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  

2009-06-16 08:44:28|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  

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

   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   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

 

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

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

 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

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

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

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

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

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

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

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

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请继续点击阅读
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讨论教育改革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全世界都笑了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听:中立者说心里话
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 

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玫瑰!玫瑰!我爱你!

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痴迷的诗人恋情 —— 一曲难忘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敬请安静   

 置顶——

 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 宋庆龄优美镜头

 

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

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匹夫之怒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易中天三问余秋雨 黄育海代答很模糊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

不要骂人 —— 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

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反思余秋雨一年来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

 就算是“新靴踩大师”

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现代心理学家们指出过:有一种最有害的欺骗型人格,就是这种欺骗者自己死不承认自己的欺骗行为。即使他的谎言已经被事实揭穿了,欺骗者仍然坚持自己的谎言,并且制造出新的谎言来“证明”他已有的谎言不是谎言。这种欺骗者已经达到自欺欺人的可悲可怜的地步。针对这种欺骗者,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做到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一些人,但是,你绝对做不到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不久前曾经用托尔斯泰的名言忠告过余秋雨先生:你悔改吧!考虑到余秋雨自称笃信佛学,也曾经以悲悯的情怀用佛学名言忠告过余秋雨:立地成佛吧!劝不劝,责任在我们;听不听劝,责任在你自己。忠言逆耳、良药苦口,这次更请余秋雨大师亲自出来收拾残局,真不要太晚了,太晚就真完了!————————————————————————————————————————盛大林先生指出:由于被揭露假捐款,余秋雨(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名誉董事长)被认为是“文化首骗”。但是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称,捐款方式有多种,捐给红十字会能拿到相关票据,但捐建具体项目没有什么收据。黄育海说,因为目前根本确定不了学校的名称,一些学校可能会合并、另建,以前的名字也会随之变更,所以也无法公布捐建图书馆的名字。关于捐款是否到账的问题,黄称:“当然到账了,不到账工程怎么启动?”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则表示:“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耐心等等吧!”(据6月14日《现代快报》)看到余秋雨方面作出回应的消息,我以为他们要拿出什么证据了。看完报道,大失所望。去年余秋雨自己说是捐款20万元建设一所学校,现在又改口说捐建三所图书馆。只要真金白银拿出来了,建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去年,余秋雨本人名下的20万元捐款。到底拿出来没有?如果已经拿出来了,当然应该有

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 

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真凭实据。不管是把钱交给了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还是捐建某个具体的项目,都会有一个交接。黄育海代替余秋雨回答说,学校正在合并、另建之中……。这或许是事实,但当时把钱交给了谁,总有一个经手人吧。那么这个人姓甚名谁?他当时属于哪个单位?黄育海还说,钱已经到账了,工程也已经启动,那么钱到了哪个账户上?启动的工程又在什么地方?黄董事长不解释,别人还可以认为其中或有原委;他这样一解释,反而更让人相信捐款子虚乌有了。可能是意识到无凭无据的辩解过于苍白吧,金克林又出面代替余秋雨回答:要求人们“耐心等等”,并称“用不了多久,谣言将不攻自破”。可是,他们拿什么让谣言“不攻自破”呢?现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以后难道就能拿出来吗?也许余秋雨和九久公司正在积极地“落实”捐建事宜,也许不久以后真有三所图书馆建成并挂上余秋雨的名字,但如果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揭发”之后,还能证明以前不是“假捐款”吗?自从上个月底被指“假捐款”,已经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除了在自己的“余秋雨博客”上转发过九久读书人公司的一个声明外,本案的头号当事人余秋雨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如果助手金克林和黄育海董事长能代替你把问题解释清楚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们什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描越黑。余秋雨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那顶“文化首骗”的帽子是戴在自己头上的。我相信所有关心此事的人,都很想听到余秋雨本人的说法。可叹一世英名,莫非毁于一旦。此事不弄清楚,余秋雨先生以后还怎么有脸面到处宣德布道、师仪天下?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或所谓面子),余大师还是亲自出来认错改过吧。千万别再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评论这张
 
阅读(4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