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  

2009-06-18 09:09:44|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

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

   《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

(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

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

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

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

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

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

   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   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

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

其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

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

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

 

   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

   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请继续点击阅读
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讨论教育改革
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全世界都笑了
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听:中立者说心里话
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 

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玫瑰!玫瑰!我爱你!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 

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

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痴迷的诗人恋情 —— 一曲难忘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

敬请安静   

 置顶——

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 宋庆龄优美镜头

 

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
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

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

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匹夫之怒
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易中天三问余秋雨 黄育海代答很模糊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

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

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不要骂人 —— 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

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

次,就历史角度看,自古以来思想文化最繁荣的时期必定是文学批评最热闹、“文人相轻”最激烈的时候。春秋战国是这样,魏晋时期也是这样,“五四”时期还是这样。在这些百家争鸣的年代,不同流派的文人为了证明自己思想、主张的正确,不停地通过与他人论争竭尽全能地支持自己观点,这时候的文人相轻就成了一场学术论争的大宴会,成了推动文化发展地一种动力,而优秀地文化作品也在这过程得以产生。相反,如果少了这种文人相轻的刺激,文化就会多了一份惰性。社会在斗争中进步,文化也是在斗争中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沙丁鱼效应”。再次,从“文人相轻”的参与者看,就拿鲁迅而言,可以说鲁迅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从事文人相轻,在我们今天看来鲁迅最优秀的杂文几乎都是在回击别人写出来的,除了七篇著名的《…论文人相轻》,还有批梁实秋的《文学与出汗》、笑林语堂的《拿来主义》,等等,而鲁迅穷尽一生地揭露国民劣根性正是一种最地道、最真正地文人相轻。反过来看,那些骂过鲁迅或给鲁迅骂过的人,无论实郭沫若,还是胡适、梁实秋、林语堂、沈从文、张恨水等,在人品和文品上都还对于20世纪中国文化史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今天王朔骂金庸、韩寒骂白烨……也闹得不亦乐乎,可却为何出不了一个真正的大师呢?这或许我们真的要反思一下我们对文学批评和文人相轻的正确态度了。 其三,对文人相轻叙述视角的误解。我们都知道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与文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都是说你与他文人相轻,或他与某某文人相轻,但我们肯定不会说自己与谁文人相轻,更加不会听到某人说他与谁谁文人相轻,所以说,“文人相轻”只是一个站在第三者(旁观者)视角说的词语。说到这个独特的叙述视角不可避免涉及到文人的性格。文人都是有自己性格和理想的,他们都有着高远之志,要把自己的理想传播给社会,而有碍自己思想传播的他都要反对,所以文人可以胸怀若谷、兼济天下,眼里却容不下别人对自己一丁点的批评和挑剔。所以说文人脾气大、清高、自以为是,不是假话;所以,个性张扬而又极有才华的人与鲁迅私交好的很少,也许是“文人相轻”的缘故。而近年来社会公众和博友们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主要是对余秋雨代表的一种“瞒和骗”、“拍马吹牛”劣根性、不良影响以及对余秋雨人品的分析评判,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跟“文人相轻”有多大关联呢?请继续点击阅读讨论教育改革陈明远:祝福大家心灵健康!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反思余秋雨一年来

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

 就算是“新靴踩大师”

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自从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一说后,几经文化的洗练和词义的变迁,以至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有了种种的误解。 其一,对文人相轻本义的误解。《尚书》曰:文人,乃文德之人。……我们普遍都认为文人相轻是指文人之间的相互妒忌相互攻击,其实这种理解并不完全对。文人相轻中的“轻”最初是指文人厚古薄今、贵远贱近的一种治学态度。到了魏晋时期,嵇康指出“文人相轻,先轻后重,文章之道”,就成了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真理是真理,朋友是朋友,两者完全并行不悖,就像古希腊所谓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再经过严羽在《沧浪诗话》曲意歪解之后,才成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于是,文人相轻先后有了三层意思。举例言之:(1)第一种——文人贵远贱近的一种态度。如,学校请了北京大学某著名教授来开讲座,大家一窝蜂抢着去听;不久又请了某间三流学院的某不知名的老师来开讲座,大家无人肯去听,这是最原始的文人相轻。(2)第二种——学术争论的一种方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自由化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就事论事。如,鲁迅与郭沫若围绕着“革命文学”和“两个口号”展开历时六年的论争,这是真正的、健康的、值得提倡的文人相轻。(3)第三种——才是不正当的、文人之间无味的私骂。如,当代文坛的某些“棍子”见谁骂谁,谁红跟谁急,这是变质的、我们现在常能看到的文人相轻。 其二,对文人相轻态度的误解。历来我们对文人相轻都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因为它有违中国人和谐相处的原则,还有损文人温文尔雅的形象,就连一代文化昆仑钱钟书也持“文人好名,争风吃醋,历来传作笑柄,只要它不发展为无情、无义、无耻的倾轧和陷害,终还算的‘人间喜剧’里一个情景轻松的场面”这种中庸的态度。其实,那种属于自由化文学批评、真正的、健康的文人相轻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提倡的。首先,从文化者的构成看,文化创造者和文化批评者历来都是相互相生的。没有创造者,批评者就失去了意义;而批评者却是一面可以让创造者认识自己、看到不足的反射镜,没了批评者,创造者也就失去了创造出更好作品的可能。所以,健康的文学批评和真正的文人相轻对文化创造的发展师必需的。其秋雨老爷玩姿体  芙蓉小姐很生气!

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对“余秋雨现象”的批评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全世界都笑了地震灾区援建者“飞鸿踏雪”来函听:中立者说心里话不能用“文人相轻”的说法转移批评瞩目聚焦:世界各国的国花不可不知:我们邻国的国花玫瑰!玫瑰!我爱你!改变当今世界的10项重要发明戊戌变法不可称为“康梁变法”—康有为的骗局诗人的风流、浪漫与绯闻痴迷的诗人恋情——一曲难忘我终生感激的诗歌老师——卞之琳先生敬请安静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以下是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有兴趣者可参看:余秋雨“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什么呢?拭目以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文摘在陈明远先生博客中的留言转:宋浩浩敬撰《余秋雨赋》宋浩浩要求朱大可公开向余秋雨道歉匹夫之怒易中天三问余秋雨黄育海代答很模糊余秋雨究竟错在哪里余秋雨捐款据称20万元已到账?过去时?将来时?大家都是人。是人就都请说人话。不要骂人——关于网上对余秋雨的批评真捐?假捐?诈捐?余秋雨不应继续保持沉默文人相轻的厮杀,还是真相的思辨?反思余秋雨一年来请余秋雨大师亲自认错改过,收拾残局就算是“新靴踩大师”秋雨老爷玩姿体芙蓉小姐很生气!陷入空前的人格信任危机扬言反戈一击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余秋雨为谢晋写碑文乃下下品、大不吉利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