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转: 余秋雨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2009-05-12 02:55:54|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大地震,您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决定下辈子还要投身成为中国人。这句话正好与现在香港书肆上一本书的书名针锋相对,所以那天听您演讲的香港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本书的书名是《下辈子决不再做中国人》,您读过吗?余:我没读过,也不会去读。  林:近年来讲述中国文化的人很多,已经掀起了一次次所谓的“国学热”,但很少有人像您一样,把救助地震的现场看成是学习中国文化的课堂,把大爱、至善看成是主要课题。您是不是觉得,很多文化讲述者没有触及中国文化的深层本性?  余: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确实有不少文化研究过于注重“术”,而不注重“道”;过于注重朝廷兴衰,而不注重万家灯火;过于注重史官文本,而不注重实际发生。这种研究也成了一种学术传统,一代代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轻重倒置”。由此养成了一批文化人,心目中只有权谋没有大道,只有一大堆官场是非而看不到亿万民众的精神结构。512地震,把这种“轻重倒置”改变了。你发现没有,正当全国人民最繁忙、最激动的时刻,那些文化人完全失语。等到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他们又渐渐复活,居高临下地高谈阔论。  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这些高谈阔论,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了。现在更多地集中到了我们香港,但也没有多少人听,是他们的自娱自乐。我要问,您这次去四川,将会参加一些什么纪念活动?  余:我不会参加一些电视台将在那里举行的纪念晚会,尽管我也觉得这些纪念晚会对于慰籍灾区民众的心理很有必要。我这次去,主要做两件事——  第一,上海市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市,现在有几千名上海的工程专业人员正在那里奋斗。我会在5月11日下午给他们做一次演讲,主题还是“512的大爱至善”,也会有部分灾区民众来听;第二,几个月来,上海市的中、小学生挑选了一批自己喜爱的图书捐赠给灾区同学,我将与“九久读书人”的朋友一起,代表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主持这次捐赠。  林:由上海的中、小学生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给灾区同学,这件事情可以让上海学生接受一次实践爱心的自我训练,因此很让人感动。这是您发起的吗?  余:我只是发起者之一。记得我写过一则短文,意思是:在512的废墟现场,那些蜷曲的书本让我分外揪心。一些年轻的阅读者没有把书读完,但阅读还要继续……据说,我的这则短文,很多上海的中、小学生都读到了。  林:我听四川的一位熟人告诉我,您这次去,除了上述两项活动外,还一再提出要参观重建中的中、小学校舍,对吗?  余:你在四川有熟人?消息确实很灵通。我这次一到四川就会首先去参观这一年来新建的几个校舍。有的校舍听说是全木制作的,由上海同济大学的建筑专家们参与设计,这让我很高兴,很想抢先看一看。校舍,理应由最好的建筑师参与设计,用最好的材料,最佳的施工来建造,这次先在灾区做出典范,然后推广。去年地震之后,我曾经第一个发表文章提出要求,希望能在大规模的搜救活动结束之后保留倒塌校舍的现场。这有三个目的:一是留下几个惊心动魄的地震现场供人永久参观;二是借此可以留下危劣工程的法律证据;三是可以为新建的防震校舍提供技术参数。记得当时有两个外国的救援专家告诉我,新建的防震建筑,不能单方面追求过去理解的那种沉重型的“坚固”,而应该更多地采用轻型材料,保持弹性结构。我想,这次同济大学采用全木结构来重建校舍,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可见,灾难真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林:记得当时有一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跪在地上要求惩处危劣校舍的承包商和关系人,您与医生们一起劝他们回帐篷休息,这事还引起过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曲解,说您站在政府一边,不支持民众请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您的做法是正确的。  余:越是在危急时刻,积极分子越要坚守事实的真相,不要瞎起哄。当时的事实真相至少有两个:一,危劣校舍的责任者当然让人愤恨,但要惩处他们,必须通过法律途径。然而眼前的事实是,由于地震太大,绝大多数很坚固的房屋也倒塌了,起诉危劣校舍责任者带来很多法律麻烦,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以前正巧仔细研究过
2大地震,您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决定下辈子还要投身成为中国人。这句话正好与现在香港书肆上一本书的书名针锋相对,所以那天听您演讲的香港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本书的书名是《下辈子决不再做中国人》,您读过吗?余:我没读过,也不会去读。  林:近年来讲述中国文化的人很多,已经掀起了一次次所谓的“国学热”,但很少有人像您一样,把救助地震的现场看成是学习中国文化的课堂,把大爱、至善看成是主要课题。您是不是觉得,很多文化讲述者没有触及中国文化的深层本性?  余: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确实有不少文化研究过于注重“术”,而不注重“道”;过于注重朝廷兴衰,而不注重万家灯火;过于注重史官文本,而不注重实际发生。这种研究也成了一种学术传统,一代代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轻重倒置”。由此养成了一批文化人,心目中只有权谋没有大道,只有一大堆官场是非而看不到亿万民众的精神结构。512地震,把这种“轻重倒置”改变了。你发现没有,正当全国人民最繁忙、最激动的时刻,那些文化人完全失语。等到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他们又渐渐复活,居高临下地高谈阔论。  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这些高谈阔论,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了。现在更多地集中到了我们香港,但也没有多少人听,是他们的自娱自乐。我要问,您这次去四川,将会参加一些什么纪念活动?  余:我不会参加一些电视台将在那里举行的纪念晚会,尽管我也觉得这些纪念晚会对于慰籍灾区民众的心理很有必要。我这次去,主要做两件事——  第一,上海市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市,现在有几千名上海的工程专业人员正在那里奋斗。我会在5月11日下午给他们做一次演讲,主题还是“512的大爱至善”,也会有部分灾区民众来听;第二,几个月来,上海市的中、小学生挑选了一批自己喜爱的图书捐赠给灾区同学,我将与“九久读书人”的朋友一起,代表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主持这次捐赠。  林:由上海的中、小学生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给灾区同学,这件事情可以让上海学生接受一次实践爱心的自我训练,因此很让人感动。这是您发起的吗?  余:我只是发起者之一。记得我写过一则短文,意思是:在512的废墟现场,那些蜷曲的书本让我分外揪心。一些年轻的阅读者没有把书读完,但阅读还要继续……据说,我的这则短文,很多上海的中、小学生都读到了。  林:我听四川的一位熟人告诉我,您这次去,除了上述两项活动外,还一再提出要参观重建中的中、小学校舍,对吗?  余:你在四川有熟人?消息确实很灵通。我这次一到四川就会首先去参观这一年来新建的几个校舍。有的校舍听说是全木制作的,由上海同济大学的建筑专家们参与设计,这让我很高兴,很想抢先看一看。校舍,理应由最好的建筑师参与设计,用最好的材料,最佳的施工来建造,这次先在灾区做出典范,然后推广。去年地震之后,我曾经第一个发表文章提出要求,希望能在大规模的搜救活动结束之后保留倒塌校舍的现场。这有三个目的:一是留下几个惊心动魄的地震现场供人永久参观;二是借此可以留下危劣工程的法律证据;三是可以为新建的防震校舍提供技术参数。记得当时有两个外国的救援专家告诉我,新建的防震建筑,不能单方面追求过去理解的那种沉重型的“坚固”,而应该更多地采用轻型材料,保持弹性结构。我想,这次同济大学采用全木结构来重建校舍,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可见,灾难真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林:记得当时有一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跪在地上要求惩处危劣校舍的承包商和关系人,您与医生们一起劝他们回帐篷休息,这事还引起过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曲解,说您站在政府一边,不支持民众请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您的做法是正确的。  余:越是在危急时刻,积极分子越要坚守事实的真相,不要瞎起哄。当时的事实真相至少有两个:一,危劣校舍的责任者当然让人愤恨,但要惩处他们,必须通过法律途径。然而眼前的事实是,由于地震太大,绝大多数很坚固的房屋也倒塌了,起诉危劣校舍责任者带来很多法律麻烦,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以前正巧仔细研究过
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2大地震,您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决定下辈子还要投身成为中国人。这句话正好与现在香港书肆上一本书的书名针锋相对,所以那天听您演讲的香港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本书的书名是《下辈子决不再做中国人》,您读过吗?余:我没读过,也不会去读。  林:近年来讲述中国文化的人很多,已经掀起了一次次所谓的“国学热”,但很少有人像您一样,把救助地震的现场看成是学习中国文化的课堂,把大爱、至善看成是主要课题。您是不是觉得,很多文化讲述者没有触及中国文化的深层本性?  余: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确实有不少文化研究过于注重“术”,而不注重“道”;过于注重朝廷兴衰,而不注重万家灯火;过于注重史官文本,而不注重实际发生。这种研究也成了一种学术传统,一代代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轻重倒置”。由此养成了一批文化人,心目中只有权谋没有大道,只有一大堆官场是非而看不到亿万民众的精神结构。512地震,把这种“轻重倒置”改变了。你发现没有,正当全国人民最繁忙、最激动的时刻,那些文化人完全失语。等到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他们又渐渐复活,居高临下地高谈阔论。  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这些高谈阔论,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了。现在更多地集中到了我们香港,但也没有多少人听,是他们的自娱自乐。我要问,您这次去四川,将会参加一些什么纪念活动?  余:我不会参加一些电视台将在那里举行的纪念晚会,尽管我也觉得这些纪念晚会对于慰籍灾区民众的心理很有必要。我这次去,主要做两件事——  第一,上海市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市,现在有几千名上海的工程专业人员正在那里奋斗。我会在5月11日下午给他们做一次演讲,主题还是“512的大爱至善”,也会有部分灾区民众来听;第二,几个月来,上海市的中、小学生挑选了一批自己喜爱的图书捐赠给灾区同学,我将与“九久读书人”的朋友一起,代表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主持这次捐赠。  林:由上海的中、小学生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给灾区同学,这件事情可以让上海学生接受一次实践爱心的自我训练,因此很让人感动。这是您发起的吗?  余:我只是发起者之一。记得我写过一则短文,意思是:在512的废墟现场,那些蜷曲的书本让我分外揪心。一些年轻的阅读者没有把书读完,但阅读还要继续……据说,我的这则短文,很多上海的中、小学生都读到了。  林:我听四川的一位熟人告诉我,您这次去,除了上述两项活动外,还一再提出要参观重建中的中、小学校舍,对吗?  余:你在四川有熟人?消息确实很灵通。我这次一到四川就会首先去参观这一年来新建的几个校舍。有的校舍听说是全木制作的,由上海同济大学的建筑专家们参与设计,这让我很高兴,很想抢先看一看。校舍,理应由最好的建筑师参与设计,用最好的材料,最佳的施工来建造,这次先在灾区做出典范,然后推广。去年地震之后,我曾经第一个发表文章提出要求,希望能在大规模的搜救活动结束之后保留倒塌校舍的现场。这有三个目的:一是留下几个惊心动魄的地震现场供人永久参观;二是借此可以留下危劣工程的法律证据;三是可以为新建的防震校舍提供技术参数。记得当时有两个外国的救援专家告诉我,新建的防震建筑,不能单方面追求过去理解的那种沉重型的“坚固”,而应该更多地采用轻型材料,保持弹性结构。我想,这次同济大学采用全木结构来重建校舍,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可见,灾难真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林:记得当时有一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跪在地上要求惩处危劣校舍的承包商和关系人,您与医生们一起劝他们回帐篷休息,这事还引起过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曲解,说您站在政府一边,不支持民众请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您的做法是正确的。  余:越是在危急时刻,积极分子越要坚守事实的真相,不要瞎起哄。当时的事实真相至少有两个:一,危劣校舍的责任者当然让人愤恨,但要惩处他们,必须通过法律途径。然而眼前的事实是,由于地震太大,绝大多数很坚固的房屋也倒塌了,起诉危劣校舍责任者带来很多法律麻烦,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以前正巧仔细研究过(2009-05-10 11:26:22)
 
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2009-05-10 11:26:22)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 23:10 ,原跟帖评论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 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文摘版予以照录。同时将余秋雨博客: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11:26:22)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余秋雨  林:余教授,听说您这一时段在香港的几场公开讲座将会暂停并延后,要赶到四川参加512地震的周年纪念,是吗?  余:对。这事我在几个月前就反复预告了,听讲座的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课程都已作了妥善安排。特别要感谢香港作家联会,本来已经发出去了邀我作文学演讲的通知,为了给我的四川之行让路,又重新改变了日期。  林:您对这次回四川,好象看得很重要。  余:对,对我非常重要。去年地震之后不久就去了,天天泪流满面。我当时就对电视采访者讲了多次:512改变了我对中华民族、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基本认识。在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时一地把“生命”、“大爱”、“至善”、“以人为本”这些最重大的人文命题凸现得那么鲜明,并由亿万民众一起投入实践。亿万民众近乎本能的立即投入,证明整个民族确实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文化积淀。我过去几十年在探索中国“国民性”的时候曾经一再陷入苦恼,这些年来在国外讲述中国文化时也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国际上对中华民族的种种曲解、误解和诽谤又常常让我难于平静,但是,通过这次全国规模的救灾实践,我可以大声地告诉世界:中华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精神品质上也是全人类极少数最优秀的族群之一。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看上去毛病很多,我们置身其间也曾经承受过很多磨难,但是这次大家都发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还都隐藏着一个大爱、至善的王国,平日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西方有些发达国家,较早建立了人道主义的心理秩序,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在大爱和至善的集体爆发力上,却比不过中国人。现在中国人又恢复了常态,看起来都不那么崇高了,但是,正因为爆发过这个民族的高贵本性再也不能被埋没、被玷污。  林:上次您在香港学者协会的演讲,我去听了。您说,经过51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
 
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2009-05-10 11:26:22)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 23:10 ,原跟帖评论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 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文摘版予以照录。同时将余秋雨博客: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11:26:22)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余秋雨  林:余教授,听说您这一时段在香港的几场公开讲座将会暂停并延后,要赶到四川参加512地震的周年纪念,是吗?  余:对。这事我在几个月前就反复预告了,听讲座的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课程都已作了妥善安排。特别要感谢香港作家联会,本来已经发出去了邀我作文学演讲的通知,为了给我的四川之行让路,又重新改变了日期。  林:您对这次回四川,好象看得很重要。  余:对,对我非常重要。去年地震之后不久就去了,天天泪流满面。我当时就对电视采访者讲了多次:512改变了我对中华民族、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基本认识。在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时一地把“生命”、“大爱”、“至善”、“以人为本”这些最重大的人文命题凸现得那么鲜明,并由亿万民众一起投入实践。亿万民众近乎本能的立即投入,证明整个民族确实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文化积淀。我过去几十年在探索中国“国民性”的时候曾经一再陷入苦恼,这些年来在国外讲述中国文化时也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国际上对中华民族的种种曲解、误解和诽谤又常常让我难于平静,但是,通过这次全国规模的救灾实践,我可以大声地告诉世界:中华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精神品质上也是全人类极少数最优秀的族群之一。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看上去毛病很多,我们置身其间也曾经承受过很多磨难,但是这次大家都发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还都隐藏着一个大爱、至善的王国,平日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西方有些发达国家,较早建立了人道主义的心理秩序,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在大爱和至善的集体爆发力上,却比不过中国人。现在中国人又恢复了常态,看起来都不那么崇高了,但是,正因为爆发过这个民族的高贵本性再也不能被埋没、被玷污。  林:上次您在香港学者协会的演讲,我去听了。您说,经过51
2大地震,您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决定下辈子还要投身成为中国人。这句话正好与现在香港书肆上一本书的书名针锋相对,所以那天听您演讲的香港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本书的书名是《下辈子决不再做中国人》,您读过吗?余:我没读过,也不会去读。  林:近年来讲述中国文化的人很多,已经掀起了一次次所谓的“国学热”,但很少有人像您一样,把救助地震的现场看成是学习中国文化的课堂,把大爱、至善看成是主要课题。您是不是觉得,很多文化讲述者没有触及中国文化的深层本性?  余: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确实有不少文化研究过于注重“术”,而不注重“道”;过于注重朝廷兴衰,而不注重万家灯火;过于注重史官文本,而不注重实际发生。这种研究也成了一种学术传统,一代代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轻重倒置”。由此养成了一批文化人,心目中只有权谋没有大道,只有一大堆官场是非而看不到亿万民众的精神结构。512地震,把这种“轻重倒置”改变了。你发现没有,正当全国人民最繁忙、最激动的时刻,那些文化人完全失语。等到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他们又渐渐复活,居高临下地高谈阔论。  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这些高谈阔论,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了。现在更多地集中到了我们香港,但也没有多少人听,是他们的自娱自乐。我要问,您这次去四川,将会参加一些什么纪念活动?  余:我不会参加一些电视台将在那里举行的纪念晚会,尽管我也觉得这些纪念晚会对于慰籍灾区民众的心理很有必要。我这次去,主要做两件事——  第一,上海市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市,现在有几千名上海的工程专业人员正在那里奋斗。我会在5月11日下午给他们做一次演讲,主题还是“512的大爱至善”,也会有部分灾区民众来听;第二,几个月来,上海市的中、小学生挑选了一批自己喜爱的图书捐赠给灾区同学,我将与“九久读书人”的朋友一起,代表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主持这次捐赠。  林:由上海的中、小学生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给灾区同学,这件事情可以让上海学生接受一次实践爱心的自我训练,因此很让人感动。这是您发起的吗?  余:我只是发起者之一。记得我写过一则短文,意思是:在512的废墟现场,那些蜷曲的书本让我分外揪心。一些年轻的阅读者没有把书读完,但阅读还要继续……据说,我的这则短文,很多上海的中、小学生都读到了。  林:我听四川的一位熟人告诉我,您这次去,除了上述两项活动外,还一再提出要参观重建中的中、小学校舍,对吗?  余:你在四川有熟人?消息确实很灵通。我这次一到四川就会首先去参观这一年来新建的几个校舍。有的校舍听说是全木制作的,由上海同济大学的建筑专家们参与设计,这让我很高兴,很想抢先看一看。校舍,理应由最好的建筑师参与设计,用最好的材料,最佳的施工来建造,这次先在灾区做出典范,然后推广。去年地震之后,我曾经第一个发表文章提出要求,希望能在大规模的搜救活动结束之后保留倒塌校舍的现场。这有三个目的:一是留下几个惊心动魄的地震现场供人永久参观;二是借此可以留下危劣工程的法律证据;三是可以为新建的防震校舍提供技术参数。记得当时有两个外国的救援专家告诉我,新建的防震建筑,不能单方面追求过去理解的那种沉重型的“坚固”,而应该更多地采用轻型材料,保持弹性结构。我想,这次同济大学采用全木结构来重建校舍,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可见,灾难真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林:记得当时有一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跪在地上要求惩处危劣校舍的承包商和关系人,您与医生们一起劝他们回帐篷休息,这事还引起过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曲解,说您站在政府一边,不支持民众请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您的做法是正确的。  余:越是在危急时刻,积极分子越要坚守事实的真相,不要瞎起哄。当时的事实真相至少有两个:一,危劣校舍的责任者当然让人愤恨,但要惩处他们,必须通过法律途径。然而眼前的事实是,由于地震太大,绝大多数很坚固的房屋也倒塌了,起诉危劣校舍责任者带来很多法律麻烦,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以前正巧仔细研究过【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
日本阪神大地震和伊朗北姆大地震之后的法律追求情况,深知这事的极度艰难,因此必须提醒那些家长;二,很多医生告诉我,这些跪着的家长需要立即获得精神救助、心理干预,因此必须立即采用各种方式阻断他们的行为。何况,当时堰塞湖的危机每时每刻有可能爆发,几十万民众正在紧急转移。我的劝告,正是心理干预的方式之一,是一个治疗程序效果不错。  林:其实国外的媒体不管原来是什么立场,对于中国在512地震中的表现都予以正面肯定。中国文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还应该有基本的良知判断,不应该把好事说成坏事。因为如果硬把好事说成坏事,那么,也必然会把坏事说成好事。我们香港学者协会的很多教授都高度评价您在512地震中的一系列言论,正如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先生在电视上所说的:“余秋雨先生在地震灾难中的言行,表现了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他所说的道德勇气,就是明知那些文人会来围攻,您还坚守事实真相。余:谢谢!  林:据说您至今仍不上网。我要告诉您,网上最近又出现了一条与您有关的无聊花絮,说您的妻子马兰女士发表声明要与您离婚,原因是您爱上了一个“美女作家”。我当然知道这是谣言,对此您不生气吗?余:他们所说的“美女作家”,还没有确定名字吧?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有照片吗?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那他们是每况愈下了。前年他们还编了名字,说是陈鲁豫,让鲁豫大笑了一通,我们为此还拥抱了一下。后来他们又编造了我“前妻”的故事,还有照片呢。这次只剩下了“美女作家”这个提法。其实昨天已经有人打电话告诉马兰了。  林:马兰女士有何反应?  余:马兰依然大笑,说,“这个美女作家就是我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林:她怎么说?  余:马兰说,那是一些不懂爱的人产生的困惑,很值得同情。就像一个没有见到过山的人突然来到黄山脚下,一次次作出判断:“这山明天会倒吧?下个月会倒吧?明年会倒吧?”  林:这个比喻很精彩!  余:确实也称得上“美女作家”了吧?请继续点击——菩萨小朋友给余秋雨的天堂来信沉痛哀悼!刻骨铭心!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 23:10 ,原跟帖评论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 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
日本阪神大地震和伊朗北姆大地震之后的法律追求情况,深知这事的极度艰难,因此必须提醒那些家长;二,很多医生告诉我,这些跪着的家长需要立即获得精神救助、心理干预,因此必须立即采用各种方式阻断他们的行为。何况,当时堰塞湖的危机每时每刻有可能爆发,几十万民众正在紧急转移。我的劝告,正是心理干预的方式之一,是一个治疗程序效果不错。  林:其实国外的媒体不管原来是什么立场,对于中国在512地震中的表现都予以正面肯定。中国文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还应该有基本的良知判断,不应该把好事说成坏事。因为如果硬把好事说成坏事,那么,也必然会把坏事说成好事。我们香港学者协会的很多教授都高度评价您在512地震中的一系列言论,正如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先生在电视上所说的:“余秋雨先生在地震灾难中的言行,表现了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他所说的道德勇气,就是明知那些文人会来围攻,您还坚守事实真相。余:谢谢!  林:据说您至今仍不上网。我要告诉您,网上最近又出现了一条与您有关的无聊花絮,说您的妻子马兰女士发表声明要与您离婚,原因是您爱上了一个“美女作家”。我当然知道这是谣言,对此您不生气吗?余:他们所说的“美女作家”,还没有确定名字吧?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有照片吗?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那他们是每况愈下了。前年他们还编了名字,说是陈鲁豫,让鲁豫大笑了一通,我们为此还拥抱了一下。后来他们又编造了我“前妻”的故事,还有照片呢。这次只剩下了“美女作家”这个提法。其实昨天已经有人打电话告诉马兰了。  林:马兰女士有何反应?  余:马兰依然大笑,说,“这个美女作家就是我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林:她怎么说?  余:马兰说,那是一些不懂爱的人产生的困惑,很值得同情。就像一个没有见到过山的人突然来到黄山脚下,一次次作出判断:“这山明天会倒吧?下个月会倒吧?明年会倒吧?”  林:这个比喻很精彩!  余:确实也称得上“美女作家”了吧?请继续点击——菩萨小朋友给余秋雨的天堂来信沉痛哀悼!刻骨铭心!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
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2009-05-10 11:26:22)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 23:10 ,原跟帖评论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 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文摘版予以照录。同时将余秋雨博客: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11:26:22)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余秋雨  林:余教授,听说您这一时段在香港的几场公开讲座将会暂停并延后,要赶到四川参加512地震的周年纪念,是吗?  余:对。这事我在几个月前就反复预告了,听讲座的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课程都已作了妥善安排。特别要感谢香港作家联会,本来已经发出去了邀我作文学演讲的通知,为了给我的四川之行让路,又重新改变了日期。  林:您对这次回四川,好象看得很重要。  余:对,对我非常重要。去年地震之后不久就去了,天天泪流满面。我当时就对电视采访者讲了多次:512改变了我对中华民族、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基本认识。在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时一地把“生命”、“大爱”、“至善”、“以人为本”这些最重大的人文命题凸现得那么鲜明,并由亿万民众一起投入实践。亿万民众近乎本能的立即投入,证明整个民族确实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文化积淀。我过去几十年在探索中国“国民性”的时候曾经一再陷入苦恼,这些年来在国外讲述中国文化时也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国际上对中华民族的种种曲解、误解和诽谤又常常让我难于平静,但是,通过这次全国规模的救灾实践,我可以大声地告诉世界:中华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精神品质上也是全人类极少数最优秀的族群之一。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看上去毛病很多,我们置身其间也曾经承受过很多磨难,但是这次大家都发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还都隐藏着一个大爱、至善的王国,平日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西方有些发达国家,较早建立了人道主义的心理秩序,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在大爱和至善的集体爆发力上,却比不过中国人。现在中国人又恢复了常态,看起来都不那么崇高了,但是,正因为爆发过这个民族的高贵本性再也不能被埋没、被玷污。  林:上次您在香港学者协会的演讲,我去听了。您说,经过51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
日本阪神大地震和伊朗北姆大地震之后的法律追求情况,深知这事的极度艰难,因此必须提醒那些家长;二,很多医生告诉我,这些跪着的家长需要立即获得精神救助、心理干预,因此必须立即采用各种方式阻断他们的行为。何况,当时堰塞湖的危机每时每刻有可能爆发,几十万民众正在紧急转移。我的劝告,正是心理干预的方式之一,是一个治疗程序效果不错。  林:其实国外的媒体不管原来是什么立场,对于中国在512地震中的表现都予以正面肯定。中国文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还应该有基本的良知判断,不应该把好事说成坏事。因为如果硬把好事说成坏事,那么,也必然会把坏事说成好事。我们香港学者协会的很多教授都高度评价您在512地震中的一系列言论,正如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先生在电视上所说的:“余秋雨先生在地震灾难中的言行,表现了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他所说的道德勇气,就是明知那些文人会来围攻,您还坚守事实真相。余:谢谢!  林:据说您至今仍不上网。我要告诉您,网上最近又出现了一条与您有关的无聊花絮,说您的妻子马兰女士发表声明要与您离婚,原因是您爱上了一个“美女作家”。我当然知道这是谣言,对此您不生气吗?余:他们所说的“美女作家”,还没有确定名字吧?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有照片吗?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那他们是每况愈下了。前年他们还编了名字,说是陈鲁豫,让鲁豫大笑了一通,我们为此还拥抱了一下。后来他们又编造了我“前妻”的故事,还有照片呢。这次只剩下了“美女作家”这个提法。其实昨天已经有人打电话告诉马兰了。  林:马兰女士有何反应?  余:马兰依然大笑,说,“这个美女作家就是我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林:她怎么说?  余:马兰说,那是一些不懂爱的人产生的困惑,很值得同情。就像一个没有见到过山的人突然来到黄山脚下,一次次作出判断:“这山明天会倒吧?下个月会倒吧?明年会倒吧?”  林:这个比喻很精彩!  余:确实也称得上“美女作家”了吧?请继续点击——菩萨小朋友给余秋雨的天堂来信沉痛哀悼!刻骨铭心!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
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
 
日本阪神大地震和伊朗北姆大地震之后的法律追求情况,深知这事的极度艰难,因此必须提醒那些家长;二,很多医生告诉我,这些跪着的家长需要立即获得精神救助、心理干预,因此必须立即采用各种方式阻断他们的行为。何况,当时堰塞湖的危机每时每刻有可能爆发,几十万民众正在紧急转移。我的劝告,正是心理干预的方式之一,是一个治疗程序效果不错。  林:其实国外的媒体不管原来是什么立场,对于中国在512地震中的表现都予以正面肯定。中国文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还应该有基本的良知判断,不应该把好事说成坏事。因为如果硬把好事说成坏事,那么,也必然会把坏事说成好事。我们香港学者协会的很多教授都高度评价您在512地震中的一系列言论,正如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先生在电视上所说的:“余秋雨先生在地震灾难中的言行,表现了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他所说的道德勇气,就是明知那些文人会来围攻,您还坚守事实真相。余:谢谢!  林:据说您至今仍不上网。我要告诉您,网上最近又出现了一条与您有关的无聊花絮,说您的妻子马兰女士发表声明要与您离婚,原因是您爱上了一个“美女作家”。我当然知道这是谣言,对此您不生气吗?余:他们所说的“美女作家”,还没有确定名字吧?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有照片吗?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那他们是每况愈下了。前年他们还编了名字,说是陈鲁豫,让鲁豫大笑了一通,我们为此还拥抱了一下。后来他们又编造了我“前妻”的故事,还有照片呢。这次只剩下了“美女作家”这个提法。其实昨天已经有人打电话告诉马兰了。  林:马兰女士有何反应?  余:马兰依然大笑,说,“这个美女作家就是我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林:她怎么说?  余:马兰说,那是一些不懂爱的人产生的困惑,很值得同情。就像一个没有见到过山的人突然来到黄山脚下,一次次作出判断:“这山明天会倒吧?下个月会倒吧?明年会倒吧?”  林:这个比喻很精彩!  余:确实也称得上“美女作家”了吧?请继续点击——菩萨小朋友给余秋雨的天堂来信沉痛哀悼!刻骨铭心!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文摘版予以照录。同时将余秋雨博客:
日本阪神大地震和伊朗北姆大地震之后的法律追求情况,深知这事的极度艰难,因此必须提醒那些家长;二,很多医生告诉我,这些跪着的家长需要立即获得精神救助、心理干预,因此必须立即采用各种方式阻断他们的行为。何况,当时堰塞湖的危机每时每刻有可能爆发,几十万民众正在紧急转移。我的劝告,正是心理干预的方式之一,是一个治疗程序效果不错。  林:其实国外的媒体不管原来是什么立场,对于中国在512地震中的表现都予以正面肯定。中国文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还应该有基本的良知判断,不应该把好事说成坏事。因为如果硬把好事说成坏事,那么,也必然会把坏事说成好事。我们香港学者协会的很多教授都高度评价您在512地震中的一系列言论,正如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先生在电视上所说的:“余秋雨先生在地震灾难中的言行,表现了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他所说的道德勇气,就是明知那些文人会来围攻,您还坚守事实真相。余:谢谢!  林:据说您至今仍不上网。我要告诉您,网上最近又出现了一条与您有关的无聊花絮,说您的妻子马兰女士发表声明要与您离婚,原因是您爱上了一个“美女作家”。我当然知道这是谣言,对此您不生气吗?余:他们所说的“美女作家”,还没有确定名字吧?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有照片吗?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那他们是每况愈下了。前年他们还编了名字,说是陈鲁豫,让鲁豫大笑了一通,我们为此还拥抱了一下。后来他们又编造了我“前妻”的故事,还有照片呢。这次只剩下了“美女作家”这个提法。其实昨天已经有人打电话告诉马兰了。  林:马兰女士有何反应?  余:马兰依然大笑,说,“这个美女作家就是我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林:她怎么说?  余:马兰说,那是一些不懂爱的人产生的困惑,很值得同情。就像一个没有见到过山的人突然来到黄山脚下,一次次作出判断:“这山明天会倒吧?下个月会倒吧?明年会倒吧?”  林:这个比喻很精彩!  余:确实也称得上“美女作家”了吧?请继续点击——菩萨小朋友给余秋雨的天堂来信沉痛哀悼!刻骨铭心!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2大地震,您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决定下辈子还要投身成为中国人。这句话正好与现在香港书肆上一本书的书名针锋相对,所以那天听您演讲的香港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本书的书名是《下辈子决不再做中国人》,您读过吗?余:我没读过,也不会去读。  林:近年来讲述中国文化的人很多,已经掀起了一次次所谓的“国学热”,但很少有人像您一样,把救助地震的现场看成是学习中国文化的课堂,把大爱、至善看成是主要课题。您是不是觉得,很多文化讲述者没有触及中国文化的深层本性?  余: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确实有不少文化研究过于注重“术”,而不注重“道”;过于注重朝廷兴衰,而不注重万家灯火;过于注重史官文本,而不注重实际发生。这种研究也成了一种学术传统,一代代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轻重倒置”。由此养成了一批文化人,心目中只有权谋没有大道,只有一大堆官场是非而看不到亿万民众的精神结构。512地震,把这种“轻重倒置”改变了。你发现没有,正当全国人民最繁忙、最激动的时刻,那些文化人完全失语。等到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他们又渐渐复活,居高临下地高谈阔论。  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这些高谈阔论,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了。现在更多地集中到了我们香港,但也没有多少人听,是他们的自娱自乐。我要问,您这次去四川,将会参加一些什么纪念活动?  余:我不会参加一些电视台将在那里举行的纪念晚会,尽管我也觉得这些纪念晚会对于慰籍灾区民众的心理很有必要。我这次去,主要做两件事——  第一,上海市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市,现在有几千名上海的工程专业人员正在那里奋斗。我会在5月11日下午给他们做一次演讲,主题还是“512的大爱至善”,也会有部分灾区民众来听;第二,几个月来,上海市的中、小学生挑选了一批自己喜爱的图书捐赠给灾区同学,我将与“九久读书人”的朋友一起,代表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主持这次捐赠。  林:由上海的中、小学生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给灾区同学,这件事情可以让上海学生接受一次实践爱心的自我训练,因此很让人感动。这是您发起的吗?  余:我只是发起者之一。记得我写过一则短文,意思是:在512的废墟现场,那些蜷曲的书本让我分外揪心。一些年轻的阅读者没有把书读完,但阅读还要继续……据说,我的这则短文,很多上海的中、小学生都读到了。  林:我听四川的一位熟人告诉我,您这次去,除了上述两项活动外,还一再提出要参观重建中的中、小学校舍,对吗?  余:你在四川有熟人?消息确实很灵通。我这次一到四川就会首先去参观这一年来新建的几个校舍。有的校舍听说是全木制作的,由上海同济大学的建筑专家们参与设计,这让我很高兴,很想抢先看一看。校舍,理应由最好的建筑师参与设计,用最好的材料,最佳的施工来建造,这次先在灾区做出典范,然后推广。去年地震之后,我曾经第一个发表文章提出要求,希望能在大规模的搜救活动结束之后保留倒塌校舍的现场。这有三个目的:一是留下几个惊心动魄的地震现场供人永久参观;二是借此可以留下危劣工程的法律证据;三是可以为新建的防震校舍提供技术参数。记得当时有两个外国的救援专家告诉我,新建的防震建筑,不能单方面追求过去理解的那种沉重型的“坚固”,而应该更多地采用轻型材料,保持弹性结构。我想,这次同济大学采用全木结构来重建校舍,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可见,灾难真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林:记得当时有一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跪在地上要求惩处危劣校舍的承包商和关系人,您与医生们一起劝他们回帐篷休息,这事还引起过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曲解,说您站在政府一边,不支持民众请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您的做法是正确的。  余:越是在危急时刻,积极分子越要坚守事实的真相,不要瞎起哄。当时的事实真相至少有两个:一,危劣校舍的责任者当然让人愤恨,但要惩处他们,必须通过法律途径。然而眼前的事实是,由于地震太大,绝大多数很坚固的房屋也倒塌了,起诉危劣校舍责任者带来很多法律麻烦,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以前正巧仔细研究过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11:26:22)
日本阪神大地震和伊朗北姆大地震之后的法律追求情况,深知这事的极度艰难,因此必须提醒那些家长;二,很多医生告诉我,这些跪着的家长需要立即获得精神救助、心理干预,因此必须立即采用各种方式阻断他们的行为。何况,当时堰塞湖的危机每时每刻有可能爆发,几十万民众正在紧急转移。我的劝告,正是心理干预的方式之一,是一个治疗程序效果不错。  林:其实国外的媒体不管原来是什么立场,对于中国在512地震中的表现都予以正面肯定。中国文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还应该有基本的良知判断,不应该把好事说成坏事。因为如果硬把好事说成坏事,那么,也必然会把坏事说成好事。我们香港学者协会的很多教授都高度评价您在512地震中的一系列言论,正如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先生在电视上所说的:“余秋雨先生在地震灾难中的言行,表现了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他所说的道德勇气,就是明知那些文人会来围攻,您还坚守事实真相。余:谢谢!  林:据说您至今仍不上网。我要告诉您,网上最近又出现了一条与您有关的无聊花絮,说您的妻子马兰女士发表声明要与您离婚,原因是您爱上了一个“美女作家”。我当然知道这是谣言,对此您不生气吗?余:他们所说的“美女作家”,还没有确定名字吧?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有照片吗?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那他们是每况愈下了。前年他们还编了名字,说是陈鲁豫,让鲁豫大笑了一通,我们为此还拥抱了一下。后来他们又编造了我“前妻”的故事,还有照片呢。这次只剩下了“美女作家”这个提法。其实昨天已经有人打电话告诉马兰了。  林:马兰女士有何反应?  余:马兰依然大笑,说,“这个美女作家就是我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林:她怎么说?  余:马兰说,那是一些不懂爱的人产生的困惑,很值得同情。就像一个没有见到过山的人突然来到黄山脚下,一次次作出判断:“这山明天会倒吧?下个月会倒吧?明年会倒吧?”  林:这个比喻很精彩!  余:确实也称得上“美女作家”了吧?请继续点击——菩萨小朋友给余秋雨的天堂来信沉痛哀悼!刻骨铭心!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
2大地震,您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决定下辈子还要投身成为中国人。这句话正好与现在香港书肆上一本书的书名针锋相对,所以那天听您演讲的香港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本书的书名是《下辈子决不再做中国人》,您读过吗?余:我没读过,也不会去读。  林:近年来讲述中国文化的人很多,已经掀起了一次次所谓的“国学热”,但很少有人像您一样,把救助地震的现场看成是学习中国文化的课堂,把大爱、至善看成是主要课题。您是不是觉得,很多文化讲述者没有触及中国文化的深层本性?  余: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确实有不少文化研究过于注重“术”,而不注重“道”;过于注重朝廷兴衰,而不注重万家灯火;过于注重史官文本,而不注重实际发生。这种研究也成了一种学术传统,一代代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轻重倒置”。由此养成了一批文化人,心目中只有权谋没有大道,只有一大堆官场是非而看不到亿万民众的精神结构。512地震,把这种“轻重倒置”改变了。你发现没有,正当全国人民最繁忙、最激动的时刻,那些文化人完全失语。等到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他们又渐渐复活,居高临下地高谈阔论。  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这些高谈阔论,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了。现在更多地集中到了我们香港,但也没有多少人听,是他们的自娱自乐。我要问,您这次去四川,将会参加一些什么纪念活动?  余:我不会参加一些电视台将在那里举行的纪念晚会,尽管我也觉得这些纪念晚会对于慰籍灾区民众的心理很有必要。我这次去,主要做两件事——  第一,上海市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市,现在有几千名上海的工程专业人员正在那里奋斗。我会在5月11日下午给他们做一次演讲,主题还是“512的大爱至善”,也会有部分灾区民众来听;第二,几个月来,上海市的中、小学生挑选了一批自己喜爱的图书捐赠给灾区同学,我将与“九久读书人”的朋友一起,代表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主持这次捐赠。  林:由上海的中、小学生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给灾区同学,这件事情可以让上海学生接受一次实践爱心的自我训练,因此很让人感动。这是您发起的吗?  余:我只是发起者之一。记得我写过一则短文,意思是:在512的废墟现场,那些蜷曲的书本让我分外揪心。一些年轻的阅读者没有把书读完,但阅读还要继续……据说,我的这则短文,很多上海的中、小学生都读到了。  林:我听四川的一位熟人告诉我,您这次去,除了上述两项活动外,还一再提出要参观重建中的中、小学校舍,对吗?  余:你在四川有熟人?消息确实很灵通。我这次一到四川就会首先去参观这一年来新建的几个校舍。有的校舍听说是全木制作的,由上海同济大学的建筑专家们参与设计,这让我很高兴,很想抢先看一看。校舍,理应由最好的建筑师参与设计,用最好的材料,最佳的施工来建造,这次先在灾区做出典范,然后推广。去年地震之后,我曾经第一个发表文章提出要求,希望能在大规模的搜救活动结束之后保留倒塌校舍的现场。这有三个目的:一是留下几个惊心动魄的地震现场供人永久参观;二是借此可以留下危劣工程的法律证据;三是可以为新建的防震校舍提供技术参数。记得当时有两个外国的救援专家告诉我,新建的防震建筑,不能单方面追求过去理解的那种沉重型的“坚固”,而应该更多地采用轻型材料,保持弹性结构。我想,这次同济大学采用全木结构来重建校舍,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可见,灾难真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林:记得当时有一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跪在地上要求惩处危劣校舍的承包商和关系人,您与医生们一起劝他们回帐篷休息,这事还引起过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曲解,说您站在政府一边,不支持民众请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您的做法是正确的。  余:越是在危急时刻,积极分子越要坚守事实的真相,不要瞎起哄。当时的事实真相至少有两个:一,危劣校舍的责任者当然让人愤恨,但要惩处他们,必须通过法律途径。然而眼前的事实是,由于地震太大,绝大多数很坚固的房屋也倒塌了,起诉危劣校舍责任者带来很多法律麻烦,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以前正巧仔细研究过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

余秋雨

日本阪神大地震和伊朗北姆大地震之后的法律追求情况,深知这事的极度艰难,因此必须提醒那些家长;二,很多医生告诉我,这些跪着的家长需要立即获得精神救助、心理干预,因此必须立即采用各种方式阻断他们的行为。何况,当时堰塞湖的危机每时每刻有可能爆发,几十万民众正在紧急转移。我的劝告,正是心理干预的方式之一,是一个治疗程序效果不错。  林:其实国外的媒体不管原来是什么立场,对于中国在512地震中的表现都予以正面肯定。中国文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还应该有基本的良知判断,不应该把好事说成坏事。因为如果硬把好事说成坏事,那么,也必然会把坏事说成好事。我们香港学者协会的很多教授都高度评价您在512地震中的一系列言论,正如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先生在电视上所说的:“余秋雨先生在地震灾难中的言行,表现了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他所说的道德勇气,就是明知那些文人会来围攻,您还坚守事实真相。余:谢谢!  林:据说您至今仍不上网。我要告诉您,网上最近又出现了一条与您有关的无聊花絮,说您的妻子马兰女士发表声明要与您离婚,原因是您爱上了一个“美女作家”。我当然知道这是谣言,对此您不生气吗?余:他们所说的“美女作家”,还没有确定名字吧?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有照片吗?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那他们是每况愈下了。前年他们还编了名字,说是陈鲁豫,让鲁豫大笑了一通,我们为此还拥抱了一下。后来他们又编造了我“前妻”的故事,还有照片呢。这次只剩下了“美女作家”这个提法。其实昨天已经有人打电话告诉马兰了。  林:马兰女士有何反应?  余:马兰依然大笑,说,“这个美女作家就是我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林:她怎么说?  余:马兰说,那是一些不懂爱的人产生的困惑,很值得同情。就像一个没有见到过山的人突然来到黄山脚下,一次次作出判断:“这山明天会倒吧?下个月会倒吧?明年会倒吧?”  林:这个比喻很精彩!  余:确实也称得上“美女作家”了吧?请继续点击——菩萨小朋友给余秋雨的天堂来信沉痛哀悼!刻骨铭心!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

 

  林:余教授,听说您这一时段在香港的几场公开讲座将会暂停并延后,要赶到四川参加512地震的周年纪念,是吗?

  余:对。这事我在几个月前就反复预告了,听讲座的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课程都已作了妥善安排。特别要感谢香港作家联会,本来已经发出去了邀我作文学演讲的通知,为了给我的四川之行让路,又重新改变了日期。 

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2009-05-10 11:26:22)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 23:10 ,原跟帖评论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 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文摘版予以照录。同时将余秋雨博客: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11:26:22)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余秋雨  林:余教授,听说您这一时段在香港的几场公开讲座将会暂停并延后,要赶到四川参加512地震的周年纪念,是吗?  余:对。这事我在几个月前就反复预告了,听讲座的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课程都已作了妥善安排。特别要感谢香港作家联会,本来已经发出去了邀我作文学演讲的通知,为了给我的四川之行让路,又重新改变了日期。  林:您对这次回四川,好象看得很重要。  余:对,对我非常重要。去年地震之后不久就去了,天天泪流满面。我当时就对电视采访者讲了多次:512改变了我对中华民族、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基本认识。在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时一地把“生命”、“大爱”、“至善”、“以人为本”这些最重大的人文命题凸现得那么鲜明,并由亿万民众一起投入实践。亿万民众近乎本能的立即投入,证明整个民族确实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文化积淀。我过去几十年在探索中国“国民性”的时候曾经一再陷入苦恼,这些年来在国外讲述中国文化时也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国际上对中华民族的种种曲解、误解和诽谤又常常让我难于平静,但是,通过这次全国规模的救灾实践,我可以大声地告诉世界:中华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精神品质上也是全人类极少数最优秀的族群之一。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看上去毛病很多,我们置身其间也曾经承受过很多磨难,但是这次大家都发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还都隐藏着一个大爱、至善的王国,平日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西方有些发达国家,较早建立了人道主义的心理秩序,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在大爱和至善的集体爆发力上,却比不过中国人。现在中国人又恢复了常态,看起来都不那么崇高了,但是,正因为爆发过这个民族的高贵本性再也不能被埋没、被玷污。  林:上次您在香港学者协会的演讲,我去听了。您说,经过51

  林:您对这次回四川,好象看得很重要。

  余:对,对我非常重要。去年地震之后不久就去了,天天泪流满面。我当时就对电视采访者讲了多次:512改变了我对中华民族、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基本认识。在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时一地把“生命”、“大爱”、“至善”、“以人为本”这些最重大的人文命题凸现得那么鲜明,并由亿万民众一起投入实践。亿万民众近乎本能的立即投入,证明整个民族确实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文化积淀。我过去几十年在探索中国“国民性”的时候曾经一再陷入苦恼,这些年来在国外讲述中国文化时也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国际上对中华民族的种种曲解、误解和诽谤又常常让我难于平静,但是,通过这次全国规模的救灾实践,我可以大声地告诉世界:中华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精神品质上也是全人类极少数最优秀的族群之一。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看上去毛病很多,我们置身其间也曾经承受过很多磨难,但是这次大家都发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还都隐藏着一个大爱、至善的王国,平日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西方有些发达国家,较早建立了人道主义的心理秩序,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在大爱和至善的集体爆发力上,却比不过中国人。现在中国人又恢复了常态,看起来都不那么崇高了,但是,正因为爆发过这个民族的高贵本性再也不能被埋没、被玷污。 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2009-05-10 11:26:22)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 23:10 ,原跟帖评论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 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文摘版予以照录。同时将余秋雨博客: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11:26:22)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余秋雨  林:余教授,听说您这一时段在香港的几场公开讲座将会暂停并延后,要赶到四川参加512地震的周年纪念,是吗?  余:对。这事我在几个月前就反复预告了,听讲座的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课程都已作了妥善安排。特别要感谢香港作家联会,本来已经发出去了邀我作文学演讲的通知,为了给我的四川之行让路,又重新改变了日期。  林:您对这次回四川,好象看得很重要。  余:对,对我非常重要。去年地震之后不久就去了,天天泪流满面。我当时就对电视采访者讲了多次:512改变了我对中华民族、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基本认识。在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时一地把“生命”、“大爱”、“至善”、“以人为本”这些最重大的人文命题凸现得那么鲜明,并由亿万民众一起投入实践。亿万民众近乎本能的立即投入,证明整个民族确实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文化积淀。我过去几十年在探索中国“国民性”的时候曾经一再陷入苦恼,这些年来在国外讲述中国文化时也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国际上对中华民族的种种曲解、误解和诽谤又常常让我难于平静,但是,通过这次全国规模的救灾实践,我可以大声地告诉世界:中华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精神品质上也是全人类极少数最优秀的族群之一。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看上去毛病很多,我们置身其间也曾经承受过很多磨难,但是这次大家都发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还都隐藏着一个大爱、至善的王国,平日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西方有些发达国家,较早建立了人道主义的心理秩序,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在大爱和至善的集体爆发力上,却比不过中国人。现在中国人又恢复了常态,看起来都不那么崇高了,但是,正因为爆发过这个民族的高贵本性再也不能被埋没、被玷污。  林:上次您在香港学者协会的演讲,我去听了。您说,经过51

  林:上次您在香港学者协会的演讲,我去听了。您说,经过512大地震,您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决定下辈子还要投身成为中国人。这句话正好与现在香港书肆上一本书的书名针锋相对,所以那天听您演讲的香港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本书的书名是《下辈子决不再做中国人》,您读过吗?

余:我没读过,也不会去读。 

  林:近年来讲述中国文化的人很多,已经掀起了一次次所谓的“国学热”,但很少有人像您一样,把救助地震的现场看成是学习中国文化的课堂,把大爱、至善看成是主要课题。您是不是觉得,很多文化讲述者没有触及中国文化的深层本性? 

  余: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确实有不少文化研究过于注重“术”,而不注重“道”;过于注重朝廷兴衰,而不注重万家灯火;过于注重史官文本,而不注重实际发生。这种研究也成了一种学术传统,一代代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轻重倒置”。由此养成了一批文化人,心目中只有权谋没有大道,只有一大堆官场是非而看不到亿万民众的精神结构。512地震,把这种“轻重倒置”改变了。你发现没有,正当全国人民最繁忙、最激动的时刻,那些文化人完全失语。等到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他们又渐渐复活,居高临下地高谈阔论。

  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这些高谈阔论,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了。现在更多地集中到了我们香港,但也没有多少人听,是他们的自娱自乐。我要问,您这次去四川,将会参加一些什么纪念活动? 

  余:我不会参加一些电视台将在那里举行的纪念晚会,尽管我也觉得这些纪念晚会对于慰籍灾区民众的心理很有必要。我这次去,主要做两件事——  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2009-05-10 11:26:22)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 23:10 ,原跟帖评论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 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文摘版予以照录。同时将余秋雨博客: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11:26:22)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余秋雨  林:余教授,听说您这一时段在香港的几场公开讲座将会暂停并延后,要赶到四川参加512地震的周年纪念,是吗?  余:对。这事我在几个月前就反复预告了,听讲座的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课程都已作了妥善安排。特别要感谢香港作家联会,本来已经发出去了邀我作文学演讲的通知,为了给我的四川之行让路,又重新改变了日期。  林:您对这次回四川,好象看得很重要。  余:对,对我非常重要。去年地震之后不久就去了,天天泪流满面。我当时就对电视采访者讲了多次:512改变了我对中华民族、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基本认识。在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时一地把“生命”、“大爱”、“至善”、“以人为本”这些最重大的人文命题凸现得那么鲜明,并由亿万民众一起投入实践。亿万民众近乎本能的立即投入,证明整个民族确实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文化积淀。我过去几十年在探索中国“国民性”的时候曾经一再陷入苦恼,这些年来在国外讲述中国文化时也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国际上对中华民族的种种曲解、误解和诽谤又常常让我难于平静,但是,通过这次全国规模的救灾实践,我可以大声地告诉世界:中华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精神品质上也是全人类极少数最优秀的族群之一。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看上去毛病很多,我们置身其间也曾经承受过很多磨难,但是这次大家都发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还都隐藏着一个大爱、至善的王国,平日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西方有些发达国家,较早建立了人道主义的心理秩序,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在大爱和至善的集体爆发力上,却比不过中国人。现在中国人又恢复了常态,看起来都不那么崇高了,但是,正因为爆发过这个民族的高贵本性再也不能被埋没、被玷污。  林:上次您在香港学者协会的演讲,我去听了。您说,经过51 

  第一,上海市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市,现在有几千名上海的工程专业人员正在那里奋斗。我会在5月11日下午给他们做一次演讲,主题还是“512的大爱至善”,也会有部分灾区民众来听; 

  2大地震,您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决定下辈子还要投身成为中国人。这句话正好与现在香港书肆上一本书的书名针锋相对,所以那天听您演讲的香港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本书的书名是《下辈子决不再做中国人》,您读过吗?余:我没读过,也不会去读。  林:近年来讲述中国文化的人很多,已经掀起了一次次所谓的“国学热”,但很少有人像您一样,把救助地震的现场看成是学习中国文化的课堂,把大爱、至善看成是主要课题。您是不是觉得,很多文化讲述者没有触及中国文化的深层本性?  余: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确实有不少文化研究过于注重“术”,而不注重“道”;过于注重朝廷兴衰,而不注重万家灯火;过于注重史官文本,而不注重实际发生。这种研究也成了一种学术传统,一代代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轻重倒置”。由此养成了一批文化人,心目中只有权谋没有大道,只有一大堆官场是非而看不到亿万民众的精神结构。512地震,把这种“轻重倒置”改变了。你发现没有,正当全国人民最繁忙、最激动的时刻,那些文化人完全失语。等到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他们又渐渐复活,居高临下地高谈阔论。  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这些高谈阔论,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了。现在更多地集中到了我们香港,但也没有多少人听,是他们的自娱自乐。我要问,您这次去四川,将会参加一些什么纪念活动?  余:我不会参加一些电视台将在那里举行的纪念晚会,尽管我也觉得这些纪念晚会对于慰籍灾区民众的心理很有必要。我这次去,主要做两件事——  第一,上海市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市,现在有几千名上海的工程专业人员正在那里奋斗。我会在5月11日下午给他们做一次演讲,主题还是“512的大爱至善”,也会有部分灾区民众来听;第二,几个月来,上海市的中、小学生挑选了一批自己喜爱的图书捐赠给灾区同学,我将与“九久读书人”的朋友一起,代表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主持这次捐赠。  林:由上海的中、小学生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给灾区同学,这件事情可以让上海学生接受一次实践爱心的自我训练,因此很让人感动。这是您发起的吗?  余:我只是发起者之一。记得我写过一则短文,意思是:在512的废墟现场,那些蜷曲的书本让我分外揪心。一些年轻的阅读者没有把书读完,但阅读还要继续……据说,我的这则短文,很多上海的中、小学生都读到了。  林:我听四川的一位熟人告诉我,您这次去,除了上述两项活动外,还一再提出要参观重建中的中、小学校舍,对吗?  余:你在四川有熟人?消息确实很灵通。我这次一到四川就会首先去参观这一年来新建的几个校舍。有的校舍听说是全木制作的,由上海同济大学的建筑专家们参与设计,这让我很高兴,很想抢先看一看。校舍,理应由最好的建筑师参与设计,用最好的材料,最佳的施工来建造,这次先在灾区做出典范,然后推广。去年地震之后,我曾经第一个发表文章提出要求,希望能在大规模的搜救活动结束之后保留倒塌校舍的现场。这有三个目的:一是留下几个惊心动魄的地震现场供人永久参观;二是借此可以留下危劣工程的法律证据;三是可以为新建的防震校舍提供技术参数。记得当时有两个外国的救援专家告诉我,新建的防震建筑,不能单方面追求过去理解的那种沉重型的“坚固”,而应该更多地采用轻型材料,保持弹性结构。我想,这次同济大学采用全木结构来重建校舍,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可见,灾难真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林:记得当时有一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跪在地上要求惩处危劣校舍的承包商和关系人,您与医生们一起劝他们回帐篷休息,这事还引起过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曲解,说您站在政府一边,不支持民众请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您的做法是正确的。  余:越是在危急时刻,积极分子越要坚守事实的真相,不要瞎起哄。当时的事实真相至少有两个:一,危劣校舍的责任者当然让人愤恨,但要惩处他们,必须通过法律途径。然而眼前的事实是,由于地震太大,绝大多数很坚固的房屋也倒塌了,起诉危劣校舍责任者带来很多法律麻烦,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以前正巧仔细研究过  第二,几个月来,上海市的中、小学生挑选了一批自己喜爱的图书捐赠给灾区同学,我将与“九久读书人”的朋友一起,代表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主持这次捐赠。日本阪神大地震和伊朗北姆大地震之后的法律追求情况,深知这事的极度艰难,因此必须提醒那些家长;二,很多医生告诉我,这些跪着的家长需要立即获得精神救助、心理干预,因此必须立即采用各种方式阻断他们的行为。何况,当时堰塞湖的危机每时每刻有可能爆发,几十万民众正在紧急转移。我的劝告,正是心理干预的方式之一,是一个治疗程序效果不错。  林:其实国外的媒体不管原来是什么立场,对于中国在512地震中的表现都予以正面肯定。中国文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还应该有基本的良知判断,不应该把好事说成坏事。因为如果硬把好事说成坏事,那么,也必然会把坏事说成好事。我们香港学者协会的很多教授都高度评价您在512地震中的一系列言论,正如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先生在电视上所说的:“余秋雨先生在地震灾难中的言行,表现了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他所说的道德勇气,就是明知那些文人会来围攻,您还坚守事实真相。余:谢谢!  林:据说您至今仍不上网。我要告诉您,网上最近又出现了一条与您有关的无聊花絮,说您的妻子马兰女士发表声明要与您离婚,原因是您爱上了一个“美女作家”。我当然知道这是谣言,对此您不生气吗?余:他们所说的“美女作家”,还没有确定名字吧?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有照片吗?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那他们是每况愈下了。前年他们还编了名字,说是陈鲁豫,让鲁豫大笑了一通,我们为此还拥抱了一下。后来他们又编造了我“前妻”的故事,还有照片呢。这次只剩下了“美女作家”这个提法。其实昨天已经有人打电话告诉马兰了。  林:马兰女士有何反应?  余:马兰依然大笑,说,“这个美女作家就是我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林:她怎么说?  余:马兰说,那是一些不懂爱的人产生的困惑,很值得同情。就像一个没有见到过山的人突然来到黄山脚下,一次次作出判断:“这山明天会倒吧?下个月会倒吧?明年会倒吧?”  林:这个比喻很精彩!  余:确实也称得上“美女作家”了吧?请继续点击——菩萨小朋友给余秋雨的天堂来信沉痛哀悼!刻骨铭心!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

  林:由上海的中、小学生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给灾区同学,这件事情可以让上海学生接受一次实践爱心的自我训练,因此很让人感动。这是您发起的吗? 

  余:我只是发起者之一。记得我写过一则短文,意思是:在512的废墟现场,那些蜷曲的书本让我分外揪心。一些年轻的阅读者没有把书读完,但阅读还要继续……据说,我的这则短文,很多上海的中、小学生都读到了。 

  林:我听四川的一位熟人告诉我,您这次去,除了上述两项活动外,还一再提出要参观重建中的中、小学校舍,对吗?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2009-05-10 11:26:22)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 23:10 ,原跟帖评论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 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文摘版予以照录。同时将余秋雨博客: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11:26:22)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余秋雨  林:余教授,听说您这一时段在香港的几场公开讲座将会暂停并延后,要赶到四川参加512地震的周年纪念,是吗?  余:对。这事我在几个月前就反复预告了,听讲座的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课程都已作了妥善安排。特别要感谢香港作家联会,本来已经发出去了邀我作文学演讲的通知,为了给我的四川之行让路,又重新改变了日期。  林:您对这次回四川,好象看得很重要。  余:对,对我非常重要。去年地震之后不久就去了,天天泪流满面。我当时就对电视采访者讲了多次:512改变了我对中华民族、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基本认识。在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时一地把“生命”、“大爱”、“至善”、“以人为本”这些最重大的人文命题凸现得那么鲜明,并由亿万民众一起投入实践。亿万民众近乎本能的立即投入,证明整个民族确实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文化积淀。我过去几十年在探索中国“国民性”的时候曾经一再陷入苦恼,这些年来在国外讲述中国文化时也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国际上对中华民族的种种曲解、误解和诽谤又常常让我难于平静,但是,通过这次全国规模的救灾实践,我可以大声地告诉世界:中华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精神品质上也是全人类极少数最优秀的族群之一。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看上去毛病很多,我们置身其间也曾经承受过很多磨难,但是这次大家都发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还都隐藏着一个大爱、至善的王国,平日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西方有些发达国家,较早建立了人道主义的心理秩序,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在大爱和至善的集体爆发力上,却比不过中国人。现在中国人又恢复了常态,看起来都不那么崇高了,但是,正因为爆发过这个民族的高贵本性再也不能被埋没、被玷污。  林:上次您在香港学者协会的演讲,我去听了。您说,经过51

  余:你在四川有熟人?消息确实很灵通。我这次一到四川就会首先去参观这一年来新建的几个校舍。有的校舍听说是全木制作的,由上海同济大学的建筑专家们参与设计,这让我很高兴,很想抢先看一看。校舍,理应由最好的建筑师参与设计,用最好的材料,最佳的施工来建造,这次先在灾区做出典范,然后推广。

    去年地震之后,我曾经第一个发表文章提出要求,希望能在大规模的搜救活动结束之后保留倒塌校舍的现场。这有三个目的:一是留下几个惊心动魄的地震现场供人永久参观;二是借此可以留下危劣工程的法律证据;三是可以为新建的防震校舍提供技术参数。 

 日本阪神大地震和伊朗北姆大地震之后的法律追求情况,深知这事的极度艰难,因此必须提醒那些家长;二,很多医生告诉我,这些跪着的家长需要立即获得精神救助、心理干预,因此必须立即采用各种方式阻断他们的行为。何况,当时堰塞湖的危机每时每刻有可能爆发,几十万民众正在紧急转移。我的劝告,正是心理干预的方式之一,是一个治疗程序效果不错。  林:其实国外的媒体不管原来是什么立场,对于中国在512地震中的表现都予以正面肯定。中国文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还应该有基本的良知判断,不应该把好事说成坏事。因为如果硬把好事说成坏事,那么,也必然会把坏事说成好事。我们香港学者协会的很多教授都高度评价您在512地震中的一系列言论,正如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先生在电视上所说的:“余秋雨先生在地震灾难中的言行,表现了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他所说的道德勇气,就是明知那些文人会来围攻,您还坚守事实真相。余:谢谢!  林:据说您至今仍不上网。我要告诉您,网上最近又出现了一条与您有关的无聊花絮,说您的妻子马兰女士发表声明要与您离婚,原因是您爱上了一个“美女作家”。我当然知道这是谣言,对此您不生气吗?余:他们所说的“美女作家”,还没有确定名字吧?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有照片吗?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那他们是每况愈下了。前年他们还编了名字,说是陈鲁豫,让鲁豫大笑了一通,我们为此还拥抱了一下。后来他们又编造了我“前妻”的故事,还有照片呢。这次只剩下了“美女作家”这个提法。其实昨天已经有人打电话告诉马兰了。  林:马兰女士有何反应?  余:马兰依然大笑,说,“这个美女作家就是我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林:她怎么说?  余:马兰说,那是一些不懂爱的人产生的困惑,很值得同情。就像一个没有见到过山的人突然来到黄山脚下,一次次作出判断:“这山明天会倒吧?下个月会倒吧?明年会倒吧?”  林:这个比喻很精彩!  余:确实也称得上“美女作家”了吧?请继续点击——菩萨小朋友给余秋雨的天堂来信沉痛哀悼!刻骨铭心!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   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2009-05-10 11:26:22)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 23:10 ,原跟帖评论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 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文摘版予以照录。同时将余秋雨博客: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11:26:22)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余秋雨  林:余教授,听说您这一时段在香港的几场公开讲座将会暂停并延后,要赶到四川参加512地震的周年纪念,是吗?  余:对。这事我在几个月前就反复预告了,听讲座的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课程都已作了妥善安排。特别要感谢香港作家联会,本来已经发出去了邀我作文学演讲的通知,为了给我的四川之行让路,又重新改变了日期。  林:您对这次回四川,好象看得很重要。  余:对,对我非常重要。去年地震之后不久就去了,天天泪流满面。我当时就对电视采访者讲了多次:512改变了我对中华民族、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基本认识。在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时一地把“生命”、“大爱”、“至善”、“以人为本”这些最重大的人文命题凸现得那么鲜明,并由亿万民众一起投入实践。亿万民众近乎本能的立即投入,证明整个民族确实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文化积淀。我过去几十年在探索中国“国民性”的时候曾经一再陷入苦恼,这些年来在国外讲述中国文化时也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国际上对中华民族的种种曲解、误解和诽谤又常常让我难于平静,但是,通过这次全国规模的救灾实践,我可以大声地告诉世界:中华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精神品质上也是全人类极少数最优秀的族群之一。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看上去毛病很多,我们置身其间也曾经承受过很多磨难,但是这次大家都发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还都隐藏着一个大爱、至善的王国,平日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西方有些发达国家,较早建立了人道主义的心理秩序,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在大爱和至善的集体爆发力上,却比不过中国人。现在中国人又恢复了常态,看起来都不那么崇高了,但是,正因为爆发过这个民族的高贵本性再也不能被埋没、被玷污。  林:上次您在香港学者协会的演讲,我去听了。您说,经过51记得当时有两个外国的救援专家告诉我,新建的防震建筑,不能单方面追求过去理解的那种沉重型的“坚固”,而应该更多地采用轻型材料,保持弹性结构。我想,这次同济大学采用全木结构来重建校舍,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可见,灾难真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林:记得当时有一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跪在地上要求惩处危劣校舍的承包商和关系人,您与医生们一起劝他们回帐篷休息,这事还引起过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曲解,说您站在政府一边,不支持民众请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您的做法是正确的。 

  余:越是在危急时刻,积极分子越要坚守事实的真相,不要瞎起哄。当时的事实真相至少有两个:一,危劣校舍的责任者当然让人愤恨,但要惩处他们,必须通过法律途径。然而眼前的事实是,由于地震太大,绝大多数很坚固的房屋也倒塌了,起诉危劣校舍责任者带来很多法律麻烦,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以前正巧仔细研究过日本阪神大地震和伊朗北姆大地震之后的法律追求情况,深知这事的极度艰难,因此必须提醒那些家长;二,很多医生告诉我,这些跪着的家长需要立即获得精神救助、心理干预,因此必须立即采用各种方式阻断他们的行为。何况,当时堰塞湖的危机每时每刻有可能爆发,几十万民众正在紧急转移。我的劝告,正是心理干预的方式之一,是一个治疗程序效果不错。 

  林:其实国外的媒体不管原来是什么立场,对于中国在512地震中的表现都予以正面肯定。中国文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还应该有基本的良知判断,不应该把好事说成坏事。因为如果硬把好事说成坏事,那么,也必然会把坏事说成好事。我们香港学者协会的很多教授都高度评价您在512地震中的一系列言论,正如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先生在电视上所说的:“余秋雨先生在地震灾难中的言行,表现了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他所说的道德勇气,就是明知那些文人会来围攻,您还坚守事实真相。

余:谢谢! 

  林:据说您至今仍不上网。我要告诉您,网上最近又出现了一条与您有关的无聊花絮,说您的妻子马兰女士发表声明要与您离婚,原因是您爱上了一个“美女作家”。我当然知道这是谣言,对此您不生气吗?

余:他们所说的“美女作家”,还没有确定名字吧?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有照片吗?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2009-05-10 11:26:22)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 23:10 ,原跟帖评论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 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文摘版予以照录。同时将余秋雨博客: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11:26:22)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余秋雨  林:余教授,听说您这一时段在香港的几场公开讲座将会暂停并延后,要赶到四川参加512地震的周年纪念,是吗?  余:对。这事我在几个月前就反复预告了,听讲座的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课程都已作了妥善安排。特别要感谢香港作家联会,本来已经发出去了邀我作文学演讲的通知,为了给我的四川之行让路,又重新改变了日期。  林:您对这次回四川,好象看得很重要。  余:对,对我非常重要。去年地震之后不久就去了,天天泪流满面。我当时就对电视采访者讲了多次:512改变了我对中华民族、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基本认识。在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时一地把“生命”、“大爱”、“至善”、“以人为本”这些最重大的人文命题凸现得那么鲜明,并由亿万民众一起投入实践。亿万民众近乎本能的立即投入,证明整个民族确实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文化积淀。我过去几十年在探索中国“国民性”的时候曾经一再陷入苦恼,这些年来在国外讲述中国文化时也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国际上对中华民族的种种曲解、误解和诽谤又常常让我难于平静,但是,通过这次全国规模的救灾实践,我可以大声地告诉世界:中华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精神品质上也是全人类极少数最优秀的族群之一。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看上去毛病很多,我们置身其间也曾经承受过很多磨难,但是这次大家都发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还都隐藏着一个大爱、至善的王国,平日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西方有些发达国家,较早建立了人道主义的心理秩序,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在大爱和至善的集体爆发力上,却比不过中国人。现在中国人又恢复了常态,看起来都不那么崇高了,但是,正因为爆发过这个民族的高贵本性再也不能被埋没、被玷污。  林:上次您在香港学者协会的演讲,我去听了。您说,经过51

  余:那他们是每况愈下了。前年他们还编了名字,说是陈鲁豫,让鲁豫大笑了一通,我们为此还拥抱了一下。后来他们又编造了我“前妻”的故事,还有照片呢。这次只剩下了“美女作家”这个提法。其实昨天已经有人打电话告诉马兰了。 

  林:马兰女士有何反应? 2大地震,您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决定下辈子还要投身成为中国人。这句话正好与现在香港书肆上一本书的书名针锋相对,所以那天听您演讲的香港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本书的书名是《下辈子决不再做中国人》,您读过吗?余:我没读过,也不会去读。  林:近年来讲述中国文化的人很多,已经掀起了一次次所谓的“国学热”,但很少有人像您一样,把救助地震的现场看成是学习中国文化的课堂,把大爱、至善看成是主要课题。您是不是觉得,很多文化讲述者没有触及中国文化的深层本性?  余: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确实有不少文化研究过于注重“术”,而不注重“道”;过于注重朝廷兴衰,而不注重万家灯火;过于注重史官文本,而不注重实际发生。这种研究也成了一种学术传统,一代代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轻重倒置”。由此养成了一批文化人,心目中只有权谋没有大道,只有一大堆官场是非而看不到亿万民众的精神结构。512地震,把这种“轻重倒置”改变了。你发现没有,正当全国人民最繁忙、最激动的时刻,那些文化人完全失语。等到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他们又渐渐复活,居高临下地高谈阔论。  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这些高谈阔论,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了。现在更多地集中到了我们香港,但也没有多少人听,是他们的自娱自乐。我要问,您这次去四川,将会参加一些什么纪念活动?  余:我不会参加一些电视台将在那里举行的纪念晚会,尽管我也觉得这些纪念晚会对于慰籍灾区民众的心理很有必要。我这次去,主要做两件事——  第一,上海市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市,现在有几千名上海的工程专业人员正在那里奋斗。我会在5月11日下午给他们做一次演讲,主题还是“512的大爱至善”,也会有部分灾区民众来听;第二,几个月来,上海市的中、小学生挑选了一批自己喜爱的图书捐赠给灾区同学,我将与“九久读书人”的朋友一起,代表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主持这次捐赠。  林:由上海的中、小学生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给灾区同学,这件事情可以让上海学生接受一次实践爱心的自我训练,因此很让人感动。这是您发起的吗?  余:我只是发起者之一。记得我写过一则短文,意思是:在512的废墟现场,那些蜷曲的书本让我分外揪心。一些年轻的阅读者没有把书读完,但阅读还要继续……据说,我的这则短文,很多上海的中、小学生都读到了。  林:我听四川的一位熟人告诉我,您这次去,除了上述两项活动外,还一再提出要参观重建中的中、小学校舍,对吗?  余:你在四川有熟人?消息确实很灵通。我这次一到四川就会首先去参观这一年来新建的几个校舍。有的校舍听说是全木制作的,由上海同济大学的建筑专家们参与设计,这让我很高兴,很想抢先看一看。校舍,理应由最好的建筑师参与设计,用最好的材料,最佳的施工来建造,这次先在灾区做出典范,然后推广。去年地震之后,我曾经第一个发表文章提出要求,希望能在大规模的搜救活动结束之后保留倒塌校舍的现场。这有三个目的:一是留下几个惊心动魄的地震现场供人永久参观;二是借此可以留下危劣工程的法律证据;三是可以为新建的防震校舍提供技术参数。记得当时有两个外国的救援专家告诉我,新建的防震建筑,不能单方面追求过去理解的那种沉重型的“坚固”,而应该更多地采用轻型材料,保持弹性结构。我想,这次同济大学采用全木结构来重建校舍,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可见,灾难真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林:记得当时有一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跪在地上要求惩处危劣校舍的承包商和关系人,您与医生们一起劝他们回帐篷休息,这事还引起过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曲解,说您站在政府一边,不支持民众请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您的做法是正确的。  余:越是在危急时刻,积极分子越要坚守事实的真相,不要瞎起哄。当时的事实真相至少有两个:一,危劣校舍的责任者当然让人愤恨,但要惩处他们,必须通过法律途径。然而眼前的事实是,由于地震太大,绝大多数很坚固的房屋也倒塌了,起诉危劣校舍责任者带来很多法律麻烦,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以前正巧仔细研究过

  余:马兰依然大笑,说,“这个美女作家就是我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林:她怎么说? 

  余:马兰说,那是一些不懂爱的人产生的困惑,很值得同情。就像一个没有见到过山的人突然来到黄山脚下,一次次作出判断:“这山明天会倒吧?下个月会倒吧?明年会倒吧?”2大地震,您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决定下辈子还要投身成为中国人。这句话正好与现在香港书肆上一本书的书名针锋相对,所以那天听您演讲的香港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本书的书名是《下辈子决不再做中国人》,您读过吗?余:我没读过,也不会去读。  林:近年来讲述中国文化的人很多,已经掀起了一次次所谓的“国学热”,但很少有人像您一样,把救助地震的现场看成是学习中国文化的课堂,把大爱、至善看成是主要课题。您是不是觉得,很多文化讲述者没有触及中国文化的深层本性?  余: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确实有不少文化研究过于注重“术”,而不注重“道”;过于注重朝廷兴衰,而不注重万家灯火;过于注重史官文本,而不注重实际发生。这种研究也成了一种学术传统,一代代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轻重倒置”。由此养成了一批文化人,心目中只有权谋没有大道,只有一大堆官场是非而看不到亿万民众的精神结构。512地震,把这种“轻重倒置”改变了。你发现没有,正当全国人民最繁忙、最激动的时刻,那些文化人完全失语。等到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他们又渐渐复活,居高临下地高谈阔论。  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这些高谈阔论,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了。现在更多地集中到了我们香港,但也没有多少人听,是他们的自娱自乐。我要问,您这次去四川,将会参加一些什么纪念活动?  余:我不会参加一些电视台将在那里举行的纪念晚会,尽管我也觉得这些纪念晚会对于慰籍灾区民众的心理很有必要。我这次去,主要做两件事——  第一,上海市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市,现在有几千名上海的工程专业人员正在那里奋斗。我会在5月11日下午给他们做一次演讲,主题还是“512的大爱至善”,也会有部分灾区民众来听;第二,几个月来,上海市的中、小学生挑选了一批自己喜爱的图书捐赠给灾区同学,我将与“九久读书人”的朋友一起,代表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主持这次捐赠。  林:由上海的中、小学生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给灾区同学,这件事情可以让上海学生接受一次实践爱心的自我训练,因此很让人感动。这是您发起的吗?  余:我只是发起者之一。记得我写过一则短文,意思是:在512的废墟现场,那些蜷曲的书本让我分外揪心。一些年轻的阅读者没有把书读完,但阅读还要继续……据说,我的这则短文,很多上海的中、小学生都读到了。  林:我听四川的一位熟人告诉我,您这次去,除了上述两项活动外,还一再提出要参观重建中的中、小学校舍,对吗?  余:你在四川有熟人?消息确实很灵通。我这次一到四川就会首先去参观这一年来新建的几个校舍。有的校舍听说是全木制作的,由上海同济大学的建筑专家们参与设计,这让我很高兴,很想抢先看一看。校舍,理应由最好的建筑师参与设计,用最好的材料,最佳的施工来建造,这次先在灾区做出典范,然后推广。去年地震之后,我曾经第一个发表文章提出要求,希望能在大规模的搜救活动结束之后保留倒塌校舍的现场。这有三个目的:一是留下几个惊心动魄的地震现场供人永久参观;二是借此可以留下危劣工程的法律证据;三是可以为新建的防震校舍提供技术参数。记得当时有两个外国的救援专家告诉我,新建的防震建筑,不能单方面追求过去理解的那种沉重型的“坚固”,而应该更多地采用轻型材料,保持弹性结构。我想,这次同济大学采用全木结构来重建校舍,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可见,灾难真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林:记得当时有一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跪在地上要求惩处危劣校舍的承包商和关系人,您与医生们一起劝他们回帐篷休息,这事还引起过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曲解,说您站在政府一边,不支持民众请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您的做法是正确的。  余:越是在危急时刻,积极分子越要坚守事实的真相,不要瞎起哄。当时的事实真相至少有两个:一,危劣校舍的责任者当然让人愤恨,但要惩处他们,必须通过法律途径。然而眼前的事实是,由于地震太大,绝大多数很坚固的房屋也倒塌了,起诉危劣校舍责任者带来很多法律麻烦,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以前正巧仔细研究过

  林:这个比喻很精彩!

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2009-05-10 11:26:22)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 23:10 ,原跟帖评论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 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文摘版予以照录。同时将余秋雨博客: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11:26:22)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余秋雨  林:余教授,听说您这一时段在香港的几场公开讲座将会暂停并延后,要赶到四川参加512地震的周年纪念,是吗?  余:对。这事我在几个月前就反复预告了,听讲座的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课程都已作了妥善安排。特别要感谢香港作家联会,本来已经发出去了邀我作文学演讲的通知,为了给我的四川之行让路,又重新改变了日期。  林:您对这次回四川,好象看得很重要。  余:对,对我非常重要。去年地震之后不久就去了,天天泪流满面。我当时就对电视采访者讲了多次:512改变了我对中华民族、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基本认识。在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时一地把“生命”、“大爱”、“至善”、“以人为本”这些最重大的人文命题凸现得那么鲜明,并由亿万民众一起投入实践。亿万民众近乎本能的立即投入,证明整个民族确实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文化积淀。我过去几十年在探索中国“国民性”的时候曾经一再陷入苦恼,这些年来在国外讲述中国文化时也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国际上对中华民族的种种曲解、误解和诽谤又常常让我难于平静,但是,通过这次全国规模的救灾实践,我可以大声地告诉世界:中华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精神品质上也是全人类极少数最优秀的族群之一。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看上去毛病很多,我们置身其间也曾经承受过很多磨难,但是这次大家都发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还都隐藏着一个大爱、至善的王国,平日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西方有些发达国家,较早建立了人道主义的心理秩序,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在大爱和至善的集体爆发力上,却比不过中国人。现在中国人又恢复了常态,看起来都不那么崇高了,但是,正因为爆发过这个民族的高贵本性再也不能被埋没、被玷污。  林:上次您在香港学者协会的演讲,我去听了。您说,经过51

  余:确实也称得上“美女作家”了吧?

 

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2009-05-10 11:26:22)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 23:10 ,原跟帖评论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 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文摘版予以照录。同时将余秋雨博客: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11:26:22)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余秋雨  林:余教授,听说您这一时段在香港的几场公开讲座将会暂停并延后,要赶到四川参加512地震的周年纪念,是吗?  余:对。这事我在几个月前就反复预告了,听讲座的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课程都已作了妥善安排。特别要感谢香港作家联会,本来已经发出去了邀我作文学演讲的通知,为了给我的四川之行让路,又重新改变了日期。  林:您对这次回四川,好象看得很重要。  余:对,对我非常重要。去年地震之后不久就去了,天天泪流满面。我当时就对电视采访者讲了多次:512改变了我对中华民族、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基本认识。在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时一地把“生命”、“大爱”、“至善”、“以人为本”这些最重大的人文命题凸现得那么鲜明,并由亿万民众一起投入实践。亿万民众近乎本能的立即投入,证明整个民族确实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文化积淀。我过去几十年在探索中国“国民性”的时候曾经一再陷入苦恼,这些年来在国外讲述中国文化时也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国际上对中华民族的种种曲解、误解和诽谤又常常让我难于平静,但是,通过这次全国规模的救灾实践,我可以大声地告诉世界:中华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精神品质上也是全人类极少数最优秀的族群之一。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看上去毛病很多,我们置身其间也曾经承受过很多磨难,但是这次大家都发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还都隐藏着一个大爱、至善的王国,平日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西方有些发达国家,较早建立了人道主义的心理秩序,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在大爱和至善的集体爆发力上,却比不过中国人。现在中国人又恢复了常态,看起来都不那么崇高了,但是,正因为爆发过这个民族的高贵本性再也不能被埋没、被玷污。  林:上次您在香港学者协会的演讲,我去听了。您说,经过51日本阪神大地震和伊朗北姆大地震之后的法律追求情况,深知这事的极度艰难,因此必须提醒那些家长;二,很多医生告诉我,这些跪着的家长需要立即获得精神救助、心理干预,因此必须立即采用各种方式阻断他们的行为。何况,当时堰塞湖的危机每时每刻有可能爆发,几十万民众正在紧急转移。我的劝告,正是心理干预的方式之一,是一个治疗程序效果不错。  林:其实国外的媒体不管原来是什么立场,对于中国在512地震中的表现都予以正面肯定。中国文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还应该有基本的良知判断,不应该把好事说成坏事。因为如果硬把好事说成坏事,那么,也必然会把坏事说成好事。我们香港学者协会的很多教授都高度评价您在512地震中的一系列言论,正如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先生在电视上所说的:“余秋雨先生在地震灾难中的言行,表现了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他所说的道德勇气,就是明知那些文人会来围攻,您还坚守事实真相。余:谢谢!  林:据说您至今仍不上网。我要告诉您,网上最近又出现了一条与您有关的无聊花絮,说您的妻子马兰女士发表声明要与您离婚,原因是您爱上了一个“美女作家”。我当然知道这是谣言,对此您不生气吗?余:他们所说的“美女作家”,还没有确定名字吧?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有照片吗?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那他们是每况愈下了。前年他们还编了名字,说是陈鲁豫,让鲁豫大笑了一通,我们为此还拥抱了一下。后来他们又编造了我“前妻”的故事,还有照片呢。这次只剩下了“美女作家”这个提法。其实昨天已经有人打电话告诉马兰了。  林:马兰女士有何反应?  余:马兰依然大笑,说,“这个美女作家就是我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林:她怎么说?  余:马兰说,那是一些不懂爱的人产生的困惑,很值得同情。就像一个没有见到过山的人突然来到黄山脚下,一次次作出判断:“这山明天会倒吧?下个月会倒吧?明年会倒吧?”  林:这个比喻很精彩!  余:确实也称得上“美女作家”了吧?请继续点击——菩萨小朋友给余秋雨的天堂来信沉痛哀悼!刻骨铭心!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请继续点击——

 

 菩萨小朋友给余秋雨的天堂来信转: 余秋雨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日本阪神大地震和伊朗北姆大地震之后的法律追求情况,深知这事的极度艰难,因此必须提醒那些家长;二,很多医生告诉我,这些跪着的家长需要立即获得精神救助、心理干预,因此必须立即采用各种方式阻断他们的行为。何况,当时堰塞湖的危机每时每刻有可能爆发,几十万民众正在紧急转移。我的劝告,正是心理干预的方式之一,是一个治疗程序效果不错。  林:其实国外的媒体不管原来是什么立场,对于中国在512地震中的表现都予以正面肯定。中国文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还应该有基本的良知判断,不应该把好事说成坏事。因为如果硬把好事说成坏事,那么,也必然会把坏事说成好事。我们香港学者协会的很多教授都高度评价您在512地震中的一系列言论,正如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先生在电视上所说的:“余秋雨先生在地震灾难中的言行,表现了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他所说的道德勇气,就是明知那些文人会来围攻,您还坚守事实真相。余:谢谢!  林:据说您至今仍不上网。我要告诉您,网上最近又出现了一条与您有关的无聊花絮,说您的妻子马兰女士发表声明要与您离婚,原因是您爱上了一个“美女作家”。我当然知道这是谣言,对此您不生气吗?余:他们所说的“美女作家”,还没有确定名字吧?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有照片吗?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那他们是每况愈下了。前年他们还编了名字,说是陈鲁豫,让鲁豫大笑了一通,我们为此还拥抱了一下。后来他们又编造了我“前妻”的故事,还有照片呢。这次只剩下了“美女作家”这个提法。其实昨天已经有人打电话告诉马兰了。  林:马兰女士有何反应?  余:马兰依然大笑,说,“这个美女作家就是我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林:她怎么说?  余:马兰说,那是一些不懂爱的人产生的困惑,很值得同情。就像一个没有见到过山的人突然来到黄山脚下,一次次作出判断:“这山明天会倒吧?下个月会倒吧?明年会倒吧?”  林:这个比喻很精彩!  余:确实也称得上“美女作家”了吧?请继续点击——菩萨小朋友给余秋雨的天堂来信沉痛哀悼!刻骨铭心!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沉痛哀悼!刻骨铭心!

2大地震,您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决定下辈子还要投身成为中国人。这句话正好与现在香港书肆上一本书的书名针锋相对,所以那天听您演讲的香港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本书的书名是《下辈子决不再做中国人》,您读过吗?余:我没读过,也不会去读。  林:近年来讲述中国文化的人很多,已经掀起了一次次所谓的“国学热”,但很少有人像您一样,把救助地震的现场看成是学习中国文化的课堂,把大爱、至善看成是主要课题。您是不是觉得,很多文化讲述者没有触及中国文化的深层本性?  余: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确实有不少文化研究过于注重“术”,而不注重“道”;过于注重朝廷兴衰,而不注重万家灯火;过于注重史官文本,而不注重实际发生。这种研究也成了一种学术传统,一代代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轻重倒置”。由此养成了一批文化人,心目中只有权谋没有大道,只有一大堆官场是非而看不到亿万民众的精神结构。512地震,把这种“轻重倒置”改变了。你发现没有,正当全国人民最繁忙、最激动的时刻,那些文化人完全失语。等到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他们又渐渐复活,居高临下地高谈阔论。  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这些高谈阔论,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了。现在更多地集中到了我们香港,但也没有多少人听,是他们的自娱自乐。我要问,您这次去四川,将会参加一些什么纪念活动?  余:我不会参加一些电视台将在那里举行的纪念晚会,尽管我也觉得这些纪念晚会对于慰籍灾区民众的心理很有必要。我这次去,主要做两件事——  第一,上海市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市,现在有几千名上海的工程专业人员正在那里奋斗。我会在5月11日下午给他们做一次演讲,主题还是“512的大爱至善”,也会有部分灾区民众来听;第二,几个月来,上海市的中、小学生挑选了一批自己喜爱的图书捐赠给灾区同学,我将与“九久读书人”的朋友一起,代表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主持这次捐赠。  林:由上海的中、小学生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给灾区同学,这件事情可以让上海学生接受一次实践爱心的自我训练,因此很让人感动。这是您发起的吗?  余:我只是发起者之一。记得我写过一则短文,意思是:在512的废墟现场,那些蜷曲的书本让我分外揪心。一些年轻的阅读者没有把书读完,但阅读还要继续……据说,我的这则短文,很多上海的中、小学生都读到了。  林:我听四川的一位熟人告诉我,您这次去,除了上述两项活动外,还一再提出要参观重建中的中、小学校舍,对吗?  余:你在四川有熟人?消息确实很灵通。我这次一到四川就会首先去参观这一年来新建的几个校舍。有的校舍听说是全木制作的,由上海同济大学的建筑专家们参与设计,这让我很高兴,很想抢先看一看。校舍,理应由最好的建筑师参与设计,用最好的材料,最佳的施工来建造,这次先在灾区做出典范,然后推广。去年地震之后,我曾经第一个发表文章提出要求,希望能在大规模的搜救活动结束之后保留倒塌校舍的现场。这有三个目的:一是留下几个惊心动魄的地震现场供人永久参观;二是借此可以留下危劣工程的法律证据;三是可以为新建的防震校舍提供技术参数。记得当时有两个外国的救援专家告诉我,新建的防震建筑,不能单方面追求过去理解的那种沉重型的“坚固”,而应该更多地采用轻型材料,保持弹性结构。我想,这次同济大学采用全木结构来重建校舍,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可见,灾难真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林:记得当时有一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跪在地上要求惩处危劣校舍的承包商和关系人,您与医生们一起劝他们回帐篷休息,这事还引起过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曲解,说您站在政府一边,不支持民众请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您的做法是正确的。  余:越是在危急时刻,积极分子越要坚守事实的真相,不要瞎起哄。当时的事实真相至少有两个:一,危劣校舍的责任者当然让人愤恨,但要惩处他们,必须通过法律途径。然而眼前的事实是,由于地震太大,绝大多数很坚固的房屋也倒塌了,起诉危劣校舍责任者带来很多法律麻烦,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以前正巧仔细研究过

 

2大地震,您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决定下辈子还要投身成为中国人。这句话正好与现在香港书肆上一本书的书名针锋相对,所以那天听您演讲的香港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本书的书名是《下辈子决不再做中国人》,您读过吗?余:我没读过,也不会去读。  林:近年来讲述中国文化的人很多,已经掀起了一次次所谓的“国学热”,但很少有人像您一样,把救助地震的现场看成是学习中国文化的课堂,把大爱、至善看成是主要课题。您是不是觉得,很多文化讲述者没有触及中国文化的深层本性?  余: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确实有不少文化研究过于注重“术”,而不注重“道”;过于注重朝廷兴衰,而不注重万家灯火;过于注重史官文本,而不注重实际发生。这种研究也成了一种学术传统,一代代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轻重倒置”。由此养成了一批文化人,心目中只有权谋没有大道,只有一大堆官场是非而看不到亿万民众的精神结构。512地震,把这种“轻重倒置”改变了。你发现没有,正当全国人民最繁忙、最激动的时刻,那些文化人完全失语。等到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他们又渐渐复活,居高临下地高谈阔论。  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这些高谈阔论,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了。现在更多地集中到了我们香港,但也没有多少人听,是他们的自娱自乐。我要问,您这次去四川,将会参加一些什么纪念活动?  余:我不会参加一些电视台将在那里举行的纪念晚会,尽管我也觉得这些纪念晚会对于慰籍灾区民众的心理很有必要。我这次去,主要做两件事——  第一,上海市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市,现在有几千名上海的工程专业人员正在那里奋斗。我会在5月11日下午给他们做一次演讲,主题还是“512的大爱至善”,也会有部分灾区民众来听;第二,几个月来,上海市的中、小学生挑选了一批自己喜爱的图书捐赠给灾区同学,我将与“九久读书人”的朋友一起,代表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主持这次捐赠。  林:由上海的中、小学生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给灾区同学,这件事情可以让上海学生接受一次实践爱心的自我训练,因此很让人感动。这是您发起的吗?  余:我只是发起者之一。记得我写过一则短文,意思是:在512的废墟现场,那些蜷曲的书本让我分外揪心。一些年轻的阅读者没有把书读完,但阅读还要继续……据说,我的这则短文,很多上海的中、小学生都读到了。  林:我听四川的一位熟人告诉我,您这次去,除了上述两项活动外,还一再提出要参观重建中的中、小学校舍,对吗?  余:你在四川有熟人?消息确实很灵通。我这次一到四川就会首先去参观这一年来新建的几个校舍。有的校舍听说是全木制作的,由上海同济大学的建筑专家们参与设计,这让我很高兴,很想抢先看一看。校舍,理应由最好的建筑师参与设计,用最好的材料,最佳的施工来建造,这次先在灾区做出典范,然后推广。去年地震之后,我曾经第一个发表文章提出要求,希望能在大规模的搜救活动结束之后保留倒塌校舍的现场。这有三个目的:一是留下几个惊心动魄的地震现场供人永久参观;二是借此可以留下危劣工程的法律证据;三是可以为新建的防震校舍提供技术参数。记得当时有两个外国的救援专家告诉我,新建的防震建筑,不能单方面追求过去理解的那种沉重型的“坚固”,而应该更多地采用轻型材料,保持弹性结构。我想,这次同济大学采用全木结构来重建校舍,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可见,灾难真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林:记得当时有一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跪在地上要求惩处危劣校舍的承包商和关系人,您与医生们一起劝他们回帐篷休息,这事还引起过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曲解,说您站在政府一边,不支持民众请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您的做法是正确的。  余:越是在危急时刻,积极分子越要坚守事实的真相,不要瞎起哄。当时的事实真相至少有两个:一,危劣校舍的责任者当然让人愤恨,但要惩处他们,必须通过法律途径。然而眼前的事实是,由于地震太大,绝大多数很坚固的房屋也倒塌了,起诉危劣校舍责任者带来很多法律麻烦,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以前正巧仔细研究过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日本阪神大地震和伊朗北姆大地震之后的法律追求情况,深知这事的极度艰难,因此必须提醒那些家长;二,很多医生告诉我,这些跪着的家长需要立即获得精神救助、心理干预,因此必须立即采用各种方式阻断他们的行为。何况,当时堰塞湖的危机每时每刻有可能爆发,几十万民众正在紧急转移。我的劝告,正是心理干预的方式之一,是一个治疗程序效果不错。  林:其实国外的媒体不管原来是什么立场,对于中国在512地震中的表现都予以正面肯定。中国文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还应该有基本的良知判断,不应该把好事说成坏事。因为如果硬把好事说成坏事,那么,也必然会把坏事说成好事。我们香港学者协会的很多教授都高度评价您在512地震中的一系列言论,正如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先生在电视上所说的:“余秋雨先生在地震灾难中的言行,表现了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他所说的道德勇气,就是明知那些文人会来围攻,您还坚守事实真相。余:谢谢!  林:据说您至今仍不上网。我要告诉您,网上最近又出现了一条与您有关的无聊花絮,说您的妻子马兰女士发表声明要与您离婚,原因是您爱上了一个“美女作家”。我当然知道这是谣言,对此您不生气吗?余:他们所说的“美女作家”,还没有确定名字吧?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有照片吗?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那他们是每况愈下了。前年他们还编了名字,说是陈鲁豫,让鲁豫大笑了一通,我们为此还拥抱了一下。后来他们又编造了我“前妻”的故事,还有照片呢。这次只剩下了“美女作家”这个提法。其实昨天已经有人打电话告诉马兰了。  林:马兰女士有何反应?  余:马兰依然大笑,说,“这个美女作家就是我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林:她怎么说?  余:马兰说,那是一些不懂爱的人产生的困惑,很值得同情。就像一个没有见到过山的人突然来到黄山脚下,一次次作出判断:“这山明天会倒吧?下个月会倒吧?明年会倒吧?”  林:这个比喻很精彩!  余:确实也称得上“美女作家”了吧?请继续点击——菩萨小朋友给余秋雨的天堂来信沉痛哀悼!刻骨铭心!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转: 余秋雨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日本阪神大地震和伊朗北姆大地震之后的法律追求情况,深知这事的极度艰难,因此必须提醒那些家长;二,很多医生告诉我,这些跪着的家长需要立即获得精神救助、心理干预,因此必须立即采用各种方式阻断他们的行为。何况,当时堰塞湖的危机每时每刻有可能爆发,几十万民众正在紧急转移。我的劝告,正是心理干预的方式之一,是一个治疗程序效果不错。  林:其实国外的媒体不管原来是什么立场,对于中国在512地震中的表现都予以正面肯定。中国文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还应该有基本的良知判断,不应该把好事说成坏事。因为如果硬把好事说成坏事,那么,也必然会把坏事说成好事。我们香港学者协会的很多教授都高度评价您在512地震中的一系列言论,正如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先生在电视上所说的:“余秋雨先生在地震灾难中的言行,表现了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他所说的道德勇气,就是明知那些文人会来围攻,您还坚守事实真相。余:谢谢!  林:据说您至今仍不上网。我要告诉您,网上最近又出现了一条与您有关的无聊花絮,说您的妻子马兰女士发表声明要与您离婚,原因是您爱上了一个“美女作家”。我当然知道这是谣言,对此您不生气吗?余:他们所说的“美女作家”,还没有确定名字吧?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有照片吗?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那他们是每况愈下了。前年他们还编了名字,说是陈鲁豫,让鲁豫大笑了一通,我们为此还拥抱了一下。后来他们又编造了我“前妻”的故事,还有照片呢。这次只剩下了“美女作家”这个提法。其实昨天已经有人打电话告诉马兰了。  林:马兰女士有何反应?  余:马兰依然大笑,说,“这个美女作家就是我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林:她怎么说?  余:马兰说,那是一些不懂爱的人产生的困惑,很值得同情。就像一个没有见到过山的人突然来到黄山脚下,一次次作出判断:“这山明天会倒吧?下个月会倒吧?明年会倒吧?”  林:这个比喻很精彩!  余:确实也称得上“美女作家”了吧?请继续点击——菩萨小朋友给余秋雨的天堂来信沉痛哀悼!刻骨铭心!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 

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2009-05-10 11:26:22)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 23:10 ,原跟帖评论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 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文摘版予以照录。同时将余秋雨博客: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11:26:22)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余秋雨  林:余教授,听说您这一时段在香港的几场公开讲座将会暂停并延后,要赶到四川参加512地震的周年纪念,是吗?  余:对。这事我在几个月前就反复预告了,听讲座的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课程都已作了妥善安排。特别要感谢香港作家联会,本来已经发出去了邀我作文学演讲的通知,为了给我的四川之行让路,又重新改变了日期。  林:您对这次回四川,好象看得很重要。  余:对,对我非常重要。去年地震之后不久就去了,天天泪流满面。我当时就对电视采访者讲了多次:512改变了我对中华民族、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基本认识。在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时一地把“生命”、“大爱”、“至善”、“以人为本”这些最重大的人文命题凸现得那么鲜明,并由亿万民众一起投入实践。亿万民众近乎本能的立即投入,证明整个民族确实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文化积淀。我过去几十年在探索中国“国民性”的时候曾经一再陷入苦恼,这些年来在国外讲述中国文化时也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国际上对中华民族的种种曲解、误解和诽谤又常常让我难于平静,但是,通过这次全国规模的救灾实践,我可以大声地告诉世界:中华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精神品质上也是全人类极少数最优秀的族群之一。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看上去毛病很多,我们置身其间也曾经承受过很多磨难,但是这次大家都发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还都隐藏着一个大爱、至善的王国,平日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西方有些发达国家,较早建立了人道主义的心理秩序,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在大爱和至善的集体爆发力上,却比不过中国人。现在中国人又恢复了常态,看起来都不那么崇高了,但是,正因为爆发过这个民族的高贵本性再也不能被埋没、被玷污。  林:上次您在香港学者协会的演讲,我去听了。您说,经过51

日本阪神大地震和伊朗北姆大地震之后的法律追求情况,深知这事的极度艰难,因此必须提醒那些家长;二,很多医生告诉我,这些跪着的家长需要立即获得精神救助、心理干预,因此必须立即采用各种方式阻断他们的行为。何况,当时堰塞湖的危机每时每刻有可能爆发,几十万民众正在紧急转移。我的劝告,正是心理干预的方式之一,是一个治疗程序效果不错。  林:其实国外的媒体不管原来是什么立场,对于中国在512地震中的表现都予以正面肯定。中国文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还应该有基本的良知判断,不应该把好事说成坏事。因为如果硬把好事说成坏事,那么,也必然会把坏事说成好事。我们香港学者协会的很多教授都高度评价您在512地震中的一系列言论,正如台湾著名评论家南方朔先生在电视上所说的:“余秋雨先生在地震灾难中的言行,表现了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勇气。”他所说的道德勇气,就是明知那些文人会来围攻,您还坚守事实真相。余:谢谢!  林:据说您至今仍不上网。我要告诉您,网上最近又出现了一条与您有关的无聊花絮,说您的妻子马兰女士发表声明要与您离婚,原因是您爱上了一个“美女作家”。我当然知道这是谣言,对此您不生气吗?余:他们所说的“美女作家”,还没有确定名字吧?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有照片吗?  林:好象暂时还没有。  余:那他们是每况愈下了。前年他们还编了名字,说是陈鲁豫,让鲁豫大笑了一通,我们为此还拥抱了一下。后来他们又编造了我“前妻”的故事,还有照片呢。这次只剩下了“美女作家”这个提法。其实昨天已经有人打电话告诉马兰了。  林:马兰女士有何反应?  余:马兰依然大笑,说,“这个美女作家就是我呀!”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林:她怎么说?  余:马兰说,那是一些不懂爱的人产生的困惑,很值得同情。就像一个没有见到过山的人突然来到黄山脚下,一次次作出判断:“这山明天会倒吧?下个月会倒吧?明年会倒吧?”  林:这个比喻很精彩!  余:确实也称得上“美女作家”了吧?请继续点击——菩萨小朋友给余秋雨的天堂来信沉痛哀悼!刻骨铭心!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地震周年说成语,痛定思痛永莫忘转: 余秋雨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2大地震,您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决定下辈子还要投身成为中国人。这句话正好与现在香港书肆上一本书的书名针锋相对,所以那天听您演讲的香港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本书的书名是《下辈子决不再做中国人》,您读过吗?余:我没读过,也不会去读。  林:近年来讲述中国文化的人很多,已经掀起了一次次所谓的“国学热”,但很少有人像您一样,把救助地震的现场看成是学习中国文化的课堂,把大爱、至善看成是主要课题。您是不是觉得,很多文化讲述者没有触及中国文化的深层本性?  余: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确实有不少文化研究过于注重“术”,而不注重“道”;过于注重朝廷兴衰,而不注重万家灯火;过于注重史官文本,而不注重实际发生。这种研究也成了一种学术传统,一代代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轻重倒置”。由此养成了一批文化人,心目中只有权谋没有大道,只有一大堆官场是非而看不到亿万民众的精神结构。512地震,把这种“轻重倒置”改变了。你发现没有,正当全国人民最繁忙、最激动的时刻,那些文化人完全失语。等到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他们又渐渐复活,居高临下地高谈阔论。  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这些高谈阔论,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了。现在更多地集中到了我们香港,但也没有多少人听,是他们的自娱自乐。我要问,您这次去四川,将会参加一些什么纪念活动?  余:我不会参加一些电视台将在那里举行的纪念晚会,尽管我也觉得这些纪念晚会对于慰籍灾区民众的心理很有必要。我这次去,主要做两件事——  第一,上海市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市,现在有几千名上海的工程专业人员正在那里奋斗。我会在5月11日下午给他们做一次演讲,主题还是“512的大爱至善”,也会有部分灾区民众来听;第二,几个月来,上海市的中、小学生挑选了一批自己喜爱的图书捐赠给灾区同学,我将与“九久读书人”的朋友一起,代表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主持这次捐赠。  林:由上海的中、小学生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给灾区同学,这件事情可以让上海学生接受一次实践爱心的自我训练,因此很让人感动。这是您发起的吗?  余:我只是发起者之一。记得我写过一则短文,意思是:在512的废墟现场,那些蜷曲的书本让我分外揪心。一些年轻的阅读者没有把书读完,但阅读还要继续……据说,我的这则短文,很多上海的中、小学生都读到了。  林:我听四川的一位熟人告诉我,您这次去,除了上述两项活动外,还一再提出要参观重建中的中、小学校舍,对吗?  余:你在四川有熟人?消息确实很灵通。我这次一到四川就会首先去参观这一年来新建的几个校舍。有的校舍听说是全木制作的,由上海同济大学的建筑专家们参与设计,这让我很高兴,很想抢先看一看。校舍,理应由最好的建筑师参与设计,用最好的材料,最佳的施工来建造,这次先在灾区做出典范,然后推广。去年地震之后,我曾经第一个发表文章提出要求,希望能在大规模的搜救活动结束之后保留倒塌校舍的现场。这有三个目的:一是留下几个惊心动魄的地震现场供人永久参观;二是借此可以留下危劣工程的法律证据;三是可以为新建的防震校舍提供技术参数。记得当时有两个外国的救援专家告诉我,新建的防震建筑,不能单方面追求过去理解的那种沉重型的“坚固”,而应该更多地采用轻型材料,保持弹性结构。我想,这次同济大学采用全木结构来重建校舍,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可见,灾难真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林:记得当时有一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跪在地上要求惩处危劣校舍的承包商和关系人,您与医生们一起劝他们回帐篷休息,这事还引起过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曲解,说您站在政府一边,不支持民众请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您的做法是正确的。  余:越是在危急时刻,积极分子越要坚守事实的真相,不要瞎起哄。当时的事实真相至少有两个:一,危劣校舍的责任者当然让人愤恨,但要惩处他们,必须通过法律途径。然而眼前的事实是,由于地震太大,绝大多数很坚固的房屋也倒塌了,起诉危劣校舍责任者带来很多法律麻烦,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以前正巧仔细研究过

 

2大地震,您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决定下辈子还要投身成为中国人。这句话正好与现在香港书肆上一本书的书名针锋相对,所以那天听您演讲的香港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本书的书名是《下辈子决不再做中国人》,您读过吗?余:我没读过,也不会去读。  林:近年来讲述中国文化的人很多,已经掀起了一次次所谓的“国学热”,但很少有人像您一样,把救助地震的现场看成是学习中国文化的课堂,把大爱、至善看成是主要课题。您是不是觉得,很多文化讲述者没有触及中国文化的深层本性?  余: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确实有不少文化研究过于注重“术”,而不注重“道”;过于注重朝廷兴衰,而不注重万家灯火;过于注重史官文本,而不注重实际发生。这种研究也成了一种学术传统,一代代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轻重倒置”。由此养成了一批文化人,心目中只有权谋没有大道,只有一大堆官场是非而看不到亿万民众的精神结构。512地震,把这种“轻重倒置”改变了。你发现没有,正当全国人民最繁忙、最激动的时刻,那些文化人完全失语。等到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他们又渐渐复活,居高临下地高谈阔论。  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这些高谈阔论,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了。现在更多地集中到了我们香港,但也没有多少人听,是他们的自娱自乐。我要问,您这次去四川,将会参加一些什么纪念活动?  余:我不会参加一些电视台将在那里举行的纪念晚会,尽管我也觉得这些纪念晚会对于慰籍灾区民众的心理很有必要。我这次去,主要做两件事——  第一,上海市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市,现在有几千名上海的工程专业人员正在那里奋斗。我会在5月11日下午给他们做一次演讲,主题还是“512的大爱至善”,也会有部分灾区民众来听;第二,几个月来,上海市的中、小学生挑选了一批自己喜爱的图书捐赠给灾区同学,我将与“九久读书人”的朋友一起,代表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主持这次捐赠。  林:由上海的中、小学生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给灾区同学,这件事情可以让上海学生接受一次实践爱心的自我训练,因此很让人感动。这是您发起的吗?  余:我只是发起者之一。记得我写过一则短文,意思是:在512的废墟现场,那些蜷曲的书本让我分外揪心。一些年轻的阅读者没有把书读完,但阅读还要继续……据说,我的这则短文,很多上海的中、小学生都读到了。  林:我听四川的一位熟人告诉我,您这次去,除了上述两项活动外,还一再提出要参观重建中的中、小学校舍,对吗?  余:你在四川有熟人?消息确实很灵通。我这次一到四川就会首先去参观这一年来新建的几个校舍。有的校舍听说是全木制作的,由上海同济大学的建筑专家们参与设计,这让我很高兴,很想抢先看一看。校舍,理应由最好的建筑师参与设计,用最好的材料,最佳的施工来建造,这次先在灾区做出典范,然后推广。去年地震之后,我曾经第一个发表文章提出要求,希望能在大规模的搜救活动结束之后保留倒塌校舍的现场。这有三个目的:一是留下几个惊心动魄的地震现场供人永久参观;二是借此可以留下危劣工程的法律证据;三是可以为新建的防震校舍提供技术参数。记得当时有两个外国的救援专家告诉我,新建的防震建筑,不能单方面追求过去理解的那种沉重型的“坚固”,而应该更多地采用轻型材料,保持弹性结构。我想,这次同济大学采用全木结构来重建校舍,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可见,灾难真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林:记得当时有一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跪在地上要求惩处危劣校舍的承包商和关系人,您与医生们一起劝他们回帐篷休息,这事还引起过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曲解,说您站在政府一边,不支持民众请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您的做法是正确的。  余:越是在危急时刻,积极分子越要坚守事实的真相,不要瞎起哄。当时的事实真相至少有两个:一,危劣校舍的责任者当然让人愤恨,但要惩处他们,必须通过法律途径。然而眼前的事实是,由于地震太大,绝大多数很坚固的房屋也倒塌了,起诉危劣校舍责任者带来很多法律麻烦,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以前正巧仔细研究过摘转余秋雨:我为什么饱受争议转: 余秋雨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2大地震,您深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决定下辈子还要投身成为中国人。这句话正好与现在香港书肆上一本书的书名针锋相对,所以那天听您演讲的香港学者报以热烈的掌声。那本书的书名是《下辈子决不再做中国人》,您读过吗?余:我没读过,也不会去读。  林:近年来讲述中国文化的人很多,已经掀起了一次次所谓的“国学热”,但很少有人像您一样,把救助地震的现场看成是学习中国文化的课堂,把大爱、至善看成是主要课题。您是不是觉得,很多文化讲述者没有触及中国文化的深层本性?  余:不能一概而论。但是,确实有不少文化研究过于注重“术”,而不注重“道”;过于注重朝廷兴衰,而不注重万家灯火;过于注重史官文本,而不注重实际发生。这种研究也成了一种学术传统,一代代下来造成了严重的“轻重倒置”。由此养成了一批文化人,心目中只有权谋没有大道,只有一大堆官场是非而看不到亿万民众的精神结构。512地震,把这种“轻重倒置”改变了。你发现没有,正当全国人民最繁忙、最激动的时刻,那些文化人完全失语。等到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他们又渐渐复活,居高临下地高谈阔论。  林:让人欣慰的是,他们的这些高谈阔论,已经越来越边缘化了。现在更多地集中到了我们香港,但也没有多少人听,是他们的自娱自乐。我要问,您这次去四川,将会参加一些什么纪念活动?  余:我不会参加一些电视台将在那里举行的纪念晚会,尽管我也觉得这些纪念晚会对于慰籍灾区民众的心理很有必要。我这次去,主要做两件事——  第一,上海市对口援建的是都江堰市,现在有几千名上海的工程专业人员正在那里奋斗。我会在5月11日下午给他们做一次演讲,主题还是“512的大爱至善”,也会有部分灾区民众来听;第二,几个月来,上海市的中、小学生挑选了一批自己喜爱的图书捐赠给灾区同学,我将与“九久读书人”的朋友一起,代表上海市的中、小学生主持这次捐赠。  林:由上海的中、小学生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给灾区同学,这件事情可以让上海学生接受一次实践爱心的自我训练,因此很让人感动。这是您发起的吗?  余:我只是发起者之一。记得我写过一则短文,意思是:在512的废墟现场,那些蜷曲的书本让我分外揪心。一些年轻的阅读者没有把书读完,但阅读还要继续……据说,我的这则短文,很多上海的中、小学生都读到了。  林:我听四川的一位熟人告诉我,您这次去,除了上述两项活动外,还一再提出要参观重建中的中、小学校舍,对吗?  余:你在四川有熟人?消息确实很灵通。我这次一到四川就会首先去参观这一年来新建的几个校舍。有的校舍听说是全木制作的,由上海同济大学的建筑专家们参与设计,这让我很高兴,很想抢先看一看。校舍,理应由最好的建筑师参与设计,用最好的材料,最佳的施工来建造,这次先在灾区做出典范,然后推广。去年地震之后,我曾经第一个发表文章提出要求,希望能在大规模的搜救活动结束之后保留倒塌校舍的现场。这有三个目的:一是留下几个惊心动魄的地震现场供人永久参观;二是借此可以留下危劣工程的法律证据;三是可以为新建的防震校舍提供技术参数。记得当时有两个外国的救援专家告诉我,新建的防震建筑,不能单方面追求过去理解的那种沉重型的“坚固”,而应该更多地采用轻型材料,保持弹性结构。我想,这次同济大学采用全木结构来重建校舍,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可见,灾难真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林:记得当时有一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跪在地上要求惩处危劣校舍的承包商和关系人,您与医生们一起劝他们回帐篷休息,这事还引起过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曲解,说您站在政府一边,不支持民众请愿。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您的做法是正确的。  余:越是在危急时刻,积极分子越要坚守事实的真相,不要瞎起哄。当时的事实真相至少有两个:一,危劣校舍的责任者当然让人愤恨,但要惩处他们,必须通过法律途径。然而眼前的事实是,由于地震太大,绝大多数很坚固的房屋也倒塌了,起诉危劣校舍责任者带来很多法律麻烦,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以前正巧仔细研究过

 

余秋雨极端恐惧而又敌视的人们(部分)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2009-05-10 11:26:22)余秋雨无法删改历史真相【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本来,周末根据陈明远老师的嘱咐,编委会正准备编发另外一组博文;我们对于余秋雨的近况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啦。但是,“你不惹他、他惹你”!今夜,也就是汶川大地震周年祭日,在中国网络史乃至世界网络史上,发生了一件非常罕见而令人齿冷的事情,现客观报道如下——5月10日 11:26余秋雨博客贴出“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 11:26)”一文以后,到 5月11日 23:10 ,原跟帖评论14页大约700篇,突然被余秋雨指示(通过他的小秘)删除10页,只留下约100篇吹捧性评论;也就是说,有 85%的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大约600篇(共一万多字篇幅),统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此时余秋雨博客暂时关闭。不久稍一开放,又出现197篇批评余秋雨的评论,又遭到迅速的删除。此后,余秋雨博客评论栏再次关闭。网友们再也无法录入不同意见了。几位记者,立即发现了这一突然变故;经相互通话或发短信联系,得悉一条由网友“回手一枪”发出的“余大师又开始删帖”的信息如下——回手一枪:(2009-05-11 23:12:33)余大师又开始删帖啦!从十多页忽然变到三页啦!不删不行啊,把国难和他家里那点丑事相题而论,前面口口声声“大爱、至善”,后面嬉笑调侃“美女作家”。何谈敬畏之意,毫无廉耻之心。还敢谈“民族的高贵本性”?“民族的高贵本性”恰恰被你这种德行删除了个干干净净!举国哀悼之际,国难岂能与调侃相连?我们不禁要断喝一声,余秋雨,你此种写法到底是何居心?此文一出,上必遭天谴,下必被人怨!不知中间的文化部门是否会坐视不见?这似乎就是去年“含泪劝告”事件的再现、翻版了。而我们“陈明远博客文摘”编委们,因为各自忙于自己的业务,所以事发时完全无暇顾及。幸亏许多网友们纷纷将留存在他们电脑上的一部分评论转来。2小时以后本文摘版予以照录。同时将余秋雨博客: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2009-05-1011:26:22)由我们编排发文,供大家参考。余秋雨  林:余教授,听说您这一时段在香港的几场公开讲座将会暂停并延后,要赶到四川参加512地震的周年纪念,是吗?  余:对。这事我在几个月前就反复预告了,听讲座的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课程都已作了妥善安排。特别要感谢香港作家联会,本来已经发出去了邀我作文学演讲的通知,为了给我的四川之行让路,又重新改变了日期。  林:您对这次回四川,好象看得很重要。  余:对,对我非常重要。去年地震之后不久就去了,天天泪流满面。我当时就对电视采访者讲了多次:512改变了我对中华民族、中国人、中国文化的基本认识。在中国文化几千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时一地把“生命”、“大爱”、“至善”、“以人为本”这些最重大的人文命题凸现得那么鲜明,并由亿万民众一起投入实践。亿万民众近乎本能的立即投入,证明整个民族确实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文化积淀。我过去几十年在探索中国“国民性”的时候曾经一再陷入苦恼,这些年来在国外讲述中国文化时也有很多疑团无法解开,国际上对中华民族的种种曲解、误解和诽谤又常常让我难于平静,但是,通过这次全国规模的救灾实践,我可以大声地告诉世界:中华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精神品质上也是全人类极少数最优秀的族群之一。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看上去毛病很多,我们置身其间也曾经承受过很多磨难,但是这次大家都发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还都隐藏着一个大爱、至善的王国,平日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西方有些发达国家,较早建立了人道主义的心理秩序,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是在大爱和至善的集体爆发力上,却比不过中国人。现在中国人又恢复了常态,看起来都不那么崇高了,但是,正因为爆发过这个民族的高贵本性再也不能被埋没、被玷污。  林:上次您在香港学者协会的演讲,我去听了。您说,经过51转: 余秋雨向香港请假——答林汐先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