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2009-04-12 12:0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   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 先生的博文。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 【摘要】Pelliot 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

 

下面请欣赏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Pelliot 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逻辑推理错误

 

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
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 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 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 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 是善的”或“- is good” 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

这里F="- is good"=“- 是善的”,x=a=“本性”=“human 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

属性作为谓项(- is ...) 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 inest 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
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
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

“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

 

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 truth 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

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b)求真相、求事实;

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

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

观点论证错误

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


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

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

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 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

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

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

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

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

知识问题

5)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

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 moral 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

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

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   [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 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请继续点击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

 清明祭扫说良心!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清明 月夜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游子的迷魂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

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

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孙中山的正式译名 Sun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Yat-sen 从何而来?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郑重推荐萧伯纳(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Xiao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Ruishan )论述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神医胡万林大师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珠贝和她的壳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天池(Heaven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Pool)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

青花瓷瓶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生命从今夜开始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评“余秋雨现象” 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便‘存在’脱离了人的认识去谈论也无意义。因此‘本’只是基于人的认识的一种判断,根本性的判断。它既不必然指向属性(如‘真’的存在判断),也未必指向或不能指向非人的“绝对”、“客观”。这是第二个错误。因此,“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没有错。黎鸣的推理有误。“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性本真”)这个陈述没有太多实际内容,即uninformative。而“性本善”或“性本恶”的根本性的属性判断则 informative。2)开始时,黎鸣对“人之初,性本真”的‘真’的理解是具有真值即存在性,换言之,“人之初,本性是存在的。”但在后面的论述中“性本真”的‘真’却从‘存在-真值’变成了‘纯真’、‘真诚’等。通过汉语的语义转换偷换了概念,即将‘真’作为‘true’或‘havingtruthvalue’转换成了‘innocent’之类的含义。后来陈述的“性本真”的‘真’至少包含以下三种不同的含义:a)无价值之幕遮蔽的天然状态;b)求真相、求事实;c)无价值判断和无利益考虑下的表达真相。这三者的不同含义表述有所含糊,无一与‘存在-真值’的初意一致。即便是最接近的(b)所指涉的也是fact,非existence,远比存在判断复杂;且‘求真’与‘真’本身也不同。因此与“性本真”-“本性存在”的原初的存在命题不同,在后继推理中偷换了“真”的概念。观点论证错误3)“性本善”从儿童天性出发论证无善恶不充分。“性本善”有主观性和客观性(或交互主体性)两个不同视角。从儿童主体出发,在社会化之前无价值判断,不分善恶。但从拥有价值标准的他者观之,其行为可分善恶。如小孩子挨饿偷了店里一个面包,假设尚未有是非观,对他而言行为不分善恶;但从旁人观之,就有善恶对错之分(无论如何判断)。“人之初,性本善恶”的命题更是从客观性(交互主体性)角度的判断,而非从婴幼儿自身角度的判断。因此,非善非恶的论证不能有效成立。4)“真蕴涵善”或“善蕴涵真”的‘真’是指什么?‘真实’、‘真相’还是‘真诚’?似乎所指是后者。首先,‘真’的词义在这里就有转换。其次,必要条件不导致蕴涵关系,后者可用集合论表达,而必要条件属于因果关系,与之无关。再次,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不同,必要条件的因果关系为或然性,是possibility而非 necessity。更次,真是否为善的必要条件取决于对善的判断是主体性还是客体性的。从客体性角度看,无论行动者的目的何在,如果对受者有益,行为本身可视作善,真诚非善行的必要条件。而黎鸣只将之限定在主体性,即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最后,“真蕴涵善”,还是“善蕴涵真”都取决于视角。如果将真诚本身视作一种善,那么可以是‘善’的一个子概念,即“善蕴涵真”。从其他角度也可将两者视作交集,互相蕴涵。因此,他的论点和论证都不正确或不完善。知识问题5)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是指welfare、good、well-being、Wohl,可以将它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它的概念是抽象的,也是争论不休的,并非“正确的理性知识”或相似概念。作为moralintuition(如ontological),未必是理性的,首先“理性”本身的指向就有问题。从(1)和(2)可说明黎鸣论证其观点的推理问题,因此他的论证无法成立,虽然他的核心观点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仍需研究,不再议。[附:艾霞注]“善”“恶”这一对道德观念,并非一一对应着“利己”和“利他”吧?“善”不一定“利己”同时又“利他”,也不一定不“利己”;“恶”也不一定“利己”还是“利他”;总之,这要具体地看“他”是什么样的“他”。姑妄言之妄听之。请继续点击评余秋雨《一个王朝的背影》什么是中国文化界的“乱局”?清明祭扫说良心!评“知识错误有益无害论”清明月夜游子的迷魂忧国忧民:谈人民币的奇特现象宋美龄生平最辉煌的一页宋氏家族掌门人——宋嘉树(耀如)传奇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孙中山的正式译名SunYat-sen从何而来?也谈大师文怀沙的“倒掉”三一八惨案史料——北平的事情忏悔、赎罪和良心、廉耻——历史真相比较研究郑重推荐萧伯纳(XiaoRuishan)论述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胡万林大师怎样成为“神医”的? 神医胡万林大师 胡万林大师狱中访谈录 珠贝和她的壳 天池(HeavenPool)游子和诗——十四行迷魂 迷离恍惚——梦与醒之间的断片 青花瓷瓶 写在天幕的诗:双星(夜曲)诗歌:又从死亡起步(旧作)生命从今夜开始 评“余秋雨现象” 关于‘人之初’的讨论【文摘版编者按】最近医生为保障陈老师视力痊愈,不允许他多看荧光屏幕。因此,他嘱咐学生代劳,暂时管理陈明远博客这个绿色文化家园。敬请批评指正。陈明远博客本着“群言堂”的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基本权利,依法、合情、合理地,继续开办这个文摘版。前天博文“从人之初说起”引起网友们关注,展开了热烈讨论,跟帖达一百多条。本编委按照陈老师嘱托,摘录或转载各种不同意见。今日郑重推荐Pelliot先生的博文。——轮值编辑艾霞、‘大好人’。谢谢大家!【摘要】Pelliot先生认为:(1)核心观点 ——对孔孟思想的批评,本人没有异议;(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3)将“善”理解为知识、或正确的理性知识,并不符合近现代的哲学伦理学观念。“善”指向“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consequentialism,或者一系列的涉及单个人利益的道德律令ontology。(4)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看,“人之初,性本善”不正确,既有“善”又有“恶”,即作为集体性动物的“利己”和“利他”的两方面。下面请欣赏 Pelliot先生的好文章。2009-04-12黎鸣的观点本身,在逻辑推理和观点论证方面有错误——逻辑推理错误1)“所谓‘本’指的是自然‘本体’所有的属性,[...]所以无论对于‘性’还是‘本’,都应指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真或假的(存在性)本体的判断,就是‘真’。而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善或恶的(此在性)行为的道德判断,更不可能是关于事物对象的或美或丑的(他在性)情感的判断。所以正确的表达只能是:‘人之初,性本真’,而不应该是(孟子所谓)‘人之初,性本善’。”这段陈述的错误在于如果‘真’是指存在性,即本性是存在的,本性是真的——拥有真值(truthvalue),那么这只是一个existenceclaim。‘存在’并非属性,非property,在predicatelogic中表达为Ex(E倒写);而“性本善”即“-是善的”或“-isgood”既包含存在判断也包含属性判断(‘善’),逻辑式为ExFx,其中F为属性,这里F=-isgood=“-是善的”,x=a=“本性”=“humannature”(x经 a 填充而获得真值)。属性作为谓项(-is...)包含在主语中,即传统哲学所谓“praedicatuminestsubiecto”,经现代逻辑厘清,‘存在’只是真值判断,不是属性。“性本真”(存在命题)只能表达为Ex(x =a),不能表达为Fa(如性本善、性本恶……)。这是第一个错误。将‘本’解释为“绝对的、客观的,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本体”的固有属性的限定词,这本身是一个认识论陷阱。什么‘固有属性’能离开人的判断而绝对、客观?脱离了人的认识有意义么?即

  评论这张
 
阅读(6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