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北京方雨指出:余秋雨又信口开河  

2009-08-31 22:04:22|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
 
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
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北京方雨指出:余秋雨又信口开河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
(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
    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北京方雨指出:余秋雨又信口开河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

北京方雨

  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  

   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 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

  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  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

 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    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很多城市。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

   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
  • 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
  • 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
  • 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
  • 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
  • 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
  •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
  • 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
  •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    

 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 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

北京方雨指出:余秋雨又信口开河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

伯尔尼机场航站楼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北京方雨指出:余秋雨又信口开河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伯尔尼机场的飞机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北京方雨指出:余秋雨又信口开河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

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

     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   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 

    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 

   “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

  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 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

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   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继续阅读: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

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

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

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

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

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余秋雨的混乱逻辑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

 

   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

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   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很多城市。下面是伯尔尼机场的航线(译自英文维基百科,航空公司与地名的翻译未对照标准译法):法国航空公司下属的Airlinair,飞巴黎-奥利(Paris-Orly)。瑞士达尔文航空公司,飞西班牙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英国Flybe航空服务公司,飞伯明翰,南安普顿,曼彻斯特,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南安普顿为定期班次,其余的是冬天包机班次。德国汉莎航空下属的奥格斯堡航空,飞慕尼黑。瑞士天空工作航空公司,飞杰尔巴(Djerba,突尼斯),厄尔巴(Elba,意大利),伊维萨(Ibiza,西班牙),奥尔比亚(Olbia,意大利),普雷韦扎(Preveza,希腊),普里什蒂纳(Prishtina,科索沃),鹿特丹(荷兰,冬季班机),塔巴卡(Tabarka,阿尔及利亚),陶托里(Tortoli,意大利),维也纳(奥地利),扎金索斯(Zakynthos,希腊) 。汉堡国际航空公司,飞伦敦盖特威克国际机场。下图是伯尔尼机场的一些照片和卫星地图照片。伯尔尼机场航站楼伯尔尼机场的飞机伯尔尼机场卫星照片(建筑顶部的伯尔尼Bern字样清晰可见)伯尔尼虽是首都,但并非瑞士的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也是正常的。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首都,凡建在小城市的,一般都没有大型国际机场。例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机场,更是只有国内航班而没有任何国际航班,只是在墨尔本机场和悉尼机场遇到恶劣天气或事故无法降落时才接受转飞航班(2004年曾有过飞斐济的航班),其“国际化”程度还不如伯尔尼机场。我实在不知道余秋雨说伯尔尼没有机场的根据何在,难道真的是来自哪篇“外文翻译部分”?显然,余秋雨所做的“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之类描述,如果不是他没搞懂人家的意思,就是又在编故事。如果余秋雨仅仅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倒也罢了,可是他接下来竟又开始借题发挥,下了这样的荒唐结论:“我觉得老是拿着这样的事情进行公民投票,看似民主,恰恰违背了支撑民主精神的理性原则。在一个个人声鼎沸的投票之夜,

看,究竟是谁无知和缺少‘耻感’?!余秋雨对瑞士的无端指责(无知而恬不知耻的余秋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北京方雨余秋雨最近在博客中宣称:“我在那么多学术著作中自己完成的外文翻译部分,尤其是我在《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中涉及的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至今没有一处被指出有误。这是因为,那些诽谤者完全无法进入这些部分。……我想,他们的‘勇敢’,确实与他们的无知有关,也与他们缺少‘耻感’有关”。(《文化行者——张公者对话余秋雨》,余秋雨博客)看来,余秋雨先生已经默认他的“国内历史文化知识”的确有问题,于是就拿“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知识”来当挡箭牌。其实,他的《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也早被揭出大量错误,其中包括我博客贴出的《行者无疆》纠错系列。只不过这些指出他错误的文章没有正式出版,余秋雨以为他宣称自己从不上网,这些文章就不存在了,实在是掩耳盗铃。我这篇短文最初写于去年,本不想贴出,但是,见到余秋雨这样傲慢地叫板,实在不能坐视。余秋雨《行者无疆·另一种贫富》中写道:“世人皆知瑞士,但如果追问瑞士的首都在哪里,多数答不出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作为首都的伯尔尼居然没有机场。在现代社会,没有机场等于阻拦很多政要和传媒的轻松进入,等于拒绝大量活动在这里举办,因此,各国民众很少有机会听到它。……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又是国际金融中心,首都没个机场实在有点荒诞。问原因,瑞士朋友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说这是伯尔尼公民投票的结果,他们怕飞机降落声太吵”。余秋雨又在信口开河了。且不说伯尔尼并非那样毫不知名,而且,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叫做“伯尔尼-贝尔普机场”(德文:FlughafenBern-Belp),建成于1929年。机场IATA代码是BRN;ICAO代码是LSZB。伯尔尼机场离城市并不远,就位于城市东南9公里处。该机场虽不是跨洲的,但能与欧洲的巴黎、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维也纳、柏林、慕尼黑、鹿特丹等大城市通航,还能到达意大利、西班牙、希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国的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

 

当那些显而易见的自私考虑一次次压倒了那些着眼于整体尊严的决策,瑞士也就暴露了自己在精神文化上的贫乏”。退一步说,即使是伯尔尼人民投票决定不建机场(事实上只是全民否决了在伯尔尼建设大型国际机场的提案),余秋雨就能这样贬斥人家吗?各国人民都有自己的生活伦理、生存方式;而且,伯尔尼这座12万人口的小城市建一座机场也要考虑经济上是否合算,恐怕还要考虑高山峻岭环抱的自然条件限制。余秋雨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是出于自私的考虑?他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的“精神文化”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何况余秋雨这种指责的前提完全是无中生有。用余秋雨自己的话说,他妄下结论的“勇敢”,才确实与他的无知有关。继续阅读:北京方雨《行者无疆》纠错系列(点击链接):君主成了公子,王尔德入籍德国余秋雨在洪堡大学乱点鸳鸯谱余秋雨对汉字和古埃及文字的错误认识余秋雨得了“悖论”强迫症吗?余秋雨能靠中文资料和猜测考察世界吗?余秋雨的混乱逻辑余秋雨在冰岛和芬兰陷入恐怖与绝望余秋雨在德国“学生监狱”里犯的错误余秋雨的又一惊人发现——“巴黎没有十八世纪的建筑”余秋雨的“悖论”不成立余秋雨的“都市逻辑”立论是错误的资料:捐建秋雨牌坊实录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对余秋雨荣登中国坏人榜首的评说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

北京方雨原创与转载的全部评余秋雨的文章(点击)

 

  评论这张
 
阅读(5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