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2010-05-13 20:23:00|  分类: 讨论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皮泡泡 ——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

    首先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哒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连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

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请继续点击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 

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萧伯纳: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余秋雨现象》连载1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 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

 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 ——从余秋雨的两篇文章说起 据章启群意见书改写 【编者按】本博发表中学语文资深教师柴明清先生批评余秋雨《道士塔》的博文后,得到广大网友们的呼应。这里继续摘引语文教育专家章启群先生的意见书。鉴于余秋雨还在继续说谎骗人,并且牛皮泡泡越吹越大、越吹越空,本博文摘版特推荐这一篇好文章,用一根小小针尖,捅破余秋雨最为自鸣得意的《道士塔》和《莫高窟》两个牛皮泡泡 —— 本市正在使用的中学语文课本上,增加了余秋雨先生的两篇文章,一篇是《道士塔》,一篇是《莫高窟》。我读了一下,觉得这个语文教材编选存在不小的问题,故提出来,请方家指点。 《莫高窟》开篇是这样一段话: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 首先,《山海经》里根本没有“舜逐三苗于三危”这句话,倒是《庄子在宥篇》有这样一段:“尧于是放讙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是这典故的来源。自以为是信口雌黄的余秋雨,又在制造混乱。 其次,关于“三苗”,清人郭庆藩释文曰:“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缙云氏就是黄帝,也叫有熊氏[3]。可见,“三苗”也是黄帝之后,即我们现在说的炎黄子孙。因此,她也是华夏一支。把三危山说成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那么,“三苗”就被划出华夏文明,而属于“非华夏文明”了。这样的叙述不仅不符合历史,更不符合我们今天对于华夏文明的解释,还可能产生一些民族之间的误解。 最莫名其妙的是,余秋雨文章接下来竟然说: 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象,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总该是来过的。当时整个地球还人迹稀少。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廓而响亮。 呜呼! ——“哒哒的马蹄声”? 中国古代在夏朝才有青铜器,西周末或春秋初才有铁器。战马和骑兵的出现至少在商周之后。因此,帝尧或帝舜时代的战争,只能是石刀、木枪、竹木弓箭,至多有早期简陋的青铜箭矢,而根本不可能出现“战马”。所谓“哒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中学语文教材也必须打假——谈余秋雨的误人子弟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哒的马蹄声”至少要晚上千年以后,如今恐怕只有余秋雨幻觉里才会听到,才能够编造出这样的梦呓。 最后,余秋雨文章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是飞天的后人。” 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莫高窟中的飞天,是佛教所说的六道之一或十界之一,现代中国人怎么能够是她们的后人?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 “圆寂塔”不知是何物?和尚死了,叫圆寂。塔是佛塔的简称,又叫宝塔,可以藏舍利和经卷,是从印度传来的。把“圆寂”和“塔”结合一起,给人的意思是:这是一种让和尚在上面圆寂的塔。这是余秋雨的异想天开,世上从来还没有这种东西。不知何故,作者对于这种毫无根据说法反而有点执着和痴迷,在文章的结尾,他又这样写道: “他们默默地离开了会场,走过王道士的圆寂塔前。” 王道士属于道教。道士怎么会如和尚那样“圆寂”?敦煌莫高窟本来是佛教(包括藏传密宗)与道教杂糅交错的艺术宝藏,余秋雨怎么连佛教与道教的基本区别都分不清?——联想到余秋雨在别的文章里竟然把唐朝的道士吕洞宾说成是“道家的始祖”,更是把道家与道教混为一谈。这样胡扯的文字,误人子弟,贻害无穷。 余秋雨又把敦煌宝藏说成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 太浮夸、太过分了。除余秋雨以外,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夸大其词。 而余秋雨文中生造的“赤肠”更是不知何意?成语有“赤胆忠心”和“古道热肠”,没有听说“赤肠”之说。 以上只是我粗略阅读发现的问题,也是我首次发现中学语文课本中竟然出现如此惊人的错误! 中学教材编写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毋庸赘言。教材传授的是人类最新的知识成果。因此,科学性,即知识的准确性、可靠性应该是教材的第一要求。语文课本中涉及的文学、历史方面的知识,同样也有科学性的要求。……它会以讹传讹,贻害深远,尤其对于那些将来学理工科的孩子可能会误导终生。 其实,避免这样的错误也很简单,让一个历史系的本科生和一个稍有宗教常识的人把把关就行。我想,如果我们中学语文教材的编写,连余秋雨这样惊人的错误都不能避免,那我们的下一代就实在太可怜了! [评语]若不把假的打下去,真的心有不甘,对不起莘莘学子,对不起良知。 请继续点击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民意测验:应如何赞扬余秋雨先生 民意测验:余秋雨被公众厌弃的原因 民意调查:刘仰谈“余秋雨现象” 萧伯纳:《余秋雨现象》连载1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余秋雨现象又有新发展 评“余秋雨现象” 中学语文教材的科学性如何保证? 略谈钱钟书与文怀沙—我们的两面穿衣镜 估估“余大师”、“文大师”的学术斤两 玉郎君点评余秋雨语录 所谓国学大师其实坑蒙拐骗 请看余秋雨怎样做学问 说谎骗人蔓延为中华民族的传染性肝炎 真相:余秋雨文革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为何继续批评余秋雨 摘录余秋雨版本的“普世价值” 罕为人知:秋雨打官司 余秋雨恨之入骨的沙叶新的言论 请听沙叶新——余秋雨的“眼中钉”说什么 余秋雨极度害怕而又仇视的人们(部分) 请自称不看报刊、从不上网的余秋雨睁眼看一看 不上网的余在网上的博文及网友们部分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