅是这样一点。”就这一点,也看出关于“清灭明”,余秋雨持中国史观点。那他还“
回避”什么呢?从余秋雨对“清灭明”问题的表现,就可看出他连起码的明清史这个学术问题都不敢说个明白,就这么打发中国人了。就因为余秋雨有这“回避”表现,他就决对不是大师级学者。“清灭明”问题,中西专家都说得差不多啦,鲁迅也有明确说法,就是余秋雨含糊。余秋雨在文革时就是四人帮的“谋士”,政治谋士是余秋雨骨子里的人生追求,现在,余秋雨仍然是故技重演。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跟本不是在探索学术,而是“谋士”嘴脸。歌颂康熙皇帝,表面好像是颂扬了民族平等,其实效果却恶劣。因为康熙皇帝乃是清朝民族压迫等级制度的制定者、执行者。康熙皇帝是历史上最具民族压迫性的统治者。以康熙皇帝为首的满族,不仅仅是压迫汉族,还压迫其他民族,比如南方的苗族。康熙时的南长城战局就是打击苗族及南人的目的。所以,赞扬康熙皇帝,既是对于封建霸权的肯定,又是民族压迫的肯定。不要以为没歌颂大汉主义,就是民族平等论。其实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是以另一种方式颂杨了民族霸权。世界许多大国都存在民族问题,美国更存在人种问题。余秋雨的《一个王朝的背影》,就是在步美国解决民族问题的后尘。余秋雨说别人“疯狂崇拜美国”,其实他自已就是这样。余秋雨之所以在国际上曾受到欧美(某些人)的褒奖,就是因为他曾帮过美国大忙……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有个自已觉得了不起的论说,他说“一切军事争逐都是浮面的,而事情到了要摇憾某个文化生态系统的时候才会真正变得严重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种,其最终意义不是军事的、地域的、政治的,而是文化的。”余秋雨曾说“我最不耐烦的,是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哪怕是它最堂皇的一脉,拿来统摄全盘总是霸道,总会把它丰富的生命节律抹杀。那些委屈了的部位也常常以牙还牙,举着自己的旗幡向大一统的霸座迸发。其实,谁都是渺小的。无数渺小的组合,才成伟大的气象。”《洞庭一角》而余秋雨的这个论说算不算“对中国文化的几句简单概括”呢?这条语录在打他自已的嘴巴,其实是只许他“霸道”。余秋雨根本不懂什么是文化。军事也是文化之一,政治更是文化。军事、政治都是文化的内涵。余秋雨割裂了军事、政治于初步界定余秋雨
  评论这张
 
阅读(5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