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  

2009-06-16 23:09:22|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偏信则暗,兼听则明。—————————————————————————————————全文转录自:宋浩浩 博客——“朱先生公开向余先生道歉,我则向朱先生道歉并永删此文”朱大可,你长得挺可爱,我蛮喜欢,就是千错万错错在骂错了人。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秋水万古流。《朱大可大可诛》朱大可人如其姓,实在让我不喜欢,原因如下文。他常到各处指点、发言,所以我就在他的朱面前加个言字旁,所谓姓如其人,“诛”一字就能代替朱大可在到处发言评论的图景,可谓形象,画面感超强,你看那言字旁像不像他那张张大的嘴。并且此字独朱大可一人可以享用,因为天下朱姓无数,好人也无数,但所谓的文化评论家就他一人,这个字就归他一人终身受用去吧,如有他人雷同,实属抄袭我原创。如我崇敬的——朱大可的爸爸鲁迅先生所造一“猹”字,此字特指一田间小野猪,我为朱大可造一特殊意义的“诛”姓,是为诛大可,可谓相得益彰,恰如其分。其实诛字,在中国古代是有特殊意义的,比如一代阉门奸人魏忠贤,就是被明思宗给诛杀了的,此人一生张狂跋扈,处处搞破坏,自然这样的下场了。“朱大可大可诛”,是什么意思呢,意思他也到了可以被诛一下的程度了,朱大可实在无甚才德,整日砸东砸西,他不是个文化建设者,他是那种在文坛开推土机的人。瞧着哪个山头高了、风光秀丽了、木秀于林了,他就开着推土机一股脑冲上去,不破坏了不停歇的小人,嫌自己的推土机开得慢了,还不惜放几个屁,权当火箭推进器,势不可挡地冲向文化建设者和原创者,抢占山头,这就是朱大可成天所做的事情。朱大可的丑恶之处,至少有五个方面:一是:朱大可像宣旨太监。为什么这么说呢,朱大可露脸出来在屏幕上演讲时,总是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样子,大有刚从万里快马下来,手持圣旨,宣布这几年在澳洲美洲小洋洲南北极洲研究出来的文化真理,不容置疑无可颠覆的真理,然后极其自信地强迫天下人信他的研究成果,就差评论完加上一句“受众好好领悟,务必遵我朱大可之旨执行,钦此!”二是:朱大可的名字让人觉得奇怪。初一看倒让我想起前苏联的将军朱可夫,他为反法西斯战争立下了大贡献,这到是个好名字,但到了朱大可那里,他自己却成了中国文化的法西斯。朱大可的名字,让我想起的总是这些词,朱可乐,大瓶可乐,朱可可——洛可可到是种美观的欧洲建筑风格,那朱可可是怎么样的建筑风格,肥头大耳?三是:朱大可可比宋代奸臣李定,要在不民主的古代,他一定能兴文字狱!历史上文字狱名气最大的,一是宋代污蔑苏轼下狱的李定,一是由于吟诵“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明月有情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被雍正诛杀的无辜书生徐骏。李定和雍正在咬文嚼字上都是宗师,都是牵强附会,曲解的能手,朱大可也深谙此道。你们看,5年前,2004年3月10日,当时我还在南大读书,下午2:30分,在南京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报告厅,朱大可讲了《身体写作及大众文化批判》,他也就只能思考些身体写作这些格调的话题。不知怎么他朱大可对着莘莘学子讲到了制服这一概念,说你们知道制服是什么意思么?学子茫然,朱大可却一脸高深,然后误导说,制服表面是指衣服,实际上是说你被制服了。明明是指“特制的衣服”这一概念,他却能牵强附会出被制服了的谬论,我想朱大可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顺顺利利没谁制服他啊,为何如此心态不平,到是觉得是他自己把自己给搞变态了。我只叹朱大可没和李定同时代,要是同时代,那么苏东坡的“世间惟有蛰龙知”一句,朱大可肯定能帮助李定曲解并定案成讥嘲宋神宗,讥嘲一下封建皇帝到无妨,那苏轼可就死定了,一定被杀,那可没人再写念奴娇和赤壁赋了,好在小人朱大可没生在宋朝,他的知己李定也非出身翰林,文化水平不高,奈何不了文曲星。当时,朱大可无聊到什么程度,这是2004年3月啊,那时巴金还健在,他仗着自己身在上海郊区莘庄,和巴金先生居住在一座城市,而南京的学生离着远,他就大放阙词,哗众取宠说“据可靠消息,巴金先生已经去世了”,很多学生还信以为真,因为他可是上海来的朱——大可,不好意思,刚才打字咳嗽了一下,名字里按了个破折号。巴金先生现在是去世了,你朱大可满意了?但当时他还健在,他却来个“据可靠消息”,可靠个屁啊,为了哗众取宠,不惜诅咒老人。不说他是文化名人,就是乡间一位老者,到了百岁年纪,你在公众场合炫耀说“据可靠消息他死了”,这也不是君子所为,实在是哗众取宠的小人嘴脸。朱大可口口声声讲平等自由,可连尊重人都做不到,还能相信他什么,整个奸臣李定外加长舌妇。四是:朱大可的行文让人厌恶。朱大可的文章通常会这样写,我模仿一下:解构主义的现代派不是语境的自由,盛世密码的幻觉和文化休蜇的恐龙,博弈的效应不是非非主义而是主义的后现代。这样的文字简直是一堆屁,这是当下学院派的用语,自以为高深的行文,我非常赞成学者陈传席的观点,他说遇到这样卖弄词藻,无思想也无文采的文章,就是“丢却一边,不去看”,所以我每看完朱大可的文章都要去一次厕所,憋得我厉害。相信广大读者和在校学生也有这个困惑,怎么教授说话那么晦涩呢,我觉得吧,就是他们本来不高深,又不甘不高深,而要装高深,只能用晦涩代替高深。你们看,“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这是李白很潇洒很直白的句子,真的天才,真的高深的人,说的

     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

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偏信则暗,兼听则明。—————————————————————————————————全文转录自:宋浩浩 博客——“朱先生公开向余先生道歉,我则向朱先生道歉并永删此文”朱大可,你长得挺可爱,我蛮喜欢,就是千错万错错在骂错了人。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秋水万古流。《朱大可大可诛》朱大可人如其姓,实在让我不喜欢,原因如下文。他常到各处指点、发言,所以我就在他的朱面前加个言字旁,所谓姓如其人,“诛”一字就能代替朱大可在到处发言评论的图景,可谓形象,画面感超强,你看那言字旁像不像他那张张大的嘴。并且此字独朱大可一人可以享用,因为天下朱姓无数,好人也无数,但所谓的文化评论家就他一人,这个字就归他一人终身受用去吧,如有他人雷同,实属抄袭我原创。如我崇敬的——朱大可的爸爸鲁迅先生所造一“猹”字,此字特指一田间小野猪,我为朱大可造一特殊意义的“诛”姓,是为诛大可,可谓相得益彰,恰如其分。其实诛字,在中国古代是有特殊意义的,比如一代阉门奸人魏忠贤,就是被明思宗给诛杀了的,此人一生张狂跋扈,处处搞破坏,自然这样的下场了。“朱大可大可诛”,是什么意思呢,意思他也到了可以被诛一下的程度了,朱大可实在无甚才德,整日砸东砸西,他不是个文化建设者,他是那种在文坛开推土机的人。瞧着哪个山头高了、风光秀丽了、木秀于林了,他就开着推土机一股脑冲上去,不破坏了不停歇的小人,嫌自己的推土机开得慢了,还不惜放几个屁,权当火箭推进器,势不可挡地冲向文化建设者和原创者,抢占山头,这就是朱大可成天所做的事情。朱大可的丑恶之处,至少有五个方面:一是:朱大可像宣旨太监。为什么这么说呢,朱大可露脸出来在屏幕上演讲时,总是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样子,大有刚从万里快马下来,手持圣旨,宣布这几年在澳洲美洲小洋洲南北极洲研究出来的文化真理,不容置疑无可颠覆的真理,然后极其自信地强迫天下人信他的研究成果,就差评论完加上一句“受众好好领悟,务必遵我朱大可之旨执行,钦此!”二是:朱大可的名字让人觉得奇怪。初一看倒让我想起前苏联的将军朱可夫,他为反法西斯战争立下了大贡献,这到是个好名字,但到了朱大可那里,他自己却成了中国文化的法西斯。朱大可的名字,让我想起的总是这些词,朱可乐,大瓶可乐,朱可可——洛可可到是种美观的欧洲建筑风格,那朱可可是怎么样的建筑风格,肥头大耳?三是:朱大可可比宋代奸臣李定,要在不民主的古代,他一定能兴文字狱!历史上文字狱名气最大的,一是宋代污蔑苏轼下狱的李定,一是由于吟诵“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明月有情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被雍正诛杀的无辜书生徐骏。李定和雍正在咬文嚼字上都是宗师,都是牵强附会,曲解的能手,朱大可也深谙此道。你们看,5年前,2004年3月10日,当时我还在南大读书,下午2:30分,在南京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报告厅,朱大可讲了《身体写作及大众文化批判》,他也就只能思考些身体写作这些格调的话题。不知怎么他朱大可对着莘莘学子讲到了制服这一概念,说你们知道制服是什么意思么?学子茫然,朱大可却一脸高深,然后误导说,制服表面是指衣服,实际上是说你被制服了。明明是指“特制的衣服”这一概念,他却能牵强附会出被制服了的谬论,我想朱大可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顺顺利利没谁制服他啊,为何如此心态不平,到是觉得是他自己把自己给搞变态了。我只叹朱大可没和李定同时代,要是同时代,那么苏东坡的“世间惟有蛰龙知”一句,朱大可肯定能帮助李定曲解并定案成讥嘲宋神宗,讥嘲一下封建皇帝到无妨,那苏轼可就死定了,一定被杀,那可没人再写念奴娇和赤壁赋了,好在小人朱大可没生在宋朝,他的知己李定也非出身翰林,文化水平不高,奈何不了文曲星。当时,朱大可无聊到什么程度,这是2004年3月啊,那时巴金还健在,他仗着自己身在上海郊区莘庄,和巴金先生居住在一座城市,而南京的学生离着远,他就大放阙词,哗众取宠说“据可靠消息,巴金先生已经去世了”,很多学生还信以为真,因为他可是上海来的朱——大可,不好意思,刚才打字咳嗽了一下,名字里按了个破折号。巴金先生现在是去世了,你朱大可满意了?但当时他还健在,他却来个“据可靠消息”,可靠个屁啊,为了哗众取宠,不惜诅咒老人。不说他是文化名人,就是乡间一位老者,到了百岁年纪,你在公众场合炫耀说“据可靠消息他死了”,这也不是君子所为,实在是哗众取宠的小人嘴脸。朱大可口口声声讲平等自由,可连尊重人都做不到,还能相信他什么,整个奸臣李定外加长舌妇。四是:朱大可的行文让人厌恶。朱大可的文章通常会这样写,我模仿一下:解构主义的现代派不是语境的自由,盛世密码的幻觉和文化休蜇的恐龙,博弈的效应不是非非主义而是主义的后现代。这样的文字简直是一堆屁,这是当下学院派的用语,自以为高深的行文,我非常赞成学者陈传席的观点,他说遇到这样卖弄词藻,无思想也无文采的文章,就是“丢却一边,不去看”,所以我每看完朱大可的文章都要去一次厕所,憋得我厉害。相信广大读者和在校学生也有这个困惑,怎么教授说话那么晦涩呢,我觉得吧,就是他们本来不高深,又不甘不高深,而要装高深,只能用晦涩代替高深。你们看,“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这是李白很潇洒很直白的句子,真的天才,真的高深的人,说的

 

每句话都不太用生僻字,更不用装晦涩,境界思想和人格自然能无限高深,直入人心!朱大可,名字都奥里奥口的,所以文章也奥里奥口,拐弯抹角,一会后现代一会又解构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一堆东西。不如去芜存简,把名字里的“可”也去掉,叫朱大,多简约,简约而不简单,《红楼梦》里的焦大喝尿,现在保护环境不提倡养马,所以你大渴之后有水可喝,你可放心使用朱大之名。你看,最高深最潇洒的人总是最直白,所以李白名字就叫白,君可模仿之嘛!五是,暴露朱大可最无知最浅陋的是什么呢,是批评余秋雨先生。朱大可得意的是什么呢,他觉得《文化苦旅》一书太畅销,连风尘女子也喜爱看,朱大可就觉得抓到取笑点和把柄了,恰恰这一点露出了他国学底子的薄弱,而且反证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 先分析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和心底的丑陋卑劣,他口口声声提倡平等,那妓女怎么了?妓女不是人了,妓女就不能看书了。我非常敬佩陆步轩先生,他说“我卖猪肉,作家卖文,我看没什么不一样的”,这是很高的境界,可比嵇康乡间打铁而胸怀天下!朱大可这样的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卖文章也是生存,妓女出卖身体是为了生存,纵然无贞洁观,但比你这李定式的搞文字狱的小人要贞洁些吧!作家实在不过卖文罢了,没什么高尚的,要去掉架子,比如我宋浩浩,写这篇文章前我还回故乡的地里挑粪施肥呢。我就一农民,我可以挑粪也可以写文章,我曾说过文章写得要上得了庙堂肩头也要挑得起施肥的粪桶,我才不整天道貌岸然人面兽心装学者呢。人是要种地吃饭的,你批判来批判去,不原创些东西,实在是可恶和可悲,和我一起回乡间去帮穷苦的农民奶奶挑些粪便,施施肥吧,大地才是真的希望!至少像我为家乡写篇《双山赋》,做些实在的、建设性的事情。我钦佩一切志同道合的辛勤建设者!我尊重一切谦虚谨慎的传承者!我蔑视一切心底卑劣的破坏者!再说朱大可中伤余秋雨先生的那事,我了解余秋雨先生,他在生活中平和且平易近人,没有一丝学者架子,只是可能有些读者接触不到他,觉得他高不可攀,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他当一位邻家的伯伯或者谦逊的长者来看。而余先生每遇到讥讽、妒忌、被攻击的事情,说真的,我都为先生捏把汗,他实在不是这些流氓评论家的对手,好比回到唐代,你让翰林遇到一位左手拿着刀右手啃着鸡腿的士兵抢劫,你如何应对?余先生是名士雅士,脏话刻薄话还真的说不出口的,因为他的词典里就没有刻薄伤人词汇的储存。余先生曾对朱大可之流无奈地作出回应,举例说上海某监狱的犯人也读他的书,并数次被请去为那些需要人生启迪的犯人演讲。余秋雨先生对待朱大可之流就是仁慈,要是换成我,我肯定“仰天大笑出门去”,才不会对他这么仁慈,语气这么平和。要我说呢,朱大可啊,朱大可,你真是学识浅陋境界低劣,我给你讲个故事,给你这个同济大学的狗屁学者上堂课吧,同济大学之名可谓中国大学之最佳,乃“同舟共济”之意,独朱大可一人不与人合、众叛亲离,朱同学,坐好了,请翻开《全宋词》:宋代有位词人,曾写下一首《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变,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将相。柳永画像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首词写得非常棒,作者情愿倚红偎翠,把虚无的浮名换成与佳人饮酒酬唱。好词流传也快,传到了京城,后来词人应试科举,中了进士,但皇帝一看这人不是写《鹤冲天》的人么,特地把他的名字勾掉,说“且去浅斟低唱吧,还要浮名作甚”,这个蠢皇帝真的把词人贬去歌馆酒池妓院填词作曲去了,哪知道后来,反成全了这个词人的万世声名。他在佳人之侧,写了许多好词。这个词人就是柳永,妓女在阶级社会,是有权有势者剥削、玩弄、损害的对象,封建统治者根本不把她们当做人来看待。然而,柳永的词,写出了对她们的深深的同情和关切。柳永整日饮酒作词,置身于妓女、乐工其间,同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史料记载说“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为词,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而求柳永写词的正是那些可怜善良而又美丽的风尘女子!柳永一生邋遢,一生潦倒,宋仁宗让他受苦不浅,到真的成全了他。柳永死后,穷到什么程度呢,一分钱没有,棺材也买不起,凄惨地死了,没人安葬,四海无人对夕阳,但他那些红颜知己啊!那些风尘女子知道了,纷纷为之落泪伤怀,拿出卖身卖艺的血汗钱,为一代词人柳永买了最后的安身之椁。你们看,天下人看呐,这些妓女还丑恶么,谁不为她们感动,穷人总是怜悯穷人,妓女也是人,而且她们比你更懂得情字怎么写,你朱大可连人都不是,还装纯情装名流装高尚,装知识分子呢,虚伪无比!那些风尘女子在送柳永入葬时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回忆起那些美好的日子,那些为姐妹们所写,动听的歌词,从《雨霖铃》到《受恩深》,杨柳之岸,晓风月残,她们折了柳条,排成长队,送柳永而去,绝尘而去!一代文豪如此结局,还有何求?风尘女子,也是血肉之躯,人生地位财富有何用,那些风尘女子红颜知己送柳永一千多年了,还没死,那些朱大可式的小文人小学者到全成了粪土!一个作家和诗人的文字,要是能得到天下所有的风尘女子诵读,那我辈也满足而无憾,百年后可以毫无愧色地与柳永曲水流觞,一醉方休了!所以我觉得余秋雨先生完全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完全可以笑朱大可的愚昧呆滞。余先生的散文雅俗共赏,上可至国家领导人的书案,【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偏信则暗,兼听则明。

下有村夫童叟的习读,苏东坡有句话说的我个人觉得比他的“大江东去”还经典还气魄,他曾对别人说自己“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不是好人”,上可陪玉皇大帝,当然也包括人间帝王了,下可陪卑微的乞丐走卒,当然也可以包括值得同情的风尘女子了,在他眼中天下无一不是好人,无一不值得做朋友,这才是一代宗师的气度,才是伟岸的胸襟!文章也是这样,什么是雅,什么是俗,读者多了才是真正的大雅文章,真正的雅就是天下传诵,中华纸贵,如杨炯评价王勃一般“每有一文,天下惊瞻”,天下翘首惊瞻,只为睹你每一文之风采,这才是真正的中华纸贵,余秋雨先生做到了。朱大可的文章到是上面没人看,下面也不愿看,风尘女子更是不屑看,这是可悲的最高境界,朱大可一辈子也算得了个最高境界,咳,我都不好意思为你叹息。六是,看,五点写不完还要加一点,真是罄竹难书,起码能写你十三点。解释一下,为什么说朱大可的爸爸是鲁迅,这是他自己认的,他说“我是鲁迅的孩子”,不知道周海婴先生会不会笑朱大可矫情和自恋。朱说这话意思是什么意思呢,他是说举目天下就他一人得了鲁迅的衣钵,真是刮不知耻,不用恬,他的脸就要刮。我看朱大可的岁数做鲁迅的孙子还差不多,那么按照这样的逻辑,朱大可先生就是“鲁迅的孙子”。那我们都知道鲁迅诚恳地对我们说“忘了我,好好活”,所以我们这里应该忘了鲁迅的名字,去掉鲁迅的名字——那这“鲁迅的孙子”,不就只剩“孙子”一词了。反正孙子儿子都是孩子。只是,朱大可,你愿意做鲁迅的孩子,也要鲁迅愿意呢,要不你去那边问一下,他愿意不愿意。至少健在的周海婴先生愿意让你归宗吧,你们说对不对?另外,建议,真诚地建议朱大可先生不要告俺,我不是怕你,一是这文章本来影响力就不小了,你一告不是反而增加影响力么,不是为我作伥么。而我批评你也实在不是为得什么好处,我都挑粪种地了我还希望得你什么好处啊,何况你还真算不上什么腕,我要抨击大腕也轮不到你,我批评你是抬举你了,你知道我现在每个字值多少价,你看,我还为你还写了这么多,我都发誓不写长文章了,你得意吧你!二是,玩文字游戏韩寒都不是我对手,你就更免了吧;三是你仔细看一下我的名字,我的名字里有两个“告”,钱钟书说“我姓一辈子钱了,我还在乎钱啊”,我说“我都浩浩一辈子了,我还在乎你告告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那两个三点水就把你的告告给浩浩了。一点浩然气,君大可失语,失语大可!我还是得意我写下这篇文章的题目:朱大可大可诛。不过我很快会忘了,最近事情多,也忙,春天到了,我农民我不忙么,你学者,你好好学着吧,别负了穷苦百姓种出来、被你吃掉的粮食,不然你还不如一堆一堆肥料的价值,我是说尿素。补充:刚才才想起,我高中时发傻追的一女生也姓朱,奶奶的,连她我也给骂了!

—————————————————————————————————

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偏信则暗,兼听则明。—————————————————————————————————全文转录自:宋浩浩 博客——“朱先生公开向余先生道歉,我则向朱先生道歉并永删此文”朱大可,你长得挺可爱,我蛮喜欢,就是千错万错错在骂错了人。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秋水万古流。《朱大可大可诛》朱大可人如其姓,实在让我不喜欢,原因如下文。他常到各处指点、发言,所以我就在他的朱面前加个言字旁,所谓姓如其人,“诛”一字就能代替朱大可在到处发言评论的图景,可谓形象,画面感超强,你看那言字旁像不像他那张张大的嘴。并且此字独朱大可一人可以享用,因为天下朱姓无数,好人也无数,但所谓的文化评论家就他一人,这个字就归他一人终身受用去吧,如有他人雷同,实属抄袭我原创。如我崇敬的——朱大可的爸爸鲁迅先生所造一“猹”字,此字特指一田间小野猪,我为朱大可造一特殊意义的“诛”姓,是为诛大可,可谓相得益彰,恰如其分。其实诛字,在中国古代是有特殊意义的,比如一代阉门奸人魏忠贤,就是被明思宗给诛杀了的,此人一生张狂跋扈,处处搞破坏,自然这样的下场了。“朱大可大可诛”,是什么意思呢,意思他也到了可以被诛一下的程度了,朱大可实在无甚才德,整日砸东砸西,他不是个文化建设者,他是那种在文坛开推土机的人。瞧着哪个山头高了、风光秀丽了、木秀于林了,他就开着推土机一股脑冲上去,不破坏了不停歇的小人,嫌自己的推土机开得慢了,还不惜放几个屁,权当火箭推进器,势不可挡地冲向文化建设者和原创者,抢占山头,这就是朱大可成天所做的事情。朱大可的丑恶之处,至少有五个方面:一是:朱大可像宣旨太监。为什么这么说呢,朱大可露脸出来在屏幕上演讲时,总是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样子,大有刚从万里快马下来,手持圣旨,宣布这几年在澳洲美洲小洋洲南北极洲研究出来的文化真理,不容置疑无可颠覆的真理,然后极其自信地强迫天下人信他的研究成果,就差评论完加上一句“受众好好领悟,务必遵我朱大可之旨执行,钦此!”二是:朱大可的名字让人觉得奇怪。初一看倒让我想起前苏联的将军朱可夫,他为反法西斯战争立下了大贡献,这到是个好名字,但到了朱大可那里,他自己却成了中国文化的法西斯。朱大可的名字,让我想起的总是这些词,朱可乐,大瓶可乐,朱可可——洛可可到是种美观的欧洲建筑风格,那朱可可是怎么样的建筑风格,肥头大耳?三是:朱大可可比宋代奸臣李定,要在不民主的古代,他一定能兴文字狱!历史上文字狱名气最大的,一是宋代污蔑苏轼下狱的李定,一是由于吟诵“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明月有情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被雍正诛杀的无辜书生徐骏。李定和雍正在咬文嚼字上都是宗师,都是牵强附会,曲解的能手,朱大可也深谙此道。你们看,5年前,2004年3月10日,当时我还在南大读书,下午2:30分,在南京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报告厅,朱大可讲了《身体写作及大众文化批判》,他也就只能思考些身体写作这些格调的话题。不知怎么他朱大可对着莘莘学子讲到了制服这一概念,说你们知道制服是什么意思么?学子茫然,朱大可却一脸高深,然后误导说,制服表面是指衣服,实际上是说你被制服了。明明是指“特制的衣服”这一概念,他却能牵强附会出被制服了的谬论,我想朱大可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顺顺利利没谁制服他啊,为何如此心态不平,到是觉得是他自己把自己给搞变态了。我只叹朱大可没和李定同时代,要是同时代,那么苏东坡的“世间惟有蛰龙知”一句,朱大可肯定能帮助李定曲解并定案成讥嘲宋神宗,讥嘲一下封建皇帝到无妨,那苏轼可就死定了,一定被杀,那可没人再写念奴娇和赤壁赋了,好在小人朱大可没生在宋朝,他的知己李定也非出身翰林,文化水平不高,奈何不了文曲星。当时,朱大可无聊到什么程度,这是2004年3月啊,那时巴金还健在,他仗着自己身在上海郊区莘庄,和巴金先生居住在一座城市,而南京的学生离着远,他就大放阙词,哗众取宠说“据可靠消息,巴金先生已经去世了”,很多学生还信以为真,因为他可是上海来的朱——大可,不好意思,刚才打字咳嗽了一下,名字里按了个破折号。巴金先生现在是去世了,你朱大可满意了?但当时他还健在,他却来个“据可靠消息”,可靠个屁啊,为了哗众取宠,不惜诅咒老人。不说他是文化名人,就是乡间一位老者,到了百岁年纪,你在公众场合炫耀说“据可靠消息他死了”,这也不是君子所为,实在是哗众取宠的小人嘴脸。朱大可口口声声讲平等自由,可连尊重人都做不到,还能相信他什么,整个奸臣李定外加长舌妇。四是:朱大可的行文让人厌恶。朱大可的文章通常会这样写,我模仿一下:解构主义的现代派不是语境的自由,盛世密码的幻觉和文化休蜇的恐龙,博弈的效应不是非非主义而是主义的后现代。这样的文字简直是一堆屁,这是当下学院派的用语,自以为高深的行文,我非常赞成学者陈传席的观点,他说遇到这样卖弄词藻,无思想也无文采的文章,就是“丢却一边,不去看”,所以我每看完朱大可的文章都要去一次厕所,憋得我厉害。相信广大读者和在校学生也有这个困惑,怎么教授说话那么晦涩呢,我觉得吧,就是他们本来不高深,又不甘不高深,而要装高深,只能用晦涩代替高深。你们看,“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这是李白很潇洒很直白的句子,真的天才,真的高深的人,说的

全文转录自:宋浩浩 博客——

“朱先生公开向余先生道歉,我则向朱先生道歉并永删此文”

每句话都不太用生僻字,更不用装晦涩,境界思想和人格自然能无限高深,直入人心!朱大可,名字都奥里奥口的,所以文章也奥里奥口,拐弯抹角,一会后现代一会又解构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一堆东西。不如去芜存简,把名字里的“可”也去掉,叫朱大,多简约,简约而不简单,《红楼梦》里的焦大喝尿,现在保护环境不提倡养马,所以你大渴之后有水可喝,你可放心使用朱大之名。你看,最高深最潇洒的人总是最直白,所以李白名字就叫白,君可模仿之嘛!五是,暴露朱大可最无知最浅陋的是什么呢,是批评余秋雨先生。朱大可得意的是什么呢,他觉得《文化苦旅》一书太畅销,连风尘女子也喜爱看,朱大可就觉得抓到取笑点和把柄了,恰恰这一点露出了他国学底子的薄弱,而且反证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 先分析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和心底的丑陋卑劣,他口口声声提倡平等,那妓女怎么了?妓女不是人了,妓女就不能看书了。我非常敬佩陆步轩先生,他说“我卖猪肉,作家卖文,我看没什么不一样的”,这是很高的境界,可比嵇康乡间打铁而胸怀天下!朱大可这样的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卖文章也是生存,妓女出卖身体是为了生存,纵然无贞洁观,但比你这李定式的搞文字狱的小人要贞洁些吧!作家实在不过卖文罢了,没什么高尚的,要去掉架子,比如我宋浩浩,写这篇文章前我还回故乡的地里挑粪施肥呢。我就一农民,我可以挑粪也可以写文章,我曾说过文章写得要上得了庙堂肩头也要挑得起施肥的粪桶,我才不整天道貌岸然人面兽心装学者呢。人是要种地吃饭的,你批判来批判去,不原创些东西,实在是可恶和可悲,和我一起回乡间去帮穷苦的农民奶奶挑些粪便,施施肥吧,大地才是真的希望!至少像我为家乡写篇《双山赋》,做些实在的、建设性的事情。我钦佩一切志同道合的辛勤建设者!我尊重一切谦虚谨慎的传承者!我蔑视一切心底卑劣的破坏者!再说朱大可中伤余秋雨先生的那事,我了解余秋雨先生,他在生活中平和且平易近人,没有一丝学者架子,只是可能有些读者接触不到他,觉得他高不可攀,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他当一位邻家的伯伯或者谦逊的长者来看。而余先生每遇到讥讽、妒忌、被攻击的事情,说真的,我都为先生捏把汗,他实在不是这些流氓评论家的对手,好比回到唐代,你让翰林遇到一位左手拿着刀右手啃着鸡腿的士兵抢劫,你如何应对?余先生是名士雅士,脏话刻薄话还真的说不出口的,因为他的词典里就没有刻薄伤人词汇的储存。余先生曾对朱大可之流无奈地作出回应,举例说上海某监狱的犯人也读他的书,并数次被请去为那些需要人生启迪的犯人演讲。余秋雨先生对待朱大可之流就是仁慈,要是换成我,我肯定“仰天大笑出门去”,才不会对他这么仁慈,语气这么平和。要我说呢,朱大可啊,朱大可,你真是学识浅陋境界低劣,我给你讲个故事,给你这个同济大学的狗屁学者上堂课吧,同济大学之名可谓中国大学之最佳,乃“同舟共济”之意,独朱大可一人不与人合、众叛亲离,朱同学,坐好了,请翻开《全宋词》:宋代有位词人,曾写下一首《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变,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将相。柳永画像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首词写得非常棒,作者情愿倚红偎翠,把虚无的浮名换成与佳人饮酒酬唱。好词流传也快,传到了京城,后来词人应试科举,中了进士,但皇帝一看这人不是写《鹤冲天》的人么,特地把他的名字勾掉,说“且去浅斟低唱吧,还要浮名作甚”,这个蠢皇帝真的把词人贬去歌馆酒池妓院填词作曲去了,哪知道后来,反成全了这个词人的万世声名。他在佳人之侧,写了许多好词。这个词人就是柳永,妓女在阶级社会,是有权有势者剥削、玩弄、损害的对象,封建统治者根本不把她们当做人来看待。然而,柳永的词,写出了对她们的深深的同情和关切。柳永整日饮酒作词,置身于妓女、乐工其间,同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史料记载说“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为词,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而求柳永写词的正是那些可怜善良而又美丽的风尘女子!柳永一生邋遢,一生潦倒,宋仁宗让他受苦不浅,到真的成全了他。柳永死后,穷到什么程度呢,一分钱没有,棺材也买不起,凄惨地死了,没人安葬,四海无人对夕阳,但他那些红颜知己啊!那些风尘女子知道了,纷纷为之落泪伤怀,拿出卖身卖艺的血汗钱,为一代词人柳永买了最后的安身之椁。你们看,天下人看呐,这些妓女还丑恶么,谁不为她们感动,穷人总是怜悯穷人,妓女也是人,而且她们比你更懂得情字怎么写,你朱大可连人都不是,还装纯情装名流装高尚,装知识分子呢,虚伪无比!那些风尘女子在送柳永入葬时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回忆起那些美好的日子,那些为姐妹们所写,动听的歌词,从《雨霖铃》到《受恩深》,杨柳之岸,晓风月残,她们折了柳条,排成长队,送柳永而去,绝尘而去!一代文豪如此结局,还有何求?风尘女子,也是血肉之躯,人生地位财富有何用,那些风尘女子红颜知己送柳永一千多年了,还没死,那些朱大可式的小文人小学者到全成了粪土!一个作家和诗人的文字,要是能得到天下所有的风尘女子诵读,那我辈也满足而无憾,百年后可以毫无愧色地与柳永曲水流觞,一醉方休了!所以我觉得余秋雨先生完全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完全可以笑朱大可的愚昧呆滞。余先生的散文雅俗共赏,上可至国家领导人的书案,

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偏信则暗,兼听则明。—————————————————————————————————全文转录自:宋浩浩 博客——“朱先生公开向余先生道歉,我则向朱先生道歉并永删此文”朱大可,你长得挺可爱,我蛮喜欢,就是千错万错错在骂错了人。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秋水万古流。《朱大可大可诛》朱大可人如其姓,实在让我不喜欢,原因如下文。他常到各处指点、发言,所以我就在他的朱面前加个言字旁,所谓姓如其人,“诛”一字就能代替朱大可在到处发言评论的图景,可谓形象,画面感超强,你看那言字旁像不像他那张张大的嘴。并且此字独朱大可一人可以享用,因为天下朱姓无数,好人也无数,但所谓的文化评论家就他一人,这个字就归他一人终身受用去吧,如有他人雷同,实属抄袭我原创。如我崇敬的——朱大可的爸爸鲁迅先生所造一“猹”字,此字特指一田间小野猪,我为朱大可造一特殊意义的“诛”姓,是为诛大可,可谓相得益彰,恰如其分。其实诛字,在中国古代是有特殊意义的,比如一代阉门奸人魏忠贤,就是被明思宗给诛杀了的,此人一生张狂跋扈,处处搞破坏,自然这样的下场了。“朱大可大可诛”,是什么意思呢,意思他也到了可以被诛一下的程度了,朱大可实在无甚才德,整日砸东砸西,他不是个文化建设者,他是那种在文坛开推土机的人。瞧着哪个山头高了、风光秀丽了、木秀于林了,他就开着推土机一股脑冲上去,不破坏了不停歇的小人,嫌自己的推土机开得慢了,还不惜放几个屁,权当火箭推进器,势不可挡地冲向文化建设者和原创者,抢占山头,这就是朱大可成天所做的事情。朱大可的丑恶之处,至少有五个方面:一是:朱大可像宣旨太监。为什么这么说呢,朱大可露脸出来在屏幕上演讲时,总是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样子,大有刚从万里快马下来,手持圣旨,宣布这几年在澳洲美洲小洋洲南北极洲研究出来的文化真理,不容置疑无可颠覆的真理,然后极其自信地强迫天下人信他的研究成果,就差评论完加上一句“受众好好领悟,务必遵我朱大可之旨执行,钦此!”二是:朱大可的名字让人觉得奇怪。初一看倒让我想起前苏联的将军朱可夫,他为反法西斯战争立下了大贡献,这到是个好名字,但到了朱大可那里,他自己却成了中国文化的法西斯。朱大可的名字,让我想起的总是这些词,朱可乐,大瓶可乐,朱可可——洛可可到是种美观的欧洲建筑风格,那朱可可是怎么样的建筑风格,肥头大耳?三是:朱大可可比宋代奸臣李定,要在不民主的古代,他一定能兴文字狱!历史上文字狱名气最大的,一是宋代污蔑苏轼下狱的李定,一是由于吟诵“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明月有情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被雍正诛杀的无辜书生徐骏。李定和雍正在咬文嚼字上都是宗师,都是牵强附会,曲解的能手,朱大可也深谙此道。你们看,5年前,2004年3月10日,当时我还在南大读书,下午2:30分,在南京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报告厅,朱大可讲了《身体写作及大众文化批判》,他也就只能思考些身体写作这些格调的话题。不知怎么他朱大可对着莘莘学子讲到了制服这一概念,说你们知道制服是什么意思么?学子茫然,朱大可却一脸高深,然后误导说,制服表面是指衣服,实际上是说你被制服了。明明是指“特制的衣服”这一概念,他却能牵强附会出被制服了的谬论,我想朱大可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顺顺利利没谁制服他啊,为何如此心态不平,到是觉得是他自己把自己给搞变态了。我只叹朱大可没和李定同时代,要是同时代,那么苏东坡的“世间惟有蛰龙知”一句,朱大可肯定能帮助李定曲解并定案成讥嘲宋神宗,讥嘲一下封建皇帝到无妨,那苏轼可就死定了,一定被杀,那可没人再写念奴娇和赤壁赋了,好在小人朱大可没生在宋朝,他的知己李定也非出身翰林,文化水平不高,奈何不了文曲星。当时,朱大可无聊到什么程度,这是2004年3月啊,那时巴金还健在,他仗着自己身在上海郊区莘庄,和巴金先生居住在一座城市,而南京的学生离着远,他就大放阙词,哗众取宠说“据可靠消息,巴金先生已经去世了”,很多学生还信以为真,因为他可是上海来的朱——大可,不好意思,刚才打字咳嗽了一下,名字里按了个破折号。巴金先生现在是去世了,你朱大可满意了?但当时他还健在,他却来个“据可靠消息”,可靠个屁啊,为了哗众取宠,不惜诅咒老人。不说他是文化名人,就是乡间一位老者,到了百岁年纪,你在公众场合炫耀说“据可靠消息他死了”,这也不是君子所为,实在是哗众取宠的小人嘴脸。朱大可口口声声讲平等自由,可连尊重人都做不到,还能相信他什么,整个奸臣李定外加长舌妇。四是:朱大可的行文让人厌恶。朱大可的文章通常会这样写,我模仿一下:解构主义的现代派不是语境的自由,盛世密码的幻觉和文化休蜇的恐龙,博弈的效应不是非非主义而是主义的后现代。这样的文字简直是一堆屁,这是当下学院派的用语,自以为高深的行文,我非常赞成学者陈传席的观点,他说遇到这样卖弄词藻,无思想也无文采的文章,就是“丢却一边,不去看”,所以我每看完朱大可的文章都要去一次厕所,憋得我厉害。相信广大读者和在校学生也有这个困惑,怎么教授说话那么晦涩呢,我觉得吧,就是他们本来不高深,又不甘不高深,而要装高深,只能用晦涩代替高深。你们看,“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这是李白很潇洒很直白的句子,真的天才,真的高深的人,说的朱大可,你长得挺可爱,我蛮喜欢,就是千错万错错在骂错了人。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偏信则暗,兼听则明。—————————————————————————————————全文转录自:宋浩浩 博客——“朱先生公开向余先生道歉,我则向朱先生道歉并永删此文”朱大可,你长得挺可爱,我蛮喜欢,就是千错万错错在骂错了人。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秋水万古流。《朱大可大可诛》朱大可人如其姓,实在让我不喜欢,原因如下文。他常到各处指点、发言,所以我就在他的朱面前加个言字旁,所谓姓如其人,“诛”一字就能代替朱大可在到处发言评论的图景,可谓形象,画面感超强,你看那言字旁像不像他那张张大的嘴。并且此字独朱大可一人可以享用,因为天下朱姓无数,好人也无数,但所谓的文化评论家就他一人,这个字就归他一人终身受用去吧,如有他人雷同,实属抄袭我原创。如我崇敬的——朱大可的爸爸鲁迅先生所造一“猹”字,此字特指一田间小野猪,我为朱大可造一特殊意义的“诛”姓,是为诛大可,可谓相得益彰,恰如其分。其实诛字,在中国古代是有特殊意义的,比如一代阉门奸人魏忠贤,就是被明思宗给诛杀了的,此人一生张狂跋扈,处处搞破坏,自然这样的下场了。“朱大可大可诛”,是什么意思呢,意思他也到了可以被诛一下的程度了,朱大可实在无甚才德,整日砸东砸西,他不是个文化建设者,他是那种在文坛开推土机的人。瞧着哪个山头高了、风光秀丽了、木秀于林了,他就开着推土机一股脑冲上去,不破坏了不停歇的小人,嫌自己的推土机开得慢了,还不惜放几个屁,权当火箭推进器,势不可挡地冲向文化建设者和原创者,抢占山头,这就是朱大可成天所做的事情。朱大可的丑恶之处,至少有五个方面:一是:朱大可像宣旨太监。为什么这么说呢,朱大可露脸出来在屏幕上演讲时,总是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样子,大有刚从万里快马下来,手持圣旨,宣布这几年在澳洲美洲小洋洲南北极洲研究出来的文化真理,不容置疑无可颠覆的真理,然后极其自信地强迫天下人信他的研究成果,就差评论完加上一句“受众好好领悟,务必遵我朱大可之旨执行,钦此!”二是:朱大可的名字让人觉得奇怪。初一看倒让我想起前苏联的将军朱可夫,他为反法西斯战争立下了大贡献,这到是个好名字,但到了朱大可那里,他自己却成了中国文化的法西斯。朱大可的名字,让我想起的总是这些词,朱可乐,大瓶可乐,朱可可——洛可可到是种美观的欧洲建筑风格,那朱可可是怎么样的建筑风格,肥头大耳?三是:朱大可可比宋代奸臣李定,要在不民主的古代,他一定能兴文字狱!历史上文字狱名气最大的,一是宋代污蔑苏轼下狱的李定,一是由于吟诵“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明月有情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被雍正诛杀的无辜书生徐骏。李定和雍正在咬文嚼字上都是宗师,都是牵强附会,曲解的能手,朱大可也深谙此道。你们看,5年前,2004年3月10日,当时我还在南大读书,下午2:30分,在南京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报告厅,朱大可讲了《身体写作及大众文化批判》,他也就只能思考些身体写作这些格调的话题。不知怎么他朱大可对着莘莘学子讲到了制服这一概念,说你们知道制服是什么意思么?学子茫然,朱大可却一脸高深,然后误导说,制服表面是指衣服,实际上是说你被制服了。明明是指“特制的衣服”这一概念,他却能牵强附会出被制服了的谬论,我想朱大可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顺顺利利没谁制服他啊,为何如此心态不平,到是觉得是他自己把自己给搞变态了。我只叹朱大可没和李定同时代,要是同时代,那么苏东坡的“世间惟有蛰龙知”一句,朱大可肯定能帮助李定曲解并定案成讥嘲宋神宗,讥嘲一下封建皇帝到无妨,那苏轼可就死定了,一定被杀,那可没人再写念奴娇和赤壁赋了,好在小人朱大可没生在宋朝,他的知己李定也非出身翰林,文化水平不高,奈何不了文曲星。当时,朱大可无聊到什么程度,这是2004年3月啊,那时巴金还健在,他仗着自己身在上海郊区莘庄,和巴金先生居住在一座城市,而南京的学生离着远,他就大放阙词,哗众取宠说“据可靠消息,巴金先生已经去世了”,很多学生还信以为真,因为他可是上海来的朱——大可,不好意思,刚才打字咳嗽了一下,名字里按了个破折号。巴金先生现在是去世了,你朱大可满意了?但当时他还健在,他却来个“据可靠消息”,可靠个屁啊,为了哗众取宠,不惜诅咒老人。不说他是文化名人,就是乡间一位老者,到了百岁年纪,你在公众场合炫耀说“据可靠消息他死了”,这也不是君子所为,实在是哗众取宠的小人嘴脸。朱大可口口声声讲平等自由,可连尊重人都做不到,还能相信他什么,整个奸臣李定外加长舌妇。四是:朱大可的行文让人厌恶。朱大可的文章通常会这样写,我模仿一下:解构主义的现代派不是语境的自由,盛世密码的幻觉和文化休蜇的恐龙,博弈的效应不是非非主义而是主义的后现代。这样的文字简直是一堆屁,这是当下学院派的用语,自以为高深的行文,我非常赞成学者陈传席的观点,他说遇到这样卖弄词藻,无思想也无文采的文章,就是“丢却一边,不去看”,所以我每看完朱大可的文章都要去一次厕所,憋得我厉害。相信广大读者和在校学生也有这个困惑,怎么教授说话那么晦涩呢,我觉得吧,就是他们本来不高深,又不甘不高深,而要装高深,只能用晦涩代替高深。你们看,“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这是李白很潇洒很直白的句子,真的天才,真的高深的人,说的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秋水万古流。

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偏信则暗,兼听则明。—————————————————————————————————全文转录自:宋浩浩 博客——“朱先生公开向余先生道歉,我则向朱先生道歉并永删此文”朱大可,你长得挺可爱,我蛮喜欢,就是千错万错错在骂错了人。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秋水万古流。《朱大可大可诛》朱大可人如其姓,实在让我不喜欢,原因如下文。他常到各处指点、发言,所以我就在他的朱面前加个言字旁,所谓姓如其人,“诛”一字就能代替朱大可在到处发言评论的图景,可谓形象,画面感超强,你看那言字旁像不像他那张张大的嘴。并且此字独朱大可一人可以享用,因为天下朱姓无数,好人也无数,但所谓的文化评论家就他一人,这个字就归他一人终身受用去吧,如有他人雷同,实属抄袭我原创。如我崇敬的——朱大可的爸爸鲁迅先生所造一“猹”字,此字特指一田间小野猪,我为朱大可造一特殊意义的“诛”姓,是为诛大可,可谓相得益彰,恰如其分。其实诛字,在中国古代是有特殊意义的,比如一代阉门奸人魏忠贤,就是被明思宗给诛杀了的,此人一生张狂跋扈,处处搞破坏,自然这样的下场了。“朱大可大可诛”,是什么意思呢,意思他也到了可以被诛一下的程度了,朱大可实在无甚才德,整日砸东砸西,他不是个文化建设者,他是那种在文坛开推土机的人。瞧着哪个山头高了、风光秀丽了、木秀于林了,他就开着推土机一股脑冲上去,不破坏了不停歇的小人,嫌自己的推土机开得慢了,还不惜放几个屁,权当火箭推进器,势不可挡地冲向文化建设者和原创者,抢占山头,这就是朱大可成天所做的事情。朱大可的丑恶之处,至少有五个方面:一是:朱大可像宣旨太监。为什么这么说呢,朱大可露脸出来在屏幕上演讲时,总是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样子,大有刚从万里快马下来,手持圣旨,宣布这几年在澳洲美洲小洋洲南北极洲研究出来的文化真理,不容置疑无可颠覆的真理,然后极其自信地强迫天下人信他的研究成果,就差评论完加上一句“受众好好领悟,务必遵我朱大可之旨执行,钦此!”二是:朱大可的名字让人觉得奇怪。初一看倒让我想起前苏联的将军朱可夫,他为反法西斯战争立下了大贡献,这到是个好名字,但到了朱大可那里,他自己却成了中国文化的法西斯。朱大可的名字,让我想起的总是这些词,朱可乐,大瓶可乐,朱可可——洛可可到是种美观的欧洲建筑风格,那朱可可是怎么样的建筑风格,肥头大耳?三是:朱大可可比宋代奸臣李定,要在不民主的古代,他一定能兴文字狱!历史上文字狱名气最大的,一是宋代污蔑苏轼下狱的李定,一是由于吟诵“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明月有情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被雍正诛杀的无辜书生徐骏。李定和雍正在咬文嚼字上都是宗师,都是牵强附会,曲解的能手,朱大可也深谙此道。你们看,5年前,2004年3月10日,当时我还在南大读书,下午2:30分,在南京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报告厅,朱大可讲了《身体写作及大众文化批判》,他也就只能思考些身体写作这些格调的话题。不知怎么他朱大可对着莘莘学子讲到了制服这一概念,说你们知道制服是什么意思么?学子茫然,朱大可却一脸高深,然后误导说,制服表面是指衣服,实际上是说你被制服了。明明是指“特制的衣服”这一概念,他却能牵强附会出被制服了的谬论,我想朱大可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顺顺利利没谁制服他啊,为何如此心态不平,到是觉得是他自己把自己给搞变态了。我只叹朱大可没和李定同时代,要是同时代,那么苏东坡的“世间惟有蛰龙知”一句,朱大可肯定能帮助李定曲解并定案成讥嘲宋神宗,讥嘲一下封建皇帝到无妨,那苏轼可就死定了,一定被杀,那可没人再写念奴娇和赤壁赋了,好在小人朱大可没生在宋朝,他的知己李定也非出身翰林,文化水平不高,奈何不了文曲星。当时,朱大可无聊到什么程度,这是2004年3月啊,那时巴金还健在,他仗着自己身在上海郊区莘庄,和巴金先生居住在一座城市,而南京的学生离着远,他就大放阙词,哗众取宠说“据可靠消息,巴金先生已经去世了”,很多学生还信以为真,因为他可是上海来的朱——大可,不好意思,刚才打字咳嗽了一下,名字里按了个破折号。巴金先生现在是去世了,你朱大可满意了?但当时他还健在,他却来个“据可靠消息”,可靠个屁啊,为了哗众取宠,不惜诅咒老人。不说他是文化名人,就是乡间一位老者,到了百岁年纪,你在公众场合炫耀说“据可靠消息他死了”,这也不是君子所为,实在是哗众取宠的小人嘴脸。朱大可口口声声讲平等自由,可连尊重人都做不到,还能相信他什么,整个奸臣李定外加长舌妇。四是:朱大可的行文让人厌恶。朱大可的文章通常会这样写,我模仿一下:解构主义的现代派不是语境的自由,盛世密码的幻觉和文化休蜇的恐龙,博弈的效应不是非非主义而是主义的后现代。这样的文字简直是一堆屁,这是当下学院派的用语,自以为高深的行文,我非常赞成学者陈传席的观点,他说遇到这样卖弄词藻,无思想也无文采的文章,就是“丢却一边,不去看”,所以我每看完朱大可的文章都要去一次厕所,憋得我厉害。相信广大读者和在校学生也有这个困惑,怎么教授说话那么晦涩呢,我觉得吧,就是他们本来不高深,又不甘不高深,而要装高深,只能用晦涩代替高深。你们看,“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这是李白很潇洒很直白的句子,真的天才,真的高深的人,说的《朱大可大可诛》

下有村夫童叟的习读,苏东坡有句话说的我个人觉得比他的“大江东去”还经典还气魄,他曾对别人说自己“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不是好人”,上可陪玉皇大帝,当然也包括人间帝王了,下可陪卑微的乞丐走卒,当然也可以包括值得同情的风尘女子了,在他眼中天下无一不是好人,无一不值得做朋友,这才是一代宗师的气度,才是伟岸的胸襟!文章也是这样,什么是雅,什么是俗,读者多了才是真正的大雅文章,真正的雅就是天下传诵,中华纸贵,如杨炯评价王勃一般“每有一文,天下惊瞻”,天下翘首惊瞻,只为睹你每一文之风采,这才是真正的中华纸贵,余秋雨先生做到了。朱大可的文章到是上面没人看,下面也不愿看,风尘女子更是不屑看,这是可悲的最高境界,朱大可一辈子也算得了个最高境界,咳,我都不好意思为你叹息。六是,看,五点写不完还要加一点,真是罄竹难书,起码能写你十三点。解释一下,为什么说朱大可的爸爸是鲁迅,这是他自己认的,他说“我是鲁迅的孩子”,不知道周海婴先生会不会笑朱大可矫情和自恋。朱说这话意思是什么意思呢,他是说举目天下就他一人得了鲁迅的衣钵,真是刮不知耻,不用恬,他的脸就要刮。我看朱大可的岁数做鲁迅的孙子还差不多,那么按照这样的逻辑,朱大可先生就是“鲁迅的孙子”。那我们都知道鲁迅诚恳地对我们说“忘了我,好好活”,所以我们这里应该忘了鲁迅的名字,去掉鲁迅的名字——那这“鲁迅的孙子”,不就只剩“孙子”一词了。反正孙子儿子都是孩子。只是,朱大可,你愿意做鲁迅的孩子,也要鲁迅愿意呢,要不你去那边问一下,他愿意不愿意。至少健在的周海婴先生愿意让你归宗吧,你们说对不对?另外,建议,真诚地建议朱大可先生不要告俺,我不是怕你,一是这文章本来影响力就不小了,你一告不是反而增加影响力么,不是为我作伥么。而我批评你也实在不是为得什么好处,我都挑粪种地了我还希望得你什么好处啊,何况你还真算不上什么腕,我要抨击大腕也轮不到你,我批评你是抬举你了,你知道我现在每个字值多少价,你看,我还为你还写了这么多,我都发誓不写长文章了,你得意吧你!二是,玩文字游戏韩寒都不是我对手,你就更免了吧;三是你仔细看一下我的名字,我的名字里有两个“告”,钱钟书说“我姓一辈子钱了,我还在乎钱啊”,我说“我都浩浩一辈子了,我还在乎你告告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那两个三点水就把你的告告给浩浩了。一点浩然气,君大可失语,失语大可!我还是得意我写下这篇文章的题目:朱大可大可诛。不过我很快会忘了,最近事情多,也忙,春天到了,我农民我不忙么,你学者,你好好学着吧,别负了穷苦百姓种出来、被你吃掉的粮食,不然你还不如一堆一堆肥料的价值,我是说尿素。补充:刚才才想起,我高中时发傻追的一女生也姓朱,奶奶的,连她我也给骂了! 

      朱大可人如其姓,实在让我不喜欢,原因如下文。

下有村夫童叟的习读,苏东坡有句话说的我个人觉得比他的“大江东去”还经典还气魄,他曾对别人说自己“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不是好人”,上可陪玉皇大帝,当然也包括人间帝王了,下可陪卑微的乞丐走卒,当然也可以包括值得同情的风尘女子了,在他眼中天下无一不是好人,无一不值得做朋友,这才是一代宗师的气度,才是伟岸的胸襟!文章也是这样,什么是雅,什么是俗,读者多了才是真正的大雅文章,真正的雅就是天下传诵,中华纸贵,如杨炯评价王勃一般“每有一文,天下惊瞻”,天下翘首惊瞻,只为睹你每一文之风采,这才是真正的中华纸贵,余秋雨先生做到了。朱大可的文章到是上面没人看,下面也不愿看,风尘女子更是不屑看,这是可悲的最高境界,朱大可一辈子也算得了个最高境界,咳,我都不好意思为你叹息。六是,看,五点写不完还要加一点,真是罄竹难书,起码能写你十三点。解释一下,为什么说朱大可的爸爸是鲁迅,这是他自己认的,他说“我是鲁迅的孩子”,不知道周海婴先生会不会笑朱大可矫情和自恋。朱说这话意思是什么意思呢,他是说举目天下就他一人得了鲁迅的衣钵,真是刮不知耻,不用恬,他的脸就要刮。我看朱大可的岁数做鲁迅的孙子还差不多,那么按照这样的逻辑,朱大可先生就是“鲁迅的孙子”。那我们都知道鲁迅诚恳地对我们说“忘了我,好好活”,所以我们这里应该忘了鲁迅的名字,去掉鲁迅的名字——那这“鲁迅的孙子”,不就只剩“孙子”一词了。反正孙子儿子都是孩子。只是,朱大可,你愿意做鲁迅的孩子,也要鲁迅愿意呢,要不你去那边问一下,他愿意不愿意。至少健在的周海婴先生愿意让你归宗吧,你们说对不对?另外,建议,真诚地建议朱大可先生不要告俺,我不是怕你,一是这文章本来影响力就不小了,你一告不是反而增加影响力么,不是为我作伥么。而我批评你也实在不是为得什么好处,我都挑粪种地了我还希望得你什么好处啊,何况你还真算不上什么腕,我要抨击大腕也轮不到你,我批评你是抬举你了,你知道我现在每个字值多少价,你看,我还为你还写了这么多,我都发誓不写长文章了,你得意吧你!二是,玩文字游戏韩寒都不是我对手,你就更免了吧;三是你仔细看一下我的名字,我的名字里有两个“告”,钱钟书说“我姓一辈子钱了,我还在乎钱啊”,我说“我都浩浩一辈子了,我还在乎你告告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那两个三点水就把你的告告给浩浩了。一点浩然气,君大可失语,失语大可!我还是得意我写下这篇文章的题目:朱大可大可诛。不过我很快会忘了,最近事情多,也忙,春天到了,我农民我不忙么,你学者,你好好学着吧,别负了穷苦百姓种出来、被你吃掉的粮食,不然你还不如一堆一堆肥料的价值,我是说尿素。补充:刚才才想起,我高中时发傻追的一女生也姓朱,奶奶的,连她我也给骂了!

他常到各处指点、发言,所以我就在他的朱面前加个言字旁,所谓姓如其人,“诛”一字就能代替朱大可在到处发言评论的图景,可谓形象,画面感超强,你看那言字旁像不像他那张张大的嘴。并且此字独朱大可一人可以享用,因为天下朱姓无数,好人也无数,但所谓的文化评论家就他一人,这个字就归他一人终身受用去吧,如有他人雷同,实属抄袭我原创。如我崇敬的——朱大可的爸爸鲁迅先生所造一“猹”字,此字特指一田间小野猪,我为朱大可造一特殊意义的“诛”姓,是为诛大可,可谓相得益彰,恰如其分。

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偏信则暗,兼听则明。—————————————————————————————————全文转录自:宋浩浩 博客——“朱先生公开向余先生道歉,我则向朱先生道歉并永删此文”朱大可,你长得挺可爱,我蛮喜欢,就是千错万错错在骂错了人。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秋水万古流。《朱大可大可诛》朱大可人如其姓,实在让我不喜欢,原因如下文。他常到各处指点、发言,所以我就在他的朱面前加个言字旁,所谓姓如其人,“诛”一字就能代替朱大可在到处发言评论的图景,可谓形象,画面感超强,你看那言字旁像不像他那张张大的嘴。并且此字独朱大可一人可以享用,因为天下朱姓无数,好人也无数,但所谓的文化评论家就他一人,这个字就归他一人终身受用去吧,如有他人雷同,实属抄袭我原创。如我崇敬的——朱大可的爸爸鲁迅先生所造一“猹”字,此字特指一田间小野猪,我为朱大可造一特殊意义的“诛”姓,是为诛大可,可谓相得益彰,恰如其分。其实诛字,在中国古代是有特殊意义的,比如一代阉门奸人魏忠贤,就是被明思宗给诛杀了的,此人一生张狂跋扈,处处搞破坏,自然这样的下场了。“朱大可大可诛”,是什么意思呢,意思他也到了可以被诛一下的程度了,朱大可实在无甚才德,整日砸东砸西,他不是个文化建设者,他是那种在文坛开推土机的人。瞧着哪个山头高了、风光秀丽了、木秀于林了,他就开着推土机一股脑冲上去,不破坏了不停歇的小人,嫌自己的推土机开得慢了,还不惜放几个屁,权当火箭推进器,势不可挡地冲向文化建设者和原创者,抢占山头,这就是朱大可成天所做的事情。朱大可的丑恶之处,至少有五个方面:一是:朱大可像宣旨太监。为什么这么说呢,朱大可露脸出来在屏幕上演讲时,总是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样子,大有刚从万里快马下来,手持圣旨,宣布这几年在澳洲美洲小洋洲南北极洲研究出来的文化真理,不容置疑无可颠覆的真理,然后极其自信地强迫天下人信他的研究成果,就差评论完加上一句“受众好好领悟,务必遵我朱大可之旨执行,钦此!”二是:朱大可的名字让人觉得奇怪。初一看倒让我想起前苏联的将军朱可夫,他为反法西斯战争立下了大贡献,这到是个好名字,但到了朱大可那里,他自己却成了中国文化的法西斯。朱大可的名字,让我想起的总是这些词,朱可乐,大瓶可乐,朱可可——洛可可到是种美观的欧洲建筑风格,那朱可可是怎么样的建筑风格,肥头大耳?三是:朱大可可比宋代奸臣李定,要在不民主的古代,他一定能兴文字狱!历史上文字狱名气最大的,一是宋代污蔑苏轼下狱的李定,一是由于吟诵“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明月有情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被雍正诛杀的无辜书生徐骏。李定和雍正在咬文嚼字上都是宗师,都是牵强附会,曲解的能手,朱大可也深谙此道。你们看,5年前,2004年3月10日,当时我还在南大读书,下午2:30分,在南京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报告厅,朱大可讲了《身体写作及大众文化批判》,他也就只能思考些身体写作这些格调的话题。不知怎么他朱大可对着莘莘学子讲到了制服这一概念,说你们知道制服是什么意思么?学子茫然,朱大可却一脸高深,然后误导说,制服表面是指衣服,实际上是说你被制服了。明明是指“特制的衣服”这一概念,他却能牵强附会出被制服了的谬论,我想朱大可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顺顺利利没谁制服他啊,为何如此心态不平,到是觉得是他自己把自己给搞变态了。我只叹朱大可没和李定同时代,要是同时代,那么苏东坡的“世间惟有蛰龙知”一句,朱大可肯定能帮助李定曲解并定案成讥嘲宋神宗,讥嘲一下封建皇帝到无妨,那苏轼可就死定了,一定被杀,那可没人再写念奴娇和赤壁赋了,好在小人朱大可没生在宋朝,他的知己李定也非出身翰林,文化水平不高,奈何不了文曲星。当时,朱大可无聊到什么程度,这是2004年3月啊,那时巴金还健在,他仗着自己身在上海郊区莘庄,和巴金先生居住在一座城市,而南京的学生离着远,他就大放阙词,哗众取宠说“据可靠消息,巴金先生已经去世了”,很多学生还信以为真,因为他可是上海来的朱——大可,不好意思,刚才打字咳嗽了一下,名字里按了个破折号。巴金先生现在是去世了,你朱大可满意了?但当时他还健在,他却来个“据可靠消息”,可靠个屁啊,为了哗众取宠,不惜诅咒老人。不说他是文化名人,就是乡间一位老者,到了百岁年纪,你在公众场合炫耀说“据可靠消息他死了”,这也不是君子所为,实在是哗众取宠的小人嘴脸。朱大可口口声声讲平等自由,可连尊重人都做不到,还能相信他什么,整个奸臣李定外加长舌妇。四是:朱大可的行文让人厌恶。朱大可的文章通常会这样写,我模仿一下:解构主义的现代派不是语境的自由,盛世密码的幻觉和文化休蜇的恐龙,博弈的效应不是非非主义而是主义的后现代。这样的文字简直是一堆屁,这是当下学院派的用语,自以为高深的行文,我非常赞成学者陈传席的观点,他说遇到这样卖弄词藻,无思想也无文采的文章,就是“丢却一边,不去看”,所以我每看完朱大可的文章都要去一次厕所,憋得我厉害。相信广大读者和在校学生也有这个困惑,怎么教授说话那么晦涩呢,我觉得吧,就是他们本来不高深,又不甘不高深,而要装高深,只能用晦涩代替高深。你们看,“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这是李白很潇洒很直白的句子,真的天才,真的高深的人,说的其实诛字,在中国古代是有特殊意义的,比如一代阉门奸人魏忠贤,就是被明思宗给诛杀了的,此人一生张狂跋扈,处处搞破坏,自然这样的下场了。

每句话都不太用生僻字,更不用装晦涩,境界思想和人格自然能无限高深,直入人心!朱大可,名字都奥里奥口的,所以文章也奥里奥口,拐弯抹角,一会后现代一会又解构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一堆东西。不如去芜存简,把名字里的“可”也去掉,叫朱大,多简约,简约而不简单,《红楼梦》里的焦大喝尿,现在保护环境不提倡养马,所以你大渴之后有水可喝,你可放心使用朱大之名。你看,最高深最潇洒的人总是最直白,所以李白名字就叫白,君可模仿之嘛!五是,暴露朱大可最无知最浅陋的是什么呢,是批评余秋雨先生。朱大可得意的是什么呢,他觉得《文化苦旅》一书太畅销,连风尘女子也喜爱看,朱大可就觉得抓到取笑点和把柄了,恰恰这一点露出了他国学底子的薄弱,而且反证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 先分析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和心底的丑陋卑劣,他口口声声提倡平等,那妓女怎么了?妓女不是人了,妓女就不能看书了。我非常敬佩陆步轩先生,他说“我卖猪肉,作家卖文,我看没什么不一样的”,这是很高的境界,可比嵇康乡间打铁而胸怀天下!朱大可这样的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卖文章也是生存,妓女出卖身体是为了生存,纵然无贞洁观,但比你这李定式的搞文字狱的小人要贞洁些吧!作家实在不过卖文罢了,没什么高尚的,要去掉架子,比如我宋浩浩,写这篇文章前我还回故乡的地里挑粪施肥呢。我就一农民,我可以挑粪也可以写文章,我曾说过文章写得要上得了庙堂肩头也要挑得起施肥的粪桶,我才不整天道貌岸然人面兽心装学者呢。人是要种地吃饭的,你批判来批判去,不原创些东西,实在是可恶和可悲,和我一起回乡间去帮穷苦的农民奶奶挑些粪便,施施肥吧,大地才是真的希望!至少像我为家乡写篇《双山赋》,做些实在的、建设性的事情。我钦佩一切志同道合的辛勤建设者!我尊重一切谦虚谨慎的传承者!我蔑视一切心底卑劣的破坏者!再说朱大可中伤余秋雨先生的那事,我了解余秋雨先生,他在生活中平和且平易近人,没有一丝学者架子,只是可能有些读者接触不到他,觉得他高不可攀,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他当一位邻家的伯伯或者谦逊的长者来看。而余先生每遇到讥讽、妒忌、被攻击的事情,说真的,我都为先生捏把汗,他实在不是这些流氓评论家的对手,好比回到唐代,你让翰林遇到一位左手拿着刀右手啃着鸡腿的士兵抢劫,你如何应对?余先生是名士雅士,脏话刻薄话还真的说不出口的,因为他的词典里就没有刻薄伤人词汇的储存。余先生曾对朱大可之流无奈地作出回应,举例说上海某监狱的犯人也读他的书,并数次被请去为那些需要人生启迪的犯人演讲。余秋雨先生对待朱大可之流就是仁慈,要是换成我,我肯定“仰天大笑出门去”,才不会对他这么仁慈,语气这么平和。要我说呢,朱大可啊,朱大可,你真是学识浅陋境界低劣,我给你讲个故事,给你这个同济大学的狗屁学者上堂课吧,同济大学之名可谓中国大学之最佳,乃“同舟共济”之意,独朱大可一人不与人合、众叛亲离,朱同学,坐好了,请翻开《全宋词》:宋代有位词人,曾写下一首《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变,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将相。柳永画像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首词写得非常棒,作者情愿倚红偎翠,把虚无的浮名换成与佳人饮酒酬唱。好词流传也快,传到了京城,后来词人应试科举,中了进士,但皇帝一看这人不是写《鹤冲天》的人么,特地把他的名字勾掉,说“且去浅斟低唱吧,还要浮名作甚”,这个蠢皇帝真的把词人贬去歌馆酒池妓院填词作曲去了,哪知道后来,反成全了这个词人的万世声名。他在佳人之侧,写了许多好词。这个词人就是柳永,妓女在阶级社会,是有权有势者剥削、玩弄、损害的对象,封建统治者根本不把她们当做人来看待。然而,柳永的词,写出了对她们的深深的同情和关切。柳永整日饮酒作词,置身于妓女、乐工其间,同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史料记载说“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为词,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而求柳永写词的正是那些可怜善良而又美丽的风尘女子!柳永一生邋遢,一生潦倒,宋仁宗让他受苦不浅,到真的成全了他。柳永死后,穷到什么程度呢,一分钱没有,棺材也买不起,凄惨地死了,没人安葬,四海无人对夕阳,但他那些红颜知己啊!那些风尘女子知道了,纷纷为之落泪伤怀,拿出卖身卖艺的血汗钱,为一代词人柳永买了最后的安身之椁。你们看,天下人看呐,这些妓女还丑恶么,谁不为她们感动,穷人总是怜悯穷人,妓女也是人,而且她们比你更懂得情字怎么写,你朱大可连人都不是,还装纯情装名流装高尚,装知识分子呢,虚伪无比!那些风尘女子在送柳永入葬时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回忆起那些美好的日子,那些为姐妹们所写,动听的歌词,从《雨霖铃》到《受恩深》,杨柳之岸,晓风月残,她们折了柳条,排成长队,送柳永而去,绝尘而去!一代文豪如此结局,还有何求?风尘女子,也是血肉之躯,人生地位财富有何用,那些风尘女子红颜知己送柳永一千多年了,还没死,那些朱大可式的小文人小学者到全成了粪土!一个作家和诗人的文字,要是能得到天下所有的风尘女子诵读,那我辈也满足而无憾,百年后可以毫无愧色地与柳永曲水流觞,一醉方休了!所以我觉得余秋雨先生完全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完全可以笑朱大可的愚昧呆滞。余先生的散文雅俗共赏,上可至国家领导人的书案, “朱大可大可诛”,是什么意思呢,意思他也到了可以被诛一下的程度了,朱大可实在无甚才德,整日砸东砸西,他不是个文化建设者,他是那种在文坛开推土机的人。瞧着哪个山头高了、风光秀丽了、木秀于林了,他就开着推土机一股脑冲上去,不破坏了不停歇的小人,嫌自己的推土机开得慢了,还不惜放几个屁,权当火箭推进器,势不可挡地冲向文化建设者和原创者,抢占山头,这就是朱大可成天所做的事情。

朱大可的丑恶之处,至少有五个方面:

一是:朱大可像宣旨太监。为什么这么说呢,朱大可露脸出来在屏幕上演讲时,总是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样子,大有刚从万里快马下来,手持圣旨,宣布这几年在澳洲美洲小洋洲南北极洲研究出来的文化真理,不容置疑无可颠覆的真理,然后极其自信地强迫天下人信他的研究成果,就差评论完加上一句“受众好好领悟,务必遵我朱大可之旨执行,钦此!”

二是:朱大可的名字让人觉得奇怪。初一看倒让我想起前苏联的将军朱可夫,他为反法西斯战争立下了大贡献,这到是个好名字,但到了朱大可那里,他自己却成了中国文化的法西斯。朱大可的名字,让我想起的总是这些词,朱可乐,大瓶可乐,朱可可——洛可可到是种美观的欧洲建筑风格,那朱可可是怎么样的建筑风格,肥头大耳?

三是下有村夫童叟的习读,苏东坡有句话说的我个人觉得比他的“大江东去”还经典还气魄,他曾对别人说自己“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不是好人”,上可陪玉皇大帝,当然也包括人间帝王了,下可陪卑微的乞丐走卒,当然也可以包括值得同情的风尘女子了,在他眼中天下无一不是好人,无一不值得做朋友,这才是一代宗师的气度,才是伟岸的胸襟!文章也是这样,什么是雅,什么是俗,读者多了才是真正的大雅文章,真正的雅就是天下传诵,中华纸贵,如杨炯评价王勃一般“每有一文,天下惊瞻”,天下翘首惊瞻,只为睹你每一文之风采,这才是真正的中华纸贵,余秋雨先生做到了。朱大可的文章到是上面没人看,下面也不愿看,风尘女子更是不屑看,这是可悲的最高境界,朱大可一辈子也算得了个最高境界,咳,我都不好意思为你叹息。六是,看,五点写不完还要加一点,真是罄竹难书,起码能写你十三点。解释一下,为什么说朱大可的爸爸是鲁迅,这是他自己认的,他说“我是鲁迅的孩子”,不知道周海婴先生会不会笑朱大可矫情和自恋。朱说这话意思是什么意思呢,他是说举目天下就他一人得了鲁迅的衣钵,真是刮不知耻,不用恬,他的脸就要刮。我看朱大可的岁数做鲁迅的孙子还差不多,那么按照这样的逻辑,朱大可先生就是“鲁迅的孙子”。那我们都知道鲁迅诚恳地对我们说“忘了我,好好活”,所以我们这里应该忘了鲁迅的名字,去掉鲁迅的名字——那这“鲁迅的孙子”,不就只剩“孙子”一词了。反正孙子儿子都是孩子。只是,朱大可,你愿意做鲁迅的孩子,也要鲁迅愿意呢,要不你去那边问一下,他愿意不愿意。至少健在的周海婴先生愿意让你归宗吧,你们说对不对?另外,建议,真诚地建议朱大可先生不要告俺,我不是怕你,一是这文章本来影响力就不小了,你一告不是反而增加影响力么,不是为我作伥么。而我批评你也实在不是为得什么好处,我都挑粪种地了我还希望得你什么好处啊,何况你还真算不上什么腕,我要抨击大腕也轮不到你,我批评你是抬举你了,你知道我现在每个字值多少价,你看,我还为你还写了这么多,我都发誓不写长文章了,你得意吧你!二是,玩文字游戏韩寒都不是我对手,你就更免了吧;三是你仔细看一下我的名字,我的名字里有两个“告”,钱钟书说“我姓一辈子钱了,我还在乎钱啊”,我说“我都浩浩一辈子了,我还在乎你告告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那两个三点水就把你的告告给浩浩了。一点浩然气,君大可失语,失语大可!我还是得意我写下这篇文章的题目:朱大可大可诛。不过我很快会忘了,最近事情多,也忙,春天到了,我农民我不忙么,你学者,你好好学着吧,别负了穷苦百姓种出来、被你吃掉的粮食,不然你还不如一堆一堆肥料的价值,我是说尿素。补充:刚才才想起,我高中时发傻追的一女生也姓朱,奶奶的,连她我也给骂了!朱大可可比宋代奸臣李定,要在不民主的古代,他一定能兴文字狱!历史上文字狱名气最大的,一是宋代污蔑苏轼下狱的李定,一是由于吟诵“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明月有情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被雍正诛杀的无辜书生徐骏。李定和雍正在咬文嚼字上都是宗师,都是牵强附会,曲解的能手,朱大可也深谙此道。你们看,5年前,2004年3月10日,当时我还在南大读书,下午2:30分,在南京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报告厅,朱大可讲了《身体写作及大众文化批判》,他也就只能思考些身体写作这些格调的话题。不知怎么他朱大可对着莘莘学子讲到了制服这一概念,说你们知道制服是什么意思么?学子茫然,朱大可却一脸高深,然后误导说,制服表面是指衣服,实际上是说你被制服了。明明是指“特制的衣服”这一概念,他却能牵强附会出被制服了的谬论,我想朱大可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顺顺利利没谁制服他啊,为何如此心态不平,到是觉得是他自己把自己给搞变态了。我只叹朱大可没和李定同时代,要是同时代,那么苏东坡的“世间惟有蛰龙知”一句,朱大可肯定能帮助李定曲解并定案成讥嘲宋神宗,讥嘲一下封建皇帝到无妨,那苏轼可就死定了,一定被杀,那可没人再写念奴娇和赤壁赋了,好在小人朱大可没生在宋朝,他的知己李定也非出身翰林,文化水平不高,奈何不了文曲星。

当时,朱大可无聊到什么程度,这是2004年3月啊,那时巴金还健在,他仗着自己身在上海郊区莘庄,和巴金先生居住在一座城市,而南京的学生离着远,他就大放阙词,哗众取宠说“据可靠消息,巴金先生已经去世了”,很多学生还信以为真,因为他可是上海来的朱——大可,不好意思,刚才打字咳嗽了一下,名字里按了个破折号。巴金先生现在是去世了,你朱大可满意了?但当时他还健在,他却来个“据可靠消息”,可靠个屁啊,为了哗众取宠,不惜诅咒老人。不说他是文化名人,就是乡间一位老者,到了百岁年纪,你在公众场合炫耀说“据可靠消息他死了”,这也不是君子所为,实在是哗众取宠的小人嘴脸。朱大可口口声声讲平等自由,可连尊重人都做不到,还能相信他什么,整个奸臣李定外加长舌妇。

四是:朱大可的行文让人厌恶。朱大可的文章通常会这样写,我模仿一下:解构主义的现代派不是语境的自由,盛世密码的幻觉和文化休蜇的恐龙,博弈的效应不是非非主义而是主义的后现代。

每句话都不太用生僻字,更不用装晦涩,境界思想和人格自然能无限高深,直入人心!朱大可,名字都奥里奥口的,所以文章也奥里奥口,拐弯抹角,一会后现代一会又解构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一堆东西。不如去芜存简,把名字里的“可”也去掉,叫朱大,多简约,简约而不简单,《红楼梦》里的焦大喝尿,现在保护环境不提倡养马,所以你大渴之后有水可喝,你可放心使用朱大之名。你看,最高深最潇洒的人总是最直白,所以李白名字就叫白,君可模仿之嘛!五是,暴露朱大可最无知最浅陋的是什么呢,是批评余秋雨先生。朱大可得意的是什么呢,他觉得《文化苦旅》一书太畅销,连风尘女子也喜爱看,朱大可就觉得抓到取笑点和把柄了,恰恰这一点露出了他国学底子的薄弱,而且反证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 先分析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和心底的丑陋卑劣,他口口声声提倡平等,那妓女怎么了?妓女不是人了,妓女就不能看书了。我非常敬佩陆步轩先生,他说“我卖猪肉,作家卖文,我看没什么不一样的”,这是很高的境界,可比嵇康乡间打铁而胸怀天下!朱大可这样的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卖文章也是生存,妓女出卖身体是为了生存,纵然无贞洁观,但比你这李定式的搞文字狱的小人要贞洁些吧!作家实在不过卖文罢了,没什么高尚的,要去掉架子,比如我宋浩浩,写这篇文章前我还回故乡的地里挑粪施肥呢。我就一农民,我可以挑粪也可以写文章,我曾说过文章写得要上得了庙堂肩头也要挑得起施肥的粪桶,我才不整天道貌岸然人面兽心装学者呢。人是要种地吃饭的,你批判来批判去,不原创些东西,实在是可恶和可悲,和我一起回乡间去帮穷苦的农民奶奶挑些粪便,施施肥吧,大地才是真的希望!至少像我为家乡写篇《双山赋》,做些实在的、建设性的事情。我钦佩一切志同道合的辛勤建设者!我尊重一切谦虚谨慎的传承者!我蔑视一切心底卑劣的破坏者!再说朱大可中伤余秋雨先生的那事,我了解余秋雨先生,他在生活中平和且平易近人,没有一丝学者架子,只是可能有些读者接触不到他,觉得他高不可攀,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他当一位邻家的伯伯或者谦逊的长者来看。而余先生每遇到讥讽、妒忌、被攻击的事情,说真的,我都为先生捏把汗,他实在不是这些流氓评论家的对手,好比回到唐代,你让翰林遇到一位左手拿着刀右手啃着鸡腿的士兵抢劫,你如何应对?余先生是名士雅士,脏话刻薄话还真的说不出口的,因为他的词典里就没有刻薄伤人词汇的储存。余先生曾对朱大可之流无奈地作出回应,举例说上海某监狱的犯人也读他的书,并数次被请去为那些需要人生启迪的犯人演讲。余秋雨先生对待朱大可之流就是仁慈,要是换成我,我肯定“仰天大笑出门去”,才不会对他这么仁慈,语气这么平和。要我说呢,朱大可啊,朱大可,你真是学识浅陋境界低劣,我给你讲个故事,给你这个同济大学的狗屁学者上堂课吧,同济大学之名可谓中国大学之最佳,乃“同舟共济”之意,独朱大可一人不与人合、众叛亲离,朱同学,坐好了,请翻开《全宋词》:宋代有位词人,曾写下一首《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变,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将相。柳永画像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首词写得非常棒,作者情愿倚红偎翠,把虚无的浮名换成与佳人饮酒酬唱。好词流传也快,传到了京城,后来词人应试科举,中了进士,但皇帝一看这人不是写《鹤冲天》的人么,特地把他的名字勾掉,说“且去浅斟低唱吧,还要浮名作甚”,这个蠢皇帝真的把词人贬去歌馆酒池妓院填词作曲去了,哪知道后来,反成全了这个词人的万世声名。他在佳人之侧,写了许多好词。这个词人就是柳永,妓女在阶级社会,是有权有势者剥削、玩弄、损害的对象,封建统治者根本不把她们当做人来看待。然而,柳永的词,写出了对她们的深深的同情和关切。柳永整日饮酒作词,置身于妓女、乐工其间,同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史料记载说“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为词,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而求柳永写词的正是那些可怜善良而又美丽的风尘女子!柳永一生邋遢,一生潦倒,宋仁宗让他受苦不浅,到真的成全了他。柳永死后,穷到什么程度呢,一分钱没有,棺材也买不起,凄惨地死了,没人安葬,四海无人对夕阳,但他那些红颜知己啊!那些风尘女子知道了,纷纷为之落泪伤怀,拿出卖身卖艺的血汗钱,为一代词人柳永买了最后的安身之椁。你们看,天下人看呐,这些妓女还丑恶么,谁不为她们感动,穷人总是怜悯穷人,妓女也是人,而且她们比你更懂得情字怎么写,你朱大可连人都不是,还装纯情装名流装高尚,装知识分子呢,虚伪无比!那些风尘女子在送柳永入葬时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回忆起那些美好的日子,那些为姐妹们所写,动听的歌词,从《雨霖铃》到《受恩深》,杨柳之岸,晓风月残,她们折了柳条,排成长队,送柳永而去,绝尘而去!一代文豪如此结局,还有何求?风尘女子,也是血肉之躯,人生地位财富有何用,那些风尘女子红颜知己送柳永一千多年了,还没死,那些朱大可式的小文人小学者到全成了粪土!一个作家和诗人的文字,要是能得到天下所有的风尘女子诵读,那我辈也满足而无憾,百年后可以毫无愧色地与柳永曲水流觞,一醉方休了!所以我觉得余秋雨先生完全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完全可以笑朱大可的愚昧呆滞。余先生的散文雅俗共赏,上可至国家领导人的书案,

这样的文字简直是一堆屁,这是当下学院派的用语,自以为高深的行文,我非常赞成学者陈传席的观点,他说遇到这样卖弄词藻,无思想也无文采的文章,就是“丢却一边,不去看”,所以我每看完朱大可的文章都要去一次厕所,憋得我厉害。相信广大读者和在校学生也有这个困惑,怎么教授说话那么晦涩呢,我觉得吧,就是他们本来不高深,又不甘不高深,而要装高深,只能用晦涩代替高深。你们看,“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这是李白很潇洒很直白的句子,真的天才,真的高深的人,说的每句话都不太用生僻字,更不用装晦涩,境界思想和人格自然能无限高深,直入人心!朱大可,名字都奥里奥口的,所以文章也奥里奥口,拐弯抹角,一会后现代一会又解构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一堆东西。不如去芜存简,把名字里的“可”也去掉,叫朱大,多简约,简约而不简单,《红楼梦》里的焦大喝尿,现在保护环境不提倡养马,所以你大渴之后有水可喝,你可放心使用朱大之名。你看,最高深最潇洒的人总是最直白,所以李白名字就叫白,君可模仿之嘛!

五是,暴露朱大可最无知最浅陋的是什么呢,是批评余秋雨先生。朱大可得意的是什么呢,他觉得《文化苦旅》一书太畅销,连风尘女子也喜爱看,朱大可就觉得抓到取笑点和把柄了,恰恰这一点露出了他国学底子的薄弱,而且反证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

下有村夫童叟的习读,苏东坡有句话说的我个人觉得比他的“大江东去”还经典还气魄,他曾对别人说自己“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不是好人”,上可陪玉皇大帝,当然也包括人间帝王了,下可陪卑微的乞丐走卒,当然也可以包括值得同情的风尘女子了,在他眼中天下无一不是好人,无一不值得做朋友,这才是一代宗师的气度,才是伟岸的胸襟!文章也是这样,什么是雅,什么是俗,读者多了才是真正的大雅文章,真正的雅就是天下传诵,中华纸贵,如杨炯评价王勃一般“每有一文,天下惊瞻”,天下翘首惊瞻,只为睹你每一文之风采,这才是真正的中华纸贵,余秋雨先生做到了。朱大可的文章到是上面没人看,下面也不愿看,风尘女子更是不屑看,这是可悲的最高境界,朱大可一辈子也算得了个最高境界,咳,我都不好意思为你叹息。六是,看,五点写不完还要加一点,真是罄竹难书,起码能写你十三点。解释一下,为什么说朱大可的爸爸是鲁迅,这是他自己认的,他说“我是鲁迅的孩子”,不知道周海婴先生会不会笑朱大可矫情和自恋。朱说这话意思是什么意思呢,他是说举目天下就他一人得了鲁迅的衣钵,真是刮不知耻,不用恬,他的脸就要刮。我看朱大可的岁数做鲁迅的孙子还差不多,那么按照这样的逻辑,朱大可先生就是“鲁迅的孙子”。那我们都知道鲁迅诚恳地对我们说“忘了我,好好活”,所以我们这里应该忘了鲁迅的名字,去掉鲁迅的名字——那这“鲁迅的孙子”,不就只剩“孙子”一词了。反正孙子儿子都是孩子。只是,朱大可,你愿意做鲁迅的孩子,也要鲁迅愿意呢,要不你去那边问一下,他愿意不愿意。至少健在的周海婴先生愿意让你归宗吧,你们说对不对?另外,建议,真诚地建议朱大可先生不要告俺,我不是怕你,一是这文章本来影响力就不小了,你一告不是反而增加影响力么,不是为我作伥么。而我批评你也实在不是为得什么好处,我都挑粪种地了我还希望得你什么好处啊,何况你还真算不上什么腕,我要抨击大腕也轮不到你,我批评你是抬举你了,你知道我现在每个字值多少价,你看,我还为你还写了这么多,我都发誓不写长文章了,你得意吧你!二是,玩文字游戏韩寒都不是我对手,你就更免了吧;三是你仔细看一下我的名字,我的名字里有两个“告”,钱钟书说“我姓一辈子钱了,我还在乎钱啊”,我说“我都浩浩一辈子了,我还在乎你告告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那两个三点水就把你的告告给浩浩了。一点浩然气,君大可失语,失语大可!我还是得意我写下这篇文章的题目:朱大可大可诛。不过我很快会忘了,最近事情多,也忙,春天到了,我农民我不忙么,你学者,你好好学着吧,别负了穷苦百姓种出来、被你吃掉的粮食,不然你还不如一堆一堆肥料的价值,我是说尿素。补充:刚才才想起,我高中时发傻追的一女生也姓朱,奶奶的,连她我也给骂了!  先分析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和心底的丑陋卑劣,他口口声声提倡平等,那妓女怎么了?妓女不是人了,妓女就不能看书了。我非常敬佩陆步轩先生,他说“我卖猪肉,作家卖文,我看没什么不一样的”,这是很高的境界,可比嵇康乡间打铁而胸怀天下!朱大可这样的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卖文章也是生存,妓女出卖身体是为了生存,纵然无贞洁观,但比你这李定式的搞文字狱的小人要贞洁些吧!作家实在不过卖文罢了,没什么高尚的,要去掉架子,比如我宋浩浩,写这篇文章前我还回故乡的地里挑粪施肥呢。我就一农民,我可以挑粪也可以写文章,我曾说过文章写得要上得了庙堂肩头也要挑得起施肥的粪桶,我才不整天道貌岸然人面兽心装学者呢。人是要种地吃饭的,你批判来批判去,不原创些东西,实在是可恶和可悲,和我一起回乡间去帮穷苦的农民奶奶挑些粪便,施施肥吧,大地才是真的希望!至少像我为家乡写篇《双山赋》,做些实在的、建设性的事情。

每句话都不太用生僻字,更不用装晦涩,境界思想和人格自然能无限高深,直入人心!朱大可,名字都奥里奥口的,所以文章也奥里奥口,拐弯抹角,一会后现代一会又解构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一堆东西。不如去芜存简,把名字里的“可”也去掉,叫朱大,多简约,简约而不简单,《红楼梦》里的焦大喝尿,现在保护环境不提倡养马,所以你大渴之后有水可喝,你可放心使用朱大之名。你看,最高深最潇洒的人总是最直白,所以李白名字就叫白,君可模仿之嘛!五是,暴露朱大可最无知最浅陋的是什么呢,是批评余秋雨先生。朱大可得意的是什么呢,他觉得《文化苦旅》一书太畅销,连风尘女子也喜爱看,朱大可就觉得抓到取笑点和把柄了,恰恰这一点露出了他国学底子的薄弱,而且反证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 先分析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和心底的丑陋卑劣,他口口声声提倡平等,那妓女怎么了?妓女不是人了,妓女就不能看书了。我非常敬佩陆步轩先生,他说“我卖猪肉,作家卖文,我看没什么不一样的”,这是很高的境界,可比嵇康乡间打铁而胸怀天下!朱大可这样的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卖文章也是生存,妓女出卖身体是为了生存,纵然无贞洁观,但比你这李定式的搞文字狱的小人要贞洁些吧!作家实在不过卖文罢了,没什么高尚的,要去掉架子,比如我宋浩浩,写这篇文章前我还回故乡的地里挑粪施肥呢。我就一农民,我可以挑粪也可以写文章,我曾说过文章写得要上得了庙堂肩头也要挑得起施肥的粪桶,我才不整天道貌岸然人面兽心装学者呢。人是要种地吃饭的,你批判来批判去,不原创些东西,实在是可恶和可悲,和我一起回乡间去帮穷苦的农民奶奶挑些粪便,施施肥吧,大地才是真的希望!至少像我为家乡写篇《双山赋》,做些实在的、建设性的事情。我钦佩一切志同道合的辛勤建设者!我尊重一切谦虚谨慎的传承者!我蔑视一切心底卑劣的破坏者!再说朱大可中伤余秋雨先生的那事,我了解余秋雨先生,他在生活中平和且平易近人,没有一丝学者架子,只是可能有些读者接触不到他,觉得他高不可攀,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他当一位邻家的伯伯或者谦逊的长者来看。而余先生每遇到讥讽、妒忌、被攻击的事情,说真的,我都为先生捏把汗,他实在不是这些流氓评论家的对手,好比回到唐代,你让翰林遇到一位左手拿着刀右手啃着鸡腿的士兵抢劫,你如何应对?余先生是名士雅士,脏话刻薄话还真的说不出口的,因为他的词典里就没有刻薄伤人词汇的储存。余先生曾对朱大可之流无奈地作出回应,举例说上海某监狱的犯人也读他的书,并数次被请去为那些需要人生启迪的犯人演讲。余秋雨先生对待朱大可之流就是仁慈,要是换成我,我肯定“仰天大笑出门去”,才不会对他这么仁慈,语气这么平和。要我说呢,朱大可啊,朱大可,你真是学识浅陋境界低劣,我给你讲个故事,给你这个同济大学的狗屁学者上堂课吧,同济大学之名可谓中国大学之最佳,乃“同舟共济”之意,独朱大可一人不与人合、众叛亲离,朱同学,坐好了,请翻开《全宋词》:宋代有位词人,曾写下一首《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变,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将相。柳永画像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首词写得非常棒,作者情愿倚红偎翠,把虚无的浮名换成与佳人饮酒酬唱。好词流传也快,传到了京城,后来词人应试科举,中了进士,但皇帝一看这人不是写《鹤冲天》的人么,特地把他的名字勾掉,说“且去浅斟低唱吧,还要浮名作甚”,这个蠢皇帝真的把词人贬去歌馆酒池妓院填词作曲去了,哪知道后来,反成全了这个词人的万世声名。他在佳人之侧,写了许多好词。这个词人就是柳永,妓女在阶级社会,是有权有势者剥削、玩弄、损害的对象,封建统治者根本不把她们当做人来看待。然而,柳永的词,写出了对她们的深深的同情和关切。柳永整日饮酒作词,置身于妓女、乐工其间,同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史料记载说“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为词,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而求柳永写词的正是那些可怜善良而又美丽的风尘女子!柳永一生邋遢,一生潦倒,宋仁宗让他受苦不浅,到真的成全了他。柳永死后,穷到什么程度呢,一分钱没有,棺材也买不起,凄惨地死了,没人安葬,四海无人对夕阳,但他那些红颜知己啊!那些风尘女子知道了,纷纷为之落泪伤怀,拿出卖身卖艺的血汗钱,为一代词人柳永买了最后的安身之椁。你们看,天下人看呐,这些妓女还丑恶么,谁不为她们感动,穷人总是怜悯穷人,妓女也是人,而且她们比你更懂得情字怎么写,你朱大可连人都不是,还装纯情装名流装高尚,装知识分子呢,虚伪无比!那些风尘女子在送柳永入葬时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回忆起那些美好的日子,那些为姐妹们所写,动听的歌词,从《雨霖铃》到《受恩深》,杨柳之岸,晓风月残,她们折了柳条,排成长队,送柳永而去,绝尘而去!一代文豪如此结局,还有何求?风尘女子,也是血肉之躯,人生地位财富有何用,那些风尘女子红颜知己送柳永一千多年了,还没死,那些朱大可式的小文人小学者到全成了粪土!一个作家和诗人的文字,要是能得到天下所有的风尘女子诵读,那我辈也满足而无憾,百年后可以毫无愧色地与柳永曲水流觞,一醉方休了!所以我觉得余秋雨先生完全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完全可以笑朱大可的愚昧呆滞。余先生的散文雅俗共赏,上可至国家领导人的书案,

我钦佩一切志同道合的辛勤建设者!我尊重一切谦虚谨慎的传承者!我蔑视一切心底卑劣的破坏者!

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偏信则暗,兼听则明。—————————————————————————————————全文转录自:宋浩浩 博客——“朱先生公开向余先生道歉,我则向朱先生道歉并永删此文”朱大可,你长得挺可爱,我蛮喜欢,就是千错万错错在骂错了人。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秋水万古流。《朱大可大可诛》朱大可人如其姓,实在让我不喜欢,原因如下文。他常到各处指点、发言,所以我就在他的朱面前加个言字旁,所谓姓如其人,“诛”一字就能代替朱大可在到处发言评论的图景,可谓形象,画面感超强,你看那言字旁像不像他那张张大的嘴。并且此字独朱大可一人可以享用,因为天下朱姓无数,好人也无数,但所谓的文化评论家就他一人,这个字就归他一人终身受用去吧,如有他人雷同,实属抄袭我原创。如我崇敬的——朱大可的爸爸鲁迅先生所造一“猹”字,此字特指一田间小野猪,我为朱大可造一特殊意义的“诛”姓,是为诛大可,可谓相得益彰,恰如其分。其实诛字,在中国古代是有特殊意义的,比如一代阉门奸人魏忠贤,就是被明思宗给诛杀了的,此人一生张狂跋扈,处处搞破坏,自然这样的下场了。“朱大可大可诛”,是什么意思呢,意思他也到了可以被诛一下的程度了,朱大可实在无甚才德,整日砸东砸西,他不是个文化建设者,他是那种在文坛开推土机的人。瞧着哪个山头高了、风光秀丽了、木秀于林了,他就开着推土机一股脑冲上去,不破坏了不停歇的小人,嫌自己的推土机开得慢了,还不惜放几个屁,权当火箭推进器,势不可挡地冲向文化建设者和原创者,抢占山头,这就是朱大可成天所做的事情。朱大可的丑恶之处,至少有五个方面:一是:朱大可像宣旨太监。为什么这么说呢,朱大可露脸出来在屏幕上演讲时,总是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样子,大有刚从万里快马下来,手持圣旨,宣布这几年在澳洲美洲小洋洲南北极洲研究出来的文化真理,不容置疑无可颠覆的真理,然后极其自信地强迫天下人信他的研究成果,就差评论完加上一句“受众好好领悟,务必遵我朱大可之旨执行,钦此!”二是:朱大可的名字让人觉得奇怪。初一看倒让我想起前苏联的将军朱可夫,他为反法西斯战争立下了大贡献,这到是个好名字,但到了朱大可那里,他自己却成了中国文化的法西斯。朱大可的名字,让我想起的总是这些词,朱可乐,大瓶可乐,朱可可——洛可可到是种美观的欧洲建筑风格,那朱可可是怎么样的建筑风格,肥头大耳?三是:朱大可可比宋代奸臣李定,要在不民主的古代,他一定能兴文字狱!历史上文字狱名气最大的,一是宋代污蔑苏轼下狱的李定,一是由于吟诵“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明月有情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被雍正诛杀的无辜书生徐骏。李定和雍正在咬文嚼字上都是宗师,都是牵强附会,曲解的能手,朱大可也深谙此道。你们看,5年前,2004年3月10日,当时我还在南大读书,下午2:30分,在南京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报告厅,朱大可讲了《身体写作及大众文化批判》,他也就只能思考些身体写作这些格调的话题。不知怎么他朱大可对着莘莘学子讲到了制服这一概念,说你们知道制服是什么意思么?学子茫然,朱大可却一脸高深,然后误导说,制服表面是指衣服,实际上是说你被制服了。明明是指“特制的衣服”这一概念,他却能牵强附会出被制服了的谬论,我想朱大可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顺顺利利没谁制服他啊,为何如此心态不平,到是觉得是他自己把自己给搞变态了。我只叹朱大可没和李定同时代,要是同时代,那么苏东坡的“世间惟有蛰龙知”一句,朱大可肯定能帮助李定曲解并定案成讥嘲宋神宗,讥嘲一下封建皇帝到无妨,那苏轼可就死定了,一定被杀,那可没人再写念奴娇和赤壁赋了,好在小人朱大可没生在宋朝,他的知己李定也非出身翰林,文化水平不高,奈何不了文曲星。当时,朱大可无聊到什么程度,这是2004年3月啊,那时巴金还健在,他仗着自己身在上海郊区莘庄,和巴金先生居住在一座城市,而南京的学生离着远,他就大放阙词,哗众取宠说“据可靠消息,巴金先生已经去世了”,很多学生还信以为真,因为他可是上海来的朱——大可,不好意思,刚才打字咳嗽了一下,名字里按了个破折号。巴金先生现在是去世了,你朱大可满意了?但当时他还健在,他却来个“据可靠消息”,可靠个屁啊,为了哗众取宠,不惜诅咒老人。不说他是文化名人,就是乡间一位老者,到了百岁年纪,你在公众场合炫耀说“据可靠消息他死了”,这也不是君子所为,实在是哗众取宠的小人嘴脸。朱大可口口声声讲平等自由,可连尊重人都做不到,还能相信他什么,整个奸臣李定外加长舌妇。四是:朱大可的行文让人厌恶。朱大可的文章通常会这样写,我模仿一下:解构主义的现代派不是语境的自由,盛世密码的幻觉和文化休蜇的恐龙,博弈的效应不是非非主义而是主义的后现代。这样的文字简直是一堆屁,这是当下学院派的用语,自以为高深的行文,我非常赞成学者陈传席的观点,他说遇到这样卖弄词藻,无思想也无文采的文章,就是“丢却一边,不去看”,所以我每看完朱大可的文章都要去一次厕所,憋得我厉害。相信广大读者和在校学生也有这个困惑,怎么教授说话那么晦涩呢,我觉得吧,就是他们本来不高深,又不甘不高深,而要装高深,只能用晦涩代替高深。你们看,“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这是李白很潇洒很直白的句子,真的天才,真的高深的人,说的

再说朱大可中伤余秋雨先生的那事,我了解余秋雨先生,他在生活中平和且平易近人,没有一丝学者架子,只是可能有些读者接触不到他,觉得他高不可攀,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他当一位邻家的伯伯或者谦逊的长者来看。而余先生每遇到讥讽、妒忌、被攻击的事情,说真的,我都为先生捏把汗,他实在不是这些流氓评论家的对手,好比回到唐代,你让翰林遇到一位左手拿着刀右手啃着鸡腿的士兵抢劫,你如何应对?余先生是名士雅士,脏话刻薄话还真的说不出口的,因为他的词典里就没有刻薄伤人词汇的储存。余先生曾对朱大可之流无奈地作出回应,举例说上海某监狱的犯人也读他的书,并数次被请去为那些需要人生启迪的犯人演讲。余秋雨先生对待朱大可之流就是仁慈,要是换成我,我肯定“仰天大笑出门去”,才不会对他这么仁慈,语气这么平和。要我说呢,朱大可啊,朱大可,你真是学识浅陋境界低劣,我给你讲个故事,给你这个同济大学的狗屁学者上堂课吧,同济大学之名可谓中国大学之最佳,乃“同舟共济”之意,独朱大可一人不与人合、众叛亲离,朱同学,坐好了,请翻开《全宋词》:

每句话都不太用生僻字,更不用装晦涩,境界思想和人格自然能无限高深,直入人心!朱大可,名字都奥里奥口的,所以文章也奥里奥口,拐弯抹角,一会后现代一会又解构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一堆东西。不如去芜存简,把名字里的“可”也去掉,叫朱大,多简约,简约而不简单,《红楼梦》里的焦大喝尿,现在保护环境不提倡养马,所以你大渴之后有水可喝,你可放心使用朱大之名。你看,最高深最潇洒的人总是最直白,所以李白名字就叫白,君可模仿之嘛!五是,暴露朱大可最无知最浅陋的是什么呢,是批评余秋雨先生。朱大可得意的是什么呢,他觉得《文化苦旅》一书太畅销,连风尘女子也喜爱看,朱大可就觉得抓到取笑点和把柄了,恰恰这一点露出了他国学底子的薄弱,而且反证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 先分析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和心底的丑陋卑劣,他口口声声提倡平等,那妓女怎么了?妓女不是人了,妓女就不能看书了。我非常敬佩陆步轩先生,他说“我卖猪肉,作家卖文,我看没什么不一样的”,这是很高的境界,可比嵇康乡间打铁而胸怀天下!朱大可这样的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卖文章也是生存,妓女出卖身体是为了生存,纵然无贞洁观,但比你这李定式的搞文字狱的小人要贞洁些吧!作家实在不过卖文罢了,没什么高尚的,要去掉架子,比如我宋浩浩,写这篇文章前我还回故乡的地里挑粪施肥呢。我就一农民,我可以挑粪也可以写文章,我曾说过文章写得要上得了庙堂肩头也要挑得起施肥的粪桶,我才不整天道貌岸然人面兽心装学者呢。人是要种地吃饭的,你批判来批判去,不原创些东西,实在是可恶和可悲,和我一起回乡间去帮穷苦的农民奶奶挑些粪便,施施肥吧,大地才是真的希望!至少像我为家乡写篇《双山赋》,做些实在的、建设性的事情。我钦佩一切志同道合的辛勤建设者!我尊重一切谦虚谨慎的传承者!我蔑视一切心底卑劣的破坏者!再说朱大可中伤余秋雨先生的那事,我了解余秋雨先生,他在生活中平和且平易近人,没有一丝学者架子,只是可能有些读者接触不到他,觉得他高不可攀,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他当一位邻家的伯伯或者谦逊的长者来看。而余先生每遇到讥讽、妒忌、被攻击的事情,说真的,我都为先生捏把汗,他实在不是这些流氓评论家的对手,好比回到唐代,你让翰林遇到一位左手拿着刀右手啃着鸡腿的士兵抢劫,你如何应对?余先生是名士雅士,脏话刻薄话还真的说不出口的,因为他的词典里就没有刻薄伤人词汇的储存。余先生曾对朱大可之流无奈地作出回应,举例说上海某监狱的犯人也读他的书,并数次被请去为那些需要人生启迪的犯人演讲。余秋雨先生对待朱大可之流就是仁慈,要是换成我,我肯定“仰天大笑出门去”,才不会对他这么仁慈,语气这么平和。要我说呢,朱大可啊,朱大可,你真是学识浅陋境界低劣,我给你讲个故事,给你这个同济大学的狗屁学者上堂课吧,同济大学之名可谓中国大学之最佳,乃“同舟共济”之意,独朱大可一人不与人合、众叛亲离,朱同学,坐好了,请翻开《全宋词》:宋代有位词人,曾写下一首《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变,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将相。柳永画像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首词写得非常棒,作者情愿倚红偎翠,把虚无的浮名换成与佳人饮酒酬唱。好词流传也快,传到了京城,后来词人应试科举,中了进士,但皇帝一看这人不是写《鹤冲天》的人么,特地把他的名字勾掉,说“且去浅斟低唱吧,还要浮名作甚”,这个蠢皇帝真的把词人贬去歌馆酒池妓院填词作曲去了,哪知道后来,反成全了这个词人的万世声名。他在佳人之侧,写了许多好词。这个词人就是柳永,妓女在阶级社会,是有权有势者剥削、玩弄、损害的对象,封建统治者根本不把她们当做人来看待。然而,柳永的词,写出了对她们的深深的同情和关切。柳永整日饮酒作词,置身于妓女、乐工其间,同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史料记载说“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为词,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而求柳永写词的正是那些可怜善良而又美丽的风尘女子!柳永一生邋遢,一生潦倒,宋仁宗让他受苦不浅,到真的成全了他。柳永死后,穷到什么程度呢,一分钱没有,棺材也买不起,凄惨地死了,没人安葬,四海无人对夕阳,但他那些红颜知己啊!那些风尘女子知道了,纷纷为之落泪伤怀,拿出卖身卖艺的血汗钱,为一代词人柳永买了最后的安身之椁。你们看,天下人看呐,这些妓女还丑恶么,谁不为她们感动,穷人总是怜悯穷人,妓女也是人,而且她们比你更懂得情字怎么写,你朱大可连人都不是,还装纯情装名流装高尚,装知识分子呢,虚伪无比!那些风尘女子在送柳永入葬时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回忆起那些美好的日子,那些为姐妹们所写,动听的歌词,从《雨霖铃》到《受恩深》,杨柳之岸,晓风月残,她们折了柳条,排成长队,送柳永而去,绝尘而去!一代文豪如此结局,还有何求?风尘女子,也是血肉之躯,人生地位财富有何用,那些风尘女子红颜知己送柳永一千多年了,还没死,那些朱大可式的小文人小学者到全成了粪土!一个作家和诗人的文字,要是能得到天下所有的风尘女子诵读,那我辈也满足而无憾,百年后可以毫无愧色地与柳永曲水流觞,一醉方休了!所以我觉得余秋雨先生完全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完全可以笑朱大可的愚昧呆滞。余先生的散文雅俗共赏,上可至国家领导人的书案,

宋代有位词人,曾写下一首《鹤冲天》:

每句话都不太用生僻字,更不用装晦涩,境界思想和人格自然能无限高深,直入人心!朱大可,名字都奥里奥口的,所以文章也奥里奥口,拐弯抹角,一会后现代一会又解构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一堆东西。不如去芜存简,把名字里的“可”也去掉,叫朱大,多简约,简约而不简单,《红楼梦》里的焦大喝尿,现在保护环境不提倡养马,所以你大渴之后有水可喝,你可放心使用朱大之名。你看,最高深最潇洒的人总是最直白,所以李白名字就叫白,君可模仿之嘛!五是,暴露朱大可最无知最浅陋的是什么呢,是批评余秋雨先生。朱大可得意的是什么呢,他觉得《文化苦旅》一书太畅销,连风尘女子也喜爱看,朱大可就觉得抓到取笑点和把柄了,恰恰这一点露出了他国学底子的薄弱,而且反证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 先分析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和心底的丑陋卑劣,他口口声声提倡平等,那妓女怎么了?妓女不是人了,妓女就不能看书了。我非常敬佩陆步轩先生,他说“我卖猪肉,作家卖文,我看没什么不一样的”,这是很高的境界,可比嵇康乡间打铁而胸怀天下!朱大可这样的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卖文章也是生存,妓女出卖身体是为了生存,纵然无贞洁观,但比你这李定式的搞文字狱的小人要贞洁些吧!作家实在不过卖文罢了,没什么高尚的,要去掉架子,比如我宋浩浩,写这篇文章前我还回故乡的地里挑粪施肥呢。我就一农民,我可以挑粪也可以写文章,我曾说过文章写得要上得了庙堂肩头也要挑得起施肥的粪桶,我才不整天道貌岸然人面兽心装学者呢。人是要种地吃饭的,你批判来批判去,不原创些东西,实在是可恶和可悲,和我一起回乡间去帮穷苦的农民奶奶挑些粪便,施施肥吧,大地才是真的希望!至少像我为家乡写篇《双山赋》,做些实在的、建设性的事情。我钦佩一切志同道合的辛勤建设者!我尊重一切谦虚谨慎的传承者!我蔑视一切心底卑劣的破坏者!再说朱大可中伤余秋雨先生的那事,我了解余秋雨先生,他在生活中平和且平易近人,没有一丝学者架子,只是可能有些读者接触不到他,觉得他高不可攀,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他当一位邻家的伯伯或者谦逊的长者来看。而余先生每遇到讥讽、妒忌、被攻击的事情,说真的,我都为先生捏把汗,他实在不是这些流氓评论家的对手,好比回到唐代,你让翰林遇到一位左手拿着刀右手啃着鸡腿的士兵抢劫,你如何应对?余先生是名士雅士,脏话刻薄话还真的说不出口的,因为他的词典里就没有刻薄伤人词汇的储存。余先生曾对朱大可之流无奈地作出回应,举例说上海某监狱的犯人也读他的书,并数次被请去为那些需要人生启迪的犯人演讲。余秋雨先生对待朱大可之流就是仁慈,要是换成我,我肯定“仰天大笑出门去”,才不会对他这么仁慈,语气这么平和。要我说呢,朱大可啊,朱大可,你真是学识浅陋境界低劣,我给你讲个故事,给你这个同济大学的狗屁学者上堂课吧,同济大学之名可谓中国大学之最佳,乃“同舟共济”之意,独朱大可一人不与人合、众叛亲离,朱同学,坐好了,请翻开《全宋词》:宋代有位词人,曾写下一首《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变,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将相。柳永画像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首词写得非常棒,作者情愿倚红偎翠,把虚无的浮名换成与佳人饮酒酬唱。好词流传也快,传到了京城,后来词人应试科举,中了进士,但皇帝一看这人不是写《鹤冲天》的人么,特地把他的名字勾掉,说“且去浅斟低唱吧,还要浮名作甚”,这个蠢皇帝真的把词人贬去歌馆酒池妓院填词作曲去了,哪知道后来,反成全了这个词人的万世声名。他在佳人之侧,写了许多好词。这个词人就是柳永,妓女在阶级社会,是有权有势者剥削、玩弄、损害的对象,封建统治者根本不把她们当做人来看待。然而,柳永的词,写出了对她们的深深的同情和关切。柳永整日饮酒作词,置身于妓女、乐工其间,同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史料记载说“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为词,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而求柳永写词的正是那些可怜善良而又美丽的风尘女子!柳永一生邋遢,一生潦倒,宋仁宗让他受苦不浅,到真的成全了他。柳永死后,穷到什么程度呢,一分钱没有,棺材也买不起,凄惨地死了,没人安葬,四海无人对夕阳,但他那些红颜知己啊!那些风尘女子知道了,纷纷为之落泪伤怀,拿出卖身卖艺的血汗钱,为一代词人柳永买了最后的安身之椁。你们看,天下人看呐,这些妓女还丑恶么,谁不为她们感动,穷人总是怜悯穷人,妓女也是人,而且她们比你更懂得情字怎么写,你朱大可连人都不是,还装纯情装名流装高尚,装知识分子呢,虚伪无比!那些风尘女子在送柳永入葬时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回忆起那些美好的日子,那些为姐妹们所写,动听的歌词,从《雨霖铃》到《受恩深》,杨柳之岸,晓风月残,她们折了柳条,排成长队,送柳永而去,绝尘而去!一代文豪如此结局,还有何求?风尘女子,也是血肉之躯,人生地位财富有何用,那些风尘女子红颜知己送柳永一千多年了,还没死,那些朱大可式的小文人小学者到全成了粪土!一个作家和诗人的文字,要是能得到天下所有的风尘女子诵读,那我辈也满足而无憾,百年后可以毫无愧色地与柳永曲水流觞,一醉方休了!所以我觉得余秋雨先生完全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完全可以笑朱大可的愚昧呆滞。余先生的散文雅俗共赏,上可至国家领导人的书案,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变,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将相。柳永画像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这首词写得非常棒,作者情愿倚红偎翠,把虚无的浮名换成与佳人饮酒酬唱。好词流传也快,传到了京城,后来词人应试科举,中了进士,但皇帝一看这人不是写《鹤冲天》的人么,特地把他的名字勾掉,说“且去浅斟低唱吧,还要浮名作甚”,这个蠢皇帝真的把词人贬去歌馆酒池妓院填词作曲去了,哪知道后来,反成全了这个词人的万世声名。他在佳人之侧,写了许多好词。这个词人就是柳永,妓女在阶级社会,是有权有势者剥削、玩弄、损害的对象,封建统治者根本不把她们当做人来看待。然而,柳永的词,写出了对她们的深深的同情和关切。柳永整日饮酒作词,置身于妓女、乐工其间,同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史料记载说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为词,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每句话都不太用生僻字,更不用装晦涩,境界思想和人格自然能无限高深,直入人心!朱大可,名字都奥里奥口的,所以文章也奥里奥口,拐弯抹角,一会后现代一会又解构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一堆东西。不如去芜存简,把名字里的“可”也去掉,叫朱大,多简约,简约而不简单,《红楼梦》里的焦大喝尿,现在保护环境不提倡养马,所以你大渴之后有水可喝,你可放心使用朱大之名。你看,最高深最潇洒的人总是最直白,所以李白名字就叫白,君可模仿之嘛!五是,暴露朱大可最无知最浅陋的是什么呢,是批评余秋雨先生。朱大可得意的是什么呢,他觉得《文化苦旅》一书太畅销,连风尘女子也喜爱看,朱大可就觉得抓到取笑点和把柄了,恰恰这一点露出了他国学底子的薄弱,而且反证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 先分析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和心底的丑陋卑劣,他口口声声提倡平等,那妓女怎么了?妓女不是人了,妓女就不能看书了。我非常敬佩陆步轩先生,他说“我卖猪肉,作家卖文,我看没什么不一样的”,这是很高的境界,可比嵇康乡间打铁而胸怀天下!朱大可这样的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卖文章也是生存,妓女出卖身体是为了生存,纵然无贞洁观,但比你这李定式的搞文字狱的小人要贞洁些吧!作家实在不过卖文罢了,没什么高尚的,要去掉架子,比如我宋浩浩,写这篇文章前我还回故乡的地里挑粪施肥呢。我就一农民,我可以挑粪也可以写文章,我曾说过文章写得要上得了庙堂肩头也要挑得起施肥的粪桶,我才不整天道貌岸然人面兽心装学者呢。人是要种地吃饭的,你批判来批判去,不原创些东西,实在是可恶和可悲,和我一起回乡间去帮穷苦的农民奶奶挑些粪便,施施肥吧,大地才是真的希望!至少像我为家乡写篇《双山赋》,做些实在的、建设性的事情。我钦佩一切志同道合的辛勤建设者!我尊重一切谦虚谨慎的传承者!我蔑视一切心底卑劣的破坏者!再说朱大可中伤余秋雨先生的那事,我了解余秋雨先生,他在生活中平和且平易近人,没有一丝学者架子,只是可能有些读者接触不到他,觉得他高不可攀,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他当一位邻家的伯伯或者谦逊的长者来看。而余先生每遇到讥讽、妒忌、被攻击的事情,说真的,我都为先生捏把汗,他实在不是这些流氓评论家的对手,好比回到唐代,你让翰林遇到一位左手拿着刀右手啃着鸡腿的士兵抢劫,你如何应对?余先生是名士雅士,脏话刻薄话还真的说不出口的,因为他的词典里就没有刻薄伤人词汇的储存。余先生曾对朱大可之流无奈地作出回应,举例说上海某监狱的犯人也读他的书,并数次被请去为那些需要人生启迪的犯人演讲。余秋雨先生对待朱大可之流就是仁慈,要是换成我,我肯定“仰天大笑出门去”,才不会对他这么仁慈,语气这么平和。要我说呢,朱大可啊,朱大可,你真是学识浅陋境界低劣,我给你讲个故事,给你这个同济大学的狗屁学者上堂课吧,同济大学之名可谓中国大学之最佳,乃“同舟共济”之意,独朱大可一人不与人合、众叛亲离,朱同学,坐好了,请翻开《全宋词》:宋代有位词人,曾写下一首《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变,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将相。柳永画像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首词写得非常棒,作者情愿倚红偎翠,把虚无的浮名换成与佳人饮酒酬唱。好词流传也快,传到了京城,后来词人应试科举,中了进士,但皇帝一看这人不是写《鹤冲天》的人么,特地把他的名字勾掉,说“且去浅斟低唱吧,还要浮名作甚”,这个蠢皇帝真的把词人贬去歌馆酒池妓院填词作曲去了,哪知道后来,反成全了这个词人的万世声名。他在佳人之侧,写了许多好词。这个词人就是柳永,妓女在阶级社会,是有权有势者剥削、玩弄、损害的对象,封建统治者根本不把她们当做人来看待。然而,柳永的词,写出了对她们的深深的同情和关切。柳永整日饮酒作词,置身于妓女、乐工其间,同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史料记载说“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为词,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而求柳永写词的正是那些可怜善良而又美丽的风尘女子!柳永一生邋遢,一生潦倒,宋仁宗让他受苦不浅,到真的成全了他。柳永死后,穷到什么程度呢,一分钱没有,棺材也买不起,凄惨地死了,没人安葬,四海无人对夕阳,但他那些红颜知己啊!那些风尘女子知道了,纷纷为之落泪伤怀,拿出卖身卖艺的血汗钱,为一代词人柳永买了最后的安身之椁。你们看,天下人看呐,这些妓女还丑恶么,谁不为她们感动,穷人总是怜悯穷人,妓女也是人,而且她们比你更懂得情字怎么写,你朱大可连人都不是,还装纯情装名流装高尚,装知识分子呢,虚伪无比!那些风尘女子在送柳永入葬时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回忆起那些美好的日子,那些为姐妹们所写,动听的歌词,从《雨霖铃》到《受恩深》,杨柳之岸,晓风月残,她们折了柳条,排成长队,送柳永而去,绝尘而去!一代文豪如此结局,还有何求?风尘女子,也是血肉之躯,人生地位财富有何用,那些风尘女子红颜知己送柳永一千多年了,还没死,那些朱大可式的小文人小学者到全成了粪土!一个作家和诗人的文字,要是能得到天下所有的风尘女子诵读,那我辈也满足而无憾,百年后可以毫无愧色地与柳永曲水流觞,一醉方休了!所以我觉得余秋雨先生完全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完全可以笑朱大可的愚昧呆滞。余先生的散文雅俗共赏,上可至国家领导人的书案,,而求柳永写词的正是那些可怜善良而又美丽的风尘女子!

每句话都不太用生僻字,更不用装晦涩,境界思想和人格自然能无限高深,直入人心!朱大可,名字都奥里奥口的,所以文章也奥里奥口,拐弯抹角,一会后现代一会又解构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一堆东西。不如去芜存简,把名字里的“可”也去掉,叫朱大,多简约,简约而不简单,《红楼梦》里的焦大喝尿,现在保护环境不提倡养马,所以你大渴之后有水可喝,你可放心使用朱大之名。你看,最高深最潇洒的人总是最直白,所以李白名字就叫白,君可模仿之嘛!五是,暴露朱大可最无知最浅陋的是什么呢,是批评余秋雨先生。朱大可得意的是什么呢,他觉得《文化苦旅》一书太畅销,连风尘女子也喜爱看,朱大可就觉得抓到取笑点和把柄了,恰恰这一点露出了他国学底子的薄弱,而且反证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 先分析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和心底的丑陋卑劣,他口口声声提倡平等,那妓女怎么了?妓女不是人了,妓女就不能看书了。我非常敬佩陆步轩先生,他说“我卖猪肉,作家卖文,我看没什么不一样的”,这是很高的境界,可比嵇康乡间打铁而胸怀天下!朱大可这样的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卖文章也是生存,妓女出卖身体是为了生存,纵然无贞洁观,但比你这李定式的搞文字狱的小人要贞洁些吧!作家实在不过卖文罢了,没什么高尚的,要去掉架子,比如我宋浩浩,写这篇文章前我还回故乡的地里挑粪施肥呢。我就一农民,我可以挑粪也可以写文章,我曾说过文章写得要上得了庙堂肩头也要挑得起施肥的粪桶,我才不整天道貌岸然人面兽心装学者呢。人是要种地吃饭的,你批判来批判去,不原创些东西,实在是可恶和可悲,和我一起回乡间去帮穷苦的农民奶奶挑些粪便,施施肥吧,大地才是真的希望!至少像我为家乡写篇《双山赋》,做些实在的、建设性的事情。我钦佩一切志同道合的辛勤建设者!我尊重一切谦虚谨慎的传承者!我蔑视一切心底卑劣的破坏者!再说朱大可中伤余秋雨先生的那事,我了解余秋雨先生,他在生活中平和且平易近人,没有一丝学者架子,只是可能有些读者接触不到他,觉得他高不可攀,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他当一位邻家的伯伯或者谦逊的长者来看。而余先生每遇到讥讽、妒忌、被攻击的事情,说真的,我都为先生捏把汗,他实在不是这些流氓评论家的对手,好比回到唐代,你让翰林遇到一位左手拿着刀右手啃着鸡腿的士兵抢劫,你如何应对?余先生是名士雅士,脏话刻薄话还真的说不出口的,因为他的词典里就没有刻薄伤人词汇的储存。余先生曾对朱大可之流无奈地作出回应,举例说上海某监狱的犯人也读他的书,并数次被请去为那些需要人生启迪的犯人演讲。余秋雨先生对待朱大可之流就是仁慈,要是换成我,我肯定“仰天大笑出门去”,才不会对他这么仁慈,语气这么平和。要我说呢,朱大可啊,朱大可,你真是学识浅陋境界低劣,我给你讲个故事,给你这个同济大学的狗屁学者上堂课吧,同济大学之名可谓中国大学之最佳,乃“同舟共济”之意,独朱大可一人不与人合、众叛亲离,朱同学,坐好了,请翻开《全宋词》:宋代有位词人,曾写下一首《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变,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将相。柳永画像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首词写得非常棒,作者情愿倚红偎翠,把虚无的浮名换成与佳人饮酒酬唱。好词流传也快,传到了京城,后来词人应试科举,中了进士,但皇帝一看这人不是写《鹤冲天》的人么,特地把他的名字勾掉,说“且去浅斟低唱吧,还要浮名作甚”,这个蠢皇帝真的把词人贬去歌馆酒池妓院填词作曲去了,哪知道后来,反成全了这个词人的万世声名。他在佳人之侧,写了许多好词。这个词人就是柳永,妓女在阶级社会,是有权有势者剥削、玩弄、损害的对象,封建统治者根本不把她们当做人来看待。然而,柳永的词,写出了对她们的深深的同情和关切。柳永整日饮酒作词,置身于妓女、乐工其间,同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史料记载说“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为词,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而求柳永写词的正是那些可怜善良而又美丽的风尘女子!柳永一生邋遢,一生潦倒,宋仁宗让他受苦不浅,到真的成全了他。柳永死后,穷到什么程度呢,一分钱没有,棺材也买不起,凄惨地死了,没人安葬,四海无人对夕阳,但他那些红颜知己啊!那些风尘女子知道了,纷纷为之落泪伤怀,拿出卖身卖艺的血汗钱,为一代词人柳永买了最后的安身之椁。你们看,天下人看呐,这些妓女还丑恶么,谁不为她们感动,穷人总是怜悯穷人,妓女也是人,而且她们比你更懂得情字怎么写,你朱大可连人都不是,还装纯情装名流装高尚,装知识分子呢,虚伪无比!那些风尘女子在送柳永入葬时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回忆起那些美好的日子,那些为姐妹们所写,动听的歌词,从《雨霖铃》到《受恩深》,杨柳之岸,晓风月残,她们折了柳条,排成长队,送柳永而去,绝尘而去!一代文豪如此结局,还有何求?风尘女子,也是血肉之躯,人生地位财富有何用,那些风尘女子红颜知己送柳永一千多年了,还没死,那些朱大可式的小文人小学者到全成了粪土!一个作家和诗人的文字,要是能得到天下所有的风尘女子诵读,那我辈也满足而无憾,百年后可以毫无愧色地与柳永曲水流觞,一醉方休了!所以我觉得余秋雨先生完全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完全可以笑朱大可的愚昧呆滞。余先生的散文雅俗共赏,上可至国家领导人的书案,柳永一生邋遢,一生潦倒,宋仁宗让他受苦不浅,到真的成全了他。柳永死后,穷到什么程度呢,一分钱没有,棺材也买不起,凄惨地死了,没人安葬,四海无人对夕阳,但他那些红颜知己啊!那些风尘女子知道了,纷纷为之落泪伤怀,拿出卖身卖艺的血汗钱,为一代词人柳永买了最后的安身之椁。你们看,天下人看呐,这些妓女还丑恶么,谁不为她们感动,穷人总是怜悯穷人,妓女也是人,而且她们比你更懂得情字怎么写,你朱大可连人都不是,还装纯情装名流装高尚,装知识分子呢,虚伪无比!那些风尘女子在送柳永入葬时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回忆起那些美好的日子,那些为姐妹们所写,动听的歌词,从《雨霖铃》到《受恩深》,杨柳之岸,晓风月残,她们折了柳条,排成长队,送柳永而去,绝尘而去!一代文豪如此结局,还有何求?风尘女子,也是血肉之躯,人生地位财富有何用,那些风尘女子红颜知己送柳永一千多年了,还没死,那些朱大可式的小文人小学者到全成了粪土!

下有村夫童叟的习读,苏东坡有句话说的我个人觉得比他的“大江东去”还经典还气魄,他曾对别人说自己“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不是好人”,上可陪玉皇大帝,当然也包括人间帝王了,下可陪卑微的乞丐走卒,当然也可以包括值得同情的风尘女子了,在他眼中天下无一不是好人,无一不值得做朋友,这才是一代宗师的气度,才是伟岸的胸襟!文章也是这样,什么是雅,什么是俗,读者多了才是真正的大雅文章,真正的雅就是天下传诵,中华纸贵,如杨炯评价王勃一般“每有一文,天下惊瞻”,天下翘首惊瞻,只为睹你每一文之风采,这才是真正的中华纸贵,余秋雨先生做到了。朱大可的文章到是上面没人看,下面也不愿看,风尘女子更是不屑看,这是可悲的最高境界,朱大可一辈子也算得了个最高境界,咳,我都不好意思为你叹息。六是,看,五点写不完还要加一点,真是罄竹难书,起码能写你十三点。解释一下,为什么说朱大可的爸爸是鲁迅,这是他自己认的,他说“我是鲁迅的孩子”,不知道周海婴先生会不会笑朱大可矫情和自恋。朱说这话意思是什么意思呢,他是说举目天下就他一人得了鲁迅的衣钵,真是刮不知耻,不用恬,他的脸就要刮。我看朱大可的岁数做鲁迅的孙子还差不多,那么按照这样的逻辑,朱大可先生就是“鲁迅的孙子”。那我们都知道鲁迅诚恳地对我们说“忘了我,好好活”,所以我们这里应该忘了鲁迅的名字,去掉鲁迅的名字——那这“鲁迅的孙子”,不就只剩“孙子”一词了。反正孙子儿子都是孩子。只是,朱大可,你愿意做鲁迅的孩子,也要鲁迅愿意呢,要不你去那边问一下,他愿意不愿意。至少健在的周海婴先生愿意让你归宗吧,你们说对不对?另外,建议,真诚地建议朱大可先生不要告俺,我不是怕你,一是这文章本来影响力就不小了,你一告不是反而增加影响力么,不是为我作伥么。而我批评你也实在不是为得什么好处,我都挑粪种地了我还希望得你什么好处啊,何况你还真算不上什么腕,我要抨击大腕也轮不到你,我批评你是抬举你了,你知道我现在每个字值多少价,你看,我还为你还写了这么多,我都发誓不写长文章了,你得意吧你!二是,玩文字游戏韩寒都不是我对手,你就更免了吧;三是你仔细看一下我的名字,我的名字里有两个“告”,钱钟书说“我姓一辈子钱了,我还在乎钱啊”,我说“我都浩浩一辈子了,我还在乎你告告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那两个三点水就把你的告告给浩浩了。一点浩然气,君大可失语,失语大可!我还是得意我写下这篇文章的题目:朱大可大可诛。不过我很快会忘了,最近事情多,也忙,春天到了,我农民我不忙么,你学者,你好好学着吧,别负了穷苦百姓种出来、被你吃掉的粮食,不然你还不如一堆一堆肥料的价值,我是说尿素。补充:刚才才想起,我高中时发傻追的一女生也姓朱,奶奶的,连她我也给骂了!   一个作家和诗人的文字,要是能得到天下所有的风尘女子诵读,那我辈也满足而无憾,百年后可以毫无愧色地与柳永曲水流觞,一醉方休了!

所以我觉得余秋雨先生完全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完全可以笑朱大可的愚昧呆滞。余先生的散文雅俗共赏,上可至国家领导人的书案,下有村夫童叟的习读,苏东坡有句话说的我个人觉得比他的“大江东去”还经典还气魄,他曾对别人说自己“上可陪玉皇大帝,每句话都不太用生僻字,更不用装晦涩,境界思想和人格自然能无限高深,直入人心!朱大可,名字都奥里奥口的,所以文章也奥里奥口,拐弯抹角,一会后现代一会又解构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一堆东西。不如去芜存简,把名字里的“可”也去掉,叫朱大,多简约,简约而不简单,《红楼梦》里的焦大喝尿,现在保护环境不提倡养马,所以你大渴之后有水可喝,你可放心使用朱大之名。你看,最高深最潇洒的人总是最直白,所以李白名字就叫白,君可模仿之嘛!五是,暴露朱大可最无知最浅陋的是什么呢,是批评余秋雨先生。朱大可得意的是什么呢,他觉得《文化苦旅》一书太畅销,连风尘女子也喜爱看,朱大可就觉得抓到取笑点和把柄了,恰恰这一点露出了他国学底子的薄弱,而且反证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 先分析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和心底的丑陋卑劣,他口口声声提倡平等,那妓女怎么了?妓女不是人了,妓女就不能看书了。我非常敬佩陆步轩先生,他说“我卖猪肉,作家卖文,我看没什么不一样的”,这是很高的境界,可比嵇康乡间打铁而胸怀天下!朱大可这样的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卖文章也是生存,妓女出卖身体是为了生存,纵然无贞洁观,但比你这李定式的搞文字狱的小人要贞洁些吧!作家实在不过卖文罢了,没什么高尚的,要去掉架子,比如我宋浩浩,写这篇文章前我还回故乡的地里挑粪施肥呢。我就一农民,我可以挑粪也可以写文章,我曾说过文章写得要上得了庙堂肩头也要挑得起施肥的粪桶,我才不整天道貌岸然人面兽心装学者呢。人是要种地吃饭的,你批判来批判去,不原创些东西,实在是可恶和可悲,和我一起回乡间去帮穷苦的农民奶奶挑些粪便,施施肥吧,大地才是真的希望!至少像我为家乡写篇《双山赋》,做些实在的、建设性的事情。我钦佩一切志同道合的辛勤建设者!我尊重一切谦虚谨慎的传承者!我蔑视一切心底卑劣的破坏者!再说朱大可中伤余秋雨先生的那事,我了解余秋雨先生,他在生活中平和且平易近人,没有一丝学者架子,只是可能有些读者接触不到他,觉得他高不可攀,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他当一位邻家的伯伯或者谦逊的长者来看。而余先生每遇到讥讽、妒忌、被攻击的事情,说真的,我都为先生捏把汗,他实在不是这些流氓评论家的对手,好比回到唐代,你让翰林遇到一位左手拿着刀右手啃着鸡腿的士兵抢劫,你如何应对?余先生是名士雅士,脏话刻薄话还真的说不出口的,因为他的词典里就没有刻薄伤人词汇的储存。余先生曾对朱大可之流无奈地作出回应,举例说上海某监狱的犯人也读他的书,并数次被请去为那些需要人生启迪的犯人演讲。余秋雨先生对待朱大可之流就是仁慈,要是换成我,我肯定“仰天大笑出门去”,才不会对他这么仁慈,语气这么平和。要我说呢,朱大可啊,朱大可,你真是学识浅陋境界低劣,我给你讲个故事,给你这个同济大学的狗屁学者上堂课吧,同济大学之名可谓中国大学之最佳,乃“同舟共济”之意,独朱大可一人不与人合、众叛亲离,朱同学,坐好了,请翻开《全宋词》:宋代有位词人,曾写下一首《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变,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将相。柳永画像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首词写得非常棒,作者情愿倚红偎翠,把虚无的浮名换成与佳人饮酒酬唱。好词流传也快,传到了京城,后来词人应试科举,中了进士,但皇帝一看这人不是写《鹤冲天》的人么,特地把他的名字勾掉,说“且去浅斟低唱吧,还要浮名作甚”,这个蠢皇帝真的把词人贬去歌馆酒池妓院填词作曲去了,哪知道后来,反成全了这个词人的万世声名。他在佳人之侧,写了许多好词。这个词人就是柳永,妓女在阶级社会,是有权有势者剥削、玩弄、损害的对象,封建统治者根本不把她们当做人来看待。然而,柳永的词,写出了对她们的深深的同情和关切。柳永整日饮酒作词,置身于妓女、乐工其间,同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史料记载说“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为词,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而求柳永写词的正是那些可怜善良而又美丽的风尘女子!柳永一生邋遢,一生潦倒,宋仁宗让他受苦不浅,到真的成全了他。柳永死后,穷到什么程度呢,一分钱没有,棺材也买不起,凄惨地死了,没人安葬,四海无人对夕阳,但他那些红颜知己啊!那些风尘女子知道了,纷纷为之落泪伤怀,拿出卖身卖艺的血汗钱,为一代词人柳永买了最后的安身之椁。你们看,天下人看呐,这些妓女还丑恶么,谁不为她们感动,穷人总是怜悯穷人,妓女也是人,而且她们比你更懂得情字怎么写,你朱大可连人都不是,还装纯情装名流装高尚,装知识分子呢,虚伪无比!那些风尘女子在送柳永入葬时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回忆起那些美好的日子,那些为姐妹们所写,动听的歌词,从《雨霖铃》到《受恩深》,杨柳之岸,晓风月残,她们折了柳条,排成长队,送柳永而去,绝尘而去!一代文豪如此结局,还有何求?风尘女子,也是血肉之躯,人生地位财富有何用,那些风尘女子红颜知己送柳永一千多年了,还没死,那些朱大可式的小文人小学者到全成了粪土!一个作家和诗人的文字,要是能得到天下所有的风尘女子诵读,那我辈也满足而无憾,百年后可以毫无愧色地与柳永曲水流觞,一醉方休了!所以我觉得余秋雨先生完全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完全可以笑朱大可的愚昧呆滞。余先生的散文雅俗共赏,上可至国家领导人的书案,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不是好人”,上可陪玉皇大帝,当然也包括人间帝王了,下可陪卑微的乞丐走卒,当然也可以包括值得同情的风尘女子了,在他眼中天下无一不是好人,无一不值得做朋友,这才是一代宗师的气度,才是伟岸的胸襟!文章也是这样,什么是雅,什么是俗,读者多了才是真正的大雅文章,真正的雅就是天下传诵,中华纸贵,如杨炯评价王勃一般“每有一文,天下惊瞻”,天下翘首惊瞻,只为睹你每一文之风采,这才是真正的中华纸贵,余秋雨先生做到了。朱大可的文章到是上面没人看,下面也不愿看,风尘女子更是不屑看,这是可悲的最高境界,朱大可一辈子也算得了个最高境界,咳,我都不好意思为你叹息。

六是,看,五点写不完还要加一点,真是罄竹难书,起码能写你十三点。解释一下,为什么说朱大可的爸爸是鲁迅,这是他自己认的,他说“我是鲁迅的孩子”,不知道周海婴先生会不会笑朱大可矫情和自恋。朱说这话意思是什么意思呢,他是说举目天下就他一人得了鲁迅的衣钵,真是刮不知耻,不用恬,他的脸就要刮。我看朱大可的岁数做鲁迅的孙子还差不多,那么按照这样的逻辑,朱大可先生就是“鲁迅的孙子”。那我们都知道鲁迅诚恳地对我们说“忘了我,好好活”,所以我们这里应该忘了鲁迅的名字,去掉鲁迅的名字——那这“鲁迅的孙子”,不就只剩“孙子”一词了。反正孙子儿子都是孩子。只是,朱大可,你愿意做鲁迅的孩子,也要鲁迅愿意呢,要不你去那边问一下,他愿意不愿意。至少健在的周海婴先生愿意让你归宗吧,你们说对不对?

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陈明远博客文摘版编者按】偏信则暗,兼听则明。—————————————————————————————————全文转录自:宋浩浩 博客——“朱先生公开向余先生道歉,我则向朱先生道歉并永删此文”朱大可,你长得挺可爱,我蛮喜欢,就是千错万错错在骂错了人。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秋水万古流。《朱大可大可诛》朱大可人如其姓,实在让我不喜欢,原因如下文。他常到各处指点、发言,所以我就在他的朱面前加个言字旁,所谓姓如其人,“诛”一字就能代替朱大可在到处发言评论的图景,可谓形象,画面感超强,你看那言字旁像不像他那张张大的嘴。并且此字独朱大可一人可以享用,因为天下朱姓无数,好人也无数,但所谓的文化评论家就他一人,这个字就归他一人终身受用去吧,如有他人雷同,实属抄袭我原创。如我崇敬的——朱大可的爸爸鲁迅先生所造一“猹”字,此字特指一田间小野猪,我为朱大可造一特殊意义的“诛”姓,是为诛大可,可谓相得益彰,恰如其分。其实诛字,在中国古代是有特殊意义的,比如一代阉门奸人魏忠贤,就是被明思宗给诛杀了的,此人一生张狂跋扈,处处搞破坏,自然这样的下场了。“朱大可大可诛”,是什么意思呢,意思他也到了可以被诛一下的程度了,朱大可实在无甚才德,整日砸东砸西,他不是个文化建设者,他是那种在文坛开推土机的人。瞧着哪个山头高了、风光秀丽了、木秀于林了,他就开着推土机一股脑冲上去,不破坏了不停歇的小人,嫌自己的推土机开得慢了,还不惜放几个屁,权当火箭推进器,势不可挡地冲向文化建设者和原创者,抢占山头,这就是朱大可成天所做的事情。朱大可的丑恶之处,至少有五个方面:一是:朱大可像宣旨太监。为什么这么说呢,朱大可露脸出来在屏幕上演讲时,总是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样子,大有刚从万里快马下来,手持圣旨,宣布这几年在澳洲美洲小洋洲南北极洲研究出来的文化真理,不容置疑无可颠覆的真理,然后极其自信地强迫天下人信他的研究成果,就差评论完加上一句“受众好好领悟,务必遵我朱大可之旨执行,钦此!”二是:朱大可的名字让人觉得奇怪。初一看倒让我想起前苏联的将军朱可夫,他为反法西斯战争立下了大贡献,这到是个好名字,但到了朱大可那里,他自己却成了中国文化的法西斯。朱大可的名字,让我想起的总是这些词,朱可乐,大瓶可乐,朱可可——洛可可到是种美观的欧洲建筑风格,那朱可可是怎么样的建筑风格,肥头大耳?三是:朱大可可比宋代奸臣李定,要在不民主的古代,他一定能兴文字狱!历史上文字狱名气最大的,一是宋代污蔑苏轼下狱的李定,一是由于吟诵“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明月有情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被雍正诛杀的无辜书生徐骏。李定和雍正在咬文嚼字上都是宗师,都是牵强附会,曲解的能手,朱大可也深谙此道。你们看,5年前,2004年3月10日,当时我还在南大读书,下午2:30分,在南京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二楼报告厅,朱大可讲了《身体写作及大众文化批判》,他也就只能思考些身体写作这些格调的话题。不知怎么他朱大可对着莘莘学子讲到了制服这一概念,说你们知道制服是什么意思么?学子茫然,朱大可却一脸高深,然后误导说,制服表面是指衣服,实际上是说你被制服了。明明是指“特制的衣服”这一概念,他却能牵强附会出被制服了的谬论,我想朱大可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顺顺利利没谁制服他啊,为何如此心态不平,到是觉得是他自己把自己给搞变态了。我只叹朱大可没和李定同时代,要是同时代,那么苏东坡的“世间惟有蛰龙知”一句,朱大可肯定能帮助李定曲解并定案成讥嘲宋神宗,讥嘲一下封建皇帝到无妨,那苏轼可就死定了,一定被杀,那可没人再写念奴娇和赤壁赋了,好在小人朱大可没生在宋朝,他的知己李定也非出身翰林,文化水平不高,奈何不了文曲星。当时,朱大可无聊到什么程度,这是2004年3月啊,那时巴金还健在,他仗着自己身在上海郊区莘庄,和巴金先生居住在一座城市,而南京的学生离着远,他就大放阙词,哗众取宠说“据可靠消息,巴金先生已经去世了”,很多学生还信以为真,因为他可是上海来的朱——大可,不好意思,刚才打字咳嗽了一下,名字里按了个破折号。巴金先生现在是去世了,你朱大可满意了?但当时他还健在,他却来个“据可靠消息”,可靠个屁啊,为了哗众取宠,不惜诅咒老人。不说他是文化名人,就是乡间一位老者,到了百岁年纪,你在公众场合炫耀说“据可靠消息他死了”,这也不是君子所为,实在是哗众取宠的小人嘴脸。朱大可口口声声讲平等自由,可连尊重人都做不到,还能相信他什么,整个奸臣李定外加长舌妇。四是:朱大可的行文让人厌恶。朱大可的文章通常会这样写,我模仿一下:解构主义的现代派不是语境的自由,盛世密码的幻觉和文化休蜇的恐龙,博弈的效应不是非非主义而是主义的后现代。这样的文字简直是一堆屁,这是当下学院派的用语,自以为高深的行文,我非常赞成学者陈传席的观点,他说遇到这样卖弄词藻,无思想也无文采的文章,就是“丢却一边,不去看”,所以我每看完朱大可的文章都要去一次厕所,憋得我厉害。相信广大读者和在校学生也有这个困惑,怎么教授说话那么晦涩呢,我觉得吧,就是他们本来不高深,又不甘不高深,而要装高深,只能用晦涩代替高深。你们看,“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这是李白很潇洒很直白的句子,真的天才,真的高深的人,说的

另外,建议,真诚地建议朱大可先生不要告俺,我不是怕你,一是这文章本来影响力就不小了,你一告不是反而增加影响力么,不是为我作伥么。而我批评你也实在不是为得什么好处,我都挑粪种地了我还希望得你什么好处啊,何况你还真算不上什么腕,我要抨击大腕也轮不到你,我批评你是抬举你了,你知道我现在每个字值多少价,你看,我还为你还写了这么多,我都发誓不写长文章了,你得意吧你!二是,玩文字游戏韩寒都不是我对手,你就更免了吧;三是你仔细看一下我的名字,我的名字里有两个“告”,钱钟书说“我姓一辈子钱了,我还在乎钱啊”,我说“我都浩浩一辈子了,我还在乎你告告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那两个三点水就把你的告告给浩浩了。一点浩然气,君大可失语,失语大可!

我还是得意我写下这篇文章的题目:朱大可大可诛。

不过我很快会忘了,最近事情多,也忙,春天到了,我农民我不忙么,你学者,你好好学着吧,别负了穷苦百姓种出来、被你吃掉的粮食,不然你还不如一堆一堆肥料的价值,我是说尿素。

每句话都不太用生僻字,更不用装晦涩,境界思想和人格自然能无限高深,直入人心!朱大可,名字都奥里奥口的,所以文章也奥里奥口,拐弯抹角,一会后现代一会又解构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一堆东西。不如去芜存简,把名字里的“可”也去掉,叫朱大,多简约,简约而不简单,《红楼梦》里的焦大喝尿,现在保护环境不提倡养马,所以你大渴之后有水可喝,你可放心使用朱大之名。你看,最高深最潇洒的人总是最直白,所以李白名字就叫白,君可模仿之嘛!五是,暴露朱大可最无知最浅陋的是什么呢,是批评余秋雨先生。朱大可得意的是什么呢,他觉得《文化苦旅》一书太畅销,连风尘女子也喜爱看,朱大可就觉得抓到取笑点和把柄了,恰恰这一点露出了他国学底子的薄弱,而且反证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 先分析他提倡平等民主的虚伪和心底的丑陋卑劣,他口口声声提倡平等,那妓女怎么了?妓女不是人了,妓女就不能看书了。我非常敬佩陆步轩先生,他说“我卖猪肉,作家卖文,我看没什么不一样的”,这是很高的境界,可比嵇康乡间打铁而胸怀天下!朱大可这样的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卖文章也是生存,妓女出卖身体是为了生存,纵然无贞洁观,但比你这李定式的搞文字狱的小人要贞洁些吧!作家实在不过卖文罢了,没什么高尚的,要去掉架子,比如我宋浩浩,写这篇文章前我还回故乡的地里挑粪施肥呢。我就一农民,我可以挑粪也可以写文章,我曾说过文章写得要上得了庙堂肩头也要挑得起施肥的粪桶,我才不整天道貌岸然人面兽心装学者呢。人是要种地吃饭的,你批判来批判去,不原创些东西,实在是可恶和可悲,和我一起回乡间去帮穷苦的农民奶奶挑些粪便,施施肥吧,大地才是真的希望!至少像我为家乡写篇《双山赋》,做些实在的、建设性的事情。我钦佩一切志同道合的辛勤建设者!我尊重一切谦虚谨慎的传承者!我蔑视一切心底卑劣的破坏者!再说朱大可中伤余秋雨先生的那事,我了解余秋雨先生,他在生活中平和且平易近人,没有一丝学者架子,只是可能有些读者接触不到他,觉得他高不可攀,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他当一位邻家的伯伯或者谦逊的长者来看。而余先生每遇到讥讽、妒忌、被攻击的事情,说真的,我都为先生捏把汗,他实在不是这些流氓评论家的对手,好比回到唐代,你让翰林遇到一位左手拿着刀右手啃着鸡腿的士兵抢劫,你如何应对?余先生是名士雅士,脏话刻薄话还真的说不出口的,因为他的词典里就没有刻薄伤人词汇的储存。余先生曾对朱大可之流无奈地作出回应,举例说上海某监狱的犯人也读他的书,并数次被请去为那些需要人生启迪的犯人演讲。余秋雨先生对待朱大可之流就是仁慈,要是换成我,我肯定“仰天大笑出门去”,才不会对他这么仁慈,语气这么平和。要我说呢,朱大可啊,朱大可,你真是学识浅陋境界低劣,我给你讲个故事,给你这个同济大学的狗屁学者上堂课吧,同济大学之名可谓中国大学之最佳,乃“同舟共济”之意,独朱大可一人不与人合、众叛亲离,朱同学,坐好了,请翻开《全宋词》:宋代有位词人,曾写下一首《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变,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将相。柳永画像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首词写得非常棒,作者情愿倚红偎翠,把虚无的浮名换成与佳人饮酒酬唱。好词流传也快,传到了京城,后来词人应试科举,中了进士,但皇帝一看这人不是写《鹤冲天》的人么,特地把他的名字勾掉,说“且去浅斟低唱吧,还要浮名作甚”,这个蠢皇帝真的把词人贬去歌馆酒池妓院填词作曲去了,哪知道后来,反成全了这个词人的万世声名。他在佳人之侧,写了许多好词。这个词人就是柳永,妓女在阶级社会,是有权有势者剥削、玩弄、损害的对象,封建统治者根本不把她们当做人来看待。然而,柳永的词,写出了对她们的深深的同情和关切。柳永整日饮酒作词,置身于妓女、乐工其间,同她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史料记载说“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为词,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而求柳永写词的正是那些可怜善良而又美丽的风尘女子!柳永一生邋遢,一生潦倒,宋仁宗让他受苦不浅,到真的成全了他。柳永死后,穷到什么程度呢,一分钱没有,棺材也买不起,凄惨地死了,没人安葬,四海无人对夕阳,但他那些红颜知己啊!那些风尘女子知道了,纷纷为之落泪伤怀,拿出卖身卖艺的血汗钱,为一代词人柳永买了最后的安身之椁。你们看,天下人看呐,这些妓女还丑恶么,谁不为她们感动,穷人总是怜悯穷人,妓女也是人,而且她们比你更懂得情字怎么写,你朱大可连人都不是,还装纯情装名流装高尚,装知识分子呢,虚伪无比!那些风尘女子在送柳永入葬时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回忆起那些美好的日子,那些为姐妹们所写,动听的歌词,从《雨霖铃》到《受恩深》,杨柳之岸,晓风月残,她们折了柳条,排成长队,送柳永而去,绝尘而去!一代文豪如此结局,还有何求?风尘女子,也是血肉之躯,人生地位财富有何用,那些风尘女子红颜知己送柳永一千多年了,还没死,那些朱大可式的小文人小学者到全成了粪土!一个作家和诗人的文字,要是能得到天下所有的风尘女子诵读,那我辈也满足而无憾,百年后可以毫无愧色地与柳永曲水流觞,一醉方休了!所以我觉得余秋雨先生完全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完全可以笑朱大可的愚昧呆滞。余先生的散文雅俗共赏,上可至国家领导人的书案,

 

 下有村夫童叟的习读,苏东坡有句话说的我个人觉得比他的“大江东去”还经典还气魄,他曾对别人说自己“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不是好人”,上可陪玉皇大帝,当然也包括人间帝王了,下可陪卑微的乞丐走卒,当然也可以包括值得同情的风尘女子了,在他眼中天下无一不是好人,无一不值得做朋友,这才是一代宗师的气度,才是伟岸的胸襟!文章也是这样,什么是雅,什么是俗,读者多了才是真正的大雅文章,真正的雅就是天下传诵,中华纸贵,如杨炯评价王勃一般“每有一文,天下惊瞻”,天下翘首惊瞻,只为睹你每一文之风采,这才是真正的中华纸贵,余秋雨先生做到了。朱大可的文章到是上面没人看,下面也不愿看,风尘女子更是不屑看,这是可悲的最高境界,朱大可一辈子也算得了个最高境界,咳,我都不好意思为你叹息。六是,看,五点写不完还要加一点,真是罄竹难书,起码能写你十三点。解释一下,为什么说朱大可的爸爸是鲁迅,这是他自己认的,他说“我是鲁迅的孩子”,不知道周海婴先生会不会笑朱大可矫情和自恋。朱说这话意思是什么意思呢,他是说举目天下就他一人得了鲁迅的衣钵,真是刮不知耻,不用恬,他的脸就要刮。我看朱大可的岁数做鲁迅的孙子还差不多,那么按照这样的逻辑,朱大可先生就是“鲁迅的孙子”。那我们都知道鲁迅诚恳地对我们说“忘了我,好好活”,所以我们这里应该忘了鲁迅的名字,去掉鲁迅的名字——那这“鲁迅的孙子”,不就只剩“孙子”一词了。反正孙子儿子都是孩子。只是,朱大可,你愿意做鲁迅的孩子,也要鲁迅愿意呢,要不你去那边问一下,他愿意不愿意。至少健在的周海婴先生愿意让你归宗吧,你们说对不对?另外,建议,真诚地建议朱大可先生不要告俺,我不是怕你,一是这文章本来影响力就不小了,你一告不是反而增加影响力么,不是为我作伥么。而我批评你也实在不是为得什么好处,我都挑粪种地了我还希望得你什么好处啊,何况你还真算不上什么腕,我要抨击大腕也轮不到你,我批评你是抬举你了,你知道我现在每个字值多少价,你看,我还为你还写了这么多,我都发誓不写长文章了,你得意吧你!二是,玩文字游戏韩寒都不是我对手,你就更免了吧;三是你仔细看一下我的名字,我的名字里有两个“告”,钱钟书说“我姓一辈子钱了,我还在乎钱啊”,我说“我都浩浩一辈子了,我还在乎你告告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那两个三点水就把你的告告给浩浩了。一点浩然气,君大可失语,失语大可!我还是得意我写下这篇文章的题目:朱大可大可诛。不过我很快会忘了,最近事情多,也忙,春天到了,我农民我不忙么,你学者,你好好学着吧,别负了穷苦百姓种出来、被你吃掉的粮食,不然你还不如一堆一堆肥料的价值,我是说尿素。补充:刚才才想起,我高中时发傻追的一女生也姓朱,奶奶的,连她我也给骂了!补充:刚才才想起,我高中时发傻追的一女生也姓朱,奶奶的,连她我也给骂了!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