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转宋浩浩文,为余秋雨一辩  

2009-06-16 23:02:02|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抢饭碗的人,是最遭人嫉恨的,所以,余秋雨自然也被很多文科学者所中伤。恨啊,他们。我说过,名学者好比孙悟空,已逃脱如来佛这学院派手掌心,学院派里逃脱不了手掌心的学者教授就自然满腹妒忌了。举个比较有意思的、亲身经历的例子,当初我在南京大学上课,余秋雨先生的签名本通过邮政,寄到了我班上,很多同学一哄而上,要看余秋雨先生的签名。当时一教授正在上写作学的课,看到班级大乱,却束手无策,五分钟内大家都没平静下来,破坏了上课纪律和那一课堂他是“主宰者”的潜规定,后来这个教师就一直没理过我。二、当代一些作家与散文家,他们为什么妒忌余秋雨。因为他们写不出黄钟大吕的作品,胸襟不够,写来写去都是小女人文章,而且销售得都不好,看到《文化苦旅》卖了20年了,还这么畅销,怎能不妒忌?三、余秋雨的书法也是当代文人中之一绝。这还了得,余秋雨先生又抢书法家饭碗了,自然也会遭嫉恨。优秀的人,才情本是天生,自内而发,抢走你们的饭碗,妒忌者应该自己找问题,怎么能怪才情高者呢,才高者只是自然流露而已。四、批评余秋雨的,几乎都是搞文学的自己人,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值得重视的现象!理工科的教授、工程师、科学家等理性群体,到反而特别推崇余秋雨先生的散文。为什么?因为余秋雨没有抢科学家的饭碗,还给他们带来了美学、文化、历史的熏陶和享受,而搞文学的人,却个个觉得余秋雨是威胁。可以这么说,和苏轼同时代的文人是不幸的,和纳兰性德同时代的文人也是不幸的,和鲁迅同时代的文人也是不幸的。我打个浅显的比方,好比一个灯管是1000瓦的光能,旁边的灯管只有50瓦,你说旁边的灯管妒忌不妒忌,你还要不要他们发光?所以,妒忌啊,他们,他们的妒忌全来自于自卑。五、我不是说过一句最刻薄的话么,我上次评论张艺谋,提到过这个观点。就是:别看你们骂余秋雨,骂张艺谋,骂得如何穷凶极恶,若观音菩萨或者玉皇大帝,给中伤者一个投胎选择机会,一是让你选择批评中伤者的肉身,一是让你选择余秋雨张艺谋等人。这些中伤者,肯定撇下自己肉体一溜烟裤子不穿就赶去投胎,成为余秋雨和张艺谋这样的成功人士。而余秋雨张艺谋这些真正有才情的人,又再次能成

 

转宋浩浩:中国文科学者,鲜有人不嫉妒余秋雨

为举世瞩目的余秋雨和张艺谋,这就是命。事实上,他们骂你们,是在乎你们啊。我曾诧异地走到田间,看到那些耕作的农民,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那些批评者不来骂这些农民,因为没有抢他们饭碗,没有攻击他并使自己成名的价值啊。好比有的男人,怎么也追不到自己最爱的那个倾城佳人,最后,总是逢人就痛骂“这女人是个王八蛋,我恨死她了”,其实,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最想的、为她眼泪流得最多的,还是这个女人。学术文化界、演艺界莫不如此,我觉得,我真是看到这些人骨子里了。所以,真是我说的那句话,余秋雨何过,独以名太高了。中国的国民性是这样的,就是你没出息,你穷,他们看不起你,要把你当草给踩了。你有出息,有过人的才华、财富,他们又都想把你给毁了才痛快,因为你让他们觉得自卑了,所以鲁迅恨了一辈子中国的国民性,到现在也还是如旧。事实上,那些中伤者表面的冠冕堂皇、叫嚣一时,都掩盖不住内心的真实欲望,那就是:凭什么?是的,批评、妒忌、中伤者都会说凭什么我不是余秋雨?其实,这都是命。而写下传世文章的人,都是不废江河万古流的,很多看客,在时间的漫长洪流里,到真是过往烟云。

 

为举世瞩目的余秋雨和张艺谋,这就是命。事实上,他们骂你们,是在乎你们啊。我曾诧异地走到田间,看到那些耕作的农民,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那些批评者不来骂这些农民,因为没有抢他们饭碗,没有攻击他并使自己成名的价值啊。好比有的男人,怎么也追不到自己最爱的那个倾城佳人,最后,总是逢人就痛骂“这女人是个王八蛋,我恨死她了”,其实,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最想的、为她眼泪流得最多的,还是这个女人。学术文化界、演艺界莫不如此,我觉得,我真是看到这些人骨子里了。所以,真是我说的那句话,余秋雨何过,独以名太高了。中国的国民性是这样的,就是你没出息,你穷,他们看不起你,要把你当草给踩了。你有出息,有过人的才华、财富,他们又都想把你给毁了才痛快,因为你让他们觉得自卑了,所以鲁迅恨了一辈子中国的国民性,到现在也还是如旧。事实上,那些中伤者表面的冠冕堂皇、叫嚣一时,都掩盖不住内心的真实欲望,那就是:凭什么?是的,批评、妒忌、中伤者都会说凭什么我不是余秋雨?其实,这都是命。而写下传世文章的人,都是不废江河万古流的,很多看客,在时间的漫长洪流里,到真是过往烟云。【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偏信则暗,兼听则明。

 

我标题说的这句话,我十年前十八岁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攻击中伤余秋雨先生的人,没有不出于嫉妒,因为一个男人,居然可以活得像余秋雨先生这般潇洒,而且余秋雨先生不在古代与名士们曲水流觞,行遍青山。他居然是生活在我们当代的大散文家,他的文章里分明有着魏晋正始之音,嵇康绝尘之风,有着苏轼的天涯苦旅,有进士的彷徨独行,有何处是乡关的追询,李白的轻舟晨别,他也写了出来,三峡的浪涛,莫高的独行,也都挥洒于他笔端。他的笔下,是彩云,是青山,是流水,是不尽的茫茫旅途和风轻云淡,是古往今来的幕幕往事和文人出自肺腑的悲悯。

这样的余秋雨先生,显然不是写小说的作家能够比拟的,严格的说,余秋雨先生不是作家,我相信,用现代作家的名号去称呼余秋雨先生,是一种侮辱。开个玩笑的话,我说我隔壁就住了三个作家,你信不信,上次我从窗下扔了一块玻璃,砸了五个作家,要上来和我理论赔偿。我的意思是,现在的作家太多了,不值钱了。

道,抢饭碗的人,是最遭人嫉恨的,所以,余秋雨自然也被很多文科学者所中伤。恨啊,他们。我说过,名学者好比孙悟空,已逃脱如来佛这学院派手掌心,学院派里逃脱不了手掌心的学者教授就自然满腹妒忌了。举个比较有意思的、亲身经历的例子,当初我在南京大学上课,余秋雨先生的签名本通过邮政,寄到了我班上,很多同学一哄而上,要看余秋雨先生的签名。当时一教授正在上写作学的课,看到班级大乱,却束手无策,五分钟内大家都没平静下来,破坏了上课纪律和那一课堂他是“主宰者”的潜规定,后来这个教师就一直没理过我。二、当代一些作家与散文家,他们为什么妒忌余秋雨。因为他们写不出黄钟大吕的作品,胸襟不够,写来写去都是小女人文章,而且销售得都不好,看到《文化苦旅》卖了20年了,还这么畅销,怎能不妒忌?三、余秋雨的书法也是当代文人中之一绝。这还了得,余秋雨先生又抢书法家饭碗了,自然也会遭嫉恨。优秀的人,才情本是天生,自内而发,抢走你们的饭碗,妒忌者应该自己找问题,怎么能怪才情高者呢,才高者只是自然流露而已。四、批评余秋雨的,几乎都是搞文学的自己人,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值得重视的现象!理工科的教授、工程师、科学家等理性群体,到反而特别推崇余秋雨先生的散文。为什么?因为余秋雨没有抢科学家的饭碗,还给他们带来了美学、文化、历史的熏陶和享受,而搞文学的人,却个个觉得余秋雨是威胁。可以这么说,和苏轼同时代的文人是不幸的,和纳兰性德同时代的文人也是不幸的,和鲁迅同时代的文人也是不幸的。我打个浅显的比方,好比一个灯管是1000瓦的光能,旁边的灯管只有50瓦,你说旁边的灯管妒忌不妒忌,你还要不要他们发光?所以,妒忌啊,他们,他们的妒忌全来自于自卑。五、我不是说过一句最刻薄的话么,我上次评论张艺谋,提到过这个观点。就是:别看你们骂余秋雨,骂张艺谋,骂得如何穷凶极恶,若观音菩萨或者玉皇大帝,给中伤者一个投胎选择机会,一是让你选择批评中伤者的肉身,一是让你选择余秋雨张艺谋等人。这些中伤者,肯定撇下自己肉体一溜烟裤子不穿就赶去投胎,成为余秋雨和张艺谋这样的成功人士。而余秋雨张艺谋这些真正有才情的人,又再次能成

而余秋雨先生,确切的说,是一文人,是一名士。我曾经解释过,什么是文人名士,很多人以为文人似乎还没作家好听,但是,要知道,我说的“文人”之含义,在中国古代是指有“目送归鸿之气质、潇洒绝代之才情”的人,他要懂书法,懂诗词,懂绘画以及绘画理论,懂戏剧戏曲,懂几乎任何艺术门类,余秋雨先生门门精通,这样的人,当代有几个?范曾也是一个,但是文章写得还不行,律诗也只是凑合。至于当代作家,只会写个小说,就到处炫耀,觉得自己不得了,处处作家了,这真是鼠目寸光比较可笑的事。

转宋浩浩:中国文科学者,鲜有人不嫉妒余秋雨【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偏信则暗,兼听则明。我标题说的这句话,我十年前十八岁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攻击中伤余秋雨先生的人,没有不出于嫉妒,因为一个男人,居然可以活得像余秋雨先生这般潇洒,而且余秋雨先生不在古代与名士们曲水流觞,行遍青山。他居然是生活在我们当代的大散文家,他的文章里分明有着魏晋正始之音,嵇康绝尘之风,有着苏轼的天涯苦旅,有进士的彷徨独行,有何处是乡关的追询,李白的轻舟晨别,他也写了出来,三峡的浪涛,莫高的独行,也都挥洒于他笔端。他的笔下,是彩云,是青山,是流水,是不尽的茫茫旅途和风轻云淡,是古往今来的幕幕往事和文人出自肺腑的悲悯。这样的余秋雨先生,显然不是写小说的作家能够比拟的,严格的说,余秋雨先生不是作家,我相信,用现代作家的名号去称呼余秋雨先生,是一种侮辱。开个玩笑的话,我说我隔壁就住了三个作家,你信不信,上次我从窗下扔了一块玻璃,砸了五个作家,要上来和我理论赔偿。我的意思是,现在的作家太多了,不值钱了。而余秋雨先生,确切的说,是一文人,是一名士。我曾经解释过,什么是文人名士,很多人以为文人似乎还没作家好听,但是,要知道,我说的“文人”之含义,在中国古代是指有“目送归鸿之气质、潇洒绝代之才情”的人,他要懂书法,懂诗词,懂绘画以及绘画理论,懂戏剧戏曲,懂几乎任何艺术门类,余秋雨先生门门精通,这样的人,当代有几个?范曾也是一个,但是文章写得还不行,律诗也只是凑合。至于当代作家,只会写个小说,就到处炫耀,觉得自己不得了,处处作家了,这真是鼠目寸光比较可笑的事。正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太优秀,文章和人生都太潇洒,于是处处逃不开别人的妒嫉中伤。我看,中伤者大致有以下5个方面的情况:一、一些文科学者,他们在学院派里,基本上都觉得余秋雨是散文作家,这到不妨事,只要不火烧我们学院派,给我们留点饭吃。关键,余秋雨先生又是戏剧学的一流学者,他的《戏剧理论史稿》等四部学术著作,到现在还为各大学中文系作为教材,这不是急死学者么?你余秋雨在文学界如日中天,在我们学术界学院派里也游刃有余,大家知正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太优秀,文章和人生都太潇洒,于是处处逃不开别人的妒嫉中伤。我看,中伤者大致有以下5个方面的情况:

一、一些文科学者,他们在学院派里,基本上都觉得余秋雨是散文作家,这到不妨事,只要不火烧我们学院派,给我们留点饭吃。关键,余秋雨先生又是戏剧学的一流学者,他的《戏剧理论史稿》等四部学术著作,到现在还为各大学中文系作为教材,这不是急死学者么?你余秋雨在文学界如日中天,在我们学术界学院派里也游刃有余,大家知道,抢饭碗的人,是最遭人嫉恨的,所以,余秋雨自然也被很多文科学者所中伤。恨啊,他们。

道,抢饭碗的人,是最遭人嫉恨的,所以,余秋雨自然也被很多文科学者所中伤。恨啊,他们。我说过,名学者好比孙悟空,已逃脱如来佛这学院派手掌心,学院派里逃脱不了手掌心的学者教授就自然满腹妒忌了。举个比较有意思的、亲身经历的例子,当初我在南京大学上课,余秋雨先生的签名本通过邮政,寄到了我班上,很多同学一哄而上,要看余秋雨先生的签名。当时一教授正在上写作学的课,看到班级大乱,却束手无策,五分钟内大家都没平静下来,破坏了上课纪律和那一课堂他是“主宰者”的潜规定,后来这个教师就一直没理过我。二、当代一些作家与散文家,他们为什么妒忌余秋雨。因为他们写不出黄钟大吕的作品,胸襟不够,写来写去都是小女人文章,而且销售得都不好,看到《文化苦旅》卖了20年了,还这么畅销,怎能不妒忌?三、余秋雨的书法也是当代文人中之一绝。这还了得,余秋雨先生又抢书法家饭碗了,自然也会遭嫉恨。优秀的人,才情本是天生,自内而发,抢走你们的饭碗,妒忌者应该自己找问题,怎么能怪才情高者呢,才高者只是自然流露而已。四、批评余秋雨的,几乎都是搞文学的自己人,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值得重视的现象!理工科的教授、工程师、科学家等理性群体,到反而特别推崇余秋雨先生的散文。为什么?因为余秋雨没有抢科学家的饭碗,还给他们带来了美学、文化、历史的熏陶和享受,而搞文学的人,却个个觉得余秋雨是威胁。可以这么说,和苏轼同时代的文人是不幸的,和纳兰性德同时代的文人也是不幸的,和鲁迅同时代的文人也是不幸的。我打个浅显的比方,好比一个灯管是1000瓦的光能,旁边的灯管只有50瓦,你说旁边的灯管妒忌不妒忌,你还要不要他们发光?所以,妒忌啊,他们,他们的妒忌全来自于自卑。五、我不是说过一句最刻薄的话么,我上次评论张艺谋,提到过这个观点。就是:别看你们骂余秋雨,骂张艺谋,骂得如何穷凶极恶,若观音菩萨或者玉皇大帝,给中伤者一个投胎选择机会,一是让你选择批评中伤者的肉身,一是让你选择余秋雨张艺谋等人。这些中伤者,肯定撇下自己肉体一溜烟裤子不穿就赶去投胎,成为余秋雨和张艺谋这样的成功人士。而余秋雨张艺谋这些真正有才情的人,又再次能成

我说过,名学者好比孙悟空,已逃脱如来佛这学院派手掌心,学院派里逃脱不了手掌心的学者教授就自然满腹妒忌了。

为举世瞩目的余秋雨和张艺谋,这就是命。事实上,他们骂你们,是在乎你们啊。我曾诧异地走到田间,看到那些耕作的农民,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那些批评者不来骂这些农民,因为没有抢他们饭碗,没有攻击他并使自己成名的价值啊。好比有的男人,怎么也追不到自己最爱的那个倾城佳人,最后,总是逢人就痛骂“这女人是个王八蛋,我恨死她了”,其实,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最想的、为她眼泪流得最多的,还是这个女人。学术文化界、演艺界莫不如此,我觉得,我真是看到这些人骨子里了。所以,真是我说的那句话,余秋雨何过,独以名太高了。中国的国民性是这样的,就是你没出息,你穷,他们看不起你,要把你当草给踩了。你有出息,有过人的才华、财富,他们又都想把你给毁了才痛快,因为你让他们觉得自卑了,所以鲁迅恨了一辈子中国的国民性,到现在也还是如旧。事实上,那些中伤者表面的冠冕堂皇、叫嚣一时,都掩盖不住内心的真实欲望,那就是:凭什么?是的,批评、妒忌、中伤者都会说凭什么我不是余秋雨?其实,这都是命。而写下传世文章的人,都是不废江河万古流的,很多看客,在时间的漫长洪流里,到真是过往烟云。举个比较有意思的、亲身经历的例子,当初我在南京大学上课,余秋雨先生的签名本通过邮政,寄到了我班上,很多同学一哄而上,要看余秋雨先生的签名。当时一教授正在上写作学的课,看到班级大乱,却束手无策,五分钟内大家都没平静下来,破坏了上课纪律和那一课堂他是“主宰者”的潜规定,后来这个教师就一直没理过我。

二、当代一些作家与散文家,他们为什么妒忌余秋雨。因为他们写不出黄钟大吕的作品,胸襟不够,写来写去都是小女人文章,而且销售得都不好,看到《文化苦旅》卖了为举世瞩目的余秋雨和张艺谋,这就是命。事实上,他们骂你们,是在乎你们啊。我曾诧异地走到田间,看到那些耕作的农民,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那些批评者不来骂这些农民,因为没有抢他们饭碗,没有攻击他并使自己成名的价值啊。好比有的男人,怎么也追不到自己最爱的那个倾城佳人,最后,总是逢人就痛骂“这女人是个王八蛋,我恨死她了”,其实,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最想的、为她眼泪流得最多的,还是这个女人。学术文化界、演艺界莫不如此,我觉得,我真是看到这些人骨子里了。所以,真是我说的那句话,余秋雨何过,独以名太高了。中国的国民性是这样的,就是你没出息,你穷,他们看不起你,要把你当草给踩了。你有出息,有过人的才华、财富,他们又都想把你给毁了才痛快,因为你让他们觉得自卑了,所以鲁迅恨了一辈子中国的国民性,到现在也还是如旧。事实上,那些中伤者表面的冠冕堂皇、叫嚣一时,都掩盖不住内心的真实欲望,那就是:凭什么?是的,批评、妒忌、中伤者都会说凭什么我不是余秋雨?其实,这都是命。而写下传世文章的人,都是不废江河万古流的,很多看客,在时间的漫长洪流里,到真是过往烟云。20年了,还这么畅销,怎能不妒忌?

三、余秋雨的书法也是当代文人中之一绝。这还了得,余秋雨先生又抢书法家饭碗了,自然也会遭嫉恨。优秀的人,才情本是天生,自内而发,抢走你们的饭碗,妒忌者应该自己找问题,怎么能怪才情高者呢,才高者只是自然流露而已。

四、批评余秋雨的,几乎都是搞文学的自己人,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值得重视的现象!理工科的教授、工程师、科学家等理性群体,到反而特别推崇余秋雨先生的散文。为什么?因为余秋雨没有抢科学家的饭碗,还给他们带来了美学、文化、历史的熏陶和享受,而搞文学的人,却个个觉得余秋雨是威胁。可以这么说,和苏轼同时代的文人是不幸的,和纳兰性德同时代的文人也是不幸的,和鲁迅同时代的文人也是不幸的。我打个浅显的比方,好比一个灯管是1000道,抢饭碗的人,是最遭人嫉恨的,所以,余秋雨自然也被很多文科学者所中伤。恨啊,他们。我说过,名学者好比孙悟空,已逃脱如来佛这学院派手掌心,学院派里逃脱不了手掌心的学者教授就自然满腹妒忌了。举个比较有意思的、亲身经历的例子,当初我在南京大学上课,余秋雨先生的签名本通过邮政,寄到了我班上,很多同学一哄而上,要看余秋雨先生的签名。当时一教授正在上写作学的课,看到班级大乱,却束手无策,五分钟内大家都没平静下来,破坏了上课纪律和那一课堂他是“主宰者”的潜规定,后来这个教师就一直没理过我。二、当代一些作家与散文家,他们为什么妒忌余秋雨。因为他们写不出黄钟大吕的作品,胸襟不够,写来写去都是小女人文章,而且销售得都不好,看到《文化苦旅》卖了20年了,还这么畅销,怎能不妒忌?三、余秋雨的书法也是当代文人中之一绝。这还了得,余秋雨先生又抢书法家饭碗了,自然也会遭嫉恨。优秀的人,才情本是天生,自内而发,抢走你们的饭碗,妒忌者应该自己找问题,怎么能怪才情高者呢,才高者只是自然流露而已。四、批评余秋雨的,几乎都是搞文学的自己人,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值得重视的现象!理工科的教授、工程师、科学家等理性群体,到反而特别推崇余秋雨先生的散文。为什么?因为余秋雨没有抢科学家的饭碗,还给他们带来了美学、文化、历史的熏陶和享受,而搞文学的人,却个个觉得余秋雨是威胁。可以这么说,和苏轼同时代的文人是不幸的,和纳兰性德同时代的文人也是不幸的,和鲁迅同时代的文人也是不幸的。我打个浅显的比方,好比一个灯管是1000瓦的光能,旁边的灯管只有50瓦,你说旁边的灯管妒忌不妒忌,你还要不要他们发光?所以,妒忌啊,他们,他们的妒忌全来自于自卑。五、我不是说过一句最刻薄的话么,我上次评论张艺谋,提到过这个观点。就是:别看你们骂余秋雨,骂张艺谋,骂得如何穷凶极恶,若观音菩萨或者玉皇大帝,给中伤者一个投胎选择机会,一是让你选择批评中伤者的肉身,一是让你选择余秋雨张艺谋等人。这些中伤者,肯定撇下自己肉体一溜烟裤子不穿就赶去投胎,成为余秋雨和张艺谋这样的成功人士。而余秋雨张艺谋这些真正有才情的人,又再次能成瓦的光能,旁边的灯管只有50瓦,你说旁边的灯管妒忌不妒忌,你还要不要他们发光?所以,妒忌啊,他们,他们的妒忌全来自于自卑。

五、我不是说过一句最刻薄的话么,我上次评论张艺谋,提到过这个观点。就是:别看你们骂余秋雨,骂张艺谋,骂得如何穷凶极恶,若观音菩萨或者玉皇大帝,给中伤者一个投胎选择机会,一是让你选择批评中伤者的肉身,一是让你选择余秋雨张艺谋等人。这些中伤者,肯定撇下自己肉体一溜烟裤子不穿就赶去投胎,成为余秋雨和张艺谋这样的成功人士。而余秋雨张艺谋这些真正有才情的人,又再次能成为举世瞩目的余秋雨和张艺谋,这就是命。事实上,他们骂你们,是在乎你们啊。我曾诧异地走到田间,看到那些耕作的农民,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那些批评者不来骂这些农民,因为没有抢他们饭碗,没有攻击他并使自己成名的价值啊。好比有的男人,怎么也追不到自己最爱的那个倾城佳人,最后,总是逢人就痛骂“这女人是个王八蛋,我恨死她了”,其实,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最想的、为她眼泪流得最多的,还是这个女人。学术文化界、演艺界莫不如此,我觉得,我真是看到这些人骨子里了。

道,抢饭碗的人,是最遭人嫉恨的,所以,余秋雨自然也被很多文科学者所中伤。恨啊,他们。我说过,名学者好比孙悟空,已逃脱如来佛这学院派手掌心,学院派里逃脱不了手掌心的学者教授就自然满腹妒忌了。举个比较有意思的、亲身经历的例子,当初我在南京大学上课,余秋雨先生的签名本通过邮政,寄到了我班上,很多同学一哄而上,要看余秋雨先生的签名。当时一教授正在上写作学的课,看到班级大乱,却束手无策,五分钟内大家都没平静下来,破坏了上课纪律和那一课堂他是“主宰者”的潜规定,后来这个教师就一直没理过我。二、当代一些作家与散文家,他们为什么妒忌余秋雨。因为他们写不出黄钟大吕的作品,胸襟不够,写来写去都是小女人文章,而且销售得都不好,看到《文化苦旅》卖了20年了,还这么畅销,怎能不妒忌?三、余秋雨的书法也是当代文人中之一绝。这还了得,余秋雨先生又抢书法家饭碗了,自然也会遭嫉恨。优秀的人,才情本是天生,自内而发,抢走你们的饭碗,妒忌者应该自己找问题,怎么能怪才情高者呢,才高者只是自然流露而已。四、批评余秋雨的,几乎都是搞文学的自己人,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值得重视的现象!理工科的教授、工程师、科学家等理性群体,到反而特别推崇余秋雨先生的散文。为什么?因为余秋雨没有抢科学家的饭碗,还给他们带来了美学、文化、历史的熏陶和享受,而搞文学的人,却个个觉得余秋雨是威胁。可以这么说,和苏轼同时代的文人是不幸的,和纳兰性德同时代的文人也是不幸的,和鲁迅同时代的文人也是不幸的。我打个浅显的比方,好比一个灯管是1000瓦的光能,旁边的灯管只有50瓦,你说旁边的灯管妒忌不妒忌,你还要不要他们发光?所以,妒忌啊,他们,他们的妒忌全来自于自卑。五、我不是说过一句最刻薄的话么,我上次评论张艺谋,提到过这个观点。就是:别看你们骂余秋雨,骂张艺谋,骂得如何穷凶极恶,若观音菩萨或者玉皇大帝,给中伤者一个投胎选择机会,一是让你选择批评中伤者的肉身,一是让你选择余秋雨张艺谋等人。这些中伤者,肯定撇下自己肉体一溜烟裤子不穿就赶去投胎,成为余秋雨和张艺谋这样的成功人士。而余秋雨张艺谋这些真正有才情的人,又再次能成

所以,真是我说的那句话,余秋雨何过,独以名太高了。中国的国民性是这样的,就是你没出息,你穷,他们看不起你,要把你当草给踩了。你有出息,有过人的才华、财富,他们又都想把你给毁了才痛快,因为你让他们觉得自卑了,所以鲁迅恨了一辈子中国的国民性,到现在也还是如旧。事实上,那些中伤者表面的冠冕堂皇、叫嚣一时,都掩盖不住内心的真实欲望,那就是:凭什么?

转宋浩浩:中国文科学者,鲜有人不嫉妒余秋雨【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偏信则暗,兼听则明。我标题说的这句话,我十年前十八岁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攻击中伤余秋雨先生的人,没有不出于嫉妒,因为一个男人,居然可以活得像余秋雨先生这般潇洒,而且余秋雨先生不在古代与名士们曲水流觞,行遍青山。他居然是生活在我们当代的大散文家,他的文章里分明有着魏晋正始之音,嵇康绝尘之风,有着苏轼的天涯苦旅,有进士的彷徨独行,有何处是乡关的追询,李白的轻舟晨别,他也写了出来,三峡的浪涛,莫高的独行,也都挥洒于他笔端。他的笔下,是彩云,是青山,是流水,是不尽的茫茫旅途和风轻云淡,是古往今来的幕幕往事和文人出自肺腑的悲悯。这样的余秋雨先生,显然不是写小说的作家能够比拟的,严格的说,余秋雨先生不是作家,我相信,用现代作家的名号去称呼余秋雨先生,是一种侮辱。开个玩笑的话,我说我隔壁就住了三个作家,你信不信,上次我从窗下扔了一块玻璃,砸了五个作家,要上来和我理论赔偿。我的意思是,现在的作家太多了,不值钱了。而余秋雨先生,确切的说,是一文人,是一名士。我曾经解释过,什么是文人名士,很多人以为文人似乎还没作家好听,但是,要知道,我说的“文人”之含义,在中国古代是指有“目送归鸿之气质、潇洒绝代之才情”的人,他要懂书法,懂诗词,懂绘画以及绘画理论,懂戏剧戏曲,懂几乎任何艺术门类,余秋雨先生门门精通,这样的人,当代有几个?范曾也是一个,但是文章写得还不行,律诗也只是凑合。至于当代作家,只会写个小说,就到处炫耀,觉得自己不得了,处处作家了,这真是鼠目寸光比较可笑的事。正是因为余秋雨先生太优秀,文章和人生都太潇洒,于是处处逃不开别人的妒嫉中伤。我看,中伤者大致有以下5个方面的情况:一、一些文科学者,他们在学院派里,基本上都觉得余秋雨是散文作家,这到不妨事,只要不火烧我们学院派,给我们留点饭吃。关键,余秋雨先生又是戏剧学的一流学者,他的《戏剧理论史稿》等四部学术著作,到现在还为各大学中文系作为教材,这不是急死学者么?你余秋雨在文学界如日中天,在我们学术界学院派里也游刃有余,大家知是的,批评、妒忌、中伤者都会说凭什么我不是余秋雨?其实,这都是命。

而写下传世文章的人,都是不废江河万古流的,很多看客,在时间的漫长洪流里,到真是过往烟云。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