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  

2009-05-12 00:53:34|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年了。一年前,余秋雨大师曾经“含泪劝告”那些“情绪激烈”的,“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的死难学生家长,不要请愿,以避免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同时,虽然“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但余大师还是要“含泪劝告”,因为余大师“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而且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还“需要有一个过程”。现在,一年过去了。那些学生家长也不“情绪激烈”了,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也找不到反华的借口了。在此,我想“含泪”询问一下余秋雨大师:一、余秋雨大师说:“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大师,相关部门是否已经“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二、余秋雨大师说,“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啦,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是否受到了追究和惩处?三、余秋雨大师说:“有了这个主因(指天灾,笔者注),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现在,抗震救灾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倒塌的豆腐渣工程的学校倒塌的原因是否经过了科学检验和论定?那些“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是否得到了保护?四、余秋雨大师说:“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现在,余秋雨大师是否还能想出别的什么来?五、请问余大师,

 

如果学校倒塌的原因还没有经过科学检验和论定,如果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还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和惩处,等等,是不是因为这个“过程”的时间还不够长?如果一年的时间还不够,请余秋雨大师告诉我们一下,“这个过程”还需要多长时间?六、请问余大师,在目前的情况下,余大师是否可以再写一篇文章,“含泪劝告”一下那些已经“腾出手来”的相关机构和部门,积极着手“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让那些“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受到相应的惩处和制裁?本来,对于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我是不愿意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的。但在当受难学生家长听从余大师的劝告,“避免横生枝节”之后,过了一年,这些问题仍然没有任何着落,而余大师却像鸵鸟一样藏起脑袋,不再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那我现在只能认为,余大师当初的“含泪”,确实是“鳄鱼的眼泪”,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确实是如网友们评论的那样,是出卖良心与人格的献媚和别有用心。本文由新浪网友于 2009-05-11 08:40:09在“余秋雨博客”贴出,未得到任何答复。于2009-05-11 23:12:33被余秋雨博客完全删除。请继续点击——沉痛哀悼!刻骨铭心!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

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

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年了。一年前,余秋雨大师曾经“含泪劝告”那些“情绪激烈”的,“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的死难学生家长,不要请愿,以避免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同时,虽然“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但余大师还是要“含泪劝告”,因为余大师“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而且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还“需要有一个过程”。现在,一年过去了。那些学生家长也不“情绪激烈”了,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也找不到反华的借口了。在此,我想“含泪”询问一下余秋雨大师:一、余秋雨大师说:“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大师,相关部门是否已经“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二、余秋雨大师说,“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啦,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是否受到了追究和惩处?三、余秋雨大师说:“有了这个主因(指天灾,笔者注),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现在,抗震救灾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倒塌的豆腐渣工程的学校倒塌的原因是否经过了科学检验和论定?那些“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是否得到了保护?四、余秋雨大师说:“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现在,余秋雨大师是否还能想出别的什么来?五、请问余大师,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

新浪网友:

2009-05-11 08:40:09

    先生文章甲天下。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如果学校倒塌的原因还没有经过科学检验和论定,如果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还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和惩处,等等,是不是因为这个“过程”的时间还不够长?如果一年的时间还不够,请余秋雨大师告诉我们一下,“这个过程”还需要多长时间?六、请问余大师,在目前的情况下,余大师是否可以再写一篇文章,“含泪劝告”一下那些已经“腾出手来”的相关机构和部门,积极着手“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让那些“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受到相应的惩处和制裁?本来,对于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我是不愿意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的。但在当受难学生家长听从余大师的劝告,“避免横生枝节”之后,过了一年,这些问题仍然没有任何着落,而余大师却像鸵鸟一样藏起脑袋,不再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那我现在只能认为,余大师当初的“含泪”,确实是“鳄鱼的眼泪”,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确实是如网友们评论的那样,是出卖良心与人格的献媚和别有用心。本文由新浪网友于 2009-05-11 08:40:09在“余秋雨博客”贴出,未得到任何答复。于2009-05-11 23:12:33被余秋雨博客完全删除。请继续点击——沉痛哀悼!刻骨铭心!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5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12汶川大地震快一年了。一年前,余秋雨大师曾经年了。一年前,余秋雨大师曾经“含泪劝告”那些“情绪激烈”的,“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的死难学生家长,不要请愿,以避免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同时,虽然“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但余大师还是要“含泪劝告”,因为余大师“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而且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还“需要有一个过程”。现在,一年过去了。那些学生家长也不“情绪激烈”了,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也找不到反华的借口了。在此,我想“含泪”询问一下余秋雨大师:一、余秋雨大师说:“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大师,相关部门是否已经“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二、余秋雨大师说,“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啦,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是否受到了追究和惩处?三、余秋雨大师说:“有了这个主因(指天灾,笔者注),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现在,抗震救灾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倒塌的豆腐渣工程的学校倒塌的原因是否经过了科学检验和论定?那些“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是否得到了保护?四、余秋雨大师说:“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现在,余秋雨大师是否还能想出别的什么来?五、请问余大师, “含泪劝告”那些“情绪激烈”的,“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的死难学生家长,不要请愿,以避免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同时,虽然“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但余大师还是要“含泪劝告”,因为余大师“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而且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还“需要有一个过程”。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    
现在,一年过去了。那些学生家长也不“情绪激烈”了,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也找不到反华的借口了。

 

年了。一年前,余秋雨大师曾经“含泪劝告”那些“情绪激烈”的,“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的死难学生家长,不要请愿,以避免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同时,虽然“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但余大师还是要“含泪劝告”,因为余大师“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而且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还“需要有一个过程”。现在,一年过去了。那些学生家长也不“情绪激烈”了,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也找不到反华的借口了。在此,我想“含泪”询问一下余秋雨大师:一、余秋雨大师说:“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大师,相关部门是否已经“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二、余秋雨大师说,“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啦,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是否受到了追究和惩处?三、余秋雨大师说:“有了这个主因(指天灾,笔者注),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现在,抗震救灾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倒塌的豆腐渣工程的学校倒塌的原因是否经过了科学检验和论定?那些“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是否得到了保护?四、余秋雨大师说:“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现在,余秋雨大师是否还能想出别的什么来?五、请问余大师,

   在此,我想“含泪”询问一下余秋雨大师: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    一、余秋雨大师说:“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大师,相关部门是否已经“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年了。一年前,余秋雨大师曾经“含泪劝告”那些“情绪激烈”的,“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的死难学生家长,不要请愿,以避免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同时,虽然“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但余大师还是要“含泪劝告”,因为余大师“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而且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还“需要有一个过程”。现在,一年过去了。那些学生家长也不“情绪激烈”了,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也找不到反华的借口了。在此,我想“含泪”询问一下余秋雨大师:一、余秋雨大师说:“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大师,相关部门是否已经“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二、余秋雨大师说,“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啦,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是否受到了追究和惩处?三、余秋雨大师说:“有了这个主因(指天灾,笔者注),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现在,抗震救灾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倒塌的豆腐渣工程的学校倒塌的原因是否经过了科学检验和论定?那些“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是否得到了保护?四、余秋雨大师说:“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现在,余秋雨大师是否还能想出别的什么来?五、请问余大师,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 

如果学校倒塌的原因还没有经过科学检验和论定,如果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还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和惩处,等等,是不是因为这个“过程”的时间还不够长?如果一年的时间还不够,请余秋雨大师告诉我们一下,“这个过程”还需要多长时间?六、请问余大师,在目前的情况下,余大师是否可以再写一篇文章,“含泪劝告”一下那些已经“腾出手来”的相关机构和部门,积极着手“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让那些“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受到相应的惩处和制裁?本来,对于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我是不愿意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的。但在当受难学生家长听从余大师的劝告,“避免横生枝节”之后,过了一年,这些问题仍然没有任何着落,而余大师却像鸵鸟一样藏起脑袋,不再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那我现在只能认为,余大师当初的“含泪”,确实是“鳄鱼的眼泪”,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确实是如网友们评论的那样,是出卖良心与人格的献媚和别有用心。本文由新浪网友于 2009-05-11 08:40:09在“余秋雨博客”贴出,未得到任何答复。于2009-05-11 23:12:33被余秋雨博客完全删除。请继续点击——沉痛哀悼!刻骨铭心!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

    二、余秋雨大师说,“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啦,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是否受到了追究和惩处?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

 

如果学校倒塌的原因还没有经过科学检验和论定,如果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还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和惩处,等等,是不是因为这个“过程”的时间还不够长?如果一年的时间还不够,请余秋雨大师告诉我们一下,“这个过程”还需要多长时间?六、请问余大师,在目前的情况下,余大师是否可以再写一篇文章,“含泪劝告”一下那些已经“腾出手来”的相关机构和部门,积极着手“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让那些“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受到相应的惩处和制裁?本来,对于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我是不愿意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的。但在当受难学生家长听从余大师的劝告,“避免横生枝节”之后,过了一年,这些问题仍然没有任何着落,而余大师却像鸵鸟一样藏起脑袋,不再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那我现在只能认为,余大师当初的“含泪”,确实是“鳄鱼的眼泪”,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确实是如网友们评论的那样,是出卖良心与人格的献媚和别有用心。本文由新浪网友于 2009-05-11 08:40:09在“余秋雨博客”贴出,未得到任何答复。于2009-05-11 23:12:33被余秋雨博客完全删除。请继续点击——沉痛哀悼!刻骨铭心!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    三、余秋雨大师说:“有了这个主因(指天灾,笔者注),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现在,抗震救灾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倒塌的豆腐渣工程的学校倒塌的原因是否经过了科学检验和论定?那些“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是否得到了保护?

如果学校倒塌的原因还没有经过科学检验和论定,如果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还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和惩处,等等,是不是因为这个“过程”的时间还不够长?如果一年的时间还不够,请余秋雨大师告诉我们一下,“这个过程”还需要多长时间?六、请问余大师,在目前的情况下,余大师是否可以再写一篇文章,“含泪劝告”一下那些已经“腾出手来”的相关机构和部门,积极着手“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让那些“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受到相应的惩处和制裁?本来,对于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我是不愿意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的。但在当受难学生家长听从余大师的劝告,“避免横生枝节”之后,过了一年,这些问题仍然没有任何着落,而余大师却像鸵鸟一样藏起脑袋,不再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那我现在只能认为,余大师当初的“含泪”,确实是“鳄鱼的眼泪”,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确实是如网友们评论的那样,是出卖良心与人格的献媚和别有用心。本文由新浪网友于 2009-05-11 08:40:09在“余秋雨博客”贴出,未得到任何答复。于2009-05-11 23:12:33被余秋雨博客完全删除。请继续点击——沉痛哀悼!刻骨铭心!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

 

如果学校倒塌的原因还没有经过科学检验和论定,如果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还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和惩处,等等,是不是因为这个“过程”的时间还不够长?如果一年的时间还不够,请余秋雨大师告诉我们一下,“这个过程”还需要多长时间?六、请问余大师,在目前的情况下,余大师是否可以再写一篇文章,“含泪劝告”一下那些已经“腾出手来”的相关机构和部门,积极着手“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让那些“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受到相应的惩处和制裁?本来,对于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我是不愿意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的。但在当受难学生家长听从余大师的劝告,“避免横生枝节”之后,过了一年,这些问题仍然没有任何着落,而余大师却像鸵鸟一样藏起脑袋,不再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那我现在只能认为,余大师当初的“含泪”,确实是“鳄鱼的眼泪”,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确实是如网友们评论的那样,是出卖良心与人格的献媚和别有用心。本文由新浪网友于 2009-05-11 08:40:09在“余秋雨博客”贴出,未得到任何答复。于2009-05-11 23:12:33被余秋雨博客完全删除。请继续点击——沉痛哀悼!刻骨铭心!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   四、余秋雨大师说:“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现在,余秋雨大师是否还能想出别的什么来?

 

 

如果学校倒塌的原因还没有经过科学检验和论定,如果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还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和惩处,等等,是不是因为这个“过程”的时间还不够长?如果一年的时间还不够,请余秋雨大师告诉我们一下,“这个过程”还需要多长时间?六、请问余大师,在目前的情况下,余大师是否可以再写一篇文章,“含泪劝告”一下那些已经“腾出手来”的相关机构和部门,积极着手“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让那些“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受到相应的惩处和制裁?本来,对于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我是不愿意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的。但在当受难学生家长听从余大师的劝告,“避免横生枝节”之后,过了一年,这些问题仍然没有任何着落,而余大师却像鸵鸟一样藏起脑袋,不再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那我现在只能认为,余大师当初的“含泪”,确实是“鳄鱼的眼泪”,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确实是如网友们评论的那样,是出卖良心与人格的献媚和别有用心。本文由新浪网友于 2009-05-11 08:40:09在“余秋雨博客”贴出,未得到任何答复。于2009-05-11 23:12:33被余秋雨博客完全删除。请继续点击——沉痛哀悼!刻骨铭心!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    五、请问余大师,如果学校倒塌的原因还没有经过科学检验和论定,如果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还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和惩处,等等,是不是因为这个“过程”的时间还不够长?如果一年的时间还不够,请余秋雨大师告诉我们一下,“这个过程”还需要多长时间?如果学校倒塌的原因还没有经过科学检验和论定,如果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还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和惩处,等等,是不是因为这个“过程”的时间还不够长?如果一年的时间还不够,请余秋雨大师告诉我们一下,“这个过程”还需要多长时间?六、请问余大师,在目前的情况下,余大师是否可以再写一篇文章,“含泪劝告”一下那些已经“腾出手来”的相关机构和部门,积极着手“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让那些“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受到相应的惩处和制裁?本来,对于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我是不愿意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的。但在当受难学生家长听从余大师的劝告,“避免横生枝节”之后,过了一年,这些问题仍然没有任何着落,而余大师却像鸵鸟一样藏起脑袋,不再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那我现在只能认为,余大师当初的“含泪”,确实是“鳄鱼的眼泪”,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确实是如网友们评论的那样,是出卖良心与人格的献媚和别有用心。本文由新浪网友于 2009-05-11 08:40:09在“余秋雨博客”贴出,未得到任何答复。于2009-05-11 23:12:33被余秋雨博客完全删除。请继续点击——沉痛哀悼!刻骨铭心!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
 

年了。一年前,余秋雨大师曾经“含泪劝告”那些“情绪激烈”的,“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的死难学生家长,不要请愿,以避免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同时,虽然“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但余大师还是要“含泪劝告”,因为余大师“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而且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还“需要有一个过程”。现在,一年过去了。那些学生家长也不“情绪激烈”了,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也找不到反华的借口了。在此,我想“含泪”询问一下余秋雨大师:一、余秋雨大师说:“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大师,相关部门是否已经“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二、余秋雨大师说,“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啦,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是否受到了追究和惩处?三、余秋雨大师说:“有了这个主因(指天灾,笔者注),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现在,抗震救灾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倒塌的豆腐渣工程的学校倒塌的原因是否经过了科学检验和论定?那些“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是否得到了保护?四、余秋雨大师说:“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现在,余秋雨大师是否还能想出别的什么来?五、请问余大师,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   六、请问余大师,在目前的情况下,余大师是否可以再写一篇文章,“含泪劝告”一下那些已经“腾出手来”的相关机构和部门,积极着手“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让那些“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受到相应的惩处和制裁?
    

如果学校倒塌的原因还没有经过科学检验和论定,如果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还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和惩处,等等,是不是因为这个“过程”的时间还不够长?如果一年的时间还不够,请余秋雨大师告诉我们一下,“这个过程”还需要多长时间?六、请问余大师,在目前的情况下,余大师是否可以再写一篇文章,“含泪劝告”一下那些已经“腾出手来”的相关机构和部门,积极着手“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让那些“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受到相应的惩处和制裁?本来,对于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我是不愿意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的。但在当受难学生家长听从余大师的劝告,“避免横生枝节”之后,过了一年,这些问题仍然没有任何着落,而余大师却像鸵鸟一样藏起脑袋,不再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那我现在只能认为,余大师当初的“含泪”,确实是“鳄鱼的眼泪”,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确实是如网友们评论的那样,是出卖良心与人格的献媚和别有用心。本文由新浪网友于 2009-05-11 08:40:09在“余秋雨博客”贴出,未得到任何答复。于2009-05-11 23:12:33被余秋雨博客完全删除。请继续点击——沉痛哀悼!刻骨铭心!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

    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本来,对于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我是不愿意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的。但在当受难学生家长听从余大师的劝告,“避免横生枝节”之后,过了一年,这些问题仍然没有任何着落,而余大师却像鸵鸟一样藏起脑袋,不再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那我现在只能认为,余大师当初的“含泪”,确实是“鳄鱼的眼泪”,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确实是如网友们评论的那样,是出卖良心与人格的献媚和别有用心。

年了。一年前,余秋雨大师曾经“含泪劝告”那些“情绪激烈”的,“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的死难学生家长,不要请愿,以避免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同时,虽然“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但余大师还是要“含泪劝告”,因为余大师“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而且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还“需要有一个过程”。现在,一年过去了。那些学生家长也不“情绪激烈”了,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也找不到反华的借口了。在此,我想“含泪”询问一下余秋雨大师:一、余秋雨大师说:“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大师,相关部门是否已经“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二、余秋雨大师说,“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啦,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是否受到了追究和惩处?三、余秋雨大师说:“有了这个主因(指天灾,笔者注),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现在,抗震救灾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倒塌的豆腐渣工程的学校倒塌的原因是否经过了科学检验和论定?那些“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是否得到了保护?四、余秋雨大师说:“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现在,余秋雨大师是否还能想出别的什么来?五、请问余大师, 

    本文由新浪网友于 年了。一年前,余秋雨大师曾经“含泪劝告”那些“情绪激烈”的,“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的死难学生家长,不要请愿,以避免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同时,虽然“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但余大师还是要“含泪劝告”,因为余大师“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而且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还“需要有一个过程”。现在,一年过去了。那些学生家长也不“情绪激烈”了,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也找不到反华的借口了。在此,我想“含泪”询问一下余秋雨大师:一、余秋雨大师说:“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大师,相关部门是否已经“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二、余秋雨大师说,“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啦,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是否受到了追究和惩处?三、余秋雨大师说:“有了这个主因(指天灾,笔者注),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现在,抗震救灾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倒塌的豆腐渣工程的学校倒塌的原因是否经过了科学检验和论定?那些“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是否得到了保护?四、余秋雨大师说:“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现在,余秋雨大师是否还能想出别的什么来?五、请问余大师,2009-05-11 08:40:09 在“余秋雨博客”贴出,未得到任何答复。于2009-05-11 23:12:33被余秋雨博客完全删除。

 

请继续点击——

 

沉痛哀悼!刻骨铭心!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年了。一年前,余秋雨大师曾经“含泪劝告”那些“情绪激烈”的,“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的死难学生家长,不要请愿,以避免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同时,虽然“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但余大师还是要“含泪劝告”,因为余大师“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而且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还“需要有一个过程”。现在,一年过去了。那些学生家长也不“情绪激烈”了,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也找不到反华的借口了。在此,我想“含泪”询问一下余秋雨大师:一、余秋雨大师说:“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大师,相关部门是否已经“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二、余秋雨大师说,“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啦,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是否受到了追究和惩处?三、余秋雨大师说:“有了这个主因(指天灾,笔者注),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现在,抗震救灾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倒塌的豆腐渣工程的学校倒塌的原因是否经过了科学检验和论定?那些“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是否得到了保护?四、余秋雨大师说:“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现在,余秋雨大师是否还能想出别的什么来?五、请问余大师,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23:10 ,原跟帖评论 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博客文摘版予以照录。特别说明,陈老师已于昨夜23点入睡;他直到此刻尚不知此事呢。顾不了那么多啦,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新浪网友:含泪询问余秋雨大师新浪网友:2009-05-11 08:40:09先生文章甲天下。“5•12”汶川大地震快一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年了。一年前,余秋雨大师曾经“含泪劝告”那些“情绪激烈”的,“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的死难学生家长,不要请愿,以避免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同时,虽然“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但余大师还是要“含泪劝告”,因为余大师“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而且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还“需要有一个过程”。现在,一年过去了。那些学生家长也不“情绪激烈”了,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也找不到反华的借口了。在此,我想“含泪”询问一下余秋雨大师:一、余秋雨大师说:“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大师,相关部门是否已经“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二、余秋雨大师说,“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啦,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是否受到了追究和惩处?三、余秋雨大师说:“有了这个主因(指天灾,笔者注),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现在,抗震救灾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倒塌的豆腐渣工程的学校倒塌的原因是否经过了科学检验和论定?那些“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是否得到了保护?四、余秋雨大师说:“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现在,余秋雨大师是否还能想出别的什么来?五、请问余大师,

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如果学校倒塌的原因还没有经过科学检验和论定,如果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还没有受到法律的追究和惩处,等等,是不是因为这个“过程”的时间还不够长?如果一年的时间还不够,请余秋雨大师告诉我们一下,“这个过程”还需要多长时间?六、请问余大师,在目前的情况下,余大师是否可以再写一篇文章,“含泪劝告”一下那些已经“腾出手来”的相关机构和部门,积极着手“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让那些“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受到相应的惩处和制裁?本来,对于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我是不愿意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的。但在当受难学生家长听从余大师的劝告,“避免横生枝节”之后,过了一年,这些问题仍然没有任何着落,而余大师却像鸵鸟一样藏起脑袋,不再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那我现在只能认为,余大师当初的“含泪”,确实是“鳄鱼的眼泪”,余大师当初的“含泪劝告”,确实是如网友们评论的那样,是出卖良心与人格的献媚和别有用心。本文由新浪网友于 2009-05-11 08:40:09在“余秋雨博客”贴出,未得到任何答复。于2009-05-11 23:12:33被余秋雨博客完全删除。请继续点击——沉痛哀悼!刻骨铭心!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年了。一年前,余秋雨大师曾经“含泪劝告”那些“情绪激烈”的,“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的死难学生家长,不要请愿,以避免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同时,虽然“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但余大师还是要“含泪劝告”,因为余大师“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而且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还“需要有一个过程”。现在,一年过去了。那些学生家长也不“情绪激烈”了,那些“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也找不到反华的借口了。在此,我想“含泪”询问一下余秋雨大师:一、余秋雨大师说:“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大师,相关部门是否已经“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二、余秋雨大师说,“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现在,抗震救灾已经结束了,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啦,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是否受到了追究和惩处?三、余秋雨大师说:“有了这个主因(指天灾,笔者注),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现在,抗震救灾结束了,时间过去已经一年了,请问余秋雨大师,那些倒塌的豆腐渣工程的学校倒塌的原因是否经过了科学检验和论定?那些“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是否得到了保护?四、余秋雨大师说:“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现在,余秋雨大师是否还能想出别的什么来?五、请问余大师,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