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向吴中杰先生鞠躬  

2010-03-01 13:09:00|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吴中杰先生鞠躬

                                      【上海】媒日媒夜
 
     真话与真相,还是有人敢于揭示,也有更多人愿意了解。当代浮在社会表层、只取私利,甚至不惜以“抹掉”过去、“粉饰过去”为自己树碑的文人,大有人在,余秋雨,则是最典型的一个。
    钦佩吴中杰教授,早年曾在读研时远观您的平易谦和,如今连您这位从不与人过意不去的学者,也按捺不住站出来了,这至少说明,这个时代的某些文人无行已经到了怎么令人发指的地步了,而令人欣慰的是,残存的文化人的良心还在闪光。向你鞠躬!
 
【附录】余秋雨之“石一歌经典”:读《朝霞》一年
(2010-03-01)

    原来以为这该是一篇批判文章的,扫了一眼以后,才知原来文革中就有了这样一篇“捧场”文章。似乎和2000年后当下文坛或某作协、某刊物的总结表彰文章,风格上几无变化。尽管有点为表扬而“挑好的说”,但当年的余秋雨,倒也是看得出深读过鲁迅及浅读过马恩列著作,他还是在用某些革命文艺创作原则来剖析《朝霞》的艺术成功,以艺术成功来烘托这本路线正确、思想成功的杂志的功绩的。不知道,余秋雨为什么要拒绝承认这些当年的形迹。因为,就文风而言,它远没有沾染大批判那种横扫一切,用粗暴的定义、帽子、棍子去打文艺人的那种霸道,它甚至可以说是一篇特殊年代依然显现出修养和比较尊重文学表现艺术性的文字。

    我知道,余秋雨心中其实是深以与文革沾边为耻的。但是,当下的“知耻”,为什么在他这里不表现为坦然面对与谈说过去,甚至自己主动晒一晒这些陈年旧文,聊作对自己的调笑呢?其实那样做,远比现在“躲猫猫”,含糊其词甚至反而攻击揭示他“有”或“是”“石一歌 ”成员的昔日同僚们,要更令他心里好过,也更能赢得社会实在的尊重的。如今,他拒绝一切提及过去的文字,其实已经把“错不错”与“有没有”混为一谈了,没有人会认为他过去做的一定错,但是,“有”就是有,如果连说“有”的诚实都没有,只是用撒谎和反击来保护自己的尊严,那倒反而更容易失去尊严。

    巴金曾经在“随想录”里暴晒自己文革中的荒唐,他写道,批判大会的主席台上,有人振臂高呼“打倒巴金”,在台下与会群众中的他也就高举右手喊道:“打倒巴金”……也许对许多人来说,巴金反而是因为有了晚年的“真话”而开始伟大……现在,余秋雨从“瞒和骗”进一步失足走向了“赖和装”,不知他崇拜的鲁迅在虹口墓穴里作何感想。也许,他会悲悯地看着这个当下走红的“21世纪文学大师”吧!

                          读朝霞一年

                   任犊(集体署名,执笔者实为余秋雨

    桌上放着十二本《朝霞》月刊--这个新生的文艺刊物已出满一年了。
    一般说来,象这样的文艺月刊,是只有时间上的连续性而不大有内容上的连续性的。但也不尽然。任何一个刊物,尽管每期的内容都海阔天空,各色各样,但总有它一以贯之的编辑方针、工作重点。过去有不少资产阶级报刊上登过“来稿照登,无所偏爱”的广告,但它们从来没有、也绝不可能这样做。连续读它几期,“偏爱”即可了然。正因为这样,鲁迅是喜欢对报刊杂志进行“通读”的,有时甚至将几年前的也翻出来再读一遍,从中辨倾向,找规律,看趋势。学鲁迅的办法,在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我们也将过去一年的《朝霞》粗粗通读了一遍。
    《朝霞》第一期并没有发表“创刊词”,但却有一篇从侧面起到了“创刊词”作用的文字,那就是《<努力反映文化大革命斗争生活>征文启事》。它清楚地体现了编辑部鲜明的政治观点,为刊物定下了一个歌颂、宣传党的基本路线的基调。通观十二期刊物中选发的十余篇征文,以小说为主,也有诗歌、散文和剧本。这些作品在政治上艺术上的成就各有高下,参差不一,但读着它们,总会在心底产生一种特殊的亲切感。它们所反映的是千百万工农兵读者几年前亲身经历过、或者现在还在参加着的伟大斗争。请看“征文选刊”中,有的写了红卫兵战士高举革命战笔奋起战斗的经历,有的写了无产阶级革命派粉碎经济主义妖风、夺一小撮死不悔改的走资派的权的光辉历程,有的写了革命委员会成立的波澜壮阔场面,有的写了工宣队进驻后的日日夜夜,有的写了坚持前进、反对倒退的艰巨斗争……总之,轰鸣在纸页上的,是熟悉而激动人心的革命浪潮,是促使人们投进新的战斗的隆隆战鼓,这怎么能不使我们引起深深的革命共鸣呢?
    读着这些作品,不禁想起了那种文艺创作与现实斗争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的说法。这种论调在认识论上是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不错,人们对事物的认识是处在不断深化之中的,但这丝毫不妨碍我们及时地在一定深度上反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斗争生活。来自三大革命第一线的工农兵作者,在毛主席关于文化大革命的一系列光辉论述的指导下,根据本人和战友们的斗争实践,用艺术形象写下了对这场革命中一次次阶级较量的切身体会和认识,并尽力使这种认识在艺术表现中体现得比较正确和深刻。例如,小说《浦江潮》、《序曲》,叙事诗《列车飞向北京》,都是以一九六六年冬天阶级敌人制造的“三停事件”为斗争对立面的。阴险的敌人一无例外地借口“革命”破坏生产,以达到扼杀革命的目的。但作品的主人公们不仅针锋相对地为革命发车、为革命修船,而且更深刻地认识到革命群众进一步团结的必要,认识到夺一小撮死不悔改的走资派的权已成为自己义不容辞的职责。这种在斗争实践中所获得的一系列认识,以及基于这种认识所采取的革命行动,被以后的战斗历程所证明是非常正确的。这些作品表现了这样的主题思想,无疑也是正确的。它们在今天仍然具有现实的教育意义。这桩事实,说明了只有置身于现实斗争中心,而不是保持距离,才有可能对现实斗争获得正确的认识。
    当然,这种认识还有待于扩展和深化。但这又是如何实现的呢? 请看“征文选刊”中那些以“一月革命”后几个斗争回合为题材的作品:小说《追图》写了无产阶级革命派不要以为从走资派手里夺来几颗大印就算完事,还必须在上层建筑的各个领域里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包括“把技术部门的领导权真正夺过来”,小说《挂红花那天》写革命委员会成立后,革命战士不能“光放放爆竹,敲敲锣鼓,挂挂红花”,还有更严重的斗争在后头;小说《试航》则写了经过文化大革命以后的今天,依然存在着一场是被人“强按着头走路”,还是昂首阔步前进的斗争。……随着背景时间的步步推移,作品所反映的对文化大革命的认识也在步步深化。而能做到这一点,就决不可能是站在岸边衣履一点不沾湿的观潮派,而只能是积极投身于斗争风浪之中的革命弄潮儿。……(摘自媒日媒夜 (媒日媒夜的博客) 余秋雨之“石一歌经典”:读《朝霞》一年)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