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2009-06-07 05:43:14|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简称“古余肖沙”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圣约翰读博偶记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

     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正式认定:

        “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

     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

     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

   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

   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 

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    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    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    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

    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   “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

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   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   “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

   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

   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扫墓(2009-06-0517:07:04)

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

  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

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请继续点击阅读
 
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
 
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秋雨老爷玩姿体  芙蓉小姐很生气!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
 
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

 
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

 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痴迷的诗人恋情 —— 一曲难忘
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

“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简称“古余肖沙” 圣约翰读博偶记【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今夜发帖——“圣约翰读博偶记”,仅作笔录,留此存照。一不小心读到了“余秋雨的BLOG”贴出的一篇博文,粗粗一看有点儿滑稽兮兮,读后感到稀奇古怪,倒也蛮有趣味呢。现将原文拷贝下来(见附录)。从中看出,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余还说:“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余秋雨)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多年以来“研究”过余秋雨现象、并且发表过文章的大学教师,确实有那么十来个吧。例如上海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孙光萱教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古远清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究竟是谁把“那四个‘咬余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寄给余秋雨的,余吞吞吐吐没有说清楚。再一想,“那四个XXXX名字和材料”的提法,不正是“文革”十年期间“四人帮”整人的说法吗?“文革”已经过去三四十年啦,余秋雨对于此道还如此精通,真可见他所受的训练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不由得我汗毛倒竖起来。古——古远清,余——余杰,肖——萧夏林,沙——沙叶新。但是怎么叫做‘咬余专业户’呢?莫非余秋雨把他们当作“海豹”啦?恐怖!其中古远清和萧夏林两位,都是多年前跟余秋雨在法律上较量过的。当年“余诉古名誉权案”打了个平局,调解撤诉;“余诉萧名誉权案”余秋雨一审、终审皆败诉。这次萧夏林又提出“余秋雨20万捐款是真是假”的问题,大家不久便有好戏观赏了吧。去年,余秋雨博客曾载文——“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余秋雨先生成了中国文化灵魂的主要代表者,这一点,几乎全国人民都承认,除了文化界那几个醋酸果,据我和杨长勋教授的长期研究,攻击他的人数量极少,主要是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
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就算是“新靴踩大师”

敬请安静   

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

 置顶:七个人,不断改头换面,但口气、文风一看便知是谁。后来有两人基本退出,一直还在乱叫的是五个人。但最近又有消息,一人得了胃癌,一个颈椎出了大问题,不大能写字了,因此只剩下了三人。挺可怜的,别管他们了。”那时还没有点名。如今余秋雨亲自在他的博客上面点名了。挺可怜的,不得不管了。已深更半夜,困倦。这篇“夜读偶记”就此打住。临末了儿,又看看——“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这句话里面“系统地写编文章”,揉揉眼睛也看不懂是怎么回事情。“写编”而且“系统地”?恐怕又是“余氏文法”,捉摸不透,拎勿清!最好还是请教一下金文明老师吧 —— 奇怪,怎么余秋雨竟然把恩师金文明老先生忘记了呢?曾经读过一篇著名的博文“余秋雨极其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列举出 24个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文敌,怎么这次余秋雨只举出 4 位来。那其他 20 位呢?是否全都被余秋雨灭掉啦,都投降啦?(圣约翰 草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附录】余秋雨博客原文:扫墓(2009-06-0517:07:04)  这次到慈溪山上扫余家的墓,产生了一些想法。墓地也是三处,都在山上,没有石阶,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能不能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呢?我们乡间历来不主张搬迁祖坟,但这次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了。可能会找几位风水大师问一问。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因此,那四个“咬余专业户”又浪费精力了。  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直关在那里。它太老太旧了,又与邻居的房子联在一起,因此必然会拆掉。至时,我会把我出生的床保留下来,运到上海家中,也算对我双亲的一个纪念。  那四个“咬余【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

 

专业户”的名字和材料,是几所大学研究我的教师们寄来的,我太忙,还没有核实。但是,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那四个专业户,已被很多人简称为“古余肖沙”,很好听,但是不是全部都是他们?我还要抽时间考证。请继续点击阅读余秋雨,你不要为失职者开脱!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跟踪报道:余被指假捐款,答非所问余秋雨正式认定“咬”余的“四个专业户”哈小妹解读余秋雨(搞笑)重庆晚报:余秋雨被指虚假捐款马兰回应余秋雨虚假捐款传闻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我看沙叶新与余秋雨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转李哥:512,余秋雨,我幺儿!“不准继续污辱余秋雨大师!”余秋雨无法否认为“四人帮”效劳的丑史就算是“新靴踩大师”敬请安静置顶:【水调歌头】青春祭【七律】悼亡 

  评论这张
 
阅读(5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