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  

2009-09-14 15:01:53|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现场效果很好。”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评论摘选】 艾侖斯菲尔德: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上海赵华: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水青: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
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朝朝闻道: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时评:当今中国最雷人的10句名言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
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朝朝闻道: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时评:当今中国最雷人的10句名言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
摘自: 在,现场效果很好。”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评论摘选】 艾侖斯菲尔德: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上海赵华: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水青: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北京方雨的BLOG
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朝朝闻道: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时评:当今中国最雷人的10句名言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
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在,现场效果很好。”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评论摘选】 艾侖斯菲尔德: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上海赵华: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水青: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 
在,现场效果很好。”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评论摘选】 艾侖斯菲尔德: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上海赵华: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水青: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
 
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朝朝闻道: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时评:当今中国最雷人的10句名言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
在,现场效果很好。”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评论摘选】 艾侖斯菲尔德: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上海赵华: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水青: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    ……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 
…………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
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朝朝闻道: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时评:当今中国最雷人的10句名言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 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

 

在,现场效果很好。”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评论摘选】 艾侖斯菲尔德: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上海赵华: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水青: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

“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

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朝朝闻道: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时评:当今中国最雷人的10句名言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

 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在,现场效果很好。”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

 

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朝朝闻道: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时评:当今中国最雷人的10句名言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
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朝朝闻道: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时评:当今中国最雷人的10句名言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朝朝闻道: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时评:当今中国最雷人的10句名言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
   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朝朝闻道: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时评:当今中国最雷人的10句名言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
 
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朝朝闻道: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时评:当今中国最雷人的10句名言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评论摘选
    在,现场效果很好。”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评论摘选】 艾侖斯菲尔德: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上海赵华: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水青: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北京方雨教授质问: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艾侖斯菲尔德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在,现场效果很好。”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评论摘选】 艾侖斯菲尔德: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上海赵华: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水青: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
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
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
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
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在,现场效果很好。”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评论摘选】 艾侖斯菲尔德: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上海赵华: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水青: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上海赵华

在,现场效果很好。”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评论摘选】 艾侖斯菲尔德: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上海赵华: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水青: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

在,现场效果很好。”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评论摘选】 艾侖斯菲尔德: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上海赵华: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水青: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

在,现场效果很好。”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评论摘选】 艾侖斯菲尔德: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上海赵华: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水青: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  水青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
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

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朝朝闻道: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时评:当今中国最雷人的10句名言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
  •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朝朝闻道

    在,现场效果很好。”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评论摘选】 艾侖斯菲尔德: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上海赵华: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水青: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

    "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
    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朝朝闻道: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时评:当今中国最雷人的10句名言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
    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

  • 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朝朝闻道: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时评:当今中国最雷人的10句名言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

     

  •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

    在,现场效果很好。”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评论摘选】 艾侖斯菲尔德: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上海赵华: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水青: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

  •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在,现场效果很好。” 重读这段蛮横、无礼的文字,令我怒不可遏。我想问问余秋雨,他教训“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说“都江堰灌溉中国”是“说大话”,可他在《都江堰》一文中早已用他那特有的肉麻语言写了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难道那句话却是实事求是的?而且,根据朱海所说的,都江堰市的对联显然就是受余秋雨的这句话启发而写的。 显而易见,都江堰的对联不过在地域上有所夸张,可是余秋雨在时间上(“永久性地”)和空间上都进行了极度的夸张,分明更是大话、空话。况且,“灌溉中国”从语法上还说得通,但“灌溉了中华民族”简直狗屁不通。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曾经在博客里指出“余秋雨双重标准、胡乱点评”,可没认识到余秋雨居然横行霸道、欺负人到这般地步。云山自许曾多次警示大家说余秋雨要建立“话语霸权”,真是切中要害!【评论摘选】 艾侖斯菲尔德:他(余秋雨)就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郎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那副膏药还包治百病,从癞痢到脚气,从流产到不举,全包了.就在<都江堰>一文中,他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曹操,孙权又是有了啥堰呢? 川行华章又是指的哪些文章呢?难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也算是都江堰的功劳?像这样不着边际的胡话,在他的文字中俯拾即是,真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狗臭屁!我曾问云山自许先生,余某人到底是哪个学校毕业? 什么学历? 怎么会如此荒腔走板?说出来真让他的母校丢脸! 干脆说: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读过书!上海赵华:其实余秋雨是想用他那几本不学无术沉渣泛起的伪文化小书“永久灌溉中华民族”,真是个妄想狂。水青:对余秋雨真是佩服得四脚朝天了,这样的话,都敢讲。智商高到“北宋人登南宋的楼”的人,怎么敢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代言唐诗宋词呢,我看他不过是看了些传记或是文学史罢了,不然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平仄都不懂。其实很多大学生和我一样,刚开始因为高中看了余某的《山居笔记》和《文化苦旅》留下好印象,然后喜欢起他的书甚至他的人来。很多文学青年也止步于余某那点可怜的文化泡沫,对于无论是古代历史还是当代史压根儿就没兴趣去探索,所以余秋雨用他颇能忽悠小年轻的文笔博得了“文化传播者”的地位。朝朝闻道: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和我的经历完全相同,只是我没有走上专业打假的道路。非常钦佩博主的勇气和学识!陈明远新书:历史的见证时评:当今中国最雷人的10句名言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 

    北京方雨教授质问 ——说大话难道是余秋雨的特权?摘自:北京方雨的BLOGhttp:blog.sina.com.cnbjfy 北京方雨教授写道——……的确,十年前我曾经是一个“秋玉米”,我有一本《霜冷长河》,就是一位朋友知道我常看余秋雨的书,所以在余秋雨签名售书时多买了一本送我的。当年金先生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出版后,我倒并没有买,当然我对此事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当时认为不过是学术之争。虽然后来我感到余秋雨的文章过于追求华丽词藻,但只是从《霜冷长河》后不再读他的书,倒也谈不上讨厌他。我对余秋雨产生厌恶,是从他在今年青歌赛上的拙劣“表演”和他的博客拒绝一切批评开始的。…………金先生的书中揭露余秋雨说大话时,引用了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一段话:“它(都江堰)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这使我立即联想到余秋雨在《繁忙的八月》中有一段话挖苦过都江堰市的一副对联:“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打开余秋雨的博客,找到了这段文字:“朱海说,都江堰市在确认你的这副对联之外,又有人拟了一个口气更大的对联,他觉得好像有点过了头,我问那幅对联的文句,朱海告诉我,是‘都江堰灌溉中国,青城山道行天下。’我(余秋雨)在都江堰的演讲,就从这两句口气太大的对联说起。我说,现在每一个地域文化,都喜欢说大话,我们都江堰要防止这个毛病,实实在在地抓住自己的独特优势,平静、低调,反而大气。我说,都江堰是一个用了二千多年内未曾中断、至今还在使用的水利工程,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唯一的。有这一点就够了,不必与那些由于份量不够只好靠大话支撑的遗产来比大话。我说,都江堰市现在的方针是旅游之市,那么,如果当黑龙江流域、珠江流域、甚至黄河流域的游客来到这里,看到‘都江堰灌溉中国’这句不作分析的话会不会舒服?......都江堰市的所有官员、教师、机关干部都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