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明远的博客

 
 
 

日志

 
 

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2010-06-30 16:52:00|  分类: 真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真相在哪里?评余秋雨《我等不到了》
    
  【说明】有位匿名博友在本博“评论栏”说:“我们看青歌赛就想看余老师的评论,很知性也很享受,尽管我们也进入中老年,但听他讲仍然受益匪浅,他是典型的学问君子。他的文思泉涌、他的滔滔不绝,我们并没看出他是在炫耀,在卖弄。倒是觉得一个谦谦君子,率性真实的一面展现在我们面前。没见到他说过别人什么,也没见他评论过什么人,倒是有很多人处处关注他评论他,处处挑刺处处诋毁,尤其在电视露一回脸这种声音就冒出来,或许是同行的嫉妒和眼红?!!余老师,你的率性怎么就那么不被待见!?你是一个坚强和可怜的老头!而那些嫉妒你的小人更可怜!”又说:“余老师是真正有学问的人,当代中国有真学实学的人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往往丑恶的一面也被反过来说成好的,是非颠倒,所以有些不学无术的反而去嘲弄有真才实学的秀才。岂不是时代的悲剧。”

好吧。让我们客观地看看真相,看一下余秋雨是怎样“典型的学问君子”怎样“一个谦谦君子”吧。谢谢大家。

 

请读2010年6月23日《中华读书报》头版,全文载第5版吴拯修文】 

  2004年,余秋雨的《借我一生》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后,众多读者对它的真实性有过许多质疑和批评,对此,余秋雨曾经信誓旦旦的辩白:

    “《借我一生》全部可信,因为真实性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自己所写的是父亲,母亲,外公和祖母,不可能在长辈面前说假话。另外,书中提到的很多人还活着,包括一些同学和朋友,而且书中都有名字,所以不可能造假”(余秋雨2006-08-23作客新浪嘉宾聊天室谈新书及封笔事件实录)。

   2010年5月,余秋雨的新作《我等不到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他在《作者说明》中这样写道:“原来一个小小家庭的历史,也有无限可校正的余地”、“于是就有了眼前这本书。有了它,《借我一生》可以不再印刷,尽管它在篇幅上还不到那本书的一半”

  两相对照,前面自称“全部可信,不可能造假”,后面又说“有无限可校正的余地”,继续编造;如此出尔反尔,该教人怎样理解?

 【按:余秋雨,众多的事实证明你公然造假,你却自称全部可信,不可能造假,如今又来无限校正”以谎圆谎。叫人怎么再相信你?!】

 

 封笔七年之后,余秋雨要重新改写自己的“一生”了。出版社换了,书的题目也不一样了,“《借我一生》可以不再印刷”了,卖不掉的就回炉吧。他的历史将在“纯手工写作”下被“刷新”,笔者以为,余秋雨又一次开始了“故事新编”之旅。

 

   余秋雨不仅是个以大师自居的稀有人物,他同时还要求大众:“当这样的人物影影绰绰出来的时候,大家不要嫉妒他,扼杀他,大家只能欢呼他”(余秋雨1998年6月20日演讲《第四座桥》,据新加坡《联合早报》)。但是在笔者的观察中,与他热切的期盼相反,他收获的不是预期的“只能欢呼”,而是如山如海的批评。不仅同时代的批评者风头依健,年轻下一代之批评更加锐利,如韩寒,如李承鹏,如周泽雄,如魏剑美。昔日的朋友们也都纷纷弃他而去,几近孤立无援。用周立波的话说,“胸绝对闷”,他深感孤独。虽然他总能自我安慰,对自己“心理救助”:“最纯粹的孤独,总是属于大师之门”(《我等不到了》274页),但他还是希望在他受到所谓的诽谤时,“民众和传媒不再呐喊助威”(《我等不到了》266页)。余秋雨一直宣称自己不看报不上网,坚称绝大多数读者站在他一边,现在终于承认有民众和传媒呐喊助威了。

他在海峡两岸经贸文化论坛上说,“中华文化的历史,就是‘君子’斗不过‘小人’的历史”。在这种思想支配下,余秋雨的这本新书弥漫着按捺不住的内心的怨恨。

 

怨天尤人

 

在《作者说明》中,他借一位虚拟的教授之口说,“什么一生,你和妻子近十多年的经历最为惊心动魄,但你显然顾虑太多,写得不清不楚。”秋雨回首过去,这十多年来,真是灾难深重。可谓“惊心动魄”,寒天吃冰,点点滴滴在心头。他首先把一切责任归之于天,是谓“怨天”。

在笔者的观察中,余秋雨说话做文章,喜欢上纲上线,凡事好往大里说。他首先把所有姓余的明显毫不相干的名人都拉来充祖先,“凭一种难以表述的直觉,我猜我家应该是余阙、余渊之后,是从安徽流徙到浙江来的”(《我等不到了6页)。一个所谓的著名学者,认祖归宗居然如此不靠“谱”。他平白无故地总结出余氏“都是灾难中的生存者,因此绝不给别人增添灾难。”“这个清清朗朗地顶着一个‘人’字的姓氏,无法想像为什么自己的一部部家谱全都变成了灾难史”(《我等不到了》7页)。

他莫名其妙地叩问历史学家闻所未闻的历史:“在十三世纪的马蹄血海中,为什么一切对立面的终端都姓余?为什么最后一面破残的的军旗上都写着一个‘余’?为什么在战争平息后一切邀功论赏、荣华富贵的名单中却又找不到余?”(《我等不到了》6页)。

他自问自答:“今后还会这样吗?可能还会这样。这是余家的命”(《我等不到了》7页)。当然,这也是余秋雨的命。

“让他们闹吧,灾难是我的宿命”( 《我等不到了》214页)。

“灾难是我的宿命,有一系列隆重的安排,其中一项就是承受诽谤”(《我等不到了》262页)。

余秋雨所谓“诽谤”,就是“他们闹吧”。他硬说所受到的批评全都是诽谤,批评者给他带来的是灾难。于是开始“尤人”,矛头指向批评者。

按照余秋雨的说法,许多批评者起初都是他的崇拜者。他用据说是他们自己说过的“终极”、“脊梁”等等来奚落他们,给他们取外号,以质疑别人的文品。

余秋雨从来不会想到可以换个方式思考,为什么这些所谓的“崇拜者”和朋友们会不约而同地“反水”,纷纷弃你而去?当初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应运而生,让人耳目一新,确实收到过许多赞扬。但是,玩弄词藻难以为继,没有真知灼见的文章走不了多远。余式散文或可作为应试教育的范本,却不宜表达真情实感。接踵而出的《山居笔记》已是差强人意,《霜冷长河》、《千年一叹》更是江河日下,一泻千里,不堪卒读。教人想恭维也无从下嘴。所谓黄台之瓜不堪三摘。既然一蟹不如一蟹,别人由赞扬转为批评,难道不是顺理成章吗?尤其是余秋雨傲慢自大地拒绝一切批评,甚至对批评者妖魔化,自然要引起别人的反感和不满。失道寡助,当初的赞扬者不能对你“从一而终”,不正是余秋雨自己“作”出来的吗?

余秋雨沿用当年写作组影射点名的手法,点了许多批评者。他还更新改造出许多故事来抨击他们。

他把批评一律称为“诽谤”,他借用一个过世之广西人杨某的口说:“据我统计,近几年国内诽谤你的文章已发表了一千八百多篇……放心吧,你肯定创造了一个独立知识分子遭受诽谤的历史记录,不仅是中国记录,而且是世界记录(《我等不到了》217页)。

又是这位杨某说古远清:“这是一个曾经把你吹捧为终极坐标的人,现在跳到了相反的终极,竟然说你谋害了周恩来的养女,可能要篡夺国家的最高权力(《我等不到了》218页)。

这位杨某先生接着说余开伟:“更好玩的是,这个评论家说,中国开始批判苏联修正主义,可能是你在做中学生的时候发动的”(《我等不到了》218页)。

再说朱大可:“上海的一个文人揭露,有一个妓女也在读你的书,还把你的书与她的口红放在一起。因此判定你的书是文化口红,号召天下正经的妻子和丈夫都不要去碰”(《我等不到了》219页)。

且不管古远清、余开伟、朱大可对余秋雨的批评正确与否,他们会说这种令天下人耻笑的昏话吗?

按:余秋雨的信口编造真是离奇!这些离奇的文字全都经过余秋雨自己的校读审阅,明显的都是余秋雨自己的口气和文风,实际上借用杨某之口,说余秋雨自己想说的话。这是余秋雨一贯的手法。】

对于诽谤,余秋雨也有他独特的解释。他借余鸿文的话说,“讨论诽谤,不必看内容,因为那必定是假的。讨论诽谤,只看它为什么发生”(《我等不到了》259页)。他先把批评者的批评定性为诽谤,断言“那必定是假的”,然后从讨论批评一步跨了过去,开始追查批评者的身份和动机。其实谁都明白,假话和诽谤,并不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而是先有虚假,后有诽谤。如果是真的,就不是诽谤。比如说余秋雨是“石一歌”一员,参加过写作组,写过大批判文章,(就是证据确凿的真相,)而根本不是什么“诽谤”。

 

随意诬人诽谤,其实正是诽谤,一种更加恶劣的诽谤。

在《借我一生》中,他曾经编造过一个逼人忏悔的造反派“袁千悔”来影射余杰。现在,余杰早已不理他了,他又编造一个造反派“金万名”来贬损金文明。说这个造反派“从几个文科教授的著作中找出一大堆文史差错”、“开始‘咬文嚼字’”(《我等不到了》125页)。他一如既往地把金文明的批评比喻成“文革大批判”,而对批评本身不置一词,似乎金文明指出的那几百个文史差错已经不复存在。…

 请继续点击阅读:  

              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余秋雨:“等不到了”又加“说不完了” 

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从巨无霸指数看民众的生活 

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打鸡血”的历史教训 

 提起什么“大师”你会想起谁呀? 

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余秋雨昆明演讲影射诈捐门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以卵击墙,我愿与卵共存亡

 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汪晖抄袭门事件的演变

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温故知新:盘点余秋雨近两年的捐款脚印儿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有趣而发人深省的民意测验初步结果 

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请中文系以外的人们投票  

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看余秋雨怎样随意诬人“诽谤” - 陈明远 - 陈明远的博客 陈明远博客被推荐的博文一览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