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余秋雨,支付你全年薪金并在全国传媒公布吧!  

2009-05-23 20:51:05|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 

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续上文: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

 

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

续上文: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第二个问题:余秋雨是否以“石一歌成员”的身份写过为四人帮效劳的文章?有!不仅有,而且有很多!证据(4)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文歪曲鲁迅,攻击胡适和“四条汉子”等。(孙光萱:《正视历史轻装前进》,《文学报》2000年1134期)已经证实署名为“石一歌”而这11个人里面有“余秋雨等人”,就是说余秋雨具有著作权之一。此时比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还早3个月。证据(5)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艺丛刊《金钟长鸣》上发表。此文不仅“依照‘四人帮’的调子,对周扬、夏衍等同志加了不少诬陷不实之词”(见《清查报告》70期第4页),而且替四人帮头子张春桥隐瞒了攻击鲁迅《三月的租界》这一重要史实。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但仍负责联系证据(6)1973年11月余秋雨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尊孔与卖国之间——从鲁迅与胡适的一场斗争谈起》,骂胡适为“卖国贼”、“反革命”,与胡适叔侄相称的胡念柏读了后感到大祸将要临头(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1974年1月余秋雨又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胡适传》,对胡适帽子越扣越大,棍子越打越重,胡适的亲属胡念柏读了后余秋雨,支付你全年薪金并在全国传媒公布吧!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

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第二个问题续上文: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第二个问题:余秋雨是否以“石一歌成员”的身份写过为四人帮效劳的文章?有!不仅有,而且有很多!证据(4)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文歪曲鲁迅,攻击胡适和“四条汉子”等。(孙光萱:《正视历史轻装前进》,《文学报》2000年1134期)已经证实署名为“石一歌”而这11个人里面有“余秋雨等人”,就是说余秋雨具有著作权之一。此时比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还早3个月。证据(5)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艺丛刊《金钟长鸣》上发表。此文不仅“依照‘四人帮’的调子,对周扬、夏衍等同志加了不少诬陷不实之词”(见《清查报告》70期第4页),而且替四人帮头子张春桥隐瞒了攻击鲁迅《三月的租界》这一重要史实。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但仍负责联系证据(6)1973年11月余秋雨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尊孔与卖国之间——从鲁迅与胡适的一场斗争谈起》,骂胡适为“卖国贼”、“反革命”,与胡适叔侄相称的胡念柏读了后感到大祸将要临头(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1974年1月余秋雨又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胡适传》,对胡适帽子越扣越大,棍子越打越重,胡适的亲属胡念柏读了后余秋雨是否以续上文: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第二个问题:余秋雨是否以“石一歌成员”的身份写过为四人帮效劳的文章?有!不仅有,而且有很多!证据(4)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文歪曲鲁迅,攻击胡适和“四条汉子”等。(孙光萱:《正视历史轻装前进》,《文学报》2000年1134期)已经证实署名为“石一歌”而这11个人里面有“余秋雨等人”,就是说余秋雨具有著作权之一。此时比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还早3个月。证据(5)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艺丛刊《金钟长鸣》上发表。此文不仅“依照‘四人帮’的调子,对周扬、夏衍等同志加了不少诬陷不实之词”(见《清查报告》70期第4页),而且替四人帮头子张春桥隐瞒了攻击鲁迅《三月的租界》这一重要史实。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但仍负责联系证据(6)1973年11月余秋雨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尊孔与卖国之间——从鲁迅与胡适的一场斗争谈起》,骂胡适为“卖国贼”、“反革命”,与胡适叔侄相称的胡念柏读了后感到大祸将要临头(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1974年1月余秋雨又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胡适传》,对胡适帽子越扣越大,棍子越打越重,胡适的亲属胡念柏读了后石一歌成员的身写过为四人帮效劳的文章?

续上文: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第二个问题:余秋雨是否以“石一歌成员”的身份写过为四人帮效劳的文章?有!不仅有,而且有很多!证据(4)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文歪曲鲁迅,攻击胡适和“四条汉子”等。(孙光萱:《正视历史轻装前进》,《文学报》2000年1134期)已经证实署名为“石一歌”而这11个人里面有“余秋雨等人”,就是说余秋雨具有著作权之一。此时比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还早3个月。证据(5)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艺丛刊《金钟长鸣》上发表。此文不仅“依照‘四人帮’的调子,对周扬、夏衍等同志加了不少诬陷不实之词”(见《清查报告》70期第4页),而且替四人帮头子张春桥隐瞒了攻击鲁迅《三月的租界》这一重要史实。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但仍负责联系证据(6)1973年11月余秋雨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尊孔与卖国之间——从鲁迅与胡适的一场斗争谈起》,骂胡适为“卖国贼”、“反革命”,与胡适叔侄相称的胡念柏读了后感到大祸将要临头(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1974年1月余秋雨又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胡适传》,对胡适帽子越扣越大,棍子越打越重,胡适的亲属胡念柏读了后

有!不仅有,而且有很多!

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证据(4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

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1973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文歪曲鲁迅,攻击胡适和“四条汉子”等。(孙光萱:《正视历史轻装前进》,《文学报》20001134期)已经证实署名为“石一歌”而这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11个人里面有“余秋雨等人”,就是说余秋雨具有著作权之一。此时比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1973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还早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3个月。

证据(5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

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1973续上文: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第二个问题:余秋雨是否以“石一歌成员”的身份写过为四人帮效劳的文章?有!不仅有,而且有很多!证据(4)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文歪曲鲁迅,攻击胡适和“四条汉子”等。(孙光萱:《正视历史轻装前进》,《文学报》2000年1134期)已经证实署名为“石一歌”而这11个人里面有“余秋雨等人”,就是说余秋雨具有著作权之一。此时比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还早3个月。证据(5)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艺丛刊《金钟长鸣》上发表。此文不仅“依照‘四人帮’的调子,对周扬、夏衍等同志加了不少诬陷不实之词”(见《清查报告》70期第4页),而且替四人帮头子张春桥隐瞒了攻击鲁迅《三月的租界》这一重要史实。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但仍负责联系证据(6)1973年11月余秋雨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尊孔与卖国之间——从鲁迅与胡适的一场斗争谈起》,骂胡适为“卖国贼”、“反革命”,与胡适叔侄相称的胡念柏读了后感到大祸将要临头(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1974年1月余秋雨又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胡适传》,对胡适帽子越扣越大,棍子越打越重,胡适的亲属胡念柏读了后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艺丛刊《金钟长鸣》上发表。此文不仅“依照‘四人帮’的调子,对周扬、夏衍等同志加了不少诬陷不实之词”(见《清查报告》70期第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4页),而且替四人帮头子张春桥隐瞒了攻击鲁迅《三月的租界》这一重要史实。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1973续上文: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第二个问题:余秋雨是否以“石一歌成员”的身份写过为四人帮效劳的文章?有!不仅有,而且有很多!证据(4)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文歪曲鲁迅,攻击胡适和“四条汉子”等。(孙光萱:《正视历史轻装前进》,《文学报》2000年1134期)已经证实署名为“石一歌”而这11个人里面有“余秋雨等人”,就是说余秋雨具有著作权之一。此时比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还早3个月。证据(5)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艺丛刊《金钟长鸣》上发表。此文不仅“依照‘四人帮’的调子,对周扬、夏衍等同志加了不少诬陷不实之词”(见《清查报告》70期第4页),而且替四人帮头子张春桥隐瞒了攻击鲁迅《三月的租界》这一重要史实。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但仍负责联系证据(6)1973年11月余秋雨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尊孔与卖国之间——从鲁迅与胡适的一场斗争谈起》,骂胡适为“卖国贼”、“反革命”,与胡适叔侄相称的胡念柏读了后感到大祸将要临头(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1974年1月余秋雨又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胡适传》,对胡适帽子越扣越大,棍子越打越重,胡适的亲属胡念柏读了后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但仍负责联系  

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

 证据(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6

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197311月余秋雨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尊孔与卖国之间——从鲁迅与胡适的一场斗争谈起》,骂胡适为“卖国贼”、“反革命”,与胡适叔侄相称的胡念柏读了后感到大祸将要临头(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2004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11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3续上文: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第二个问题:余秋雨是否以“石一歌成员”的身份写过为四人帮效劳的文章?有!不仅有,而且有很多!证据(4)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文歪曲鲁迅,攻击胡适和“四条汉子”等。(孙光萱:《正视历史轻装前进》,《文学报》2000年1134期)已经证实署名为“石一歌”而这11个人里面有“余秋雨等人”,就是说余秋雨具有著作权之一。此时比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还早3个月。证据(5)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艺丛刊《金钟长鸣》上发表。此文不仅“依照‘四人帮’的调子,对周扬、夏衍等同志加了不少诬陷不实之词”(见《清查报告》70期第4页),而且替四人帮头子张春桥隐瞒了攻击鲁迅《三月的租界》这一重要史实。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但仍负责联系证据(6)1973年11月余秋雨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尊孔与卖国之间——从鲁迅与胡适的一场斗争谈起》,骂胡适为“卖国贼”、“反革命”,与胡适叔侄相称的胡念柏读了后感到大祸将要临头(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1974年1月余秋雨又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胡适传》,对胡适帽子越扣越大,棍子越打越重,胡适的亲属胡念柏读了后)。1974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1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月余秋雨又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胡适传》,对胡适帽子越扣越大,棍子越打越重,胡适的亲属胡念柏读了后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续上文: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第二个问题:余秋雨是否以“石一歌成员”的身份写过为四人帮效劳的文章?有!不仅有,而且有很多!证据(4)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文歪曲鲁迅,攻击胡适和“四条汉子”等。(孙光萱:《正视历史轻装前进》,《文学报》2000年1134期)已经证实署名为“石一歌”而这11个人里面有“余秋雨等人”,就是说余秋雨具有著作权之一。此时比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还早3个月。证据(5)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艺丛刊《金钟长鸣》上发表。此文不仅“依照‘四人帮’的调子,对周扬、夏衍等同志加了不少诬陷不实之词”(见《清查报告》70期第4页),而且替四人帮头子张春桥隐瞒了攻击鲁迅《三月的租界》这一重要史实。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但仍负责联系证据(6)1973年11月余秋雨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尊孔与卖国之间——从鲁迅与胡适的一场斗争谈起》,骂胡适为“卖国贼”、“反革命”,与胡适叔侄相称的胡念柏读了后感到大祸将要临头(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1974年1月余秋雨又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胡适传》,对胡适帽子越扣越大,棍子越打越重,胡适的亲属胡念柏读了后113)。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  

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

证据(7

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

19745“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

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

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

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续上文: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第二个问题:余秋雨是否以“石一歌成员”的身份写过为四人帮效劳的文章?有!不仅有,而且有很多!证据(4)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文歪曲鲁迅,攻击胡适和“四条汉子”等。(孙光萱:《正视历史轻装前进》,《文学报》2000年1134期)已经证实署名为“石一歌”而这11个人里面有“余秋雨等人”,就是说余秋雨具有著作权之一。此时比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还早3个月。证据(5)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艺丛刊《金钟长鸣》上发表。此文不仅“依照‘四人帮’的调子,对周扬、夏衍等同志加了不少诬陷不实之词”(见《清查报告》70期第4页),而且替四人帮头子张春桥隐瞒了攻击鲁迅《三月的租界》这一重要史实。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但仍负责联系证据(6)1973年11月余秋雨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尊孔与卖国之间——从鲁迅与胡适的一场斗争谈起》,骂胡适为“卖国贼”、“反革命”,与胡适叔侄相称的胡念柏读了后感到大祸将要临头(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1974年1月余秋雨又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胡适传》,对胡适帽子越扣越大,棍子越打越重,胡适的亲属胡念柏读了后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 

证据(8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

1976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

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 

余秋雨最近宣称:

“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 

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

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

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

而是有下列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

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

19732续上文: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第二个问题:余秋雨是否以“石一歌成员”的身份写过为四人帮效劳的文章?有!不仅有,而且有很多!证据(4)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文歪曲鲁迅,攻击胡适和“四条汉子”等。(孙光萱:《正视历史轻装前进》,《文学报》2000年1134期)已经证实署名为“石一歌”而这11个人里面有“余秋雨等人”,就是说余秋雨具有著作权之一。此时比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还早3个月。证据(5)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艺丛刊《金钟长鸣》上发表。此文不仅“依照‘四人帮’的调子,对周扬、夏衍等同志加了不少诬陷不实之词”(见《清查报告》70期第4页),而且替四人帮头子张春桥隐瞒了攻击鲁迅《三月的租界》这一重要史实。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但仍负责联系证据(6)1973年11月余秋雨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尊孔与卖国之间——从鲁迅与胡适的一场斗争谈起》,骂胡适为“卖国贼”、“反革命”,与胡适叔侄相称的胡念柏读了后感到大祸将要临头(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1974年1月余秋雨又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胡适传》,对胡适帽子越扣越大,棍子越打越重,胡适的亲属胡念柏读了后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

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1973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

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续上文: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第二个问题:余秋雨是否以“石一歌成员”的身份写过为四人帮效劳的文章?有!不仅有,而且有很多!证据(4)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文歪曲鲁迅,攻击胡适和“四条汉子”等。(孙光萱:《正视历史轻装前进》,《文学报》2000年1134期)已经证实署名为“石一歌”而这11个人里面有“余秋雨等人”,就是说余秋雨具有著作权之一。此时比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还早3个月。证据(5)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艺丛刊《金钟长鸣》上发表。此文不仅“依照‘四人帮’的调子,对周扬、夏衍等同志加了不少诬陷不实之词”(见《清查报告》70期第4页),而且替四人帮头子张春桥隐瞒了攻击鲁迅《三月的租界》这一重要史实。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但仍负责联系证据(6)1973年11月余秋雨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尊孔与卖国之间——从鲁迅与胡适的一场斗争谈起》,骂胡适为“卖国贼”、“反革命”,与胡适叔侄相称的胡念柏读了后感到大祸将要临头(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1974年1月余秋雨又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胡适传》,对胡适帽子越扣越大,棍子越打越重,胡适的亲属胡念柏读了后   1974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

1976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住进了医院(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证据(7)1974年5月“四人帮”党羽为了配合“批林批孔批周公”的需要,特地下令把“石一歌”撰写的《鲁迅传》中的一章《再捣孔家店》提前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据“上海市委驻原写作组工作组”作出的《关于鲁迅传小组(石一歌)的清查报告》中说: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注意:早有上海市委的《清查报告》确认:此文“由原系鲁迅组成员后调写作组文艺组的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你余秋雨不仅是这篇《再捣孔家店》的作者之一,而且是 “为了配合‘四人帮‘批林批孔批周公”(反周恩来总理)对于此文作了大改。白纸黑字,难道你余秋雨能够的否认你是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中《再捣孔家店》的写作者之一和“作大改者”吗?难道你能够抵赖这个署名为“石一歌”不包括你余秋雨吗?证据(8)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四人帮”“阴谋文艺”与“影射史学”的混合物。白纸黑字,明明是你余秋雨“负责统稿”,难道你余秋雨能否认你是四人帮猖獗时期由上海出版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负责统稿者吗?余秋雨最近宣称:“我为此曾经发出悬赏,宣布只要有一个人能出示我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我立即支付自己的全年薪水给他,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我的悬赏进行了整整六百天,而且还写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

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

续上文: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第二个问题:余秋雨是否以“石一歌成员”的身份写过为四人帮效劳的文章?有!不仅有,而且有很多!证据(4)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文歪曲鲁迅,攻击胡适和“四条汉子”等。(孙光萱:《正视历史轻装前进》,《文学报》2000年1134期)已经证实署名为“石一歌”而这11个人里面有“余秋雨等人”,就是说余秋雨具有著作权之一。此时比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还早3个月。证据(5)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艺丛刊《金钟长鸣》上发表。此文不仅“依照‘四人帮’的调子,对周扬、夏衍等同志加了不少诬陷不实之词”(见《清查报告》70期第4页),而且替四人帮头子张春桥隐瞒了攻击鲁迅《三月的租界》这一重要史实。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但仍负责联系证据(6)1973年11月余秋雨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尊孔与卖国之间——从鲁迅与胡适的一场斗争谈起》,骂胡适为“卖国贼”、“反革命”,与胡适叔侄相称的胡念柏读了后感到大祸将要临头(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1974年1月余秋雨又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胡适传》,对胡适帽子越扣越大,棍子越打越重,胡适的亲属胡念柏读了后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

请继续点击阅读:

进了我在大陆和台湾同时出版的《借我一生》中,但六百天里没有一个人能指出一句,这该真相大白了吧?”我们告诉你:以上铁的证据明白无误地证明了:你余秋雨远远不止“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而是有下列4部著述,是你余秋雨积极参与“用‘石一歌’的笔名”甚至“作修改、作了大改、负责统稿”的——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1974年5月余秋雨同志作了大改、署名“石一歌”的《再捣孔家店》1976年4月由余秋雨负责统稿、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余秋雨,我们今天正式在你“六百天里”应对你的悬赏,给予你明确的答案。这回该真相大白了!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支付你全年的薪金,并在全国传媒上公布吧!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

续上文:余秋雨的悬赏必须兑现!第二个问题:余秋雨是否以“石一歌成员”的身份写过为四人帮效劳的文章?有!不仅有,而且有很多!证据(4)1973年2月由余秋雨等人撰写、署名“石一歌”的《鲁迅的故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文歪曲鲁迅,攻击胡适和“四条汉子”等。(孙光萱:《正视历史轻装前进》,《文学报》2000年1134期)已经证实署名为“石一歌”而这11个人里面有“余秋雨等人”,就是说余秋雨具有著作权之一。此时比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还早3个月。证据(5)1973年8月由余秋雨作修改、署名“石一歌”的《鲁迅传》片断《鞠躬尽瘁》,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文艺丛刊《金钟长鸣》上发表。此文不仅“依照‘四人帮’的调子,对周扬、夏衍等同志加了不少诬陷不实之词”(见《清查报告》70期第4页),而且替四人帮头子张春桥隐瞒了攻击鲁迅《三月的租界》这一重要史实。1973年5月余秋雨被“上级”调离“石一歌”上调到领导石一歌的“写作组本部”,但仍负责联系证据(6)1973年11月余秋雨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尊孔与卖国之间——从鲁迅与胡适的一场斗争谈起》,骂胡适为“卖国贼”、“反革命”,与胡适叔侄相称的胡念柏读了后感到大祸将要临头(胡子暄:《“余秋雨,你应当受到良心的责备”——一位胡适亲属致余秋雨的公开信》,《新周报》2004年11月3日)。1974年1月余秋雨又在《学习与批判》上发表《胡适传》,对胡适帽子越扣越大,棍子越打越重,胡适的亲属胡念柏读了后

世界各国确定“国鸟”的重大意义余秋雨,支付你全年薪金并在全国传媒公布吧!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