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  

2009-06-19 12:41:57|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

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由你开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陈明远先生:先问个好。估计我们的年岁都差不多吧。我与你神交恐怕足有半个世纪了。记得我还挂着“红领巾”时,就知道你与郭沫若因诗结缘。那时觉得你不仅少有奇才,而且何等幸运。真是羡慕那忘年之交。我是郭的家乡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做着文字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被邀主持过《郭沫若学刊》的编辑工作,也写了好些论文。后来,随着对郭认识的改变,我为自己所作的事深感懊悔。年初,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博导【我这个同学虽搞生物医学工程,但特爱文史】给我打电话,讯问你的情况。非常惭愧,我对你实在知之甚少,只是某年年会时听中国社科院一位朋友讲过,好象文革前你已与郭割袍断义。今天我给你写这封短信倒是因余秋雨而动念。我从来便不甚喜欢其人,最初是因了他文革中的表现,后经常看到他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更不屑他那弄虚设玄和矫情作派。前些天,偶然看到余某博文《不许继续污辱中国人》,深感此人面目可憎。遂在我博客中撰写了一篇《余秋雨先生心虚了吗?》。后读了你的《忠告》,又撰《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真面目的时候了》响应先生。我愈来愈怀疑余某是否是真正“独立的文化人”,始终觉得他在做着一种用心良苦的表演,总是向着“灯火阑珊处”暗投秋波。实在不知他的文化人生怎样谢幕。顺候文祁!穷书生2009.6.9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前些天偶然读到陈明远先生一篇博文《给余秋雨的最后忠告》,我对此文的意见是完全认同的。我常常想,作为一个文化名人的余秋雨何以遭到如此之多的诟病,是众多的文化人不识货,亦或患了“红眼病”?看来都不是。陈先生的忠告总算给了我提示,那就是余秋雨讳疾忌医的老毛病使然。先从一个例子说起。1925年,章士钊先生在《甲寅》周刊发表一文,文中涉及清代与民国士气比较,认为民国士气已逊于清,于

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由你开始 

此用了一个“每况愈下”成语。鲁迅先生以为抓到把柄,撰文【见《华盖集续编》】讥章“不通”,引《庄子.知北游》为据,认为当作“每下愈况”。章即撰文反唇相讥,引洪迈《容斋续笔》,说明“每下愈况”古已用之,意为情形愈来愈糟。责鲁少见多怪。客观地讲,章自是言之成理,所论有据。后来没看到鲁迅辩解文字,大约是默认输了一阵。举出小小的文字公案,是想说明,鲁迅先生虽然“败诉”,却丝毫未影响后人对他的崇敬,反而因他的尊重事实,尊重真理,更加彰显出大师风度。实事求是地讲,作为知识性的“硬伤”也好,“软伤”也罢,恐怕文化人在所难免。古往今来,各门类书籍汗牛充栋,浩如烟海,谁能做到遍阅周览。即便专攻一个领域,亦未必能穷尽所有知识点;即便所谓方家,亦未必处处做得到道通理达。师之大如鲁迅者尚且不免出现“盲点”,遑论其他。其实,知识只有多寡的区别,不存在有无的问题。关鉴倒在于是否真正做到虚怀若谷,真正识得有容乃大。众所周知,余秋雨先生不管是在书面上还是口语中,涉及知识性【不少属于常识】“硬伤”、“软伤”确实不少。这原本是很寻常的事情,读者、听众想不会另设标准非难余先生。即使他出了点错,闹点笑话,也不至于将它从名人榜中剔除。萧夏林先生等出于维护中国文化纯洁的考虑,“不为尊者讳”,对余的大大小小“伤疤”,“灸”错反正。萧先生如此叫真地咬文嚼字,我们完全理出于一片至诚,也相信被他“咬”,被他“嚼”过的而又比余先生还要大的师们同样理解。那理解至少可以映射一个学者良好的职业道德风貌。不幸的是,余秋雨先生偏偏不理解,偏偏不以为然。他如阿Q之讳言“秃”,以为被人指错或自己认错皆是有损大师光辉形象的事。他真的被面子主义绑架了。这样一来,适得其反,社会反倒要将他的毛病放大。你看,他对“致仕”的望文生义,将“圆寂”佛“冠”道“戴”,以及不可思议地让孔子“年轻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文坛不是一片哗然了麽。待到余先生不得不回应时,则又是百般狡辩。文人们爱惜“羽毛”的心思可以理解,但这种态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余先生何自恋若此?他的自大同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陈明远先生:
  先问个好。估计我们的年岁都差不多吧。我与你神交恐怕足有半个世纪了。记得我还挂着“红领巾”时,就知道你与郭沫若因诗结缘。那时觉得你不仅少有奇才,而且何等幸运。真是羡慕那忘年之交。我是郭的家乡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做着文字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被邀主持过《郭沫若学刊》的编辑工作,也写了好 些论文。后来,随着对郭认识的改变,我为自己所作的事深感懊悔。年初,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博导【我这个同学虽搞生物医学工程,但特爱文史】给我打电话,讯问你的情况。非常惭愧,我对你实在知之甚少,只是某年年会时听中国社科院一位朋友讲过,好象文革前你已与郭"割袍断义"。今天我给你写这封短信倒是因余秋雨而动念。我从来便不甚喜欢其人,最初是因了他文革中的表现,后经常看到他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更不屑他那弄虚设玄和矫情作派。前些天,偶然看到余某博文《不许继续污辱中国人》,深感此人面目可憎。遂在我博客中撰写了一篇《余秋雨先生心虚了吗?》。后读了你的《忠告》,又撰《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真面目的时候了》响应先生。我愈来愈怀疑余某是否是真正“独立的文化人”,始终觉得他在做着一种用心良苦的表演,总是向着“灯火阑珊处”暗投秋波。实在不知他的文化人生怎样谢幕。顺候文祁!
                                                                                                    穷书生
 2009.6.9 

此用了一个“每况愈下”成语。鲁迅先生以为抓到把柄,撰文【见《华盖集续编》】讥章“不通”,引《庄子.知北游》为据,认为当作“每下愈况”。章即撰文反唇相讥,引洪迈《容斋续笔》,说明“每下愈况”古已用之,意为情形愈来愈糟。责鲁少见多怪。客观地讲,章自是言之成理,所论有据。后来没看到鲁迅辩解文字,大约是默认输了一阵。举出小小的文字公案,是想说明,鲁迅先生虽然“败诉”,却丝毫未影响后人对他的崇敬,反而因他的尊重事实,尊重真理,更加彰显出大师风度。实事求是地讲,作为知识性的“硬伤”也好,“软伤”也罢,恐怕文化人在所难免。古往今来,各门类书籍汗牛充栋,浩如烟海,谁能做到遍阅周览。即便专攻一个领域,亦未必能穷尽所有知识点;即便所谓方家,亦未必处处做得到道通理达。师之大如鲁迅者尚且不免出现“盲点”,遑论其他。其实,知识只有多寡的区别,不存在有无的问题。关鉴倒在于是否真正做到虚怀若谷,真正识得有容乃大。众所周知,余秋雨先生不管是在书面上还是口语中,涉及知识性【不少属于常识】“硬伤”、“软伤”确实不少。这原本是很寻常的事情,读者、听众想不会另设标准非难余先生。即使他出了点错,闹点笑话,也不至于将它从名人榜中剔除。萧夏林先生等出于维护中国文化纯洁的考虑,“不为尊者讳”,对余的大大小小“伤疤”,“灸”错反正。萧先生如此叫真地咬文嚼字,我们完全理出于一片至诚,也相信被他“咬”,被他“嚼”过的而又比余先生还要大的师们同样理解。那理解至少可以映射一个学者良好的职业道德风貌。不幸的是,余秋雨先生偏偏不理解,偏偏不以为然。他如阿Q之讳言“秃”,以为被人指错或自己认错皆是有损大师光辉形象的事。他真的被面子主义绑架了。这样一来,适得其反,社会反倒要将他的毛病放大。你看,他对“致仕”的望文生义,将“圆寂”佛“冠”道“戴”,以及不可思议地让孔子“年轻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文坛不是一片哗然了麽。待到余先生不得不回应时,则又是百般狡辩。文人们爱惜“羽毛”的心思可以理解,但这种态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余先生何自恋若此?他的自大同

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

样让人不能忍受。陈明远先生出道并不比他晚,学术成就也绝不比他低,若论治学之严谨余某更不能望其项背。然而,余秋雨对于陈先生中肯的批评不仅置若罔闻,反倒让其秘书出面敷衍,说不知陈为何许人也。大有鄙薄之意。自大之态一至于斯,无怪余某树敌恁多。客观地说,余秋雨先生当然不能视为泛泛之辈,他的努力、他的成就人们都是看得见的,我相信没有人会存心去抹煞。但那努力、那成就不能作为遮丑的面具。这麽多人所批评所鄙夷的绝不是他的努力与他的成就,而是他的不虚心,他的自我拔高,他的矫情,他的拉大旗作虎皮.......货真价实的大师从来不会伪饰,他若有甚麽过失,必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而改过从善则人皆仰之。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请继续点击阅读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

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样让人不能忍受。陈明远先生出道并不比他晚,学术成就也绝不比他低,若论治学之严谨余某更不能望其项背。然而,余秋雨对于陈先生中肯的批评不仅置若罔闻,反倒让其秘书出面敷衍,说不知陈为何许人也。大有鄙薄之意。自大之态一至于斯,无怪余某树敌恁多。客观地说,余秋雨先生当然不能视为泛泛之辈,他的努力、他的成就人们都是看得见的,我相信没有人会存心去抹煞。但那努力、那成就不能作为遮丑的面具。这麽多人所批评所鄙夷的绝不是他的努力与他的成就,而是他的不虚心,他的自我拔高,他的矫情,他的拉大旗作虎皮.......货真价实的大师从来不会伪饰,他若有甚麽过失,必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而改过从善则人皆仰之。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请继续点击阅读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

       前些天偶然读到陈明远先生一篇博文《给余秋雨的最后忠告》,我对此文的意见是完全认同的。我常常想,作为一个文化名人的余秋雨何以遭到如此之多的诟病,是众多的文化人不识货,亦或患了“红眼病”?看来都不是。陈先生的忠告总算给了我提示,那就是余秋雨讳疾忌医的老毛病使然。

样让人不能忍受。陈明远先生出道并不比他晚,学术成就也绝不比他低,若论治学之严谨余某更不能望其项背。然而,余秋雨对于陈先生中肯的批评不仅置若罔闻,反倒让其秘书出面敷衍,说不知陈为何许人也。大有鄙薄之意。自大之态一至于斯,无怪余某树敌恁多。客观地说,余秋雨先生当然不能视为泛泛之辈,他的努力、他的成就人们都是看得见的,我相信没有人会存心去抹煞。但那努力、那成就不能作为遮丑的面具。这麽多人所批评所鄙夷的绝不是他的努力与他的成就,而是他的不虚心,他的自我拔高,他的矫情,他的拉大旗作虎皮.......货真价实的大师从来不会伪饰,他若有甚麽过失,必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而改过从善则人皆仰之。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请继续点击阅读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

   先从一个例子说起。1925年,章士钊先生在《甲寅》周刊发表一文,文中涉及清代与民国士气比较,认为民国士气已逊于清,于此用了一个“每况愈下”成语。鲁迅先生以为抓到把柄,撰文【见《华盖集续编》】讥章“不通”,引《庄子.知北游》为据,认为当作“每下愈况”。章即撰文反唇相讥,引洪迈《容斋续笔》,说明“每下愈况”古已用之,意为情形愈来愈糟。责鲁少见多怪。客观地讲,章自是言之成理,所论有据。后来没看到鲁迅辩解文字,大约是默认输了一阵。举出小小的文字公案,是想说明,鲁迅先生虽然“败诉”,却丝毫未影响后人对他的崇敬,反而因他的尊重事实,尊重真理,更加彰显出大师风度。

  实事求是地讲,作为知识性的“硬伤”也好,“软伤”也罢,恐怕文化人在所难免。古往今来,各门类书籍汗牛充栋,浩如烟海,谁能做到遍阅周览。即便专攻一个领域,亦未必能穷尽所有知识点;即便所谓方家,亦未必处处做得到道通理达。师之大如鲁迅者尚且不免出现“盲点”,遑论其他。其实,知识只有多寡的区别,不存在有无的问题。关鉴倒在于是否真正做到虚怀若谷,真正识得有容乃大。

  众所周知,余秋雨先生不管是在书面上还是口语中,涉及知识性【不少属于常识】“硬伤”、“软伤”确实不少。这原本是很寻常的事情,读者、听众想不会另设标准非难余先生。即使他出了点错,闹点笑话,也不至于将它从名人榜中剔除。萧夏林先生等出于维护中国文化纯洁的考虑,“不为尊者讳”,对余的大大小小“伤疤”,“灸”错反正。萧先生如此叫真地咬文嚼字,我们完全理出于一片至诚,也相信被他“咬”,被他“嚼”过的而又比余先生还要大的师们同样理解。那理解至少可以映射一个学者良好的职业道德风貌。不幸的是,余秋雨先生偏偏不理解,偏偏不以为然。他如阿Q之讳言“秃”,以为被人指错或自己认错皆是有损大师光辉形象的事。他真的被面子主义绑架了。这样一来,适得其反,社会反倒要将他的毛病放大。你看,他对“致仕”的望文生义,将“圆寂”佛“冠”道“戴”,以及不可思议地让孔子“年轻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文坛不是一片哗然了麽。待到余先生不得不回应时,则又是百般狡辩。文人们爱惜“羽毛”的心思可以理解,但这种态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余先生何自恋若此?他的自大同样让人不能忍受。陈明远先生出道并不比他晚,学术成就也绝不比他低,若论治学之严谨余某更不能望其项背。然而,余秋雨对于陈先生中肯的批评不仅置若罔闻,反倒让其秘书出面敷衍,说不知陈为何许人也。大有鄙薄之意。自大之态一至于斯,无怪余某树敌恁多。

样让人不能忍受。陈明远先生出道并不比他晚,学术成就也绝不比他低,若论治学之严谨余某更不能望其项背。然而,余秋雨对于陈先生中肯的批评不仅置若罔闻,反倒让其秘书出面敷衍,说不知陈为何许人也。大有鄙薄之意。自大之态一至于斯,无怪余某树敌恁多。客观地说,余秋雨先生当然不能视为泛泛之辈,他的努力、他的成就人们都是看得见的,我相信没有人会存心去抹煞。但那努力、那成就不能作为遮丑的面具。这麽多人所批评所鄙夷的绝不是他的努力与他的成就,而是他的不虚心,他的自我拔高,他的矫情,他的拉大旗作虎皮.......货真价实的大师从来不会伪饰,他若有甚麽过失,必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而改过从善则人皆仰之。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请继续点击阅读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

  客观地说,余秋雨先生当然不能视为泛泛之辈,他的努力、他的成就人们都是看得见的,我相信没有人会存心去抹煞。但那努力、那成就不能作为遮丑的面具。这麽多人所批评所鄙夷的绝不是他的努力与他的成就,而是他的不虚心,他的自我拔高,他的矫情,他的拉大旗作虎皮.......货真价实的大师从来不会伪饰,他若有甚麽过失,必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而改过从善则人皆仰之。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

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由你开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陈明远先生:先问个好。估计我们的年岁都差不多吧。我与你神交恐怕足有半个世纪了。记得我还挂着“红领巾”时,就知道你与郭沫若因诗结缘。那时觉得你不仅少有奇才,而且何等幸运。真是羡慕那忘年之交。我是郭的家乡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做着文字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被邀主持过《郭沫若学刊》的编辑工作,也写了好些论文。后来,随着对郭认识的改变,我为自己所作的事深感懊悔。年初,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博导【我这个同学虽搞生物医学工程,但特爱文史】给我打电话,讯问你的情况。非常惭愧,我对你实在知之甚少,只是某年年会时听中国社科院一位朋友讲过,好象文革前你已与郭割袍断义。今天我给你写这封短信倒是因余秋雨而动念。我从来便不甚喜欢其人,最初是因了他文革中的表现,后经常看到他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更不屑他那弄虚设玄和矫情作派。前些天,偶然看到余某博文《不许继续污辱中国人》,深感此人面目可憎。遂在我博客中撰写了一篇《余秋雨先生心虚了吗?》。后读了你的《忠告》,又撰《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真面目的时候了》响应先生。我愈来愈怀疑余某是否是真正“独立的文化人”,始终觉得他在做着一种用心良苦的表演,总是向着“灯火阑珊处”暗投秋波。实在不知他的文化人生怎样谢幕。顺候文祁!穷书生2009.6.9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前些天偶然读到陈明远先生一篇博文《给余秋雨的最后忠告》,我对此文的意见是完全认同的。我常常想,作为一个文化名人的余秋雨何以遭到如此之多的诟病,是众多的文化人不识货,亦或患了“红眼病”?看来都不是。陈先生的忠告总算给了我提示,那就是余秋雨讳疾忌医的老毛病使然。先从一个例子说起。1925年,章士钊先生在《甲寅》周刊发表一文,文中涉及清代与民国士气比较,认为民国士气已逊于清,于此用了一个“每况愈下”成语。鲁迅先生以为抓到把柄,撰文【见《华盖集续编》】讥章“不通”,引《庄子.知北游》为据,认为当作“每下愈况”。章即撰文反唇相讥,引洪迈《容斋续笔》,说明“每下愈况”古已用之,意为情形愈来愈糟。责鲁少见多怪。客观地讲,章自是言之成理,所论有据。后来没看到鲁迅辩解文字,大约是默认输了一阵。举出小小的文字公案,是想说明,鲁迅先生虽然“败诉”,却丝毫未影响后人对他的崇敬,反而因他的尊重事实,尊重真理,更加彰显出大师风度。实事求是地讲,作为知识性的“硬伤”也好,“软伤”也罢,恐怕文化人在所难免。古往今来,各门类书籍汗牛充栋,浩如烟海,谁能做到遍阅周览。即便专攻一个领域,亦未必能穷尽所有知识点;即便所谓方家,亦未必处处做得到道通理达。师之大如鲁迅者尚且不免出现“盲点”,遑论其他。其实,知识只有多寡的区别,不存在有无的问题。关鉴倒在于是否真正做到虚怀若谷,真正识得有容乃大。众所周知,余秋雨先生不管是在书面上还是口语中,涉及知识性【不少属于常识】“硬伤”、“软伤”确实不少。这原本是很寻常的事情,读者、听众想不会另设标准非难余先生。即使他出了点错,闹点笑话,也不至于将它从名人榜中剔除。萧夏林先生等出于维护中国文化纯洁的考虑,“不为尊者讳”,对余的大大小小“伤疤”,“灸”错反正。萧先生如此叫真地咬文嚼字,我们完全理出于一片至诚,也相信被他“咬”,被他“嚼”过的而又比余先生还要大的师们同样理解。那理解至少可以映射一个学者良好的职业道德风貌。不幸的是,余秋雨先生偏偏不理解,偏偏不以为然。他如阿Q之讳言“秃”,以为被人指错或自己认错皆是有损大师光辉形象的事。他真的被面子主义绑架了。这样一来,适得其反,社会反倒要将他的毛病放大。你看,他对“致仕”的望文生义,将“圆寂”佛“冠”道“戴”,以及不可思议地让孔子“年轻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文坛不是一片哗然了麽。待到余先生不得不回应时,则又是百般狡辩。文人们爱惜“羽毛”的心思可以理解,但这种态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余先生何自恋若此?他的自大同请继续点击阅读
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由你开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陈明远先生:先问个好。估计我们的年岁都差不多吧。我与你神交恐怕足有半个世纪了。记得我还挂着“红领巾”时,就知道你与郭沫若因诗结缘。那时觉得你不仅少有奇才,而且何等幸运。真是羡慕那忘年之交。我是郭的家乡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做着文字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被邀主持过《郭沫若学刊》的编辑工作,也写了好些论文。后来,随着对郭认识的改变,我为自己所作的事深感懊悔。年初,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博导【我这个同学虽搞生物医学工程,但特爱文史】给我打电话,讯问你的情况。非常惭愧,我对你实在知之甚少,只是某年年会时听中国社科院一位朋友讲过,好象文革前你已与郭割袍断义。今天我给你写这封短信倒是因余秋雨而动念。我从来便不甚喜欢其人,最初是因了他文革中的表现,后经常看到他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更不屑他那弄虚设玄和矫情作派。前些天,偶然看到余某博文《不许继续污辱中国人》,深感此人面目可憎。遂在我博客中撰写了一篇《余秋雨先生心虚了吗?》。后读了你的《忠告》,又撰《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真面目的时候了》响应先生。我愈来愈怀疑余某是否是真正“独立的文化人”,始终觉得他在做着一种用心良苦的表演,总是向着“灯火阑珊处”暗投秋波。实在不知他的文化人生怎样谢幕。顺候文祁!穷书生2009.6.9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前些天偶然读到陈明远先生一篇博文《给余秋雨的最后忠告》,我对此文的意见是完全认同的。我常常想,作为一个文化名人的余秋雨何以遭到如此之多的诟病,是众多的文化人不识货,亦或患了“红眼病”?看来都不是。陈先生的忠告总算给了我提示,那就是余秋雨讳疾忌医的老毛病使然。先从一个例子说起。1925年,章士钊先生在《甲寅》周刊发表一文,文中涉及清代与民国士气比较,认为民国士气已逊于清,于
此用了一个“每况愈下”成语。鲁迅先生以为抓到把柄,撰文【见《华盖集续编》】讥章“不通”,引《庄子.知北游》为据,认为当作“每下愈况”。章即撰文反唇相讥,引洪迈《容斋续笔》,说明“每下愈况”古已用之,意为情形愈来愈糟。责鲁少见多怪。客观地讲,章自是言之成理,所论有据。后来没看到鲁迅辩解文字,大约是默认输了一阵。举出小小的文字公案,是想说明,鲁迅先生虽然“败诉”,却丝毫未影响后人对他的崇敬,反而因他的尊重事实,尊重真理,更加彰显出大师风度。实事求是地讲,作为知识性的“硬伤”也好,“软伤”也罢,恐怕文化人在所难免。古往今来,各门类书籍汗牛充栋,浩如烟海,谁能做到遍阅周览。即便专攻一个领域,亦未必能穷尽所有知识点;即便所谓方家,亦未必处处做得到道通理达。师之大如鲁迅者尚且不免出现“盲点”,遑论其他。其实,知识只有多寡的区别,不存在有无的问题。关鉴倒在于是否真正做到虚怀若谷,真正识得有容乃大。众所周知,余秋雨先生不管是在书面上还是口语中,涉及知识性【不少属于常识】“硬伤”、“软伤”确实不少。这原本是很寻常的事情,读者、听众想不会另设标准非难余先生。即使他出了点错,闹点笑话,也不至于将它从名人榜中剔除。萧夏林先生等出于维护中国文化纯洁的考虑,“不为尊者讳”,对余的大大小小“伤疤”,“灸”错反正。萧先生如此叫真地咬文嚼字,我们完全理出于一片至诚,也相信被他“咬”,被他“嚼”过的而又比余先生还要大的师们同样理解。那理解至少可以映射一个学者良好的职业道德风貌。不幸的是,余秋雨先生偏偏不理解,偏偏不以为然。他如阿Q之讳言“秃”,以为被人指错或自己认错皆是有损大师光辉形象的事。他真的被面子主义绑架了。这样一来,适得其反,社会反倒要将他的毛病放大。你看,他对“致仕”的望文生义,将“圆寂”佛“冠”道“戴”,以及不可思议地让孔子“年轻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文坛不是一片哗然了麽。待到余先生不得不回应时,则又是百般狡辩。文人们爱惜“羽毛”的心思可以理解,但这种态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余先生何自恋若此?他的自大同样让人不能忍受。陈明远先生出道并不比他晚,学术成就也绝不比他低,若论治学之严谨余某更不能望其项背。然而,余秋雨对于陈先生中肯的批评不仅置若罔闻,反倒让其秘书出面敷衍,说不知陈为何许人也。大有鄙薄之意。自大之态一至于斯,无怪余某树敌恁多。客观地说,余秋雨先生当然不能视为泛泛之辈,他的努力、他的成就人们都是看得见的,我相信没有人会存心去抹煞。但那努力、那成就不能作为遮丑的面具。这麽多人所批评所鄙夷的绝不是他的努力与他的成就,而是他的不虚心,他的自我拔高,他的矫情,他的拉大旗作虎皮.......货真价实的大师从来不会伪饰,他若有甚麽过失,必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而改过从善则人皆仰之。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请继续点击阅读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
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由你开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陈明远先生:先问个好。估计我们的年岁都差不多吧。我与你神交恐怕足有半个世纪了。记得我还挂着“红领巾”时,就知道你与郭沫若因诗结缘。那时觉得你不仅少有奇才,而且何等幸运。真是羡慕那忘年之交。我是郭的家乡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做着文字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被邀主持过《郭沫若学刊》的编辑工作,也写了好些论文。后来,随着对郭认识的改变,我为自己所作的事深感懊悔。年初,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博导【我这个同学虽搞生物医学工程,但特爱文史】给我打电话,讯问你的情况。非常惭愧,我对你实在知之甚少,只是某年年会时听中国社科院一位朋友讲过,好象文革前你已与郭割袍断义。今天我给你写这封短信倒是因余秋雨而动念。我从来便不甚喜欢其人,最初是因了他文革中的表现,后经常看到他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更不屑他那弄虚设玄和矫情作派。前些天,偶然看到余某博文《不许继续污辱中国人》,深感此人面目可憎。遂在我博客中撰写了一篇《余秋雨先生心虚了吗?》。后读了你的《忠告》,又撰《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真面目的时候了》响应先生。我愈来愈怀疑余某是否是真正“独立的文化人”,始终觉得他在做着一种用心良苦的表演,总是向着“灯火阑珊处”暗投秋波。实在不知他的文化人生怎样谢幕。顺候文祁!穷书生2009.6.9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前些天偶然读到陈明远先生一篇博文《给余秋雨的最后忠告》,我对此文的意见是完全认同的。我常常想,作为一个文化名人的余秋雨何以遭到如此之多的诟病,是众多的文化人不识货,亦或患了“红眼病”?看来都不是。陈先生的忠告总算给了我提示,那就是余秋雨讳疾忌医的老毛病使然。先从一个例子说起。1925年,章士钊先生在《甲寅》周刊发表一文,文中涉及清代与民国士气比较,认为民国士气已逊于清,于讨论教育改革
样让人不能忍受。陈明远先生出道并不比他晚,学术成就也绝不比他低,若论治学之严谨余某更不能望其项背。然而,余秋雨对于陈先生中肯的批评不仅置若罔闻,反倒让其秘书出面敷衍,说不知陈为何许人也。大有鄙薄之意。自大之态一至于斯,无怪余某树敌恁多。客观地说,余秋雨先生当然不能视为泛泛之辈,他的努力、他的成就人们都是看得见的,我相信没有人会存心去抹煞。但那努力、那成就不能作为遮丑的面具。这麽多人所批评所鄙夷的绝不是他的努力与他的成就,而是他的不虚心,他的自我拔高,他的矫情,他的拉大旗作虎皮.......货真价实的大师从来不会伪饰,他若有甚麽过失,必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而改过从善则人皆仰之。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请继续点击阅读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此用了一个“每况愈下”成语。鲁迅先生以为抓到把柄,撰文【见《华盖集续编》】讥章“不通”,引《庄子.知北游》为据,认为当作“每下愈况”。章即撰文反唇相讥,引洪迈《容斋续笔》,说明“每下愈况”古已用之,意为情形愈来愈糟。责鲁少见多怪。客观地讲,章自是言之成理,所论有据。后来没看到鲁迅辩解文字,大约是默认输了一阵。举出小小的文字公案,是想说明,鲁迅先生虽然“败诉”,却丝毫未影响后人对他的崇敬,反而因他的尊重事实,尊重真理,更加彰显出大师风度。实事求是地讲,作为知识性的“硬伤”也好,“软伤”也罢,恐怕文化人在所难免。古往今来,各门类书籍汗牛充栋,浩如烟海,谁能做到遍阅周览。即便专攻一个领域,亦未必能穷尽所有知识点;即便所谓方家,亦未必处处做得到道通理达。师之大如鲁迅者尚且不免出现“盲点”,遑论其他。其实,知识只有多寡的区别,不存在有无的问题。关鉴倒在于是否真正做到虚怀若谷,真正识得有容乃大。众所周知,余秋雨先生不管是在书面上还是口语中,涉及知识性【不少属于常识】“硬伤”、“软伤”确实不少。这原本是很寻常的事情,读者、听众想不会另设标准非难余先生。即使他出了点错,闹点笑话,也不至于将它从名人榜中剔除。萧夏林先生等出于维护中国文化纯洁的考虑,“不为尊者讳”,对余的大大小小“伤疤”,“灸”错反正。萧先生如此叫真地咬文嚼字,我们完全理出于一片至诚,也相信被他“咬”,被他“嚼”过的而又比余先生还要大的师们同样理解。那理解至少可以映射一个学者良好的职业道德风貌。不幸的是,余秋雨先生偏偏不理解,偏偏不以为然。他如阿Q之讳言“秃”,以为被人指错或自己认错皆是有损大师光辉形象的事。他真的被面子主义绑架了。这样一来,适得其反,社会反倒要将他的毛病放大。你看,他对“致仕”的望文生义,将“圆寂”佛“冠”道“戴”,以及不可思议地让孔子“年轻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文坛不是一片哗然了麽。待到余先生不得不回应时,则又是百般狡辩。文人们爱惜“羽毛”的心思可以理解,但这种态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余先生何自恋若此?他的自大同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
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由你开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陈明远先生:先问个好。估计我们的年岁都差不多吧。我与你神交恐怕足有半个世纪了。记得我还挂着“红领巾”时,就知道你与郭沫若因诗结缘。那时觉得你不仅少有奇才,而且何等幸运。真是羡慕那忘年之交。我是郭的家乡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做着文字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被邀主持过《郭沫若学刊》的编辑工作,也写了好些论文。后来,随着对郭认识的改变,我为自己所作的事深感懊悔。年初,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博导【我这个同学虽搞生物医学工程,但特爱文史】给我打电话,讯问你的情况。非常惭愧,我对你实在知之甚少,只是某年年会时听中国社科院一位朋友讲过,好象文革前你已与郭割袍断义。今天我给你写这封短信倒是因余秋雨而动念。我从来便不甚喜欢其人,最初是因了他文革中的表现,后经常看到他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更不屑他那弄虚设玄和矫情作派。前些天,偶然看到余某博文《不许继续污辱中国人》,深感此人面目可憎。遂在我博客中撰写了一篇《余秋雨先生心虚了吗?》。后读了你的《忠告》,又撰《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真面目的时候了》响应先生。我愈来愈怀疑余某是否是真正“独立的文化人”,始终觉得他在做着一种用心良苦的表演,总是向着“灯火阑珊处”暗投秋波。实在不知他的文化人生怎样谢幕。顺候文祁!穷书生2009.6.9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前些天偶然读到陈明远先生一篇博文《给余秋雨的最后忠告》,我对此文的意见是完全认同的。我常常想,作为一个文化名人的余秋雨何以遭到如此之多的诟病,是众多的文化人不识货,亦或患了“红眼病”?看来都不是。陈先生的忠告总算给了我提示,那就是余秋雨讳疾忌医的老毛病使然。先从一个例子说起。1925年,章士钊先生在《甲寅》周刊发表一文,文中涉及清代与民国士气比较,认为民国士气已逊于清,于
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由你开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陈明远先生:先问个好。估计我们的年岁都差不多吧。我与你神交恐怕足有半个世纪了。记得我还挂着“红领巾”时,就知道你与郭沫若因诗结缘。那时觉得你不仅少有奇才,而且何等幸运。真是羡慕那忘年之交。我是郭的家乡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做着文字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被邀主持过《郭沫若学刊》的编辑工作,也写了好些论文。后来,随着对郭认识的改变,我为自己所作的事深感懊悔。年初,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博导【我这个同学虽搞生物医学工程,但特爱文史】给我打电话,讯问你的情况。非常惭愧,我对你实在知之甚少,只是某年年会时听中国社科院一位朋友讲过,好象文革前你已与郭割袍断义。今天我给你写这封短信倒是因余秋雨而动念。我从来便不甚喜欢其人,最初是因了他文革中的表现,后经常看到他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更不屑他那弄虚设玄和矫情作派。前些天,偶然看到余某博文《不许继续污辱中国人》,深感此人面目可憎。遂在我博客中撰写了一篇《余秋雨先生心虚了吗?》。后读了你的《忠告》,又撰《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真面目的时候了》响应先生。我愈来愈怀疑余某是否是真正“独立的文化人”,始终觉得他在做着一种用心良苦的表演,总是向着“灯火阑珊处”暗投秋波。实在不知他的文化人生怎样谢幕。顺候文祁!穷书生2009.6.9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前些天偶然读到陈明远先生一篇博文《给余秋雨的最后忠告》,我对此文的意见是完全认同的。我常常想,作为一个文化名人的余秋雨何以遭到如此之多的诟病,是众多的文化人不识货,亦或患了“红眼病”?看来都不是。陈先生的忠告总算给了我提示,那就是余秋雨讳疾忌医的老毛病使然。先从一个例子说起。1925年,章士钊先生在《甲寅》周刊发表一文,文中涉及清代与民国士气比较,认为民国士气已逊于清,于
此用了一个“每况愈下”成语。鲁迅先生以为抓到把柄,撰文【见《华盖集续编》】讥章“不通”,引《庄子.知北游》为据,认为当作“每下愈况”。章即撰文反唇相讥,引洪迈《容斋续笔》,说明“每下愈况”古已用之,意为情形愈来愈糟。责鲁少见多怪。客观地讲,章自是言之成理,所论有据。后来没看到鲁迅辩解文字,大约是默认输了一阵。举出小小的文字公案,是想说明,鲁迅先生虽然“败诉”,却丝毫未影响后人对他的崇敬,反而因他的尊重事实,尊重真理,更加彰显出大师风度。实事求是地讲,作为知识性的“硬伤”也好,“软伤”也罢,恐怕文化人在所难免。古往今来,各门类书籍汗牛充栋,浩如烟海,谁能做到遍阅周览。即便专攻一个领域,亦未必能穷尽所有知识点;即便所谓方家,亦未必处处做得到道通理达。师之大如鲁迅者尚且不免出现“盲点”,遑论其他。其实,知识只有多寡的区别,不存在有无的问题。关鉴倒在于是否真正做到虚怀若谷,真正识得有容乃大。众所周知,余秋雨先生不管是在书面上还是口语中,涉及知识性【不少属于常识】“硬伤”、“软伤”确实不少。这原本是很寻常的事情,读者、听众想不会另设标准非难余先生。即使他出了点错,闹点笑话,也不至于将它从名人榜中剔除。萧夏林先生等出于维护中国文化纯洁的考虑,“不为尊者讳”,对余的大大小小“伤疤”,“灸”错反正。萧先生如此叫真地咬文嚼字,我们完全理出于一片至诚,也相信被他“咬”,被他“嚼”过的而又比余先生还要大的师们同样理解。那理解至少可以映射一个学者良好的职业道德风貌。不幸的是,余秋雨先生偏偏不理解,偏偏不以为然。他如阿Q之讳言“秃”,以为被人指错或自己认错皆是有损大师光辉形象的事。他真的被面子主义绑架了。这样一来,适得其反,社会反倒要将他的毛病放大。你看,他对“致仕”的望文生义,将“圆寂”佛“冠”道“戴”,以及不可思议地让孔子“年轻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文坛不是一片哗然了麽。待到余先生不得不回应时,则又是百般狡辩。文人们爱惜“羽毛”的心思可以理解,但这种态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余先生何自恋若此?他的自大同  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由你开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陈明远先生:先问个好。估计我们的年岁都差不多吧。我与你神交恐怕足有半个世纪了。记得我还挂着“红领巾”时,就知道你与郭沫若因诗结缘。那时觉得你不仅少有奇才,而且何等幸运。真是羡慕那忘年之交。我是郭的家乡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做着文字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被邀主持过《郭沫若学刊》的编辑工作,也写了好些论文。后来,随着对郭认识的改变,我为自己所作的事深感懊悔。年初,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博导【我这个同学虽搞生物医学工程,但特爱文史】给我打电话,讯问你的情况。非常惭愧,我对你实在知之甚少,只是某年年会时听中国社科院一位朋友讲过,好象文革前你已与郭割袍断义。今天我给你写这封短信倒是因余秋雨而动念。我从来便不甚喜欢其人,最初是因了他文革中的表现,后经常看到他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更不屑他那弄虚设玄和矫情作派。前些天,偶然看到余某博文《不许继续污辱中国人》,深感此人面目可憎。遂在我博客中撰写了一篇《余秋雨先生心虚了吗?》。后读了你的《忠告》,又撰《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真面目的时候了》响应先生。我愈来愈怀疑余某是否是真正“独立的文化人”,始终觉得他在做着一种用心良苦的表演,总是向着“灯火阑珊处”暗投秋波。实在不知他的文化人生怎样谢幕。顺候文祁!穷书生2009.6.9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前些天偶然读到陈明远先生一篇博文《给余秋雨的最后忠告》,我对此文的意见是完全认同的。我常常想,作为一个文化名人的余秋雨何以遭到如此之多的诟病,是众多的文化人不识货,亦或患了“红眼病”?看来都不是。陈先生的忠告总算给了我提示,那就是余秋雨讳疾忌医的老毛病使然。先从一个例子说起。1925年,章士钊先生在《甲寅》周刊发表一文,文中涉及清代与民国士气比较,认为民国士气已逊于清,于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 

此用了一个“每况愈下”成语。鲁迅先生以为抓到把柄,撰文【见《华盖集续编》】讥章“不通”,引《庄子.知北游》为据,认为当作“每下愈况”。章即撰文反唇相讥,引洪迈《容斋续笔》,说明“每下愈况”古已用之,意为情形愈来愈糟。责鲁少见多怪。客观地讲,章自是言之成理,所论有据。后来没看到鲁迅辩解文字,大约是默认输了一阵。举出小小的文字公案,是想说明,鲁迅先生虽然“败诉”,却丝毫未影响后人对他的崇敬,反而因他的尊重事实,尊重真理,更加彰显出大师风度。实事求是地讲,作为知识性的“硬伤”也好,“软伤”也罢,恐怕文化人在所难免。古往今来,各门类书籍汗牛充栋,浩如烟海,谁能做到遍阅周览。即便专攻一个领域,亦未必能穷尽所有知识点;即便所谓方家,亦未必处处做得到道通理达。师之大如鲁迅者尚且不免出现“盲点”,遑论其他。其实,知识只有多寡的区别,不存在有无的问题。关鉴倒在于是否真正做到虚怀若谷,真正识得有容乃大。众所周知,余秋雨先生不管是在书面上还是口语中,涉及知识性【不少属于常识】“硬伤”、“软伤”确实不少。这原本是很寻常的事情,读者、听众想不会另设标准非难余先生。即使他出了点错,闹点笑话,也不至于将它从名人榜中剔除。萧夏林先生等出于维护中国文化纯洁的考虑,“不为尊者讳”,对余的大大小小“伤疤”,“灸”错反正。萧先生如此叫真地咬文嚼字,我们完全理出于一片至诚,也相信被他“咬”,被他“嚼”过的而又比余先生还要大的师们同样理解。那理解至少可以映射一个学者良好的职业道德风貌。不幸的是,余秋雨先生偏偏不理解,偏偏不以为然。他如阿Q之讳言“秃”,以为被人指错或自己认错皆是有损大师光辉形象的事。他真的被面子主义绑架了。这样一来,适得其反,社会反倒要将他的毛病放大。你看,他对“致仕”的望文生义,将“圆寂”佛“冠”道“戴”,以及不可思议地让孔子“年轻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文坛不是一片哗然了麽。待到余先生不得不回应时,则又是百般狡辩。文人们爱惜“羽毛”的心思可以理解,但这种态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余先生何自恋若此?他的自大同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此用了一个“每况愈下”成语。鲁迅先生以为抓到把柄,撰文【见《华盖集续编》】讥章“不通”,引《庄子.知北游》为据,认为当作“每下愈况”。章即撰文反唇相讥,引洪迈《容斋续笔》,说明“每下愈况”古已用之,意为情形愈来愈糟。责鲁少见多怪。客观地讲,章自是言之成理,所论有据。后来没看到鲁迅辩解文字,大约是默认输了一阵。举出小小的文字公案,是想说明,鲁迅先生虽然“败诉”,却丝毫未影响后人对他的崇敬,反而因他的尊重事实,尊重真理,更加彰显出大师风度。实事求是地讲,作为知识性的“硬伤”也好,“软伤”也罢,恐怕文化人在所难免。古往今来,各门类书籍汗牛充栋,浩如烟海,谁能做到遍阅周览。即便专攻一个领域,亦未必能穷尽所有知识点;即便所谓方家,亦未必处处做得到道通理达。师之大如鲁迅者尚且不免出现“盲点”,遑论其他。其实,知识只有多寡的区别,不存在有无的问题。关鉴倒在于是否真正做到虚怀若谷,真正识得有容乃大。众所周知,余秋雨先生不管是在书面上还是口语中,涉及知识性【不少属于常识】“硬伤”、“软伤”确实不少。这原本是很寻常的事情,读者、听众想不会另设标准非难余先生。即使他出了点错,闹点笑话,也不至于将它从名人榜中剔除。萧夏林先生等出于维护中国文化纯洁的考虑,“不为尊者讳”,对余的大大小小“伤疤”,“灸”错反正。萧先生如此叫真地咬文嚼字,我们完全理出于一片至诚,也相信被他“咬”,被他“嚼”过的而又比余先生还要大的师们同样理解。那理解至少可以映射一个学者良好的职业道德风貌。不幸的是,余秋雨先生偏偏不理解,偏偏不以为然。他如阿Q之讳言“秃”,以为被人指错或自己认错皆是有损大师光辉形象的事。他真的被面子主义绑架了。这样一来,适得其反,社会反倒要将他的毛病放大。你看,他对“致仕”的望文生义,将“圆寂”佛“冠”道“戴”,以及不可思议地让孔子“年轻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文坛不是一片哗然了麽。待到余先生不得不回应时,则又是百般狡辩。文人们爱惜“羽毛”的心思可以理解,但这种态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余先生何自恋若此?他的自大同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由你开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陈明远先生:先问个好。估计我们的年岁都差不多吧。我与你神交恐怕足有半个世纪了。记得我还挂着“红领巾”时,就知道你与郭沫若因诗结缘。那时觉得你不仅少有奇才,而且何等幸运。真是羡慕那忘年之交。我是郭的家乡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做着文字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被邀主持过《郭沫若学刊》的编辑工作,也写了好些论文。后来,随着对郭认识的改变,我为自己所作的事深感懊悔。年初,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博导【我这个同学虽搞生物医学工程,但特爱文史】给我打电话,讯问你的情况。非常惭愧,我对你实在知之甚少,只是某年年会时听中国社科院一位朋友讲过,好象文革前你已与郭割袍断义。今天我给你写这封短信倒是因余秋雨而动念。我从来便不甚喜欢其人,最初是因了他文革中的表现,后经常看到他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更不屑他那弄虚设玄和矫情作派。前些天,偶然看到余某博文《不许继续污辱中国人》,深感此人面目可憎。遂在我博客中撰写了一篇《余秋雨先生心虚了吗?》。后读了你的《忠告》,又撰《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真面目的时候了》响应先生。我愈来愈怀疑余某是否是真正“独立的文化人”,始终觉得他在做着一种用心良苦的表演,总是向着“灯火阑珊处”暗投秋波。实在不知他的文化人生怎样谢幕。顺候文祁!穷书生2009.6.9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前些天偶然读到陈明远先生一篇博文《给余秋雨的最后忠告》,我对此文的意见是完全认同的。我常常想,作为一个文化名人的余秋雨何以遭到如此之多的诟病,是众多的文化人不识货,亦或患了“红眼病”?看来都不是。陈先生的忠告总算给了我提示,那就是余秋雨讳疾忌医的老毛病使然。先从一个例子说起。1925年,章士钊先生在《甲寅》周刊发表一文,文中涉及清代与民国士气比较,认为民国士气已逊于清,于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样让人不能忍受。陈明远先生出道并不比他晚,学术成就也绝不比他低,若论治学之严谨余某更不能望其项背。然而,余秋雨对于陈先生中肯的批评不仅置若罔闻,反倒让其秘书出面敷衍,说不知陈为何许人也。大有鄙薄之意。自大之态一至于斯,无怪余某树敌恁多。客观地说,余秋雨先生当然不能视为泛泛之辈,他的努力、他的成就人们都是看得见的,我相信没有人会存心去抹煞。但那努力、那成就不能作为遮丑的面具。这麽多人所批评所鄙夷的绝不是他的努力与他的成就,而是他的不虚心,他的自我拔高,他的矫情,他的拉大旗作虎皮.......货真价实的大师从来不会伪饰,他若有甚麽过失,必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而改过从善则人皆仰之。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请继续点击阅读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由你开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陈明远先生:先问个好。估计我们的年岁都差不多吧。我与你神交恐怕足有半个世纪了。记得我还挂着“红领巾”时,就知道你与郭沫若因诗结缘。那时觉得你不仅少有奇才,而且何等幸运。真是羡慕那忘年之交。我是郭的家乡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做着文字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被邀主持过《郭沫若学刊》的编辑工作,也写了好些论文。后来,随着对郭认识的改变,我为自己所作的事深感懊悔。年初,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博导【我这个同学虽搞生物医学工程,但特爱文史】给我打电话,讯问你的情况。非常惭愧,我对你实在知之甚少,只是某年年会时听中国社科院一位朋友讲过,好象文革前你已与郭割袍断义。今天我给你写这封短信倒是因余秋雨而动念。我从来便不甚喜欢其人,最初是因了他文革中的表现,后经常看到他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更不屑他那弄虚设玄和矫情作派。前些天,偶然看到余某博文《不许继续污辱中国人》,深感此人面目可憎。遂在我博客中撰写了一篇《余秋雨先生心虚了吗?》。后读了你的《忠告》,又撰《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真面目的时候了》响应先生。我愈来愈怀疑余某是否是真正“独立的文化人”,始终觉得他在做着一种用心良苦的表演,总是向着“灯火阑珊处”暗投秋波。实在不知他的文化人生怎样谢幕。顺候文祁!穷书生2009.6.9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前些天偶然读到陈明远先生一篇博文《给余秋雨的最后忠告》,我对此文的意见是完全认同的。我常常想,作为一个文化名人的余秋雨何以遭到如此之多的诟病,是众多的文化人不识货,亦或患了“红眼病”?看来都不是。陈先生的忠告总算给了我提示,那就是余秋雨讳疾忌医的老毛病使然。先从一个例子说起。1925年,章士钊先生在《甲寅》周刊发表一文,文中涉及清代与民国士气比较,认为民国士气已逊于清,于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样让人不能忍受。陈明远先生出道并不比他晚,学术成就也绝不比他低,若论治学之严谨余某更不能望其项背。然而,余秋雨对于陈先生中肯的批评不仅置若罔闻,反倒让其秘书出面敷衍,说不知陈为何许人也。大有鄙薄之意。自大之态一至于斯,无怪余某树敌恁多。客观地说,余秋雨先生当然不能视为泛泛之辈,他的努力、他的成就人们都是看得见的,我相信没有人会存心去抹煞。但那努力、那成就不能作为遮丑的面具。这麽多人所批评所鄙夷的绝不是他的努力与他的成就,而是他的不虚心,他的自我拔高,他的矫情,他的拉大旗作虎皮.......货真价实的大师从来不会伪饰,他若有甚麽过失,必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而改过从善则人皆仰之。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请继续点击阅读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样让人不能忍受。陈明远先生出道并不比他晚,学术成就也绝不比他低,若论治学之严谨余某更不能望其项背。然而,余秋雨对于陈先生中肯的批评不仅置若罔闻,反倒让其秘书出面敷衍,说不知陈为何许人也。大有鄙薄之意。自大之态一至于斯,无怪余某树敌恁多。客观地说,余秋雨先生当然不能视为泛泛之辈,他的努力、他的成就人们都是看得见的,我相信没有人会存心去抹煞。但那努力、那成就不能作为遮丑的面具。这麽多人所批评所鄙夷的绝不是他的努力与他的成就,而是他的不虚心,他的自我拔高,他的矫情,他的拉大旗作虎皮.......货真价实的大师从来不会伪饰,他若有甚麽过失,必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而改过从善则人皆仰之。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请继续点击阅读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由你开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陈明远先生:先问个好。估计我们的年岁都差不多吧。我与你神交恐怕足有半个世纪了。记得我还挂着“红领巾”时,就知道你与郭沫若因诗结缘。那时觉得你不仅少有奇才,而且何等幸运。真是羡慕那忘年之交。我是郭的家乡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做着文字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被邀主持过《郭沫若学刊》的编辑工作,也写了好些论文。后来,随着对郭认识的改变,我为自己所作的事深感懊悔。年初,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博导【我这个同学虽搞生物医学工程,但特爱文史】给我打电话,讯问你的情况。非常惭愧,我对你实在知之甚少,只是某年年会时听中国社科院一位朋友讲过,好象文革前你已与郭割袍断义。今天我给你写这封短信倒是因余秋雨而动念。我从来便不甚喜欢其人,最初是因了他文革中的表现,后经常看到他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更不屑他那弄虚设玄和矫情作派。前些天,偶然看到余某博文《不许继续污辱中国人》,深感此人面目可憎。遂在我博客中撰写了一篇《余秋雨先生心虚了吗?》。后读了你的《忠告》,又撰《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真面目的时候了》响应先生。我愈来愈怀疑余某是否是真正“独立的文化人”,始终觉得他在做着一种用心良苦的表演,总是向着“灯火阑珊处”暗投秋波。实在不知他的文化人生怎样谢幕。顺候文祁!穷书生2009.6.9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前些天偶然读到陈明远先生一篇博文《给余秋雨的最后忠告》,我对此文的意见是完全认同的。我常常想,作为一个文化名人的余秋雨何以遭到如此之多的诟病,是众多的文化人不识货,亦或患了“红眼病”?看来都不是。陈先生的忠告总算给了我提示,那就是余秋雨讳疾忌医的老毛病使然。先从一个例子说起。1925年,章士钊先生在《甲寅》周刊发表一文,文中涉及清代与民国士气比较,认为民国士气已逊于清,于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此用了一个“每况愈下”成语。鲁迅先生以为抓到把柄,撰文【见《华盖集续编》】讥章“不通”,引《庄子.知北游》为据,认为当作“每下愈况”。章即撰文反唇相讥,引洪迈《容斋续笔》,说明“每下愈况”古已用之,意为情形愈来愈糟。责鲁少见多怪。客观地讲,章自是言之成理,所论有据。后来没看到鲁迅辩解文字,大约是默认输了一阵。举出小小的文字公案,是想说明,鲁迅先生虽然“败诉”,却丝毫未影响后人对他的崇敬,反而因他的尊重事实,尊重真理,更加彰显出大师风度。实事求是地讲,作为知识性的“硬伤”也好,“软伤”也罢,恐怕文化人在所难免。古往今来,各门类书籍汗牛充栋,浩如烟海,谁能做到遍阅周览。即便专攻一个领域,亦未必能穷尽所有知识点;即便所谓方家,亦未必处处做得到道通理达。师之大如鲁迅者尚且不免出现“盲点”,遑论其他。其实,知识只有多寡的区别,不存在有无的问题。关鉴倒在于是否真正做到虚怀若谷,真正识得有容乃大。众所周知,余秋雨先生不管是在书面上还是口语中,涉及知识性【不少属于常识】“硬伤”、“软伤”确实不少。这原本是很寻常的事情,读者、听众想不会另设标准非难余先生。即使他出了点错,闹点笑话,也不至于将它从名人榜中剔除。萧夏林先生等出于维护中国文化纯洁的考虑,“不为尊者讳”,对余的大大小小“伤疤”,“灸”错反正。萧先生如此叫真地咬文嚼字,我们完全理出于一片至诚,也相信被他“咬”,被他“嚼”过的而又比余先生还要大的师们同样理解。那理解至少可以映射一个学者良好的职业道德风貌。不幸的是,余秋雨先生偏偏不理解,偏偏不以为然。他如阿Q之讳言“秃”,以为被人指错或自己认错皆是有损大师光辉形象的事。他真的被面子主义绑架了。这样一来,适得其反,社会反倒要将他的毛病放大。你看,他对“致仕”的望文生义,将“圆寂”佛“冠”道“戴”,以及不可思议地让孔子“年轻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文坛不是一片哗然了麽。待到余先生不得不回应时,则又是百般狡辩。文人们爱惜“羽毛”的心思可以理解,但这种态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余先生何自恋若此?他的自大同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 

此用了一个“每况愈下”成语。鲁迅先生以为抓到把柄,撰文【见《华盖集续编》】讥章“不通”,引《庄子.知北游》为据,认为当作“每下愈况”。章即撰文反唇相讥,引洪迈《容斋续笔》,说明“每下愈况”古已用之,意为情形愈来愈糟。责鲁少见多怪。客观地讲,章自是言之成理,所论有据。后来没看到鲁迅辩解文字,大约是默认输了一阵。举出小小的文字公案,是想说明,鲁迅先生虽然“败诉”,却丝毫未影响后人对他的崇敬,反而因他的尊重事实,尊重真理,更加彰显出大师风度。实事求是地讲,作为知识性的“硬伤”也好,“软伤”也罢,恐怕文化人在所难免。古往今来,各门类书籍汗牛充栋,浩如烟海,谁能做到遍阅周览。即便专攻一个领域,亦未必能穷尽所有知识点;即便所谓方家,亦未必处处做得到道通理达。师之大如鲁迅者尚且不免出现“盲点”,遑论其他。其实,知识只有多寡的区别,不存在有无的问题。关鉴倒在于是否真正做到虚怀若谷,真正识得有容乃大。众所周知,余秋雨先生不管是在书面上还是口语中,涉及知识性【不少属于常识】“硬伤”、“软伤”确实不少。这原本是很寻常的事情,读者、听众想不会另设标准非难余先生。即使他出了点错,闹点笑话,也不至于将它从名人榜中剔除。萧夏林先生等出于维护中国文化纯洁的考虑,“不为尊者讳”,对余的大大小小“伤疤”,“灸”错反正。萧先生如此叫真地咬文嚼字,我们完全理出于一片至诚,也相信被他“咬”,被他“嚼”过的而又比余先生还要大的师们同样理解。那理解至少可以映射一个学者良好的职业道德风貌。不幸的是,余秋雨先生偏偏不理解,偏偏不以为然。他如阿Q之讳言“秃”,以为被人指错或自己认错皆是有损大师光辉形象的事。他真的被面子主义绑架了。这样一来,适得其反,社会反倒要将他的毛病放大。你看,他对“致仕”的望文生义,将“圆寂”佛“冠”道“戴”,以及不可思议地让孔子“年轻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文坛不是一片哗然了麽。待到余先生不得不回应时,则又是百般狡辩。文人们爱惜“羽毛”的心思可以理解,但这种态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余先生何自恋若此?他的自大同

 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由你开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陈明远先生:先问个好。估计我们的年岁都差不多吧。我与你神交恐怕足有半个世纪了。记得我还挂着“红领巾”时,就知道你与郭沫若因诗结缘。那时觉得你不仅少有奇才,而且何等幸运。真是羡慕那忘年之交。我是郭的家乡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做着文字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被邀主持过《郭沫若学刊》的编辑工作,也写了好些论文。后来,随着对郭认识的改变,我为自己所作的事深感懊悔。年初,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博导【我这个同学虽搞生物医学工程,但特爱文史】给我打电话,讯问你的情况。非常惭愧,我对你实在知之甚少,只是某年年会时听中国社科院一位朋友讲过,好象文革前你已与郭割袍断义。今天我给你写这封短信倒是因余秋雨而动念。我从来便不甚喜欢其人,最初是因了他文革中的表现,后经常看到他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更不屑他那弄虚设玄和矫情作派。前些天,偶然看到余某博文《不许继续污辱中国人》,深感此人面目可憎。遂在我博客中撰写了一篇《余秋雨先生心虚了吗?》。后读了你的《忠告》,又撰《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真面目的时候了》响应先生。我愈来愈怀疑余某是否是真正“独立的文化人”,始终觉得他在做着一种用心良苦的表演,总是向着“灯火阑珊处”暗投秋波。实在不知他的文化人生怎样谢幕。顺候文祁!穷书生2009.6.9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转自:穷书生的博客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前些天偶然读到陈明远先生一篇博文《给余秋雨的最后忠告》,我对此文的意见是完全认同的。我常常想,作为一个文化名人的余秋雨何以遭到如此之多的诟病,是众多的文化人不识货,亦或患了“红眼病”?看来都不是。陈先生的忠告总算给了我提示,那就是余秋雨讳疾忌医的老毛病使然。先从一个例子说起。1925年,章士钊先生在《甲寅》周刊发表一文,文中涉及清代与民国士气比较,认为民国士气已逊于清,于样让人不能忍受。陈明远先生出道并不比他晚,学术成就也绝不比他低,若论治学之严谨余某更不能望其项背。然而,余秋雨对于陈先生中肯的批评不仅置若罔闻,反倒让其秘书出面敷衍,说不知陈为何许人也。大有鄙薄之意。自大之态一至于斯,无怪余某树敌恁多。客观地说,余秋雨先生当然不能视为泛泛之辈,他的努力、他的成就人们都是看得见的,我相信没有人会存心去抹煞。但那努力、那成就不能作为遮丑的面具。这麽多人所批评所鄙夷的绝不是他的努力与他的成就,而是他的不虚心,他的自我拔高,他的矫情,他的拉大旗作虎皮.......货真价实的大师从来不会伪饰,他若有甚麽过失,必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而改过从善则人皆仰之。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请继续点击阅读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

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样让人不能忍受。陈明远先生出道并不比他晚,学术成就也绝不比他低,若论治学之严谨余某更不能望其项背。然而,余秋雨对于陈先生中肯的批评不仅置若罔闻,反倒让其秘书出面敷衍,说不知陈为何许人也。大有鄙薄之意。自大之态一至于斯,无怪余某树敌恁多。客观地说,余秋雨先生当然不能视为泛泛之辈,他的努力、他的成就人们都是看得见的,我相信没有人会存心去抹煞。但那努力、那成就不能作为遮丑的面具。这麽多人所批评所鄙夷的绝不是他的努力与他的成就,而是他的不虚心,他的自我拔高,他的矫情,他的拉大旗作虎皮.......货真价实的大师从来不会伪饰,他若有甚麽过失,必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而改过从善则人皆仰之。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请继续点击阅读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痴迷的诗人恋情 —— 一曲难忘
样让人不能忍受。陈明远先生出道并不比他晚,学术成就也绝不比他低,若论治学之严谨余某更不能望其项背。然而,余秋雨对于陈先生中肯的批评不仅置若罔闻,反倒让其秘书出面敷衍,说不知陈为何许人也。大有鄙薄之意。自大之态一至于斯,无怪余某树敌恁多。客观地说,余秋雨先生当然不能视为泛泛之辈,他的努力、他的成就人们都是看得见的,我相信没有人会存心去抹煞。但那努力、那成就不能作为遮丑的面具。这麽多人所批评所鄙夷的绝不是他的努力与他的成就,而是他的不虚心,他的自我拔高,他的矫情,他的拉大旗作虎皮.......货真价实的大师从来不会伪饰,他若有甚麽过失,必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而改过从善则人皆仰之。余秋雨先生,该是亮出本色的时候了。请继续点击阅读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此用了一个“每况愈下”成语。鲁迅先生以为抓到把柄,撰文【见《华盖集续编》】讥章“不通”,引《庄子.知北游》为据,认为当作“每下愈况”。章即撰文反唇相讥,引洪迈《容斋续笔》,说明“每下愈况”古已用之,意为情形愈来愈糟。责鲁少见多怪。客观地讲,章自是言之成理,所论有据。后来没看到鲁迅辩解文字,大约是默认输了一阵。举出小小的文字公案,是想说明,鲁迅先生虽然“败诉”,却丝毫未影响后人对他的崇敬,反而因他的尊重事实,尊重真理,更加彰显出大师风度。实事求是地讲,作为知识性的“硬伤”也好,“软伤”也罢,恐怕文化人在所难免。古往今来,各门类书籍汗牛充栋,浩如烟海,谁能做到遍阅周览。即便专攻一个领域,亦未必能穷尽所有知识点;即便所谓方家,亦未必处处做得到道通理达。师之大如鲁迅者尚且不免出现“盲点”,遑论其他。其实,知识只有多寡的区别,不存在有无的问题。关鉴倒在于是否真正做到虚怀若谷,真正识得有容乃大。众所周知,余秋雨先生不管是在书面上还是口语中,涉及知识性【不少属于常识】“硬伤”、“软伤”确实不少。这原本是很寻常的事情,读者、听众想不会另设标准非难余先生。即使他出了点错,闹点笑话,也不至于将它从名人榜中剔除。萧夏林先生等出于维护中国文化纯洁的考虑,“不为尊者讳”,对余的大大小小“伤疤”,“灸”错反正。萧先生如此叫真地咬文嚼字,我们完全理出于一片至诚,也相信被他“咬”,被他“嚼”过的而又比余先生还要大的师们同样理解。那理解至少可以映射一个学者良好的职业道德风貌。不幸的是,余秋雨先生偏偏不理解,偏偏不以为然。他如阿Q之讳言“秃”,以为被人指错或自己认错皆是有损大师光辉形象的事。他真的被面子主义绑架了。这样一来,适得其反,社会反倒要将他的毛病放大。你看,他对“致仕”的望文生义,将“圆寂”佛“冠”道“戴”,以及不可思议地让孔子“年轻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文坛不是一片哗然了麽。待到余先生不得不回应时,则又是百般狡辩。文人们爱惜“羽毛”的心思可以理解,但这种态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余先生何自恋若此?他的自大同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
此用了一个“每况愈下”成语。鲁迅先生以为抓到把柄,撰文【见《华盖集续编》】讥章“不通”,引《庄子.知北游》为据,认为当作“每下愈况”。章即撰文反唇相讥,引洪迈《容斋续笔》,说明“每下愈况”古已用之,意为情形愈来愈糟。责鲁少见多怪。客观地讲,章自是言之成理,所论有据。后来没看到鲁迅辩解文字,大约是默认输了一阵。举出小小的文字公案,是想说明,鲁迅先生虽然“败诉”,却丝毫未影响后人对他的崇敬,反而因他的尊重事实,尊重真理,更加彰显出大师风度。实事求是地讲,作为知识性的“硬伤”也好,“软伤”也罢,恐怕文化人在所难免。古往今来,各门类书籍汗牛充栋,浩如烟海,谁能做到遍阅周览。即便专攻一个领域,亦未必能穷尽所有知识点;即便所谓方家,亦未必处处做得到道通理达。师之大如鲁迅者尚且不免出现“盲点”,遑论其他。其实,知识只有多寡的区别,不存在有无的问题。关鉴倒在于是否真正做到虚怀若谷,真正识得有容乃大。众所周知,余秋雨先生不管是在书面上还是口语中,涉及知识性【不少属于常识】“硬伤”、“软伤”确实不少。这原本是很寻常的事情,读者、听众想不会另设标准非难余先生。即使他出了点错,闹点笑话,也不至于将它从名人榜中剔除。萧夏林先生等出于维护中国文化纯洁的考虑,“不为尊者讳”,对余的大大小小“伤疤”,“灸”错反正。萧先生如此叫真地咬文嚼字,我们完全理出于一片至诚,也相信被他“咬”,被他“嚼”过的而又比余先生还要大的师们同样理解。那理解至少可以映射一个学者良好的职业道德风貌。不幸的是,余秋雨先生偏偏不理解,偏偏不以为然。他如阿Q之讳言“秃”,以为被人指错或自己认错皆是有损大师光辉形象的事。他真的被面子主义绑架了。这样一来,适得其反,社会反倒要将他的毛病放大。你看,他对“致仕”的望文生义,将“圆寂”佛“冠”道“戴”,以及不可思议地让孔子“年轻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文坛不是一片哗然了麽。待到余先生不得不回应时,则又是百般狡辩。文人们爱惜“羽毛”的心思可以理解,但这种态度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余先生何自恋若此?他的自大同

敬请安静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