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2009-02-16 19:21:08|  分类: 文化人的性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

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

 

   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关于金庸辞职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

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   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

   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

  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关于“博导”金庸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  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

   孔庆东:谁说金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关于“历史学家”金庸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

   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  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

   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

   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

   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请继续点击

 

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

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哀悼顾圣婴大姐姐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陈佩斯 悲喜人生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

倾国倾城的貌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

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如何净化心灵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陈明远惜别辞 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 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

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转说“中国模式” 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道自己在哪里、我是谁。孔庆东:有人认为他不能当历史教授,是因为他没有写出研究论文?金庸怎么没有,《袁崇焕评传》不就是吗?他和池田大作的对话你不知道吗?这种学术血统论、出身论和过去说别人是地主的儿子,所以就不能入党,有什么区别?请继续点击金庸辞去浙大院长、博导前后 耄耋金庸求学英伦(摘录)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央视大火的真相如何?哀悼顾圣婴大姐姐陈佩斯悲喜人生娱乐圈的千古一帝通向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难道有如此做文字游戏一样做学问的吗?倾国倾城的貌 老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摩登形象吗?金钱掂量知识分子价值?(陈明远答记者问)如何净化心灵 何时不再“死不认错、丑上加丑”?!陈明远惜别辞 亲昵,大大有益于健康!闻闻香味儿美国欠每个中国人500美元国债我实在被这些统计数字搅糊涂了见闻录:我们大多数人还很穷转说“中国模式” 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庸不够资格当教授,你让他站出来?梁漱溟到北大当教授那时,也没有什么高级文凭,现在大学有几个老师够格的?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可笑的时代,也是所谓民主的时代,很多人就象鲁迅先生所说的,在战士尸体上嗡嗡作响。那是苍蝇一贯的态度。我们学术界充满了无知和偏见,金庸的学问在“职业技巧”上可能不如董健老师和我这样的“科班出身”者,但金庸指导几个学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于“历史学家”金庸葛剑雄(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这件事主要责任还在浙江大学领导,是他们没有遵守学术规范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的规定。或许他们只考虑了有利的一面,但实际上却损害了浙大的学术声誉,对金庸也不利。我尊重金庸的文学成就,也非常喜欢看他的武侠小说,当代中国作家中大概很少有人具有他这样大的影响。但讲到历史学的博士生导师就是另一回事,因为我至今没有看到一篇他发表的研究历史的论文或专著,他所讲大多是历史常识或一些没有经过学术论证的观点。像《袁崇焕评传》只能算学术普及性的成品。或许金庸的确具有很高的史学水平,但外界的评价只能根据他已经发表的论著或表现出来的见解。据我所知,中国史学界没有人认为金庸是一位历史学家,也没有听说他参加史学界正规的学术活动。袁伟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是继往开来的人物,成绩斐然。但任何人都不是万能的。学问是需要潜心研究的。他做学术,我觉得还需要继续花些功夫。比如他最近说要写《中国通史》,我觉得这在当代是很困难的事情。一部完整的通史,经济、政治、军事、社会生活、文化、民族关系等等都要涉及,谈何容易!董健:去年他说自己带的学生是关于世界史的、中西交通史的,他还说自己研究国际关系,现在他又要研究中国历史。你看看中国历史上,郭沫若、陈寅恪有哪一个可以说自己既能够研究中国历史,又可以精通世界历史的。一个人的研究精力是有限的,研究历史不是写小说,不可以天马行空。顾晓鸣:金庸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他用媚俗的武侠小说来讲述一个假历史,没有历史的真实性。他在报纸和公众前说的话都很幼稚,可笑。真正的历史学家具有很深厚的“狡猾”性,有自知之明,对自我应该有很好的定位。所以比照现在的周星驰,周还能说自己不够资格,很低调,体现了他对人生和世事的机智。但金不会,他不知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六学者纵论金庸辞职【陈明远题词】自我营造一个小的绿洲、小的灯火、小的蓓蕾吧!类似非洲无垠沙漠围困中的尼罗河那样的狭小绿洲,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无边黑暗无尽风暴中用心护持的一支长明灯,不是没有可能的!类似腐恶沼泽淤泥中挣扎而出的一株莲花幼苗焕发佛性的灵光,不是没有可能的!我在地图上,最爱看的不是西天极乐世界、不是瑞士天上人间,而是夹在无垠荒漠中的尼罗河,甚或死亡威胁中的圣子降生的马厩……在这污浊、喧嚣、混乱、丑陋不堪的尘世中,不要同流合污、不要孤芳自赏、也不要垂头丧气——让我们相互勉励,各人尽自己毕生的精力,营造一个小的独立的天国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我们携手努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朋友!关于金庸辞职董健(南京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金庸辞职,我的第一反应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整件事本身就是“一场错位”,金庸是武侠小说家,但自从到了浙江大学后,就一直回避这个身份,强调自己是研究历史的,但他在历史学研究领域至今没有写出什么学术研究论文,或在核心刊物发表过什么文章,所以说是错位。顾晓鸣(复旦大学历史系旅游学系教授):他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说小了是不诚实,说大了是不自重。不过他现在退出来了,还算一个武侠中人。徐友渔(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金庸有自知之明,值得尊敬。他有名誉感,觉得自己做不了这种事务,就不做了。我用很直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金庸自己要求辞职,而浙江大学还把他当做金字招牌,拉着他不让辞职。这是整个事件最可悲的地方:别人不好意思了,想退还不行。孔庆东(北大中文系副教授):他辞职不是因为水平太低而是太高了。他做什么是他的自由,随他去,我不了解内情,没有资格做具体的评论。关于“博导”金庸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浙江大学聘请他当人文学院院长还要挂上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衔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是这个学院提高知名度的一个措施吧。现在不少大学通行的标准是,只要当上较大的官或是公众人物,要捞个博士或教授当当,几乎是一路绿灯。于是,教授、博导中草包不少。比起这些官员教授,金庸先生的学识自然高出一筹。按这个标准来衡量,金庸当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当然可以啦。孔庆东:谁说金

 

 

  评论这张
 
阅读(6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