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大师”——余秋雨  

2009-05-20 23:27:26|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文至此,我很自然想地起钱钟书先生:钱先生作为著名的作家和学者,成就举世瞩目。晚年的钱先生闭门谢客,淡泊名利,其高风亮节为世人所称道。……与此同时,我又想起在新世界出版社的季羡林新著《病塌杂记》中,季羡林老先生自摘“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和“国宝”三顶帽子,并不无感叹曰: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由此看来要谢绝虚名是可以做到的,就如钱钟书先生和季羡林先生,但不是所有的凡夫俗子都能做到。秋雨大师一边是“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边含泪劝告汶川大地震中请愿灾民:“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这就是写《文化苦旅》的大师——余秋雨!该帖子于2008-11-210:40:57 潜海龙 编辑过

“大师”——余秋雨

时候,有位学生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余秋雨很虚伪!”我顿时一愣,问那位学生:“你何以见得?”心想,会不会是这位学生也知晓秋雨大师文革时期不光彩的一面。“他一方面说自己‘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方面又用朋友的话来抬高自己,来显示自己的举足轻重,这不是太虚伪了吗?”学生的话出乎我的意料。那天,我武断地终止了学生的争辩……今天,我偶然发现秋雨大师在新浪网上的博客,进而发现:“秋雨大师工作室”在上海成立!当然,这不是余秋雨自封的,而是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授的牌子。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大陆,现在所谓的“名师”、“专家”和“大师”之类,似乎满大街都是。而耐人寻味的是余秋雨在工作室授牌仪式上的讲话,他是这样开篇:“感谢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对我的关心和支持。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看了秋雨大师“咬文嚼字”的发言,我忽然联想起我那位学生的发言:“余秋雨很虚伪!”我茅塞顿开:文如其人啊!既然“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那为啥还要戴个“大师”的紧箍咒呢?错了,我说错了,对余秋雨而言,“大师”是加冕,“大师”是牌坊!万万少不得!据报道,余秋雨位于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现正经有关部门上报申请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据报道,桥头镇对余秋雨老宅非常重视,认为“最能代表余氏家族荣耀”,对其进行了重新修缮,并尽力使得家具摆设、生活场景一如从前,并符合余秋雨《老屋窗口》一文中所述。你看,给活人建“名人故居”,秋雨大师是不是该这样回应江东父老:一个人是先成‘活人’才能成为‘死人’的,我既然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活人’,念在父老乡亲的份上,那就后退一步……转:潜海龙

 

行文至此,我很自然想地起钱钟书先生:钱先生作为著名的作家和学者,成就举世瞩目。晚年的钱先生闭门谢客,淡泊名利,其高风亮节为世人所称道。……与此同时,我又想起在新世界出版社的季羡林新著《病塌杂记》中,季羡林老先生自摘“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和“国宝”三顶帽子,并不无感叹曰: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由此看来要谢绝虚名是可以做到的,就如钱钟书先生和季羡林先生,但不是所有的凡夫俗子都能做到。秋雨大师一边是“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边含泪劝告汶川大地震中请愿灾民:“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这就是写《文化苦旅》的大师——余秋雨!该帖子于2008-11-210:40:57 潜海龙 编辑过“大师”——余秋雨转:潜海龙——余秋雨无法否认自己为“四人帮”效劳的丑恶史这么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不值得我们嫉妒或眼红。【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 余秋雨的博文《不准继续污辱中国人》贴出后,又引起广大网友们对余秋雨虚伪言行的愤慨。我们接到许多网友的电话和短信,希望陈明远老师再次仗义执言。陈老师近来搞科研和写书都很忙,看了以后,说了一句“余秋雨,众所周知‘撒谎成性’,哪里有资格代表中国人?他那一套已经被广大网友们看穿,没什么意思了。我近来忙于著述,没功夫研究‘虚伪的余秋雨现象’……你们先把网上有关资料转载一下吧。希望大家对事不对人,客观公正地做分析探讨,从中吸取经验教训。”编委们就按陈老师的委托办理吧。又,根据网友们民意测验的最新统计:余秋雨支持(欣赏)率占 5 %,反感率占77 %,不表态占 18% ,数据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 值班编辑:阿拉丁、艾霞、湘云、圣约翰【湘云按】最近,掌握若干话语霸权的余秋雨大师,又来向公众散播他的谎言了。我们对于余秋雨个人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但是觉得如此可笑的社会现象,够资格进得了“新儒林外史”的。许多网友们,建议编委转发一些旧闻重温,以求温故知新。请大家欣赏,一笑置之可也!——值班编辑湘云余秋雨的散文《三十年的重量》是这样开篇的:“时至岁末,要我参加的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因此我也变得‘重要’起来,一位朋友甚至夸张地说,他几乎能从报纸的新闻上排出我最近的日程表。难道真是这样了?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有好事者把秋雨大师的《三十年的重量》一文编入学生阅读训练,还出了这样一道颇为搞笑的题目:文章开篇说“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这说明了什么?题目的答案是“这句话说明余秋雨先生为‘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而烦恼,不愿作为‘名流’而频繁露面,张扬自己”。在分析题目答案的

时候,有位学生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余秋雨很虚伪!”我顿时一愣,问那位学生:“你何以见得?”心想,会不会是这位学生也知晓秋雨大师文革时期不光彩的一面。“他一方面说自己‘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方面又用朋友的话来抬高自己,来显示自己的举足轻重,这不是太虚伪了吗?”学生的话出乎我的意料。那天,我武断地终止了学生的争辩……今天,我偶然发现秋雨大师在新浪网上的博客,进而发现:“秋雨大师工作室”在上海成立!当然,这不是余秋雨自封的,而是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授的牌子。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大陆,现在所谓的“名师”、“专家”和“大师”之类,似乎满大街都是。而耐人寻味的是余秋雨在工作室授牌仪式上的讲话,他是这样开篇:“感谢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对我的关心和支持。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看了秋雨大师“咬文嚼字”的发言,我忽然联想起我那位学生的发言:“余秋雨很虚伪!”我茅塞顿开:文如其人啊!既然“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那为啥还要戴个“大师”的紧箍咒呢?错了,我说错了,对余秋雨而言,“大师”是加冕,“大师”是牌坊!万万少不得!据报道,余秋雨位于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现正经有关部门上报申请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据报道,桥头镇对余秋雨老宅非常重视,认为“最能代表余氏家族荣耀”,对其进行了重新修缮,并尽力使得家具摆设、生活场景一如从前,并符合余秋雨《老屋窗口》一文中所述。你看,给活人建“名人故居”,秋雨大师是不是该这样回应江东父老:一个人是先成‘活人’才能成为‘死人’的,我既然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活人’,念在父老乡亲的份上,那就后退一步……“大师”——余秋雨转:潜海龙——余秋雨无法否认自己为“四人帮”效劳的丑恶史这么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不值得我们嫉妒或眼红。【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 余秋雨的博文《不准继续污辱中国人》贴出后,又引起广大网友们对余秋雨虚伪言行的愤慨。我们接到许多网友的电话和短信,希望陈明远老师再次仗义执言。陈老师近来搞科研和写书都很忙,看了以后,说了一句“余秋雨,众所周知‘撒谎成性’,哪里有资格代表中国人?他那一套已经被广大网友们看穿,没什么意思了。我近来忙于著述,没功夫研究‘虚伪的余秋雨现象’……你们先把网上有关资料转载一下吧。希望大家对事不对人,客观公正地做分析探讨,从中吸取经验教训。”编委们就按陈老师的委托办理吧。又,根据网友们民意测验的最新统计:余秋雨支持(欣赏)率占 5 %,反感率占77 %,不表态占 18% ,数据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 值班编辑:阿拉丁、艾霞、湘云、圣约翰【湘云按】最近,掌握若干话语霸权的余秋雨大师,又来向公众散播他的谎言了。我们对于余秋雨个人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但是觉得如此可笑的社会现象,够资格进得了“新儒林外史”的。许多网友们,建议编委转发一些旧闻重温,以求温故知新。请大家欣赏,一笑置之可也!——值班编辑湘云余秋雨的散文《三十年的重量》是这样开篇的:“时至岁末,要我参加的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因此我也变得‘重要’起来,一位朋友甚至夸张地说,他几乎能从报纸的新闻上排出我最近的日程表。难道真是这样了?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有好事者把秋雨大师的《三十年的重量》一文编入学生阅读训练,还出了这样一道颇为搞笑的题目:文章开篇说“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这说明了什么?题目的答案是“这句话说明余秋雨先生为‘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而烦恼,不愿作为‘名流’而频繁露面,张扬自己”。在分析题目答案的“大师”——余秋雨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行文至此,我很自然想地起钱钟书先生:钱先生作为著名的作家和学者,成就举世瞩目。晚年的钱先生闭门谢客,淡泊名利,其高风亮节为世人所称道。……与此同时,我又想起在新世界出版社的季羡林新著《病塌杂记》中,季羡林老先生自摘“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和“国宝”三顶帽子,并不无感叹曰: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由此看来要谢绝虚名是可以做到的,就如钱钟书先生和季羡林先生,但不是所有的凡夫俗子都能做到。秋雨大师一边是“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边含泪劝告汶川大地震中请愿灾民:“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这就是写《文化苦旅》的大师——余秋雨!该帖子于2008-11-210:40:57 潜海龙 编辑过“大师”——余秋雨转:潜海龙——余秋雨无法否认自己为“四人帮”效劳的丑恶史这么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不值得我们嫉妒或眼红。【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 余秋雨的博文《不准继续污辱中国人》贴出后,又引起广大网友们对余秋雨虚伪言行的愤慨。我们接到许多网友的电话和短信,希望陈明远老师再次仗义执言。陈老师近来搞科研和写书都很忙,看了以后,说了一句“余秋雨,众所周知‘撒谎成性’,哪里有资格代表中国人?他那一套已经被广大网友们看穿,没什么意思了。我近来忙于著述,没功夫研究‘虚伪的余秋雨现象’……你们先把网上有关资料转载一下吧。希望大家对事不对人,客观公正地做分析探讨,从中吸取经验教训。”编委们就按陈老师的委托办理吧。又,根据网友们民意测验的最新统计:余秋雨支持(欣赏)率占 5 %,反感率占77 %,不表态占 18% ,数据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 值班编辑:阿拉丁、艾霞、湘云、圣约翰【湘云按】最近,掌握若干话语霸权的余秋雨大师,又来向公众散播他的谎言了。我们对于余秋雨个人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但是觉得如此可笑的社会现象,够资格进得了“新儒林外史”的。许多网友们,建议编委转发一些旧闻重温,以求温故知新。请大家欣赏,一笑置之可也!——值班编辑湘云余秋雨的散文《三十年的重量》是这样开篇的:“时至岁末,要我参加的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因此我也变得‘重要’起来,一位朋友甚至夸张地说,他几乎能从报纸的新闻上排出我最近的日程表。难道真是这样了?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有好事者把秋雨大师的《三十年的重量》一文编入学生阅读训练,还出了这样一道颇为搞笑的题目:文章开篇说“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这说明了什么?题目的答案是“这句话说明余秋雨先生为‘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而烦恼,不愿作为‘名流’而频繁露面,张扬自己”。在分析题目答案的—— 余秋雨无法否认自己为“四人帮”效劳的丑恶史 

这么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不值得我们嫉妒或眼红。 

时候,有位学生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余秋雨很虚伪!”我顿时一愣,问那位学生:“你何以见得?”心想,会不会是这位学生也知晓秋雨大师文革时期不光彩的一面。“他一方面说自己‘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方面又用朋友的话来抬高自己,来显示自己的举足轻重,这不是太虚伪了吗?”学生的话出乎我的意料。那天,我武断地终止了学生的争辩……今天,我偶然发现秋雨大师在新浪网上的博客,进而发现:“秋雨大师工作室”在上海成立!当然,这不是余秋雨自封的,而是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授的牌子。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大陆,现在所谓的“名师”、“专家”和“大师”之类,似乎满大街都是。而耐人寻味的是余秋雨在工作室授牌仪式上的讲话,他是这样开篇:“感谢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对我的关心和支持。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看了秋雨大师“咬文嚼字”的发言,我忽然联想起我那位学生的发言:“余秋雨很虚伪!”我茅塞顿开:文如其人啊!既然“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那为啥还要戴个“大师”的紧箍咒呢?错了,我说错了,对余秋雨而言,“大师”是加冕,“大师”是牌坊!万万少不得!据报道,余秋雨位于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现正经有关部门上报申请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据报道,桥头镇对余秋雨老宅非常重视,认为“最能代表余氏家族荣耀”,对其进行了重新修缮,并尽力使得家具摆设、生活场景一如从前,并符合余秋雨《老屋窗口》一文中所述。你看,给活人建“名人故居”,秋雨大师是不是该这样回应江东父老:一个人是先成‘活人’才能成为‘死人’的,我既然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活人’,念在父老乡亲的份上,那就后退一步……
 
行文至此,我很自然想地起钱钟书先生:钱先生作为著名的作家和学者,成就举世瞩目。晚年的钱先生闭门谢客,淡泊名利,其高风亮节为世人所称道。……与此同时,我又想起在新世界出版社的季羡林新著《病塌杂记》中,季羡林老先生自摘“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和“国宝”三顶帽子,并不无感叹曰: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由此看来要谢绝虚名是可以做到的,就如钱钟书先生和季羡林先生,但不是所有的凡夫俗子都能做到。秋雨大师一边是“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边含泪劝告汶川大地震中请愿灾民:“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这就是写《文化苦旅》的大师——余秋雨!该帖子于2008-11-210:40:57 潜海龙 编辑过【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 余秋雨的博文《不准继续污辱中国人“大师”——余秋雨转:潜海龙——余秋雨无法否认自己为“四人帮”效劳的丑恶史这么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不值得我们嫉妒或眼红。【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 余秋雨的博文《不准继续污辱中国人》贴出后,又引起广大网友们对余秋雨虚伪言行的愤慨。我们接到许多网友的电话和短信,希望陈明远老师再次仗义执言。陈老师近来搞科研和写书都很忙,看了以后,说了一句“余秋雨,众所周知‘撒谎成性’,哪里有资格代表中国人?他那一套已经被广大网友们看穿,没什么意思了。我近来忙于著述,没功夫研究‘虚伪的余秋雨现象’……你们先把网上有关资料转载一下吧。希望大家对事不对人,客观公正地做分析探讨,从中吸取经验教训。”编委们就按陈老师的委托办理吧。又,根据网友们民意测验的最新统计:余秋雨支持(欣赏)率占 5 %,反感率占77 %,不表态占 18% ,数据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 值班编辑:阿拉丁、艾霞、湘云、圣约翰【湘云按】最近,掌握若干话语霸权的余秋雨大师,又来向公众散播他的谎言了。我们对于余秋雨个人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但是觉得如此可笑的社会现象,够资格进得了“新儒林外史”的。许多网友们,建议编委转发一些旧闻重温,以求温故知新。请大家欣赏,一笑置之可也!——值班编辑湘云余秋雨的散文《三十年的重量》是这样开篇的:“时至岁末,要我参加的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因此我也变得‘重要’起来,一位朋友甚至夸张地说,他几乎能从报纸的新闻上排出我最近的日程表。难道真是这样了?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有好事者把秋雨大师的《三十年的重量》一文编入学生阅读训练,还出了这样一道颇为搞笑的题目:文章开篇说“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这说明了什么?题目的答案是“这句话说明余秋雨先生为‘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而烦恼,不愿作为‘名流’而频繁露面,张扬自己”。在分析题目答案的》贴出后,又引起广大网友们对余秋雨虚伪言行的愤慨。我们接到许多网友的电话和短信,希望陈明远老师再次仗义执言。陈老师近来搞科研和写书都很忙,看了以后,说了一句“余秋雨,众所周知‘撒谎成性’,哪里有资格代表中国人?他那一套已经被广大网友们看穿,没什么意思了。我近来忙于著述,没功夫研究‘虚伪的余秋雨现象’……你们先把网上有关资料转载一下吧。希望大家对事不对人,客观公正地做分析探讨,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大师”——余秋雨转:潜海龙——余秋雨无法否认自己为“四人帮”效劳的丑恶史这么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不值得我们嫉妒或眼红。【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 余秋雨的博文《不准继续污辱中国人》贴出后,又引起广大网友们对余秋雨虚伪言行的愤慨。我们接到许多网友的电话和短信,希望陈明远老师再次仗义执言。陈老师近来搞科研和写书都很忙,看了以后,说了一句“余秋雨,众所周知‘撒谎成性’,哪里有资格代表中国人?他那一套已经被广大网友们看穿,没什么意思了。我近来忙于著述,没功夫研究‘虚伪的余秋雨现象’……你们先把网上有关资料转载一下吧。希望大家对事不对人,客观公正地做分析探讨,从中吸取经验教训。”编委们就按陈老师的委托办理吧。又,根据网友们民意测验的最新统计:余秋雨支持(欣赏)率占 5 %,反感率占77 %,不表态占 18% ,数据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 值班编辑:阿拉丁、艾霞、湘云、圣约翰【湘云按】最近,掌握若干话语霸权的余秋雨大师,又来向公众散播他的谎言了。我们对于余秋雨个人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但是觉得如此可笑的社会现象,够资格进得了“新儒林外史”的。许多网友们,建议编委转发一些旧闻重温,以求温故知新。请大家欣赏,一笑置之可也!——值班编辑湘云余秋雨的散文《三十年的重量》是这样开篇的:“时至岁末,要我参加的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因此我也变得‘重要’起来,一位朋友甚至夸张地说,他几乎能从报纸的新闻上排出我最近的日程表。难道真是这样了?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有好事者把秋雨大师的《三十年的重量》一文编入学生阅读训练,还出了这样一道颇为搞笑的题目:文章开篇说“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这说明了什么?题目的答案是“这句话说明余秋雨先生为‘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而烦恼,不愿作为‘名流’而频繁露面,张扬自己”。在分析题目答案的编委们就按陈老师的委托办理吧。
“大师”——余秋雨转:潜海龙——余秋雨无法否认自己为“四人帮”效劳的丑恶史这么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不值得我们嫉妒或眼红。【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 余秋雨的博文《不准继续污辱中国人》贴出后,又引起广大网友们对余秋雨虚伪言行的愤慨。我们接到许多网友的电话和短信,希望陈明远老师再次仗义执言。陈老师近来搞科研和写书都很忙,看了以后,说了一句“余秋雨,众所周知‘撒谎成性’,哪里有资格代表中国人?他那一套已经被广大网友们看穿,没什么意思了。我近来忙于著述,没功夫研究‘虚伪的余秋雨现象’……你们先把网上有关资料转载一下吧。希望大家对事不对人,客观公正地做分析探讨,从中吸取经验教训。”编委们就按陈老师的委托办理吧。又,根据网友们民意测验的最新统计:余秋雨支持(欣赏)率占 5 %,反感率占77 %,不表态占 18% ,数据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 值班编辑:阿拉丁、艾霞、湘云、圣约翰【湘云按】最近,掌握若干话语霸权的余秋雨大师,又来向公众散播他的谎言了。我们对于余秋雨个人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但是觉得如此可笑的社会现象,够资格进得了“新儒林外史”的。许多网友们,建议编委转发一些旧闻重温,以求温故知新。请大家欣赏,一笑置之可也!——值班编辑湘云余秋雨的散文《三十年的重量》是这样开篇的:“时至岁末,要我参加的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因此我也变得‘重要’起来,一位朋友甚至夸张地说,他几乎能从报纸的新闻上排出我最近的日程表。难道真是这样了?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有好事者把秋雨大师的《三十年的重量》一文编入学生阅读训练,还出了这样一道颇为搞笑的题目:文章开篇说“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这说明了什么?题目的答案是“这句话说明余秋雨先生为‘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而烦恼,不愿作为‘名流’而频繁露面,张扬自己”。在分析题目答案的又,根据网友们民意测验的最新统计:
“大师”——余秋雨转:潜海龙——余秋雨无法否认自己为“四人帮”效劳的丑恶史这么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不值得我们嫉妒或眼红。【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 余秋雨的博文《不准继续污辱中国人》贴出后,又引起广大网友们对余秋雨虚伪言行的愤慨。我们接到许多网友的电话和短信,希望陈明远老师再次仗义执言。陈老师近来搞科研和写书都很忙,看了以后,说了一句“余秋雨,众所周知‘撒谎成性’,哪里有资格代表中国人?他那一套已经被广大网友们看穿,没什么意思了。我近来忙于著述,没功夫研究‘虚伪的余秋雨现象’……你们先把网上有关资料转载一下吧。希望大家对事不对人,客观公正地做分析探讨,从中吸取经验教训。”编委们就按陈老师的委托办理吧。又,根据网友们民意测验的最新统计:余秋雨支持(欣赏)率占 5 %,反感率占77 %,不表态占 18% ,数据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 值班编辑:阿拉丁、艾霞、湘云、圣约翰【湘云按】最近,掌握若干话语霸权的余秋雨大师,又来向公众散播他的谎言了。我们对于余秋雨个人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但是觉得如此可笑的社会现象,够资格进得了“新儒林外史”的。许多网友们,建议编委转发一些旧闻重温,以求温故知新。请大家欣赏,一笑置之可也!——值班编辑湘云余秋雨的散文《三十年的重量》是这样开篇的:“时至岁末,要我参加的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因此我也变得‘重要’起来,一位朋友甚至夸张地说,他几乎能从报纸的新闻上排出我最近的日程表。难道真是这样了?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有好事者把秋雨大师的《三十年的重量》一文编入学生阅读训练,还出了这样一道颇为搞笑的题目:文章开篇说“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这说明了什么?题目的答案是“这句话说明余秋雨先生为‘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而烦恼,不愿作为‘名流’而频繁露面,张扬自己”。在分析题目答案的余秋雨支持(欣赏)率占 5 %,反感率占77 %,不表态占 18% ,数据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 值班编辑:阿拉丁、艾霞、湘云、圣约翰
时候,有位学生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余秋雨很虚伪!”我顿时一愣,问那位学生:“你何以见得?”心想,会不会是这位学生也知晓秋雨大师文革时期不光彩的一面。“他一方面说自己‘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方面又用朋友的话来抬高自己,来显示自己的举足轻重,这不是太虚伪了吗?”学生的话出乎我的意料。那天,我武断地终止了学生的争辩……今天,我偶然发现秋雨大师在新浪网上的博客,进而发现:“秋雨大师工作室”在上海成立!当然,这不是余秋雨自封的,而是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授的牌子。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大陆,现在所谓的“名师”、“专家”和“大师”之类,似乎满大街都是。而耐人寻味的是余秋雨在工作室授牌仪式上的讲话,他是这样开篇:“感谢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对我的关心和支持。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看了秋雨大师“咬文嚼字”的发言,我忽然联想起我那位学生的发言:“余秋雨很虚伪!”我茅塞顿开:文如其人啊!既然“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那为啥还要戴个“大师”的紧箍咒呢?错了,我说错了,对余秋雨而言,“大师”是加冕,“大师”是牌坊!万万少不得!据报道,余秋雨位于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现正经有关部门上报申请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据报道,桥头镇对余秋雨老宅非常重视,认为“最能代表余氏家族荣耀”,对其进行了重新修缮,并尽力使得家具摆设、生活场景一如从前,并符合余秋雨《老屋窗口》一文中所述。你看,给活人建“名人故居”,秋雨大师是不是该这样回应江东父老:一个人是先成‘活人’才能成为‘死人’的,我既然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活人’,念在父老乡亲的份上,那就后退一步……

 

 

“大师”——余秋雨转:潜海龙——余秋雨无法否认自己为“四人帮”效劳的丑恶史这么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不值得我们嫉妒或眼红。【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 余秋雨的博文《不准继续污辱中国人》贴出后,又引起广大网友们对余秋雨虚伪言行的愤慨。我们接到许多网友的电话和短信,希望陈明远老师再次仗义执言。陈老师近来搞科研和写书都很忙,看了以后,说了一句“余秋雨,众所周知‘撒谎成性’,哪里有资格代表中国人?他那一套已经被广大网友们看穿,没什么意思了。我近来忙于著述,没功夫研究‘虚伪的余秋雨现象’……你们先把网上有关资料转载一下吧。希望大家对事不对人,客观公正地做分析探讨,从中吸取经验教训。”编委们就按陈老师的委托办理吧。又,根据网友们民意测验的最新统计:余秋雨支持(欣赏)率占 5 %,反感率占77 %,不表态占 18% ,数据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 值班编辑:阿拉丁、艾霞、湘云、圣约翰【湘云按】最近,掌握若干话语霸权的余秋雨大师,又来向公众散播他的谎言了。我们对于余秋雨个人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但是觉得如此可笑的社会现象,够资格进得了“新儒林外史”的。许多网友们,建议编委转发一些旧闻重温,以求温故知新。请大家欣赏,一笑置之可也!——值班编辑湘云余秋雨的散文《三十年的重量》是这样开篇的:“时至岁末,要我参加的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因此我也变得‘重要’起来,一位朋友甚至夸张地说,他几乎能从报纸的新闻上排出我最近的日程表。难道真是这样了?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有好事者把秋雨大师的《三十年的重量》一文编入学生阅读训练,还出了这样一道颇为搞笑的题目:文章开篇说“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这说明了什么?题目的答案是“这句话说明余秋雨先生为‘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而烦恼,不愿作为‘名流’而频繁露面,张扬自己”。在分析题目答案的【湘云按】最近,掌握若干话语霸权的余秋雨大师,又来向公众散播他的谎言了。我们对于余秋雨个人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但是觉得如此可笑的社会现象,够资格进得了“新儒林外史”的。许多网友们,建议编委转发一些旧闻重温,以求温故知新。请大家欣赏,一笑置之可也!——值班编辑湘云

 

“大师”——余秋雨转:潜海龙——余秋雨无法否认自己为“四人帮”效劳的丑恶史这么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不值得我们嫉妒或眼红。【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 余秋雨的博文《不准继续污辱中国人》贴出后,又引起广大网友们对余秋雨虚伪言行的愤慨。我们接到许多网友的电话和短信,希望陈明远老师再次仗义执言。陈老师近来搞科研和写书都很忙,看了以后,说了一句“余秋雨,众所周知‘撒谎成性’,哪里有资格代表中国人?他那一套已经被广大网友们看穿,没什么意思了。我近来忙于著述,没功夫研究‘虚伪的余秋雨现象’……你们先把网上有关资料转载一下吧。希望大家对事不对人,客观公正地做分析探讨,从中吸取经验教训。”编委们就按陈老师的委托办理吧。又,根据网友们民意测验的最新统计:余秋雨支持(欣赏)率占 5 %,反感率占77 %,不表态占 18% ,数据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 值班编辑:阿拉丁、艾霞、湘云、圣约翰【湘云按】最近,掌握若干话语霸权的余秋雨大师,又来向公众散播他的谎言了。我们对于余秋雨个人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但是觉得如此可笑的社会现象,够资格进得了“新儒林外史”的。许多网友们,建议编委转发一些旧闻重温,以求温故知新。请大家欣赏,一笑置之可也!——值班编辑湘云余秋雨的散文《三十年的重量》是这样开篇的:“时至岁末,要我参加的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因此我也变得‘重要’起来,一位朋友甚至夸张地说,他几乎能从报纸的新闻上排出我最近的日程表。难道真是这样了?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有好事者把秋雨大师的《三十年的重量》一文编入学生阅读训练,还出了这样一道颇为搞笑的题目:文章开篇说“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这说明了什么?题目的答案是“这句话说明余秋雨先生为‘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而烦恼,不愿作为‘名流’而频繁露面,张扬自己”。在分析题目答案的

 

余秋雨的散文《三十年的重量》是这样开篇的:“时至岁末,要我参加的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因此我也变得‘重要’起来,一位朋友甚至夸张地说,他几乎能从报纸的新闻上排出我最近的日程表。难道真是这样了?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

有好事者把秋雨大师的《三十年的重量》一文编入学生阅读训练,还出了这样一道颇为搞笑的题目:文章开篇说“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这说明了什么?题目的答案是“这句话说明余秋雨先生为‘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而烦恼,不愿作为‘名流’而频繁露面,张扬自己”。

时候,有位学生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余秋雨很虚伪!”我顿时一愣,问那位学生:“你何以见得?”心想,会不会是这位学生也知晓秋雨大师文革时期不光彩的一面。“他一方面说自己‘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方面又用朋友的话来抬高自己,来显示自己的举足轻重,这不是太虚伪了吗?”学生的话出乎我的意料。那天,我武断地终止了学生的争辩……今天,我偶然发现秋雨大师在新浪网上的博客,进而发现:“秋雨大师工作室”在上海成立!当然,这不是余秋雨自封的,而是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授的牌子。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大陆,现在所谓的“名师”、“专家”和“大师”之类,似乎满大街都是。而耐人寻味的是余秋雨在工作室授牌仪式上的讲话,他是这样开篇:“感谢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对我的关心和支持。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看了秋雨大师“咬文嚼字”的发言,我忽然联想起我那位学生的发言:“余秋雨很虚伪!”我茅塞顿开:文如其人啊!既然“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那为啥还要戴个“大师”的紧箍咒呢?错了,我说错了,对余秋雨而言,“大师”是加冕,“大师”是牌坊!万万少不得!据报道,余秋雨位于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现正经有关部门上报申请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据报道,桥头镇对余秋雨老宅非常重视,认为“最能代表余氏家族荣耀”,对其进行了重新修缮,并尽力使得家具摆设、生活场景一如从前,并符合余秋雨《老屋窗口》一文中所述。你看,给活人建“名人故居”,秋雨大师是不是该这样回应江东父老:一个人是先成‘活人’才能成为‘死人’的,我既然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活人’,念在父老乡亲的份上,那就后退一步……在分析题目答案的时候,有位学生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余秋雨很虚伪!”

时候,有位学生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余秋雨很虚伪!”我顿时一愣,问那位学生:“你何以见得?”心想,会不会是这位学生也知晓秋雨大师文革时期不光彩的一面。“他一方面说自己‘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方面又用朋友的话来抬高自己,来显示自己的举足轻重,这不是太虚伪了吗?”学生的话出乎我的意料。那天,我武断地终止了学生的争辩……今天,我偶然发现秋雨大师在新浪网上的博客,进而发现:“秋雨大师工作室”在上海成立!当然,这不是余秋雨自封的,而是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授的牌子。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大陆,现在所谓的“名师”、“专家”和“大师”之类,似乎满大街都是。而耐人寻味的是余秋雨在工作室授牌仪式上的讲话,他是这样开篇:“感谢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对我的关心和支持。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看了秋雨大师“咬文嚼字”的发言,我忽然联想起我那位学生的发言:“余秋雨很虚伪!”我茅塞顿开:文如其人啊!既然“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那为啥还要戴个“大师”的紧箍咒呢?错了,我说错了,对余秋雨而言,“大师”是加冕,“大师”是牌坊!万万少不得!据报道,余秋雨位于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现正经有关部门上报申请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据报道,桥头镇对余秋雨老宅非常重视,认为“最能代表余氏家族荣耀”,对其进行了重新修缮,并尽力使得家具摆设、生活场景一如从前,并符合余秋雨《老屋窗口》一文中所述。你看,给活人建“名人故居”,秋雨大师是不是该这样回应江东父老:一个人是先成‘活人’才能成为‘死人’的,我既然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活人’,念在父老乡亲的份上,那就后退一步……我顿时一愣,问那位学生:“你何以见得?”心想,会不会是这位学生也知晓秋雨大师文革时期不光彩的一面。

“他一方面说自己‘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方面又用朋友的话来抬高自己,来显示自己的举足轻重,这不是太虚伪了吗?”学生的话出乎我的意料。

时候,有位学生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余秋雨很虚伪!”我顿时一愣,问那位学生:“你何以见得?”心想,会不会是这位学生也知晓秋雨大师文革时期不光彩的一面。“他一方面说自己‘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方面又用朋友的话来抬高自己,来显示自己的举足轻重,这不是太虚伪了吗?”学生的话出乎我的意料。那天,我武断地终止了学生的争辩……今天,我偶然发现秋雨大师在新浪网上的博客,进而发现:“秋雨大师工作室”在上海成立!当然,这不是余秋雨自封的,而是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授的牌子。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大陆,现在所谓的“名师”、“专家”和“大师”之类,似乎满大街都是。而耐人寻味的是余秋雨在工作室授牌仪式上的讲话,他是这样开篇:“感谢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对我的关心和支持。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看了秋雨大师“咬文嚼字”的发言,我忽然联想起我那位学生的发言:“余秋雨很虚伪!”我茅塞顿开:文如其人啊!既然“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那为啥还要戴个“大师”的紧箍咒呢?错了,我说错了,对余秋雨而言,“大师”是加冕,“大师”是牌坊!万万少不得!据报道,余秋雨位于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现正经有关部门上报申请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据报道,桥头镇对余秋雨老宅非常重视,认为“最能代表余氏家族荣耀”,对其进行了重新修缮,并尽力使得家具摆设、生活场景一如从前,并符合余秋雨《老屋窗口》一文中所述。你看,给活人建“名人故居”,秋雨大师是不是该这样回应江东父老:一个人是先成‘活人’才能成为‘死人’的,我既然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活人’,念在父老乡亲的份上,那就后退一步……那天,我武断地终止了学生的争辩……

行文至此,我很自然想地起钱钟书先生:钱先生作为著名的作家和学者,成就举世瞩目。晚年的钱先生闭门谢客,淡泊名利,其高风亮节为世人所称道。……与此同时,我又想起在新世界出版社的季羡林新著《病塌杂记》中,季羡林老先生自摘“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和“国宝”三顶帽子,并不无感叹曰: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由此看来要谢绝虚名是可以做到的,就如钱钟书先生和季羡林先生,但不是所有的凡夫俗子都能做到。秋雨大师一边是“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边含泪劝告汶川大地震中请愿灾民:“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这就是写《文化苦旅》的大师——余秋雨!该帖子于2008-11-210:40:57 潜海龙 编辑过今天,我偶然发现秋雨大师在新浪网上的博客,进而发现:行文至此,我很自然想地起钱钟书先生:钱先生作为著名的作家和学者,成就举世瞩目。晚年的钱先生闭门谢客,淡泊名利,其高风亮节为世人所称道。……与此同时,我又想起在新世界出版社的季羡林新著《病塌杂记》中,季羡林老先生自摘“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和“国宝”三顶帽子,并不无感叹曰: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由此看来要谢绝虚名是可以做到的,就如钱钟书先生和季羡林先生,但不是所有的凡夫俗子都能做到。秋雨大师一边是“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边含泪劝告汶川大地震中请愿灾民:“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这就是写《文化苦旅》的大师——余秋雨!该帖子于2008-11-210:40:57 潜海龙 编辑过“秋雨大师工作室”在上海成立!当然,这不是余秋雨自封的,而是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授的牌子。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大陆,现在所谓的“名师”、“专家”和“大师”之类,似乎满大街都是。而耐人寻味的是余秋雨在工作室授牌仪式上的讲话,他是这样开篇:“感谢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对我的关心和支持。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看了秋雨大师“咬文嚼字”的发言,我忽然联想起我那位学生的发言:“余秋雨很虚伪!”我茅塞顿开:文如其人啊!

行文至此,我很自然想地起钱钟书先生:钱先生作为著名的作家和学者,成就举世瞩目。晚年的钱先生闭门谢客,淡泊名利,其高风亮节为世人所称道。……与此同时,我又想起在新世界出版社的季羡林新著《病塌杂记》中,季羡林老先生自摘“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和“国宝”三顶帽子,并不无感叹曰: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由此看来要谢绝虚名是可以做到的,就如钱钟书先生和季羡林先生,但不是所有的凡夫俗子都能做到。秋雨大师一边是“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边含泪劝告汶川大地震中请愿灾民:“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这就是写《文化苦旅》的大师——余秋雨!该帖子于2008-11-210:40:57 潜海龙 编辑过

时候,有位学生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余秋雨很虚伪!”我顿时一愣,问那位学生:“你何以见得?”心想,会不会是这位学生也知晓秋雨大师文革时期不光彩的一面。“他一方面说自己‘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方面又用朋友的话来抬高自己,来显示自己的举足轻重,这不是太虚伪了吗?”学生的话出乎我的意料。那天,我武断地终止了学生的争辩……今天,我偶然发现秋雨大师在新浪网上的博客,进而发现:“秋雨大师工作室”在上海成立!当然,这不是余秋雨自封的,而是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授的牌子。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大陆,现在所谓的“名师”、“专家”和“大师”之类,似乎满大街都是。而耐人寻味的是余秋雨在工作室授牌仪式上的讲话,他是这样开篇:“感谢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对我的关心和支持。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看了秋雨大师“咬文嚼字”的发言,我忽然联想起我那位学生的发言:“余秋雨很虚伪!”我茅塞顿开:文如其人啊!既然“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那为啥还要戴个“大师”的紧箍咒呢?错了,我说错了,对余秋雨而言,“大师”是加冕,“大师”是牌坊!万万少不得!据报道,余秋雨位于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现正经有关部门上报申请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据报道,桥头镇对余秋雨老宅非常重视,认为“最能代表余氏家族荣耀”,对其进行了重新修缮,并尽力使得家具摆设、生活场景一如从前,并符合余秋雨《老屋窗口》一文中所述。你看,给活人建“名人故居”,秋雨大师是不是该这样回应江东父老:一个人是先成‘活人’才能成为‘死人’的,我既然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活人’,念在父老乡亲的份上,那就后退一步……时候,有位学生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余秋雨很虚伪!”我顿时一愣,问那位学生:“你何以见得?”心想,会不会是这位学生也知晓秋雨大师文革时期不光彩的一面。“他一方面说自己‘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方面又用朋友的话来抬高自己,来显示自己的举足轻重,这不是太虚伪了吗?”学生的话出乎我的意料。那天,我武断地终止了学生的争辩……今天,我偶然发现秋雨大师在新浪网上的博客,进而发现:“秋雨大师工作室”在上海成立!当然,这不是余秋雨自封的,而是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授的牌子。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大陆,现在所谓的“名师”、“专家”和“大师”之类,似乎满大街都是。而耐人寻味的是余秋雨在工作室授牌仪式上的讲话,他是这样开篇:“感谢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对我的关心和支持。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看了秋雨大师“咬文嚼字”的发言,我忽然联想起我那位学生的发言:“余秋雨很虚伪!”我茅塞顿开:文如其人啊!既然“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那为啥还要戴个“大师”的紧箍咒呢?错了,我说错了,对余秋雨而言,“大师”是加冕,“大师”是牌坊!万万少不得!据报道,余秋雨位于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现正经有关部门上报申请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据报道,桥头镇对余秋雨老宅非常重视,认为“最能代表余氏家族荣耀”,对其进行了重新修缮,并尽力使得家具摆设、生活场景一如从前,并符合余秋雨《老屋窗口》一文中所述。你看,给活人建“名人故居”,秋雨大师是不是该这样回应江东父老:一个人是先成‘活人’才能成为‘死人’的,我既然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活人’,念在父老乡亲的份上,那就后退一步……既然“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那为啥还要戴个“大师”的紧箍咒呢?错了,我说错了,对余秋雨而言,“大师”是加冕,“大师”是牌坊!万万少不得!据报道,余秋雨位于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现正经有关部门上报申请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据报道,桥头镇对余秋雨老宅非常重视,认为“最能代表余氏家族荣耀”,对其进行了重新修缮,并尽力使得家具摆设、生活场景一如从前,并符合余秋雨《老屋窗口》一文中所述。你看,给活人建“名人故居”,秋雨大师是不是该这样回应江东父老:一个人是先成‘活人’才能成为‘死人’的,我既然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活人’时候,有位学生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余秋雨很虚伪!”我顿时一愣,问那位学生:“你何以见得?”心想,会不会是这位学生也知晓秋雨大师文革时期不光彩的一面。“他一方面说自己‘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方面又用朋友的话来抬高自己,来显示自己的举足轻重,这不是太虚伪了吗?”学生的话出乎我的意料。那天,我武断地终止了学生的争辩……今天,我偶然发现秋雨大师在新浪网上的博客,进而发现:“秋雨大师工作室”在上海成立!当然,这不是余秋雨自封的,而是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授的牌子。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大陆,现在所谓的“名师”、“专家”和“大师”之类,似乎满大街都是。而耐人寻味的是余秋雨在工作室授牌仪式上的讲话,他是这样开篇:“感谢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对我的关心和支持。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看了秋雨大师“咬文嚼字”的发言,我忽然联想起我那位学生的发言:“余秋雨很虚伪!”我茅塞顿开:文如其人啊!既然“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那为啥还要戴个“大师”的紧箍咒呢?错了,我说错了,对余秋雨而言,“大师”是加冕,“大师”是牌坊!万万少不得!据报道,余秋雨位于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现正经有关部门上报申请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据报道,桥头镇对余秋雨老宅非常重视,认为“最能代表余氏家族荣耀”,对其进行了重新修缮,并尽力使得家具摆设、生活场景一如从前,并符合余秋雨《老屋窗口》一文中所述。你看,给活人建“名人故居”,秋雨大师是不是该这样回应江东父老:一个人是先成‘活人’才能成为‘死人’的,我既然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活人’,念在父老乡亲的份上,那就后退一步……念在父老乡亲的份上,那就后退一步……

行文至此,我很自然想地起钱钟书先生:钱先生作为著名的作家和学者,成就举世瞩目。晚年的钱先生闭门谢客,淡泊名利,其高风亮节为世人所称道。……与此同时,我又想起在新世界出版社行文至此,我很自然想地起钱钟书先生:钱先生作为著名的作家和学者,成就举世瞩目。晚年的钱先生闭门谢客,淡泊名利,其高风亮节为世人所称道。……与此同时,我又想起在新世界出版社的季羡林新著《病塌杂记》中,季羡林老先生自摘“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和“国宝”三顶帽子,并不无感叹曰: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由此看来要谢绝虚名是可以做到的,就如钱钟书先生和季羡林先生,但不是所有的凡夫俗子都能做到。秋雨大师一边是“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边含泪劝告汶川大地震中请愿灾民:“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这就是写《文化苦旅》的大师——余秋雨!该帖子于2008-11-210:40:57 潜海龙 编辑过的季羡林新著《病塌杂记》中,季羡林老先生自摘“国学大”、“学界泰斗”和“国宝”三顶帽子,并不无感叹曰: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

行文至此,我很自然想地起钱钟书先生:钱先生作为著名的作家和学者,成就举世瞩目。晚年的钱先生闭门谢客,淡泊名利,其高风亮节为世人所称道。……与此同时,我又想起在新世界出版社的季羡林新著《病塌杂记》中,季羡林老先生自摘“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和“国宝”三顶帽子,并不无感叹曰: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由此看来要谢绝虚名是可以做到的,就如钱钟书先生和季羡林先生,但不是所有的凡夫俗子都能做到。秋雨大师一边是“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边含泪劝告汶川大地震中请愿灾民:“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这就是写《文化苦旅》的大师——余秋雨!该帖子于2008-11-210:40:57 潜海龙 编辑过

由此看来要谢绝虚名是可以做到的,就如钱钟书先生和季羡林先生,但不是所有的凡夫俗子都能做到。

“大师”——余秋雨转:潜海龙——余秋雨无法否认自己为“四人帮”效劳的丑恶史这么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不值得我们嫉妒或眼红。【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 余秋雨的博文《不准继续污辱中国人》贴出后,又引起广大网友们对余秋雨虚伪言行的愤慨。我们接到许多网友的电话和短信,希望陈明远老师再次仗义执言。陈老师近来搞科研和写书都很忙,看了以后,说了一句“余秋雨,众所周知‘撒谎成性’,哪里有资格代表中国人?他那一套已经被广大网友们看穿,没什么意思了。我近来忙于著述,没功夫研究‘虚伪的余秋雨现象’……你们先把网上有关资料转载一下吧。希望大家对事不对人,客观公正地做分析探讨,从中吸取经验教训。”编委们就按陈老师的委托办理吧。又,根据网友们民意测验的最新统计:余秋雨支持(欣赏)率占 5 %,反感率占77 %,不表态占 18% ,数据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 值班编辑:阿拉丁、艾霞、湘云、圣约翰【湘云按】最近,掌握若干话语霸权的余秋雨大师,又来向公众散播他的谎言了。我们对于余秋雨个人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但是觉得如此可笑的社会现象,够资格进得了“新儒林外史”的。许多网友们,建议编委转发一些旧闻重温,以求温故知新。请大家欣赏,一笑置之可也!——值班编辑湘云余秋雨的散文《三十年的重量》是这样开篇的:“时至岁末,要我参加的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因此我也变得‘重要’起来,一位朋友甚至夸张地说,他几乎能从报纸的新闻上排出我最近的日程表。难道真是这样了?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有好事者把秋雨大师的《三十年的重量》一文编入学生阅读训练,还出了这样一道颇为搞笑的题目:文章开篇说“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这说明了什么?题目的答案是“这句话说明余秋雨先生为‘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而烦恼,不愿作为‘名流’而频繁露面,张扬自己”。在分析题目答案的

秋雨大师一边是“浑身空荡荡、虚飘飘”,一边含泪劝告汶川大地震中请愿灾民:“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

这就是写《文化苦旅》的大师——余秋雨!

 

该帖子于2008-11-210:40:57 潜海龙 编辑过

“大师”——余秋雨转:潜海龙——余秋雨无法否认自己为“四人帮”效劳的丑恶史这么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不值得我们嫉妒或眼红。【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 余秋雨的博文《不准继续污辱中国人》贴出后,又引起广大网友们对余秋雨虚伪言行的愤慨。我们接到许多网友的电话和短信,希望陈明远老师再次仗义执言。陈老师近来搞科研和写书都很忙,看了以后,说了一句“余秋雨,众所周知‘撒谎成性’,哪里有资格代表中国人?他那一套已经被广大网友们看穿,没什么意思了。我近来忙于著述,没功夫研究‘虚伪的余秋雨现象’……你们先把网上有关资料转载一下吧。希望大家对事不对人,客观公正地做分析探讨,从中吸取经验教训。”编委们就按陈老师的委托办理吧。又,根据网友们民意测验的最新统计:余秋雨支持(欣赏)率占 5 %,反感率占77 %,不表态占 18% ,数据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 值班编辑:阿拉丁、艾霞、湘云、圣约翰【湘云按】最近,掌握若干话语霸权的余秋雨大师,又来向公众散播他的谎言了。我们对于余秋雨个人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但是觉得如此可笑的社会现象,够资格进得了“新儒林外史”的。许多网友们,建议编委转发一些旧闻重温,以求温故知新。请大家欣赏,一笑置之可也!——值班编辑湘云余秋雨的散文《三十年的重量》是这样开篇的:“时至岁末,要我参加的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因此我也变得‘重要’起来,一位朋友甚至夸张地说,他几乎能从报纸的新闻上排出我最近的日程表。难道真是这样了?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有好事者把秋雨大师的《三十年的重量》一文编入学生阅读训练,还出了这样一道颇为搞笑的题目:文章开篇说“我只感到浑身空荡荡、虚飘飘”,这说明了什么?题目的答案是“这句话说明余秋雨先生为‘多种社会文化活动突然壅塞在一起’而烦恼,不愿作为‘名流’而频繁露面,张扬自己”。在分析题目答案的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