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  

2009-10-13 15:48:22|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

特约评论员文章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

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

——————————————————————————----------———————— 

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

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

(《借我一生》第572页)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 

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

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

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

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

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 

“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

(《借我一生》第226页)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

(《讲真话的书》第590页)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

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

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

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

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

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

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   “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   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   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

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有的只是谎言”。

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

 

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

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 

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 

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

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

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

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请继续阅读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
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

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 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
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
6页)据这个“此后”,完全可推断,那“两三个同学”里并没有余秋雨,否则,余秋雨是必定会对这个告别仪式大写特写,而不会只字不提的。其实,余秋雨不会去帮忙,也是顺理成章。巴金写到,据说“四人帮”的上海“书记”徐景贤曾经威胁:“现在还有人给巴金写信,可见批判不力,没有把他批臭。”(《讲真话的书》第590页)要知道1972年8月巴金夫人萧珊被迫害致死之时,余秋雨正在徐景贤领导的写作组的“石一歌”中追求“革命”呢。其次,余秋雨和巴金在“文革”中的境遇全然不同,排一排时间表就知道了:1968年巴金被四处游斗时,余秋雨在《文汇报》批判斯坦尼;1972年巴金在牛棚受难,余秋雨进入“石一歌”;1973年巴金“敌我矛盾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余秋雨被提拔到写作组总部。境遇不同,两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自然不同。比如对四人帮阴谋文艺的看法。余秋雨一再宣称,“写作组是一个编入政府序列的市级行政管理系统,而不是什么阴谋集团”(《借我一生》第255页)。司马东去的《浩劫:上海滩,一个中央工作组成员的耳闻目睹》全面揭露了上海写作组搞阴谋文艺的真相。巴金先生给司马东去专门去信,表示坚决的肯定和支持。其实,巴金在他的文章中,也对之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揭露:“四人帮”为了实现他们篡党夺权的野心,搞阴谋诡计…吹嘘只有他们的“阴谋文艺”世界第一,用不着向别人学习。(《讲真话的书》第74页)他们也办文艺《摘译》那样的刊物,借口介绍外国文艺情况,用外国人的文章攻击今天中国的现实,攻击中国的革命老干部。他们搞“洋为帮用”,把外国文艺作为他们的害人的利器,加注释,添说明,造谣中伤,诬蔑诽谤,这都是他们擅长的伎俩。(同上第75页)可是他们制造的“作品”都是他们用来进行政治阴谋的工具。在那一段时期出现的作品里,既没有生活,也没有革命,更没有文学,有的只是谎言。不到十年,它们全给扔进了垃圾箱。…“四人帮”垮台了,他们的“阴谋文艺”破产了。(同上第774页)但所有这些,在余秋雨的笔下,却都成了周恩来领导的“抢救文化”!而他那个时期的作品,是“学术文章”!巴金则说,“有的只是谎言”。再比如对文革的忏悔。巴金说:但甚至在那个时候,我也讲过四人帮的好话,不过不是当作真话来讲的;至于文革初期由于个人崇拜,我更是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四人帮脚下,习惯于责骂自己、歌颂别人。即使这是当时普遍的现象,今天对人谈起十年的经历,我仍然无法掩盖自己的污点。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同上书第822页)而余秋雨不仅对“文革”毫无忏悔之意,他甚至如巴金所言,“花言巧语给谁也增添不了光彩”。即便对盗版的反应,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巴金曾经如是说:我一向是在版权得不到保障的条件下从事写作的,所以看见盗印本接连出现,我也毫不在乎。…我知道有些日本朋友正是靠了这些“租型本”和盗印本听到 置顶我的声音的,因此我看见它们反而感到亲切。…有些读者就拿“租型本”甚至盗印本来找我签名,我都高兴地在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同上书第924页)余秋雨则是拿盗版大做文章,早已世人皆知,无需多说了。巴金老人并不糊涂。他不会不知道“四人帮”搞阴谋文艺的两个刊物:《学习与批判》和《朝霞》,他也不会不知道余秋雨在“文革”中干的什么活。他不提余秋雨,就是表示对他的不认同。他的许多关于文革的言辞,却几乎直指余秋雨。巴金老人的做法也很聪明。不提余秋雨,也许是看女儿面上,这已经是老人对余秋雨的最大的宽容。余秋雨辈岂能参透老人的良苦用心。(原标题“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吴拯修2009年10月12日)请继续阅读评余秋雨被指“捏造观点”心理学家解读余秋雨的绝望哀叹天下还有比这更为无耻的事吗三件事让我们改变了对余秋雨的看法笑谈余秋雨到底认多少个名人充先祖?余秋雨之流算得上“正义之士”吗什么叫做“侮辱中国人”?《同一首歌》即将停播,意味着什么?赵本山于丹二人转!讨论:对袁世凯的历史评价揭秘:令人作呕的肯德基的鸡(图文)实录:赵本山病情成“重要隐私”不能外泄?余秋雨的阴暗心理:“本性上敌对”?江青才是“性欲大革命运动的旗手”!关于余秋雨现象的各种资料辑录看余秋雨怎样恶毒辱骂胡适余秋雨散文是上不了大席的狗肉童言无忌:韩寒看秋雨先生面相怎样才能让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国际歌》4个中文译本的由来关于余秋雨捐款门的各种不同意见辑录置顶—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宋庆龄优美镜头 我见过宋庆龄眼角含泪 宋庆龄优美镜头

特约评论员文章谁厚颜无耻借名人给自己脸上贴金?【陈明远博客编者按语】这一年来,很多著名作家、著名文化人如易中天、阎延文、朱大可、北京方雨等多次纷纷批评余秋雨,而且网友们对余秋雨的支持率愈来愈低落,这事实,值得人们进一步思考。——————————————————————————----------————————世上有些事,可用“蹊跷”两字来形容;余秋雨再三标榜他自己跟巴金的所谓特殊关系,就是这样。在2005年巴金先生去世之后,余秋雨曾经借机造势,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做演讲,发文章,他几乎就是巴金精神的诠释者。给人的假象,他是巴金先生过从甚密的忘年交。他在记忆文学《借我一生》中,更是把巴金和他的女儿李小林挂在嘴边。甚至编造了一个鬼都不信的传奇:他报考上海戏剧学院,是因为听说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报考这个学院。在回忆录中,他不断地把巴金抬出来,如他自己所言:就我个人而言,在家乡童年的书房里读完了巴金先生的《家》、《春》、《秋》,后来作为他女儿的同学,见证了他最艰难的一段人生遭遇,断断续续,不绝如缕,这从眼前这部记忆文学中处处可以见到。(《借我一生》第572页)蹊跷的是,关系如此密切,同在一个城市,同是作家文化人,又是女儿的同学,为何在巴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相应的叙述?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为逐字逐句查看了巴金复出之后的全部作品,主要是《讲真话的书》(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10月第1版),该书收录他1977年——1994年的著作,包括著名的《随想录》。我负责任地向读者报告,在他的洋洋凡84万字中,没有一个字提到余秋雨。巴金为何只字不提余秋雨?无他,道不同不相与谋。巴金呼吁讲真话并且自己讲真话,余秋雨几乎不讲真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余秋雨所谓对巴金的友情,完全是余个人的一厢情愿。首先,虽然余秋雨和李小林是同学,除了可能有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寒暄外,他和巴金并无实际交往,更无文化和思想上的实质性沟通。查看余秋雨的文章,没有一处讲到他和巴金的对话或互动。与谢晋、黄佐临的交往,余秋雨是事无巨细地报道;如果与巴金也有类似情节,他不可能放过不提。余秋雨所有关于巴金的叙述,都是虚写,没有具体的过程。所说的事,都是巴金在《随想录》中早已披露尽人皆知的事实,余秋雨几乎是照搬到他的书中。除了“萧珊之死”或有点儿可能,其它事他都不可能参与其中。对于萧珊之死,余秋雨把它写得活灵活现,好像他就在旁边。萧珊死后三天,在龙华火葬场举行告别仪式。巴金先生在《怀念萧珊》中说:“我衷心感谢前来参加仪式的少数亲友和特地来帮忙的我女儿的两三个同学。”按说这里应该有余秋雨啦?但是,且看余秋雨自己的叙述:“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巴金先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作家不想活了。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活了。此后不久又去看李小林夫妇…”(《借我一生》第22 

  评论这张
 
阅读(8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